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啪叽

叮!请签收您的杰克喵!(二)

[主裘杰、all杰]
[互怼情侣设定]
[ooc有]
[求生者:计划通√]

“那个冬瓜皮应该是从瑟维那里借了什么吧,刚才看见他跑掉的时候还拎着一个小箱子。”裘克轻轻捏着卧在沙发上的杰克,“现在杰克好像丧失语言能力了,而且脑子也有点不好使。”

不过现在也不错,软软的、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红宝石般的眼睛,现在这双眼睛和以前杰克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比起来,这双眼睛简直让人着迷。

如果说杰克以前的样子总会给别人一种想要欺负他的感觉的话,现在的杰克只会让人想要宠他,往死里宠的那种。

“如果是养猫的话,美智子还是很在行的。”瓦尔莱塔抬头看着美智子,“杰克就暂时由你看管了。”

美智子轻轻摇...

[主裘杰、all杰]
[互怼情侣设定]
[ooc有]
[求生者:计划通√]

“那个冬瓜皮应该是从瑟维那里借了什么吧,刚才看见他跑掉的时候还拎着一个小箱子。”裘克轻轻捏着卧在沙发上的杰克,“现在杰克好像丧失语言能力了,而且脑子也有点不好使。”

不过现在也不错,软软的、毛茸茸的耳朵和尾巴,红宝石般的眼睛,现在这双眼睛和以前杰克那双黯淡无光的眼睛比起来,这双眼睛简直让人着迷。

如果说杰克以前的样子总会给别人一种想要欺负他的感觉的话,现在的杰克只会让人想要宠他,往死里宠的那种。

“如果是养猫的话,美智子还是很在行的。”瓦尔莱塔抬头看着美智子,“杰克就暂时由你看管了。”

美智子轻轻摇着手里的折扇,笑着默许了。

“明天是杰克值班。”里奥翻着日历说,“现在杰克这幅样子是绝对不能出去的,在他变回去之前就让我们轮流替班吧。”

“明天我去。”裘克扯掉火箭筒上的蛛网说,“好好教训一下那帮小兔崽子。”

【求生者宿舍】

奈布刚一回来,几乎所有的求生者都放下手头上的工作,围了上来。

“喂喂喂成功了吗?”第一个凑上来的是艾米丽。

“当~然~成~功~了!”奈布把手机丢给众人“我拍了百八十张呢!”

“那……亲上了吗?”艾米丽双眼发光地问。

“没,小美人挠人呢,可疼了。”

“啧,真是废物。”艾米丽白了奈布一眼,转身去看手机里的照片。

“卧槽这几张太可爱了!!!”

“奈布你到底拍了多少张啊?!!!”

“快快快给我发几张!我拿去做手机屏保!”

“哦这个眼神!!!我死了!”

“这耳朵!这尾巴!小杰克简直是世界的珍宝!”

“明天是杰克值班吧?”艾玛小声地问。

“是的呢。”克利切捧着手机答着。

奈布感觉克利切现在的眼神好像是在盘算着怎么把杰克打包带走了。

哦,这几个大叔好像比女孩子还兴奋。

“瑟维……魔术箱我放你桌上了……”奈布叹了口气,上楼休息去了。

奈布仰面躺在床上,轻轻砸着嘴。其实不严格地说,他已经亲上杰克了。不过只是咬了杰克的猫耳,就被杰克用爪子从窗户招呼出去,挂在了蛛网上。

奈布想着咬到杰克猫耳的口感,简直冒起了粉红泡泡。

真是期待明天的小杰克呢,这是求生者们的共同想法。

仙子♛请别哭

《青柠味的糖果》(车速180,敢不敢坐我的车)我真的整了两天才学会连接,我以后一定是笨死的,谢谢教的

十九三岁就很仙

【虫铁虫】重新开始。


*我是恶魔,我是恶魔,我是恶魔。
*ooc重度患者
*cp铁虫向(✨
*刀子预警x
*句句刀刺激xd(??bushini
*是糖
*最后还会有个急转弯👀👌
*带上护目镜观看更佳

————————————————————

“对不起。”

Peter气息微弱拍打在他领旁,玉手紧攥衣角微凉。

霎时抬眸光亮刺眼. 一念之间手尖沙尘流动. 眼睁睁看着那人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眼前。

紧扣眸子似乎还残留着他的影子,那种微笑与声调。

他走了。
这个事实像一把刀子割舍在Stark的心头,碾转,滑落。

那天,Stark先生失去了很多,他独自一人想了很久。
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光辉间失去了。

他不甘。

不甘于就这样输给一个小孩子。

他趁着酒劲,将...


