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沙雕脑洞

3692浏览    895参与
李定谔(˙ー˙

Anti-Qinland Alliance的沙雕开会日常(4)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4)

楚:你俩先别吵行不,来欢迎新人啊?

韩:欢迎大佬!

魏:欢迎大佬!

齐:欢迎大佬!

(开始复读机)

赵:艹你们不要这亚子。(发出表情包“因为我的输出水平你也知道”)

魏:我们要什么亚子,雨女无瓜。欢迎大佬归群!

韩:欢迎大佬回归!!(发出表情包“给大佬递弩”)

赵:我是辣鸡。(发出和小韩一样的“让垃圾回家:我回家了”的表情包)

燕:小赵醒醒。

齐:小赵醒醒。

(再次复读机)

赵:我输出超低的。(装乖)

齐:我这辈子要是能学会输出就好了……

韩:我不指望这辈子,我下辈子要是能学会输出就好了~

魏:输出是什么?(装傻)

赵:捉阿魏,就是你说我输出低的。

魏:我躲——

楚:(发出表情包“打的是什么垃圾仗”)

赵:这...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4)

楚:你俩先别吵行不,来欢迎新人啊?

韩:欢迎大佬!

魏:欢迎大佬!

齐:欢迎大佬!

(开始复读机)

赵:艹你们不要这亚子。(发出表情包“因为我的输出水平你也知道”)

魏:我们要什么亚子,雨女无瓜。欢迎大佬归群!

韩:欢迎大佬回归!!(发出表情包“给大佬递弩”)

赵:我是辣鸡。(发出和小韩一样的“让垃圾回家:我回家了”的表情包)

燕:小赵醒醒。

齐:小赵醒醒。

(再次复读机)

赵:我输出超低的。(装乖)

齐:我这辈子要是能学会输出就好了……

韩:我不指望这辈子,我下辈子要是能学会输出就好了~

魏:输出是什么?(装傻)

赵:捉阿魏,就是你说我输出低的。

魏:我躲——

楚:(发出表情包“打的是什么垃圾仗”)

赵:这说的是我吧x

魏:不,是我。(发出表情包“这是什么垃圾?是垃圾中的垃圾”)

韩:两位大佬不要和我抢垃圾桶!(发出表情包“只要我按下这个,群里就全是大佬了”)

齐:唉……(发出表情包“放弃思考”)

魏:(发出表情包“看,是大佬!”)

韩:(再次发出表情包“给大佬递弩”)

齐:你们不要这个亚子!


【可能未完待续……?】

PS: @轻明石榴 这就宛如我们的战拟群🤣


李定谔(˙ー˙

Anti-Qinland Alliance的沙雕开会日常(3)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3)

齐:好了,我宣布会议正式开始!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这次谁正面主攻?

楚:刚才说他正面攻破函谷关的大佬上!

魏:刚才说他正面攻破函谷关的大佬上!

(开始复读机)

齐:打住打住!(比stop手势)要用复读机打败复读机!!

众:emmmm?

齐:刚才那位占领邯郸比秦国还快的大佬上!

燕:对对对,这位大佬占领咸阳应该也没什么难度!

魏:刚才那位灭国300+的大佬上!300多个国都灭掉了我就不信灭不了这个秦(后来还真奶了)

楚:……(发出表情包“我太南了”)

齐&燕:反正你们离秦国最近的先上!我们这样的地理位置只能给你们后援了~

(楚和魏韩开始互瞪)

楚:谁弩厉害谁先上!

魏:对,弩厉害的大佬出来!...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3)

齐:好了,我宣布会议正式开始!现在请听第一个话题:这次谁正面主攻?

楚:刚才说他正面攻破函谷关的大佬上!

魏:刚才说他正面攻破函谷关的大佬上!

(开始复读机)

齐:打住打住!(比stop手势)要用复读机打败复读机!!

众:emmmm?

齐:刚才那位占领邯郸比秦国还快的大佬上!

燕:对对对,这位大佬占领咸阳应该也没什么难度!

魏:刚才那位灭国300+的大佬上!300多个国都灭掉了我就不信灭不了这个秦(后来还真奶了)

楚:……(发出表情包“我太南了”)

齐&燕:反正你们离秦国最近的先上!我们这样的地理位置只能给你们后援了~

(楚和魏韩开始互瞪)

楚:谁弩厉害谁先上!

魏:对,弩厉害的大佬出来!@小韩

韩:难得被称一次大佬,然而并不想去

韩:我是辣鸡……(发出“让垃圾回家:我回家了”的图片)

齐:算你有自知之明!

魏:诶,我突然想念刚才被请到外面的家伙……顺便这个小韩是怎么混进来的?

齐:别装傻,小韩是你重新拉进来的!

系统:齐国 邀请 赵国 加入群聊

系统:赵国 拒绝了 齐国 的邀请

齐:燕砸你帮我个忙~

燕:怎么啦?不帮!

