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法娘

473浏览    27参与
燕支雪

J'ai envie de chanter quand tu chantes
我渴望唱歌,当你唱歌时。
J'ai envie de pleurer quand tu pleures
我渴望哭泣,当你哭泣时。
J'ai envie de rire avec toi
我渴望随你一起笑,
Quand tu ris.
当你笑时。

———-————————————

给弗朗吉过的第二个生日!!!

(刚刚怎么就手贱删了

J'ai envie de chanter quand tu chantes
我渴望唱歌,当你唱歌时。
J'ai envie de pleurer quand tu pleures
我渴望哭泣,当你哭泣时。
J'ai envie de rire avec toi
我渴望随你一起笑,
Quand tu ris.
当你笑时。

———-————————————

给弗朗吉过的第二个生日!!!

(刚刚怎么就手贱删了

关关雎鸠
一个几天前摸的法娘(准确来说是...

一个几天前摸的法娘(准确来说是异色法娘)带点葡法小彩蛋x

一个几天前摸的法娘(准确来说是异色法娘)带点葡法小彩蛋x

C·Richard✨

是迷你美食组与美食娘——!请忽略我丑丑的食指orz,以及,丑丑的画👀💦

是迷你美食组与美食娘——!请忽略我丑丑的食指orz,以及,丑丑的画👀💦

C·Richard✨
是法娘的jk!第一次指绘不足之...

是法娘的jk!第一次指绘不足之处敬请谅解orz。哪一天这个jk能实物化就好了呢。

是法娘的jk!第一次指绘不足之处敬请谅解orz。哪一天这个jk能实物化就好了呢。

挥舞树枝向着大海进发
快乐摸鱼!!! 她系我滴梦中情...

快乐摸鱼!!!

她系我滴梦中情人!!!

画不出万分之一好看呜呜呜

快乐摸鱼!!!

她系我滴梦中情人!!!

画不出万分之一好看呜呜呜

随音-kaze

私设注意!!!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CN 随音;摄影 @无颜
最近都在修身养性,突然想到关于法姐的一个小脑洞,充满小清新的文艺片那种x,于是和摄影匆匆跑去拍。P.S. 不喜请右上角。

私设注意!!!
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CN 随音;摄影 @无颜
最近都在修身养性,突然想到关于法姐的一个小脑洞,充满小清新的文艺片那种x,于是和摄影匆匆跑去拍。P.S. 不喜请右上角。

狼猫猫狼
今天摸一只法娘吧,好久没摸了

今天摸一只法娘吧,好久没摸了

今天摸一只法娘吧,好久没摸了

漂洋过海的蟑螂鼠

关于罗莎的双马尾是翅膀的脑洞(不
感觉春燕和罗莎一定是闺蜜,然后春燕其实是一朵有王八之气的牡丹,天天本体顶头上也没人发现XD
法姐就是慵懒优雅的猫科动物..?还特别会撩,艾米丽是条鱼(?)以前被抓到和罗莎成了好姐妹?但是后来为了自由又背叛了罗莎...不这都什么鬼233

元旦节脑子里的坑大到塞都塞不住XD
米娜桑,元旦快乐!

关于罗莎的双马尾是翅膀的脑洞(不
感觉春燕和罗莎一定是闺蜜,然后春燕其实是一朵有王八之气的牡丹,天天本体顶头上也没人发现XD
法姐就是慵懒优雅的猫科动物..?还特别会撩,艾米丽是条鱼(?)以前被抓到和罗莎成了好姐妹?但是后来为了自由又背叛了罗莎...不这都什么鬼233

元旦节脑子里的坑大到塞都塞不住XD
米娜桑,元旦快乐!

黄鱼

如果‧艳火 - 6 (此时心转迷)

上次就该补充一件事,玛丽安娜是法娘。如果把"marieanne france"不加aph扔上网搜寻你会看见一些有趣的图片~
基本上除了亲子分,独娘法娘以外的APH角色都经过更名处理(因为严重OOC了),当然本篇还包含了大量的自创角(本章就有一位重要配角露脸),不过想猜谁是谁的话尽管提问,一定解答
请求喂食评语
拜托请先看过这个http://cc990.lofter.com/post/1d0d3f73_e31e024

---

如果一阵风吹过。
如果一阵风从西区的面包坊往东,在绕过公园的沉思者雕像后稍稍偏南,那湿冷的高气压会令它踉跄跌入铁柱叶的窗内。一名躺卧素白床单的黑发男子,半梦...

