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沙耶

1020浏览    37参与
s.

沙耶之歌

因為最近在寫東西的時候正在想要寫「愛上了一個怪物,然後和怪物一起對抗全世界的情愫」這樣的橋段,所以跑去參考下了沙耶之歌劇情,比起這部獵奇作品,我覺得更加精神獵奇的是他的評論區。 
 
沙耶之歌是一個18禁色情作品,不過比起18禁色情這件事,需要值得注意的是它是日本被認為是國恥的兒童色情作品,就是那種主角看起來沒有成年的,那些玩了的人,無論你怎樣給好評,敢不敢在現實中告訴人「我玩一個18禁色情遊戲,女主看起來是未成年的小女孩,裡面的愛情真是超級真摯的」? 
 
真摯個屁。我一直很厭惡兒童色情作品的原因就是因為雙方的精神水平是不對等的,這樣作為大的一方就可以用很多方...

因為最近在寫東西的時候正在想要寫「愛上了一個怪物,然後和怪物一起對抗全世界的情愫」這樣的橋段,所以跑去參考下了沙耶之歌劇情,比起這部獵奇作品,我覺得更加精神獵奇的是他的評論區。 
 
沙耶之歌是一個18禁色情作品,不過比起18禁色情這件事,需要值得注意的是它是日本被認為是國恥的兒童色情作品,就是那種主角看起來沒有成年的,那些玩了的人,無論你怎樣給好評,敢不敢在現實中告訴人「我玩一個18禁色情遊戲,女主看起來是未成年的小女孩,裡面的愛情真是超級真摯的」? 
 
真摯個屁。我一直很厭惡兒童色情作品的原因就是因為雙方的精神水平是不對等的,這樣作為大的一方就可以用很多方法去精神上誘騙兒童,這樣的所謂感情就是兒童色情這種東西的核心,就是大人和小孩之間的權力體力不對等,這種東西的對象通常是哪些沒有什麼大人看管教育的小孩,精神上以及肉體上很難反抗大人。會好這一口的大人通常就是哪些現實生活中的失敗者,而且這些作品裡面的兒童通常對這方面都非常主動。(理由是他們沒有其他人管了,想用性方面的東西吸引大人注意)所以他們就在一起了。 
 
沙耶之歌裡面的情況就是女主角沙耶其實是個怪物,但是心理上是個未成年人,至於精神病男主郁紀自己腦子有病,把怪物看成人,又把人看成怪物,但他再有病也知道這些其實是自己腦子有病的影響,他真正的朋友是關心他的,在這種情況下他仍然選擇為了真正的怪物擊殺他的朋友,那麼這代表一種什麼樣的人呢?就是代表哪些除了外表萌之外根本就沒有任何感情可言的人,因為自己得了精神病把朋友看成怪物了,就算對方關心自己也可以不把對方當事人看,是一種極度外貌協會的表現,這種男主角所代表的目標客戶群體就是那些純粹地喜歡廢萌,除了廢萌之外一直認識的朋友如果不好看了就沒有任何感情基礎可言的人們。只有這樣的人才能夠認同郁紀的價值觀。同時也代表了一些現實生活中的特殊性癖好群體,被其他人認為是腦子有病。 
 
沙耶這個人物的人設其實我覺得就是典型的宅向自慰用品,其他人看是怪物,男主看的外觀是小女孩,給人一種容易控制的感覺,明明能力非常毀天滅地,會改造別人的腦子的怪物,但是卻會被對方強X(合理麼?),卻需要依附著一個宅男,原因是男主有精神病,只有男主才把這個怪物看成人,也就是說男主的精神病在她眼裡是有價值的。至於為什麼這個毀天滅地的外星/異世界生物需要經過人類的學習和戀愛過程才能夠繁殖,理由很簡單,戀童癖患者(pedophilic disorder)有X需要,有人需要吃這口飯,在生物學的立場上是站不住腳的,不過站在虛淵玄想跪舔戀童精神疾病患者的立場上,就非常站得住腳了。男女主角之間的所謂真摯感情,我看到的兩大基礎就是外星怪物因為人設問題(設定成需要經過人類戀愛的過程才能繁殖,而且需要繁殖),以及男主因為得了精神病,不能把人看是人了,完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在他眼裡面唯一的人型生物就是外星怪物,並且他有X需要。退一步來說,就算以戀愛的角度來說,她也沒有必要幫男主多製造一個名字叫做瑤的X用品,因為沒正常人在戀愛的時候會改造別人送給對方做X用品的。原作三個結局我都不滿意,要是我的話我就會寫成這樣的結局:某天,男主的腦子裡面的血塊散了,他的精神病好了,看到沙耶真面目嚇成狗,之前特別痴纏的事情好像沒有發生過一樣,很快就利用沙耶的信任把沙耶伏擊擊殺掉。但是之前他為了沙耶殺了的人的屍體還在家中,警察查上門,男主被當是另一種精神病終生監禁。 
 
