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沙雕

36498浏览    5550参与
热牛奶与曲奇

【all金】今天的金作死了吗?(1)

🌟OOC有这————————么多


🌟传说中的沙雕文


🌟不定时更新


🌟BUG漫天飞


🌟私设超多(瞎写)


🌟不喜勿喷


🌟CP:瑞金、嘉金、雷金、安金、卡金、凯金



————————分割线—————————



在我们开始这奇妙的故事之前,让我们来看看主人公:金,的日程表:



今日事项 2018.11.11



(✅)找格瑞抱抱


(✅)买游戏去直播


(     )直播如何作死(?)



这一切,就来自于这个日程表……...



🌟OOC有这————————么多


🌟传说中的沙雕文


🌟不定时更新


🌟BUG漫天飞


🌟私设超多(瞎写)


🌟不喜勿喷


🌟CP:瑞金、嘉金、雷金、安金、卡金、凯金






————————分割线—————————






在我们开始这奇妙的故事之前,让我们来看看主人公:金,的日程表:




今日事项 2018.11.11




(✅)找格瑞抱抱


(✅)买游戏去直播


(     )直播如何作死(?)




这一切,就来自于这个日程表……










金:你可滚吧,瞎编。


我:消消气嘛……剧情需要……


金:这就是你坑我的原因?


我:【楚楚可怜 jpg.】


金:???你是谁?






————————转换镜头————————




“啊!终于在双11抢到了凹凸责任是什么我不知道有限公司的《他们恋上我该怎么办!?》了”




金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他们恋上我该怎么办!?》是凹凸责任是什么我不知道有限公司出的一款VR全新游戏,是超火爆限量发售的乙女向游戏,并且里面的人物男女皆有,性格不同,适应各种口味,CV们也都是大牌。




而作为游戏圈中人气最高、最疼爱粉丝的游戏UP主:金与矢量,应了粉丝的要求,答应直播这款游戏。




而经过一番努力的抢购,终于在实物店以999的折扣价,买到了这款游戏。




金做好了准备晚上8点准时开始了直播。






“大家好!我是矢量!答应你们的8点!”




【哦哦哦,小天使是我的!】


【楼上你可滚吧】


【赞成👍】


【我承包矢量】


(系统:【000】赠送了5个火箭)


【土豪出现了】


【豪出现了】


【出现了】


【打破队形哈哈哈哈哈哈哈】


【楼上疯了】


【天使好可爱~】


【好想……】


【想太阳~】


【危险发言!】


【呜呜呜!我要嫁给矢量!】


【妈妈不同意!来,见见你的新爸爸:矢量】


【爸爸不同意!来,见见你的新妈妈:矢量】


【上面复制好快!】


【吃瓜看戏中……】




刚打开直播,弹幕就炸开了锅,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粉丝太活跃了。




“今天直播的是《他们恋上我该怎么办!?》呦!”




【哇!】


【哇!!】


【哇!!!】


【哇!!!!】


【哇!!!!!】


【打破队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打破队形怪出现了!】


【限时捕捉!】


【你们宠物小精灵玩得太多了……】


【没想矢量买到了……】


【我排了6个小时的队……现在还在排……我的腿已经没知觉了……好饿……】


【楼上可怜】


【哇!为神马!我在家等了7个月也没买到!】


【我甚至都没买,太明智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矢量的技术是S,谁知道幸运度是S+呀!】


【真相了】




“谢谢大家了,废话不多说,我们开始吧!”




在弹幕谈天说笑的时候,金早已完成了设定。




【金的性格抽奖要出来了!】


【是……】


【是……】


【是……】


【是……】


【打破队形哈哈哈哈哈哈!】


【楼上再次出现】


【疯了疯了】


【开心之宝!!!】




“啊!幸运度S+,外貌SSS+,智商S+,我也只能抽到这样的设定了……”




【。】


【。】


【。】


【。】


【……】


【楼上摧毁了队形!!】


【金宝怕不是傻……】


【大开眼界!】


【我的眼睛瞎了】


【哦!原来这是人能抽到的呀!】


【涨见识,涨见识!】


【我说了幸运度是S+了吧】


【真相】


【真相】




金把VR眼镜戴上,对粉丝们说:“我开始了!”




