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沈清湫

8浏览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09-15 00:47
李雁门

【冰秋】·一枕黄粱(壹)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沈清秋睁开眼时,只觉身下床板硌人腰疼,伸手将自己撑坐起来,四下相顾,屋里陈设普通像是寻常旅店。 窗外不知名的杂毛鸟儿啁啾一步扑棱棱飞走了,沈清秋又抬手推窗向外看去,但见金乌西沉,路人多有晚归倦色,一派普通烟气息。

      门”吱呀“开了,沈...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沈清秋睁开眼时,只觉身下床板硌人腰疼,伸手将自己撑坐起来,四下相顾,屋里陈设普通像是寻常旅店。 窗外不知名的杂毛鸟儿啁啾一步扑棱棱飞走了,沈清秋又抬手推窗向外看去,但见金乌西沉,路人多有晚归倦色,一派普通烟气息。

      门”吱呀“开了,沈清秋扭头去看,登时觉得自己这晚年养老静看红尘的平和心态,叫人举起花岗岩一撒手砸了下去,砸了个地动山摇,碎了个风摇雨坠。

      哦哦哦哦白花洛你不要太迷人!!!

      一身普通清静峰却叫他穿的翩翩出尘,唇红齿白,眉眼俊朗,一派朝气蓬勃的少年气。见到沈清秋,微一愣怔,便立即埋首行礼,恭恭敬敬道:“师尊。”

[系统:叮咚!恭喜贵方开启《仙姝峰的那些事》剧情]

      沈清秋的目光摹过他的眉梢眼角,知道这是如假包换的小白花洛冰河,根正苗红的种马男主。

      现下沈清秋正处在姊妹文《仙姝峰的那些事》的剧情里,按照设定,现在的洛冰河尚且未掉过无间深渊,师尊亦是那个原装货。

      前段时日山下有貌美少女频频失踪,派了仙姝峰上几位师姐妹去查探,谁知竟一去无返。

      于是清静峰主亲自去查看,顺带捎上了洛冰河。

      仙子貌美,救美之事,万死难辞;捎上洛冰河,则是说不准可以来个一石二鸟罢,不可不谓用心险昭。

      沈清秋对原装货反复分析,念此一节,愈加觉得洛冰河真是无知可怜小白花一朵,三分心酸,在眼里化作柔情了,温声道:“无需对师尊多礼。”

       洛冰河被师尊这一句拌蜜的语气弄愣了,抬头看见自己沐浴在一片慈祥的视线里,立即又把头低了下去,半晌才干巴巴道:“师,师尊找弟子什么事?”

     沈清秋维持着满面慈祥:“???”

     什么事?什么事?原装货找洛冰河什么事我他妈怎么知道。

      初见白花洛的愉悦叫人浇灭了些,沈清秋咳嗽一声装模作样道:“按照行程,还有几日才能到目的地?”

      “尚有……三日。”

      沈清秋只是拿这种毫无水平的狗屁问题打个掩护,听见洛冰河回答,便点了点头:“知道了……没事了,明日一早我们便出发。”

      洛冰河拘谨的应了一声,犹犹豫豫道:“弟子先退下了。”

      沈清秋不置可否。小白花低着头出去,又轻手轻脚的掩上门。沈清秋想起洛冰河曾经腆着脸找遍借口要同自己处在一屋内的模样,怅怅的叹口气,揉了揉眉心。

      这个时候的洛冰河……难办啊。

      按照飞机一贯的写文套路,洛冰河在接下来的时日里多灾多难,然后在终极boss之战里一番操作,成功赢得仙子姐姐青眼,作为在洛冰河掉入无间深渊前的糖,各种美貌仙子香艳场面少不了的。而沈清秋在这场副本里,就是要辅助洛冰河装X(?)成功,打赢boss,完成任务。

     沈清秋坐在床边思考了半晌接下来的对策,看着暮色逐渐四合,好久好久,又叹了一口气。

     伸手去端桌上的茶杯,却睨见一张被压着的纸,拿起仔细看时,但见字体雅秀,端端正正的记了些中药材。

      ……原装货写的?

