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泉州

27086浏览    44529参与
脆い鮫
高伟你最帅!!!他俩真好155...

"高伟你最帅!!!"
他俩真好15551

"高伟你最帅!!!"
他俩真好15551

朱雀/忘彻

【鼬佐】日落之后【二】

“不要着急,他可不是你能够伤害的。”白发男子幽幽地盯了盯佐助,高傲地抬起了脑袋,黑发男子低了低头,从佐助的这个角度能看到黑发男子眼中的不耐,“你是叫,宇智波佐助是吧?”


“是又如何,你又是谁,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佐助垂下眼睛,盯了盯比自己矮一点点的黑发男子,那种莫名的熟悉感,是错觉还是什么,白发男子扑通一笑,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


“我们鬼鬼祟祟?我们也只是刚好路过而已,怎么成了鬼鬼祟祟了?”白发男子脸上始终挂着完美的假笑,让佐助感到无比的虚假和厌恶,跟之前的药师兜一样。


黑发男子站在旁边熟视无睹,仿佛和世界的所有都隔开了,佐助看得到他的眼神,那如同潭水的眼睛,里面的情绪

“不要着急,他可不是你能够伤害的。”白发男子幽幽地盯了盯佐助,高傲地抬起了脑袋,黑发男子低了低头,从佐助的这个角度能看到黑发男子眼中的不耐,“你是叫,宇智波佐助是吧?”


“是又如何,你又是谁,两个人鬼鬼祟祟的。”佐助垂下眼睛,盯了盯比自己矮一点点的黑发男子,那种莫名的熟悉感,是错觉还是什么,白发男子扑通一笑,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


“我们鬼鬼祟祟?我们也只是刚好路过而已,怎么成了鬼鬼祟祟了?”白发男子脸上始终挂着完美的假笑,让佐助感到无比的虚假和厌恶,跟之前的药师兜一样。


黑发男子站在旁边熟视无睹,仿佛和世界的所有都隔开了,佐助看得到他的眼神,那如同潭水的眼睛,里面的情绪多变,看向自己眼神中有着复杂的情绪和一丝柔情?


好熟悉的眼神?有种失而复得的感觉,他?到底是谁?


“废话少说,站在你后面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不在追究面前的白发男子的身份,心中更加在意的,确实那名令自己感到熟悉,而又神秘的黑发男子。


为什么他的一举一动都跟那个人特别像?佐助的表情浮现出丝丝挣扎,不过又在一瞬间归为平静, 回眸一看,身上的气势瞬间暴涨。一阵风吹起了他的头发,隐藏的六勾玉轮回眼终于重见天日。


“轮回眼拥有者,果然。”白发男子喃喃几句,佐助睁大眼睛,视线在二人直接来回巡视,他们两个,到底有什么目的?


“你要动手?”黑发男子终于开口说话,白发男子转过头,目光放在了黑发男子的身上,眼中的神情不再是冷漠,反而有丝温柔,那令人讨厌的假笑也消散干净。


“我们需要轮回眼拥有者,你懂的。”白发男子淡淡一笑,回过头来,脸上的假笑消失,之后便是突然前进,一只手伸向佐助。


佐助睁大眼睛,自然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袭击,轮回眼中查克拉凝聚,之后二人位置彻底置换。佐助手中草薙剑出鞘,攻击目标转化为了黑发男子。


“万象天引!”白发男子低吼一声,手掌心那只紫罗色般的轮回眼出现,一股强大的吸力在佐助身上出现,像是完全想要把佐助拉过去。


可恶啊!


“神罗天征。”那股强大的引力确实令佐助感到棘手,这个家伙,拥有轮回眼,佐助脸色阴沉,也同样使用了轮回眼瞳术。


斥力和引力相互抵消,这就变成了平衡力的作用,可是其中也产生了巨大的热量,使得白发男子与佐助向周围躲去。


佐助也不会闲着,手中的太刀早就瞄准那名黑发男子,黑发男子平静地看了一眼佐助,那眼神中那一刹那出现的愧疚令佐助捉摸不透,为什么?