這樣寫才能夠暴露這個特殊癖好群體的無情本質,給那些垃圾劇情喂X就應該這樣。幾個主角之中,覺得自己的性格應該最像耕司……中二。虛淵玄覺得自己是愛的戰士,我只能呵呵。 為什麼我們親愛的愛的戰士連沙耶的真面目都不描述呀? 敢不敢寫出來呀,虛淵? 
 
那麼為什麼這種作品會被當是純愛?會玩這個遊戲的,到底是什麼人?一大部分就是戀童癖患者,因為男主角就是個精神病,迎合這部分患者的需求,所以他們玩了之後自然大大喊好,美其名地稱呼為純愛作品,在他們眼中的純愛=精神病看人就是怪沒得選+觸手怪外表根本沒人要,然後待在一起殺人了,就叫做真摯純愛,呵呵。這到底是有多low?好了這部分人大大喊好之後,夠刺激到一些其他本身不是喜歡這種東西的人因為好奇跑去玩,玩完夠雷,然後就有人跑出來噴。這種垃圾的狡猾之處在於,不會玩的那些人不會噴,因為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會玩的人大多數都有特殊性癖好,沒有特殊性癖好只是因為好奇心的玩完之後被雷到後,因為怕人知道自己玩過這樣的東西是不會跑出來噴,結果評論區裡面一片大好。不過現在他們把這個鬧出名了,不用玩遊戲都能夠知道劇情,所以沒有什麼特別的了。 
 
每次把這種自己看不順眼的事情逐點逐點刨出來,解剖一樣分割再分割,再批判一番,心裡面是一陣爽快。

伊藤誠に

我疯了

看过我前一个动态的朋友都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现在我要来祸害你们了

现在你被四个人从不同方向围堵

你选择往谁的方向跑

A.莫妮卡《心跳文学部》

B.沙耶《沙耶之歌》

C.桂言叶《日在校园》

D.我妻由乃《未来日记》

看过我前一个动态的朋友都知道我经历了什么

现在我要来祸害你们了

现在你被四个人从不同方向围堵

你选择往谁的方向跑

A.莫妮卡《心跳文学部》

B.沙耶《沙耶之歌》

C.桂言叶《日在校园》

D.我妻由乃《未来日记》

伊藤誠に

浅谈宝岚

漫画评论区曾经有人说过,冯宝宝对于张楚岚就像是当年的沙耶对于郁纪一样
我想了想,觉得这句话其实挺对的
因为张楚岚早就看透这个世界,所有人不过是在欲望的泥潭中挣扎的怪物
但冯宝宝不一样,无关金钱与权利,没有手段和企图,只是把他当成最重要的东西
在别人的眼中,冯宝宝不过是一个天性凉薄身世成谜战斗力超群不老不死的怪物
但在张楚岚眼中,冯宝宝是世界上唯一无条件对他好的人,冯宝宝把自己拖出了黑暗的深渊
张楚岚害怕被人孤立,但是为了冯宝宝,他可以与所有人为敌,为了冯宝宝,他选择了一条早就放弃的路
就像沙耶是被同化后郁纪的精神支柱一样,冯宝宝亦是张楚岚在这个充满肮脏和黑暗的世界中唯一的救赎
如果没有冯宝宝的...

