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汪汪

1137浏览    198参与
世界总受江晚吟

【血戀·肆】襲擊的後續

    “唔......”

     骤烈的疼痛感顺着腹部传来,血跡順著傷口溢出,平日的休閒服被染上一層血紅,四周是倒塌的廢墟與剛死的尸體。得逞了的吸血鬼們抓著哭泣的孩子們,毫不留情的咬破他們的脖子,吸取血液。直到他們的哭聲逐漸變小直至消失。

    “咳!”行蹤還是被吸血鬼們所發現,汪汪掙扎著朝前跑去,卻被一霎時掐住了脖子,狠狠地被摁在地上。口中鮮血直流,原先不止的疼痛加深。視線模糊中望見一名黑髮少年,與其餘吸血鬼不同的是,眸子只是普通的黑色。不知為何,汪汪從這眸中看不出任何殘暴,卻看出了痛苦。

 ...

    “唔......”

     骤烈的疼痛感顺着腹部传来,血跡順著傷口溢出,平日的休閒服被染上一層血紅,四周是倒塌的廢墟與剛死的尸體。得逞了的吸血鬼們抓著哭泣的孩子們,毫不留情的咬破他們的脖子,吸取血液。直到他們的哭聲逐漸變小直至消失。

    “咳!”行蹤還是被吸血鬼們所發現,汪汪掙扎著朝前跑去,卻被一霎時掐住了脖子,狠狠地被摁在地上。口中鮮血直流,原先不止的疼痛加深。視線模糊中望見一名黑髮少年,與其餘吸血鬼不同的是,眸子只是普通的黑色。不知為何,汪汪從這眸中看不出任何殘暴,卻看出了痛苦。

    “怎麼?改變想法終於要吸血了?殞月”

      微風輕撫,少年的身後站著一名吸血鬼,從著裝看來應是吸血鬼中的精英。俊俏的臉龐搭配棕色但我髮色,明顯粽中帶紅的眸中,帶著一絲笑意。汪汪感覺面前的少年明顯的一顫,捏著脖子的手也鬆了幾分,汪汪乘機抬腿狠狠朝人腹部踢去,見人因疼痛鬆開了的手,便轉身走。

    “想去哪裡?”

   一道黑影閃過,等反應過來,自己已經被棕發的吸血鬼禁錮在他的懷中,下意識的掙扎欲推開人。

    “勸你乖乖聽話哦,不然剩下的孩子怎麼樣,我可不顧。”

     低沉帶著威脅的聲音迴蕩耳畔,刺激著汪汪的鼓膜,下顎被人高抬起,露出白皙的脖子,指尖順著人血管。汪汪輕嚥口氣,恐懼的心裡上升,但為了不讓孩子們擔憂,故作冷靜,輕打手勢給躲藏起來的孩子們。

      “巧克力,快點,怎麼這麼慢,羽毛他們都在等你了。”

        氣氛緊張之際,一名少女出現在這,黃黑色的貴族服裝揭示了她的身份。只見她撇了撇正要吸血的棕發少年,再撇了撇半跪與地的殞月,輕聲語道“又把殞月帶出來了?團團不是說了不要強迫他麼?”

      “是,是”放下了汪汪,巧克力故作聳肩狀,抬步朝    少女走去,示意身邊的吸血鬼們扶起殞月,似乎是要離開。汪汪緊盯著他們,並不相信他們就此會放過他和孩子們,便仍舊處於警惕狀態。

    “那麼,可愛的孩子們,跟我們走吧。”

     視線望向了孩子們的躲避處,眸子與眸子相對,傳來承重的壓抑感,使他們驚慌失措。甚至有些孩子尖叫起來,慌亂著想要朝遠處跑去。

     “等!不要出來!”

       伸手想要阻止逃竄的孩子們,誰料有幾道身影比他們更快,伴隨著孩子們尖叫的,是沉重的倒地聲,汪汪近乎震驚的望面前的一切,直到有位女孩哭著抓著自己的衣服才反應過來。

    “汪汪哥哥!”

