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沈兰舟

2999浏览    102参与
陆终南.

「将进酒」「AWM」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为什么亮度突然低了我也不知道

「将进酒」「AWM」
—你坐明堂上,不要沾风雪—

??为什么亮度突然低了我也不知道

贩卖果壳
美人的脖子,俺也想摸。。/字是...

美人的脖子,俺也想摸。。
/字是自己随便找了个类似毛笔笔刷乱搞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美人的脖子,俺也想摸。。
/字是自己随便找了个类似毛笔笔刷乱搞的,实在是有碍观瞻

酒莳柒
二郎什么不行? 二郎什么都行。...

二郎什么不行?

二郎什么都行。


二郎什么不行?

二郎什么都行。


桉、

将进酒书摘!(1-50章,欢迎补充!)

先生授我以诗书,我为先生杀宿仇


铁马冰河萧既明,烽火吹沙陆广白,

风引烈野戚竹音,雷沉玉台左千秋。


离北的儿郎,就是要他凶!


既然是池鱼笼鸟,还装什么自在呢?


“我就生了这么一双含情目啊”


你不知道吗?你二公子就是凶邪之气。


等萧驰野看清前方的人,敌掉齿间的血迹,犹如情人般地唤着:“兰舟啊。”


“美人就该隔帘坐高阁。”乔天涯仿佛嗅又来什么味道似的,“提刀伤手, 断了怎么办?”


萧驰野说: “调什么情,二公子就是想让你把颈子上的泥擦了。”

“是想让我擦了,”沈泽川指尖隔着帕子停在萧驰野眉心,“还是想帮我擦了?”


“风月事风月了。”萧驰野强硬地不许...

先生授我以诗书,我为先生杀宿仇


铁马冰河萧既明,烽火吹沙陆广白,

风引烈野戚竹音,雷沉玉台左千秋。


离北的儿郎,就是要他凶!


既然是池鱼笼鸟,还装什么自在呢?


“我就生了这么一双含情目啊”


你不知道吗?你二公子就是凶邪之气。


等萧驰野看清前方的人,敌掉齿间的血迹,犹如情人般地唤着:“兰舟啊。”


“美人就该隔帘坐高阁。”乔天涯仿佛嗅又来什么味道似的,“提刀伤手, 断了怎么办?”


萧驰野说: “调什么情,二公子就是想让你把颈子上的泥擦了。”

“是想让我擦了,”沈泽川指尖隔着帕子停在萧驰野眉心,“还是想帮我擦了?”


“风月事风月了。”萧驰野强硬地不许沈泽川动,“动手多没意思?”


沈泽川把自己的铜钱码得整整齐齐,然后靠近萧驰野,耳语道: “不对,我是怕你。”

萧驰野说“怕我?”

“硬啊。”


他想回家。他是想以一个人的身份,堂堂正正地回家。


那时他站在沈泽川的位置居高临下,如看猪猡。如今他被巧妙地调换了位置,牢笼会让人产生自己类似走兽的错觉,他变成了沈泽川脚底下的蝼蚁,只能引颈受戮。


沈泽川嗅见这帕子上的味道,怪好闻的,不是阒都贵子们惯用的熏香,而是像烈日下狂浪的飒爽劲风,是萧驰野身上带的味道。

真好闻啊。


我是凭恨活着的人。


“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沈泽川忽地笑起来,他舒出口气,对萧驰野说,“不对,我不痛苦。恨意就是凌迟,犹如刀剜着皮肉,一日一日,人总会变得麻木。这世间没什么再能让我觉得‘痛’,我这样活着,自觉舒服。你三番两次劝找作罢,然而你也最明白,罢手二个字从来就不由你我来选择。如果温情能让你感觉好受,我并不介意持久地玩儿。”


沈泽川说着抬手,那冰凉的手指划在萧驰野结实的背部,他似是耳语。“有些东西,隔着云雾瞧, 美得活色生香 但你贴近了再瞧,就是一堆白骨。”


“你也是个欲望满身的儿郎。但这世间无欲方成圣,许多事情有了欲望,便是牢笼。”


“想要是欢愉与苦痛的开端。”左干秋抱着自己的大弓,仕细擦拭着,“你若是承认自己是个欲望满身的凡人,便要患得患失。想要就一定要得到,你就是这样性格的小狼。但是阿野,往后总有许多东西,是你想要,却永远得不到的,那时的你该怎么办?”