上次就该补充一件事,玛丽安娜是法娘。如果把"marieanne france"不加aph扔上网搜寻你会看见一些有趣的图片~
基本上除了亲子分,独娘法娘以外的APH角色都经过更名处理(因为严重OOC了),当然本篇还包含了大量的自创角(本章就有一位重要配角露脸),不过想猜谁是谁的话尽管提问,一定解答
请求喂食评语
拜托请先看过这个http://cc990.lofter.com/post/1d0d3f73_e31e024

---

如果一阵风吹过。
如果一阵风从西区的面包坊往东,在绕过公园的沉思者雕像后稍稍偏南,那湿冷的高气压会令它踉跄跌入铁柱叶的窗内。一名躺卧素白床单的黑发男子,半梦半醒间,会目睹阳光小幅度的浓烈。他将为此感叹,或者莞尔,然后在微凉的早晨听见属于鬼魂的笑声。也许他会因为认真思索而眯起醇绿色的双眼。也许在这个无雨的春晓,他会想起一个名字,一个比他的性命还要珍贵的名字。
如果一阵风吹过。
如果一阵风从西区的面包坊往东,由于先天的不良于行向左歪斜,急速碰上人造榆树林后在叶缝间跌跌撞撞,晕头转向,与林中一幢房屋的玻璃亲密接触接着摔到地上,房间主人会被喷泉般的枝叶声吓醒,下意识踢到昨晚和他讨论事情直到深夜,不知不觉睡着的姐姐。此举肯定会让他遭受来自克拉拉的攻击,而身为弟弟的他早就得习惯姐姐偶尔的拳打脚踢。或许在遭受暴力对待时,他会想起来自酒吧的那通电话,想起弗雷如何以略带疑惑的口吻说出「路易斯」和「安东尼奥」两个名字。可能他会在反覆思索后,唇碰上早餐的咖啡杯前,决定给他的保镳一个解释的机会。
又,或许。
或许一阵风从东而来,穿过面包坊,蹑手蹑脚地走过小巷,轻巧的翻越漆成蓝色的的窗槛,拍拍灰尘,站起身,正好撞上沉思中的少女。她正在考虑两种可能,让自己冒险或者任朋友受伤。两种选项都令心湖卷起波涛,而方才突如其来的凉意仿佛凶兆。巧克力色瞳仁流转出蜜糖般的光泽,深棕发丝在主人指尖交叠,绞扭成长辫。
凶兆呀……代表她得小心谨慎,先保住自己。
也可能,在这个晨光明媚的日子,对流层没有过任何骚动。
那么在赤腹知更报过时辰,准备梳理自己羽毛时,它会被突如其来紧闭的窗子惊起,拍着翅膀让云朵抚慰它脆弱的心灵。几碎脚步声,一吐叹息,房间再度归于平静。女子独自醒来,温吞眨眼的速度慢于乌龟,胸口留有唇齿咬啮的红印。恍惚间她会发现手铐还锢紧手腕,一面翻找抽屉搜寻钥匙一面拉着被子。合理推测她不会找到她所想找的,因为那把钥匙蜷在玛丽安娜口袋里。故意的。
一切,被允许的可能性。
有位犹太人曾说上帝不掷骰子。
那告诉我,为何那天的后来得这样进行?罗维诺‧普洛地遭到桑坦家绑架,普洛地的老爷子为此奔走却不积极。路德维希在与玛丽安娜争执时获知此消息,趁女友不在时挣脱,潜回住处。莎乐‧罗希林熬不过好友的请求,告知路德维希桑坦家可能藏人位置。路德维希前往营救,混乱中射死桑坦家的次子,被打伤脚踝,因逃跑不及在小巷中遭到性侵。
若罗维诺在外出前拨了通电话给"路易斯",他的留言会将事情带往怎么样的走向?路德维希会因雇主的语带保留而放弃行动吗?若东风曾起,罗希林小姐没有提供丝毫资讯,路德维希不可能找到正确地点。罗维诺会因此受伤吗?谁知道?若路德维希不曾被玛丽安娜掩窗的声音惊醒,以她当时的疲惫程度,绝对能一路睡到傍晚。她会因为罗维诺木已成舟的被绑架事实,接受女友"不去冒险"的请求?那苦寻不着路德维希的莎乐会杀到普洛地家质问吗?或者安茹?这件事可以有一百种更坏或更好的选择,那为何偏偏这条雀屏中选?我总认为,当上帝有意无意间决定,是日的晨风不会干扰铁铸窗内阳光的浓烈,命运已被写下。
祂对后续的一切──所有细节──感到满意吗?或者当初祂看到三年后的发展就厌倦了?上帝念出那句判决时,是上扬着嘴角,抑是在眉宇间流露出惋惜?祂看见那句话从判决的其中一人口中吐出时,又是怀抱着什么样的情绪?
四个人里至少要走一个。
是呀,四个人里至少要走一个。
可惜我们都不是上帝,不是吗?