那一瞬间,佐助完全愣住了,导致草薙剑并没有向黑发男子攻击,这却令旁边的白发男子松了一口气。


佐助不应该会有如此状态,可是这个人给他一种感觉,是从前见到的所有人都无法让他体会到的?


白发男子已经冲了上来,可黑发男子的神色却有些变化,抽出了忍具袋中的手里剑,佐助下意识地以为黑发男子要攻击自己,可没想到黑发男子却将自己推开。


黑发男子口中快速结了几个印,这个变化是两个人都始料未及的,佐助很惊愕,黑发男子的突然反水?这是怎么回事,而且他的结印速度,好快。


“火遁,凤仙花爪红。”


几把外面包裹这火焰的手里剑交叉般地冲向白发男子,白发男子有种气急败坏的感觉,佐助看了一眼黑发男子,之后也向白发男子发起了进攻。


“鼬,你干什么?”白发男子有丝恼火地吼了一句,直接利用轮回眼瞳术挡开攻击,佐助听见这个名字,大脑瞬间短路,鼬?自己没有听错吧?不会是同名?


可是自己心底却无比希望这个黑发男子是鼬,佐助吞咽了口水,黑发男子见状,也叹了一口气,自己戴面具,本来就是为了不让佐助发现。


摘下面具,露出了面具下原本的相貌。眼睛最为显眼,古井无波,满是寂寥,看一眼仿佛能让人沉沦。身上散发着冷漠的气质,却莫名可以体会出其中的温和。眉宇忧愁不解,可是却能透露出他身上经历的沧桑感。两边的法令纹,也表达了主人所经历的事情。


是鼬……


难怪自己总感觉这个人有种熟悉的感觉,原来因为,这个人就是鼬,曾经欺骗自己,鼓励自己,自己最为想念的哥哥啊。


他的眼睛,怎么还在?佐助也想不通,如今见鼬这般情况,没有半点失明的模样,难道都是这个白发男子搞的鬼?


佐助虽然不明白鼬为什么会出现,为什么之前不跟自己相认,他们两个,此时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并肩作战,一同对战兜的时候。


可是,如今有一点不同的是,鼬还活着,这就足够了。


“鼬。”佐助有一种欲言又止的感觉,鼬丢下手中的面具,回头看了佐助一眼,那眼神中的柔和却没有掩饰,令佐助心头一暖,这个人真的是鼬。让佐助原本想要问问题却没有问。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我之后跟你解释。”鼬无奈地笑了笑,那双忧愁的眉宇终于舒展开来,回眸一笑,这个动作却令佐助的心跳慢了半拍。


也真不愧是哥哥。


“现在的主要任务,只是对付大筒木联英罢了。”鼬脸色瞬间严肃起来,佐助仿佛又看到了当年那个威慑四方的晓之朱雀,禁闭的嘴唇旁出现了一丝淡淡的微笑。


这个不怕死的,是叫大筒木联英是吧?


“鼬!你……”联英双目充血,有种控制不住自己情绪的感觉,脸上的假笑已经消失,看得佐助莫名一爽,如今的局势可不一样了,“为什么你要帮他?”


“没为什么。”鼬的回答很精简而又简短,却可以气死人,联英得不到一个合适的回答自然生气,目光变得越加恐怖起来,“佐助,你小心。”


佐助应了鼬一声,同时还用余光观察自家哥哥的侧脸,真的长的很好看,心跳莫名快了起来,不知道是慌张还是什么。


自己见到鼬总会丧失一段理智,自己和这个人,已经脱离不了关系了。


鼬瞬间已经进入了备战状态,三勾玉写轮眼出现,眼中散发着一股强大的曈力,在鼬旁边是佐助对此十分敏感。


好似鼬之前的曈力都没有那么强大,如今怎么又强大了那么多?