萧驰野放走了蚂炸,仰头看向左干秋,认真地说: “我可以跟人学训鹰。我训服一只鹰,它的双翼就属于我,它飞过的天空就是我飞过的天空。师父,人要变通的。”


床上突然一沉,沈泽川震惊地睁开眼,被子已经被掀开,萧驰野从后挤着他,把湿漉漉的脑袋蹭在他背上,当即濡湿了一片。

沈泽川拖着被子,说: “萧二,你三岁!”

“差不多。”萧驰野懒散地说, “你不是睡着了吗?继续睡啊。”


沈泽川微微仰起下巴,这是个类似放松的姿势,他舒出口气,顿了少顷,说: “御人之道,我不如你。沈兰舟是个好靶子,搁在跟前既能防身,也能震虎,没淮儿还能暖床。这般一举三得的事情着实难求,萧二,你好厉害。”


“人人都以为你夜夜痛快,”沈泽川舔着齿尖,冲他缓声说, “谁知道你萧二还是个恪尽职守的柳下惠,别说给你操,就是口水也没沾过。”说罢就要掀帘下车,谁知萧驰野陡然钩住他的腰带。

“是了。”萧驰野玩似的笑, “这么盼着床上较量,我从了你。”

沈泽川说:“眼神这么凶的,我一概不要。”


   “你救了天妃阙的数万人,”萧驰野趴在栏杆上,“你为什么不要封号?” 左千秋笑起来,他说:“因为我战死了。”


    萧驰野握住他的手,压去了床头,在这昏暗里嗅着他的味道,说:“你睡上我的床,心里明白我每夜在想什么。你说我厉害,沈兰舟,厉害的人是你。”

“啊……这可怎么办。”沈泽川还有点哑,无所谓似的说,“我什么也没做。”“我想做,”萧驰野俯首盯着他,“我想做。”


“我改变了主意。”萧驰野用空出的手抚开沈泽川濡湿的发,像是打量自己买下的珠宝,“我不要你死。”

沈泽川说:“我劝你还是不要咬这脖颈为妙。”“兰舟,”萧驰野叹息似的唤他,玩笑道,“我没咬,你就会放过我么?”


萧驰野说:“逗弄我愉悦吗?”

“愉悦,”沈泽川感受着萧驰野逐渐逼近,“看一头小狼束手无措的可怜样,我好愉悦。”


 萧驰野说:“既然已经——”

   沈泽川仰高头,亲到了他的唇。那柔软相碰,带着凉凉的嘲笑。

“你想不想疯?”沈泽川眼神癫狂,他呢喃着,“你敢么?撕烂我试试看啊,萧二,我才不在乎。”

萧驰野紧绷的弦“啪”地断掉了,那已经汹涌的波涛轰然涌出。他在这嘲笑和煽|动里,狠狠地压住人,像是咬住沈泽川一般地吻了回去。


色欲混杂着杀机,仇恨纠缠着怜悯。他们两个人到底谁更可恨,谁更可怜?

潮湿的吻里交错着舌,萧驰野吻沈泽川,沈泽川竭尽所能地回应他。唇齿间有暧昧的舔舐声,欲望烧掉了两个不正常的人。


给对方染上属于自己的肮脏的污色,让仇恨也变成扯不断的线。这样活着太痛苦了,黑夜里的咆哮只有自己一个人听,不如撕咬在一起,血淋淋地成为一种依靠。

这命已经够烂了。


“先生授你以诗书,许你表字为兰舟。兰生玉阶淡然之,舟渡苦海驱无涯。胸襟纳百川,眼界拓万泽。你是好孩子,杀人不过点头地,恨难却,心却不能变。兰舟,兰舟啊。不是还有师傅和先生吗?怎地要把自己逼到那个境地。这五年里的不痛快,说一说也好。”


萧驰野是另一头的倒影,有着他没有的一切。他观察着萧驰野,试图笨拙地模仿,让自己像个人。他无法对任何人说,住在这具身体里的沈泽川是个面目狰狞的杀手。

他已经站在了深渊的边缘。


萧驰野把沈泽川的手拉到唇边,危险地抵住,笑一声。“我是败给了色欲,但是你若是

如此坚定,又何必来跟我试这一场云雨?沈兰舟,你比我更怕败给欲望吧。”


!!!我是熊啊!!!

给太太递笔

【性感兰舟,在线发牌。】

【性感兰舟,在线发牌。】


燕三水.

吾妻尚年少,怜语慰卿卿。

吾妻尚年少,怜语慰卿卿。

星辰在上。
同样的配方,不一样的味道。“两...