---

TBC

是呀,四个主角在结束前至少要死一个,下一篇更新至少要等到一月
沉重的落叶果树英文资料

verrelune
粗略半搞,完成品差不多了,总体...

粗略半搞,完成品差不多了,总体花了150多个小时不下。请不要二次转载载或者使用(lof内从原图欢迎转载),若非授权商业使用必追究法律责任(Buenos Aires subjected)

复活节完成的,我现在对中文已经无力了,求谅解。

If anyone is at all interested by the crap that this trashy artist continuously makes, please let me know Q-Q because I need motivation to finish this. I always feel really, really...

粗略半搞,完成品差不多了,总体花了150多个小时不下。请不要二次转载载或者使用(lof内从原图欢迎转载),若非授权商业使用必追究法律责任(Buenos Aires subjected)

复活节完成的,我现在对中文已经无力了,求谅解。

If anyone is at all interested by the crap that this trashy artist continuously makes, please let me know Q-Q because I need motivation to finish this. I always feel really, really bad because of how long I take on each piece and yet often ending up with unsatisfactory results, and the struggle of this one might literally kill me, about seventy percent of the time was spent on redrawing because I could not stand the sight of the great ugliness that is my skill level product OTZ. (Also I truly need to stop now because it has literally hurt my wrist and I need a break) 

Title: Hum of our swords(rough version)

The hilt is shown in the corner is one of the intended sword in the title, it bears a significance to France’s national symbols which I will explain if I ever finish this. The same goes for Arthur(completely out of frame here and it’s mostly from his perspective). The broadsword will not end up the option here, most likely, due to the necessity of showing the pommel and the lower grip along with both characters swinging one-handed. 

Almost forgot: Happy Easter! (Gosh how did I do that, and it’s right on the day too)

“Tes excuses ne changent rien. Ça n'a pas d'importance ce que tu voulais faire.” 

羲和羲和羲羲和

      如今巴黎何人不知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这个美貌的女子,巴黎歌剧院的新星。
     人们说她是星辰中孤寂的天鹅。
     她婉转的歌声诉说着露琪亚的*¹哀伤,她流转的舞步袒露着阿狄娜*²的喜悦,她优雅的身段描述着鲍西娅*³的睿智。
      “亲爱的客人,我将为您而歌。”
     人们说她是烛光下妖艳的罂粟。
  ...

      如今巴黎何人不知弗朗索瓦丝·波诺弗瓦?这个美貌的女子,巴黎歌剧院的新星。
     人们说她是星辰中孤寂的天鹅。
     她婉转的歌声诉说着露琪亚的*¹哀伤,她流转的舞步袒露着阿狄娜*²的喜悦,她优雅的身段描述着鲍西娅*³的睿智。
      “亲爱的客人,我将为您而歌。”
     人们说她是烛光下妖艳的罂粟。
     尖头高跟鞋在地板上踏出规律的音韵,缀着石榴石的舞裙旋出撩人的漩涡,几缕鬈曲的棕发映衬着仿佛玫瑰的脸颊,如火的红唇似笑非笑。
      “我的绅士,您是否能够在我的心房中荡起涟漪?”
      人们说她是一只光滑的河狸。
      她无处不在,却又无处可寻。她流连于舞会中醉人的酒香里,却没有让任何人看过她醉的模样。她交织在甜腻的调情里,却不曾交出过自己的心。她穿梭在巴黎的灯光中,却将自己隐藏在黑暗里。
      “您能够发现我的玫瑰藏在哪里吗?”
      弗朗索瓦丝轻轻地凝视着镜中戴着面具的自己。紫水晶般璀璨的眼睛从面具狭长的镂空中透露出来,静静闪耀着,就像两个暗波涌动的深潭,反射出奇异的光。
       沾染了口红的手指开始在镜子上缓缓移动。
      “Qui je suis*4?”
      谁知道!
      她大笑起来。
      快来吧,巴黎的夜晚开始了。
      她推开了门,带着完美的微笑迈动脚步。
      就像猎人去奔赴他的猎场一样。