漫画评论区曾经有人说过,冯宝宝对于张楚岚就像是当年的沙耶对于郁纪一样
我想了想,觉得这句话其实挺对的
因为张楚岚早就看透这个世界,所有人不过是在欲望的泥潭中挣扎的怪物
但冯宝宝不一样,无关金钱与权利,没有手段和企图,只是把他当成最重要的东西
在别人的眼中,冯宝宝不过是一个天性凉薄身世成谜战斗力超群不老不死的怪物
但在张楚岚眼中,冯宝宝是世界上唯一无条件对他好的人,冯宝宝把自己拖出了黑暗的深渊
张楚岚害怕被人孤立,但是为了冯宝宝,他可以与所有人为敌,为了冯宝宝,他选择了一条早就放弃的路
就像沙耶是被同化后郁纪的精神支柱一样,冯宝宝亦是张楚岚在这个充满肮脏和黑暗的世界中唯一的救赎
如果没有冯宝宝的出现,张楚岚会在日复一日的战斗、权谋和欲望中一点点的失去自己的本心,他甚至可能忘记自己只是想追寻爷爷的真相,甚至可能会变得像X点种马文男主一样狂妄自大目空一切
冯宝宝的出现,让张楚岚突然发现世界上还有人会对自己无条件的好,每当张楚岚的本心动摇的时候,冯宝宝对他的好就成了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对于张楚岚来说,所有的人都是能够利用的,唯独冯宝宝——他不能、不想也不敢对她加以利用,因为他害怕自己失去唯一对他好的人
(只是浅谈拙见,有分歧欢迎讨论)

伊藤誠に

灵异事件

你们知道心跳文学部有一个bug叫「阴魂不散的莫妮卡」吗

我玩沙耶之歌的时候,屏幕花了一下,几分钟后,立绘里除了沙耶,突然多出来一个莫妮卡

这两都不是一个游戏啊,你们知道我当时多害怕吗

我当时还以为我被莫妮卡和沙耶逼疯了

就是在沙耶吞青海那里闪了一下,突然就有一个莫妮卡的立绘

我觉得我有点神志不清

你们知道心跳文学部有一个bug叫「阴魂不散的莫妮卡」吗

我玩沙耶之歌的时候,屏幕花了一下,几分钟后,立绘里除了沙耶,突然多出来一个莫妮卡

这两都不是一个游戏啊,你们知道我当时多害怕吗

我当时还以为我被莫妮卡和沙耶逼疯了

就是在沙耶吞青海那里闪了一下,突然就有一个莫妮卡的立绘

我觉得我有点神志不清


守序邪恶-孤阳

复习。
每次通过be1时都要哭死(以至于觉得be2都不那么虐了……)

复习。
每次通过be1时都要哭死(以至于觉得be2都不那么虐了……)

攸

【完成】沙耶青銅 CIRCUS 1/8 考古向

真的好久远啊……我人生第一个作品啊……回看的时候真的很感慨,那时候还是高中租的房子里,自己真年轻,满满都是怀念,这个作品现在已经是尸体,而且死得不能再死了,搬过2次家,很快就废了。文字部分还是保留原文吧。以下开始:

前言:

    欸,这个是西瓜店推广时买的件,新人真是什么都不懂啊,一看到价钱就心动,冲动,什么都不管了啊……西瓜的件真难打磨处理,第一次喷装,各种不顺啊……早知买个电钻的了,手钻的孔老是很大的说……

几个礼拜前的状态:

手机像素不行的说……

白模竟然被我泡得掉粉~\(≧▽≦)/~啦啦啦

其实我用不来AB补土的说……

鞋子我...

真的好久远啊……我人生第一个作品啊……回看的时候真的很感慨,那时候还是高中租的房子里,自己真年轻,满满都是怀念,这个作品现在已经是尸体,而且死得不能再死了,搬过2次家,很快就废了。文字部分还是保留原文吧。以下开始:

前言:

    欸,这个是西瓜店推广时买的件,新人真是什么都不懂啊,一看到价钱就心动,冲动,什么都不管了啊……西瓜的件真难打磨处理,第一次喷装,各种不顺啊……早知买个电钻的了,手钻的孔老是很大的说……

几个礼拜前的状态:

手机像素不行的说……

白模竟然被我泡得掉粉~\(≧▽≦)/~啦啦啦

其实我用不来AB补土的说……

鞋子我也修正了……用得着么?!