同样的配方,不一样的味道。
“两百万不够,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同样的配方,不一样的味道。
“两百万不够,我要千金难买的兰舟笑。”

程澈

浮沉

#病弱兰舟

#时间线六十六章


接连几日未曾放晴,夜色浓重得似化不开的墨,天气一点点冷了下来,沈兰舟的病尚未有起色。萧驰野回来的时候,侍女正立在榻边,轻轻搅弄着白玉碗中的汤药散热。细微的悦响,在静谧的室内显得极为清楚。


萧驰野褪了的外袍,怕过了冷气给沈兰舟,等身子热了方才去了榻上,伸手试了试他泛着酡红的脸颊,依旧烧的厉害。他拢好沈兰舟被冷汗浸湿的发,贴着他耳根低低唤道:“兰舟,醒一醒,到时辰吃药了。”


沈兰舟微微蹙了蹙眉,薄薄的眼皮下眼珠滚动了几轮,却没能醒来。他太过昏沉,萧驰野的话灌进耳中已成了飘忽的只字片...

#病弱兰舟

#时间线六十六章

 
 

接连几日未曾放晴,夜色浓重得似化不开的墨,天气一点点冷了下来,沈兰舟的病尚未有起色。萧驰野回来的时候,侍女正立在榻边,轻轻搅弄着白玉碗中的汤药散热。细微的悦响,在静谧的室内显得极为清楚。

 
 

萧驰野褪了的外袍,怕过了冷气给沈兰舟,等身子热了方才去了榻上,伸手试了试他泛着酡红的脸颊,依旧烧的厉害。他拢好沈兰舟被冷汗浸湿的发,贴着他耳根低低唤道:“兰舟,醒一醒,到时辰吃药了。”

 
 

沈兰舟微微蹙了蹙眉,薄薄的眼皮下眼珠滚动了几轮,却没能醒来。他太过昏沉,萧驰野的话灌进耳中已成了飘忽的只字片语,他动了动手指,被身侧那人小心拢进了温暖的掌心。

 
 

萧驰野扶住沈兰舟窄肩,缓缓把他抱进了怀里。沈兰舟烧的周身发软,像一团轻暖的云,软着脖颈倚在萧驰野颈窝,唇瓣苍白如雪。萧驰野示意侍女把药端来,自己先尝了尝,依旧苦得厉害。他心疼地吻了吻沈兰舟额头,哄着人般细语:“药有些苦,兰舟忍着些。”

 
 

沈兰舟昏迷着,几日的药灌下去,苦的舌根麻木,早就尝不出滋味了。萧驰野舀了一勺药,喂进沈兰舟口中,轻轻抚着他小巧的喉结刺激他吞咽。沈兰舟几乎没有意识,喂两勺便吐一勺,时不时要喂他擦擦唇角和下颌,小半碗药喂进去,已过了半个时辰。

 
 

萧驰野把剩余的药递给侍女,轻声道:“拿去热热再送来。”侍女脚步轻快地捧了药碗去,烘得暖融的室内便只余了二人。萧驰野以指为梳顺沈兰舟柔顺的发,又轻轻地顺着他脊背,一直昏迷的沈兰舟忽然咳了起来,一咳便要将药呕出来。萧驰野连忙让沈兰舟伏在榻边,轻轻叩着他的背。沈兰舟似是没了力气,呕了两口药便晕软在榻边,萧驰野心疼地抱他起来,拿帕子予他擦干净唇角,给他揉着胃。

 
 

沈兰舟像是踏在云端,一脚便要踏空,高烧逼得他浑身发冷,好看的眉不曾舒展过。萧驰野搂着他裹进了锦被中,用体温暖着他瘦弱的身子,勾过他冰冷的小腿暖着。沈兰舟的呼吸渐渐平稳了下来,萧驰野吻了吻他发顶,听见沈兰舟梦呓般的低微喑哑声:“二郎……”

 
 

萧驰野手臂力气收紧了几分,他吻着沈兰舟白皙如玉的耳根,“我在,兰舟好睡。”

 
 

萧驰野觉得心慌,他是战场风沙里饮着刀枪剑戟上的血珠子活下来的人,此刻却像是失了底,心始终悬着一柄利刃,随时便会落下。沈兰舟一日日地昏睡,醒着的时候极少,每日只能咽下小半碗白粥。尽管是这样形容憔悴,沈兰舟也还是好看的,眼角眉梢仍带着风流,长睫像振翅欲飞的蝶。他安静地躺在榻上,偶尔由侍从扶着起来擦洗身子,换干净的里衣,一碗一碗的药喂下去,像是快要被褐色的药汁浇枯萎的花。