在金的眼中,出现了一行字:




你的名字是:______(不超过八个字)




金想没想,输入了:金




“被人喊假名的话会感觉很奇怪……”




小天使随即进入了游戏。




可,如果金宝的命运如此简单……就不会有这个故事了……




于是,金宝发动了隐藏技能:幸运的肚子(?)!




进了游戏。




金感到眼镜没了重力带来的感觉,喃喃自语:“实景体验度这么高吗……”




我们的金宝以为这还是个游戏,直到他摔了个狗啃泥。




“痛痛痛痛痛……”




反应弧过长的小天使意识到了什么东西……




“这!不是游戏!!!”




金花了很长时间说法自己是在做梦。




于是!




金➡️失败




这时,金看到了自己珍爱的发小:格瑞!




“我就知道这是个梦!”




金宝完全没意识到自己是在大街上醒来的呢~




于是金冲了上去。




被挡开了。




于是金幸福地笑了(?)。




“这个格瑞!是真的!”




金这么想着。




而格瑞不得不担心自己发小的精神健康。




【你好!001号宿主!欢迎加入异世界攻略系统的使用~你是第一11月11号玩这款游戏的,所以我们把福利给你了呦~】




金被吓了一跳,然后表示自己想回家。




【完成任务就可以啦!你的任务是:攻略格瑞、嘉德罗斯、雷狮、安迷修、卡米尔和凯莉!我是来辅助你的!特意帮你选了熟人!】




金后悔自己当初没有接触那么多女生。




【和我用思想交流就可以了!在别人眼里,你想自言自语一样!你的幼驯染看你的表情想看一个智/障呢~】




金扭头。




金表示自己再也不想看到自家幼驯染的表情了。




【金宝特殊式手动再见 jpg.】








【让我帮助你吧!】




系统发言!




【A. 和格瑞打招呼 B. 拥抱格瑞 C. 扭头就走 请选择吧!】




莎士比亚曾经说过:“遇到选项。死,还是死,是个问题。(误)”
































金宝:我如此善良✨你就这样坑我


作者:小、小星星!


金宝:帅爆了~✨


作者:呕—


金宝:竟然被我帅吐了~✨


作者:救命🆘!!!!








—————————TBC—————————


在评论区告诉我你想让金宝选什么!


哈哈哈哈哈!


求小心心,手手和关注!


哈哈哈哈哈!


感谢阅读!爱你们!


哈哈哈哈哈!




—曲奇




☆又   要   月   考☆

摸鱼一时爽,考试火葬场
yeaaaaah
我数学药丸
P1-3:Nanashi和Misane的印象Lolita(?)
P4:18岁的Misane酱
后2P是自家

摸鱼一时爽,考试火葬场
yeaaaaah
我数学药丸
P1-3:Nanashi和Misane的印象Lolita(?)
P4:18岁的Misane酱
后2P是自家

老画某
摸了只鱼今天看了剧情,阿符最终...

摸了只鱼
今天看了剧情,阿符最终量子化了
我喜欢的希儿,老薛和阿符会在一个世界相遇吗

摸了只鱼
今天看了剧情,阿符最终量子化了
我喜欢的希儿,老薛和阿符会在一个世界相遇吗

是阎呀
儿童散学回来早,忙趁东方放纸鸢...

儿童散学回来早,忙趁东方放纸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考试回来了!

儿童散学回来早,忙趁东方放纸鸢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考试回来了!

岚酱吖

盒盒盒这个软件好可爱
为什么封面是绿色的??!
爱是一道光,绿到你发慌(划掉)

盒盒盒这个软件好可爱
为什么封面是绿色的??!
爱是一道光,绿到你发慌(划掉)

荞麦君

【无差】小澜孩拆马甲的另一种骚操作

沙雕预警

欢脱向

私设如山

设定:小澜孩在山河锥事件前就已经发现了沈巍的身份,然后尝试各种骚操作去扒他马甲。

剧情回顾:烛久得知山河锥的下落,想要强行打开冰锥,把山河锥抢到手。因为烛久动手,黑袍阻止烛久意外打破山河锥的禁锢,把桑赞释放了出来,桑赞想要救汪徵,却没想到被烛久打散了他的能量体而消失了。黑袍及时收回了山河锥,烛久只能消失在山洞之叶。

-----------------------------------

面对汪徵的悲惨爱情故事,赵云澜顶着张痛惜不已被脸频频叹气,眼睛却不停的往一旁一袭黑袍的沈巍身上瞟,脑子里装的全是各种各样关于如何扒掉沈巍马甲的无节操方法,至于汪徵讲的东西...

