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沈放

377浏览    10参与
清莳

《不思量》第一章

       *ooc预警,私设属于我。

       *小电影:抢来的新娘×错嫁

  *设定:上尉肖子韩×账房先生沈放

  *原来的女主子涵没有出场,孟书南后期出场。

        *超级冷的cp,结局是BE!算是灵感来了之后的小故事吧。

  丰城,南靶场。

  此时正值寒冬,北风肃杀,飞雪连天。偶尔传来的几声枪响惊动了林间飞鸟,鸟儿猛然抖擞一身落雪,仓皇飞离。

 ...

       *ooc预警,私设属于我。

       *小电影:抢来的新娘×错嫁

  *设定:上尉肖子韩×账房先生沈放

  *原来的女主子涵没有出场,孟书南后期出场。

        *超级冷的cp,结局是BE!算是灵感来了之后的小故事吧。





  丰城,南靶场。

  此时正值寒冬,北风肃杀,飞雪连天。偶尔传来的几声枪响惊动了林间飞鸟,鸟儿猛然抖擞一身落雪,仓皇飞离。

  在不远处的空旷田野上,一群人将场地围住。

  场地上,肖子韩和应震天都拿着枪。肖子韩穿着深蓝色的紧身军装,黑色军靴铮亮如光。肃杀的眼神,硬朗的轮廓,英毅潇洒。不论在何处,他总是一如既往地显眼出色。

  应震天散漫地拿着枪在手上把玩着,看起来胜券在握。

  肖子韩摘去帽子,轻轻地放在了身后的桌子上。他的目光严肃又认真,随后从容地从腰间拿出枪,微微眯起眼,轻松地爆破了远处桌上的酒瓶。

  弹无虚发,十发十中。

  “早闻肖上尉有百步穿杨之技,今日看来的确名不虚传。”应震天叹服道。

  “该将军了。”肖子韩没有将他的话放在心上,面无表情地收起手中的枪,向后退开几小步。

  “将军加油!将军,将军!”身后的应家女眷在后面挥舞着手绢呼喊着。

  肖子韩在身后找了一张椅子坐下,不紧不慢地端起一杯茶,递到唇边吹了吹。

  “砰,砰,砰!”伴随着枪口的硝烟,和酒瓶的爆裂声,身后的呼喊声更加震耳。

  “将军!将军好棒!”女人们显得激动不已,应震天回头朝着她们笑了笑。可是没等她们开心多久,应震天的枪法有失一点偏颇,打到了桌子上。

  肖子韩品了口茶,气定神闲,依然是面无表情。

  “将军有这七房姨太太,当真是艳福不浅。”肖子韩调侃道。他放下茶,缓缓站起身来。

  “肖上尉若是喜欢,我大可以送给你。府上还有很多美妾。”应震天有些懊恼地收起枪,嘴上的话不那么中听。

  肖子韩冷哼一声,道:“这艳福我可消受不起,再说了,这些我也看不上眼。”

  “你…”应震天气极。

  肖子韩拿过帽子,稳稳地戴上。淡淡道:“昨晚我军大获全胜,明日一早还要乘胜追击,再和将军相处下去,怕耽误了时辰。”

  “那些俘虏是无辜的,肖上尉你看…”应震天极不情愿地放缓了语气。

  “愿赌服输,应将军你说呢?”肖子韩轻笑一声,背过身去,谢绝送客的意思不言而喻。

  结束一切后的肖子韩回了军营,这时候,有一个士兵未曾敲门就闯了进来:“肖上尉,那些俘虏怎么处置?”

  “全部杀了,一个不留。这种小事还用我说吗?”肖子韩倚靠在长椅上,狭长的眼微微眯起,继续低头擦拭着手中的枪。

  冷血政策,雷霆手段,是他一向贯行的方法。肖子韩深知,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

  士兵:“是否要向彭将军禀报战况?”

