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沙雕

57251浏览    7625参与
三叶兔

【绿蓝角C】即兴对戏-魔王篇

*注意:是前阵子莫名其妙玩起来的角C记录,就不说自己是哪只了XD
OOC有,沙雕有,无逻辑,请轻松观看(X


【灰羽】

今天是个平凡的日子,灰羽在魔王城内随意地逛着。

陛下和前骑士大人出去、教授在关书房,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情况下在城内寻个宝也不错,说不定还可以看到陛下的什么小秘密呢。

这时,他瞥见图书室中,一道属于传送阵的光闪现,近期频繁出没于魔王城的某人出现在视线中。


「哎呀,是勇者大人啊。下午好呀。」


【一维】

因为对程式进行了些修改而进入了游戏测试自己努力过后的成果,脑海中浮现起的是那几个有自我意识的“npc”。

传送地点是魔王城,看来魔王和前骑士团团长出去了。一阵...

*注意:是前阵子莫名其妙玩起来的角C记录,就不说自己是哪只了XD
OOC有,沙雕有,无逻辑,请轻松观看(X


【灰羽】

今天是个平凡的日子,灰羽在魔王城内随意地逛着。

陛下和前骑士大人出去、教授在关书房,没什么事情可做的情况下在城内寻个宝也不错,说不定还可以看到陛下的什么小秘密呢。

这时,他瞥见图书室中,一道属于传送阵的光闪现,近期频繁出没于魔王城的某人出现在视线中。


「哎呀,是勇者大人啊。下午好呀。」


【一维】

因为对程式进行了些修改而进入了游戏测试自己努力过后的成果,脑海中浮现起的是那几个有自我意识的“npc”。

传送地点是魔王城,看来魔王和前骑士团团长出去了。一阵光芒过后看到那个烦人的侍卫站在自己的不远处对自己打招呼,不耐烦的情绪一瞬间涌上心头。

「又是你啊,」不耐烦的双手抱胸,不想再多说废话,只想履行自己此行的目的,「现在看到我有崇拜我的意思吗?」


【灰羽】

“是是是,勇者大人神圣威武,我都迫不及待想和你交流了呢。”

一眨眼的时间便蹭到来人身侧,用着带笑的语气说出上面那番话,听起来感受不到丝毫诚意。

“说起来你怎么又沉迷网络游戏了?还是说想我们啦?哎呀可惜其他人都不在,只有我一个呀。”


【一维】

「想到要问你我也是没救了。」

看到对方瞬速的蹭到自己身旁下意识的后退,看着对方的笑脸不由得感觉古怪。这家伙不会又想做什么吧,不过也对我没什么伤害就是了。

「谁会想念你们!?我就是想进来看看我有没有成功让你们崇拜我而已!」


【灰羽】

“哎哎哎,勇者大人你别那么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嘛,不是要交朋友的嘛——”

刻意拉了长音,用无辜的语气说道,但神情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

“不然我带你到处逛逛参观如何?有不少秘密机关连陛下都没触动过的,我可以带你去看看。”


【永乐】

「呼」叹了一口气,终于把陛下留下来的文件处理得七七八八。一边想着那令人省不下心的同僚现在到底在哪里捣蛋,一边走出了堆满公文的房间。

在接近图书室的时候,感觉到里面除了灰羽以外还有另一个气息。 【是有入侵者吗? 】这样想着快步走了进去。

原来又是那个自称[程序员]的勇者,看灰羽笑容满满的表情,那是在他捉弄别人时才会有的表情,自从那次听完勇者的[自白]后,他就开始喜欢有意无意地激怒他了,看是觉得这样很有趣吧。

听到灰羽居然想要带他看秘密机关,皱一皱眉,「别闹,那可是外人不能进去的区域。」


【灰羽】

“教授——”

听见来人的声音,发现是一整天不见人影的永乐,灰羽便整个人给挂了上去。

“陛下和前骑士大人出去约会了,多无聊呢。有人陪我们玩玩这不是很好嘛,反正他死了也会重生,闲着也是闲着。”


