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沧州

8095浏览    10108参与
战哥的小甜甜❣️

【博君一肖】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可我只看向他眼底,而千万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


                                          ...

我们曾在高朋满座中,将隐晦爱意说到最尽兴,可我只看向他眼底,而千万人欢呼什么,我不关心。


                                                         -《真相是真》阿鸣


今天是王一博的生日,按照公司要求,晚上有一场盛大的生日会。才是上午,公司的人就已经开始在布置生日会现场了,王一博跟着熟悉了一下场地,记下了几个摄影机的位置,走了一下生日会的流程。

王一博并不喜欢过生日,也许是往年的生日过的都比较揪心,好不容易过了两个不错的生日,陪他过生日的人却不能再陪他过生日了。

王一博并不知道公司邀请了谁,去年冬天的时候王一博就被公司强迫发声明。前一天他刚刚和肖战说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分开,第二天就不得不迫于压力,发文澄清。本来按照王一博的性格他不可能就这样老老实实的听公司安排,是王一博的经纪人说,一博,就算你不怕,你也想想肖战好吗,他走到这一步不容易,好不容易出头了,你千万别给他按回去。王一博发声明的时候并没有告诉肖战,肖战看到声明已经是第二天了,王一博醒过来的时候肖战已经收拾好行李了,王一博知道肖战知道了,但是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解释。肖战做好早饭端到王一博旁边的桌子上,揉了揉王一博的头发,说了声,我走了。肖战声音温润,带着一点点哽咽,王一博抬头看他的时候,他还是一如既往的笑着,嘴里挂的依然是温柔。肖战穿了一件平时穿的大衣,从床上拿起手机,拉起行李箱向卧室外边走过去,走到门口的时候还笑着提醒王一博,牛奶要趁热喝。谁也没说告别。

王一博觉得肖战埋怨他一句也好啊,至少不要这样,明明是他背着肖战做了决定,肖战可以生气,可以骂他,也可以不理他。但是肖战太明白了,王一博做这个决定是为他好,但是一言不发就决定未免太伤人,两个人的关系也因为这份声明变得微妙起来。在一起的时候两个人稀里糊涂就在一起了,分手的时候也这么平平静静。王一博觉得肖战并没有走,好像他只是出去拍一部戏,或者去外地赶一个通告。

王一博找了一个角落坐下来,拿着自己的手机,频繁的点开置顶的对话框,备注名字是一个兔子的ej表情。他频繁的点开又关上,消息置顶偏偏又设置成了免打扰。对话框的时间停在去年11月10号那天,肖战说,晚饭想吃什么。

过去半年多的时间,王一博和肖战见面屈指可数,芒果台的跨年晚会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坐的很远,两个人之前几乎没有同台可以交流的机会。得知肖战要跳双人舞的时候,王一博在心里默默给和肖战合作的女演员扎了好几个小人,整个人的感觉比平时更冷淡了。但是他什么也不能说,是他单方面宣告了和肖战的结束,不管出于什么原因,是他先背叛了他们的感情。

他只是有点难过,再也不会有人提前问他喜欢什么给他准备生日礼物了,再也不会有人给他倒计时给他过生日了,也不会再有人陪他在屋顶看星星了,是他自己,他亲手把这一切终结了。他很想问问肖战,等以后,他们的关注度没有这么高了,他还愿意跟他在一起吗。但是他不敢。他太爱肖战了,他听不得拒绝。他刻意不关注肖战的任何消息,身边的人乐的他这样,更不会给他分享任何肖战的消息。


还有一个小时生日会就开始了,王一博觉得这是他最后的机会了,他再不找肖战他觉得他真的就会错过了,他今天偶然听到肖战在这个城市拍一个杂志封面,他迟疑了很久,打了很多字,结果发出去的就只有一句,

"战哥,今天是我生日,你有空来参加的我的生日会吗"

肖战没有回,他们在一起的时候肖战只要手上没有工作,就会立刻回王一博的消息,就算在洗澡也会擦擦手回他的消息。王一博不知道肖战是在忙还是已经离开这个城市了。

王一博忽然有些委屈,就算再怎么样也不能不理他啊。虽然是他以前太小了,并不知道他以为对肖战好的事其实一点也不好,但是他已经知道错了,他后来尝试给肖战打电话但是肖战从来没有接过,他觉得肖战生的闷气也太久了,他并没有说分开,他只是发了个声明,甚至他发这个都把肖战屏蔽了,结果上了热搜还是被肖战发现了。王一博想了想,又给肖战发了几条微信。

"你打我骂我都行,你别生我气了好不好,我再也不偷偷做决定了,你回来看看我好不好,我都瘦了"

"公司的饭一点也不好吃,我最近又看了一辆摩托车,都不知道跟谁分享一下.."