齐:燕砸你帮我看着这个群,不要让赵国进群!

燕:草!小齐你居心叵测!(瞪齐)

下一秒——

系统:燕国 邀请 赵国 加入群聊

系统:邀请成功

(燕砸故意和小齐对着干23333

齐OS:计划通√

但还要假装喊一句:——卧艹!这个赵是谁放进来的?!!

燕:是我啦,你叽歪个啥?

齐:我叽歪你咋地?

……

【未完待续】🙃🙃🙃


李定谔(˙ー˙

Anti-Qinland Alliance的沙雕开会日常(1)和(2)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1)

齐:各位都到齐了吧?1,2,3……怎么才3……哦还有我,4个。不对,人怎么这么少?!

魏:呵呵,小韩已经被我叫出去外面站岗了。

齐:那就是5……

赵:不对,有6个。燕砸到了,你没看见吗?

燕:嘿我在这儿!(举手)

齐:哦抱歉,我刚才真的没看见你。(冷漠)

燕:……


【中场BB】合纵各国国旗几乎可以凑个彩虹色,而彩虹旗是……(滑稽)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2)

齐:会议开始前大家先回答一个问题——请说出一个证明你输出高的战例……

魏:呵,这不简单!一年占领邯郸!(偷瞟赵)西边的秦国渣渣十七个月都没做到,还被我打回去了。(对着西边的空气做嫌弃脸)

齐:你那算什么,寡人也虐过西边的秦国渣...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1)

齐:各位都到齐了吧?1,2,3……怎么才3……哦还有我,4个。不对,人怎么这么少?!

魏:呵呵,小韩已经被我叫出去外面站岗了。

齐:那就是5……

赵:不对,有6个。燕砸到了,你没看见吗?

燕:嘿我在这儿!(举手)

齐:哦抱歉,我刚才真的没看见你。(冷漠)

燕:……



【中场BB】合纵各国国旗几乎可以凑个彩虹色,而彩虹旗是……(滑稽)



合纵内部沙雕开会(2)

齐:会议开始前大家先回答一个问题——请说出一个证明你输出高的战例……

魏:呵,这不简单!一年占领邯郸!(偷瞟赵)西边的秦国渣渣十七个月都没做到,还被我打回去了。(对着西边的空气做嫌弃脸)

齐:你那算什么,寡人也虐过西边的秦国渣渣呀,而且是正面攻破过函谷关呢。(瞪魏)

燕:连占齐70城。(瞪齐)

楚:灭国300+。(骄傲环视)

赵:拓地千里算不算……(逐渐小声)

燕&楚:打蛮族拓地千里这事儿我们都干过,我们还觉得不值得拿出来秀呢。

赵:一次搞掉15w秦军呢?

楚:(嫌弃脸)STFU,我一次性搞掉20w秦军,我也没拿出来秀。

赵:…………

魏:我都说你输出低了你还不信,get the fuck out of here and 到外面和小韩玩去吧?

赵:………(离开座位走向门外 并留给会议桌一个优雅的背影)

门外。

韩:Hey dude welcome to anti-Qinland frontier! 我有邓师、宛冯、龙渊、太阿,皆陆断牛马,水截鹄雁。你有吗?

赵:………I hate this motherfuckin' world……


【未完待续】


奶油味的薯片

一些莫名的脑洞,刀子预警
随便看看就忘了吧
喜欢病娇杰克!!!!(超大声)

一些莫名的脑洞,刀子预警
随便看看就忘了吧
喜欢病娇杰克!!!!(超大声)

李定谔(˙ー˙

【Shangyang Reform Policy一小段】灵感来自:英文版春风吹满地念诗之王

极度沙雕注意🙃🙃🙃

秦:Shangyang Reform Policy~(Policy 内个 policy), Qinland people so niubi! (So niubi we're so niubi!)

周:Oh the world just break new ground, Qi and the Jins frickin' hang around.

姜齐: Qi Delong,

田齐: Qi Dongqiang!

Two Qis: Qidlondlondongqiang~

赵: I remember snowing in the first year of Changping War...

极度沙雕注意🙃🙃🙃

秦:Shangyang Reform Policy~(Policy 内个 policy), Qinland people so niubi! (So niubi we're so niubi!)

周:Oh the world just break new ground, Qi and the Jins frickin' hang around.

姜齐: Qi Delong,

田齐: Qi Dongqiang!

Two Qis: Qidlondlondongqiang~

赵: I remember snowing in the first year of Changping War, the shitty Qinlanders were fiercer than they should be.  Attack, make gaps; stand back, send lads……

秦: Relax! You know why I say relax ma?'Coz Zhaoland is doomed to get rekt!

吃瓜五国: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we don't wanna have a try; get our popcorn prepared, let's watch the dog-fight!

赵: Here we're in the goddamned battlefield.

秦: How to kill a Zhaolander?

赵: STFU!