*我是恶魔,我是恶魔,我是恶魔。
*ooc重度患者
*cp铁虫向(✨
*刀子预警x
*句句刀刺激xd(??bushini
*是糖
*最后还会有个急转弯👀👌
*带上护目镜观看更佳


————————————————————



“对不起。”

Peter气息微弱拍打在他领旁,玉手紧攥衣角微凉。


霎时抬眸光亮刺眼. 一念之间手尖沙尘流动. 眼睁睁看着那人一点一点消失在自己眼前。

紧扣眸子似乎还残留着他的影子,那种微笑与声调。


他走了。
这个事实像一把刀子割舍在Stark的心头,碾转,滑落。


那天,Stark先生失去了很多,他独自一人想了很久。
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在刹那光辉间失去了。

他不甘。

不甘于就这样输给一个小孩子。


他趁着酒劲,将他与Peter所有的合影,统统扔入高温之中,化为尘埃落地碎裂与失去。

他认为这样就能忘记他,

但他还是输了。


眼眸中似乎不记得,但时光却把他们两个发生的所有事情都看了个遍。

只要一路过甜甜圈店就想到求自己买甜甜圈给他的Peter啊
只要一看到烧水壶就想到不会烧水哭哭唧唧找自己的Peter啊
只要一回到办公桌就想到满脸兴奋迫不及待加入团队的Peter啊……


所有的,所有的他都清楚。
一切事情把他定固在回忆里。
一切事情都做的不顺利。


Stark无从下手.
他还不如和他的最爱一死百了。


浴缸里的水不温不热,气流随之滑过每寸皮肤,垂眸指尖轻揉缓解压力,大脑一片混乱愧疚恐惧情感交杂一起。

“ Boss,日程已更新。 ”
“ 五分钟后有一个宴会需要您参加。”

行吧,或许参加宴会能放松一下。


整理领结眼膜恍惚琉璃不知定格在哪里,关节发白紧扣,西服并没熨好铺满褶皱泥土沾染。

无精打采慢步走出房门。



宴会大厅里灯光刺眼闪烁只得咪眸得不到半寸行走之地,珉酒苦涩晕染开来。

人群流动熙熙攘攘吵闹噪音早已接受不了,摇头回避所有人的问候与合照。



那是...。?

不经意间回眸在人群中瞥见某个孩子。
很像他啊。

棕眸卷发眼中倒影重叠,红唇白齿微张却扣不出半个字眼,脸颊微红玉手轻提相机摆向自己。

“ Kid? ”

“ Ssssstark先生..!!!。”

他脸庞滑过万分喜悦激动情绪声线抖颤结巴的不行。

“ Pe..Peter?”

“ 您 您好..!!Stark..Stark先生..初..初次见面。”

莲步迈过双手紧扣着这孩子肩头轻晃

“Peter...Peter... ”

泪珠在眼眶中翻转甚至滴落,心跳疯狂加速频频深呼吸调整情绪。

“额..Stark...Stark先生..我..我想您可能是..认错人乐.. ”


我就说吧,怎么可能。
可能只是长得像而已。

“ 没事..认错人了。”

平淡略失落皱眉抿唇连后退几步。

“ 你和...嗯..曾经的某个人很像... ”

“ 那..那Stark先生可以和我讲讲和他的事吗...!!!我 我爆炸想听!!!。”



———————————————————————


梅已经好久没看到Peter了。
今天的早餐还是一样,面包牛奶和报纸。


打眼一瞧今天的头条可真是新鲜。


“ 亿万富翁Mr.Stark竟死于浴缸中,警方目前介入调查。 ”




——————————————————————————

伊甸园
犹豫了很久老沈的人设啊……就去...