"我最近好累啊,好不容易生日会可以闲一下,全国各地到处飞,飞机餐也好难吃"

"我都饿瘦了,你以前还嫌我吃太多把肚子都吃肥了"

"战哥,你回来吧好不好"

"我真的好想你"

"你答应以后每年都会陪我过生日的"

"你别骗我好不好"

"今年王一博的生日愿望是肖战可以原谅王一博,然后回到王一博身边,王一博再也不会偷偷做决定了,再也不会让肖战难过了"

王一博飞快的发完几条微信就把手机交给了助理,他不敢继续看,肖战回不回他都没有勇气再看手机一眼,助理催促王一博生日会开始了,王一博整理了一下头发,走出化妆间。

舞台上的王一博依然光芒四射,虽然一直笑着但是眼睛一点笑意也没有,一舞终了,王一博并没有去公司那个包厢吃饭,而是走向了阿令剧组那边,他跟肖战相爱在这个剧组,剧组里的人让他觉得熟悉和安心。

阿令剧组里的人来的并不多,他们挨着敬王一博酒,每个人都说着生日快乐,生日是真的,快不快乐,谁知道呢....王一博又去别的包厢挨着敬酒,一圈下来整个人已经有些醉了,他有些心不在焉,想去找助理拿回手机,扫了一圈并没有看见助理,他并没有发现,他旁边...空着一把椅子

王一博呆了一会发现整个桌子的人都在用担心的眼神看着他,王一博低了洗下头,顿了顿心神,又笑着举杯:"你们来都来了,不会没给我准备生日礼物吧"


"礼物嘛,倒是每个人准备了一样.."刘海宽顿了顿,继续说道"就是不知道我们这个礼物你喜不喜欢了。"

"你们给我准备的肯定都是我喜欢的,来吧来吧拿出来吧,让我猜猜?摩托车?头盔?乐高?"王一博每年收到的生日礼物大多是这几样,顺口说出来也是这几样。

"猜错了哦,是你超级想要但是自己不好意思要的礼物哦。"师姐挤了挤眼睛,另一边汪卓成对旁边的朱赞锦也使了个眼色。

王一博心里有些隐隐的紧张,他并不知道是什么,但是他预感,这就是他最想要的生日礼物。他喉咙有些发酸,声音带着点急切:"快别卖关子了,快说是什么礼物。"

"一博,你仔细看一下,多了什么吗。"大哥暗示性的抬了抬下巴,王一博顺着他按时的方向看过去,他旁边有一副没人动过的碗筷和一个没人坐的凳子,他确定所有人都没有离开过座位,王一博觉得他猜到了,又觉得不可能,那么害羞的一个人怎么会悄悄出现在这里。

师姐拿出一个盒子,然后旁边几个人都各拿出一个盒子,盒子上系着一个蝴蝶结,王一博有些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第一个盒子里静静地躺着另一个盒子,他打开盒子里面是两枚戒指,是两枚他再熟悉不过的戒指,是他和肖战一起看过的,准备送肖战的跨年礼物。第二个盒子放着一把摩托车钥匙,钥匙坠是一个兔子,一看就知道是谁的手笔。第三个盒子是一叠照片,是他们偷偷在微博互动,显微镜粉丝截的屏,还有他们参加活动两个人偷偷摸摸说话做小动作的照片,剩下的是他们在一起的照片,从开始到分开的前一天。他一一打开剩下的盒子,春天必备的感冒药,夏天必备的雨伞,秋天必备的帽子,冬天必备的围巾....王一博看着,眼泪慢慢顺着脸庞爬下来,他擦了擦眼泪,吸了一下鼻子,看向两手空空的大哥。

"你还没给我礼物,我的礼物呢.."

大哥指了指桌子下边,王一博把手里的礼物往大哥怀里一推,掀开桌上的布,果然在桌子下面看见了他朝思夜想的人,屋里本来就有些热,肖战本身也怕热,肖战整个人已经像从水里捞出来的,这一个多小时快两个小时的时间,这个男人,为了给他一个生日惊喜,在桌子下面偷偷藏了这么久。

肖战笑着看着王一博漏出来的脸,笑的眼睛都红了,他慢慢爬出来走到王一博身边。

"王一博,生日快乐,"

"这个。"肖战指了指自己,"这是你的生日礼物。"

"还喜欢吗"

肖战的眼睛红红的,眼泪在眼眶打转,王一博刚擦干的眼泪又流出来,笑着一把搂住了肖战,肖战也回搂住王一博,所有人都静静地看着,亲眼看着两个人又重新在一起,都松了一口气。

"战哥,坐下吃饭"王一博挪了挪自己的椅子,离肖战近了些。

肖战吃了两口饭,别人说话的时候,他在在桌子下面悄悄握住了王一博的手,他想,这阵子肯定把小朋友吓坏了,真的是瘦了些,以后一定要多吃点肉。

王一博感受到肖战手里的温度,握的更紧了些,他有点不真实感,感受到肖战回握他的手也用力了些,他侧着脸看了看肖战,整个人变得更有光彩了。

"来来来,寿星刚才跟我们说了好多话了,现在是不是该对好久不见的人说句话了啊"大哥刘海宽看他们情绪缓和了些,笑着打趣两个人。

本来只是开玩笑的一句话,肖战没说话,笑的有些害羞,王一博倒是低头认认真真的想了一会,略微思索了一下,开口说

"早知道战哥回来,我就穿红色了,战哥说我穿红色好看,还喜庆。"