      好吧,原来找洛冰河过来是为这些有的没的,虽不知何用,但谨慎为好,瞧一瞧天色,沈清秋一撩袖袍站起身——去药铺碰碰运气。

     他一路向西,运气好得很,尚有一家药铺的灯半亮不昏,沈清秋走进去,递出那张纸。铺里的伙计见他样貌打扮皆是上品,不敢怠慢,将药抓好包好了,恭恭敬敬道了句“仙师慢走”。

      沈清秋扫了几眼,认出几味伤药,便提起来出门去,原路返回了。

      抓药磨去了些时间,一路夜色更沉,只听得自已亦步亦趋的足音。 晚风习习,很肆意的从他的发间穿过。长街上不见人行,唯有头顶一轮明月高悬,银屑飞溅;拐过墙角,乍见一从自园中探出的白花,密密匝匝的压弯了枝,映亮了灰黛墙,月光如水般潺潺的从石阶上淌下来;阶上坐着个少年,把脸埋在臂弯里,肩头一耸一耸。

      沈清秋蓦然收住了脚,立在那花树下黛墙旁,嗅到了些带甜味的花香,愣愣的,瞧着那压抑哭声的少年。

      孤独的,无声的,在暗沉沉的夜色里丢盔弃甲。

ps:欢迎各位来扣我吖1839520969

李雁门

【冰秋】·一枕黄粱(叁)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眼见得情况愈糟,沈清秋尚可自卫,但要处处护着洛冰河明显落败下风。

     [系统:贵方无...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眼见得情况愈糟,沈清秋尚可自卫,但要处处护着洛冰河明显落败下风。

     [系统:贵方无法顺利应对任务,因处在副本当中,是否花费幸运值开启幸运模式?]

      沈清秋愣了,顾不得系统一贯坑你全家不眨眼的尿性,立即道:“开开开!”

      这时又有一堆齑粉从天而降,沈清秋下意识拿手去挡,不料麻痛却迟迟未至,反应过来,只道是系统终于肯救救孩子了,差点老泪纵横,想不到他渣反也有享受主角金身的一天!

      他本来便是害怕伤到洛冰河,此时一加金身,立即不再手忙脚乱,只拿身体护着洛冰河,觑到了喘 息的空。

      洛冰河却当他无力再抗,只顾死死护着自己,一颗心咚咚作响要跳出胸膛去,哪里再肯?立即反手要推开沈清秋,沈清秋经他一推之下,不知道如何同他解释,去扼他手腕,一推一拉,二人在地上滚作一团。一咬牙,沈清秋权当豁出去了,将洛冰河双手制住举过头顶按在地上,仍然不忘全身罩住他,这才看着洛冰河道:

      “你听我——”

      半句话,如鲠在喉。

      洛冰河自下而上的看着他,哭了。

      少年浑身都在发抖,看着他,那双很好看很好看的眼睛,积满了水,然后怔怔的,流出一滴来,毫无声息的划过脸庞。

      分明伤成那样都咬牙不作声,却在被沈清秋护得好好的时候,哭了。

      沈清秋手足无措,只加力扼住他的双腕,还不待解释清楚,却又听见杀千刀的系统——

     [系统:贵方的幸运值即将不足。]

      ???不是???

      一堆齑粉又在沈清秋耳旁绽开了。

     [系统:贵方的幸运值已透支,在本段剧情结束后将有惩罚。]

      ??系统你妈炸啦!!!

      已听不见那怪叫了,沈清秋吞一吞口水,想起上一次系统的惩罚是召来冰哥之后,茫然的向身下聚焦——

      脸上泪痕犹在,只是方才那纯良无害的表情灰飞烟灭了,洛冰河看着他,坦然的,无畏的——

      阴沉沉的。

      洛冰河甫一晃腕,沈清秋就原地起跳,火速挪到几丈外,拔下了插在树上的修雅。

       洛冰河坐起身,紧紧蹙着眉头:“现在,又是什么情况?”

       沈清秋也不知道怎么跟孩子解释,第一次,莫名其妙在梦境里被暴虐;第二次,拜读了《春山恨》,又亲眼看见他二人卿卿我我;第三次,恍若回到解放前,白花洛被沈清秋按在地上——

      你听我解释!刚才!有鸟,这么大,长了好多眼睛珠子,一碰就变成灰了,情况危机, 我迫不得已啊!!