     下意識摟住女孩小步移至遮掩物後,手捂著女孩的雙耳不讓她聽見孩子們的尖叫,側目注意著身後的情況。

    “就算躲起來,也是無勞之徒”

      女孩緊閉著雙眼趴在自己身上,小小的身軀不住的顫抖著,傷口被女孩順勢摁壓傳來疼痛,耳邊傳來逐漸靠近的腳步聲。汗珠順著額錢滑落。在這緊張的壓迫感下,汪汪感覺自己的心臟仿佛要停止。

    “嗤——”

     弓箭的聲音打斷了思緒,隨後傳來慘叫聲。

   “什麼?”輕撇眼身後情況發現吸血過門數量減少了一些。隨後便看見血獵們出現。朝吸血鬼們開了炮火。

   “嘖,筱瑀,我們走”巧克力側身躲開了血獵的攻擊,抬手揮動刀刃朝獵手們刺去,不滿著對少女語道“居然來得那麼快。”縱身朝上一躍隨後站在高樓,被喚為筱瑀的少女也隨機跟上,下達了撤退的命令。

  “今天有事,先放過你們,別忘了,你們還有人在我們手裡,悟訢。”粽眸對上櫻眸,傳來嘲諷,悟訢蹙眉望著他們伴隨著黑夜消失了身影。視線再回到了昏迷的孩子們,輕聲對身後的血獵門語道。

“先帶他們回去治療,順便去搜尋下有無倖存者。”

“汪汪哥哥,他們是誰?”面前的女孩諾嚅的傳來一句,汪汪輕撫了撫她那有些凌亂的黑髮,點了點頭。“嗯,他們是血獵,我們去和他們匯合吧。”

“嗯!”


——

    “你好啊,阿神~”面前的少年帶著微笑,站在玻璃的破口處,阿神愣神看著他捋了捋自己的皮卡丘帽子,下面卻聞人朝自己打招呼。

     “啊,你....”

      “我是路,我可以幫你逃出去哦!”話還未盡卻被打斷。阿神看著人的藍眸望著自己,露出無害的表情,兩手似乎刻意給他看著。

     “為什麼,要幫我?”確定了人沒帶什麼武器,阿神鬆了口氣,隨後對上人眼眸,詢問道。

      “....沒有為什麼,幫助人不需要為什麼”少年仍舊笑著,伸手作無奈聳肩狀順勢對人作‘請’字。“那麼,你的決定是?”

      “如果幫我救到小白。”

       “稍後,我會去救他,現在有人正朝這裡趕來,再不快點就沒機會了。”門外傳來由遠及近的腳步聲,路好心提醒道。阿神蹙了蹙眉,抬步朝少年走去。在羽毛打開門的那刻,路抱著阿神跳了下去。

      “又是他!把他追回來!”在那刻,路望著進來的羽毛,露出了得逞的笑容,隨後便轉身離開,羽毛雙手緊握著窗邊,便抬腿跨在窗台上。撇眼冷冷的望著走入的吸血鬼們,冷聲命令著,隨後便跳下樓台,張翅在黑夜中消失了身影。

      “都給我出去找他,還有團團,加強城堡四周的戒備,有情況來找我”

       “是~是”


溯一

自由

汪汪九岁那年知道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对于他爸来说,他屁都不是。汪汪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仍然和他爸维持着形同虚设的父子关系。他在9岁那年思想上开始变得非常成熟,他思考了各种最为基础的哲学问题,生,死,力量,人际关系,虚假与真实,自由与奴役,和身边那些热衷于运动和干架的同龄人完全不一样,不过他也随随便便能把这些人干翻;阎王看着他拟态,笑着摸他的头,露出一排上下交错的锋利犬牙,问他想给拟态的大招起什么名字。他在看到阎王大笑的时候也感觉到由衷的快乐,虽然力量不是自己的,是别人的,是假的,但是这一刻是自己的;阎王的手浑阔而温厚,这一刻的赏识和肯定也是真实的。他觉得自己活在一个美妙的幻境里,但是伫立一旁的父...

汪汪九岁那年知道了一个秘密,那就是对于他爸来说,他屁都不是。汪汪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仍然和他爸维持着形同虚设的父子关系。他在9岁那年思想上开始变得非常成熟,他思考了各种最为基础的哲学问题,生,死,力量,人际关系,虚假与真实,自由与奴役,和身边那些热衷于运动和干架的同龄人完全不一样,不过他也随随便便能把这些人干翻;阎王看着他拟态,笑着摸他的头,露出一排上下交错的锋利犬牙,问他想给拟态的大招起什么名字。他在看到阎王大笑的时候也感觉到由衷的快乐,虽然力量不是自己的,是别人的,是假的,但是这一刻是自己的;阎王的手浑阔而温厚,这一刻的赏识和肯定也是真实的。他觉得自己活在一个美妙的幻境里,但是伫立一旁的父亲用阴鸷的眼神击碎了镜花水月,把他拉回到起始点……死,死,死,阴魂不散的死的命运。


汪汪对路易说:我想离开这里。路易吓得把手里的茶杯摔了。汪汪说:我想要自由。路易抖嗦嗦地蹲在地上捡杯子的碎片说:少爷您说什么呐?