沙雕预警

欢脱向

私设如山

设定:小澜孩在山河锥事件前就已经发现了沈巍的身份,然后尝试各种骚操作去扒他马甲。

剧情回顾:烛久得知山河锥的下落,想要强行打开冰锥,把山河锥抢到手。因为烛久动手,黑袍阻止烛久意外打破山河锥的禁锢,把桑赞释放了出来,桑赞想要救汪徵,却没想到被烛久打散了他的能量体而消失了。黑袍及时收回了山河锥,烛久只能消失在山洞之叶。


-----------------------------------


面对汪徵的悲惨爱情故事,赵云澜顶着张痛惜不已被脸频频叹气,眼睛却不停的往一旁一袭黑袍的沈巍身上瞟,脑子里装的全是各种各样关于如何扒掉沈巍马甲的无节操方法,至于汪徵讲的东西是一点都没听进去。


“扑通”一声,眼前刚刚还哭的梨花带雨的汪徵就这样跪在了二人面前,把注赵云澜实在的吓了一跳,赶紧把不着边际的暂时扔到一边。


“黑袍大人,赵处,求求你们了,救救桑赞吧。他被困在这里一百多年,现在我好不容易找到他了,他却又要再一次的离开了。我不能没有他,如果真的不可以,我会陪桑赞一起走。”


别看汪徵一个柔女子,说起狠话来可一点也不含糊,字字铿锵毫无商量的余地,仿佛下一秒就可以把自己撕成碎片永生永世的禁锢在这幽深的山洞之中,与爱人长相厮守。


“那什么,你别跪着啊赶紧起来,你看我们肯定不会放着你不管啊是吧....”赵云澜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而后把期待的目光投向沈巍, “黑老哥?”


沈巍还沉浸在自己与昆仑倾世绝恋的联想中,突然被叫到不由得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回过神来,压下声音回答道。


“既然赵处长都开口了,那本使自然愿意一试。”


“那就麻烦黑老哥了,” 赵云澜不知道从哪摸出根棒棒糖剥了往嘴里一塞,往旁边挪了挪,嘿嘿笑道, “请!”


一手握住山河锥,另一手腕翻转,丝丝黑雾便夹杂着蓝色光芒从沈巍的手心溢出,缓缓升至空中与山河锥的能量缠绕,然后从顶部一点点没入。没一会儿,原本看似平常的山河锥发出耀眼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的山洞每一个角落。


点点萤火似的碎片凭空显现,汇成一股股朝一个方向流去。汪徵瞪大眼睛,看着一个人形逐渐在光芒中化为实体朝她走来。


“格兰!”


“桑赞!”


两个命运坎坷的有情人奔向对方紧紧相拥。


两个不知所措的旁观者猝不及防一口狗粮。


“黑老哥,”赵云澜在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忘记自己要做的事情,被扔在一旁的可怕的注意力又重新粘回了沈巍身上,“你看啊,这个汪徵啊,在加入我们特调处之前叫格兰,与她的老情人桑赞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故事。”


“黑老哥,那你的名字是什么啊?”


沈巍: “.............”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来?


明知故问这种套路已经被赵云澜用烂了,可还是屡试不爽,快要被自己脑补的场景笑得半死还得拼命憋着。


沈巍现在同样慌的一比。


面上依然是霸道冷酷淡定自若的黑袍使,内心一万匹草泥马在奔腾。 红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一点点从耳跟子往上爬,脑子里还不忘疯狂寻找着一个可以蒙混过关的名字:沈负重?沈前行?沈高山?还是直接用夜.....不行不行太羞耻了。沈巍小幅度的摇了摇脑袋,结果还是甩掉空白还是空白。


赵云澜幸灾乐祸的看着自己的杰作,控制不住自己已经咧到耳根的嘴角。


“我叫黑袍使......”


赵云澜:...........


我信了你的邪.....