      洛冰河忽的笑了起来,站起来,向沈清秋走过去,出手就要拿他手腕,沈清秋当然躲闪,洛冰河意识到这幅身躯灵力低微的可笑,但身手依然快的惊人,沈清秋方才徒手抓完山鸡,此时难以招架,却仍然不肯动用灵力伤他,拳影之后,洛冰河冲他肆意的勾起唇角;

      “你果然,心疼他的很呐。”

      打不过,沈清秋虚晃一招然后扭头就逃,只盼着耗过惩罚时间,洛冰河无法灵巧的动用灵力,只能紧紧的跟在他身后,委屈里却又有明显的笑音:“师尊不觉得,上次好生扫兴吗?”

      沈清秋不理他闷头狂奔,身后却忽然没了声音。

      卧槽,这林子诡异的紧,可别不是孩子无法动用灵力出什么事了!

      沈清秋脚步稍缓回头去看,怎料洛冰河忽的从斜后方擒住他的手腕,再一借力,历史重演般的,二人滚在地上,只是上下颠倒,沈清秋被扼住手腕了。

      冰哥得得意意的挑起眼角来:“有关我的事,师尊总是很愚钝。”

      沈清秋冷哼了一声,冰哥微微眯起眼睛,却不待再说一句话,便已神色变换,好似又成了另一个人。

李雁门

【冰秋】·一枕黄粱(伍)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沈清秋这番话,来的没头没脑莫名其妙,只是见洛冰河伤痕累累处处谨慎的狼狈模样,不由自己的吐出口来了。平心而论,说的时候他亦是十成十的真情,终归是脸皮薄,剖完心迹却又忍不住觉得,自己好似过头了。

        洛冰河别过脸去瞧着车外,忍不住偷偷挑着嘴角;沈清秋却在这厢冥想,突的...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沈清秋这番话,来的没头没脑莫名其妙,只是见洛冰河伤痕累累处处谨慎的狼狈模样,不由自己的吐出口来了。平心而论,说的时候他亦是十成十的真情,终归是脸皮薄,剖完心迹却又忍不住觉得,自己好似过头了。

        洛冰河别过脸去瞧着车外,忍不住偷偷挑着嘴角;沈清秋却在这厢冥想,突的马车晃了一晃,二人的双膝和放于膝上的手碰到一处去了。

        沈清秋怕吓得孩子又说什么弟子该死的话,刚想抽走手,抬头看见洛冰河只是愣愣看着自己,便冲他微微笑了笑表示无事,然后等着他慢慢挪开,僵直的别开脸。

         少年耳根红了。

——————

        之后一日,二人休整御创,一帆风顺,直至洛虬城——便是仙姝峰弟子失踪之地。

所谓洛虬,依洛川而居,取其”洛”字,是方风水宝地;多生精木怪树,是谓“虬”字。既遥遥望其城门威武而立,“洛虬”二字清晰可见。沈清秋望向洛水河,少年眉眼松动,面上已透出几分柔和欢欣来 :“弟子小时候,同母亲在这城中待过一段时日。”

       少年大抵就是如此,好似记性不好一般——你打一巴掌给个蜜枣,他就真的只顾甜味,将巴掌忘了;夸他一下,他便激动的满面通红,要大闹一场天宫给你看。沈清秋本以为洛冰河童年灰暗,只会郁郁相待,谁知他已如花般朝天开出笑脸来:

        “甚么三巷五街,弟子熟得很,能帮到师尊就好了。”

        甚么三巷五街呢,还不是在烈阳里蝉都叫不动的时候干些粗活,风雪里凿开冰将手浸进去搓洗粗布;春夏秋冬,青石为枕,风餐露宿,确实……熟的很罢。

        沈清秋只说:

        “好。”

        待他二人在城门前双双跃下剑,只瞧见城门口立着一少女,十六七模样,生的俏丽,双眸熠熠,穿着仙姝峰的弟子服盈盈而立,见了沈清秋,上前两步——当真是步步生莲,然后恭恭敬敬的一作礼。

        走近再看果然愈觉貌美,双颊生晕,朱唇翠眉,错不了,是洛冰河本期后宫最佳了。

        沈清秋心里已有个七七八八,却仍问了她姓名。

        答曰“苏眉”。

        照理来看没甚么错,根据原文,正是苏眉遭洛冰河舍命相救才许出芳心,此时此刻她出现在这里,倒是正常的很。

        那么仙姝峰弟子失踪一事又如何说起?沈清秋皱眉道:“前几日你们突然没了消息,甚至加急催信也毫无回音,这是怎么回事?”

