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沙漏

34243浏览    506参与
埃及王的白眼

长安西市续篇

 

      “圣人旨意,许我二人入宫勘查,李校尉,这是我等所携鱼牌。”

      亨德森虽居长安十年,却多与市井布衣来往,其次富商巨贾,朝廷要员见得少,最多不过几个胡人。洛夫伦便是其一。当年夜行遇见狐妖行恶,卖弄妖术迷惑独行男子吸食精气,出手相救互问身份,没想正是宫中医官洛夫伦。

      洛夫伦官话流畅,精于各国方言,见识甚广,较亨德森更善交际,与数位朝政要员、四方来使有私交,且圣人信赖其医术,常召之随侍左右,详谈大秦轶闻。虽平日话多扰耳,但素来与人和善大度,不失...

 

 

      “圣人旨意,许我二人入宫勘查,李校尉,这是我等所携鱼牌。”

      亨德森虽居长安十年,却多与市井布衣来往,其次富商巨贾,朝廷要员见得少,最多不过几个胡人。洛夫伦便是其一。当年夜行遇见狐妖行恶,卖弄妖术迷惑独行男子吸食精气,出手相救互问身份,没想正是宫中医官洛夫伦。

      洛夫伦官话流畅,精于各国方言,见识甚广,较亨德森更善交际,与数位朝政要员、四方来使有私交,且圣人信赖其医术,常召之随侍左右,详谈大秦轶闻。虽平日话多扰耳,但素来与人和善大度,不失为一位至交好友,亨德森常趁着客少时与之往来,闲谈长安趣事,小酌几杯陈酿,光阴似箭,如今也是多年知己了。

      廊腰缦回,身前引路内侍漠然不语,洛夫伦也未敢造次,收敛性子步履沉稳,似是正经不少。亨德森无事可做,无人可谈,转而四下张望以寻乐子。正待此时,远处有飞檐斗拱自朱红雕梁后探出,半隐昼光之中,引他侧目而视。

      何谓神霄绛阙,气吞山河?

      入目皆是。

      殿宇楼阁占地数顷,重重叠叠延伸至后;玉阶高耸入云,举目望之不见极致。霞光万道,清雾朦胧,不知何处宫门渐开,其声之沉,如洪川奔流不息,击石闷吼,叫初入大明宫者为之一颤。

      亨德森不晓风水之说,不信道士掐指一言,却也知此地优越,不可比拟。大秦国内堡垒林立,无数王公贵胄入住其内,却连大明宫一隅也及不上。

      领路内监倏忽停下,回首道:“谨尊高老指示,此地便是……那处,二位稍等,容我与执掌内侍禀明情理再迎入殿堂。”

      眼看这花白无须的老者拾阶而上,越过一众金吾卫没入殿内阴影,亨德森偏头,以大秦语问:“他是谁?”

      “听说过高力士吗?”

      “你认为我是什么,与世隔绝的蠢货?”堂堂御前红人,三岁小儿都知。

      “……只是以防万一。他是高力士的下属,如果情况并不严重,高力士不会派遣他跟着我们。”洛夫伦心中如风撩湖面,乍起涟漪。为何大明宫回避长安道士,却挑上西市胡夷?

      二人相视无言,皆在对方眼中瞧见重重疑虑。

待内监打点好守宫金吾卫,便唤二人入了殿门。殿中阴森,似是许久未有修整,物件置放有序却蒙尘不少,洛夫伦只觉喉咙瘙痒难耐,禁不住轻咳两下治治嗓子。

      亨德森举目四望,踱步于朱红龙柱之间,口中喃喃自语:“奇怪,奇怪。”

      怪在何处?洛夫伦正欲求教,忽见领路内监立在一旁闭目养神,无动于衷,倒也不便出声,以免惹人猜疑。

      接近午时,亨德森方才回到他身侧对那老侍者行了礼。

      内监问:“结果如何?”

      亨德森自袖中掏出一团黑絮,仔细一看,似是乱发相互纠缠所致。

      “非中原之物,怕是胡人身上毛发。”内监双眼微眯,宫内竟有胡人肆意出入?

      洛夫伦看出他脸色有变,忙问亨德森:“除了这团乱发,可有其他物什要呈?”

      “有。”亨德森点头,又依次掏出些水草细碎、木屑及几根鱼骨,随后遥指上端横梁,让老侍者晚些时候派人查看一番,便能向高将军复命了。

      洛夫伦歪过身子,捏起水草上下打量:“这植被粗糙,非宫中养殖之物,我曾于西市河道边见过,但不知他处是否生长,还得四处走动才行。”

      亨德森接话:“木屑细长且切面平滑,倒像被利器刨出所致,落在红柱边下,该是什么东西飞驰而过,攀爬几番无意留下的。至于这鱼骨……”

      内监双目紧盯亨德森掌心,高声道:“鱼骨如何?”

       “啃噬干净,倒没浪费。”

       “……”

       “……”

 

       “别想我再跟你去一次大明宫,”洛夫伦甫一坐入牛车便用大秦语嚷叫,“下次你自己一个人!”