秦:Harvest from the Shu, Earthquakes in the Zhao, help me conquer the six, help me fight the savages. Zhaoland politicians make too many coup d'état, if you look at Qinland, you'll find it better!

(未完待续😂)


風明琅

#假如你的队长被人按在地上摩擦,你的专业可以帮他做些什么#

(接上一个脑洞)

吴哲:帮他计算摩擦力😏

许三多:往那不甚平整的衣衫上撒杯水,然后帮他整理好遗容遗表(仪容仪表)。

成才:狙……狙掉?……

齐桓:……这只竹鼠太好斗,为了避免它抓伤其他的竹鼠,我们决定把它拿到河边烤了。

铁路:我就点根烟,你们聊,你们聊。(默默地就着齐桓架起的火堆点燃了香烟)


(接上一个脑洞)

吴哲:帮他计算摩擦力😏

许三多:往那不甚平整的衣衫上撒杯水,然后帮他整理好遗容遗表(仪容仪表)。

成才:狙……狙掉?……

齐桓:……这只竹鼠太好斗,为了避免它抓伤其他的竹鼠,我们决定把它拿到河边烤了。

铁路:我就点根烟,你们聊,你们聊。(默默地就着齐桓架起的火堆点燃了香烟)


李定谔(˙ー˙
现pa食堂,战六(?)的占座方...

现pa食堂,战六(?)的占座方式(脑洞过于沙雕请注意)
(又是WK,因此出现了韩furry(可怜的小符洛x
(当然主角是人也行,把小符洛脑补成小韩吧(?)
1p谁是谁挺显而易见的(bu
本来有个2p有答案说明,但每次发2p都被屏蔽,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啊?!!(发出主序星的声音)
我就不信这次没了2p还被屏——

现pa食堂,战六(?)的占座方式(脑洞过于沙雕请注意)
(又是WK,因此出现了韩furry(可怜的小符洛x
(当然主角是人也行,把小符洛脑补成小韩吧(?)
1p谁是谁挺显而易见的(bu
本来有个2p有答案说明,但每次发2p都被屏蔽,不知道哪里有敏感词啊?!!(发出主序星的声音)
我就不信这次没了2p还被屏——

李定谔(˙ー˙

【沉迷文坑内自创高能野鸡,最为致命】绝域狼歌的N种拼写

今天搞完了坑内各种语言版本的标题,这还是都转成了同一套字母,要不原来用的有的都不是字母文字(滑稽怂)

克拉维格家真的是百fa齐放的野鸡😂

我坑就是那个Zikvas(绝域),全名:绝域狼歌

下面开始高能——

卢什达狼语:Zikvase Ael Yaka

厄尔图斯狼语:ZekVàsTilsGaúx

嘉塔扎克狼语:Tel Gasa syo Zikawask

欣塔斯狼语:Thyl Kasoa sye Tzikas

敖塔萨克狼语:Ti Garra ez Dyrr ze Zywak

季卡瓦基尔方言:Sê Garr'ett  Dzürr ze Zükwach...

今天搞完了坑内各种语言版本的标题,这还是都转成了同一套字母,要不原来用的有的都不是字母文字(滑稽怂)

克拉维格家真的是百fa齐放的野鸡😂

我坑就是那个Zikvas(绝域),全名:绝域狼歌

下面开始高能——

卢什达狼语:Zikvase Ael Yaka

厄尔图斯狼语:ZekVàsTilsGaúx

嘉塔扎克狼语:Tel Gasa syo Zikawask

欣塔斯狼语:Thyl Kasoa sye Tzikas

敖塔萨克狼语:Ti Garra ez Dyrr ze Zywak

季卡瓦基尔方言:Sê Garr'ett  Dzürr ze Zükwach

东法汐狼语:Klor Xoya Ziekfad

伊谢尔狼语:Zeqvast Fhulen-Masa

索尔冈特狼语:Maat-Beis Zykawa

克拉维格 中央语/坎达拉狼语(Heinkor-Nassep/Kandarra-Nassep)(勉强算是官话):Paz Aindue zes Tukra dam Zikvath

克拉维格 库兰斯奇(Kwlansgir)方言:Po Adweii zit Douk lam Zeghast

克拉维格 迪玛契夫(Dhemachyff)方言:Antèk si Zhuk lo Ziekvodd

克拉维格 巴乃尔(Bhanaër)方言:Zikxas Gmerrs Aolins

克拉维格 葛灵多瓦(Golintova,分布在西海岸地区)方言:Zegawani Avon'ite Haga

克拉维格 西部山地方言:Zikhaz Shonglat(h) Shynt(h)