        苏眉面露愧意:“前些天和师姐妹去查探那怪物,不料一被引入深山,兜兜转转,竟叫师姐妹们绕不出来,一连几日身处深山放不出消息,还好有惊无险,终是探出一条路来,一出山我们立即向苍穹派发信,想来是沈峰主正在路上,恰巧错过。”

        那诱走貌美少女的东西至今还未伏法,狡猾异常,竟连具体是甚么东西也尚不清楚,沈清秋洛冰河同苏眉一起入城,边走边问,掌握了些消息:

        一者,怪物老巢已被发现,只是事情棘手,仙姝峰弟子不敢贸然查看,只待前辈到来一同解决;二者,怪物只诱貌美少女;三者,怪物只在满月之时作乱,沈清秋奔此长途,可歇息两日,在满月之时将其一网打尽。

        说话间三人来到一所旅舍前,天色暗沉,苏眉道:“师姐妹们也都在此歇息,沈峰主也在这处休息两日罢。”

        沈清秋不是很在意环境如何,胡乱点了点头,苏眉便先回房了,见她离去,沈清秋意识到该顾及一下洛冰河,便问:“你觉得如何?”

        洛冰河还是那句话:“已经很好了。”

        两人于是一同入了旅舍,并肩拾级而上,怎料梯角忽转出一绯衫姑娘,风风火火迈下两步,沈清秋微微昂头,只瞧见翘头小绣鞋就这样踩住裙摆,姑娘表情微愕,摇摇摆摆的,朝洛冰河跌过去了。

        x!!!这该死的男主设定!

       想起洛冰河一条胳膊还留着伤,沈清秋下意识伸出手横在洛冰河前面,架住了姑娘,稍一使力,伤口就隐隐作痛,沈清秋忍住一句脏话,直觉一阵香风扑了满面,姑娘柔软乌泽的青丝,就勾在他肩上了。

         看着也太他妈刻意了,简直像生怕姑娘扑在洛冰河身上失了机会,沈清秋抢先做这个救美英雄了。

         姑娘髻上一对碧色珠花犹自在沈清秋脸侧微颤,发出了些细碎的叮叮声,绵绵不绝。

         完。一想起孩子心目中那个“表面不近美色实则流连百花”的形象,沈清秋汗流三千尺,却还不待立即撒手,洛冰河就猛的上前一步,握住姑娘皓腕,用力将其掀离沈清秋了。

李雁门

【冰秋】·一枕黄粱(陆)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姑娘吓了一跳,抬眼是洛冰河紧紧抿住的唇;很好看的少年,一笑必是万里春花攻陷水郭山村般的令人难挡,此刻却只是万里雪飘的昆仑顶——用漆黑的眸清清冷冷地盯着她。

沈清秋给看愣了。

怎么……这一本剧情走向……也不太正常起来了……

洛冰河扭过头来,昆仑顶融雪了,化成绵绵细雨,又把万里春花浇开了:“师尊,怎么样?”

“赶紧把人家姑娘放开。”沈清秋压低声道:“这像甚么话?”

他本想将声音放的更厉些,但一抬眸瞧见洛冰河神色,心就软了。...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姑娘吓了一跳,抬眼是洛冰河紧紧抿住的唇;很好看的少年,一笑必是万里春花攻陷水郭山村般的令人难挡,此刻却只是万里雪飘的昆仑顶——用漆黑的眸清清冷冷地盯着她。

沈清秋给看愣了。

怎么……这一本剧情走向……也不太正常起来了……

洛冰河扭过头来,昆仑顶融雪了,化成绵绵细雨,又把万里春花浇开了:“师尊,怎么样?”

