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沢田纲吉

60.2万浏览    12106参与
暄sunny
本来是万圣节的图,拖稿选手寻思...

本来是万圣节的图,拖稿选手寻思着再不搞完圣诞节都要来了【你】?

吸血鬼和他的小女仆~

本来想加点效果然而我的笔记本终于不堪内存的重负,ps崩掉了,那就这样吧!)

本来是万圣节的图,拖稿选手寻思着再不搞完圣诞节都要来了【你】?

吸血鬼和他的小女仆~

本来想加点效果然而我的笔记本终于不堪内存的重负,ps崩掉了,那就这样吧!)

安一名

像你一样(序章)主10027副all27

★主10027,稍带点all27


“又,下雪了呢。”

轮椅上的少年伸出手,羽绒般的雪落在了他纤细的手上,化掉了。

“外面很冷的,回到屋子里来坐吧,纲吉。”

被称为“纲吉”的褐发男孩微微笑了一下,而伸出的手却又接过了一片雪花。

“白兰桑也一起来看吧。”

名为“白兰”的男子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奈不过男孩的笑容,妥协了。没有人可以拒绝他的笑容,无论是自己,还是男孩那冷血无情的老师。

“真是漂亮————像你一样。”

男孩转过头,温软的目光落在了白兰脸上。

又是一笑……


序章先放出来,周六周日这个小短篇就会完结了

这个完全是我原本想写成27100而无奈失败。

(—)说出来都是泪啊。

也算是给语c群里的粮。

★主10027,稍带点all27



“又,下雪了呢。”

轮椅上的少年伸出手,羽绒般的雪落在了他纤细的手上,化掉了。

“外面很冷的,回到屋子里来坐吧,纲吉。”

被称为“纲吉”的褐发男孩微微笑了一下,而伸出的手却又接过了一片雪花。

“白兰桑也一起来看吧。”

名为“白兰”的男子叹了口气,最终还是奈不过男孩的笑容,妥协了。没有人可以拒绝他的笑容,无论是自己,还是男孩那冷血无情的老师。

“真是漂亮————像你一样。”

男孩转过头,温软的目光落在了白兰脸上。

又是一笑……


序章先放出来,周六周日这个小短篇就会完结了

这个完全是我原本想写成27100而无奈失败。

(—)说出来都是泪啊。

也算是给语c群里的粮。


未染霜白

余烬

短小玻璃渣√

作者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系列√

短小是真的短小,文笔是真的渣,虐应该不至于?


…………………………不喜勿入的分割线……………………


        少年们的友谊总是纯粹的,是甜丝丝凝成糖的快乐。


        是放学后慢慢习惯结伴同行,周末相约一人家中群聚,亦或是夏日祭尤带几分燥热的夜晚,一年一度烟火盛会上的欢声笑语,和最后许下的约定。


       ...

短小玻璃渣√

作者也不知道自己写的什么系列√

短小是真的短小,文笔是真的渣,虐应该不至于?


…………………………不喜勿入的分割线……………………














        少年们的友谊总是纯粹的,是甜丝丝凝成糖的快乐。


        是放学后慢慢习惯结伴同行,周末相约一人家中群聚,亦或是夏日祭尤带几分燥热的夜晚,一年一度烟火盛会上的欢声笑语,和最后许下的约定。


        如此平凡又弥足珍贵。



        然,人是无时无刻不在成长着的,而成长中痛苦亦如影相随。


        第一次醉酒后头痛欲裂,

        第一次杀人漫起的恐惧迷惘,

        第一次签下灭族指令时心底的平静和无法停止颤抖的手。


        从被保护到保护,由弱小蜕变强大。


        深陷泥沼,初心依旧,

        身姿挺拔,温文尔雅。





        “为什么是我?”


        死亡如期而至。


        “在必须有人配合的情况下,恭弥是我所能想到的最好的人选了。”

        “哼,浮游生物。”


        承载生命的液体决堤般从胸口涌出。


        “真的不带守护者大人们去吗,殿下?”

        “放心吧,巴吉尔。我的实力你是知道的……接下来总部这里就交给你们了。”

        “……在下明白了。”



        手脚阵阵发凉,缺氧的大脑无法控制沉重的身体,只得任其向后倒去。意识模糊间眼前闪过大家一起看过的第一场烟火晚会落幕后,噗哧坠于脚边的余烬。


        “哪怕使用了假死弹和维生系统,也依旧有30%的几率无法再醒来,即使是这样你也要坚持这个方案吗?”