汪汪说:叫我汪汪。

汪汪去拿他脖子上的狗圈。路易吓得哇哇大叫,拿着茶杯碎片胳膊狂舞,好护着颈圈。

“你不用这个,”汪汪说,“因为我们是朋友。”


路易是父母唯一指定的合法玩伴,不过他们也非常合得来,合得来的程度已经超越了心有灵犀,汪汪甚至有的时候觉得他们二人可以心灵合一。在9岁之后,汪汪已经完全丧失了对其余人际关系的信任与留恋,觉得这辈子有路易一个人就够了。他知道路易也是这样想。但是他不打算把自己的秘密告诉路易,他知道路易是世界上最好的孩子,又单纯又温柔又心软,知道了他的秘密一定比他自己还难过,想到路易为他命中注定的献祭而难过他就真的完全受不了。

10岁开始他开始在头脑中策划一场虚无缥缈的逃亡。他在漫长的时间里感受到了活着的快乐,想苟延残喘下去,哪怕再长一点,再长一点。他要变得更强,强的能打败很多人,能不费吹灰之力杀掉那些军犬。

他在梦里和路易一起逃亡了,他们漫无目的地走在塔里的不知道哪一层,即使他从来没出过这窄小的笼子半步,但是他梦里的大陆却幅员辽阔沃土千里,他和路易就在这大陆上一直奔跑,不知疲倦地奔跑,笑,随心所欲地胡乱唱歌;他又好像在空中看自己,他和路易就是广袤大地上两个小点,小极了,跑起来好像在地上画圈圈。


然而有一天这个梦甚至有了实现的可能性。海顿大人出现了。海顿大人说:恭喜你被选中了,欢迎来到塔里。

路易拉着他的手说,汪汪,汪汪,听到了吗,你自由了,你自由了!!

那一刻,汪汪觉得海顿大人身上圣光普照。

是神。神来了。神让我们去塔里了。神来拯救我和路易了。路易看到汪汪呆呆地看着海顿,泪流满面。


汪汪要出远门了。因为是加道的孩子,又是犬族之光,汪汪被选为选别人员之后,犬族们大肆庆祝了一番,大家都觉得这是犬族振兴的吉兆。加道的手下们和闻风而来的犬族们夹道送汪汪离开。汪汪背着小小的行李,路易亦步亦趋地跟在汪汪后面,对着这种大阵仗又新奇又害怕。汪汪拉着他的一只手,汪汪的手又温暖又让人安心。汪汪觉得走道尽头王座上那个有着上下交错的锋利犬牙的男人渐渐变小,变小,连同他的笑容,连同自己在囚笼里过得乏味不安的人生,都渐渐消失不见,父亲沉默阴鸷的眼神也渐渐模糊不清。汪汪觉得他本来定格的人生又像填入了一卷新的胶片,一切都动起来了,每一帧都是他和路易的笑脸。

他们真的出来了,就真的和梦里一样去大地上跑。跑了好久都没有尽头。

路易快乐地说:塔里真大呀。在笼子里的话现在已经从一头跑到另一头了。

汪汪在前面倒着跑,一边跑一边伸出手指指天:“还有上一层,还有很多很多层,我们要去最高层。”

我们是自由的。


我们是自由的。

汪汪斩钉截铁地切断了和笼子的联系。锦囊那头的最后一句话来自父亲惊慌失措的下属:汪汪少爷,老爷会……

无所谓。汪汪想明白了一切。即使出去了,在笼子外面的自由也是虚妄的,在一切走向命定之前,他要做出最玩命的挣扎,哪怕享受过一秒自由也好。

汪汪对路易重新许诺:我想要自由,我也想要你自由。我想要我们永远是朋友。除此之外,我别无他愿。路易拉着他的手,笑得特别开心,说:我也一样。太好了呢,汪汪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汪汪摸着自己的心口,感觉心跳得特别真实,又特别虚假。他是一个虚假的人,但是他和路易的友情是真实的。因为路易的笑容是真实的,所以他永远不能把自己的秘密告诉路易。在心脏被挖出来之前,他想自私地占有作为路易的朋友而活着的时间。


汪汪死了。汪汪在死之前看着自己的心脏被挖出来。

真奇妙,我没有心了呢。我的心呢。哦,对,在路易那里。路易现在怎么样呢。应该还在等我吧。

对不起。

他最后想到的是,如果路易自由了,那么他也自由了,他对路易许的诺也许并没有被打破。

我们永远都是朋友。我们从同天诞生的那时起一分为二,现在,我们合二为一。


世界总受江晚吟

【肆章】yt向屍體

    “咳,咳.,悟訴,快!……"止不住狂咳著,少年腹部赫然描着-把刀,面前的小男孩四周散发着紅色的微光,警示着这个小男孩的危险性,双手按在男孩手上让想要制止伤口的加深,却无料。在这空间,他们只有不及这些靈魂体-半的力量。

      “羽毛!”破碎的墙壁間一名少年虚弱着从间走出,碧綠发上清晰可見红色液体順着流下,碎石順著少年動作而许许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声。悟訴手中紧提着属于那小男孩的来西——被人殘忍割下的舌頭。强忍着伤带来的疼痛,嚷喊出声来。受到注意的小男孩望见悟訢中的東西,止往手中的動作,靜望。

 ...

