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没名诗

22浏览    19参与
叙矣

没名诗 171

关于你,怎知我想了多少事情/

惊雷打不动我的耳膜/

眼里的惊涛骇浪凝冰/

一心一意 一心一意/

关于你,怎知我想了多少事情/

落雨由眼流入云/

风刮自我的身体/

关于你,怎知我想了多少事情/

流星都攒了一沓一沓/

昙花也积了一捆一捆/

一摞一摞/

我收拾着满桌的银色/

一叠一叠/

我锁好了满柜的踪影/


关于你,怎知我想了多少事情/

惊雷打不动我的耳膜/

眼里的惊涛骇浪凝冰/

一心一意 一心一意/

关于你,怎知我想了多少事情/

落雨由眼流入云/

风刮自我的身体/

关于你,怎知我想了多少事情/

流星都攒了一沓一沓/

昙花也积了一捆一捆/

一摞一摞/

我收拾着满桌的银色/

一叠一叠/

我锁好了满柜的踪影/


叙矣

没名诗 170

隔开海岸的永远是一抹无色的墙/

人们仅是望望海/

却怎么也不敢以蹄声溅起浪花/

哪怕乘上船只/

底下的海水也与人无关/

那无色的墙永远隔开人与海/

错了

错是在轮渡上猛挥手巾/

错是泡熟了的盐水枣/

错是午后怎么也爱不了的风声/

错是对一双眼睛的痴迷/

错了 错了 错了/


佛 诸佛惘然啊/


隔开海岸的永远是一抹无色的墙/

人们仅是望望海/

却怎么也不敢以蹄声溅起浪花/

哪怕乘上船只/

底下的海水也与人无关/

那无色的墙永远隔开人与海/

错了

错是在轮渡上猛挥手巾/

错是泡熟了的盐水枣/

错是午后怎么也爱不了的风声/

错是对一双眼睛的痴迷/

错了 错了 错了/


佛 诸佛惘然啊/


叙矣

没名诗 169

今夜过后/月就缺了

我在人间/牵肠挂肚

身子怎就不自觉的/藏了一角月色去见你


今夜过后/月就缺了

我在人间/牵肠挂肚

身子怎就不自觉的/藏了一角月色去见你


叙矣

没名诗 168

昨晚又梦见自己赤裸于雪山/

是万雪的皇帝,是冷峻的奴婢/

一声令下/

万吨的白雪随即崩塌/

一声令下/

百亿的荒芜即来奴隶我的死亡/


昨晚又梦见自己赤裸于雪山/

是万雪的皇帝,是冷峻的奴婢/

一声令下/

万吨的白雪随即崩塌/

一声令下/

百亿的荒芜即来奴隶我的死亡/



叙矣

没名诗 167

今夜的木星与月球在我脚底下/

远远/

远远地交合/


今夜的木星与月球在我脚底下/

远远/

远远地交合/



叙矣

没名诗 166

秋风说笑时/

身体上下荡漾涟漪/

今日的我已经过分有趣/

若是谁来问/

我只述说我自己/


秋风说笑时/

身体上下荡漾涟漪/

今日的我已经过分有趣/

若是谁来问/

我只述说我自己/


叙矣

没名诗 165

连野史也不会记住我了/

到头来我活得干干净净/

连野史也不会记住我了/

到头来我活得干干净净/

叙矣

没名诗 164

我是,一队步入沙漠已久的驮马/

前面是沙子/

后面,也是沙子/

我是,一队步入沙漠已久的驮马/

前面是沙子/

后面,也是沙子/

叙矣

没名诗 163

梦过几回灯烛点宴/

座上风雨晴阴皆为主/

我是

人间唯一的宾客/


梦过几回灯烛点宴/

座上风雨晴阴皆为主/

我是

人间唯一的宾客/



叙矣

没名诗162

我倒不如湖水那般安静/

但比它懂得说没用的言语/

最没用的时候/

一阵雨都能困住我的身体/