        “这是成功率最高的办法。如果能打败白兰,扭转被崩坏的世界,让一切恢复……那就算是陷入永眠,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

        “拜托了,正一。”

        “知道了……我去调试仪器。”




        疲惫如潮涌。


        有点累了唔,稍微,稍微休息一下也是可以的吧……



        “首领——!!!”


        他双目轻阖,如烟火于孤注一掷的绽放后陷入长眠。
































         这是最后的机会,拼上一切去赌那八亿兆分之一的奇迹。


        他是年轻的雄狮,是冷静又疯狂的赌 徒……

        是彭格列当之无愧的十代目。


        ——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一只巨嘴鸟

俄狄浦斯王

【年龄操作有,R-27-L】
3X啊有点黑啊
如果不调高一点点年龄的话就真的要三年起步了=  =
三轮儿,终于down to the sea
没头没尾三观木有,bug多又ooc
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设定波维诺家族后来把蓝波的监护权转给27了。
老司机们和新手上路的故事


故事在上面的句号里。


【年龄操作有,R-27-L】
3X啊有点黑啊
如果不调高一点点年龄的话就真的要三年起步了=  =
三轮儿,终于down to the sea
没头没尾三观木有,bug多又ooc
悄悄地进村,打枪的不要。

设定波维诺家族后来把蓝波的监护权转给27了。
老司机们和新手上路的故事


故事在上面的句号里。


言逸繁

[5927/狱纲]碎拼图 四

*通篇是刀预警,但he。

*卡文严重,剧情苦手,正在努力构架剧情线。本篇勉强算过渡,自己十分不满,但暂且只能写到这种水平啦,见谅见谅。


死亡是一瞬间的事。


沢田纲吉从办公桌上惊醒,手心汗津津的,还死死地握着自己的旧钢笔——十年前的生日,狱寺隼人攒下两个月的工资送的礼物。


沢田纲吉动一动僵直的颈椎,抬起头来时脸上还粘了张文件纸。他把那张纸摘下来,看见左上角小小的岚部标志,轻轻地叹了口气。往常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无论是处理不完的岚部工作还是不小心在办公室睡到半夜。狱寺隼人总能把工作处理得圆满漂亮,还犹有余力地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以至于堂堂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身边竟然没有一个生活助理...

*通篇是刀预警,但he。

*卡文严重,剧情苦手,正在努力构架剧情线。本篇勉强算过渡,自己十分不满,但暂且只能写到这种水平啦,见谅见谅。


死亡是一瞬间的事。


沢田纲吉从办公桌上惊醒,手心汗津津的,还死死地握着自己的旧钢笔——十年前的生日,狱寺隼人攒下两个月的工资送的礼物。


沢田纲吉动一动僵直的颈椎,抬起头来时脸上还粘了张文件纸。他把那张纸摘下来,看见左上角小小的岚部标志,轻轻地叹了口气。往常这种情况绝不会出现——无论是处理不完的岚部工作还是不小心在办公室睡到半夜。狱寺隼人总能把工作处理得圆满漂亮,还犹有余力地照顾着他的饮食起居,以至于堂堂彭格列的第十代首领身边竟然没有一个生活助理,全被他尽职尽责的左右手代劳了。


他的岚守才去了两天,岚部和他自己的生活都一团糟了。


沢田纲吉借着困倦的间隙恍了个神,偷偷为他的岚守自豪了一瞬间:你看,我的爱人是这么能干,我简直不能离开他。


下一刻他从虚无里拽回自己,心脏针扎似地疼。看一眼表,已经十点半了,沢田纲吉沉下心思,认真阅读着冗长拗口的条例。他并非处理不来这些事,只是太不习惯——如果Reborn还在,绝对会冷笑着说:蠢纲,你要被狱寺惯成废物首领吗?