"哈哈哈哈王一博你是傻子吗,我还以为你要深情表白啥的哈哈哈,你穿什么都好看,现在也很好看,人长得好看穿什么都好看。"肖战没想到王一博憋了半天憋出来一句穿红色好看,整个人笑的快要趴到王一博身上

王一博搂了搂肖战的腰,还是熟悉的手感,脑袋低了低,对着肖战的耳朵说


"我再也不会放你走了"


不吃鱼

深夜偷偷画画
萌新画手在线哭泣,不会画画

深夜偷偷画画
萌新画手在线哭泣,不会画画

是晴晴啊.

九郎哥哥听到了我们的应援曲后很感动
我们也一样有下一个下下个好多个十年

九郎哥哥听到了我们的应援曲后很感动
我们也一样有下一个下下个好多个十年

飘翎于飞

完了

我被羡影响了

导致我一看见狗和羡同框就忍不住尖叫

这只狗好可怕蓝汪叽你在哪里把狗带走然后拖走这个人!!!!!!!!!!!

郁闷,我其实挺喜欢狗的……

完了

我被羡影响了

导致我一看见狗和羡同框就忍不住尖叫

这只狗好可怕蓝汪叽你在哪里把狗带走然后拖走这个人!!!!!!!!!!!

郁闷,我其实挺喜欢狗的……


飘翎于飞

摆渡人

突发脑洞

摆渡人

-----------走你


茫茫的海中有一叶舟。


扁扁的舟里有一个人。


海很大,大得一眼看不到尽头;舟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两个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只是,划着他的桨,默默在海中来回。


海是有尽头的。


但他必须不断来回 。


因为他必须去摆渡需要的人。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走到海的尽头,不是有一个桥吗?


不知道啊。


这就是他的回答。


某天,一个紫色衣服的男人问他。


你有记忆吗?


摆渡人笑笑,继续划船。


紫衣男人懂了,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说。


我懂,人生在世,生死悲欢几何。...

突发脑洞

摆渡人

-----------走你



茫茫的海中有一叶舟。


扁扁的舟里有一个人。


海很大,大得一眼看不到尽头;舟很小,小到只能容下两个人。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他只是,划着他的桨,默默在海中来回。


海是有尽头的。


但他必须不断来回 。


因为他必须去摆渡需要的人。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走到海的尽头,不是有一个桥吗?


不知道啊。


这就是他的回答。


某天,一个紫色衣服的男人问他。


你有记忆吗?


摆渡人笑笑,继续划船。


紫衣男人懂了,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说。


我懂,人生在世,生死悲欢几何。


然后船翻了。


两个人从海里浮上来,指着对方笑了半天,紫衣男人忽然道。


唉,想起往事了。


摆渡人笑笑,拉着他上了船,两个人划到桥头,紫衣男人上岸前对摆渡人说。


谢谢你变成他的样子。


然后他走了。


摆渡人才终于不笑了。


江澄你个傻逼。


老子就是魏无羡。


摆渡人划船回去,开始下一次工作。


一如继往,始终如一。


-------------

啊我突然想写成系列


大家看明白没,海是苦海,有尽头。


桥是奈何,往生之桥。


这里的羡很平和让澄以为是假的。


船为啥翻,因为激动但要忍。


唉羡好惨。


所以我要不要写下去


凉城听暖

我算不上低调

但也不喜欢炫耀

却想让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你

我算不上低调

但也不喜欢炫耀

却想让每个认识我的人都知道你


苏然

我想,看着生命一点点流逝是很令人难过却又无能为力的事情吧

姥爷,病了。

从前那么一个高大的一个人,180cm,站在面前就觉得好像永远不会倒下,如今,躺在病床上,脸颊凹陷,被子下面的身体仿佛是只剩了一个上半身,我甚至无法辨认他的双腿是否还能支撑这个身体

清醒的时候就只能张着嘴,望着房顶,说不出话,动不了,连食物都只能从胃管输进去

真让人难过啊

姥爷从前是个有点不舒服都要赶紧检查的人,想要健健康康的活着,如今 躺在那里他该有多害怕呀

我想,看着生命一点点流逝是很令人难过却又无能为力的事情吧

姥爷,病了。

从前那么一个高大的一个人,180cm,站在面前就觉得好像永远不会倒下,如今,躺在病床上,脸颊凹陷,被子下面的身体仿佛是只剩了一个上半身,我甚至无法辨认他的双腿是否还能支撑这个身体

清醒的时候就只能张着嘴,望着房顶,说不出话,动不了,连食物都只能从胃管输进去

真让人难过啊

姥爷从前是个有点不舒服都要赶紧检查的人,想要健健康康的活着,如今 躺在那里他该有多害怕呀


鱼刺没库存~

寒羡『囚禁』33

自沈思安死后三月,温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设监察寮了,不欺压人了,把仇家都变盟友了,势力还是很大,当然,都是魏无羡的功劳,魏无羡的到来,让温若寒有了满足感,放弃了权势

江澄也重振江家,温家也时不时帮助,虽然江澄不接受,但还是会强行安排

莲花坞

温若寒带着聘礼来到莲花坞,江澄看着聘礼脸都黑了大半,温若寒以前是怎么对魏无羡的?同意?不可能! ! !