看来,最近的秘密也越来越多了!佐助右眼化为永恒万花筒写轮眼,鼬这件事情,自己真的要摸清来龙去脉。


而这一切,可能有事大筒木一族的一场阴谋。


【凑字数中……终于凑到了两千】

@迷失方向魂魄 看我多闲,熬夜码字。你那刀片还是算了……我怕了


云朶

睡不着


睡不着


睡不着


每天都睡不着


最难的是想睡不能睡


总要熬到4点,才有睡意。

睡不着


睡不着


睡不着


每天都睡不着


最难的是想睡不能睡


总要熬到4点,才有睡意。


🍺⛩️⚓

啊啊..。(小东西)

ch在lof上以前挺热闹的

每天都会迎接信息箱的信息

就像,家?

..

离家归去,不得已

回首曾年春风拂发丝

悄然踏入这里甚天真

人声鼎沸,不息。

人知和善

众亦乐此

夕阳落下,开端。

五星%红旗飘扬

随风落下封屏

夜晚狼嚎,何处。

时传阵阵呻吟

夺生不解人情

日出东方,泪息。

竹签占火燃去

瞬下片片灰烬

何,梦似实。无能只叹息,落木横枯草木。

思求回乡,乡为和平。

不为梦,实。

ch在lof上以前挺热闹的

每天都会迎接信息箱的信息

就像,家?

..

离家归去,不得已

回首曾年春风拂发丝

悄然踏入这里甚天真

人声鼎沸,不息。

人知和善

众亦乐此

夕阳落下,开端。

五星%红旗飘扬

随风落下封屏

夜晚狼嚎,何处。

时传阵阵呻吟

夺生不解人情

日出东方,泪息。

竹签占火燃去

瞬下片片灰烬

何,梦似实。无能只叹息,落木横枯草木。

思求回乡,乡为和平。

不为梦,实。

TT

德化县三班镇的大兴堡,康熙年间郑氏家族修建,近三百年历史。德化瓷器销往海外,从前需要经历漫长的路程。先肩挑走山路到溪水码头,船运入江河行至泉州海港,再出海远航印度洋。大兴堡是肩挑途中的客栈、商行,通商贸易的集散地。近代公路的修建削弱了内河水运的重要性,而河道淤积使大部分江河丧失对船只的承载力。现在从泉州到德化走高速2小时,欢迎来德化挑瓷器。

德化县三班镇的大兴堡,康熙年间郑氏家族修建,近三百年历史。德化瓷器销往海外,从前需要经历漫长的路程。先肩挑走山路到溪水码头,船运入江河行至泉州海港,再出海远航印度洋。大兴堡是肩挑途中的客栈、商行,通商贸易的集散地。近代公路的修建削弱了内河水运的重要性,而河道淤积使大部分江河丧失对船只的承载力。现在从泉州到德化走高速2小时,欢迎来德化挑瓷器。

🍺⛩️⚓

是我的amino的账号✨
以后大概还会在这里玩
占tag致歉*

是我的amino的账号✨
以后大概还会在这里玩
占tag致歉*

TT

1-2、注浆 
3、取坯 
4、修坯 
5、擦水(之后第一次烧)
6-7、彩绘(之后第二次烧)
8、贴花(之后第三次烧)
9、经三套窑不同温度的三次7小时炉烧,一件小工艺品瓷器算完成了。 

1-2、注浆 
3、取坯 
4、修坯 
5、擦水(之后第一次烧)
6-7、彩绘(之后第二次烧)
8、贴花(之后第三次烧)
9、经三套窑不同温度的三次7小时炉烧,一件小工艺品瓷器算完成了。 

一个很胖的开开

有无姐妹和我搞一搞乙女向

在线等qwq

有无姐妹和我搞一搞乙女向

在线等qwq


TT

渔业码头上,休渔期补网抓螃蟹。八月初就可以出海了。  ​​​

渔业码头上,休渔期补网抓螃蟹。八月初就可以出海了。  ​​​

昔物|潘大人
- 温柔的黄昏 温柔的你。 2...