沢田纲吉拿着狱寺隼人送的笔,批着狱寺隼人留下的工作,耳旁仿佛能听到老师的嘲讽,在旧物环绕中孤身一人,坐在夜色中的灯下。


 


 


 


狱寺隼人独自走在黑荡荡的走廊上,幽魂一样的。医疗部的门锁压根拦不住这个惯犯,他吊着一根胳膊,披着病号服,悄无声息地溜进总部的主楼,避开所有可能有人的区域。他在这里生活、工作了足足十二年,闭着眼睛都能走回自己的办公室。


哪怕“那个世界”里的总部已经被炸毁五年了。


狱寺隼人慢慢地沿着楼梯上行,指尖搭在磨得光滑的木质扶手上,一寸寸地抚摸,数不清的记忆翻涌回溯,撞得他心口生疼生疼。但他面上没露半分,只是独自按捺着、甚至可以说是品尝着沉甸甸的酸苦,近乎残忍地鞭挞着自己:你没守住。


一个人都保护不了,独自活到现在。


他逆着记忆,拾级而上,苦涩地走在褪色的相簿里,直到看到走廊深处的那线光。


那是彭格列首领办公室的位置。狱寺隼人瞳孔骤缩,他像是回到了一场噩梦里,又好像刚刚醒来,脚步被钉在了原地。


——在十年前的那个世界里,十代目故去后的第三天,他将收拾好首领办公室的一切,把灯打开,门锁好,从此再没踏进去过一步。白天一切如常,而万籁俱寂、空无一人的夜里,门缝里就透出一线暖白的光,仿佛十代目还在里面,一敲门就会回应似的。沢田纲吉的死亡将狱寺隼人的神经打碎成了脆弱的丝,却又钢铁般地不肯一断了之。只是偶尔,连狱寺隼人也负荷不住的深夜里,他就毫无形象地坐在那扇门前,背靠着光,点一根烟,看烟灰零碎地飘落,烟气在灰烬中上浮。空余的手撑在地面上,光会描摹出指骨的轮廓,狱寺隼人贪婪地握着残存的那点儿光,用那位大人留下的余温填起心脏的裂隙,重新黏连起将断的丝,日出时他又坚不可摧。


他从恍惚中扯出自己,一步一步地接近那线光,渴望又畏缩。狱寺隼人停在那扇门前,手抬起又放下,三次之后才敢敲上门板,双指并拢,两快一慢——狱寺隼人与十代目约定成规的小暗号。空气静默得可怖,一瞬间延长成十年,狱寺隼人的心脏用力泵出滚烫的血,涌向僵直的四肢百骸。


“…隼人吗?”厚重的门板挡住沢田纲吉声音里的喑哑,他咽一口唾液,调整好自己的声音和笑容。“请进。”


门被推开,像是无数个夜里,狱寺隼人向沢田纲吉弯下眉眼,恭敬地欠一下身,关切地说:“您该休息了,十代目。”


“…工作请交给我。”狱寺隼人慢慢地补上后半句,反手合上门。病号服被他宽阔的肩膀撑起来,又空荡荡地垂着,他隐忍着渴求,半垂下眼睫。“我想我做得来那家伙…十年前的我的职责。”


天知道他多想重新回到十代目身旁的这个位置、重新替首领解决一切问题。他本没资格了的,狱寺隼人本该死在十年前的。可无论是哪个世界的他,都希望自己能够更多地陪在十代目身边、多替首领处理点琐事。所以他擅自替补上这个世界自己的空缺,向他仍旧深爱的首领微笑。


一盒只剩一片的碎拼图,完整地填进了另一盒完全一致的、只缺一片拼图的图案里。只要除却血和伤痕,就能完美地契合进去。


“已经到这时候了吗?”沢田纲吉看了看表,才发觉时间已经走到了后半夜。他放下手中的文件,小幅度地舒展一下肩膀,拉开办公桌旁的抽屉。“余下的事明天再处理吧,隼人,”沢田纲吉自然地向他的岚守搭话,“对了,这个应该交给你。我本想明天带去的。”


沢田纲吉毫不费力地从抽屉中找到一方小小的木质红匣子,大小和匣兵器差不多,颜色是浓烈而微沉的朱红。他按开盒盖,赤红色的绒布上静静躺着一枚狱寺隼人再熟悉不过的戒指,边缘流出一线光彩。


彭格列的岚戒。


沢田纲吉深深地看一眼戒指,手指从上面抚摸过,然后将盒子转向狱寺隼人,放在桌面上推过去。“这是我…这个世界的狱寺隼人留下的。”