 
 

城中病死了几个人,萧驰野连睡都不能了。他日日夜夜守着沈兰舟,看着他胸口微弱的起伏,才觉得稍稍心安。太医配了药膏方子,在暖炉上烘温了,盛在瓷瓶里送到了萧驰野手上。

 
 

他取了金钩,落下层层的帷帐,褪尽了沈兰舟的衣衫。他生怕冷着他,小心地抱在怀里,用指腹挑了那药膏,在他冰白的背上一点点涂抹。沈兰舟的身体很好看,一丝多余的赘肉也无,此时因病瘦了好些,没有以前抱着舒服了。

 
 

萧驰野没有生出多余的绮念,把周身的患处都敷好了药,抱着晕软的人换了里衣。他伏在沈兰舟身边,轻轻握住了他的手十指相扣,有些难过。

 
 

“兰舟啊,我想你了。”

 
 

萧驰野搂着沈兰舟睡了一整晚,第二日睁开眼睛时,沈兰舟正望着萧驰野,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潋滟着水波,尚带着初醒的余韵。萧驰野用鼻尖蹭了蹭沈兰舟,抵着他唇哑声道:“舍得醒了?”

 
 

沈兰舟看着萧驰野眼底的两片青影,抬指虚虚刮了刮他鼻尖儿:“我睡了多久。”

 
 

萧驰野摸了摸他额,热度总算是褪下去了,稍稍安心。“没多久,若是困便接着睡罢。”

 
 

沈兰舟摇了摇头,他仍无血色, 本就清瘦,这样一病下巴更尖了,显得眼睛更为大。他轻轻动了动被萧驰野攥着的手:“身上好脏,容我去洗洗。”

 
 

“方才好些,怎么能沾水。”

 
 

沈兰舟抿了抿唇,萧驰野顺间便软了心肠。他记起大夫说,可用硫磺佐以燕麦为药浴,有助于消红疹。他命人备了汤池,揽住沈兰舟窄腰抱了起来。

 
 

沈兰舟陡然失重,勾住萧驰野脖子,轻声道:“我自己能走。”

 
 

萧驰野没有理会,抱着他去了汤泉,他担心沈兰舟撑不住,只将他抱进池边,在一旁用茶枯洗着他的长发。待洗净,沈兰舟已伏在池边睡着了。萧驰野翻身一并没入了汤池,把沈兰舟捞进了怀中。沈兰舟微微睁开眼睛,又昏沉地靠进了他怀中。

 
 

“倒是惯会享受,二公子给你洗的舒服吗。”

 
 

“舒服……”沈兰舟轻哼一声,白皙的长腿在水中随着波澜缓缓浮沉着,脖颈微微后仰,已然完全将自己交给了萧驰野。

 
 

萧驰野轻柔地擦洗着沈兰舟的身上,待到了时辰,用厚实的缎子裹住了沈兰舟,稳稳抱进了怀里。沈兰舟露着白皙的两截小腿,随萧驰野的动作无力地晃着,长睫沾着水珠,睡得很沉。

 
 

萧驰野把沈兰舟重新搁进了榻,吻着他被热气熏得温润的唇。

 
 

“兰舟啊。”

 
 

 

南奺nannine

传一下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画的兰舟美人 我老福特好空呜呜呜呜

传一下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画的兰舟美人 我老福特好空呜呜呜呜

青天坠长星
兰生玉阶淡然之,舟渡苦海驱无涯...

兰生玉阶淡然之,舟渡苦海驱无涯。

我更新了!

兰生玉阶淡然之,舟渡苦海驱无涯。

我更新了!

远航

【策舟】

一点肉沫,就想看萧二因为兰舟没照顾好自己生气的样子(笑),链接搁评论

一点肉沫,就想看萧二因为兰舟没照顾好自己生气的样子(笑),链接搁评论

浮筠
是做给自己纪念这篇文的啦 可以...

是做给自己纪念这篇文的啦

可以背景,可以刻章,要注明素材来源,禁止二传二改,禁止其他平台发布。

是做给自己纪念这篇文的啦

可以背景,可以刻章,要注明素材来源,禁止二传二改,禁止其他平台发布。

Nekon-niko

又摸一个情头hhh

奶奶的狼崽~

书还没看完 太好看了 所以慢慢看

又摸一个情头hhh

奶奶的狼崽~

书还没看完 太好看了 所以慢慢看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