-


温柔的黄昏

温柔的你。

2019.07.23

day 64


-


温柔的黄昏

温柔的你。

2019.07.23

day 64


TT

这一天沿德化瓷器曾经走水道的线路而行。1、一大早赶到三班的月记老柴窑,看烧成的瓷器和那些做、烧、买卖瓷器的人们。2-3、午后到高阳村的一段瓷帮古道,从前肩挑瓷器翻山越岭之路。4-6、出德化进永春之交界,曾设有一个叫乙粒阁的关卡,给外出瓷商发放通关文牒,供沿途关防校验。现在临近一处房屋,一半属德化县,一半属永春县,门牌挂两个。房屋分属两兄弟,也就是说,同住的两兄弟,一个是德化人,一个是永春人。7-8、出关卡,车行村道约二十多分钟,到达永春的五里街,倚临码头而兴盛的商贸一条街,如今有小半条街已开始翻修维护。9、五里街背后就是许港,德化和附近县的磁器外销走水路,在这儿装船,由溪入江再入海入洋,销往各...

这一天沿德化瓷器曾经走水道的线路而行。1、一大早赶到三班的月记老柴窑,看烧成的瓷器和那些做、烧、买卖瓷器的人们。2-3、午后到高阳村的一段瓷帮古道,从前肩挑瓷器翻山越岭之路。4-6、出德化进永春之交界,曾设有一个叫乙粒阁的关卡,给外出瓷商发放通关文牒,供沿途关防校验。现在临近一处房屋,一半属德化县,一半属永春县,门牌挂两个。房屋分属两兄弟,也就是说,同住的两兄弟,一个是德化人,一个是永春人。7-8、出关卡,车行村道约二十多分钟,到达永春的五里街,倚临码头而兴盛的商贸一条街,如今有小半条街已开始翻修维护。9、五里街背后就是许港,德化和附近县的磁器外销走水路,在这儿装船,由溪入江再入海入洋,销往各国。有称许港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或源头。早知老码头年久不存,但想地方不大,以为到这儿一问便知,没料到当地人大多反应茫然。几位老人指给我们至少四个不同地方,各种变迁的可能性也都成立。眼看蓝灰的天光一层层转黑,就像一代代记忆褪隐,沉下去,消失于暗,只剩下影影绰绰的晃动。在这个叫许港的地方竟找不到许港。

TT

早上7:45赶到月记窑,已经开始出窑。上午十点前,租窑烧制的人们从各处赶来清点搬走了自己的东西。这一窑温度不够,烧出来的瓷色偏浅,多有回去还要在自家小窑覆烧的。老窑工们忙完,坐下抽烟,匆匆喝水,不爱说话,任由我们这些闲杂人在一旁叽叽喳喳。 

早上7:45赶到月记窑,已经开始出窑。上午十点前,租窑烧制的人们从各处赶来清点搬走了自己的东西。这一窑温度不够,烧出来的瓷色偏浅,多有回去还要在自家小窑覆烧的。老窑工们忙完,坐下抽烟,匆匆喝水,不爱说话,任由我们这些闲杂人在一旁叽叽喳喳。 

QYEYZKA
好久没营业了!😆

好久没营业了!😆

好久没营业了!😆

TT

1-3 德化月记窑,四百年的老柴窑。已经不能维持每月烧一次,其实从去年七月以来这是第一次烧窑,而且只烧了三分之一窑。窑体正在降温,我们没赶上开窑、烧窑,有幸两天后看到出窑。4-5、月记窑近旁一间工作室的老窑工。6、月记窑附近的另一座已荒废的老窑。7、窑体内部。8、买了月记窑烧制的茶壶茶杯作纪念。9、博物馆里的清朝月记青花盘。

1-3 德化月记窑,四百年的老柴窑。已经不能维持每月烧一次,其实从去年七月以来这是第一次烧窑,而且只烧了三分之一窑。窑体正在降温,我们没赶上开窑、烧窑,有幸两天后看到出窑。4-5、月记窑近旁一间工作室的老窑工。6、月记窑附近的另一座已荒废的老窑。7、窑体内部。8、买了月记窑烧制的茶壶茶杯作纪念。9、博物馆里的清朝月记青花盘。

生冷食物
是3月份的图了 比较喜欢的一张...