  “确保万无一失,不必了。”肖子韩回答道。

  一个月后,肖子韩率领的部队大获全胜,他快马加鞭地回了彭府。

  “彭将军呢?”他随手拉住一个刚要出门的仆人询问。

  仆人:“彭将军刚出发去了韩府。”

  肖子韩面色一冷,遂赶去了韩府。

  此时韩府,大门已开。

  “韩夫人,好久不见啊。”

  只见那男人穿着一件白色里衣,外面披着一件黑色皮大衣,裤子松松垮垮,正大腹便便地走来。他左拥右抱两位艳丽女郎,叼着烟斗,脸上是不羁的笑。

  “我这两位夫人,想来府上定制最新款式的旗袍。”彭将军拿下烟斗,用力搂过两位女郎,在她们脸上分别啵了几口。

  这时候的肖子韩也赶来了,甚至没来的及褪去军装。

  肖子韩微微俯身道:“义父。”

  彭将军:“子韩这次表现得很出色,果然没让我失望。”

  肖子韩淡淡一笑,道:“是义父教导有方。”

  彭将军十分满意地点了点头:“子韩啊,没什么事情的话,这几天你就呆在府上。义父今日和韩夫人还有话要说,你去处理自己的事情吧。”

  肖子韩了然地退开,他的确有私事要处理。他迫不及待地要去见他,那个他在战场上一直挂念着的人,沈放。

  肖子韩来到府里,看到了正在赏梅的韩笑笑,他上前问道:“笑笑,你沈大哥呢?”

  韩笑笑:“沈大哥刚出去了。”

  肖子韩:“去哪?”

  韩笑笑:“应该是去找汇丰堂的何老板了。”

  肖子韩按捺不住内心的喜悦,立刻赶去了凤祥绸缎庄。

  此时的沈放正在仓库检查着布匹,他皱着眉,喊住了还在一旁忙活的伙计。

  沈放摊开布匹,摸了摸,道“小虎子,这面料好像都受潮了。”

  小虎子拿过布匹一看,道:“屋檐漏了吧,昨天下雪来着。”

  沈放心下一惊,立刻去看其他布匹,果不其然都受潮了。

  “这批货不能出。”他斩钉截铁道。

  小虎子却不以为意,“掌柜的,这何老板都准备提货了。我们送过去,一会就干了,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

  “不行,受潮的面料干了以后就会变形,我们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沈放收起布匹,正色道:“事情我来处理。”

  沈放将情况如实地告诉了何老板,以让利一成的条件化解了尴尬。可没过多久,小虎子又火急火燎地跑了回来。

  沈放不解道:“怎么了?”

  小虎子:“大少爷又把柜上的钱拿走了,这次是我亲眼看到的,掌柜的你看这…?”

  “柜上少了的钱我会想办法补上,这件事千万不要说出去。”沈放叹了口气,为了顾全大局,他还是打算不予追究。

  他出了店门,打算回韩府一趟。

  肖子韩一眼就看到了在店门口的人。

  他此刻正穿着一身厚厚的青灰色长袄,脖颈处裹着一圈长长的纯白色围巾,在寒冬中呵了一口气,搓了搓手取暖。

  “沈放。”肖子韩朝着那人喊到,沈放抬眸望去,心里又惊又喜。

  沈放止不住嘴角扬起的笑,心头的阴霾在那一刻全都消散。肖子韩熟悉这里,拉过沈放的手,就带他去了平时呆的账房里。

  他心急地合上了门,一把将怀中的人抱的紧紧的。

  “这么多天了,有没有想我?”肖子韩喜不自禁地问道。

  沈放被他抱的有些喘不过气来,笑着回答:“想。”

  简简单单一个字,便让肖子韩的心像蜜糖般融化。

  “这些天有没有受伤?”沈放心里担心,肖子韩没有犹豫,忙不迭地扯下身上的军装。

  “你知道我一直都是冲在前面鼓舞士气的,受伤是不可避免的。”他的背后有几道已经结了痂的暗紫色刀疤,沈放心里难过,眉头皱了起来。

  肖子韩看出了他的忧虑,讨好似地往前凑了凑。

  “你亲亲我,我就不疼了。”肖子韩眨巴着眼睛,朝着沈放的身上靠了过去。

  平日里令人闻风丧胆的上尉,如今却撒娇般地靠在沈放身上。

  大风吹过,窗户开了,有飞雪向里面灌了进来。

  “万一被人看到了,怎么办。”沈放有些紧张地看着那扇小窗。

  “谁敢,我剜了他的眼睛。”肖子韩故作愤怒,却在看到沈放惊恐的表情后,转而变成了浅笑。

  “嗯,就亲这里。”肖子韩点了点自己的侧脸。

  “……”