【一维】

「这样说的怎么觉得我很可怜啊喂。」

双手叉腰看着那俩魔王的左右手,不悦的表情都露在了脸上。

「我才不会陪你们,我很忙的。」瞬间又露出了洋洋得意的表情,「我可是会编程的人,工作很忙!」


【永乐】

没有理会挂在自己身上的同僚,反正强行推开他又会在黏上来,还不如等他自己玩腻。

「所以勇者大人此行到底有何贵干?没什么事的话就请回吧。」


【一维】

「正打算回去来着。」

对于对方冷漠的态度,不如说是自己打算做的事被对方先一步说出来了导致十分不满。

「我问你,现在看到我有想要崇拜我的感觉吗?」


【灰羽】

“我这不是说了嘛,他肯定是想我们所以来玩的啦,教授你别那么严肃,吓着客人就不好啦。”

原本该是个无聊的下午,这下多了那么多人,不玩白不玩啊。


【一维】

「我说过了我,没,有,想,你,们!」

脸上写满了不耐烦,打从心里觉得那个侍卫十分麻烦。


【永乐】

「不好意思,我认为现在我的并没有对您产生名为崇拜的情绪」

转头看向那个明显仍未玩够的人,「别再玩了,快到午餐时间,陛下他们应该也快回来了,我们要去准备一下了。」


【一维】

「哼,不行吗。」


看着离开的两人突然心里有一种寂寞感油然而生,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后抱着这次一定要让他们崇拜自己的决心准备关掉游戏继续对游戏进行修改。

突然发现魔王和前骑士团团长正在走近。

不过对自己也没有什么影响就是了。


「我会再来的!」


【灰羽】

“咦——教授你怎么就这样抛弃我呢,等等我呀——”

眼看人就要离开,抓着人挣扎了会儿,无趣地噘起嘴巴。

这时,空气中传来专属魔王的法术波动,霎时间一天不见影子的两人闯入视线范围。


-------------------------------------------------- -----------


【小蓝】

今天的天气还挺不错,小蓝抬起头遮住有些刺目的光线。令人难熬的冬日终于到了尾声,空气也不似前阵子仿佛都镶了冰渣子般。

环顾四周,小道旁的树林已经伸开了枝桠,透出淡淡的青绿,大概是到了春天的缘故吧。

在魔族之眼的作用下,眼前的景色仿若仙境一般,然而……


看着兴致盎然的散着步的魔王,小蓝无奈道:「我说……你是都把公文丢给永乐处理了吗?」

整个冬天都被魔王拉着到处跑,仔细一想好像从没见他工作过啊……


【小绿】

「我偶尔还是会处理一下公文的」

小绿以轻佻的语气说着。


【小蓝】

「偶尔……既然是魔王倒是好好履行职责啊喂唉?!」


空气中突地传来一阵魔法的波动,导致原本未落的话音突然变了调,这个感觉很熟悉,又是小绿的传送魔法。

白光一闪,再度映入眼帘的是自己逐渐熟悉的魔王城大厅。


-------------------------------------------------- -----------


【小蓝】

「你……不要每次传送时都不讲一声啊!」


回过神来时发现自己不小心又拽住魔王的衣角,小蓝慌忙放开手退了步,尴尬地道。


【小绿】

「告诉你就不好玩了嘛」

小绿看着对方可爱的反应,忍不住笑了出声。


【永乐】

「陛下,欢迎回来」停下脚步,看向刚使用传送魔法回来的主人

「午餐已经准备好了,陛下随时可以享用」


【小绿】

「永乐,我要吃烤双头龙加蜂蜜」


【灰羽】

“陛下今天难得没迷路呢,欢迎回来。”

在发现两人返回的瞬间,手中的小刀早已准备好,只差靠近了。

“辛苦了一天让我带你去休息吧——哎呀反应又变快了这样不好呀。”


【小绿】

「好了别玩了,今天我带来一位人类,」

「人类的前骑士团团长,小蓝。」

*

*

*

(画外音:群里突然一阵静默)

*

*

*

【小蓝】

「……」

都这个时候了你提这个? !