克拉维格 楚仑-索库(Zcurun-Soku,分布在西北群岛)方言:Zikuet Sünd/Sùnd Sangkraivs/Sangkraiso

克拉维格 迪赛克托(Dysekto)方言:Zikavado Mailat fe Gheren

克拉维格 斯戎吉克(Sronjhik,住在亚热带高原山地)方言:Zaiques Oukra Fastrio

克拉维格 杜塔洛(Dutaro,住在热带草原)方言:Zikvaas Yogri Faatiero

克拉维格 赤道(Vechkerd)方言:Ksoro-Zivas ol Noyyka

克拉维格 粼音群岛(Rinxesé,在南半球)方言:Grólzuat o'Ngoic

……


【以下是作者的超理BB】

就算是Zikvas这么容易保存(?)的外来词,到了南半球那个方言也惨不忍睹(滑稽)悲惨地变成了Grolzuat中的zuat。Rinxesé和Vechkerd是同一语族,狼狼这个单词上古拟音大概是ksrole*,然后到了Rinxesé大概发生这样的音变:Ksrole>ksrolo>Grolo>Gról。

此外,Rinxesé表示某地的狼就直接在Gról后面加表地名的后缀。

Zikvas变-zuat之路:

Zikvas原来重音在Zi

先是通过赤道的Zikvas>Zivas,重音到了va

然后地名改成后缀的时候s变t

Zivat>zvat>zuat(滑稽)


爱磕双黑的鲨鲨

中也的秘密日记

对不起m(._.)m

我不应该把我的辣鸡文笔,沙雕脑洞,ooc产物发出来的

占tag致歉

真的很想写一下中也出差时的生活和想法,于是产生了很多奇怪的脑洞

虽然知道没人看,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写想发😂😂😂


好了,废话到此结束。以下为ooc正文


xxxx年x月xx日


临行前,青花鱼还死死抱着我不让我走,嘴里还说什么中也你要是出事了我可就会很无聊了,再找一条狗很麻烦的之类的鬼话


真是的,早该杀了他。


被机场那么多小女孩看着老子被个缠了一身绷带的阴暗男抱着,真是丢人


我表面上怒骂着推开他,其实心里觉得他幼稚得好笑


还有一点点莫名的可爱???


明...

对不起m(._.)m

我不应该把我的辣鸡文笔,沙雕脑洞,ooc产物发出来的

占tag致歉

真的很想写一下中也出差时的生活和想法,于是产生了很多奇怪的脑洞

虽然知道没人看,但是还是忍不住想写想发😂😂😂


好了,废话到此结束。以下为ooc正文


xxxx年x月xx日


临行前,青花鱼还死死抱着我不让我走,嘴里还说什么中也你要是出事了我可就会很无聊了,再找一条狗很麻烦的之类的鬼话


真是的,早该杀了他。


被机场那么多小女孩看着老子被个缠了一身绷带的阴暗男抱着,真是丢人


我表面上怒骂着推开他,其实心里觉得他幼稚得好笑


还有一点点莫名的可爱???


明明只是两个月的事,却搞得好像我一去不回了的样子


尽管并不是很想离开横滨,但毕竟首领的命令不可违抗,我可不想因为这点事就被处决了(不过港口Mafia有人能处决得了我吗?)


好了,今天就先写到这里吧


希望青花鱼别在这两个月内就自杀成功了,他得死在老子手上呢




九原平江

沙雕脑洞向

去看了看主线剧情,原来是因为小少主才导致雉羹和鹄羹“决裂”的。


然后我就产生了奇怪的脑洞:如果当年雉羹虽然没杀小少主,但是把小少主拐回宴仙坛了。


……是不是空桑和宴仙坛一战就要提前爆发了(喂)


啊,小少主真是个神奇的炸药桶(?)

去看了看主线剧情,原来是因为小少主才导致雉羹和鹄羹“决裂”的。


然后我就产生了奇怪的脑洞:如果当年雉羹虽然没杀小少主,但是把小少主拐回宴仙坛了。


……是不是空桑和宴仙坛一战就要提前爆发了(喂)


啊,小少主真是个神奇的炸药桶(?)


渝洲風急
我觉得坐船真的很像双马尾啊为什...

我觉得坐船真的很像双马尾啊

为什么至今没有看到这个

可恶

我不是黑

我真心爱美女


我觉得坐船真的很像双马尾啊

为什么至今没有看到这个

可恶

我不是黑

我真心爱美女


ಠ ಠ  💕
恭喜敦君获得法斯异能力(?

恭喜敦君获得法斯异能力(?

恭喜敦君获得法斯异能力(?

Selfish guy

那些年系统遇到的沙雕

一个吃火锅,吃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了脑洞

我是一个系统,我们系统也是拥有规定的,如果宿主完成任务的话,我们会得到奖励,如果宿主完不成任务的话,我们也会受到惩罚,所以,每一个系统都希望自己能到一个好的宿主。

小红穿越了,她有一个系统,她的系统叫做a

a:你的任务就是帮女配逆袭成为女主角,手打白莲花脚踹绿茶婊,嘴啃大猪蹄子

小红:对不起,没兴趣,你爱找谁找谁吧我不干

a:那可由不得你,如果你不干的话,你将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

小红想了想以前世界的生活:呵呵,那还是在这边呆着比较舒服

a:。。。呵呵,如果不完成任务的话,能不能活着也是一个问题了

小红:那正好,我早就想死了

a:不完成任...