狱寺隼人猜他想说“我的岚守”或者“我的爱人”,包在纱布里的右手难耐地动了一下,中指上空荡荡的。没守住彭格列、没保住戒指的狱寺隼人,也有资格拥有第二次机会、重新被首领赐予岚戒吗?狱寺隼人微微沉默,眼瞳中的痛苦颤动着,又沉淀成暗色的坚定。


“…感谢您还愿意信任我,十代目。”


比就此认错,在自责与悔恨中痛哭流涕、自罚自弃来说,背起层层累加的错误、咽下苦水而一步不偏地前行才是更正确的做法。当然,也更难。狱寺隼人已经做过太多错误的部署,无数次怀疑自己到快要疯掉,可只要名为“沢田纲吉”的旗帜还立在他心间,他就绝不肯放任自己崩溃,用理智严丝合缝地将碎裂的自己缠成人形。


何况这个世界、这个十代目还活生生地在眼前微笑。


狱寺隼人望着他的首领,肩膀紧绷挺拓,像压着足足十年的战火。他走上前,用指尖仔细地捧出那枚戒指,珍而重之地套在纱布中露出的中指上,刚好遮住经年晒出的一圈白痕,严丝合缝。


“十代目,根据那个世界所发生的,我有几个关于未来部署的提议。”狱寺隼人转动一下戒指,恭敬地垂下手来,弯起一丝薄薄的笑,眼神清明又凶狠,像是雨夜里久浸水的刀。


至少这个世界里,狱寺隼人绝不能重蹈覆辙。


TBC


水平有限,请多多包涵UU…


柚栗栗
❤59的日常 ❤27吹的每日告...

❤59的日常


❤27吹的每日告白

❤59的日常


❤27吹的每日告白

花椒
三浦春是我的白月光啊😭😭?...

三浦春是我的白月光啊😭😭😭
最开始没什么特别出彩的,但是到未来篇的时候简直太圈粉了
(bg一直都站的2786【自信叉腰

三浦春是我的白月光啊😭😭😭
最开始没什么特别出彩的,但是到未来篇的时候简直太圈粉了
(bg一直都站的2786【自信叉腰

果子布丁GUO

童话主题all27彩图本
封面:250g珠光纸
内页:140g超感纸
工艺:封面标题烫银
页数:32P含封
特典:贴纸*2 (御守前十送,可加购)
赠品:书签*3
绘:果子布丁
GEST:老黑 @老黑 
          koha @こ 
御守 :2019.11.15 20:00  预售
场饭:cp25 两日
20号评论抽三个送全套

桶饭第一和场饭每日第一我会送个水彩签绘❤

童话主题all27彩图本
封面:250g珠光纸
内页:140g超感纸
工艺:封面标题烫银
页数:32P含封
特典:贴纸*2 (御守前十送,可加购)
赠品:书签*3
绘:果子布丁
GEST:老黑 @老黑 
          koha @こ 
御守 :2019.11.15 20:00  预售
场饭:cp25 两日
20号评论抽三个送全套

桶饭第一和场饭每日第一我会送个水彩签绘❤

原炎

废柴87

  “唉!”叶泠叹息一声,缓缓低下头,棕色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按捺住心脏剧烈的悸动,随即抬眸望着「少女」,明明是自己的脸似乎变成了纲吉的脸。

  

  叶泠握住了少年有些颤抖的手,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表情,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口:“在这个世界上,你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如果说,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人能够对我这么重要,重要到可以轻易影响我的心情。”

  

  “在喜欢上你之后,这个无聊的世界,甚至都变得有趣了不少。”「少年」淡漠的双眸似乎浮现出几丝暖意,抬起头无言看着纲吉。

  

  泛着夕阳色的棕色双眸,在少年的眼中,有那么一瞬间耀眼的不可思议。手上传递过来的温热,纲...