中间惨痛的打磨5爽略过……西瓜的件真不好弄啊,鞋带、衣带被我弄断N次,好吧,我承认,自己手不巧的说……

手贱,用铅笔画眼玩玩~


没好好打磨就上补土和白底的说,第一只也没打算好好做……原谅我,沙耶~

昨天的状态:今天上肤色的说

2012年7月5日

今天喷肤色,上海据说有40度……咱真是不要命了的说……

由下图所见,因为某些原因,两只手臂我连一起了……导致喷漆5爽各种不便……



为什么会变成这种肤色的说,我一直觉得很纠结

照片拍得很粉嫩的说,其实实际肤色非常偏橙色,很艳,为什么会粉嫩呢?为什么呢????

虽然说消光后肤色的效果更好(以上是消完光的肤色图)


遮盖液很纠结的说……咱不会用

自己分不清了,其中有一个头是透明肤色的说(貌似上面一个),其他两个头用实体肤色……

话说,头比身体的颜色淡啊~

中间的过程省略……

面部肤色还是重新喷了下~

成品图






总结:

这次偷了很多懒~  ╮(╯▽╰)╭ 衣带鞋带扔掉了几根~油漆打翻多次,那叫一个浪费啊!!!~~~~(>_<)~~~~ 喷笔出水几次,眼睛水贴化了几次,后面实在不贴水贴了,就算化得不厉害,也和眼睛轮廓对不上 ╮(╯▽╰)╭ ~现在手指指甲上还残留这 光泽白 呢!!衣服上的“花纹”就是喷笔喷出的液体油漆,不是喷出来,是洒出来~不过这样的裙子也蛮好看的说~

毛虫百合

画技不够,特效来凑

绿法猎奇萌娘——沙耶!随缘阴影法将就一下……果然还是不能给线稿上色……

尝试用勾线笔和彩铅搭配,效果一般……

第一次知道《沙耶之歌》后——

毛虫子:沙耶沙耶沙耶沙耶沙耶沙耶沙耶∧q∧……

毛虫:你口味太重了吧???

毛虫子:那又怎样?我们跟沙耶不就差不多吗?

毛虫:我……【思考一下】也是哦!

画技不够,特效来凑

绿法猎奇萌娘——沙耶!随缘阴影法将就一下……果然还是不能给线稿上色……

尝试用勾线笔和彩铅搭配,效果一般……

第一次知道《沙耶之歌》后——

毛虫子:沙耶沙耶沙耶沙耶沙耶沙耶沙耶∧q∧……

毛虫:你口味太重了吧???

毛虫子:那又怎样?我们跟沙耶不就差不多吗?

毛虫:我……【思考一下】也是哦!

啦啦啦啦啦

        【怨念,视频居然只能有1分钟,所以我还是传b站吧】
        算作之前《家教·约定的地方》白沙线的番外了,一个疯子和女王的爱情故事🌚🌚最后成功HE,撒花,撒花……
         “因为小沙耶,就是我的底线啊。”
         “从今往后,祝我与绝望,喜结连理...

        【怨念,视频居然只能有1分钟,所以我还是传b站吧】
        算作之前《家教·约定的地方》白沙线的番外了,一个疯子和女王的爱情故事🌚🌚最后成功HE,撒花,撒花……
         “因为小沙耶,就是我的底线啊。”
         “从今往后,祝我与绝望,喜结连理。”
         “于妾身而言,即便有一千种,一万种更好的未来,我也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和那个家伙在一起,哪怕我会拥有最坏的结局。”
        “然而,妾身早已做好了最糟糕的打算。无论我们既定的结局是什么,妾身都会亲眼见证。绝不中途逃跑,绝不离开视线。”
        “我和小沙耶,即便是BE,也是恩恩爱爱的 BED  END哟,最爱小沙耶了~”
        “白兰答应沙耶,绝不对她有所欺瞒,答应她的事,也必定做到。
         沙耶答应白兰,绝不从他身边逃离,即使是死亡,也不会分离。”
        白花花还是那么可爱(大概吧),沙耶女王依旧那么霸气,超萌的一对~
       

迷失路途的占卜师

推荐音乐【3】:いとうかなこ的沙耶の唄

推荐音乐【3】:いとうかなこ的沙耶の唄

瑶无渡

苍翼默示录同人(番外)

设定琴恩女,沙耶男(兄妹)哈札马没死
主ragjin,微alljin
讲的是平行世界三兄妹的过去(片段)

以下正文:

身体一向很好的琴恩,在接连几天下雪的情况下,也终于病倒了。

琴恩看着床边舀起一勺汤药正准备喂给自己的拉格纳,露出了笑容。

“怎么了,琴恩?”