    “咳,咳.,悟訴,快!……"止不住狂咳著,少年腹部赫然描着-把刀,面前的小男孩四周散发着紅色的微光,警示着这个小男孩的危险性,双手按在男孩手上让想要制止伤口的加深,却无料。在这空间,他们只有不及这些靈魂体-半的力量。

      “羽毛!”破碎的墙壁間一名少年虚弱着从间走出,碧綠发上清晰可見红色液体順着流下,碎石順著少年動作而许许落下,发出清脆的响声。悟訴手中紧提着属于那小男孩的来西——被人殘忍割下的舌頭。强忍着伤带来的疼痛,嚷喊出声来。受到注意的小男孩望见悟訢中的東西,止往手中的動作,靜望。

      “我的東西…….”

     回忆起先着从发生之事,对于自己東西的迴歸,怨气消失,身旁紅色的微光转变為藍色,男孩逐渐上升,嘴角帶著微笑,消失了身影。

      “唔啊……”一滩血跡湧上,順勢嘔吐出,羽毛近陷入昏迷。悟訢輕将人扶起,攙扶著朝與汪汪約定的房間走去。血液模糊了視線,無數的刺痛感浮現,大腦昏昏沉沉以致走起路來搖搖欲墜。寂靜的走廊只聽的見自己沉重的呼吸聲,迷濛間望見身穿紅衣的女孩站在面前,隨後便再也支撐不住,朝前跌去,失去了意識。

——

     梧訢他们怎么还没回来?”因焦慮,少年不时朝门口望去手中紧拿着-本日记本。“明明已经找到回去的办法..”

‘砰!’不远去的门傳来什么撞击聲迴盪在空闊的辦公室,令汪汪嚇了一跳,拿起一旁的書籍,抬步朝門走去,轻咽口气,小声詢問道

      “悟訢?羽毛?是你們吗?”

    手搭上門把,恐懼的情緒浮現終究還是猛然擰開門把,入眼的是陷入昏迷的羽毛,腹部的傷勢清楚的警醒著汪汪,順勢回望走廊,卻未見那道身影。

    “悟訢呢?”

     默想著,將羽毛傷勢控制後,擔憂的望著緊皺眉頭的羽毛,喃喃自語。

     “到底發生了什麼?”

     “許多未解的謎題,無知的人們只能苟且性命……”清脆的女聲響起,汪汪猛然起身,警惕著擋在羽毛面前,汗水停留在額前,眸子掃視周圍。

     “誰!”

     “可憐的人啊,許多煩亂的事情擾亂了大腦,很容易被這些怨靈盯上”門口逐漸出現一道身影,隨後清晰。那是一名少女,平淡的眼眸靜望著汪汪,毫無漣漪。從其眸中並不能看出些什麼,隨少女緩緩開口語道。

      “怨靈?是指那些身邊泛著藍色和紅色微光的人?”汪汪皺眉望著少女,低聲詢問道,手仍舊橫在羽毛前,瞇眼。

      “我想,你自己瞭解會比較好……”緩緩閉眼,仍面無表情,少女站在原地,語道。“雖然我很讚賞你們的友情,但是,或許等不久後,你們的友情就回破碎,甚至……犧牲性命。進來的人,就永遠出不去了。這裏是多重封閉空間,形成這些空間的正是那些數十年前慘死於這所天神小學校長手中的孩子們的怨靈。不超度他們,就根本沒有機會回去。在我死之前,研究了很多方法,但是……因為時間不夠,最後還是不了了知了。”

     “但是只要超度他們,就有辦法回去,不是嗎?”汪汪上前一步,指了指手中的日記,輕聲語道“這本日記,是你的吧……”

     “就算你明白,在不同時空中你的同伴可不一定明白。”皺眉,少女開口語道,隨後身影逐漸模糊,消失,漸形成一個破舊的娃娃,汪汪上前將其拾起,思索著少女的話。

     不同時空……嗎?


——

    這是……什麼……?

    蔚藍色的眸子空洞無神,哈記失神望著面前的景象,一旁的巧克力也是震撼到了極點,一時說不出話來。

   毫无血色的慘白臉,兩眼朝外呈現暴突狀態,泛白的眼珠彷彿籠罩一層白霧。嘴角殘留著一行乾枯的暗紅色血跡。人的身軀以常人不可做到的彎曲姿態,軟綿綿的立在房間中央。

    “團團……!”