  “唉!”叶泠叹息一声,缓缓低下头,棕色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按捺住心脏剧烈的悸动,随即抬眸望着「少女」,明明是自己的脸似乎变成了纲吉的脸。

  

  叶泠握住了少年有些颤抖的手,脸上带着漫不经心的表情,然后若无其事的开口:“在这个世界上,你对我来说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如果说,在没有遇到你之前,我从来就没有想过,有人能够对我这么重要,重要到可以轻易影响我的心情。”

  

  “在喜欢上你之后,这个无聊的世界,甚至都变得有趣了不少。”「少年」淡漠的双眸似乎浮现出几丝暖意,抬起头无言看着纲吉。

  

  泛着夕阳色的棕色双眸,在少年的眼中,有那么一瞬间耀眼的不可思议。手上传递过来的温热,纲吉突然觉得现在的自己无所不能。少女一贯懒散的话语,更是让他的心脏开始不争气的乱跳。

  

  “既然他们对你这么重要的话,我也未必不能喜欢他们一点。”

  

  叶泠的双眸清澈无比,倒映着纲吉有点红的脸颊,懒散的语调中透露出不少认真,少女面无表情的脸上似乎出现几丝动容。

  

  “不用了,泠只要喜欢我就行了。”少年闻言,平息心中激动情绪的同时并轻轻摇头,纲吉从来没有想过,泠会这么说。知晓这份喜悦之后,少年的第一反应不是赞同,而是贪心地想要泠的全部喜欢。果然,他,特别喜欢泠。

  

  天色渐渐暗淡了下来,连最后一抹夕阳也随着消失了,[少年]放开了[少女]的手,突然露出有些困扰的表情,白色衬衫随风飘动,懒散的眸子放空看着某个方向,她刚才说了什么,低头思索了一会儿,完全不像她说的,真的那么说了吗?不知为何,叶泠忽然觉得有一丝厌倦。

  

  “那个,纲,有一天我会不会不再喜欢你啊。”叶泠平日懒散的眸子如今一片荒凉,就好像对什么也失去了兴趣,冷清的脸上浮现出无聊至极的表情,世界好像在她面前黯然无光。

 

  “绝不可能,我绝对不容许,泠不喜欢我,不允许泠不喜欢我,不允许泠离开我。”纲吉一贯温和的声调瞬间变的深沉,那双温润的眸子更是死死盯着少女,语气变得无比急切。  

  

  “也是哦,不过有一天可以帮我一个小忙吗……比如,杀了我这样的小小要求。”棕色刘海微微遮住了「少年」的一只眼睛,另一只眼睛徒然生出几分朦胧之色,懒散的语气在唇边缓缓吐出,似乎在述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叶泠的话语刚落,纲吉觉得浑身的血液在这瞬间冻僵了,泠,真的…是真的这么想的,心跳越来越快,身体开始震颤了,从心底涌出的不安宛如雪崩那般瞬息压了过来。

  

   “做不到的话,还是忘了我说的话吧。”叶泠说罢,棕色眼眸映照出纯粹的黑暗,一切似乎变得都不重要了,什么都无关紧要了,淡去唇角那抹无趣后,脸上露出兴致全失的表情。

  

  周围的空气仿佛被冰封了,显得无比的压抑,不时的冷风掠过的声音更是分明清晰。

  

  少女似乎身处黑暗的尽头,倦怠的目光注视着纲吉,说出了原本她在终结某种事件之后,只不过把能拥有处决权的人选从自己以外多了一个少年而已。

  

  “死亡似乎是一次有来无回的旅途,总感觉,有时候还挺吸引人的。”

   

  叶泠以开玩笑的口吻说道,唇边的淡淡笑容,既非自嘲亦非讽刺,眼中的眸光就像是黑暗最后的一丝亮光。

  

  “痛…痛…痛。”迎面而来的风似乎刺痛了双眼,蓦然觉得少女的存在感正慢慢消失中,泪水不知何时浸满了眼眶,纲吉的心中好像有种尖锐的东西穿刺着,胸前但又仿若无物。

  

  “泠,我会让你幸福的,绝对不会让你拥有这种奇怪的念头的。”

  

  纲吉低头,抬起手拭去眼前模糊的东西,故作逞强的说道,把不安的什么全都忘掉,泪水潸然牵绊着脚步,好似垂死挣扎朝向了少女,伸出双手缠上少女的腰际,然后紧抓着衣服不放。

  

  “无趣也好,无意义也罢,都给我好好生存下来吧,泠。”再度涌出的泪水落在「少年」的衣服,里面的衬衫瞬间就被沾湿了。

  

  “没有你的世界,这样的世界我没法想象,我的未来需要你。就算让你讨厌我,就算使用卑鄙的手段也要让你待在我身边。所以泠,不要对我说出这样的话。”

  

  纲吉像是对自己发誓一样,脸上逐渐绽放出了笑容,双眸溢满了泪水,无法控制的泪珠顺着脸颊缓缓流着。

  