“赵处,”汪徵小两口腻歪了半天终于告一段落,“请赵处让桑赞跟我们一起走吧,他现在与我一样是能量体,根本出不去的。”


“哈哈那当然,成人之美是我赵云澜一贯的作风啊,那既然这样就让桑赞来我们特调处,当个档案管理员,你看怎么样啊?”赵云澜走上前去拍桑赞的肩膀,结果拍了个空。


“谢谢赵处”赵云澜看两人又要跪下一把给拦住了。


“赵处长,”沈巍抬手扶了下被尬出的汗滑的快掉下来的面具。


看事情差不多都解决了,想赶紧开溜。


“本使还有要事在身,先行一步,再会。”


一阵黑雾从沈巍身后腾起。


糟了,想跑。


赵云澜一看这人架势不对,脑子里正急速搜索着办法,身体却先脑子一步,一个熊抱整个人猴到了黑袍使的身上。


然后眼前一花,等再睁开眼时,看到的便是客栈里沈巍的房间。再看自己抱着的人,已经僵了。


沈巍:..........


赵云澜:..........


这进展有点快,沈巍如是想。


这下跑不掉了,赵云澜如是想。


就这这个尴尬的姿势,赵云澜充分释放了自己在挨打边缘疯狂试探的天性,上手拉掉了沈巍头上的宽大帽兜。


一根小辫子噌地竖了起来。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云澜已经顾不上形象了,蹲在地上笑的根本直不起腰。就这样断断续续笑了有五分钟,赵云澜抹掉眼泪重新站起来的时候,沈巍又是沈巍了,身上穿的还是赵云澜送的冲锋衣,只是脸上格外红。


“你平时完全形态不会都这样扎个小辫子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你......你都知道了?"沈巍又恢复了他的白兔属性,眨着卡姿兰大眼睛看起来一脸无辜,"你不生我的气吗?"


"生气?我干嘛生您的气?黑袍使大人?"赵云澜笑的一口气还没喘上来,声音有点哑。


沈巍一听这个称呼,身体本能的一震。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瞒着你的。"


"呵,瞒着我? 瞒着就瞒着呗,"赵云澜拔出嘴里的棒棒糖,贱嘻嘻的笑着贴近沈巍的耳边,"不管你是谁,都是我的人。"


"别愣着啊,汪徵他们还在山洞里等着呢,走吧!"


赵云澜把棒棒糖重新塞回嘴里,迈着长腿走出房间,留下身后红成大番茄的沈巍。




















---------------------------------------

洁趴夫妇:今天又是没有姓名的一天呢.........




(完)

夜斗的小方巾

双11广州萤火虫漫展,出了全村最靓的仔ヾ(≧∇≦*)我妹依旧不可能让我画伍六七的腿毛😂😂
后面突然被最喜欢的夜斗求婚了ヾ(゚∀゚○)ツ
妈惹,有人肯带走我了(´・ω・`)
感谢陪伴,感谢有大家,爱你们😘

双11广州萤火虫漫展,出了全村最靓的仔ヾ(≧∇≦*)我妹依旧不可能让我画伍六七的腿毛😂😂
后面突然被最喜欢的夜斗求婚了ヾ(゚∀゚○)ツ
妈惹,有人肯带走我了(´・ω・`)
感谢陪伴,感谢有大家,爱你们😘

咕咕咕

我鸽了多久…(继续鸽!(。’▽’。))

我咕咕咕哈哈哈哈

我咕咕咕哈哈哈哈

夢泽熏
我 中分·沙雕&...

我 中分·沙雕·没有头发 的同学

我 中分·沙雕·没有头发 的同学

脑洞教主

过于真实。
我讨厌所有的ky。

过于真实。
我讨厌所有的ky。

不想学习怎么行

漫威大学日常(三十五)
我就说会甜回来的吧!
终于把他俩撮合到一起去了,拖了这么久也算接近尾声了,后面慢慢收尾然而因为我又get了新脑洞所以会换一个系列继续更😂毕竟我突然发现,他们毕业以后也有好多故事可以讲😂

PS: 本章吧唧超级霸气(or超级老母鸡?)

漫威大学日常(三十五)
我就说会甜回来的吧!
终于把他俩撮合到一起去了,拖了这么久也算接近尾声了,后面慢慢收尾然而因为我又get了新脑洞所以会换一个系列继续更😂毕竟我突然发现,他们毕业以后也有好多故事可以讲😂

PS: 本章吧唧超级霸气(or超级老母鸡?)