「……该不会路上不小心沾到什么了吧?」

不自觉地伸出手,也不知道是想吐槽还是担心多一些,小蓝探了探对方的额头。

嗯,还挺凉的。

「对了,永乐先生,魔族会生病吗?」


【永乐】

「一般来说魔族对人类世界的病毒都会有抵抗力,所以不可能患上您们所认知的疾病,但也不排除中毒的可能。」

同样对陛下的行为感到奇怪,虽然觉得陛下不会这么大意,但还是问一问比较保险,「你们刚才在路上有碰到什么东西吗?」


【小蓝】

「我记得跟平常没什么两样啊?碰到的东西……」

试着回想魔王一路上的行动,也只有看看平常那条路上的花草,伸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以及……

小蓝满头黑线,迟疑道:「……呃,我?」


【永乐】

「……如果照骑士大人的说法,那就只能认为造成陛下现在这种状况是骑士大人了。那么我们会毫不犹豫地把你杀死。」对指向自己的某人感到无语,这不是在说自己是凶手吗?

抬起手召唤出金黄色的雷电,仿佛下一秒就会向眼前这前骑士团团长砸去。

「不过我也不认为您能对陛下造成什么威胁。」于是转手又把雷电收回去。


【小绿】

小绿退出了聊天室。


【一维】

………………


【灰羽】

“既然魔王陛下走了那就换我当魔王啦——”


【小蓝】

「不对……不是等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永乐】

(默默地搬出一块板子,上面写着:你已经被捉弄了


【小蓝】

「……」

「魔王你给我过来!!我要向你宣战啊啊啊啊!!!!!!」


【灰羽】

“前骑士大人您喊我吗?”


【小蓝】

「不是你!!」


-END-

(这么沙雕的结束了,大家不要太较真XDDD

凌花渡荷

【风情】魔鬼

“哇!魔鬼!”

情妹戴上角,拿上叉子(?),悄悄溜到了风信的房间。

情妹躲在桌子后面。

窝着。

“咔——”是推门声!

“魔鬼!嗨噫!”

……Duang!

桌子上的钉子挂掉了情妹的角。

“你什么都没看见!重来重来!”

“咔——”推门声!

情妹从那尴尬的想象中回过神来,确认好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挂住了。

没有。很好!

走过来了!

“魔鬼!”

情妹突然跳起来,拿叉子指着风信的鼻子。

“啊……魔鬼啊……”

……

……

“啊。”

“你很没有诚意。我很不爽。”

“啊。哇。快跑是魔鬼。”

“……”

情妹把叉子顶在了风信的鼻子上。

“快说你怕我!”

“你怕我。”...

“哇!魔鬼!”

情妹戴上角,拿上叉子(?),悄悄溜到了风信的房间。

情妹躲在桌子后面。

窝着。

“咔——”是推门声!

“魔鬼!嗨噫!”

……Duang!

桌子上的钉子挂掉了情妹的角。

“你什么都没看见!重来重来!”

“咔——”推门声!

情妹从那尴尬的想象中回过神来,确认好身上有没有什么东西挂住了。

没有。很好!

走过来了!

“魔鬼!”

情妹突然跳起来,拿叉子指着风信的鼻子。

“啊……魔鬼啊……”

……

……

“啊。”

“你很没有诚意。我很不爽。”

“啊。哇。快跑是魔鬼。”

“……”

情妹把叉子顶在了风信的鼻子上。

“快说你怕我!”

“你怕我。”

“不!是你说你害怕我不是我怕你!”

“你害怕我不是我害怕你。”

炸毛情妹。

然而敌方看起来毫无波澜。

……

“啊!风信!”情妹生气了。

啊他真可爱。

“噗。”

风信翘起一边嘴角,发出了一种迷之声音。

“风信你给我认真一点!”

“给。”

风信拿起桌子上的一张纸,写下了“认真一点”四个字。

“这是什么?驱鬼符?”

“……是‘认真一点’。”

“……啊风信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戚容式狂笑。

“宝贝情儿啊哈哈哈哈哈!”

“闭嘴谁是你宝贝!”

“你啊。这儿还有谁叫情儿。”

“无聊。”

情妹重新 ,把叉子顶在了风信的鼻子上。

“说不说?快说你爱我呸怕我!”

“我爱你。”

“……风信你!”

“行,再说一遍。我,风信,爱你,慕情。”

情妹的脸突然变得通红。

“你真的……让我很不爽。”

慕情说完,看到风信的脸上泛起了迷之红晕?

“那……试试?”

“试什么?”

“你不是说……”

“好了好了好了打住!忘了它!”