“……哥哥在喂我吃药,我好开心。”

琴恩乖巧地喝下汤药,苦味瞬间在嘴里蔓延。虽然没有哭到什么程度,但琴恩却装作很苦的样子,硬是挤出了几滴泪水,可怜巴巴地看着拉格纳道:“哥哥,苦。”

“那也没办法啊……不好好吃药的话可是治不好病的啊。”拉格纳叹气,但又不忍心让自家小妹继续流泪。“琴恩乖乖地吃完药,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好!”琴恩几乎是瞬间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设定琴恩女,沙耶男(兄妹)哈札马没死
主ragjin,微alljin
讲的是平行世界三兄妹的过去(片段)

以下正文:

身体一向很好的琴恩,在接连几天下雪的情况下,也终于病倒了。

琴恩看着床边舀起一勺汤药正准备喂给自己的拉格纳,露出了笑容。

“怎么了,琴恩?”

“……哥哥在喂我吃药,我好开心。”

琴恩乖巧地喝下汤药,苦味瞬间在嘴里蔓延。虽然没有哭到什么程度,但琴恩却装作很苦的样子,硬是挤出了几滴泪水,可怜巴巴地看着拉格纳道:“哥哥,苦。”

“那也没办法啊……不好好吃药的话可是治不好病的啊。”拉格纳叹气,但又不忍心让自家小妹继续流泪。“琴恩乖乖地吃完药,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好!”琴恩几乎是瞬间又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她想了想,然后满是期待的看向拉格纳道:“那我长大后要跟哥哥结婚!”“……亲兄妹之间是不可以结婚的。”“啊……”

琴恩失落地低下了头。

“那哥哥你让我想想……我想好了写在纸条上给哥哥看。”琴恩顿了顿,然后补充道:“哥哥你要等我长大了以后再打开看哦。”“好。”

之后拉格纳喂琴恩吃药,琴恩不仅没有痛苦的样子,而且还笑得十分灿烂。


沙耶那边,要去准备晚餐的修女在照理好沙耶后便离开了。他知道琴恩病了,也猜测到琴恩为什么生病。

就在昨晚,琴恩来找沙耶了。

“沙耶哥哥……你说哥哥他是不是不喜欢我。”“怎么会呢……”“可是哥哥比起我,更亲近沙耶哥哥你啊。”

琴恩没有等沙耶再说话,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沙耶急忙下床,随手批了件外套便往外跑。

琴恩不知道跑去了哪,沙耶也只能漫无目的地跑着。当沙耶的金发上、外套上落满了飘雪时,沙耶撞见了拉格纳。

“琴恩?她在修女那边烤火。”

沙耶哑然,是自己太大惊小怪了吗……

后来,拉格纳要送沙耶回房间。沙耶转身的一瞬间,有一抹金色出现在眼角。沙耶知道那是琴恩,但当时他并没有去在意,那天晚饭琴恩早早解决回房间,也没有人去多想。


“为什么我要有这么一个健康的身体啊……”站在雪中许久的琴恩开始担心拉格纳去她房间道晚安时找不到人了。明明身上已经落满雪花,身体已经冻红,但琴恩依旧清醒的很,明明很冷却没有感觉身体有多不适。

琴恩不知道,在远处有一个人从她跑出来的那一刻便一直在看着她。

————————————————————

那一天,琴恩从照美手中接过了雪女,照美那看猎物的眼神让琴恩十分不舒服。“好冷……把这个给沙耶哥哥的话,沙耶哥哥会生病的。”哥哥又会顾着照顾沙耶哥哥冷落我了。

照美没有说话,许久才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如果我说我可以带走你的沙耶哥哥呢?”


沙耶拿着雪女刺向了拉格纳,琴恩沉默着站在一边。拉格纳突然感觉自己的弟弟妹妹离自己是那么远,他们身后的巨火似乎马上要将他们吞噬一般。

照美狂笑着砍下了拉格纳的右手。被雪女控制的沙耶毫无波动,但一旁的琴恩却忍不住想要冲向拉格纳,可是照美却施法让她动弹不得。


“我们说好的不是这样的……”沙耶已经昏睡过去,琴恩脑海中尽是拉格纳被沙耶刺穿、被照美砍下右手的那一幕,她现在甚至连向照美怒吼的力气都没有了。

照美依旧诡异的笑着,他蹲下身,金色的眸子盯得琴恩发麻。“如果我说我改变主意了、现在想要带走你了呢?”