笙箫繁歌

【武侠风/ARASHI】岚山五壮士的大(沙)侠(雕)之(日)路(常)(1)

  ♥我来混更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沙雕向写起来就是身心愉悦。

  ♥前情提要&人设,东瀛风骚神偷岚x民间犯罪专家女。女主青梅竹马的官兵就是用来搞笑的。

  ♥背景架空,主要参照北宋。

  ♥似乎没有什么主线,视情况增加主要角色。


第一章:乡下人进城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盈……盈什么来着?”
  三月末,正是盛春之时。一辆车沿着苏堤徐徐前行,车前走着两匹灰得像驴一样的小灰马——小灰马是驴的名字,其实它们就是驴。
  右边那头驴上盘腿坐着一个黑衣男子,小圆脸,猫着背,怒目圆睁地看着前方。腰间别着一只小竹管和一个布口袋,口袋里装了几捆吹箭。额前绑了一条黑色布带,...

  ♥我来混更了,希望大家不要嫌弃我,沙雕向写起来就是身心愉悦。

  ♥前情提要&人设,东瀛风骚神偷岚x民间犯罪专家女。女主青梅竹马的官兵就是用来搞笑的。

  ♥背景架空,主要参照北宋。

  ♥似乎没有什么主线,视情况增加主要角色。


第一章:乡下人进城

  “天地玄黄,宇宙洪荒,日月盈……盈……盈什么来着?”
  三月末,正是盛春之时。一辆车沿着苏堤徐徐前行,车前走着两匹灰得像驴一样的小灰马——小灰马是驴的名字,其实它们就是驴。
  右边那头驴上盘腿坐着一个黑衣男子,小圆脸,猫着背,怒目圆睁地看着前方。腰间别着一只小竹管和一个布口袋,口袋里装了几捆吹箭。额前绑了一条黑色布带,看起来和衣服是同一种材料。
  左边那头驴上则坐着一个白衣翩翩长发飘飘的男子,腰上别着个扁平笛子一般的东西,据说其学名是口琴,阳光在上面一照,亮闪闪的,称得他像极了古装剧里的男二号,除了说他手里正拿着一本《千字文》,而且刚读个开头就卡住了。
  车里一位绛衣男子用折扇撩开车帘,“相叶兄,是日月盈昃,那个字念zè。”
  阳光从撩起的车帘里照进来,照在绛衣男子手里的火铳上,反射在车里另一个正在闭目养神的灰衣男人的脸上,扰得他不得安宁。
  “もう……うるせぇなー!”
  车里一个大眼睛包子脸的少年突然看向他,“四哥,不是说好到了中原就讲汉文的吗?不然暴露了身份可怎么办啊?”
  “这又没别的人。”被称作四哥的灰衣人把手里抱着的剑举到眼前,遮住了反射过来的光,“再说他在念识字课本啊,哪个成年的汉人会捧一本识字课本看啊?”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寒来暑往,秋收冬藏,闰……翔兄,闰啥成岁来着?”
  相叶雅纪还在兴致勃勃地念着《千字文》,还不忘了把身后车里的樱井翔当成词典用。
  “yú,闰馀成岁,”樱井翔回答完问题还不忘吐槽他的汉文,“‘翔兄’是什么叫法,不奇怪吗?”
  正说着,小包子松本润发现,一直和坐禅一样的黑衣侠大野智突然动了一下。
  不好!他暗自想道,大哥的观察力一向敏锐,这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莫非是五人的身份已经暴露?
  想到这,他从窗户向外看去,试图寻得敌人的踪影。
  只见大野智慢慢地回过头,“鱼?什么鱼?”
  松本润差点把下巴磕在窗沿上。

  “你刚刚是睡着了吧?”依旧闭目养神的二宫和也说道。
  大野智点点头。
  “服了,”樱井翔看着外面驾车的这两人,“你们俩一个看书,一个睡觉,没把驴赶进西湖里就不错了。”
  起名者相叶雅纪不服地回过头,“是小灰马,不是驴!”
  “行行行,你买的驴,你爱起什么名都随你。”
  “呀——!”大野智突然小声嘟囔了一声,引得众人都看向他。
  他不慌不忙地伸出手,指着前面“涌金门”三个大字,“咱们到了。”