“忘不掉了。”

“……你能不能正常点!”

“不能。忘不了了。情……”

“……”

“情……”

“……啊哈哈哈哈巨阳将军好生威武!我还有事先走了!”

回手,tao……(划掉)

风信一把抓住慕情的左臂,把他往床上一抡(?)。

“说过了忘不掉了。”

慕情再一次,把叉子顶在了风信的鼻子上。

“拿开。”

“我不。”

“再说一次拿开。”

“我不!”

贞洁烈女?)

据说,南阳殿又度过了平静的一夜。

☆红豆糕☆

我还是向他们下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我还是向他们下手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x

对子骂友则是无礼

@五十三正在画画中.jpg 你的人设!是某meme中的片段!哦我的上帝,瞧瞧这笔数,嘿我的手它断了!

@五十三正在画画中.jpg 你的人设!是某meme中的片段!哦我的上帝,瞧瞧这笔数,嘿我的手它断了!

梦落
七:腿毛是男人的象征,怎么可以...

七:腿毛是男人的象征,怎么可以剪!!!
是沙雕无误

七:腿毛是男人的象征,怎么可以剪!!!
是沙雕无误

沙雕の人

我与同桌的沙雕小剧场 古代篇(一)

其实就是我跟同桌上课时用小本本聊着聊着就突发奇想出来的脑洞啦hhh觉得特别好(沙)笑(雕),就想把它上传了😂。因为是沙雕文嘛,有雷到你的地方还请别介意hhh。咳咳,废话少说,上正文!

———————————————————————————

开头是因为同桌对我颜艺了hhh,小本本内容如下:

我:娘娘,请控制好您的表情……

同桌:好的,退下吧。

我:臣妾做不到啊……

同桌:来人,杖打八十!

我:你好大胆!朕乃是你的皇上,区区一个嫔妃怎敢顶撞朕?!来人,把她打入冷宫!!

同桌:你好大胆,竟女扮男装,假扮皇上。来人,打入天牢,给她判死刑!

我:放肆!朕明明是男扮女装,而且还是你这个...

其实就是我跟同桌上课时用小本本聊着聊着就突发奇想出来的脑洞啦hhh觉得特别好(沙)笑(雕),就想把它上传了😂。因为是沙雕文嘛,有雷到你的地方还请别介意hhh。咳咳,废话少说,上正文!

———————————————————————————

开头是因为同桌对我颜艺了hhh,小本本内容如下:

我:娘娘,请控制好您的表情……

同桌:好的,退下吧。

我:臣妾做不到啊……

同桌:来人,杖打八十!

我:你好大胆!朕乃是你的皇上,区区一个嫔妃怎敢顶撞朕?!来人,把她打入冷宫!!

同桌:你好大胆,竟女扮男装,假扮皇上。来人,打入天牢,给她判死刑!

我:放肆!朕明明是男扮女装,而且还是你这个xx的皇上,你怎敢如此出言不逊!来人,把这个遭了瘟的母猪放在午时斩首!

同桌:好啊,好一个男扮女装,我还不是什么嫔妃呢,我是阎王!是世人的生死掌管者,我不用一根汗毛即可把你的名字在生死簿里划掉!你确定你是一个皇上?

我:哼!既然你诚心诚意地发问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告诉你!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贯彻爱与真实的正义,可爱又迷人的正派角色~我是穿梭在银河中的大英雄!白洞、白色的明天再等着我!就是这样,哼!

同桌:本王是不一样的烟火,哼!

我:我呸!还自称本王?哼,聊你也不过是一个区区地府的判官而已,跟我的身份比起来,你可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呢!哈哈哈……

同桌:……我选择自杀,退出这个世界话剧(此人物已消失,对话已无意义……)

我:呵!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战胜了这么一个弱鸡!我还要继续去伸张正义了,走你!