犹豫了很久老沈的人设啊……就去过一次沈阳的我留下了心酸的泪水,可恶明明老沈攻气十足可我画风画男人太受了

犹豫了很久老沈的人设啊……就去过一次沈阳的我留下了心酸的泪水,可恶明明老沈攻气十足可我画风画男人太受了

NLemon

来源自p3的小短漫√
这个小姐姐是真的秀后来自定义把我溜得头皮发麻想摔手机......
噫呜呜噫qwq

来源自p3的小短漫√
这个小姐姐是真的秀后来自定义把我溜得头皮发麻想摔手机......
噫呜呜噫qwq

随花而逝
算是透视练习?????????

算是透视练习?????????

算是透视练习?????????

枕畔诗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我说你是人间的四月天,
笑响点亮了四面风;轻灵
在春的光艳中交舞着变。

吃巧克力酱不蘸饼干

out of the world·4◎红

♤塔罗牌设定!
♤cp请看tag,有邪教出没请注意(然而大部分都没出场)
♤flag立到飞起的一次更新~
♤慢慢等,正片快来了bushi(等等都这么多了正片还没开始?)
☆鹤球黑化度75%(是的你没看错,就是一章升了50%)

信浓和后藤偷偷潜入了刑场,望着森严的戒备,二人都不禁替自己擦了一把汗,这样真的能成功吗……
“相信我,没事的。”后藤轻轻抓了抓信浓的手,带他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找到一处较为隐秘的地方。
“这次真的得拼了啊……”多亏了周围人的议论声,信浓才放心跟后藤谈话。
“能救出一期哥的话我就无所谓了。”后藤笑了笑,向周围望去。
一期一振被捆在十字架上,整个人失去了意识,周围还有不少士兵防卫着。
药研藤...

♤塔罗牌设定!
♤cp请看tag,有邪教出没请注意(然而大部分都没出场)
♤flag立到飞起的一次更新~
♤慢慢等,正片快来了bushi(等等都这么多了正片还没开始?)
☆鹤球黑化度75%(是的你没看错,就是一章升了50%)