  涌金门外站着两个守卫,一般这种和汉人打交道的任务都是交给樱井翔的,于是五个人下了车,八只手一齐把樱井翔推到了最前面去。
  “打哪来,来干啥,老实交代!”守卫说道。
  樱井翔笑嘻嘻地拱手抱拳,“我四引进翔,这几位四我的结拜兄弟,我们从竭霓村来,来参加比武大费。”
  守卫看了看这帮人的模样,寻思着估计又是一群不知自己几斤几两的主儿,于是一扬手,“走吧走吧,赶紧过去。”
  樱井翔回过头,一脸豆芽颜地看着身后四人。
  上了车后,众人纷纷化作无脑吹,“萨苏噶翔酱,汉文说得这么好。”
  驴车远去之后,其中一个守卫说道:“你说他这口音,得是哪的人啊?”
  “说是什么竭霓村来的,你听过这地方吗?”
  “没有,别是什么文化教育不普及的偏远山区吧。”

  五位少侠在驿馆放下小灰马,就直奔城北的擂台而去。
  擂台周围围了一圈又一圈的看客,他们刚想上去,就被门口一个姑娘拦了下来:“想要上台得先在我这登记,姓啥叫啥,从哪来,哪个门派的?”
  “咋这么麻烦呢……”大伙一边嘟囔着,一边又把樱井翔推到前头去。
  樱井翔指了指自己,“我四引进翔,从竭霓村来,没有门派,都四无私自通的。”
  姑娘皱着眉头把登记簿推给他,“哪个字?我不会写,你自己写。”
  樱井翔只好接过笔,在上面写下他们一行五个人的名字,这时候大家突然很庆幸还好他们的名字都是汉字。
  写完后,他放下笔,把登记簿双手奉上。
  那姑娘仔细看了看,“咋还都是复姓呢?”
  五人这才突然间回过味来,在汉人这边,两个字的姓比一个字的要少见得多。
  “不四不四,”樱井翔解释道,“我四引·进翔,他四松·本论。”说着还不忘指了指一边的包子润,后者赶紧点点头。
  姑娘又皱着眉头看了大野智一眼,“那他呢?姓大?”
  五人齐齐点头。
  “骗鬼呢你们?赶紧进去吧,刀剑无眼,要买金疮药的话最好提前。”

  五个人进去之后,姑娘把登记簿放在桌沿,手轻轻一拨,那登记簿便翻落在地上,远处一个拉着车的卖货郎看在眼里,吆喝着朝擂台这边走了过来,经过那姑娘身旁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对她说道:“小娘子,要不要买香粉啊?”
  那姑娘笑着跑到货车边,假装挑东西的样子,低声对卖货郎说道:“阿云,你演得也太假了吧?”
  阿云咳嗽了一声,也低声回答道:“我是官兵,又不是唱戏的。先不说这个,刚刚那五个人有什么问题吗?”
  “我也说不清楚,就觉得有点奇怪。”
  姑娘说完,把货又放回车里,掸了掸手,“你这里的东西我都看不上,快走吧你。”
  阿云看着她浮夸的演技,憋着笑离开了。

  擂台上,一个满脸横肉的中年男人提着一条禅杖,看着对面穿得花花绿绿的五个人。
  “老子江湖人称‘恶头陀’,对面的,姓甚名谁,报上名来!”
  五个人想了想,觉得一个一个报名字太没气势,就数了个一二三、异口同声地说道:“岚山五壮士,还请赐教!”
  恶头陀见松本润最细皮嫩肉,提了禅杖就要当头劈下去,一旁的二宫和也使用了技能“谁也不能打我弟”,冲到二人中间,把剑举过头顶,生生扛过了恶头陀的力道。
  “好小子,力气还不小!”
  恶头陀刚要准备起手第二回合,就听得对面传来砰砰两声响,脚边的擂台已经被打出了两个洞,还都冒着烟。
  一旁的看客们也纷纷议论起来。
  “刚刚那招是怎么回事?”
  “打雷了?这可是晴天啊。”
  “别是妖术吧。”
  听到这,樱井翔不好意思地把火铳藏回了袖子里。再看那恶头陀,已然跌坐在地上,抖似筛糠。
  “这是何等深厚的内力啊!”整个擂台上空都回荡着恶头陀的哀嚎。
  由于其他参赛选手们都见识过这副景象,却又没人能理解火铳的原理,于是他们都以为岚山五壮士内力雄厚,伸手一指就能把地板砸出个洞。所以自然没有人再敢上前挑战,岚山五壮士顺利拔得头筹。