——完结

以后我还会出更多的沙雕文,敬请期待~😄

月烛_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祝我姐妹看得到第二天的太阳

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祝我姐妹看得到第二天的太阳

为陌为幽

你要的(ಡωಡ)hiahiahia  @偃师源赖梓
小可爱丫,我发现上课摸鱼真刺激(ಡωಡ)hiahiahia

你要的(ಡωಡ)hiahiahia  @偃师源赖梓
小可爱丫,我发现上课摸鱼真刺激(ಡωಡ)hiahiahia

我爱学习

刚刚那个蝶盲的后两张
讲真这才是这篇画最沙雕的地方

刚刚那个蝶盲的后两张
讲真这才是这篇画最沙雕的地方

我爱学习

在我这里是没有刀的~不管怎样都会变成沙雕的
就是本来暗金蛋糕和黄金蛋糕请美智子吃蛋糕但是美智子看到蛋糕颜色感觉不太对劲。。。然后她听到杰克在厨房以为这个老变态把甜心蛋糕解剖了还给另外俩下了药。。。然后发现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而已只是他们动作太慢了没来得及完成
还有两张一会发一下

在我这里是没有刀的~不管怎样都会变成沙雕的
就是本来暗金蛋糕和黄金蛋糕请美智子吃蛋糕但是美智子看到蛋糕颜色感觉不太对劲。。。然后她听到杰克在厨房以为这个老变态把甜心蛋糕解剖了还给另外俩下了药。。。然后发现只是想给她一个惊喜而已只是他们动作太慢了没来得及完成
还有两张一会发一下

仲穎

p1―2沙雕表情包,目前自己在用
p3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星期天被我用十分钟涂坏了线稿
如下总结
以后绝对不能勾线了,绝对不能拿钢笔墨水才能去画水彩了,绝对不能用幼儿园留下的颜料了,绝对不能用打印纸画了

我已经佛了,看我标的地理位置就知道了

p1―2沙雕表情包,目前自己在用
p3这就是传说中那个星期天被我用十分钟涂坏了线稿
如下总结
以后绝对不能勾线了,绝对不能拿钢笔墨水才能去画水彩了,绝对不能用幼儿园留下的颜料了,绝对不能用打印纸画了

我已经佛了,看我标的地理位置就知道了

仲穎

宇宙有一天也会衰竭,更何况,我们这些被神明抛弃的人呢?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情头系列

宇宙有一天也会衰竭,更何况,我们这些被神明抛弃的人呢?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情头系列

簪曳yoooooooo
考完政治,怨念之作

考完政治,怨念之作

考完政治,怨念之作

发糖专业户

•突然来的奇妙想法有借鉴刺客伍六七

•这次真的是糖信我

•刺客绿x程序员蓝

•ooc了

•没有车

我叫小绿,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实际上是一个专业的刺客。虽然在刺客排行榜中排名2333名,但这并不能说明我的真正实力。每次任务失败都是我爱装13。接近目标人物时总喊一句:“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结界!”

然后,标准结局,被发现了。我只好逃跑。不过逃跑的速度还是一流的~

不过最近都没有钱,再没有人雇佣我这个刺客,我就要吃锅了,愁死我辽。


“叮当-♪”手机铃声响了,我摸出手机,啊,有陌生人加我,难道是......有饭吃了?

我满怀激动地同意了好友申请,发了句:“有...

•突然来的奇妙想法有借鉴刺客伍六七

•这次真的是糖信我

•刺客绿x程序员蓝

•ooc了

•没有车

我叫小绿,表面上看起来是一个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实际上是一个专业的刺客。虽然在刺客排行榜中排名2333名,但这并不能说明我的真正实力。每次任务失败都是我爱装13。接近目标人物时总喊一句:“世纪末彼岸花丛中的死之结界!”

然后,标准结局,被发现了。我只好逃跑。不过逃跑的速度还是一流的~

不过最近都没有钱,再没有人雇佣我这个刺客,我就要吃锅了,愁死我辽。


“叮当-♪”手机铃声响了,我摸出手机,啊,有陌生人加我,难道是......有饭吃了?

我满怀激动地同意了好友申请,发了句:“有饭吃了?”

陌生人:“你有病吧?小绿是吧,现在来伯伦希尔菜市场的男厕所门口见我。”

我???????


伯伦希尔菜市场的男厕所门口。

只见一位白色头发的女孩子在焦躁地转来转去。

“那个......我是小绿,是你吗?”我有点紧张地说道,活得久了什么东西都遇得到啊嘻嘻嘻嘻。

“啊我靠小绿刺客你来得好慢啊!”女孩子不满的抱怨道,还白了我一眼。这时我才发现她还戴了墨镜。真是个狠人。

“给,目标照片。”她向我递过来一张照片,同时用中指推了推墨镜,“这是我现在的女友曾经深爱着的男人可是那个男人只知道编程序伤透了她的心所以我要你...”