是3月份的图了

比较喜欢的一张


是3月份的图了

比较喜欢的一张


漫小琪

泉州漫展熊本熊的表情包系列(๑•̀ㅂ•́)√

泉州漫展熊本熊的表情包系列(๑•̀ㅂ•́)√

king喜欢吃甜糖

人间不值得.第二季【第四话】

//今天忘机抱到羡羡了嘛?


————————————————


魏无羡一股气躲在地上,双手紧紧捂着缩在双膝中间的脑袋,只有一身黑衣飘落下来乌黑的长发以及那细长的手露在外面。


江澄皱眉,右手已经放在腰间的配剑上,问道:“魏无羡?是你吗?”这瞬间,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眼神都不约而同转到魏无羡那。


魏无羡有些手足无措,魏无羡所谓的“探望”只是跟一个小偷一样溜进去看一眼罢了。并不想引起太大注意,可现在一张嘴毁掉了他的全部心力。


魏无羡还是坚持道:“你…你干嘛!我很丑的!我怕恶心到你!”这次魏无羡的声音压低下去,双手慌慌张张从后脑...

//今天忘机抱到羡羡了嘛?




————————————————



魏无羡一股气躲在地上,双手紧紧捂着缩在双膝中间的脑袋,只有一身黑衣飘落下来乌黑的长发以及那细长的手露在外面。





江澄皱眉,右手已经放在腰间的配剑上,问道:“魏无羡?是你吗?”这瞬间,听到这句话的所有人眼神都不约而同转到魏无羡那。





魏无羡有些手足无措,魏无羡所谓的“探望”只是跟一个小偷一样溜进去看一眼罢了。并不想引起太大注意,可现在一张嘴毁掉了他的全部心力。





魏无羡还是坚持道:“你…你干嘛!我很丑的!我怕恶心到你!”这次魏无羡的声音压低下去,双手慌慌张张从后脑摸到背脊,抓起帽子往头上戴去,低下脑袋慢悠悠站起。






“我先离开了。”魏无羡扯着嗓子说。转身向门口跑去,魏无羡不用看也知道江澄现在脸色一定很!难!看!






快到达门口脱离所有人视线的那一刻,蓝忘机眼疾手快抓住魏无羡的右手腕。魏无羡心道:“……蓝湛你又来凑啥热闹?”







江澄赶忙走来,魏无羡明白江澄还是不相信他。以为蓝忘机之所以会拉住他是江澄吩咐的,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







“嗖!”一下,魏无羡被蓝忘机拉到身后。江澄喝道:“交出来!”






魏无羡看了一眼蓝忘机,心想:蓝湛和江澄应该不是一伙的,那我依靠一下他吧。魏无羡想完后把整个脸都贴在蓝忘机的后背,蓝忘机瞬间哆嗦了一下,随后又平静下来。







蓝忘机不语,手抚摸着琴依然把魏无羡护在身后。







“江师弟不必动怒,魏无羡早在13年前就说过他会回来找你们的,居然回来了又何必瞒着?所以我觉得这个黑袍人不是魏无羡。”蓝曦臣站出来解释道。所有看戏的人都“啊……”了一声散去。江澄也放弃了他的想法,瞪了一眼魏无羡和蓝忘机甩袖把金凌拖出饭馆。







魏无羡长叹了一口气,蓝忘机又道:“魏婴。”





魏无羡“啊?”了一声,蓝忘机把琴放在木桌上转身抱住魏无羡,白色的袖子被风吹起,魏无羡愣住了。






蓝忘机在魏无羡耳边轻轻说道:“跟我回姑苏,好不好?”

king喜欢吃甜糖

【旧设文】凹凸世界——第六话

//完了,这回人设崩了,真的崩了🌚🌚


//为了不让后面的剧情继续崩下去,我…把大纲删了

,前面崩坏的人设改了一点(改了之后还是崩的)


【默默给自己点了根蜡】

————————————————————


翻窗,落地。


King向四周打量,微微皱眉。这个房间真的太乱了!!本应该在衣柜里的外套裤子,全部打乱与床被纠缠在一起。书包里的书全部倒在地板上,就像一个个多米诺骨牌,连续打倒。


King不由自主后退几步,头顶吊着的台灯摇摇晃晃,仿佛立马就要掉下来。


“……我觉得金的记忆中描写银的家庭背景一般富裕错误的。”king心想。在这...