一个吃火锅,吃到一半时,突然想起了脑洞

我是一个系统,我们系统也是拥有规定的,如果宿主完成任务的话,我们会得到奖励,如果宿主完不成任务的话,我们也会受到惩罚,所以,每一个系统都希望自己能到一个好的宿主。

小红穿越了,她有一个系统,她的系统叫做a

a:你的任务就是帮女配逆袭成为女主角,手打白莲花脚踹绿茶婊,嘴啃大猪蹄子

小红:对不起,没兴趣,你爱找谁找谁吧我不干

a:那可由不得你,如果你不干的话,你将永远的留在这个世界

小红想了想以前世界的生活:呵呵,那还是在这边呆着比较舒服

a:。。。呵呵,如果不完成任务的话,能不能活着也是一个问题了

小红:那正好,我早就想死了

a:不完成任务的话,那可是魂飞魄散!!

小红:没事,我连轮回都觉得恶心

a:。。。。大姐,我求求你了,我上有老下有小,如果我这次业绩在不达标的话,我可就真的被裁员了,求您老给我条活路吧呜呜呜呜呜,您看我给您跪下行吗

小红:早这样不就完事了吗, 行了,起来吧,以后什么事都我说了算啊

a:好的呢,呜呜呜呜

小红:起来!哭什么哭,没出息的东西,赶紧起来,第一个任务啥。

就这样,在a的努力之下,他的奋斗之下,终于他完成了任务,完成了他的业绩和达标
再次告诫各位系统,态度不规范,膝盖泪两行
                                      威胁一时爽 ,膝盖火葬场

伏尔加河上的伏特加

我又来沙雕了(内含空表)
1p是用的自家的设定,含部分furry
2p是略带魔改的表格
3p是原表(貌似还是加了一行hhhhhh

我又来沙雕了(内含空表)
1p是用的自家的设定,含部分furry
2p是略带魔改的表格
3p是原表(貌似还是加了一行hhhhhh

星未也是星末
不知道脑子里最近在想啥东西x...

不知道脑子里最近在想啥东西x

是最近补弹丸对于狛哥的思考

有、沙雕

(有狛日狛元素)

(黑头发的是自设)

不知道脑子里最近在想啥东西x

是最近补弹丸对于狛哥的思考

有、沙雕

(有狛日狛元素)

(黑头发的是自设)

帝王杉菜蒜蓉云海

灿若繁星的一眼

一眼过后,千万个思念,在空气中凝固。

chapter4

  

   肖洛特公子还未脱下身上穿着的白色长筒灯笼军裤,乳白透亮的丝质手套和披肩就一个大字躺在了柔软到似乎下一秒就要陷进去的香槟色丝绸被里。丝绸被那诺大的蕾丝边摆整个遮住了床腿。

   他双手摊开来,眼神呆滞的望着房间上空的天花板.......

   从上方环顾公主的整个房间,房间的四个角皆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玫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浅金色的纱帘随风而漾。如果不是自幼以来的所谓的“贵族礼仪”教育,得有现...

一眼过后,千万个思念,在空气中凝固。

chapter4

  

   肖洛特公子还未脱下身上穿着的白色长筒灯笼军裤,乳白透亮的丝质手套和披肩就一个大字躺在了柔软到似乎下一秒就要陷进去的香槟色丝绸被里。丝绸被那诺大的蕾丝边摆整个遮住了床腿。

   他双手摊开来,眼神呆滞的望着房间上空的天花板.......

   从上方环顾公主的整个房间,房间的四个角皆立着汉白玉的柱子,四周的墙壁全是白色石砖雕砌而成,黄金雕成的玫瑰花在白石之间妖艳的绽放,浅金色的纱帘随风而漾。如果不是自幼以来的所谓的“贵族礼仪”教育,得有现在的镇定,他早就晕过去了,脑海中一直浮现一张面孔:爱德华·耶啵。

  

公子生平第一次,对一位男性产生了复杂又无法描述的感情。

   肖洛特·湛天使般透明水嫩的肌肤,白皙水润的脸庞上,一双诱人的漂亮暗黑色双眸,一想到爱德华耶啵公爵,这完美而神秘的瞳孔中却多出了一丝失落的眼神。这完全与他身份搭不上边的难以诉说的情感却在一时之间聚集在一个完美男孩身上。

一瞬间的心动,是多么耀眼的光彩,闪烁著无人能比的光芒。

   就连大英帝国的第一贵公子,仅因爱德华耶啵公爵那轻挑又神秘的一眼便引出了内心的丑陋与自卑。

   只能说上帝是公平的,上帝使得肖洛特公子拥有了女神的美丽,无穷的力量,但似乎又有所眷顾,内心却是一个冰冷孤傲的世界,对于外界来说,想要闯进他的内心,很难很难。比登天还难。这基本是生活在欧洲上流社会贵族公主的通病........肖洛特一直是孤独的,起码她一直自我心里认同,自己是一个堕落天使。