我看了看照片,上面是一个有着淡蓝眼睛和湛蓝的头发的男子。挺秀气的...

“所以.....把他做掉?”我淡定地说。

“.....叫你把他电脑砸烂,他就写不成程序了。地址在..”

女孩子再次白了我一眼,又对我伸出五根手指。

“报酬五万?”

“五万什么....是五百,爱做不做。”

我脸上笑嘻嘻,心里真mmp啊。

话说伯伦希尔菜市场的男厕所门口好臭

“社~区~送~福~利~啊~”我一边敲着目标人物的家门,一边漫不经心地喊着。没错我这次就想用这种机智的方法潜过去!不过还是得忍住不喊世纪末彼岸花丛中和死之结界啊。

“来了来了.....是谁啊。”目标人物打开了门瞥了瞥我,就走到他家的电脑椅前,坐下,喊了声:“把门关上,我要安静地工作,谢谢。”

好像完全被无视了也。我咽了咽口水。

“你要干嘛。”目标人物敲着键盘,头也不回地问我。

“那个....社区服务啦。”我走上前一步,想砸电脑。

“哦。”目标人物这才回过头来,仔仔细细地打量着我。

我擦,原来,他还没认真,看过我,啊?

我长得如此,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居然,没,注意我?

突然,目标人物的脸唰地一下变得通红,结结巴巴地说:“啊.....鸭我叫小蓝你叫什么.....谢谢..你跟我服务.....啊抱歉没什么啊啊...”

我?????怎么翻脸这么快

做刺客真难。

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坑了。跳坑随缘。



张德军女孩不认输
吃了一口的苹果不要丢 裹上毒液...

吃了一口的苹果不要丢

裹上毒液

撒上面包糠

煎至两面金黄

隔壁的白雪公主都馋哭了


---------------------我是分割线~------------------

哈哈哈哈哈哈自己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看着快乐就行哈哈哈哈哈

突如其来的脑洞

吃了一口的苹果不要丢

裹上毒液

撒上面包糠

煎至两面金黄

隔壁的白雪公主都馋哭了






---------------------我是分割线~------------------

哈哈哈哈哈哈自己不知道什么玩意儿

看着快乐就行哈哈哈哈哈

突如其来的脑洞

自闭少年樱井

我差点成为全服情敌

2 躺着收钱,好生意

此时此刻我真想撤回这条消息。

卿逢江的外观和装备,和三俗网文中的逆天主角简直一模一样,当然好看的皮囊也是万里挑一的。可惜老子对男人没兴趣,白白糟蹋了妹子们梦寐以求的见面互动机会。

可是这也太tm糟心了,当了这么久的舔狗,被我这一骂,好感度都掉没了吧。

还没打出不好意思四个字,我就被卿逢江捅了个对穿。因为我身上还有新手保护buff,所以即使掉了很多血,但我也足够撑过十秒。

不是说要策马同游吗,难道我这第一次死亡的成就要留给卿逢江了吗???

他把枪拔出来,下马打量我。

我享受着回血buff挑衅他:你瞅啥?

他说:我今天就叫你死。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他...

2 躺着收钱,好生意

此时此刻我真想撤回这条消息。

卿逢江的外观和装备,和三俗网文中的逆天主角简直一模一样,当然好看的皮囊也是万里挑一的。可惜老子对男人没兴趣,白白糟蹋了妹子们梦寐以求的见面互动机会。

可是这也太tm糟心了,当了这么久的舔狗,被我这一骂,好感度都掉没了吧。

还没打出不好意思四个字,我就被卿逢江捅了个对穿。因为我身上还有新手保护buff,所以即使掉了很多血,但我也足够撑过十秒。

不是说要策马同游吗,难道我这第一次死亡的成就要留给卿逢江了吗???

他把枪拔出来,下马打量我。

我享受着回血buff挑衅他:你瞅啥?