亨德森眼皮一掀,淡然道:“可以。”

      洛夫伦怒气攻心,无话可说。

      二人静默一路,归家后各自回房歇息,还是洛夫伦坚持不下,拿起一壶热酒走到老友门前,求他开门赐教。

      亨德森拦在门前,幽幽开口:“那下次去找大明宫……”

      “我去,我去!”

      后者心满意足,侧身让洛夫伦入室。

      二人入席,相对而坐,亨德森拿出鱼骨,道:“我能闻到它有一种奇怪的味道。”

      这话不明不白,洛夫伦未解,靠近了问:“看不出什么奇怪的地方,你说的味道是什么?”

      “用长安官话来解释,妖怪恶魔都有自己的味道,我曾经在别的怪物身上闻到过,这个鱼骨头上也有一点残留。”

      “你确定吗?”

      亨德森默然相对,但洛夫伦已知其答案。

      大明宫内这下真出了秽事,怕是要牵连甚广。而他与亨德森奉命查案,万事皆脱不开干系。都说富贵险中求,极贵便是极险,今次如此靠近天家,日后得要惹上不少灾祸。

      举杯痛饮一口,洛夫伦咋舌而叹,事已至此,总不能弃老友于不顾,日后若真有是非缠身,那便是命了。

      “我们该怎么办?”

      “平康坊,”亨德森瞥他一眼,“找拉拉纳。”

      “……是你自己想去对吗?”

      “我一向公私分明。”

      “bullshit.”*(1)

 

tbc.

(1)不知道那个时候有没有这句粗口,存粹为了好玩

埃及王的白眼

真的是越来越过分啦(图源ins,@mohamed.salah_fc/@mosalah11_news/@mosalahhfanss)

真的是越来越过分啦(图源ins,@mohamed.salah_fc/@mosalah11_news/@mosalahhfanss)

埃及王的白眼

真的好像夫妻斗嘴,just do one for me🤣好像是玩游戏输了,Mo和洛老板约好输的人要给赢的人做一份什么东西,然后洛老板输了(你怎么老输😂)但是他说只做给自己,然后mo就just do one for me🤣这个到底是在谁家里不清楚,我感觉有点像洛老板的家(不过mo你很悠闲自在啊,光脚踩在茶几上2333把这当你家了吗,就跟在洛老板的法拉利副驾驶座上盘腿坐一样自在)

真的好像夫妻斗嘴,just do one for me🤣好像是玩游戏输了,Mo和洛老板约好输的人要给赢的人做一份什么东西,然后洛老板输了(你怎么老输😂)但是他说只做给自己,然后mo就just do one for me🤣这个到底是在谁家里不清楚,我感觉有点像洛老板的家(不过mo你很悠闲自在啊,光脚踩在茶几上2333把这当你家了吗,就跟在洛老板的法拉利副驾驶座上盘腿坐一样自在)

埃及王的白眼

洛老板是我的快乐源泉😂


“sadio(的这个广告牌)比我还大只”  


“mo我喜欢你微笑的样子”


“sadio一定是给这个广告牌投钱了”(背景是mo和杜牧的魔鬼笑声)


“你怎么这么小啊”


然后他还回复阿德里安说马内在这块广告牌上起码7feet!(查了一下就是说起码两米这样哈哈哈哈哈)

洛老板是我的快乐源泉😂


“sadio(的这个广告牌)比我还大只”  


“mo我喜欢你微笑的样子”


“sadio一定是给这个广告牌投钱了”(背景是mo和杜牧的魔鬼笑声)


“你怎么这么小啊”


然后他还回复阿德里安说马内在这块广告牌上起码7feet!(查了一下就是说起码两米这样哈哈哈哈哈)

埃及王的白眼
亨德森一家和洛夫伦一家后续.j...

亨德森一家和洛夫伦一家后续.jpg

亨德森一家和洛夫伦一家后续.jpg

IDENTITI古典纹章官

💬 
   雕刻面的细节
   七芒星的每一道星芒都是立体切面
   刻字位置位于顶部
   铜印、火漆效果都很不错

NHP 时间转换器 [鎏金沙漏] 致敬哈利波特 黄铜...

#火漆印章##火漆##IDENTITI火漆印鉴# 
#沙漏##复古文具之美# 

💬 
   雕刻面的细节
   七芒星的每一道星芒都是立体切面
   刻字位置位于顶部
   铜印、火漆效果都很不错


NHP 时间转换器 [鎏金沙漏] 致敬哈利波特 黄铜...

#火漆印章##火漆##IDENTITI火漆印鉴# 
#沙漏##复古文具之美# 

馒头(ノ_<)

感到温暖的三张照片

一时分不清是亲吻头发还是额头呢

感到温暖的三张照片

一时分不清是亲吻头发还是额头呢

埃及王的白眼

亨德森一家和洛夫伦一家还有邻居小伙戈麦斯在唠嗑,场面温馨感人富有生活气息

亨德森一家和洛夫伦一家还有邻居小伙戈麦斯在唠嗑,场面温馨感人富有生活气息

馒头(ノ_<)
Some things Nev...