  “纲,我刚刚是开玩笑的,你居然信了。”少女一脸若无其事地说道,淡漠的双眸隐约透出几分笑意。

  

  “再说,虽然这个世界很无聊,我也会死皮赖脸的活下去的,不过……算了,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在这个拥有少年的世界,我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少年」清冷的脸上带着几丝淡淡的笑意,半晌微微颔首,纲吉的手死死缠绕着腰际,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

  

  “呼……”纲吉下意识地深吸一口气,少女所说之话绝不是无的放矢。头上的汗水已经紧张地渗出来了,和泪水不分彼此交融在一起。终于意识到了,少女身上一直以来隐隐约约的疏离感,这样昭然若揭的事实让纲吉的内心无比苦闷。

  

  “不管是以后,还是现在,我都要泠一直和我在一起,泠说过要和我缔结未来的吧,所以不要,自顾自随便决定自己的生命啊。我们约好了,泠,不要不喜欢我,不要说出这样的话,好吗。”

  

  纲吉说话渐渐带着哭腔,脸上露出悲伤的笑容,近乎祈求的语气,眼泪再次决堤。

  

  “没有泠的明天,这样的明天我才不要到来。泠是我非常重要的人,想要泠在我面前露出笑容,想要永远的和泠在一起,那就是我一直以来想要得到的东西。”

  

  纲吉的额头抵在叶泠的胸前,少年的痛哭声在这寂静的气氛里,听的一清二楚。

    

  “泠,请相信我,生活没有意义的话,那我就成为你的意义。以后,我就是泠生存的证据。不要,请不要,擅自说自己要消失的话了。”

  

  无法忍住的泪水徒然淹没了视野,少年的肩膀微微颤抖着,似乎是从喉咙深处迸出来的声音,携带无法掩饰的纯粹感情直直撞进叶泠的胸口。

  

  “真的是开玩笑的,纲。”叶泠微笑看着少年,自己的外套被纲吉死死地抓住,甚至能在上面感受到绝对不放手的意志。


   “但是,也许说不定呢。”叶泠的唇边始终噙着一缕若有若无的笑意,面对着那个既定事实心中有了涟漪,生起了不一样的想法,懒散黑眸旋即变得柔和坚定起来。  

     

all27tag整理

【2019.11.9】all27tag整理

all27tag整理
all27tag整理

【2019.11.7】all27tag整理

all27tag整理
all27tag整理
all27tag整理

【2019.11.2】all27tag整理

all27tag整理

【2019.11.1】all27tag整理

tag数:42


【短篇】

【云纲】Give me a reason 明烛天南

【R27】天使序论 -/:;()—@

【692759】毒唯夹心 -/:;()—@

那位大人要结婚了 娜娜子

【L27】此路历程(一发完) 皋陶牵过獬豸来

【巴纲】白日如死 江南无所

【all27】如何扼杀办公室恋情 余烬


【长篇连载】

All27——不给糖,就捣蛋!① 嗜糖人

【白綱】Good Morning LOVE-第二幕 没有名字的玫瑰 紅藜

【论坛体】论彭格列的骚操作,墙都不扶就服它〔2〕 荷上梓

【all27/末世】不死之身① 风崎萧

【all27】光之美少女沢田纲吉(38) (39) 霖哒露哒酱

一梦华胥6 初白里君曦百

「白纲」白兰氏中的纲吉君001♡ jar先生的办公室

天使纲吉和他的猎物先生们(6) 沉默对A

【家教all27】嘿!我的青春 19  20  21 阿土斯基

【家教all27】未知剧情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阿土斯基

【我英X家教】想当英雄的我被迫成为了黑手党怎么办20 唐柚

【alla27】崩坏(九) 夏深_菜菜子

第五十四章  试炼这种事(Ⅳ) 叶叶笙歌

没有如果(16) 归鸿

风评被害的第一天 闪亮钛合金

风评被害的第二天  闪亮钛合金

【all27】盒子里的世界(十九) 千溪语


【图片】

“你和我是一样的呢。” 果子布丁GUO

这是这几天画的兔 jar先生的资料库

HAPPY HALLOWEN~~~~ 蹲在坑边等发芽

Trick or treat! 十六夜未央


【其他】

嗯,一些唠叨,希望能有陪聊 的雨

为什么是单人床! 晓山青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