信浓和后藤偷偷潜入了刑场,望着森严的戒备,二人都不禁替自己擦了一把汗,这样真的能成功吗……
“相信我,没事的。”后藤轻轻抓了抓信浓的手,带他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找到一处较为隐秘的地方。
“这次真的得拼了啊……”多亏了周围人的议论声,信浓才放心跟后藤谈话。
“能救出一期哥的话我就无所谓了。”后藤笑了笑,向周围望去。
一期一振被捆在十字架上,整个人失去了意识,周围还有不少士兵防卫着。
药研藤四郎坐在军队的人中央,一言不发地低着头,大将军此时却突然走了过来,拽着药研的头发将他的头拽起来,逼迫着他目睹这一刻的到来。
现在还不行……现在还不行……药研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
“怎么样,这出戏剧,你还喜欢吗?”大将军猖狂地笑着,得意地看着药研藤四郎不屑的眼神。
“去死。”药研轻蔑地笑着,从牙缝中吐出两个字来。
“看样子真的有必要向王请示下让你亲自动手了……反正『皇帝』牌的能力就是可以强制操控别人。”大将军冷哼一声,一把将药研甩在地上。
“哦呀,有人在议论我吗?”髭切笑着走了过来,瞥了一眼趾高气扬的大将军,不屑地哼了一声。就凭这等货色还有资格去议论『皇帝』牌?
“兄长,都说了不要到这边……”另一个身影无奈地摇了摇头,快步追上了髭切。
“我自有打算,那个……”髭切回头望去,刚想叫出那人的名字,却突然无语凝噎。
“我叫膝丸,兄长。”那人无奈地笑着,把髭切拉走。
“兄长,我刚刚发现了,粟田口家的信浓藤四郎和后藤藤四郎也来了,十有八九是来劫法场的,这倒是个好机会……如果我们想帮忙的话在那里肯定不行的吧……”膝丸把髭切拉到一边,小声说着。
反抗帝国……这是他们此时此刻最想做的事情,帝国所给予的根本不是权利或是地位,而是彻彻底底的压榨与奴役……
“接下来就靠你们了啊……”髭切示意膝丸先别说话,默默看了一眼时间。
“时间快到了……”信浓藤四郎看了一眼手表,悄悄拉着后藤继续往中间靠近。
“喂这样会被发现的……”后藤小声提醒着身边的人。
就在这时,一把短刀突然从不远处划破空气冲过来,迅速割断了一期一振身上的绳子。周围顿时一阵骚动。
“是药研哥吗……这回可得好好配合他了啊……”信浓藤四郎深吸一口气,运用魔力令自己飞了起来,迅速赶到一期一振身边,一把将他拉起。
“信浓小心!”望着朝二人蔓延来的藤蔓,后藤藤四郎大吼一声,同时利用火焰将藤蔓全部烧毁。
“二位,帮大忙了!”药研藤四郎笑了笑,一跃而起,迅速将自己的刀捡起,三两下解决了周围的士兵,便和几个人一同离开刑场。
“我们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一下?”膝丸扯了扯髭切的衣服。
“我已经意思意思一下了……挑那两个无关紧要的人下手就好。”髭切笑着,一根藤蔓迅速朝几个人袭去。
“啊!”信浓藤四郎大叫一声,待其他人回头望去,信浓已经被脚踝上缠绕着的藤蔓硬生生拽了下去。
“信浓!”后藤藤四郎迅速斩断藤蔓,试图抓住信浓的手,可惜两个人间的距离只能越来越远。
一个高脚杯出现在空中,像是被什么人摇晃了一下,红色的酒液便从杯中溢出。
而下一个瞬间,几个人便一同消失在空中。
红眼的守护神轻笑着,望着脚下混乱的场面,说着:“不要违抗『世界』……”
————————————————————
“唔……”信浓藤四郎重重摔在地上, 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疼痛。
还未等他回过神,就听见耳畔不停有人在喊着自己:“信浓,没事吧?”
“我没事……”信浓藤四郎揉了揉发痛的腿,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你是……”药研藤四郎望着面前陌生的人影,不禁问道。
“『世界』的守护神,加州清光。”红眼的守护神如是说道,语毕,便轻抿了口杯中的红酒。
“今天的事……多谢了。”
“只是我喜欢而已,无需道谢。”加州清光摇了摇头,刚想离开,却被叫住。
“你就这么放心大胆地把你的牌说出来?”药研藤四郎皱着眉,望着加州清光。
“说出来又能怎样?”加州清光停下脚步,歪着头看着药研藤四郎。
“帝国会派人来杀你的……”
“我劝你最好把他的记忆清除掉,不要让他知道发生了什么。”加州清光没有理会药研藤四郎的话,反而指向另一边的一期一振。
“为什么?”
“你应该有那个能力吧,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之前修改了堀川国广的记忆的人也是你吧……”对方依旧兀自说着自己的话。
“告诉我原因。”药研藤四郎不得不提高了音量。
“我最后说一次,不要违抗『世界』……”
“切,不过就是个用来逃跑的能力嘛,有什么好骄傲的……”后藤藤四郎撇了撇嘴,不屑地看着加州清光。
“你确定?”加州清光似乎是被惹生气了,半眯着眼,盯着后藤藤四郎。
“好啦好啦,该回家了哦清光。”另外一个身影突然出现在空中,抓起加州清光的手。
“『世界』的魔力,绝不允许被玷污……”加州清光推开那人,只是轻轻眨了下眼,周围的树木便被同时拦腰斩断。