————————————————————

“这个身体已经不行了呢……当初你为什么不将那孩子带过来呢?”

“啊呀,那就抓诺爱尔少尉的身体来替换吧。”哈札马,也就是照美道。“事后能否把现在这副身体给我呢?”“随你便。”

————————————————————

“哥哥……当时那张纸条你还留着吗……”在最后的最后,琴恩终于还是问出了自己最想要问的问题。“我一直没有放弃嫁给哥哥哦……一直……一直……”

“琴恩!”

然而琴恩没有再回应拉格纳了,她的手从拉格纳脸上滑落,明明最后是笑着离开的,可是眼角却有着泪水……

————————————————————
随心所欲撸出来的,自己都看不下去了qaq

瑶无渡

苍翼默示录同人(3)

具体背景看我文章。

以下正文:

众人看着床上昏迷状态中的如月琴恩,久久地沉默。

刚刚那场混乱,还是雷琪儿趁琴恩和拉格纳打起来时突然出现并下手才解决的。

许久,诺爱尔才打破了僵局:“那个……琴恩不是女生吗?而且……”

“他是琴恩,我不会认错的。”未等诺爱尔说完,坐在琴恩身旁的拉格纳便开口了。

“即使变了性别和沙耶如此相似吗?”雷琪儿皱眉,导致琴恩出现的原因完全是她所知之外的东西。

沙耶站在一旁有些失神,似乎还没有缓过来。在翠息的调整下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但琴恩身上的寒气仍然让他感到不适。

拉格纳注意到了沙耶的不对劲,“沙耶,你离琴恩远一点,他身上的寒气太重。”“哥哥,作为琴恩的哥哥,这点我还是能承受的。”

拉...

具体背景看我文章。

以下正文:

众人看着床上昏迷状态中的如月琴恩,久久地沉默。

刚刚那场混乱,还是雷琪儿趁琴恩和拉格纳打起来时突然出现并下手才解决的。

许久,诺爱尔才打破了僵局:“那个……琴恩不是女生吗?而且……”

“他是琴恩,我不会认错的。”未等诺爱尔说完,坐在琴恩身旁的拉格纳便开口了。

“即使变了性别和沙耶如此相似吗?”雷琪儿皱眉,导致琴恩出现的原因完全是她所知之外的东西。

沙耶站在一旁有些失神,似乎还没有缓过来。在翠息的调整下他的身体已经恢复了大半,但琴恩身上的寒气仍然让他感到不适。

拉格纳注意到了沙耶的不对劲,“沙耶,你离琴恩远一点,他身上的寒气太重。”“哥哥,作为琴恩的哥哥,这点我还是能承受的。”

拉格纳皱眉,正欲开口,却突然被一只冰凉的手给抓住了。“哥哥……别走……”沙耶下意识地还以为琴恩是在喊自己,反映过后黯然神伤。

拉格纳见琴恩没有醒过来的样子,叹了口气,将琴恩冰凉的手握在自己手心。“真拿你没办法……”记忆中琴恩的小手一直是暖洋洋的,没次都是默默地牵着拉格纳的手,安静地跟在拉格纳身旁。拉格纳那时总是关心体弱的弟弟沙耶多一点,而妹妹琴恩的乖巧健康让他省了不少力气。就连被照美绑走的那天,拉格纳被沙耶砍断一只手的那天,琴恩都是静静地站在一边……

头脑中突然浮现出帝被打败的那天的记忆。琴恩的身体在逐渐地化作粉末一点一点消失,终于恢复自己意识的琴恩也只是躺在拉格纳怀中,一遍遍地叫着“哥哥”,抓着拉格纳的手,仿佛怕拉格纳离开一般,直到完全消失……

“琴恩……”