  沈放犹豫不决,迟迟没有动作,肖子韩不满地撇了撇嘴。他一侧身,揽腰抱住了沈放,将桌子上的东西随手扫落,就将他推倒在了柜台的长桌上。

  “唔…”沈放没反应过来,下意识地拉住了肖子韩的手臂。肖子韩不由分说便吻了上去,沈放伸出手轻轻推他,肖子韩纹丝不动,待到将人吻的七荤八素后才恋恋不舍地松开。

  沈放:“你怎么这样…”

  肖子韩的眸子亮亮的,他抿唇一笑道:“怎么,你不喜欢这样的。”

  沈放闭嘴不再说话,他撑起身来,面色微红,他是说不过他的。

  “天气凉,你又怕冷,我托人买了一些锡兰红茶,给你去去寒。”肖子韩看着沈放微红的脸,白里透红的样子,实在是好看的紧。

  沈放:“不用那么麻烦的。”

  话未说完,肖子韩又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金镯子,便要给沈放戴上。

  “我今后可是要娶你的,这是我给你的一点礼物。”肖子韩的话不容拒绝。

  “太贵重了,我不要。”沈放依旧在拒绝。

  肖子韩:“我的东西就是你的,你是我媳妇!”

  “你小声点。”沈放吓了一跳,立马制止。

  “沈放,是肖子韩的……”肖子韩还未说完话,沈放就着急地捂住了他的嘴巴。

  肖子韩眉眼一弯,握住了沈放的手。

  “怎么这样啊,什么都不让人说。”肖子韩笑出声来,“我想你想的紧,我想…”肖子韩搂住沈放精瘦的腰,脱掉了那碍眼的围巾,往他的脖子处蹭了蹭,然后温柔地吻了上去,他想要他了。

  “嗯,你别…”沈放的耳根已然一片通红。

  “我就是想你了。”肖子韩在那雪白的脖颈处留下了一连串的吻痕。

  “账房还有事,不行…”沈放紧张地推了推肖子韩。

  “你总是有那么多的理由,罢了,这次先放过你。”肖子韩伸出手,轻轻地刮了刮沈放的鼻尖,他懂得适可而止,毕竟自己可不舍得让沈放真的生气。

  沈放戴上围巾后便匆匆离开了,抵不过肖子韩的软磨硬泡,他还是收起了那副镯子,裹在衣服里好好藏了起来。

TBC.


做你一辈子的小山楂

小脑斧沈放×小野喵余罪

全文1800字+        ooc算我的


————————正文——————————


灰蒙蒙的天时不时淅淅沥沥的滴落几滴雨,洞里刚睡醒的小老虎眨巴眨巴大眼睛,懒懒的伸长爪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其实说是小老虎也不怎么小了,已经快三岁了呢,刚刚离开妈妈开始独自生活。想到这里,小老虎一下子站起来,准备出去自己找吃的。


小老虎名字叫做沈放,有点和兄弟姐妹们不一样,总是有着自己稀奇古怪的想法,偶尔也会遭到嘲笑。


沈放出去没多久,就看到一只浑身脏兮兮的野猫蹲在一个兔子洞口抓兔子,沈放看着怪好玩儿,紧接着一...

全文1800字+        ooc算我的


————————正文——————————



灰蒙蒙的天时不时淅淅沥沥的滴落几滴雨,洞里刚睡醒的小老虎眨巴眨巴大眼睛,懒懒的伸长爪子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其实说是小老虎也不怎么小了,已经快三岁了呢,刚刚离开妈妈开始独自生活。想到这里,小老虎一下子站起来,准备出去自己找吃的。


小老虎名字叫做沈放,有点和兄弟姐妹们不一样,总是有着自己稀奇古怪的想法,偶尔也会遭到嘲笑。


沈放出去没多久,就看到一只浑身脏兮兮的野猫蹲在一个兔子洞口抓兔子,沈放看着怪好玩儿,紧接着一跃而起把野猫按在了爪子下。


已经饿了两三天的余罪稀里糊涂的就成为了沈放的掌下之物,被一口叼回了洞中。余罪瞪大闪着绿光的大眼睛惊恐的看着沈放,浑身战栗。


沈放也不急于吃掉这只小野猫,他记得妈妈教自己捕猎的时候猎物们被抓住都是惨叫一声接着就被虎牙撕碎。


可是这只小野猫除了惊恐的看自己再没有其他表示,不禁玩儿心大起。


“喂,小野猫,你怎么不叫,不害怕我吃掉你吗?”