“这……”后藤藤四郎一下子说不出话来。
“空间切割能力,将树木的上半部分与下半部分的空间错开而已,对人也同样适用……当然,这可只是最普通的能力。”加州清光笑着,回身准备离开。
“安定,准备走了哦。”加州清光突然一改刚刚的态度,反而变得可爱了几分,他轻轻将酒杯一挥,鲜红的酒液洒出,二人也消失在了视野之中。
二人消失前,其他人只听见了这样一句话,“啊呀安定,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你就不能让我多耍耍威风嘛……”
“不行清光,我们两个的能力……你也我们不能随便出面的……”
————————————————————
“你叫山姥切国广是吧……我有些问题想问你可以吗?”山姥切长义将屋子里打扫干净,把一边坐着的人抱到床上休息。
对方没有说话,只是拿起一旁的杯子,喝了一口水。
“我就当你默认了哦!”
山姥切国广还是没有说话,准确来说,是不敢说话。他不知道在面对眼前那人时自己到底该怎么做,他无法做到像平时那样一口拒绝,生怕对方以二人之间的身份为要挟……
“你倒是说话啊……”山姥切长义显然有些不耐烦了,托着下巴望着对方。
“请便吧。”良久,山姥切国广才长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我简单看了一下,你的恢复能力并不比其他人好那么多,只是因为你的身体与普通人不一样,所以更便于恢复罢了。”山姥切长义笑了笑,抓起山姥切国广的手臂,来回查看着。
“你……”山姥切国广迅速把手收回,向后退了退,紧盯着对方。
“不用惊讶,我还想了解更多……关于你的事。”
“我的一切你明明很清楚吧。”
“不,还有很多我想知道。”山姥切长义摇了摇头,语气一下子冰冷起来。
“什么……”
“如果帝国真的是为了对付我们而制造的你的话,那么你存在的意义仅仅是个杀人工具而已对吧……所以你为什么会有痛觉?”山姥切长义的脸色也沉了下来,又一次抓住山姥切国广的手臂,轻轻在他的胳膊上划了一道伤口,惹得对方不禁“嘶”了一声。
山姥切国广一下子瞪大了眼睛,随即低下头去,紧抓着胸前的衣服,身子忍不住剧烈颤抖着。
“也就是说,让你来除掉我们并不是帝国的真正目的,可如果你连这些都不知道的话,估计也只有帝国的人才知道了。”山姥切长义叹了口气,并没有注意到山姥切国广的情况。
“不要随随便便说别人是工具啊……”过了好一会,山姥切国广才沙哑着嗓子,吐出了几个音节。
————————————————————
酒馆里被各种威武的壮汉填满,反倒显得在一边坐着的鹤丸国永渺小了几分。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来小酌几杯。
“不知这位客官是否知道关于『二十一人』的事情……”酒馆的店主正和另外一位客人谈得正欢,鹤丸国永能认出来,那位客人便是三日月宗近偶尔会提及几句的小狐丸。
“店主懂得的蛮多啊。”小狐丸笑着,饶有兴趣地看着店主。
“对帝国里这些事情都比较在意嘛,话说如果您是『二十一人』之一,你更喜欢那一张牌的能力呢?”店主轻笑着,给面前的小狐丸倒上一杯酒。
“哪一个都一样吧……你呢?”小狐丸皱了皱眉,望着店主。
“我啊……感觉除了『月亮』以外都还不错吧,毕竟『月亮』的特殊能力至今不明,据说很有可能是直接复制了『太阳』的能力,而且那张牌附有的能力是所有牌当中最弱的一个了……”店主毫不在意地说着,却完全忽略了一边正在偷听的鹤丸国永。
“你说,就算能力再弱,那好歹也是只属于自己的独一无二的能力啊,你再看『月亮』牌,果然名副其实呢,除了反射『太阳』的光外什么也不是。”
“只有属于自己的才是最珍贵的吧……”
“店主,结账。”鹤丸国永拍着桌子站起身来,低着头,不让其他人看见自己的表情。
一边的小狐丸注意到了鹤丸国永的存在,刚想过去说些什么,鹤丸国永却已经转身离开了酒馆。
“呵,就凭你们还有资格辱骂『月亮』?”
他想反驳,可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月亮』的特殊能力究竟是什么,只能一次又一次忍受着别人的嘲笑……
一直坚信『月亮』绝不止这么弱小的自己,一次又一次地去和三日月宗近比试,可就算他放水自己也无法战胜……反倒是被像安慰小孩子一样安慰……
到底怎么做才能摆脱“弱小”的称号……
到底怎么做才能强大起来……
“都去死吧……”他默默咒骂着,紧接着便隐约听到了一个声音……
“看来你很渴望强大是么?那就照我说的去做吧……”『塔』轻轻笑着,向那位白发的守护神伸出了手……
————————————————————
“江雪殿下,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门口响起几声敲门声,数珠丸恒次回过头,果不其然,正是那个熟悉的名字。
“能否拜托你一件事?”江雪左文字看着数珠丸恒次,轻轻叹了口气。
“还有什么事是你解决不了的?这可真是少见……”数珠丸恒次轻笑着,示意江雪左文字坐下。
“我想拜托你……把宗三和小夜他们两个带到帝国以外的地方……”江雪左文字皱着眉头,长叹一口气。