“赶紧把人家姑娘放开。”沈清秋压低声道:“这像甚么话?”

他本想将声音放的更厉些,但一抬眸瞧见洛冰河神色,心就软了。

灼灼忧心不是假的,少年的心思在脸上分毫毕现。

洛冰河如梦初醒般立刻撤开了手,嗫嚅着,没声了。

那姑娘经此一惊二乍,又撞上一副师慈徒孝,这时才回过神,忙不迭道歉:“仙师对不起,我,我方才……”

论沈清秋的修为,这等伤口算不得大事,他又摆出招牌的微笑来,这句“无事”还不待脱口,洛冰河又上前一步,对着那姑娘厉声道:“我师尊受了伤,他不同你计较,我来替他说:这胳膊腕上,没几处是完好的,他好心扶你一把,痛的吃紧,脸色不是对你放的。”

那姑娘愕然,叫他这没头没脑的解释不知道说甚么,也不敢说甚么,福一福身,低头飞快走了,在沈清秋身旁,又低声一句“仙师抱歉”。

沈清秋不傻,知道洛冰河这一番话是为他说的,处处不拂了沈清秋和善于人的面子——于是自己都没发觉的,微微笑起来。

洛冰河回过头,沈清秋一秒正色,走到洛冰河前面,不让人瞧见他脸色,又春风得意的翘起嘴角。

他在前,洛冰河在后,一时无话直到房门口,灯已熄了大半,在昏昏走廊里,沈清秋突然感慨:“你还挺拽的。”冰哥就是冰哥。

洛冰河一怔,所有的气焰瞬间偃旗息鼓,立刻分辨道:“是她不留心,她,她……师尊受了伤,可别叫她误会师尊……”

呔?你的舌灿莲花呢?你的滔滔江水呢?

沈清秋笑着去看他,少年意识到沈清秋的玩笑话,红着脸,闭上嘴了。

——————

翌日早,日光灼灼破窗时,沈清秋犹自闷头而睡,几日颠簸过后,方是第一次心安理得的多赖一会儿。

洛冰河敲了敲门,沈清秋让人吵的有了些脾性,皱着眉道了句“进来”。

洛冰河推门进来,万万没想到师尊仍然卧身在床,进退两难了一会儿,又走到沈清秋床前,低了声音:“师尊?”

怕恼了他而又柔又低的声音,低眉顺目的绵软脾性。沈清秋似是多睡了一会便睡残了脑子,从善如流的,将手搭在人家手上坐起来,脑中还待想着,他那得意弟子,今天要做些甚么早点。

他腾出一只手去揉眉心,鼻尖没嗅到热气腾腾的点心的甜味,亦没有飒飒竹林的清香,清醒了些,朦朦胧胧抬眼去看——

面面相觑。

洛冰河自然不敢甩开他的手,却是明目张胆的红了耳朵。于是在这一片无话可说的寂静里,沈清秋又从善如流的下床,一阵风似的飘到铜镜前,淡淡定定的开始束发。

他为保命修出来的演技在眼下还有如此奇用,坦荡荡的背影,理所应当的从容。这幅好似甚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唬住了洛冰河。少年看着师尊撩起墨发,白皙的后颈和骨节分明的腕相得益彰。

皎皎月下玉。

不自觉的就蜷了蜷指尖,要说的话噎在喉间。

沈清秋束好发,又披衣束腕,那好看的后颈手腕,便通通瞧不见了。他默默上下打量确认没有不得体的地方,才握起扇柄敲敲手心,转过身淡淡道:“冰河,有事么?”