//完了,这回人设崩了,真的崩了🌚🌚


//为了不让后面的剧情继续崩下去,我…把大纲删了

,前面崩坏的人设改了一点(改了之后还是崩的)


【默默给自己点了根蜡】

————————————————————



翻窗,落地。



King向四周打量,微微皱眉。这个房间真的太乱了!!本应该在衣柜里的外套裤子,全部打乱与床被纠缠在一起。书包里的书全部倒在地板上,就像一个个多米诺骨牌,连续打倒。





King不由自主后退几步,头顶吊着的台灯摇摇晃晃,仿佛立马就要掉下来。





“……我觉得金的记忆中描写银的家庭背景一般富裕错误的。”king心想。在这种乱七八糟的环境生存,哪里来的一般?






银低着脑袋,一个眼神都没有让给king,声音带着哭腔道:“金?你怎么来了?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显而易见,银把king当成金了。





King叹口气道:“怎么?落魄成这样子?我的人格。”银微微抬头,眼眶中的黑色中央是一个红瞳,鲜红鲜红的血泪顺着眼角流下,整个脸蛋都被红色洗清。





“你知道了?”银问道。擦去了脸上半部分的鲜血“你不该想起来的。”





哈?king内心疑惑着,什么不该想起来?






银抖一抖身子站起来,身高和king差不多,除了眼睛和发色外其他部分基本都是金/king原身体的复制体修改。






银道:“金……你也知道,我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你忘记的过去了是吗。”king不解,他只知道银是金第二人格的分身,并不知道金为什么把银分解出去,也不知道这样做的意义何在。






不过king对自己的现设“金”的过去也是有些小期待,银单手扶着桌子,对king道:“金,你把我分解出来做一个傻子也是痛苦的,为什么不把我复原呢?”







King一肚子摸不着头路,比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停停停,事先说明,我不是金。”






银的眼孔开始瞪大,king想继续解释,被一阵拍手声打断,银插嘴:“哦哦哦!我懂了!难怪昨天我找不到金的心里情况,你是金的旧设king吧?!”






King内心:“………你原来早就知道了。”






银还是一直说下去:“king大人刚穿越过来不习惯吧?明人不说暗话,你要修复的大赛系统第一步就是找到关于金的记忆。然而关于金的记忆你只能靠我,还有king你看完金的记忆后大概就修复了二分之一,还有剩下二分之一就是去完成金的愿望,这个世界除了穿越者有元力外其他人都没有。所以劝你不要轻易动用元力。”





King道:“这个不需要你提醒……”





银继续啰嗦:“不过king大人,我听丹尼尔说你也有第二人格吧?可以让我见见他吗?”





King转身坐在矮小椅子上,忽略了银的问题。






银靠近king,king身后长出金色箭头把正在缓缓接近的银缠住并拉到离king5米外的位置。面色毫无改变。银哼笑道:“king大人这是作甚?银没有元力技能无法伤害你一分一毫,银只是想见见另一个世界的我。”





King无语,面对这种问题他也不知道该不该答复,而问问题的人还是一个满脸鲜血狰狞的人。






随后,king还是回答了这个问题:“我的人格没有实体与魂魄。”银脸上的笑容伴随着鲜血流淌消失,king眼前一黑,身体虚幻漂浮,虚空下坠,king紧急之下闭上双目。






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处身在一个街头旁边。king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是透明的,完全触摸不到这个地方的任何一个东西。





King现在在金的记忆中……抬头只见金发少年蜷缩在街头小巷的垃圾桶旁边。这是一个大雪纷飞的一个晚上,金发少年双手颤抖捡起落在雪地上的馒头,放在嘴里啃了又啃……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