注:
     ①歌剧《拉美莫尔的露琪亚》女主角
     ②歌剧《爱之甘醇》女主角
     ③戏剧《威尼斯商人》角色
     ④法语 我是谁

       咳大家好这儿羲和!欢迎评价!请不要客气的指出我的不足吧!

     
    
    
    

Tempera

娘塔爱丽舍的日常十题

莫妮卡×弗朗索瓦丝#
ooc有#

1.弗朗索瓦丝是莫妮卡的恋人,这一点连她自己都经常忘记。

2.莫妮卡的床头有一个闲置了很久的花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里面常常出现花朵,更奇怪的是这些花朵总是一成不变的玫瑰,矢车菊和香根鸢尾。似乎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些花是谁放在那的。

3.弗朗索瓦丝喜欢在晚上窝在莫妮卡的旁边,向她讲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比如给她们送报纸的小姑娘安吉莉卡剪了短发,街角花店的老板阿尔贝特先生最近养了一只猫,莫妮卡从来不会觉得厌烦,时间久了,她甚至将“听索瓦丝说附近的新闻”写入了日程表。

4.莫妮卡出席重要会面前,弗朗索瓦丝会替她搭配衣服,这个爱美的法国姑娘眼光总是不错,...

莫妮卡×弗朗索瓦丝#
ooc有#

1.弗朗索瓦丝是莫妮卡的恋人,这一点连她自己都经常忘记。

2.莫妮卡的床头有一个闲置了很久的花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那里面常常出现花朵,更奇怪的是这些花朵总是一成不变的玫瑰,矢车菊和香根鸢尾。似乎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些花是谁放在那的。

3.弗朗索瓦丝喜欢在晚上窝在莫妮卡的旁边,向她讲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比如给她们送报纸的小姑娘安吉莉卡剪了短发,街角花店的老板阿尔贝特先生最近养了一只猫,莫妮卡从来不会觉得厌烦,时间久了,她甚至将“听索瓦丝说附近的新闻”写入了日程表。

4.莫妮卡出席重要会面前,弗朗索瓦丝会替她搭配衣服,这个爱美的法国姑娘眼光总是不错,莫妮卡会照她的意思以美丽且极有索瓦丝个人风格的样子出门,索瓦丝觉得这就像在她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一样。

5.弗朗索瓦丝有一腔浪漫的情话,而莫妮卡又不懂得怎么讨恋人开心,也许她不知道,她每一次因为索瓦丝而微笑,每一次因为索瓦丝的情话脸红,她的法兰西恋人都会从心底生出喜悦。

6.莫妮卡每天都会在忙碌的工作结束后立刻回到家,打开门后她会看到她的索娅准备好的一桌法式晚餐,两杯红酒和昏暗但颇有情调的烛光。
“这时候如果你愿意给我一个绵长的吻,亲爱的”索瓦丝这么说着,“那就更完美了。”

7.弗朗索瓦丝喜欢用各种各样特别的称呼来称呼莫妮卡,有时叫她“甜心”或者“亲爱的”,有时叫“我亲爱的矢车菊”或者“我的恋人”,奇怪的是无论她怎么称呼莫妮卡,后者总是能轻易地明白她是在呼唤自己。

8.莫妮卡喜欢规划,可是她的恋人偏偏是个随着心情行事的家伙,一开始莫妮卡觉得这是件非常麻烦的事,但后来她发现弗朗索瓦丝的善于交际和感性似乎刚好与她互补。

9.弗朗索瓦丝在某些方面比费里西安诺还要令人头疼——后者只需要路德维希一个小小的威胁就能乖乖起床,弗朗索瓦丝却需要一句我爱你,一个早安吻和一个恋人的拥抱才能睁开眼睛说出那句Bonjour.