“还请温宗主回去吧,我云梦江氏受不起”

“江宗主,您为何不看看魏婴的想法”

江澄看了看一旁剥莲子吃的魏婴,有些无奈,自己这个兄弟,哪都挺好,就是心里年龄有时不高

“魏无羡,你有什么想法?”江澄道,随机自己也拿了颗莲子剥开吃“啊?啊,没什么...

自沈思安死后三月,温家发生了巨大的改变,不设监察寮了,不欺压人了,把仇家都变盟友了,势力还是很大,当然,都是魏无羡的功劳,魏无羡的到来,让温若寒有了满足感,放弃了权势

江澄也重振江家,温家也时不时帮助,虽然江澄不接受,但还是会强行安排

莲花坞

温若寒带着聘礼来到莲花坞,江澄看着聘礼脸都黑了大半,温若寒以前是怎么对魏无羡的?同意?不可能! ! !

“还请温宗主回去吧,我云梦江氏受不起”

“江宗主,您为何不看看魏婴的想法”

江澄看了看一旁剥莲子吃的魏婴,有些无奈,自己这个兄弟,哪都挺好,就是心里年龄有时不高

“魏无羡,你有什么想法?”江澄道,随机自己也拿了颗莲子剥开吃“啊?啊,没什么看法,挺好的,同意吧”

温若寒笑了,自己的小娇妻这是根本没听他们讲话,温若寒直起身,道“既然阿羡都同意了,那本座就先回去了,嫁衣什么的明日会送来”

江澄的脸又黑了几分,如果温若寒不是宗主,他现在恐怕都拿紫电抽死这个比魏无羡还不要脸的了

温若寒走了,魏无羡才缓过神,看着黑脸的江澄,一脸无辜“师妹,发生什么了?”

“魏无羡你别TM叫我师妹!我不认识你!”

“咋了?江澄,你咋了”

“你闲的!才同意温若寒向你提亲”

魏无羡听了有些懵,刚刚自己一直在剥莲子,根本没在意他们在干嘛,说什么....皮过头,把自己栽里头了

后悔也来不及了,温若寒已经离去,留下众多金银财宝,山珍海味,向魏无羡提了亲

第二天,魏无羡还在睡意之中,江澄是宗主,起的比较早,正是这样,看见了岐山温氏送来的鲜红嫁衣和凤冠霞帔,并承诺会给魏无羡一场风风光光,盛大不已,仙门百家都知道的婚礼

魏无羡看见嫁衣后.....鬼使神差的很喜欢! ! !连魏无羡本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拦住江澄想烧了嫁衣的手

婚期:下个月最后一天...也就是魏无羡的生日

阿穆想吃柠檬巧克力QaQ!

问问时间



占tag致歉


举手问问食物语的同人文时限是哪天和哪天。恍惚



占tag致歉


举手问问食物语的同人文时限是哪天和哪天。恍惚


战哥的小甜甜❣️

【博君一肖】肖战怀孕了②

接上集啊啊啊,最近都没弄成合集 不知道自己一整天在干啥


"王!一!博!"肖战有些生气,从天而降的惊喜他还来不及消化,甚至前一天晚上他还在讨论和王一博领养一个孩子,一个一个证据砸在面前,任是冷静如肖战也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一下,这边自己思绪乱做一团,整个人无助又茫然,那边王一博一点不了解情况的大笑,肖战觉得他刚知道自己怀孕,孕期反应就已经来了。


那边王一博愣了愣,他和肖战在一起到结婚很多年了,他知道的肖战再生气也不会这样,这是他从来没听过的语气,以前肖战生气就算把他踹下床关卧室外边也是笑眯眯的,肖战天生眼睛就含笑,刚在一起的时候王一博甚至都觉得肖战不会生气,只会气鼓鼓...

接上集啊啊啊,最近都没弄成合集 不知道自己一整天在干啥






"王!一!博!"肖战有些生气,从天而降的惊喜他还来不及消化,甚至前一天晚上他还在讨论和王一博领养一个孩子,一个一个证据砸在面前,任是冷静如肖战也没有办法好好思考一下,这边自己思绪乱做一团,整个人无助又茫然,那边王一博一点不了解情况的大笑,肖战觉得他刚知道自己怀孕,孕期反应就已经来了。


那边王一博愣了愣,他和肖战在一起到结婚很多年了,他知道的肖战再生气也不会这样,这是他从来没听过的语气,以前肖战生气就算把他踹下床关卧室外边也是笑眯眯的,肖战天生眼睛就含笑,刚在一起的时候王一博甚至都觉得肖战不会生气,只会气鼓鼓的鼓着腮帮子撒娇耍无赖,后来才知道,肖战就算生气也是笑着的,只是笑的有些凉罢了。