     顫抖的手觸碰干涸燦白的手,傳來的是無盡的冰冷,哈記先是一愣,隨後笑出聲來。

     “什麼嘛,原來心裏的不安是指的你啊……哈……哈哈哈”

      少許紫黑色的微光出現在哈記身邊,巧克力後退一步,卻見人垂著臉緩慢起身,機械著朝门口走去,發現人不對勁的巧克力連忙上前阻止,卻被不知名力量狠狠彈回,撞在桌上。

    “不要,煩我……”映入眼中的是往常從不會出現在哈記臉上的表情,在此刻令他寒骨,巧克力攙扶著身邊的桌子起身,對上了哈記的眼睛——平淡無光,充滿猶如冰窖寒意的眸子正盯著他,隨後便聽見哈記冷冷傳來一句話。終究還是在他面前消失了蹤影。

     “哈記!”奔出尋找人身影,但眼前出現的,只有寂靜的走廊。巧克力輕嘖一聲,手狠狠砸向牆壁,眸子滿是自責與疲憊,“可惡……”

   


    “你的同伴現在正在接受考驗……而且若連他也不能倖存下了,那麽,真正存活著的……就只剩下你了……”




    


    


外星狗汪汪
我還是決定發到本帳消失就消失吧

我還是決定發到本帳
消失就消失吧

我還是決定發到本帳
消失就消失吧

幻夢沉迷巧汪

巧汪 月与海与夜 700天贺文

从自己第一篇巧汪相关已经700天了。

可惜不是700字,多了太多。

可能会有续篇吧。

急着赶,有够糟糕。

-

「……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月色朦胧,微弱光芒,海浪波动。

抓着一个铁制十字架项链,不知所措。那是某人生前很珍惜的宝贝。他亲眼见证了某人被群众狠狠地折断骨头,鲜血不停流出。

看着那人的眼神就这样逐渐黯淡下来;他仍然记得当下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绝望。

断气前,对方吃力地交给他自己平常都会戴的项链,像是想表达无论发生何事,都会在他身旁一样。但是拥有了这条项链,反而更是在宣告拥有者已不在这个世上的事实。

说实在,他已经茫然到无法明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尽管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从自己第一篇巧汪相关已经700天了。

可惜不是700字,多了太多。

可能会有续篇吧。

急着赶,有够糟糕。

-

「……你说,我该怎么办才好。」

月色朦胧,微弱光芒,海浪波动。

抓着一个铁制十字架项链,不知所措。那是某人生前很珍惜的宝贝。他亲眼见证了某人被群众狠狠地折断骨头,鲜血不停流出。

看着那人的眼神就这样逐渐黯淡下来;他仍然记得当下自己的表情是多么绝望。

断气前,对方吃力地交给他自己平常都会戴的项链,像是想表达无论发生何事,都会在他身旁一样。但是拥有了这条项链,反而更是在宣告拥有者已不在这个世上的事实。

说实在,他已经茫然到无法明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尽管不是第一次这样了。

失去了爱人——对他来说是很残酷、痛苦的事情。因为自己的人生是被那人带起的,要是没有那人,大概就会一直在黑暗中吧。

抬头注视月亮,皎洁的月光正散发着。

低头扫视海洋,绀青的海水正流动着。

夜晚,四处都黑茫茫,仅剩柔和光芒及缓慢浪声陪伴。

扫视周围一切,月亮、海洋、夜晚,白与蓝与黑。这不禁让他感到少许心痛,那些颜色是多么符合那深深印在他心中的人;出现的突然,消失也突然的那个人。

「汪汪,你在哪里……」

受周围环境感动,终于开口叫了那人的名字。如果不在此刻呼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再次叫出名字。

「我在这里。」

「咦?」

他环顾四周,的确是那熟悉的声音,但还是找不着人。

自己本来就是不抱持任何希望才说出那句话的,但是却有了不该回应的声音。

忽然,一个半透明的人影出现,他吓呆了。

这是如此不科学的事,死去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活人眼前?

「汪、汪汪?你为什么在这里?」

「……」

「回答我啊。」

「我不能说。」

「为什么?明明你已经死了不是吗?」

「……」

「你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

「汪汪……」

「很抱歉,这是你无法知道的事情。」

「……那至少让我碰触你,好吗?一下也好。」

他——巧克力没有回应,自顾自的扑上汪汪。

当然,没有碰到对方,直接落入海中,没有任何挣扎的沉入海底。

夜空中的月亮,仍持续照亮海洋。

巧克力之后被冲上岸了。

他并没有死,死不了,永远的。

或许当初汪汪就不该从实验室救出他。

独自沉沦在这哀伤之海中,黑暗包围一切,那个月亮也不知道不见到哪了。

世界总受江晚吟

【小甜文·肆】出乎意料的交集

  思慕之人?