  回到驿站里,没过多久,就有人来访。松本润以为他们刚出名就有了追捧的粉丝,正准备教育他们不要来影响英雄的私生活,谁知刚打开门,门口接待处那女孩就直接冲了进来。
  “你们几个美滋滋啊,初来乍到就成了有名人了。”
  松本润眨了眨眼睛,“你是来追星的吗?”
  “追你个大头鬼,你们糊弄一下那帮菜鸟可以,糊弄不倒我,不就是火铳吗?你们这是违反规则,违背了崇高的体育精神!”
  二宫和也阴险一笑,从樱井翔的腰间把火铳拿了过来,对着她,“你既然知道这是火铳了,还不赶快乖乖求饶?”
  姑娘抬起手,晃了晃手里的弹丸,“你说啥?我没听清。”

  惊了。
  众人七手八脚地把火铳拆开,见里面果然一颗弹丸都不剩了。
  见了鬼了,他们五个人在来中原之前就觉得,只有他们偷别人的份,没有别人偷他们的份。这才踏入江湖第一天,就被一个黄毛丫头在眼皮底下给偷了?
  “冷静、冷静。”相叶雅纪走上前来,“咱出来混江湖的,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吧。”
  “这可是你说的,接着。”姑娘说着把弹丸抛还给了他,“那从现在开始我们就是朋友了,朋友有难,你们帮是不帮?”
  本来弹丸都已经物归原主了,这时候要是死命抵赖,这姑娘自然也没辙,谁知松本润一听说有任务可以接,立马点头如捣蒜。
  四位哥哥皆怜爱地看着弟弟。
  “话说回来,你要我们帮忙,总得先自我介绍一下吧?”大野智说道。
  “我姓燕,名叫百翎,不是百灵鸟的百灵,是翎羽的翎。”燕百翎说着捡了条凳子坐下,“我朋友是天波杨府的人,最近在追查一批丢失的珠宝的下落,诸位大侠身手不凡,我那朋友特意差我来当个说客,若几位肯出手相助,天波杨府自然有大礼相赠。”
  听到有报酬,二宫和也一改怜爱的目光,转而和松本润同步点头如捣蒜。
  三位哥哥相视一笑:你们俩都懂的。

  两位弟弟既然决意要去,其他三人自然也是没辙,只好随着燕百翎出了驿站,去到官兵出差专用的高级馆驿里去见那位天波府的朋友。
  “恭候各位多时了。”
  见到此人,大野智方才想起,适才从接待处进去之后,有个货郎挨过来,他本来想看看有没有鱼饵卖的,只因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这才只好作罢。
  而那个货郎,和眼前这个人是同一副样貌,只是衣服不同。
  “我来介绍吧,”燕百翎接过话茬,“这位是天波府的陆承云,和我从小一起长大的,这回杨大官人派他来杭州抓捕飞贼,我就跟他一块来了。”
  陆承云向众人行了一礼,道:“诸位既然能在比武大会上以多敌少,胜了那恶头陀,想必自然是不俗之辈,此次就有劳了。”
  相叶雅纪挠了挠头,心道:我怎么觉得他说的是反话呢……?
  燕百翎接着说道:“这伙贼人偷了杭州城富商甄有钱他家娘子的首饰,我们派人在黑市盯着,结果顺藤摸瓜,摸到了城东郊外渡月阁的那批女飞贼身上。”
  “那我们该怎么办?”松本润问道。
  陆承云取过架子上的两截长枪拼到一起,“之前我们人手不够,现在加上五位少侠,定可端了那贼窝!”