"战....战哥?"王一博忐忑着,略显不安的开口。他从来没见过肖战这样...他想着,难道是他新戏的吻戏被他发现了?不可能啊,他特意和导演说好要借位拍,甚至特意找了工作人员在旁边一起拍,另一个角度的放大的影片。"我...我做错了什么吗..."王一博觉得他一定做错了什么"战哥...对不起..我道歉..我一定是什么地方惹到你了..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生气..小的这就给您道歉..."王一博觉得不管因为什么,先道歉赔笑脸总是没错的,伸手不打笑脸人嘛,平时他和肖战吵架,只要他这样一耍宝道歉,肖战准是笑出声,歉到气消。

"哪能啊,您哪有做错的时候,都是我的错,都怪我在你笑的时候没跟你一起笑,都怪我早上一个人出来没陪着您一起看新闻陪您一起高兴,您哪能错呢,都是我无理取闹。"肖战声音凉凉的,似乎刚才怒气冲天的人不是他一样,他觉得自己的声音足够正常了,在经过刚才短暂的冷静以后。

"战哥...你别..肯定是我错了..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王一博觉得天上一道闪电一下子砸中了他的头顶,虽然听起来肖战的声音很正常,但是王一博从心里发慌,他直觉觉得肖战很生气,但是他并不知道肖战为什么生气,现在知道道歉这条路行不通,王一博从床上爬起来坐好,喝了一口水,他又问肖战"战哥..发生了什么吗..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我!好!的!很!"肖战声音有些咬牙切齿,让他说他自己怀孕了,可能吗。就算他好意思说出来,谁信?就刚才王一博发现新大陆一样笑的那个蠢样子,他一定会狠狠地嘲笑自己,肖战在心里暗暗的给王一博记了一笔。

"好笑吗王一博。"肖战声音竟然带着点笑意,像是几分钟换了几十种情绪。

完了。

王一博心里就剩下两个字。脑袋里一片空白。完了。战哥一定要气死了。肖战不说王一博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王一博整个人有点懵,不知道是刚睡醒,还是被肖战的变脸速度吓得。"怎么办?"王一博脑子里闪过的都是些这三个字,从来没遇见过这种情况的王一博觉得人生路太难了,活着太难了。比昨天他说服战哥领养个孩子还难。

"啊?战哥你在说什么,我做错了什么你直说好吗,你别这样,我答应你今年不买摩托车了好吗!你别气了!"王一博觉得单纯道歉已经没有用了,他必须要做出点什么。"今年,我参加完这个摩托车比赛明年就不参加了好吗,不让你再为我担心了,好不好战哥。"

"呵呵。"肖战笑了一声,王一博顿感头皮发麻,"很不巧啊王一博,您刚刚说的什么什么笑死你的新闻。"

"哦对对对,就男人怀孕那个。"

"我也是其中一员。"肖战的声音透着一点点危险,但是王一博这个沙雕直男....

"哈哈哈哈哈哈哈战哥,你在搞笑吗..这明明就是搞笑新闻啊哈哈哈哈哈哈,亏我还以为你发生了什么哈哈哈哈,原来你也看了这个搞笑新闻要分享给我,把气氛整得这么严肃干什么哈哈哈哈哈,你都不知道战哥,你刚刚吓死我了,还好你是逗我的,你都不知........"王一博笑的从床上滚了下去,听声音好像笑的在锤地板,整个人笑的像只被拔毛的鸭子,突然他觉得有些不对,他笑的这么开心....电话对面的男人,他的战哥,却毫无反应....

嘎......

王一博的笑声戛然而止...

"战哥....你不会...这不会...卧槽...别是真的吧...."王一博震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完整,他的战哥在大事上从来都很正经从没骗过他,如果...如果肖战真的怀孕了.,而且肖战是个男人....他也毫无思想准备...突然就怀孕...他战哥的内心肯定很复杂很无助...而他...在电话里尽情的表示了对这个新闻的嘲讽...甚至还讽刺肖战不懂幽默...操...

但是肖战一刻没承认,王一博就觉得这个事不可能发生,毕竟概率这么低而且这么神奇的事,怎么会突然发生在他们身上,而且肖战并没有说话..虽然很相信他战哥,但是王一博内心对这件事还是持怀疑态度。

"呵呵,"还是刚才凉凉的笑。"王一博。"

"真是不巧。"

"这件事,还真就发生在了我身上。"


林氢离子(在线卑微)
回家ing明天早上我就开学嘤嘤...

回家ing
明天早上我就开学
嘤嘤嘤
我一定会再更新的
୧( ⁼̴̶̤̀ω⁼̴̶̤́ )૭

回家ing
明天早上我就开学
嘤嘤嘤
我一定会再更新的
୧( ⁼̴̶̤̀ω⁼̴̶̤́ )૭

也无风雨也无晴

信仰何时再次飘扬?