  誰?

  巧克力暗自想道,面前身穿黃黑相間長裙的少女望著他,不知名的笑容停留與秀美臉頰上。

  “哎呀,看來我們大名鼎鼎的巧克力總理也戀愛啦?這可是大新聞呀”

  “筱瑀,別鬧了,趕緊去工作”

   扶額無奈思緒回溯與面前少女,巧克力輕言道,修長的雙手放置與下顎托盛著。筱瑀輕挑挑眉,笑意滿面轉身朝外走去,在門即將關上的那刻,輕聲傳來一句。

  “他的名字,叫汪汪哦,巧克力~”

汪汪……嗎?

  ...

  思慕之人?

  誰?

  巧克力暗自想道,面前身穿黃黑相間長裙的少女望著他,不知名的笑容停留與秀美臉頰上。

  “哎呀,看來我們大名鼎鼎的巧克力總理也戀愛啦?這可是大新聞呀”

  “筱瑀,別鬧了,趕緊去工作”

   扶額無奈思緒回溯與面前少女,巧克力輕言道,修長的雙手放置與下顎托盛著。筱瑀輕挑挑眉,笑意滿面轉身朝外走去,在門即將關上的那刻,輕聲傳來一句。

  “他的名字,叫汪汪哦,巧克力~”

 

  汪汪……嗎?

  眼眸順著陽光撇置窗戶,卻清晰可見不遠處的樹下,聚集著許多野貓。

  “野貓?是他?”

   起身,抬步走與窗邊,棕眸在午日的照射下輕瞇著,卻在那刻愣神,一名身穿黑白色休閑服的少年懷中抱著一隻正叫嚷著的小貓,清秀的臉上洋溢著笑容,手溫柔著輕撫著懷中的貓咪。心在那刻彷彿被什麼戳中,巧克力連忙回神,轉身回到位置上,拍了拍臉頰。

   “工作工作,不然哈記又要催了……”

   喃喃自語,視線卻不捨得再次望向窗邊,那身影卻連同著野貓們消失,不禁有些惋惜。只得將思緒重新回到工作上。

  少時,門被敲響,巧克力撐著下顎輕輕的應了一句,便見筱瑀走入。

   “巧克力,我把新人帶過來了,不要太激動哦~”

   正疑惑之際,巧克力望著一名少年步入,熟悉的服飾與模樣,令他有些措手不及,少年睜著藍眸,站在其面前,溫柔的聲音傳入巧克力耳畔迴盪。

    “你好,我叫汪汪,請多指教,巧克力經理——”

 

   好像,這構思有點亂?

   我……也有點亂……

   請將就著看吧?

   

   

  

   

 

小柊

蜂蜜蛋糕店(私心tag抱歉)

*巧汪~

*之后想带阿神玩~

*有点玛丽苏……(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装作是不良少年,实际是……(你们猜~)的巧×天才毕业生汪~(形容词好多……)

*上次那个国王骑士的屏蔽了不知道多少次,于是我不准备再发一遍了……

*emmmm……好吧,我是最不会取名的Bob(外加小巧克)

*我是个渣渣中的渣渣……短小又不精悍……

*了解的话,那就 go go~

一、初遇

清晨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一顶深蓝色的伞正向着集市移动,诗意不尽,伞下的银发少年却在不停地抱怨着:

“筱瑀也真是的,仗着自己是女生,是店长,整天欺负我。自己懒得买材料就直说嘛,真的是……”

少年轻叹一声,...

*巧汪~

*之后想带阿神玩~

*有点玛丽苏……(不要在意这些细节……)

*装作是不良少年,实际是……(你们猜~)的巧×天才毕业生汪~(形容词好多……)

*上次那个国王骑士的屏蔽了不知道多少次,于是我不准备再发一遍了……

*emmmm……好吧,我是最不会取名的Bob(外加小巧克)

*我是个渣渣中的渣渣……短小又不精悍……

*了解的话,那就 go go~

一、初遇

清晨的雨淅淅沥沥的下着,一顶深蓝色的伞正向着集市移动,诗意不尽,伞下的银发少年却在不停地抱怨着:

“筱瑀也真是的,仗着自己是女生,是店长,整天欺负我。自己懒得买材料就直说嘛,真的是……”