  从馆驿那里回来,五个人坐下合计了一番。
  相叶雅纪先发了问:“你们说,咱们本来就是来中原寻宝的,现在帮着官兵抓贼,这合适吗?”
  众人思考了一会,大野智问道:“都答应下来了,现在再去回绝他们,这合适吗?”
  “别啊别啊,”松本润说道,“多好玩啊。”
  二宫和也摸了摸下巴,“我有个办法。”
  樱井翔:“啥办法?”
  “咱们兵分两路,一路人去和官兵抓贼,另一路人在他们去之前就潜入那个贼窝,先去把她们手里的宝贝抢过来。”
  “办法倒是好,”相叶雅纪说道,“可是谁去抓贼,谁去当贼呢?”
  二宫和也环视了一周,“这个简单,让他们自己挑人,被挑剩下的去当贼。”

  次日。
  “什么?!”燕百翎难以置信地看着他们五个,“难道你们五个不一起去吗?”
  五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八只手一齐把大野智推了出来跟她解释。
  “没办法啊……”大野智揉了揉被弟弟们推了一把的腰,“我们初到此地,人生地不熟的,总得留几个人看家、采办什么的嘛。”
  “行吧,那留两个人吧,出来三个人跟我们走。”
  众人又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二宫和也说道:“你们挑吧,挑中的和你们走。”
  燕百翎看了一眼身后的陆承云,“阿云,交给你了。”
  陆承云皱了皱眉头,“黑衣服的,白衣服的,绛色衣服的。”
  被点到名字的大野、相叶、樱井走了出来,正是三个最不积极的。
  “为啥不挑我啊……”松本润小声嘀咕道。
  “行了行了,”他四哥搭着他肩膀,悄悄说,“去当梁上君子,岂不更是快哉?”

  傍晚,渡月阁。
  渡月阁是杭州郊外的一个飞贼据点,阁主身份不详,阁中弟子无数,几乎全为女性。按理说女飞贼和官兵那群大老爷们动起粗来,在力气上是差那么一点,但坏就坏在今上对性骚扰问题格外重视,作为官兵更不可有任何污点,所以每次打起架来,只要这群女贼一喊性骚扰,官兵就只好把双手举起来以示清白。
  这还打个毛啊!

  想到这,陆承云看了看这三位少侠。反正他们又不是官兵,就算被诬了也没有官位可以撤。
  岂不美哉?

  几人骑着马来到了渡月阁外,一个紫衣女守卫见到为首的陆承云,也并不害怕,竟然直接走了上来。
  “这不是陆家的小郎君吗?怎么,又想姐姐了?”
  陆承云立刻回忆起了被这位姐姐支配的恐惧,每一次和她过招,她都能用精妙的借位让围观群众以为陆承云对她图谋不轨。
  不去搞摄影真是屈才了。
  他正准备还嘴,只见大野智把小竹管从腰间取下来、叼在嘴里,轻轻一吹,那守卫脖子上便中了一箭,白眼一翻,倒地了。
  其余四人都看向他,后者还没来得及把竹管从嘴里拿出来,就口齿不清地解释道:“不要紧的,四麻醉药。”
  陆承云按捺不住狂喜之情,冒着高冷人设崩塌的危险,扬起手中的长枪,指着前方的渡月阁:“弟兄们!!”
  燕百翎“嗯?”了一声。
  陆承云连忙打了补丁:“还有姐妹们!!”
  “这还差不多。”
  “冲鸭!!!”

千叶长生

我不要脸,晒女儿~暗香第一酷姐云梦第一靓妹

我不要脸,晒女儿~暗香第一酷姐云梦第一靓妹

千叶长生

突然发现有点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我是武当最骚的那个

突然发现有点像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我是武当最骚的那个

碧猫姊
是和朋友沙雕日常!很沙雕情注意...

是和朋友沙雕日常!
很沙雕情注意!

第一张最右边的是我
是人设

我真的非常喜欢铃铛
自从这件事以后
我买了一大堆铃铛
挂在我的钱包上

是和朋友沙雕日常!
很沙雕情注意!

第一张最右边的是我
是人设

我真的非常喜欢铃铛
自从这件事以后
我买了一大堆铃铛
挂在我的钱包上

伞黎

本人原创沙雕写手谢谢╮( ̄▽ ̄)╭


论一个沙雕写手的日常毁文√

心塞塞√

什么都不懂√

什么的不会√

伞下有黎,在下伞黎

本人写原创的沙雕文√

写的文极其沙雕√

好的谢谢√


论一个沙雕写手的日常毁文√

心塞塞√


什么都不懂√

什么的不会√

伞下有黎,在下伞黎

本人写原创的沙雕文√

写的文极其沙雕√


好的谢谢√

瞎坑湖

死之前一定要把电脑硬盘里的内容删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于真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死之前一定要把电脑硬盘里的内容删掉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过于真л̵ʱªʱªʱª (ᕑᗢᓫ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