     复旦爱久,阅此文字,触目惊心。

     明明是学生公寓又是商住水电,明明商住却连最简单的洗衣上网也要处处受限,明明是985名列前茅的保研生,在这个到江湾40分钟车程以上的水泥里不得不化身成一个个人肉空气净化机。去年夏末,闻名遐迩的京师大学堂出尔反尔,大手一挥,让专硕们自己占个床位生存。客观来说,确实,这些人是学校创收的工具,每个专硕生缴纳一年数万元的学费,但是他们更是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梦的建设者!

      中国梦是什么?国家振兴,民族富强。得,...

     复旦爱久,阅此文字,触目惊心。

     明明是学生公寓又是商住水电,明明商住却连最简单的洗衣上网也要处处受限,明明是985名列前茅的保研生,在这个到江湾40分钟车程以上的水泥里不得不化身成一个个人肉空气净化机。去年夏末,闻名遐迩的京师大学堂出尔反尔,大手一挥,让专硕们自己占个床位生存。客观来说,确实,这些人是学校创收的工具,每个专硕生缴纳一年数万元的学费,但是他们更是未来十年,二十年中国梦的建设者!

      中国梦是什么?国家振兴,民族富强。得,那就奔着富裕冲吧,按部就班来钱多慢呀,三鹿奶粉,毒疫苗,雨后春笋似的冒出来了,咱这一代受点罪,孩子出息就行,好嘛,去个幼儿园还被丫的孙子拿针扎了。还有道德吗?还有底线吗?还有原则吗?中国梦是这么实现的吗?想到这里,我不禁痛心的说一句,咱们民族的信仰,找不到了。

     注意,不是没有,是丢了,找不着了。用大雨教给我方法想想,上次见它是从哪儿来着?在邱少云烈火焚身却岿然不动的朝鲜战场里?在“东方俾斯麦”李鸿章先生和列强博弈的谈判桌上?还是在一代名臣于谦“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绝句中?华夏儿女曾经分明是有信仰的呵!

      其实谁心里都跟明镜儿似的,十九大也说了,主要矛盾也改了,纵观国际形势,发达国家在他们的发展阶段或多或少也经历过这个,拿我们这波人交学费,其实哥们也没意见。治大国犹如烹小鲜,我懂,做个鱼香肉丝味道还五花八门呢,别说这国内外一摊摊事儿呢,多给点理解,多给点支持。可是传道授业,尊师重道的高等学府却频频把学生视若无物,我真是越想越生气,学生和校方之间力量对比明显,可什么时候就能因此恃强凌弱了?有困难就一起解决,搞py交易你也别太过分,你多搂这么老些钱干嘛去?还不是多买二斤苏丹红鸡蛋!

暴雪砒霜宋子琛

关于热度与ooc

对于同人圈,我觉得挺好的没什么不好。在这里我想叭叭几句。愿意听的呢就听不愿意听的呢就不听,好吧。我不是挑事我先说好。


对这个圈子呢,我了解的不多。但是在这个圈子我也得到了很多快乐。每天刷刷乐乎看看各个大大的文何尝不是件快乐的事呢。


关于热度。每个大大写文几乎都是为了热度。想想也是,没有热度什么的谁乐意写。刚刚我看了个帖子。说什么ooc太严重毁人设。这个确实是有点。但是宁要记得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不ooc,宁也不要玻璃心好吧。【单纯安慰,虽然我嘴不甜。】宁也不要抱怨这抱怨那的。有能力就多产文没能力呢咱们就看,就这样好吧?也不要说别的作者整天ooc不ooc什么的好吧。人家写文真的不容易...

对于同人圈,我觉得挺好的没什么不好。在这里我想叭叭几句。愿意听的呢就听不愿意听的呢就不听,好吧。我不是挑事我先说好。


对这个圈子呢,我了解的不多。但是在这个圈子我也得到了很多快乐。每天刷刷乐乎看看各个大大的文何尝不是件快乐的事呢。


关于热度。每个大大写文几乎都是为了热度。想想也是,没有热度什么的谁乐意写。刚刚我看了个帖子。说什么ooc太严重毁人设。这个确实是有点。但是宁要记得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到不ooc,宁也不要玻璃心好吧。【单纯安慰,虽然我嘴不甜。】宁也不要抱怨这抱怨那的。有能力就多产文没能力呢咱们就看,就这样好吧?也不要说别的作者整天ooc不ooc什么的好吧。人家写文真的不容易。如果你觉得你文章热度不高,那就可能是梗的事。想想,为什么同样都是那两个人。为什么人家热度高为什么你热度不高。那不就是宁的问题了么是吧。【wink】


关于ooc。在这里。我想提个建议。大大们可不可以尽量不要往ooc的方向发展。不然会被喷。啊,当然。我们又不是原作我们也做不到不ooc。喜欢这文呢就继续追不喜欢呢咱就拉黑屏蔽行吧?咱没必要整的跟要打架一样发帖子说文章ooc,您说是不。