少年轻叹一声,也只得继续向前走着。

到了一个弄堂口,少年停住了脚步。

“要不难得抄个近路吧。”看着在雨下有些朦胧的弄堂,哼着歌,迈步走了进去。

悠然自得,却不知,即将接受一个属于自己的“劫”。突然间,前方突然传来一阵惨叫声,少年整个人寒颤了一下,稍微犹豫了一下,可还是继续向前走去,几秒后,瞳孔骤缩。

映入眼中的是个看起来与自己差不多大的男孩,站在一群躺在地上哀嚎的人之间,两人站的位置让他刚好看不见他的表情。

“他的表情一定很可怕。”少年心里偷偷地想着,打量着面前的这个男孩。

巧克力色的头发因为过长扎了一个丸子头,可能是因为刚打过架,发丝已经有些凌乱;与头发相同颜色的外套下隐隐能看见白色的T恤,蓝色牛仔裤下的一双黑棕色的学生鞋表明了他的身份。

不良少年。这是他心中突然跳出来的词语。

刚想回头离开,但是下一秒,眼前的人却缓缓地朝着自己的方向倒下。

“喂!你没事吧?!”他心中的善良还是战胜了理智,在人倒地之前接住了他,蹲下把人地脑袋搁在大腿上,腾出手来收起了伞。

“谁……”同发色一样的巧克力色的眼中充满了敌意,却虚弱得连手都抬不起来。

银发少年没有说话,用嘴咬住伞柄,艰难地背起了人。

小跳一下,让背上的人能更好地支撑自己,也顾不上风雨,重新走向自己出发的店铺。

路上,背上的少年看着人努力迈步、气喘吁吁的样子,愣了愣,张嘴想说些什么,眼前一黑,却又沉沉地睡去。

“筱瑀!筱瑀!”远远看到蜜蜂色的身影,银发少年用所剩无几的力气喊出了那人的名字。筱瑀转头看见了他,便撑开伞跑了过来。

“天啊?汪汪你怎么都不撑伞啊!?欸?这是谁?你知道现在我们店里招不到人,所以给我带来了个店员吗?”水蓝色的头发飘到身旁,她看清了自己的模样,边撑着伞,边调侃着自己。

却没发现,这个水蓝色的身影所发出的声音在不住的颤抖着……

根本顾不上回答,好不容易进了店门,才得以把背上的人轻轻放在店内的沙发上,自己则是累瘫在人旁边喘着粗气。直到现在,他才能好好地观察这个“不良少年”。

意外精致的五官,棱角分明的脸形,有些偏瘦的脖颈上看得见根根血管,刘海混着雨水乱糟糟地黏在前额上,也遮不住人略显英俊但还稚气未脱的面庞。

幻夢沉迷巧汪

手书预定

发出来是因為怕跟人撞到,呱。

最近B站素质越来越神奇,CP滤镜请别开太大。

来B站只是想看魔鬼弹幕.gif

下面一律繁体(复制过来的)

-

預定:

嗚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巧克力+Moco

腦漿炸裂少女>堯+法師

孩子氣的戰爭>巧克力+巧克白

有理由的討價還價>汪汪+小白+巧克力+巧克白

俄羅斯套娃>汪汪+鳥鳥

熊貓英雄>喵哈

砂之惑星>阿神+小白

千本櫻>阿神+路+閃閃+巧巧+鬼鬼

ロキ>巧克力

-

確認製作:

大小姐與大少爺系列>巧汪神

痛並渴痛>羽神

病名為愛>非常多人,CP好雜

alien alien>神謙

-

已完成:

chululila chululila dadada>巧克力與他的後宮(...

发出来是因為怕跟人撞到,呱。

最近B站素质越来越神奇,CP滤镜请别开太大。

来B站只是想看魔鬼弹幕.gif

下面一律繁体(复制过来的)

-

預定:

嗚呼、素晴らしきニャン生>巧克力+Moco

腦漿炸裂少女>堯+法師

孩子氣的戰爭>巧克力+巧克白

有理由的討價還價>汪汪+小白+巧克力+巧克白

俄羅斯套娃>汪汪+鳥鳥

熊貓英雄>喵哈

砂之惑星>阿神+小白

千本櫻>阿神+路+閃閃+巧巧+鬼鬼

ロキ>巧克力

-

確認製作:

大小姐與大少爺系列>巧汪神

痛並渴痛>羽神

病名為愛>非常多人,CP好雜

alien alien>神謙

-

已完成:

chululila chululila dadada>巧克力與他的後宮(劃線

(黑歷史)

-

大小姐與大少爺系列、病名為愛、痛並渴痛屬於同系列。

會有專屬文章。

敬請期待uwu

(其實不止那些歌曲但是怕劇透但又怕撞到所以還是ry


小柊
迟了大约一年的庆贺…… 我不会...