自然是有的,洛冰河点点头:“师尊,好不容易重回故地,中秋佳节,洛虬多的是灯市,”顿了顿,“弟子想去看看。”

放在以前,这种要求他是不敢提的。今非昔比,沈清秋连日迁就包容,他似乎是有那么一点点……持宠而娇罢。

沈清秋当然不说甚么,只是惊于竟又中秋。想起团团圆圆四个字,又念在副本里不受他那师兄师弟的待见,心酸了一瞬,对洛冰河道:“巧的很,为师也想了解本地风土人情,那便一起罢。”

李雁门

【冰秋】·一枕黄粱(贰)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洛冰河……”

     三个字,很自然的,就脱口而出了。

     沈清秋觉得,他说话是很轻的吧,在浮动的暗香里好似要掩人耳目般的几不可闻。

      掩住他的怜惜,他...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洛冰河……”

     三个字,很自然的,就脱口而出了。

     沈清秋觉得,他说话是很轻的吧,在浮动的暗香里好似要掩人耳目般的几不可闻。

      掩住他的怜惜,他的心酸,他多余的含糊不清的情愫。

      但是少年已如锋芒在背般的迅速立起身,八角灯发出橘黄色的光,雾一般笼在洛冰河脸上,两道泪度清晰的暴露在空气中,他急急一点头道“师尊”扭头便要走, 沈清秋心念一动,望向手中的伤药,高声喊住他:

      “洛冰河!”

      少年顿步,埋头欲盖弥彰的擦干泪,转过身来,不敢瞧沈清秋的眼睛,只杵在原地听他吩咐。

      沈清秋走上前去:“你受伤了么?”

      洛冰河垂着头默然。
    沈清秋微微苦笑起来,将药拎到他面前,柔声道:“倘若有什么事,放心同我说就好,”伸出手想揉一揉他,却又悻悻的收回来,只道:“从前在清静峰,为师难免严厉,此番下山唯我二人,你大可多依赖我一些。”

      ……好能扯。沈清秋觉得这话似乎说过了头,老脸红了红,几年恩怨能叫你一句“难免严厉”概括吗,话既已出,唯有更不要脸,他正打算再来两句鸡汤,洛冰河却犹犹豫豫的将药接过去了。

      鸡汤卡在喉咙里了,二人的神色在暗夜和昏灯之间看不真切,唯有沈清秋又温温柔柔道:

     “先回去休息罢。”

      于是他们并肩而行,到了旅店房间门口,沈清秋微微一笑示意他,然后转过身去,待要开门,洛冰河突然结结巴巴叫住了他:“师,师尊!”

     沈清秋回首沉默着等他的下文。

     他是很不会说话的,带着少年人的拘谨腼腆,抬起那双挟云裹雾的双眸,支支吾吾半晌,吐出一句:

      “师尊,好梦。”

      他像是还有别的话,张张嘴,却道不出个所以然,很尴尬的垂下眸。沈请秋却笑了,弯弯眼睛,像秋雁的羽毛落地无声:

      “好梦。”

——————

      清早二人洗漱完毕,事态尚未掌握清楚,情况紧急,便御剑而行,洛冰河虽已有配剑,却明显是很一般的品,沈清秋瞥了几眼,想起正阳,又幽幽叹了口气。

      真是造孽。

      待行到一方梭梭密林,但见古木参天,盘虬卧龙,横柯蔽日诡异的紧,沈清秋不敢放松,同洛冰河跃下佩剑。此处魔气难掩,不是善处,还是低调为好。

      二人且行且看,渐入林深处,只听得一只夜枭桀桀怪叫着扑入树中,顿时四周树木皆尽簌簌而动,传来婴儿似的啼哭尖叫,长长短短,凄厉骇人。

      修雅出鞘,迎面一只通体火红的鸟扑身飞下,说是鸟,乍看之下,竟然满面生了眼睛,大大小小挤在方寸之地上,叫人一阵发毛,黑色的喙泛着冷光,直取沈清秋眼睛。

      我X!长这么多眼睛还来抢别人的!

      修雅只是白光莹莹一闪,那鸟便被一分为二,又化齑粉落在地上,草木如同被烧焦般卷叶枯花。

      一只也罢,却不想四面八方处处神出鬼没的涌出好些这样的鸟来,沈清秋甩出一记灵力,突然想起洛冰河。

      糟了,他先前养的那只,资质过人又屡经正确的引导点拨,在这种情况下并不为惧,但这只可是基根一塌糊涂,沈清秋一时紧急忘了这茬,连忙扭头去看,洛冰河果然挂了彩,胳膊一条血痕凸起,嘴唇发白满头大汗,却犹自不出一声。