“妈妈说过,男子汉大丈夫要勇敢,吃就吃,我不叫!”


余罪惊恐的眼神被坚定取代,颤抖的小身子也渐渐的缓和了下来。


沈放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猎物”,瞬间被余罪的回答逗乐了。


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余罪往地上一趴,眼睛一闭,尾巴还顺势缩了回来。沈放好笑的趴在他对面,睁着眼睛看着面前这只小野猫。


想象中的痛感没有袭来,余罪疑惑的一睁眼,看到面前放大了无数倍的虎头,吓得一个激灵蹦了起来,全身的毛都炸开像一只小刺猬。


沈放伸出爪子一把按住炸毛猫,惹得余罪“喵呜”叫了一声。沈放仔细的检查了一下余罪的身体才发现刚刚下嘴重了,余罪被自己咬破受了伤。


“你为什么不吃我?”余罪满脸戒备的问道。


“瘦不拉几的还那么脏,等我养肥了再吃。”沈放好笑的看看面前的小野猫,却在思索着到哪里再弄点吃的,小野猫再不吃饭或许会被饿死。


有了!沈放又一次叼住小野猫,力道轻了很多,余罪吓得一动不动,任凭沈放一把把他甩到自己身上。


外面的雨渐渐停了,整个世界都是泥土混杂着树叶的芳香,余罪待在沈放背上一脸疑惑的被沈放带着走远了。


“喂,小野猫,我叫沈放,你叫什么名字?”


听到小老虎问自己的名字,余罪满脸疑惑,却还是诚实答道“我叫余罪。”


突然,在沈放背上的余罪看到了树林里缓慢行动的天敌,一只半大的猎豹,正悄悄地向着那边一只刚断奶的小羊羔靠近。


余罪吓得气息都有点紊乱,他知道这边很危险,从来没有靠近过,要不是在沈放背上,保不准他早就一命呜呼了。


沈放?想起沈放,余罪看看自己脚下漂亮的虎皮,自己落在沈放手里不照样完蛋吗?可是一种莫名的心安又是什么情况。


沈放带着余罪到了河边,果然下雨溪水会涨,岸上躺着两条倒霉的鱼扑腾着身体想要游回水里。看着岸上的鱼,余罪馋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


沈放走过去叼起一条鱼一转身甩给背上的余罪,余罪下意识的接住,然后沈放叼起另一条沿着来时的路返了回去。余罪感到更奇怪了。


余罪其实有好多疑问的,但是看到远处林间露出来毛茸茸的豹耳时那些疑问就被吓回去了。这里有鱼,有食物,可是天敌太多余罪是从来都不敢踏足的。


不但不敢,连想象的勇气都没有。


回到洞中,沈放趴在地上,把无辜的鱼往地上一扔“下来!”余罪乖乖的从沈放背上跳下去。


“喏,鱼,快点吃吧!”


余罪一动不动。


余罪突然想起来沈放说的“把你养肥了再吃”,不能吃,不能吃,吃胖了就没命了……


“啥?吃胖了就没命了?”听到沈放的话,余罪才意识到自己不小心把心里的想法说了出来,顿时囧的想逃离这里。


沈放突然想起来之前跟余罪说的那句话,笑的在地上打滚。余罪一脸黑线的看着地上的沈放,更加想逃离这里。


笑够了,沈放爬起来伸出一只爪子拍拍余罪的脑袋,拍的余罪又炸起一身毛。


“我跟你开玩笑的你也信啊!放心我不吃你,你受伤了赶紧吃点东西,我以后保护你还不行吗?”余罪听着沈放的解释,眼眶一阵酸。


自从妈妈为了救自己牺牲后,就再也没有得到过温暖。不管面前这只老虎是想要吃自己还是真的保护自己,余罪都是心甘情愿的。


想到这,余罪一口咬住面前的鱼,“喵呜喵呜”的大口吃了起来。边吃边招呼“沈放你也赶紧吃,好香~”