皓皓皓皓(´・Д・)」

奶破森all农小分队2

激情码字
爱你们哦!
http://t.cn/R3ddQPU

激情码字
爱你们哦!
http://t.cn/R3ddQPU

想吃炸鸡
5.26祝凯子生日快乐!!😭...

5.26祝凯子生日快乐!!😭我爱他一辈子!!

5.26祝凯子生日快乐!!😭我爱他一辈子!!

白夜

走过的叫足迹
走不到叫憧憬

谢谢那个顽固的你

💓💓

走过的叫足迹
走不到叫憧憬

谢谢那个顽固的你

💓💓

岛崎刹那

你们不容易难道我容易吗,我写小说你们高兴了用来当做炫耀的筹码,不高兴了就开始抨击我,你们连一点点鼓励都从来没给过我凭什么说这一切的好都是你们的培养,说我什么都不行,什么都不会,那也比你们这些只会发空头支票的人强,国家哪条法律说的我写小说就是不走正道了,说我不好好学习,说我浪费时间,吵过以后再假惺惺的对我好,求你们了,能不能别打一棒子再给俩枣,我真的受不起,别让我不知道是该埋怨你们还是怎样,对我的好都是你们下一次批判我的理由,我真的受够了,你们总有那么多强加给我的罪名,每一次都是我错的行了吧,非要我去死你们才开心是吧!

你们不容易难道我容易吗,我写小说你们高兴了用来当做炫耀的筹码,不高兴了就开始抨击我,你们连一点点鼓励都从来没给过我凭什么说这一切的好都是你们的培养,说我什么都不行,什么都不会,那也比你们这些只会发空头支票的人强,国家哪条法律说的我写小说就是不走正道了,说我不好好学习,说我浪费时间,吵过以后再假惺惺的对我好,求你们了,能不能别打一棒子再给俩枣,我真的受不起,别让我不知道是该埋怨你们还是怎样,对我的好都是你们下一次批判我的理由,我真的受够了,你们总有那么多强加给我的罪名,每一次都是我错的行了吧,非要我去死你们才开心是吧!

岛崎刹那

我最亲爱的少年(August.)

蔡徐坤应援歌!!!

副歌:
舞台的灯光闪烁,
不负众望前行着。
你就像是一颗小太阳,
暖暖照进我的心房。
你的笑容就由我来守护,
对你炽热的喜欢,
就写进日记本里收藏怀念。
为你打call,
越努力就越幸运,
为你欢呼喝彩。
倒数three two one,
实现愿望的彼得潘。
rap:
Right战斗已经开始 梦想的道路不会停止,
那些所谓的流言蜚语 通通都被我击毙solo。
bang bang bang
See you请拿出你的臣服 对我摆出正确的态度,
王座只能是能是属于我的 请收回你赤裸目光Aite。
所有视线都聚集我身上 镁光灯伴随硝烟做战袍,
这一战绝对不会再认输,就这样前进,就永不放弃。
副歌:
未来我想陪着你,
到达下一...

蔡徐坤应援歌!!!

副歌:
舞台的灯光闪烁,
不负众望前行着。
你就像是一颗小太阳,
暖暖照进我的心房。
你的笑容就由我来守护,
对你炽热的喜欢,
就写进日记本里收藏怀念。
为你打call,
越努力就越幸运,
为你欢呼喝彩。
倒数three two one,
实现愿望的彼得潘。
rap:
Right战斗已经开始 梦想的道路不会停止,
那些所谓的流言蜚语 通通都被我击毙solo。
bang bang bang
See you请拿出你的臣服 对我摆出正确的态度,
王座只能是能是属于我的 请收回你赤裸目光Aite。
所有视线都聚集我身上 镁光灯伴随硝烟做战袍,
这一战绝对不会再认输,就这样前进,就永不放弃。
副歌:
未来我想陪着你,
到达下一站的光明。
梦想伴喜悦入眠,
最美的是有你的每天。
只愿向你证明,
我的爱永无归期,
被禁锢在你清澈眼眸。
你是我唯一解药,
也是我最后骄傲。
我最爱的少年啊,
At the moment I prayed,
May the youth be as bright as ever。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