      少年经验不足,那柄品质极低的佩剑在这关键时刻竟仍与寻常兵刃无异,抬剑去挡迎面扑来的一只怪鸟时,鸟虽被挡得,那齑粉也要落得满脸满身了。

      一急之下,顾不得其他,沈清秋捏诀召剑,修雅直直而去,将怪鸟钉在一棵树上。

      洛冰河被凛凛剑气惊得愣了,沈清秋点足掠起,落在他身旁,渐觉灵力衰弱,只得如同捉山鸡般的肉搏,一番下来,难免胳膊流血,较之洛冰河,好不到哪去了。

ps:真的很感谢给我留言的宝贝(鞠躬)

看到了真的很感动  觉得码字好值得……

李雁门

月过三巡

(我也不知道我在搞啥,大概想表达一下冰妹的暗恋小心机(?)
(突然有灵感就写了)
(无意义百字文)

        洛冰河那么多次的等他夜半归来。
        偷偷扒在窗扉上,瞧着那人破月踏霜,在簌簌竹林里披青衣款款而归,他有的时候意气风发纤毫不染,更多时候却是满身血污抱剑踉跄。

        他走近了,洛冰河就闷头装睡,只听得有人轻轻的推门,轻轻的走进来,轻轻的掀起他的房门所...

(我也不知道我在搞啥,大概想表达一下冰妹的暗恋小心机(?)
(突然有灵感就写了)
(无意义百字文)

        洛冰河那么多次的等他夜半归来。
        偷偷扒在窗扉上,瞧着那人破月踏霜,在簌簌竹林里披青衣款款而归,他有的时候意气风发纤毫不染,更多时候却是满身血污抱剑踉跄。

        他走近了,洛冰河就闷头装睡,只听得有人轻轻的推门,轻轻的走进来,轻轻的掀起他的房门所挂的竹帘,随着那人手里的剑触地的一声金石闷响,空气浮起血腥味来,那满身污血的人盯着他装睡的背影半晌,又悄悄的退出去,自己处理了伤口,再轻轻的躺下,和衣而卧。

       

       如果空气里没有血味,洛冰河就故意踢乱了被子,沈清秋果然又轻轻走过来替他掖被子,少年得逞了,装模作样故作吃惊的醒过来,抓住沈清秋凉凉的护腕:师尊?

       向下滑,就是握冷剑却含柔的梅骨一般的手。

       他不愿破开沈清秋的外表刀枪不入的甲胄,故作撞见了他美好温柔的样子。

      

      太阳亮了,万事万物在日光下灼灼的,明亮的,新鲜美好的。

      
       洛冰河第二日醒来永远只能看见那个锐不可当的修雅剑沈清秋。

       柳清歌来了,很碍眼的,晃来晃去,憋了半晌:你昨天那一下伤的挺重?

       沈清秋就挑着眼角笑起来,又真又假:瞎说。

      
       无数个辗转的痛苦哽咽,都能让他憋在嘴里,咬碎了,咽下去。

       沈清秋这一招,洛冰河不愧为徒,学了十成十。

你是天上月,饮你如痴,不胜杯酌,月过三巡了。

李雁门

【冰秋】·一枕黄粱(肆)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沈清秋简直要仰天大笑了,被系统坑了这么久,好歹也摸出些门路来了,眼看时间要到劳资才敢放松放松,哪容你就这样轻轻松松抓住我了?

        只是这口得意还未...

*初次尝试同人文 垃圾文笔小学生剧情   多多指教

关于沈老师打《仙姝峰的那些事儿》副本的那些事儿,时间线在结局之后,沈老师打副本,遇到还未黑化但颇有戒心的白花冰。

处处防备的白花冰×面慈心软的沈老师

    

       沈清秋简直要仰天大笑了,被系统坑了这么久,好歹也摸出些门路来了,眼看时间要到劳资才敢放松放松,哪容你就这样轻轻松松抓住我了?

        只是这口得意还未吐出,眼前便有个更严峻的问题,他瞧着洛冰河——这干干净净一张白纸似的孩子,好歹生出些愧意来,却不想甫一晃腕,洛冰河就弹起来,火速挪到一边去了。

         ……这惊人的相似。

        沈清秋尴尴尬尬的坐起身,还未发声,洛冰河就迅捷无伦的扣身下去:“弟子万死!”