沈放好笑的看着面前的小野猫,自己本来就不饿,而且老虎不怎么喜欢吃鱼,所以两条鱼都是余罪一个人(不对)一只猫的。


余罪吃饱了,惬意的伸了个懒腰,先前的拘束慢慢的消散,主动走到沈放身边拿脑袋拱拱沈放的脖子,压着沈放粗壮的前爪就睡着了。


沈放莫名的开心,反正他一只老虎也挺孤单的,养着这么一只小野猫真的很不错。想着想着,用爪子把余罪搂的更紧了点,也悄然睡去。


一个月后,整片树林里的小动物们都知道,有一只小野猫,由百兽之王罩着,谁敢惹他就是与整个森林作对……


云玩

远大前程1

        梅城孤儿院院长赵一凯正等在梅城福利局办公室外面。

        福利局全称社会保障福利局,现任局长沈焕勤年富力强,他正在审核战后被营救来到梅城的基因人幼孩资料。

        “《血玉咒》,周玉白,我看看,周市长家里还能添上他。《宝藏寻踪》上官云峰,这个孩子只怕以后了不得了,《胭脂劫》叶藏,《深闺疑云》肖依然,《白狐仙》?这个余一鸿是...

        梅城孤儿院院长赵一凯正等在梅城福利局办公室外面。

        福利局全称社会保障福利局,现任局长沈焕勤年富力强,他正在审核战后被营救来到梅城的基因人幼孩资料。

        “《血玉咒》,周玉白,我看看,周市长家里还能添上他。《宝藏寻踪》上官云峰,这个孩子只怕以后了不得了,《胭脂劫》叶藏,《深闺疑云》肖依然,《白狐仙》?这个余一鸿是不是密宗忘了,漏掉的?《绅士大盗 》吴旭东,这个孩子姓吴呐,上个月我们梅城孤儿院接受的一个孩子也是姓吴,叫什么来着?哦哦,吴凡!《猎野人 》的野人?这孩子剃毛了没?诶?又一个姓吴的?吴邪? 《盗墓笔记·重启》的?名字有意思,天真无邪嘛!《再生缘》阮应,这个“白菜”是他的绰号吗?《血色深宅》薛自牧,不是我说,看看这些资料,你以后有得忙咯!《错嫁》沈放,本家呀?是不是我们家养?《刺妃 》叶凡,这个也是仿古实验的吧,《深闺疑云》何天瑜,我老同学何家盛有个集团,他妥了。《杀机四伏 》谭帏,这个丢给谭宗明没跑儿了!还有两个:《朵儿的战争》麦禾,《偷窥者》江心白,我想想啊,想想。”

         时间雕刻师居一龙看着按摩头部的沈焕勤,这些孩子其实和沈局长没有关系。开始他还想着都送到孤儿院对于这些孩子的利弊,但是一个不相干的政府工作者都为这些孩子绞尽脑汁,他和他们同源,不该做得更多吗?

        “不用收那么多。”

         “嗯?”沈焕勤抬头看着这个将要接手记忆资料的神秘来客。密宗的人和他们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区别。

        “我会联络老九门吴家,请他们收下吴旭东和吴邪,梅城上个月接收的吴凡也一起吧。”

        “梅城孤儿院可以......”

        “不用,上个城市我只送出了金铁心和宫铁心,梅城接收的孩子最好别超过五个。”

         “安全方面你可以放心,我们能够,”沈焕勤苦笑一下,“好吧。”

        “叶藏和叶凡我送到叶家去,阮应去阮星竹那里,阮晓珠和阮紫迩有个哥哥保护也不错。”居一龙也想了些人,“周玉白托给周明,上官云峰托给上官婉儿,剩下的五个,交给梅城了。”

        “你已经想好了,那梅城就只收麦禾,江心白,肖依然,沈放,余一鸿。资料给你。”

        “再会。”简短告别后,居一龙迅速离开,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办。

黑猫
我爱兄弟情🙈🙈这对cp我站...

我爱兄弟情🙈🙈这对cp我站了🤣🤣👌👌

我爱兄弟情🙈🙈这对cp我站了🤣🤣👌👌

芸香科的劳斯叽
《错嫁》好惨一男的😭

《错嫁》好惨一男的😭

《错嫁》好惨一男的😭

观火.