_顾容晚_

论教官与教官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一)

前言:咳咳,这是一个在真实事件下由沙雕脑洞引发的文,作者大一新生兼写文新手,文风可能会不稳定,更文可能会慢,还请大家谅解。

论“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可行性(笑哭)

CP大概是幼稚欢乐(偶尔)严厉攻×可爱温和严厉(?)受

———————————————我是正文分割线—————————————————

       九月,宁城大学大一新生迎来了为期17天的军训。

       本来呢,按以往,军训的标配是“烈日”和“汗水”的双重奏...

前言:咳咳,这是一个在真实事件下由沙雕脑洞引发的文,作者大一新生兼写文新手,文风可能会不稳定,更文可能会慢,还请大家谅解。

论“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的可行性(笑哭)

CP大概是幼稚欢乐(偶尔)严厉攻×可爱温和严厉(?)受

———————————————我是正文分割线—————————————————

       九月,宁城大学大一新生迎来了为期17天的军训。

       本来呢,按以往,军训的标配是“烈日”和“汗水”的双重奏。可今年不知是天公想作美不想作死还是啥的,原本在烈日炙烤下的军训甫一开始就成了在滚滚阴云笼罩下的“大学生集会”,天气预报上连续一周“阴”或“雨”的标记以及20摄氏度上下的气温预测在令新生窃喜的同时,不可避免地令各位教官们感到莫名的头大。

     “md这鬼天气,想让这帮小兔崽子吃吃苦锻炼锻炼意志力都不行!”军训旅一连连长在军训动员大会后,看着底下学生们于阴云之下、轻风之中各种轻松惬意的神态,不免窝火。

       连长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在一脸严肃的连长的带领之下,各个军训排的教官们都是一脸“我很不爽”地站在同学们面前,气氛渐渐紧张——除了一连二排,她们的教官有点不一样——没错,“她们”,因为整个一连的六个排的学生都是女!孩!纸!

       一连二排的教官很年轻,年轻得有点嫩,长相周正,眼睛还算大,鼻梁也算挺,总之还挺符合大众审美,要不是已然被当年的新兵训练磨练出了偏巧克力色的肤色从而显出了一定的沧桑之感,估计会更镇不住面前一群在互联网的汪洋之中翻滚了十几年的女“孩子”们——但也不能怪他,他不太喜欢在太阳底下晒的滋味,目前的阴滋滋的天气让他暗舒了一口气,不过嘛,这份轻松也使得他在气势上与其他教官格格不入。

       这不,他在二排面前还没站稳,队伍中就传出了窃窃私语声——在周遭的寂静之下尤为突出。

     “我天!他好年轻啊!(¯﹃¯)”

     “长得好嫩,还好看,嘿嘿( ̄y▽, ̄)╭ ”

     “安静点啊姐妹们,连长看过来了Σ(っ °Д °;)っ”

      “咳咳,大家安静!分成五排站好!”所幸教官“及时”下了命令,队列中的交谈声才算是被压了下去。

       “我知道大家对军训没什么好感,但是,隔壁一排的教官——也就是连长,是我班长;旁边三排的教官是我副班长。各位把态度端正好,也算是体谅一下我。”年轻教官嗓音有点偏哑,像是有把粗糙的刀刃在光滑的丝织物上轻轻刮擦着。

        见面前先前还有些嘈杂的的女学生们都乖乖闭上了嘴,年轻教官摆出的严肃表情出现了一点裂痕,一丝微笑先是在瞳仁中慢慢酝酿,接着有些不受控制地牵动了嘴角。

        紧接着“前功尽弃”一词就这么在他心中跳得欢腾。

        —— 不信你看看二排安静的女孩们的眼睛里都在闪些什么样的光啊(╯‵□′)╯︵┻━┻

        不过再怎么样例行的自我介绍还是要做的。

       “我的名字叫’陈桓深‘,耳东陈,木字旁加一个’亘古‘的’亘‘的”桓“,深浅的深。”年轻教官——陈桓深,就这么开始了他的军训日常。

        他还不知道,除却眼前的学生们,他接下来还要面对什么。

——————————————————————————————

下一章攻就可以出场了嘿嘿

    

 

帝王杉菜蒜蓉云海

灿若繁星的一眼

我河南洛阳白牡丹能邀请你跳一支“爱的华尔兹”吗?

chapter 3

  

    “你能看得出来吧,其实我是不会跳的,我跳的不好.......。”洛特泛红了脸略微弯了下腰,小声对耶啵公爵说着。

   耶啵公爵依旧是神色不变,他的内心和他的表情一样令人捉摸不透。公爵说起来:“尊贵的公子阁下,本人舞艺也粗糙,请见谅吧。”

  

   肖湛若在此拒绝爱德华耶啵,只怕爱德华一家的脸面不知要丢到维多利亚河几次了,领舞必当是地位相等的名门望族之间才能相舞的,近半个世纪来,爱德华一...