        沈清秋突然想到这倘若是他养的哪只,指不定要再扼着他,然后脑袋一晕,胳膊一抽筋,手一滑就结结实实砸个满怀,这才肯磨磨唧唧起来。

        “此鸟凶悍,蛊惑心智,你资历尚浅,想也难免,”沈清秋勉强倚着一棵树起身,歇了歇,又道:“此去不远便出得林子,我们便租辆马车,且休息一下,再论其他。”

        洛冰河低着头捡起丢在地上的那柄剑,毫无生气的黯淡剑身在战斗时无异于破铜烂铁,叫人看了难堪。这样耀泽人眼的少年,却佩这这样一柄“灵剑”。

       想起正阳出鞘时的灼灼五霞,沈清秋心里一 酸,洛冰河抬头对上他的目光,很勉强的笑道:“剑很好的,师尊为弟子挑的,弟子很欢喜,”哑了哑,又道,“只是弟子愚笨,至今没甚么建树,师尊……很失望罢?”

        他是很小心翼翼的左右瞧了瞧那剑,又还于腰间了,沈清秋垂下柔软的眼睫,颤了颤,说不出一句话来。

——————

        既出林,又租得马车,沈清秋同洛冰河一起进了车内,只是洛冰河拘谨万分,先是拼命拒绝,坐入车内时也是紧紧抿着嘴,目视前方,将腰板挺的直直的。

        渡了金漆的香炉里燃了松柏枝,烟气幽幽的飘出来,又盘绕而上,氤氲在空气里,沈清秋看着少年正襟危坐的模样,温声道:“为师替你上些药罢。”

        少年抬眼瞧他,有些惶恐的模样,踌躇半晌,还是点了点头。

        沈清秋掀起洛冰河的衣袖,少年随便便的绕了些固定药物的粗布,再掀,便是新伤旧痕。

        魔尊洛冰河自愈超强,自是没有这样的狼狈情况,瞧惯了他整个完完好好的样子,乍见这样的洛冰河,沈清秋不知如何安慰,只是下手愈轻。

        于是空气里又飘上些药味来,很苦的,洛冰河觉得是这苦味在让他几欲落泪罢。

       “很丢人,”他突然张口,“真的很丢人。”

        透过那幽幽柔柔的烟,少年的眉梢眼角似乎也被熏的温雅。

        “哭是这样没出息的事情,弟子也很没出息,那日在旅舍门口,让师尊见笑了,”顿了顿,洛冰河抬起眸来对沈清秋不自觉的加快语逐:“方才在林子里,师尊挡在弟子面前,那样肮脏险毒的东西, 师尊却以血肉相挡……弟,弟子不配 ,也不明白,师尊近两日对弟子太好太好……”

        他有那样多的话,那样的一腔感情,宛若陈的不知春秋的老酒,蒸得人眼眶发热胸口发烫。

        仿佛在母亲去世后,守着一灯如豆,偶尔春暖花开的时光亦随其远逝了。可如今却又在这狭室之中,开枝散叶。

        他是万万千千苍穹派弟子里的一个,无足轻重,甚至低人一等。他不是不委屈,不是不反抗,但是人世若有千钧,他便是一发之力——随时都要折了,断了。

        “人有七情六欲,生着几些时日,凡尘的金链玉锁,便环着你几些时日,在师尊面前流流眼泪,怎就是丢人的事?”沈清秋坦然道:“万事有变,为师虽没甚么资格叫你将过去一笔勾销,但是从今往后,便是要待你好,这些事情身为人师,理所应当的很,你只管走自己的大道,甚么宵小,我来问候。”

         洛冰河愣了:“从今往后……”

         “从今往后,”沈清秋打断他:“往后往后,往很久以后。”

        直到有一个人——在他心里至若神明的人,不是传说里闭眼不经世的神仙,不是冷冰冰甚至面目可憎的泥塑,他有那样好看的眉眼呀,光芒万丈,吴带当风,却替他削了千钧人世。 

        于是他得以喘息,重获新生。

(ps:能力有限,不会把握节奏,哪里写的太过仓促过看着尴尬,麻烦各位指点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