没有人站年上🐴

枯辽☹️

没有人站年上🐴

枯辽☹️

香辣榴莲干

第一案【兄弟情】01

【伪悬疑、伪烧脑,希望不被你们打脸,可以猜猜谁是凶手,欢迎以及希望大家能多多互动,帮助我完善逻辑。目前是准备用几个案件组成。会尽量不组CP,爱情向的东西不会很多。】


靳非鱼刚进办公室,正准备跟肖子韩汇报,只见肖子韩捂着肚子就往外冲,两只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老大,有案子。”

“一会再说,现在就是天塌下来也让我先解决大事再说!”靳非鱼看着肖子韩的样子就知道,准是胡乱吃路边摊,又拉肚子了。他无奈的摇摇头,坐下等。


过了一会,肖子韩一脸畅快的溜达回来,“又出什么案子了?”进门就看见一脸苦大仇深的靳非鱼坐在那发呆。靳非鱼正在愣神,猛地被肖子韩问起,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呆...

【伪悬疑、伪烧脑,希望不被你们打脸,可以猜猜谁是凶手,欢迎以及希望大家能多多互动,帮助我完善逻辑。目前是准备用几个案件组成。会尽量不组CP,爱情向的东西不会很多。】


靳非鱼刚进办公室,正准备跟肖子韩汇报,只见肖子韩捂着肚子就往外冲,两只眉毛都快拧在一起了。“老大,有案子。”

“一会再说,现在就是天塌下来也让我先解决大事再说!”靳非鱼看着肖子韩的样子就知道,准是胡乱吃路边摊,又拉肚子了。他无奈的摇摇头,坐下等。

 

过了一会,肖子韩一脸畅快的溜达回来,“又出什么案子了?”进门就看见一脸苦大仇深的靳非鱼坐在那发呆。靳非鱼正在愣神,猛地被肖子韩问起,一时没反应过来,啊了一声,呆呆的看着肖子韩。

 

“七秒的记忆对你来说都是在夸你!你刚才说有案子,是什么情况?”肖子韩瞪了靳非鱼一眼,这孩子为了配合自己的名字,记性是出了名的差,甭管多大事,基本上都是转脸就忘。

 

“啊!案子啊!对,地鑫小区昨天发生一起凶杀案,死者是一名46岁的中国籍男子…”靳非鱼恍然大悟的想起来,刚才准备跟肖子韩汇报的事情。

 

“小区内部发生的?怎么发现的?谁报的案?”肖子韩打断了靳非鱼的机械性汇报,拿起桌上的喉糖,倒了一颗扔进嘴里,一边嚼一边问。他最近在戒烟,所以吃糖吃的比较凶。

 

“没有,是凶手自己报的案,他来自首的。”

“咳咳咳,什么?昨天杀了人,今天就来自首?什么情况?人呢?”肖子韩一口糖呛到嗓子眼,瞬间润喉糖的薄荷味直窜到鼻腔,辣的他眼泪都出来了。

“审讯室呢!”

“现场呢?去了吗?”

“这不等您呢吗!”

“宫铁心呢?”

“已经在车上等着了。”

“还坐在那干嘛?赶紧走啊!”肖子韩时常觉得靳非鱼脑子不太好,总是反应慢半拍。他皱着眉在心里叹了口气,谁叫人家是皇亲国戚呢,好好伺候着吧!

 

这靳非鱼是原老局长的外孙,孩子人其实不错,只是可能不太适合做警察,奈何小伙子一心想向外公那样做人民公仆,勉强警校毕业就分配到肖子韩手里了。肖子韩跟现任局长周玉白说过很多次,让靳非鱼下一线,做做后勤、行政不是挺好吗?!可惜,次次无果。

 

匆忙穿好外套的肖子韩,大步向停车场走着,突然想起什么,又回头,杀进办公室把桌上的抽纸一顿猛抽,裹了一大团,塞进皮夹克,这才安心的拍拍口袋,追了出来。

 

肖子韩上了车就看到宫铁心冷着一张脸,一言不发的坐在后座,他习惯性的准备坐到驾驶位,又停住,想了想,还是转身做到了副驾驶的位置。肖子韩一边系安全带一边对宫铁心说:“铁块,给我开点止泻药吧!”

 

“我是个法医,只跟死人打交道。”宫铁心说话也是异常平稳,丝毫听不出他的情绪变化。

“这叫什么话?你现在就在跟一个大活人说话!”

“警局每个月给你缴足五险一金,药房刷医保卡不用你掏钱。”

“医保卡里的钱就不是钱了吗?”