我河南洛阳白牡丹能邀请你跳一支“爱的华尔兹”吗?

chapter 3

  

    “你能看得出来吧,其实我是不会跳的,我跳的不好.......。”洛特泛红了脸略微弯了下腰,小声对耶啵公爵说着。

   耶啵公爵依旧是神色不变,他的内心和他的表情一样令人捉摸不透。公爵说起来:“尊贵的公子阁下,本人舞艺也粗糙,请见谅吧。”

  

   肖湛若在此拒绝爱德华耶啵,只怕爱德华一家的脸面不知要丢到维多利亚河几次了,领舞必当是地位相等的名门望族之间才能相舞的,近半个世纪来,爱德华一家胜仗累累,功绩显赫。若是爱德华·耶啵一家不算这大英帝国的名士家族,那又有那个家族敢称?再加上两人僵持已久,耶啵的手依然伸着,人群中顿时有了不少杂音,多数是在谈论这肖氏的小洛特贵公子怎如自大,即便是连爱德华家族也能拒绝?

 

    “你.........。”沉思片刻,肖湛还是决定答应了下来“请吧,爱德华·耶啵公爵。”

   “荣幸。”夜啵公爵依旧是冷漠的微微一笑,爱德华·夜啵拉着手中之人来到了圈子中,很绅士得鞠了一躬,开始了众人所期待的华姿舞。

此时,盛大的舞会终于开始。

   一个微步转体,肖洛特自然而然倒在夜啵怀中,耶啵再扬手,肖洛特连体转了两个圈之后又被夜啵拉回怀中,但肖湛的左脚高高抬起,一只手被耶啵拉着,两人深情对视,一眼万年。当奏乐终了的时候,底下一片热烈的掌声。。。。

不知何处,肖洛特·湛觉得一阵清风吹过,额前柔顺的发丝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耶啵栗棕色的发映着漆黑的眼眸,仿若晶莹的黑曜石,清澈而含着一种水水的温柔。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肤质再舞会灯光的交织照射下如同千年的古玉,无瑕,苍白,微微透明,而又有一种冰冰凉的触感。

仿佛爱德华​·耶啵舞姿所到之处,都萦绕着一缕清新沉醉令人立马嵌入的迷人味道,使人就此沉沦。

 

而耶啵举手投足间,就带着一种英伦贵族的翩翩绅士风度,优雅的无可挑剔。

   一支舞结束后​​他双手插口袋中(墨镜🕶️一戴,脚一蹬,滑着滑板走了。。。🙃我瞎说),随意地与旁人对视了一下,嘴边邪邪的浅笑,摄人心魂。

   肖洛特·湛心想,如果一个人,有着神祗般的外表,他的心,也不会像普通人类那样简单。

  

在美丽加固的冷漠外表光环下,隐藏着什么,洛特微微的笑了。

帝王杉菜蒜蓉云海

灿若繁星的一眼

我对你口中含着的酒产生了“共感”享受 

chapter 2

 

   这位便是爱德华三世的大太子——爱德华·耶啵,是那个外界所说“沉默寡言,谦虚谨慎,冷酷至极”的孩子。

   肖湛缕着耳边碎发,假装不经意的打量着爱德华·耶啵。

   他一袭黑色的西服里,套着整洁干净的纯白色英式衬衫,颈间是一条精美的黑色礼结,恰到好处的显出他完美修长的身形。栗棕色的短发微微向耳后弯曲,弯度和长度都刚刚好。额头前一撮蓬松又柔软的细发隐约的遮着他的一直左眼,这一撮细发也遮的刚刚好,你隐约的还能看...

我对你口中含着的酒产生了“共感”享受 

chapter 2

 

   这位便是爱德华三世的大太子——爱德华·耶啵,是那个外界所说“沉默寡言,谦虚谨慎,冷酷至极”的孩子。

   肖湛缕着耳边碎发,假装不经意的打量着爱德华·耶啵。

   他一袭黑色的西服里,套着整洁干净的纯白色英式衬衫,颈间是一条精美的黑色礼结,恰到好处的显出他完美修长的身形。栗棕色的短发微微向耳后弯曲,弯度和长度都刚刚好。额头前一撮蓬松又柔软的细发隐约的遮着他的一直左眼,这一撮细发也遮的刚刚好,你隐约的还能看到他碎发后那发出炙热眼神的左眼。

   宴会上空的圆形吊灯,照在他那张雕塑般的脸上。挺直的鼻子在光线下显得更加硬朗,透出些许令人不寒而栗的阴冷。

   他又朝肖洛特这边看过来了,唇边带着一抹弧度,冷酷又带轻挑的弧线中似乎还带有一种深深的宠溺。爱德华啵左手拿着香槟杯,鼻子轻轻贴到了杯边,先是闻了闻香槟的香气(嗯~~还是蒜味好闻    ....我瞎说),顺便欣赏了下舞动的气泡。之后又把小酌一口的酒在口中含了一会儿,稍稍停留,似乎在感受活力跃动的气泡。