Some things Never Change.☺️

Some things Never Change.☺️

埃及王的白眼
Cat02 沙漏,前 后有意义

Cat02

沙漏,前 后有意义

Cat02

沙漏,前 后有意义

埃及王的白眼

一年啦

       打算为自己喜欢红军一年做个纪念,你们要点什么梗吗?仅限红军,沙漏、267、哼花都可以,还能三个混着来




       打算为自己喜欢红军一年做个纪念,你们要点什么梗吗?仅限红军,沙漏、267、哼花都可以,还能三个混着来

埃及王的白眼
可爱男人中 抱歉拖了这么久,A...

可爱男人中

抱歉拖了这么久,AO3上也有更新,如果这里看不清楚请去AO3吧,可以从我之前放的文章链接进入

可爱男人中

抱歉拖了这么久,AO3上也有更新,如果这里看不清楚请去AO3吧,可以从我之前放的文章链接进入

AC君
Movren’s Marria...

Movren’s Marriage🥰


在这个没有糖的世界里得自己生产

Movren’s Marriage🥰


在这个没有糖的世界里得自己生产

埃及王的白眼

有人写个吃醋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视频来自ins@m.salah10_11x)

有人写个吃醋梗吗哈哈哈哈哈哈哈(视频来自ins@m.salah10_11x)

埃及王的白眼

忘记消去头像了🤪🤪🤪重发,球迷们有毒哈哈哈

忘记消去头像了🤪🤪🤪重发,球迷们有毒哈哈哈

埃及王的白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面一水人说“jealous”,还有“he abandoned you”笑死我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面一水人说“jealous”,还有“he abandoned you”笑死我了

Iron佳鲁鲁

今日无事(沙漏,p/w/p尝试)

国庆出去采风【瞎玩】以后,突然想写一写p/w/p,也许我以后就能写肉了喃?【做梦】

警告:沙漏,就真的是沙漏,Mo/德扬;

肉干且柴_(:з」∠)_

帝国君主&禁卫军AU

AU不对应现实世界的任何人物关系,任何历史,任何事件,特此声明;


今日无事


国王在平时,是那种让周围的仆从都感到亲近随和,却又不敢冒犯的类型。

但今天就连轮班过来点蜡烛的新人,都能从火焰的动荡中感到气氛的异常。

是煽动平民妄图夺权的寄生虫教廷又有了什么新动作?他看向一丝不苟开始配火种的师父;还是朝中又有躲在阴影里的叛徒想要抹杀新王的政绩?他看向一旁低头扫洒整理香炉的蒙面宫女;又或者是有什么宵小...

国庆出去采风【瞎玩】以后,突然想写一写p/w/p,也许我以后就能写肉了喃?【做梦】

警告:沙漏,就真的是沙漏,Mo/德扬;

肉干且柴_(:з」∠)_

帝国君主&禁卫军AU

AU不对应现实世界的任何人物关系,任何历史,任何事件,特此声明;


今日无事


国王在平时,是那种让周围的仆从都感到亲近随和,却又不敢冒犯的类型。

但今天就连轮班过来点蜡烛的新人,都能从火焰的动荡中感到气氛的异常。

是煽动平民妄图夺权的寄生虫教廷又有了什么新动作?他看向一丝不苟开始配火种的师父;还是朝中又有躲在阴影里的叛徒想要抹杀新王的政绩?他看向一旁低头扫洒整理香炉的蒙面宫女;又或者是有什么宵小来中伤国王和盟友的关系,企图离间分裂整个帝国?他抬头望向门边,正想着跟以往有什么不同,便被师父一个烟斗敲在背上,赶忙收回了试图在其他人表情上察觉出什么线索的目光。

也就在这时,室内的每个人都开始恭敬行礼——一个摇扇的来回,国王独自穿过这间不大的会客厅,只是挥挥手,一句话没说就匆匆离开,留下被免除礼节的仆役们暗自猜测内情。

新式的宫殿做了回廊,里面挂满了描述扩充帝国版图关键战役,以及在这个庞大版图各处富有特色风景名胜的绘画。按理来说,即使是一位平庸的君主,也会为能够统治这片疆域而感到骄傲,更别提国王虽然年轻,也已经对这些绘画的题材贡献良多了。

可此时国王并没有如回廊的设计者期望的那样,在这里为自己的祖辈而自豪,产生勉励自己的信念(当然他也不需要),更没有在那些或博大壮美或精致优雅的风景前把感情沉淀下来,成为一个合格的不动声色的君王。

他凭着一时意气让亲兵后退,注释起居的史官早就被他留在了中庭。仆役们的猜测或许是对的,荣耀英武的雄主也有被政务和家事烦扰的时候。

最后,国王停留在了图书室。史官得知后轻描了一笔:国王一直有着阅读的习惯,书籍能够安抚他广阔慈悲的心胸,扩宽他的视野,让他更好地了解在他领土上各个民族各种信仰的人民。

而史官不知道的是,国王停留在图书室的缘由根本和书本无关。

以下嗷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