宫铁心不再接话,他实在懒得跟这只铁公鸡浪费唇舌。“要不,一会你把医保卡借我去刷一下?我这出门急,没带。”肖子韩不死心的又说了句,宫铁心干脆闭上眼睛,连看都不再看他。

 

这时,靳非鱼拿着一个文件夹走了过来。“你干嘛去了?”肖子韩不耐烦的问。

“我把早上同事的谈话记录拿上了,我怕一会会用到。”靳非鱼说着话,看到肖子韩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就这么楞在车旁边,不知道自己是去驾驶位还是去宫铁心旁边。

 

“愣着干什么?我拉肚子拉的腿发软,还让我开车吗?踩不动刹车,你们都得跟着我完蛋。今天你开车,赶紧出发!”肖子韩一边说着一边又开始揉起肚子,好像这事就不能提,他刚才还好好的,这会又有些不对劲了。

“老大,要不一会我找个药店给你买点药吧?”靳非鱼看着肖子韩的样子,有些不忍心。

“那你赶紧去找药店啊!”肖子韩把头瞥向窗外,心里暗暗窃喜。

 

在肖子韩火急火燎的催促下,靳非鱼生平第一次在市区,把车开出80码的速度。到达案发现场,宫铁心立刻找到尸体开始工作,靳非鱼站在一旁惊魂未定的擦着冷汗。至于肖子韩,第一时间冲进了隔壁邻居家的厕所。

 

解决完生理问题,肖子韩一脸轻松的蹲到宫铁心的身边,“铁块,怎么样?”看到一个中年男子倒在客厅,腹部有明显的刀伤。“被捅死的?”

“恩,初步判定是这样的,应该是一刀致命。不过什么深仇大恨,又捅了好几刀才罢休?”宫铁心起身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望向靳非鱼。

 

靳非鱼还沉浸在刚才的极速飞车,一时没缓过神,突然发现宫铁心跟肖子韩都看着自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好茫然的回望着他们。

“口供!”肖子韩叹了口气,无奈的摇摇头。

 

“哦哦!”靳非鱼慌忙的翻着手里的文件,“死者名叫沈放,46岁,昨天晚上跟自己的儿子沈巍,也就是投案自首的那个孩子,发生了争执,沈巍失误捅死了自己的父亲…”靳非鱼一边转述着口供,一边想着刚才肖子韩的神情,他心里难过极了,说着说着,眼眶居然红了,他赶忙转过头偷偷把眼泪擦掉。

 

其实很怕看到肖子韩这种失望的表情,他宁愿肖子韩说他、骂他。可是,他对自己也非常失望,他天生记性差,现在更是因为健忘经常出错,其实他已经在努力练习增强记忆力,那些什么空间记忆法、图表记忆法、连锁记忆法等等,他几乎全都尝试过,效果不是没有,只是非常小,特别是现在跟着肖子韩跑一线,根本不够。

 

“恩,目前来看,基本和口供一致。只是有一个问题,凶器,就是捅死沈放的那把水果刀不在案发现场。”宫铁心听着靳非鱼的话,一边点头一边看向肖子韩。

 

“凶器不在案发现场,一般都是想毁灭证据,那这个沈巍又为什么会来自首?走,回去会会他。”肖子韩一边摸着下巴,一边自言自语的思考着。他习惯性的准备从口袋里掏烟,以辅助大脑思考,发现口袋空空如也,才想起来自己正在戒烟,可这出门太急,他也没拿喉糖。这会有些犯烟瘾,他摸了摸鼻子、又清了清嗓子,想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靳非鱼看到肖子韩的小动作,知道肖子韩这是犯烟瘾了,他急忙从背包里翻出一根棒棒糖,略显谄媚的递给肖子韩。肖子韩看到靳非鱼递过来的棒棒糖,冲靳非鱼翻了个白眼:“我又不是小孩!去去去!”顺手就把靳非鱼递糖过来的手给推开。

 

靳非鱼也不恼,仍是笑着又递了过去,肖子韩这会正犯着烟瘾,又是一阵刻意的清嗓子,看到这棒棒糖,想了想还是接了过来,三下五除二的就给嚼完了。“真TM腻人!”吃完他还吐槽一句。


星里里

沈巍x沈放

*或者这对可以叫双沈?
*可能全网唯一沈放亲妈求求大家去看他的cut!我们小老板会做生意又长得好看还是个乖仔!