  

   这种对酒的触觉与味觉的动人结合,竟让肖湛产生了“共感”享受。

   不知为什么肖湛感受到爱德华·耶啵欣赏香槟的角度,似乎正在向他传递什么讯息……

   

    爱德华耶啵的身体微微一转,脚步朝着肖湛这边走来了........这时,突然有一位身着华衣浮夸无比的油头“绅士”抢先一步插在了耶啵的前面,此人一眼看过去便知是身份显赫之人,他略微向其他的贵族点头致意后,便径直向肖洛特走去。家仆轻轻接过这位“油头绅士”递来的香槟,他便左手背背在身后,右手掌心贴在胸,又缓慢夸张的伸出手臂。看来他这是在示意肖洛特·湛公主是否愿意于他共舞一支。

   

   按照传统的礼节,舞会的领舞一般是最为重要的客人担当的,又加上这场舞会的主角人物便是肖洛特一家,非家庭身份地位名门显赫之人怎能厚着脸皮邀请?可是,这位客人似乎没有这样的自觉。肖洛特·湛无奈的叹了口气,刚刚的确是有几位极具胆识的年轻贵族女子邀请过肖湛公子与共舞,可是做为一位王族的尊严却不允许与比自己身份低的人展现自己,与是,简单的回绝邀请后,只能以这种冰冷的态度来掩盖自己的慌乱。

   听到肖湛殿下的叹息声,晚会上的众人不禁的想,难道,这里就没有一个公主能符合公子的要求?各种各样的原因在众人心中荡漾着。因此,肖公子开舞这一想法就这么无限期地延迟了下来。

    舞会吧台的一侧,爱德华家的大太子——耶啵公爵微笑地观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圆桌上,肖湛殿下前一秒还在叹气今年的舞会他又将独自一人了。

   这时,从人群中闪出一个身影,只见他先是放下了手中的香槟虽然神情看上起依旧是冷漠之极的,但他却向着肖湛殿下缓缓走来,“洛特?”  与那“油头绅士”的那身浮夸燕尾服不同,耶啵此时只是穿这一件很简单的又看上起极为精致的黑色礼服,他来到肖湛公子面前,弯下腰,左手扶胸,右手轻轻向前伸出,“尊贵的公子殿下,可否邀请您作为我的舞伴?”

帝王杉菜蒜蓉云海

灿若繁星的一眼

肖洛特的舞会 chapter 1

 
 

  肖氏女王舞会是国王肖治三世在1780年为庆祝其妻子生日而举办的,从前该舞会在白金汉宫举行,如今都在GQ皇家法院举行。作为英国社会的传统,参加舞会的客人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名门贵族17到20岁的年轻男子才有资格参加。每位参加舞会的年轻男孩都需要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准备,同样这也是一个将自己介绍给社会并且寻找心仪女孩的大好机会。

  

于是,昨日在GQ皇家法院举行得宴会,肖氏便派去了肖家唯一的公子——肖·洛特·湛 肖家听说是来了不少名媛小姐和富家公子 ...

肖洛特的舞会 chapter 1

 
 

  肖氏女王舞会是国王肖治三世在1780年为庆祝其妻子生日而举办的,从前该舞会在白金汉宫举行,如今都在GQ皇家法院举行。作为英国社会的传统,参加舞会的客人都是经过精心挑选的,名门贵族17到20岁的年轻男子才有资格参加。每位参加舞会的年轻男孩都需要经过几个月的精心准备,同样这也是一个将自己介绍给社会并且寻找心仪女孩的大好机会。

  

于是,昨日在GQ皇家法院举行得宴会,肖氏便派去了肖家唯一的公子——肖·洛特·湛 肖家听说是来了不少名媛小姐和富家公子 趁这次好为肖洛特找个心仪的公主。

  

  圆形的华顶吊着硕大的水晶灯照亮了整个会场优雅的姿态,肖洛特矜持的微笑仿佛经过度量那般标准,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就算是礼服也总是那么的耀眼不乏欣赏的眼光。

 
 

  这天晚上星光璀璨,人声鼎沸。

  肖·洛特·湛一人坐在圆桌前并未与其他人交流,有时为了掩盖独自一人尴尬的氛围,肖洛特会轻轻抬起手,把碎发缕到了耳后边,就是在这抬头的瞬间,肖洛特用余光注意到 似乎从刚才开始就有一位男士一直时不时的注视着他,一脸冰冷的表情难以接近。不过和他冷漠的外表不同,他的眼神却如同冰雪中燃烧的火焰般耀眼夺目。

 

  此时这位男士站了起来,肖湛不知为何,内心却像是狂发扫过一般,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