不管怎么样,琴恩都是自己的妹妹,即使她已经变成了男性,但只要琴恩能活着就好…,

当琴恩醒来的时候,除去拉格纳和沙耶,其余人都因为各自的原因暂先离开了。看到最爱的哥哥、消失已久的哥哥,琴恩忍不住伸出双手去摸拉格纳的头发。

一点都不舒服。琴恩嘀咕着。但是此时,他光是知道拉格纳真实地在他身边,就足够。

就是一旁的冒牌货(指沙耶)很碍眼。



瑶无渡

苍翼默示录同人(2)

想了想决定(男)如月沙耶由中尉升到少校,(男)如月琴恩由少校升到少将。(我真的不知道该升多少)
设定(男)如月琴恩所处的世界关于拉格纳的记忆未消失。

以下正文:

男人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雪女插入刀鞘内,然后离开。

是的,他就是如月琴恩。不过不温柔体贴,也不再是少校。

当七夜诚赶到时,她看到的是已经解冻浑身湿漉漉的、颤抖着挪动着脚步的诺爱尔。

“诺诺!你怎么了?”七夜诚立马扶住了诺爱尔,冰冷的身体让七夜诚无比担心。

“有、有人假冒……如月少校……”诺爱尔说话的时候整个人还在不停地发抖。七夜诚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诺爱尔披上。“我知道了,我先去通知如月少校。诺诺你小心点。”“嗯、嗯。”

诺爱尔裹紧了七夜诚的外套,目送着七...

想了想决定(男)如月沙耶由中尉升到少校,(男)如月琴恩由少校升到少将。(我真的不知道该升多少)
设定(男)如月琴恩所处的世界关于拉格纳的记忆未消失。

以下正文:

男人冷哼一声,将手中的雪女插入刀鞘内,然后离开。

是的,他就是如月琴恩。不过不温柔体贴,也不再是少校。


当七夜诚赶到时,她看到的是已经解冻浑身湿漉漉的、颤抖着挪动着脚步的诺爱尔。

“诺诺!你怎么了?”七夜诚立马扶住了诺爱尔,冰冷的身体让七夜诚无比担心。

“有、有人假冒……如月少校……”诺爱尔说话的时候整个人还在不停地发抖。七夜诚脱下自己的外套给诺爱尔披上。“我知道了,我先去通知如月少校。诺诺你小心点。”“嗯、嗯。”

诺爱尔裹紧了七夜诚的外套,目送着七夜诚离开。此时的她已经没有力气奔跑了。

与此同时,弥生椿被夹在两个极为相像的人之间。

“冒牌货,你想对小椿做什么?”“这句话是我问你才对吧,冒牌货。”

琴恩一脸厌恶地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长得如此之像却一脸阴柔的、被弥生椿称为“如月少校”的男人。

当七夜诚赶到时,两人已经开战了。弥生椿被琴恩给冰住了半身,无法动弹。“不好,如月少校似乎落了下风,我得去帮忙!”她刚踏出一步,便看到一个红色的身影冲了上去,架住了琴恩快要刺到“如月少校”脖子上的雪女,献血滴落。

“没事吧,沙耶。”“嗯。”

琴恩怔怔地看着眼前日思夜想的人,瞬间松开了雪女,紧紧地抱住了拉格纳。

“!”拉格纳下意识地想要去推开琴恩,却被抱得更紧。“不要再离开我了,哥哥。”

“如月少校”,也就是(如月)沙耶目瞪口呆。不过他很快意识到自己的哥哥被“冒牌货”给抱了!

沙耶立马去拉拉格纳,却被琴恩给冻住双脚。本来就不好的身体尽管有翠息(沙耶的兵器)的保护,却还是被雪女制造出的寒冰给冻得打了个喷嚏。拉格纳几乎是瞬间突然发力推开了琴恩去查看沙耶。

只顾着关心沙耶的拉格纳完全没有注意到了背后琴恩阴冷的表情。

“拉格纳!如月少校!小心!”弥生椿只能够出声提醒两人。七夜诚第一时间向琴恩冲去,却在瞬间被冻住。

“哥哥,为什么要推开我?”琴恩重新握住了雪女,“哥哥从哪里找来的冒牌货?宁愿要冒牌货也不要我吗?”他脸上诡异的表情让沙耶不禁后怕。

“沙耶……沙耶……沙耶都已经死了你还只关心沙耶!从小到大哥哥你都只关心沙耶!”

拉格纳一怔:“琴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