————
沈巍向来是避世着生活的,不与周围人过多交流,但未想过会把一个孩子带在身边。

他住的那一条街起了大火,一条街房子连着的都烧了个干净,有的人家还添了伤亡。
孩子在烧成灰烬的家前面哀哀的哭,问及家中情况,竟只剩下了他一个。

几岁的孩子在这世上孤苦无依,他实在不忍——又与他同姓,许是有缘吧。

沈巍这样想着,把他带了回去。因着缘分,沈巍置办了宅子请了仆人,教养小孩他能给就要给最好的。

沈放就成了沈家的小少爷。
————
十多年过去了,当初哭花脸的小孩子已经成了清俊的少年...

沈巍x沈放

*或者这对可以叫双沈?
*可能全网唯一沈放亲妈求求大家去看他的cut!我们小老板会做生意又长得好看还是个乖仔!

————
沈巍向来是避世着生活的,不与周围人过多交流,但未想过会把一个孩子带在身边。

他住的那一条街起了大火,一条街房子连着的都烧了个干净,有的人家还添了伤亡。
孩子在烧成灰烬的家前面哀哀的哭,问及家中情况,竟只剩下了他一个。

几岁的孩子在这世上孤苦无依,他实在不忍——又与他同姓,许是有缘吧。

沈巍这样想着,把他带了回去。因着缘分,沈巍置办了宅子请了仆人,教养小孩他能给就要给最好的。

沈放就成了沈家的小少爷。
————
十多年过去了,当初哭花脸的小孩子已经成了清俊的少年人。

沈巍有做些小生意维持着人间生计,现全权交给他去打理了,沈放性子稳又有些手段,竟是比以前还要多赚回三分利来。

商铺生意做的红火人又长得好,媒人每日都来要踏破沈家的门槛,多少姑娘都盼着跟沈家结亲。但沈放的亲事就是迟迟定不下来。

沈巍是觉得自己不能永远陪着他的,沈放还是要成家立业,跟别人平平安安过一辈子。

但是沈放总是推脱着,沈巍想弄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知道这十多年您相貌都未变,不是普通人的。”

“就当我是报恩行吗?我能……”少年人委委屈屈的咬着下唇,眼里一片水汽,“我能永远陪在您身边吗?”

罢了,自己养大的孩子,怎么忍心说不呢。

星里里
有人想搞沈放吗,可怜弱小但好看...

有人想搞沈放吗,可怜弱小但好看的账房先生
有点自卑懦弱,如果对他有恩那简直不能再好了,可以胁迫他跟你在一起,什么都听你的!

有人想搞沈放吗,可怜弱小但好看的账房先生
有点自卑懦弱,如果对他有恩那简直不能再好了,可以胁迫他跟你在一起,什么都听你的!

____♬^你可以叫我Q呢

致岁月迢迢·小记

  赵一玫消失了。

  什么也没留下。

  姜河与何惜惜倒是留下了一句:“沈放,这是你的报应。”

  沈钊倾尽全力,却只得到一句:“沈叔,我与你再无法律上的关系了。望珍重。”

  她会去哪里?雪季的阿尔卑斯?回旧金山?还是,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

  都不会。

  没那么容易找到,这是沈放的报应,在报应结束前,他得认命。


  沈放随部队到苏丹执行撤侨任务。

  这年四月,他见到了赵一玫。

  她在苏丹?她不是最怕热吗?

  闷热的风拂过。

  他忽然...

  赵一玫消失了。

  什么也没留下。

  姜河与何惜惜倒是留下了一句:“沈放,这是你的报应。”

  沈钊倾尽全力,却只得到一句:“沈叔,我与你再无法律上的关系了。望珍重。”

  她会去哪里?雪季的阿尔卑斯?回旧金山?还是,世界的尽头,乌斯怀亚?

  都不会。

  没那么容易找到,这是沈放的报应,在报应结束前,他得认命。


  沈放随部队到苏丹执行撤侨任务。

  这年四月,他见到了赵一玫。

  她在苏丹?她不是最怕热吗?

  闷热的风拂过。

  他忽然想到,原来年少时丢失的那本《夜航西飞》,是她偷的。

  “赵一玫,为什么是你。”

  “沈放,一直都是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