想让一把伞来接我/

又想寻把伞去接你/


我倒不如湖水那般安静/

但比它懂得说没用的言语/

最没用的时候/

一阵雨都能困住我的身体/

想让一把伞来接我/

又想寻把伞去接你/


叙矣

没名诗 161

在天空落雨后,即开始落雪,落石子/

下落一节节情人想说的言语/

落漫漫白花,落一个季节的立场/

在天空落雨后,会有寺庙苔藓长满/

在眼睛落下一个你后/

我也会有好多时候生满你的心思/


在天空落雨后,即开始落雪,落石子/

下落一节节情人想说的言语/

落漫漫白花,落一个季节的立场/

在天空落雨后,会有寺庙苔藓长满/

在眼睛落下一个你后/

我也会有好多时候生满你的心思/


叙矣

没名诗 160

我将择一日盛夏/

寄给你一封深藏已久的雪花/

我将择一日盛夏/

寄给你一封深藏已久的雪花/

叙矣

没名诗 159

我想在冰上睡一觉/

日光稍暖/

静候跌落海水的缓慢/

我想在冰上睡一觉/

日光稍暖/

静候跌落海水的缓慢/

叙矣

没名诗 158

赶路了太久/

后来的月色我记不清/

秋风簌过,古道上的马蹄声/

一阵似一阵/

数十年里,我们的徘徊/

是在镜子里望着镜子/

是从一座城池,想去守另一座城池/

赶路了太久/

后来的月色我记不清/

秋风簌过,古道上的马蹄声/

一阵似一阵/

数十年里,我们的徘徊/

是在镜子里望着镜子/

是从一座城池,想去守另一座城池/

叙矣

没名诗 157

在离去前,请只给我留点秘密/

它化作宇宙独一无二的坐标/

刻录我在人间的轨迹/

我会在夜里对着遍布夜空的星体/

以心事供养它们/

哪怕它们成不了人/

也不至于赤裸、饥饿、贫瘠/


在离去前,请只给我留点秘密/

它化作宇宙独一无二的坐标/

刻录我在人间的轨迹/

我会在夜里对着遍布夜空的星体/

以心事供养它们/

哪怕它们成不了人/

也不至于赤裸、饥饿、贫瘠/


叙矣

没名诗 156

你定不能误会我作可爱的秋风/

哪管我再怎么两手空空/

你定不能误会我作可爱的秋风/

哪管我再怎么两手空空/

叙矣

没名诗 155

夏天里一觉醒来/

我的身体/

大雪封山/


夏天里一觉醒来/

我的身体/

大雪封山/


叙矣

没名诗 154

我的生是佛陀的一个念头/

死了,亦是回到念头里去/

枯了那么多年的沙子/

除了如水般淹没所见/

不得长出一寸花丫/

我的生与死,是一瞬间的轻之又轻/

那些人会为我悲伤吧/

我轻得/

托举不起生死间那几十年的


我的生是佛陀的一个念头/

死了,亦是回到念头里去/

枯了那么多年的沙子/

除了如水般淹没所见/

不得长出一寸花丫/

我的生与死,是一瞬间的轻之又轻/

那些人会为我悲伤吧/

我轻得/

托举不起生死间那几十年的


叙矣

没名诗 153

待长熟,待取性命的人/

久久悬挂在梨木上多年/

我非梨子,仅是一抹斑脏的相似/

吞吐荒崖上的风/

似一株轮回的苦/

苦作一味玄之又玄的良方/

你终归罹患某种病疾病/

以至于不得不将我切块、沸煮、

一口一口下咽/


待长熟,待取性命的人/

久久悬挂在梨木上多年/

我非梨子,仅是一抹斑脏的相似/

吞吐荒崖上的风/

似一株轮回的苦/

苦作一味玄之又玄的良方/

你终归罹患某种病疾病/

以至于不得不将我切块、沸煮、

一口一口下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