迟了大约一年的庆贺……

我不会画钻石剑啦~

迟了大约一年的庆贺……

我不会画钻石剑啦~

王一二

吃晚饭喽

晚饭。

老妈炒菜,老爸端菜。一通忙,坐定,开饭。

老爸:上次给你介绍那个,联系了没有?到好小酒,举到门口,开始发话。

我:。。。没话,心想——那娘们,豁着个门牙,还昂着脖子看人。

老妈:。。。没话,眼神瞟我。

老爸:差不多得了啊,抓抓紧。。抿一口。继续:想当年我你这么大的时候。。。

我那时候上小学了。肯定能打酱油了。

我:老爸,赶紧喝完你的小酒,咱下军旗。

老爸:跟你下?这会儿应该跟我孙子下才对!

我:。。。没话,拨弄菜。

老妈:。。。欲言又止,继续眼神瞟我。

一通安静。

我: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老盯着我这点事,我又不是不懂事。。

老妈:你懂个p,懂还让我们眼巴巴的。...

晚饭。

老妈炒菜,老爸端菜。一通忙,坐定,开饭。

老爸:上次给你介绍那个,联系了没有?到好小酒,举到门口,开始发话。

我:。。。没话,心想——那娘们,豁着个门牙,还昂着脖子看人。

老妈:。。。没话,眼神瞟我。

老爸:差不多得了啊,抓抓紧。。抿一口。继续:想当年我你这么大的时候。。。

我那时候上小学了。肯定能打酱油了。

我:老爸,赶紧喝完你的小酒,咱下军旗。

老爸:跟你下?这会儿应该跟我孙子下才对!

我:。。。没话,拨弄菜。

老妈:。。。欲言又止,继续眼神瞟我。

一通安静。

我:我说,你们能不能不要老盯着我这点事,我又不是不懂事。。

老妈:你懂个p,懂还让我们眼巴巴的。。。

我:这又不是今天着个急,明天就来媳妇的事。。。

老妈:那你就那么浪儿郎当的。。

我:我怎么就。。。老妈的火气明显上升趋势。

我深呼吸一口,缓和一下口气。

我:您二老好好养好自己身体,打扮自己精神精神,该吃吃,该喝喝。。。

异口同声:没精神!

一个贯下筷子,一个撂下杯子。

我:。。。没话。扒拉饭,不识滋味。

老爸:你的事情不解决,吃嘛不香,喝嘛没味。

老妈:。。。

老爸:。。。

老妈:到头来你最么本身的,这么大了还找不着老婆。。。

一连串群情激昂。

我:。。。心想着:新买的帐篷,太湖边,绿草地,斜阳湖波。。。来个那谁啊,一起数星星。。

好不容易嚼完晚饭。

老妈洗刷刷。老爸和我下军旗。

正者无敌。


汝何秀
我想和你一起去旅行 请别让我在...

我想和你一起去旅行 请别让我在这里流浪

我想和你一起去旅行 请别让我在这里流浪

兔纸

今天过来帮姑姑家的黄米奇洗澡~它今年已经16岁啦!老家伙你再加油多活几年!

今天过来帮姑姑家的黄米奇洗澡~它今年已经16岁啦!老家伙你再加油多活几年!

幻夢沉迷巧汪

汪巧 今天的巧克力仍旧不被好好爱惜

意外发现自己在2017/11/27的文

汪巧真香

沙雕注意

-

「......。」棕髮少年咬著巧克力棒,悠閒躺在與他相襯的同色沙發上。

巧克力吃完巧克力棒,閉上眼睛,放鬆了身體。

有一個人,靜悄悄的走向正休息的巧克力,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了他。

「笨蛋,要是睡在這裡著涼了怎麼辦。」那是汪汪的聲音。

巧克力緩緩的張開了眼睛,想要開口發問,但是卻咳了起來。

「真是不愛惜身體。」汪汪輕柔的抱著他。

但是汪汪一個手滑,巧克力跌在地上。

R.I.P

意外发现自己在2017/11/27的文

汪巧真香

沙雕注意

-

「......。」棕髮少年咬著巧克力棒,悠閒躺在與他相襯的同色沙發上。

巧克力吃完巧克力棒,閉上眼睛,放鬆了身體。

有一個人,靜悄悄的走向正休息的巧克力,以公主抱的方式抱起了他。

「笨蛋,要是睡在這裡著涼了怎麼辦。」那是汪汪的聲音。

巧克力緩緩的張開了眼睛,想要開口發問,但是卻咳了起來。

「真是不愛惜身體。」汪汪輕柔的抱著他。

但是汪汪一個手滑,巧克力跌在地上。

R.I.P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