他说:我今天就叫你死。

这人怎么不按套路出牌…

他给我在手臂上来了一针,我顿时清醒了。你给我搞了什么兴奋剂??

ok欺负萌新,我头顶上闪着中毒的debuff,在不停掉血中,我已经被安排上马。靠了,马震,这也太刺激了。

在静好无限的桃林边,配着缱绻荡漾的背景音乐,还有一大群杀马特围观群众的注视下,不出意外我横尸马背。我跟卿逢江无冤无仇,为什么,我问天问大地。

卿逢江把马收回,我躺在地上沉默。

卿逢江:谁知道你天天这么闲,一天三次表白,回回都是大战场任务的时候,我勾选屏蔽所有非好友女性玩家消息,燕挽晚你他妈是个变态吗。

我:我做舔狗这么卑微,还被真主这样搞,我不是故意的,你看我还是萌新,刚刚还在主城乞讨。

卿逢江:现在全服的人都知道我卿逢江烦你了,你以后再也不要跟我有任何关系。

我:啊?

“玩家卿逢江与你交易50000金”

我立马点了确认。

卿逢江:萌新要这些够了。

我:谢谢卿逢江哥哥。

我很恶意地把近聊频道切换到了地图频道。

“玩家卿逢江与你交易50000金”

卿逢江:你给我闭嘴。

我立马点了确认,然后把聊天频道切换到世界。

我:谢谢卿卿男神送我100000金,燕挽晚以身相许【爱心】【爱心】【羞】

我的原地复活时间已经到了,可是我觉得这样被钱砸的感觉也太好了。我想一直被这样羞辱。这个游戏有仇杀系统,我看着头顶的新手保护,不禁想酸酸卿逢江。

我:卿逢江,你看我是不是贼不爽,没办法,我看我头顶的新手保护也不爽啊。我氪不起金,没法完成新手教程最后一个任务啦。太卑微了。

卿逢江:燕挽晚。

我:怎么了,亲爱的?

世界频道已经被我这句话刷屏。

郑景薇Anna_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真实事件改编


☆灵感来自???


☆这不是同人

——

公孙离迷迷糊糊地觉得这个陪她回家的男人莫名熟悉。夜路一个人走总是不安全的。


“我家就在前面,快到了。”她说。


这下轮到裴擒虎傻眼了。


“你家到底在哪儿?”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导演说就快到了。”


“可是已经走了几个月了啊!这几个月里连天都没亮!到底走到哪儿导演你给俺个准话!”


——


“还没祷告完吗?”张良看了看教堂里的钟,“你在这里跪了快半个月了。”


“什么,神父先生?”


“狄仁杰都演出完跑路了,你还在这里祷告?”


“导演让我在这里跪着的……不,是导演让你让我在这跪着的…...

☆真实事件改编


☆灵感来自???


☆这不是同人

——

公孙离迷迷糊糊地觉得这个陪她回家的男人莫名熟悉。夜路一个人走总是不安全的。


“我家就在前面,快到了。”她说。


这下轮到裴擒虎傻眼了。


“你家到底在哪儿?”


“其实我自己也不知道。导演说就快到了。”


“可是已经走了几个月了啊!这几个月里连天都没亮!到底走到哪儿导演你给俺个准话!”


——


“还没祷告完吗?”张良看了看教堂里的钟,“你在这里跪了快半个月了。”


“什么,神父先生?”


“狄仁杰都演出完跑路了,你还在这里祷告?”


“导演让我在这里跪着的……不,是导演让你让我在这跪着的……”


——


“安琪拉你写了两年代码还是没写出来巫毒天鹅程序吗?亏我以为你是什么天才骇客?”


“导演没让我写完啊!”


——


浙江温州浙江温州     江南电影厂倒闭了





浙江温州最大电影厂     江南电影厂倒闭了





王八蛋王八蛋郑景薇老板      不干正事不干正事





欠下了欠下了n篇稿子     带着她的新墙头跑了





我们没有没有没有办法办法     拿着文坑抵工资工资





原价都是100多200多300多的短文     统统20字





20字20字统统20字     统统统统统统20字





郑景薇王八蛋王八蛋郑景薇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100多200多300多的短文     统统20字统统20字





郑景薇王八蛋王八蛋郑景薇    你不是你不是你不是人





我们辛辛苦苦干了     辛辛苦苦给你给你干了大半年





你你你不发不发工资工资     你还我还我血汗钱





还我血汗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