咳,我想叭叭的叭叭完了。如果您觉得我说得对您就别骂我别喷我。觉得不对的呢就直接划走?好吗?【wink】


来日可期

昨天看的首映,基德好帅啊

昨天看的首映,基德好帅啊

岁月留声

中秋寄语(外一首)新韵

文/岁月留声

人望中秋月正圆  
祥云已至飘中天
月圆时分思战友
星斗满天情如前

2019.9.12

中秋节飘雨声

喜闻雨挂击打声
窗帘掀开绿淙淙
一月无雨卷枯叶
中秋时分抱月庚
2019.9.13

文/岁月留声

人望中秋月正圆  
祥云已至飘中天
月圆时分思战友
星斗满天情如前

2019.9.12

中秋节飘雨声

喜闻雨挂击打声
窗帘掀开绿淙淙
一月无雨卷枯叶
中秋时分抱月庚
2019.9.13

云深不知归何处

蓝家四好少年

轮蓝家四好少年


相貌好


品德好


修为好


肾好


(蓝家真是出好肾,不知道叔父怎么样)

轮蓝家四好少年


相貌好


品德好


修为好


肾好


(蓝家真是出好肾,不知道叔父怎么样)


南起

是爱情呀 现代au4



这个早晨,侯卿照例来到了初见,推开门没有看到尤川正在忙碌,反而是正在和蚩梦开心的说笑。

蚩梦正打开背包,把包好的一块块月饼往包里塞:“我们宿舍的人老早就开始念叨什么时候可以吃到尤川哥你的月饼呢!”

尤川温柔的看着她:“喜欢就多带点,反正做了很多。”

“那我可就不客气啦!”

尤川感受到那熟悉的视线,抬起头来看到侯卿站在门口面带笑意的看向自己,便回以微笑。蚩梦顺着尤川的事情回头看去,也发现了侯卿,兴奋的打着招呼:“徒弟来啦!上次课教给你的曲子有没有好好练啊?”

侯卿认真道:“嗯,每天都有练,下次上课一定给师父你好好展示一番。”

蚩梦好似受不起的连连摆手:“你不用好好展示,只要能比以前有进步我就很开心了。那,尤...



这个早晨,侯卿照例来到了初见,推开门没有看到尤川正在忙碌,反而是正在和蚩梦开心的说笑。

蚩梦正打开背包,把包好的一块块月饼往包里塞:“我们宿舍的人老早就开始念叨什么时候可以吃到尤川哥你的月饼呢!”

尤川温柔的看着她:“喜欢就多带点,反正做了很多。”

“那我可就不客气啦!”

尤川感受到那熟悉的视线,抬起头来看到侯卿站在门口面带笑意的看向自己,便回以微笑。蚩梦顺着尤川的事情回头看去,也发现了侯卿,兴奋的打着招呼:“徒弟来啦!上次课教给你的曲子有没有好好练啊?”

侯卿认真道:“嗯,每天都有练,下次上课一定给师父你好好展示一番。”

蚩梦好似受不起的连连摆手:“你不用好好展示,只要能比以前有进步我就很开心了。那,尤川哥,我先走了!”

“嗯,路上小心。”

“徒弟,为师先行一步了!”

“师父回见。”

虽然早餐很美味,但侯卿心不在此——他在心里反复演练着该如何邀请尤川今天去看电影,焦虑的反复打开APP看已购影票的页面。过节邀请朋友出去放松一下是多么一件稀松平常的事啊,不要紧张——侯卿这么安慰着自己,一鼓作气走向了尤川。

“尤川,我有事想和你说。”

略带严肃意味的熟悉声音在面前响起来,尤川疑惑的抬头看向侯卿,只看后者认真的神情,让尤川无端也跟着紧张了起来,等待着对方要说出什么严肃的话语。

“今晚我们一起去看场电影如何?”

………………………………

尤川千想万想,就是没想到是这个。

看到对方在迟疑,以为是在想拒绝自己的理由,侯卿略带凄凉之意说道:“以往的中秋节都是我自己过的,今年想和朋友一起过,可以么?”尤川本来想说“为什么不去和家人团圆呢?家里人肯定也很想你的。”,不过这涉及到人家的私事,而且看着对方希冀的眼神,他也不忍心拒绝,只好答应。

晚上照旧是侯卿来接尤川。侯卿到了之后,发现店里已经打烊了。尤川上车后,一阵香气荡漾开来,侯卿看道 尤川手里提着一个纸袋,问道:“这是什么好吃的?”“月饼,我自己做的,算是你请我看电影的回礼了。”尤川笑着回道。侯卿抱歉道:“是我来晚,等了很久么?”尤川解释道:“是今天店里打烊早,毕竟中秋节,我想让店员们早点回家和家人过节。”侯卿开玩笑道:“真好啊,要是我是你的员工一定会很幸福。”尤川被他逗的笑出了声:“你要真是我的员工,估计就不这么想,而是‘怎么今天也这么多客人?’”

“老板经营有方,辛苦点又如何?”

“你今天来之前是吃了什么糖么,这么甜?”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二人谈笑间,目的地已经到了。进入电梯时,侯卿很绅士的用挎包挡住了电梯门。到了顶楼的电影院,距离电影开场还有20分钟,侯卿取了票便开始和尤川闲聊。侯卿还记得上次尤川喝醉时候的悲伤与自责,那件事一直在他心头盘桓,他想知道尤川过去发生了什么,但尤川那晚的痛苦神情使他难以开口,便放弃了向本人打探的念头,和他聊去了别的。

今天是中秋节,电影自然是讨喜的合家欢情节。侯卿在挑电影的时候可是下了大功夫——爱情片不能看,毕竟两人现在并不是情侣;疑或者惊悚片又怕对方不喜欢。于是只好选了一部喜剧,这种电影在中秋节不敢说最合适了,但总是适合的。

尤川看着电影——片中的一家人随对彼此有不满、有误解,但家人出现困难之后总是互相帮助,他难以自持的想起了过去的家,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拥有着那些亲挚的感情,过节的时候大家齐聚一趟,虽然长辈们平日里都很严厉,但过节的时候还是会稍稍放纵小辈们让他们尽量开心些 。但是那些温馨的日子,早已一去不返了……

侯卿一直留意着尤川,虽然对方没有明确表示出来,但他能感受到尤川好似在压抑着什么,一股低沉的气息围绕在他周围。侯卿左思右想——自己应该没做什么会惹尤川不快的事情,而且来的时候尤川也没有很低沉,那……莫非是这部电影的事?果然,尤川的家里过去发生了一些让他难以释怀的事么……

离开电影院的时候,尤川看着不远处的明亮灯光,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表情,他不想辜负侯卿的一片心意。侯卿也没有戳破他的伪装,虽然看着这样的尤川心里不是滋味,但他也明白这种事急不得。


侯卿预订了海底捞的座位,二人到了之后正好叫号;正当二人要进去的时候,尤川突然被一个人拽住了——“尤川?!真的是你啊!尤川!真是太久没见了,你变化好大啊!是我啊!”

拽住尤川的人是他的大学同学,直接走掉或者说认错了人都不太现世,尤川礼貌的回了话。

“真的是好久没见了,你变化也挺大的。”

“是啊,当时你突然就退学了,我们都惊讶的不得了,明明你那么优秀。”

侯卿注意到对方说这句话的时候,尤川好像被刺了一下,他眼神闪躲着含糊其辞:“啊,家里有事,没办法。”

“啊,这是我的名片,难得相遇,留个联系方式吧。”

“嗯,这是我的,那么回头见。”


侯卿发现,在尤川遇到同学之后,那种低沉的气息更浓了;尤川看上去已经精疲力尽却还要打起精神一般。侯卿想让他放松一下,问道:“要喝些酒么?火锅配酒还是很不错的。”尤川想起上次和侯卿喝酒时自己的丑态,赶忙摇头拒绝了:“不了!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

“没关系,你的事对我而言不是麻烦,无论什么事我都可以帮忙。”

也不知道是因为火锅的热气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尤川觉得自己的脸好像很热,他端起酸梅汤一饮而尽,想让自己稍微冷静一下。

煮火锅的时候,尤川本来是想帮忙的,然而整个动手过程都被侯卿承包了,就连熟没熟侯卿都帮他试好了,尤川觉得这可能是自己吃的最轻松的一次火锅——从头到尾自己的筷子只在自己面前的盘子活动,连锅边都没碰过。

结账时,尤川坚持自己买单,侯卿反驳道:“你都送了我那么多月饼了,还不让我结个账么?”

尤川坚持道:“那个和这个不是一码事,再说了,我又不是没有经济能力的小孩子!”

对方这么说了,侯卿也没再坚持,尤川如愿的买了单。

月亮在高楼大厦之间摆弄着自己圆润腰身,好让月光洒在来来往往的行人身上。

“真的不要我送么?这么晚了。”侯卿抱着小小的期待问道。

“不了,这里的地铁直达我家,这么晚了,你也早点回去吧。”

侯卿自知没有立场说自己一定要送尤川回家,只能目送尤川消失在地铁口。

尤川坐在地铁的位子上,看着车厢内各色的乘客,陌生的人们各自的忙着自己事情。他回想起来,自从认识侯卿以来,对方越来越浸入自己的生活,这让他寂寞且孤单的生活有了些许的快乐,但也让他感到害怕,如果侯卿知晓了他的过去——他怕对方不相信自己、怕对方厌恶自己;这两种情感纠葛在一起,让他烦躁不已。

侯卿驱车回到家中,拿出一块月饼——玫瑰酸奶馅的月饼外皮柔软,吃起来甜而不腻、恰到好处的味道诱惑着人去拿第二块,但侯卿没有那个心情——尤川的低沉让他耿耿于怀,他不想这样一个美好的人一直陷于过去的泥沼,他想看尤川缷去过去的重担之后的会心微笑;但如果直接去问对方发生了什么,估计是得不到答案的,那么只有那个人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