10.莫妮卡也经常忘记她和弗朗索瓦丝是恋人,但她从不会刻意提醒自己这件事,毕竟弗朗索瓦丝和莫妮卡一直在这儿,过着每天波澜不惊但也足够温暖的生活。

Tempera

法娘×你

略ooc

弗朗索瓦丝喜欢在早晨坐在你的床沿,习惯性地拉起你的手轻吻一下,温柔的声音和着她身上的香水味向你问好。
Bonjour.我的恋人。

她会在晴天牵着你的手带你走遍巴黎的大街小巷,法兰西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她的血脉,她会讲给你每一幢建筑,每一棵树,每一个曾在这里留下过痕迹的人的故事。
她会在雨天找到中意的咖啡厅,指腹碾过杯沿的温度一如她眼底的暖意,她喜欢在这时哼唱一首慢节奏的法语歌曲,或者打开一本泛黄的书,轻轻翻动脆弱的书页,用温婉的法语念给你一个个古老的故事。
她会在傍晚面对夕阳坐下,向你展示她最近创作的洛可可风格油画,阳光打在她脸上不像洛可可式绘画那样产生月光般的冰冷...

法娘×你

略ooc

弗朗索瓦丝喜欢在早晨坐在你的床沿,习惯性地拉起你的手轻吻一下,温柔的声音和着她身上的香水味向你问好。
Bonjour.我的恋人。

她会在晴天牵着你的手带你走遍巴黎的大街小巷,法兰西的每一寸土地都是她的血脉,她会讲给你每一幢建筑,每一棵树,每一个曾在这里留下过痕迹的人的故事。
她会在雨天找到中意的咖啡厅,指腹碾过杯沿的温度一如她眼底的暖意,她喜欢在这时哼唱一首慢节奏的法语歌曲,或者打开一本泛黄的书,轻轻翻动脆弱的书页,用温婉的法语念给你一个个古老的故事。
她会在傍晚面对夕阳坐下,向你展示她最近创作的洛可可风格油画,阳光打在她脸上不像洛可可式绘画那样产生月光般的冰冷质感,却像拉图尔的夜晚那样渡了一层温暖的橙黄色光影。
有时,她也会像小猫一样趴上你的肩头,用指尖在你后背悄悄写下一行字——
Je t'aime.我的恋人。

夜晚,她喜欢像数百年前的人们那样在床头点一支小蜡烛,烛光摇曳时她烟紫色的眸中也有微小的波澜,她像每天早晨那样坐在你的床沿,指尖轻拂过你脸上的发丝。
Bonne nuit.我的恋人。

镜の语
摸头杀本来是想一张一张上传,结...

摸头杀
本来是想一张一张上传,结果怎么也传不上去,只好合在一起了

摸头杀
本来是想一张一张上传,结果怎么也传不上去,只好合在一起了

天落

酒瓶间的对话(2P自由组)

※本文为异色法娘+异色美国,也就是弗朗西丝卡+艾伦!

喧闹的空间中,弗朗西丝卡提着长长的裙子,不期然的看见角落有个人独自坐着,身旁还摆了几个空酒瓶。
        
虽然那人背对着她,但是她很确定那是那个总是需要人操心的家伙。
        
叩、叩、叩、叩。
        
她蹬着高跟鞋走过去,自来熟的坐到他面前。
   ...

※本文为异色法娘+异色美国,也就是弗朗西丝卡+艾伦!

喧闹的空间中,弗朗西丝卡提着长长的裙子,不期然的看见角落有个人独自坐着,身旁还摆了几个空酒瓶。
        
虽然那人背对着她,但是她很确定那是那个总是需要人操心的家伙。
        
叩、叩、叩、叩。
        
她蹬着高跟鞋走过去,自来熟的坐到他面前。
        
拥有红发和同色眼眸的人冷淡的朝她瞥了一眼,随即面无表情的收回视线。
        
「虽说姐姐的酒的确是世界知名,但是你也不用每天跑来这里买醉吧?」单手托腮悠哉的看着青年仰头大口灌下名贵的酒。不知为何,弗朗西丝卡这次的句子带了点关心和戏谑的成分在。
        
「姐姐的经济,可没低迷到需要一个闷骚少年来促进喔。」
        
「嗝、吵死了老女人,老子在做什么都不关妳的事。」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艾伦手上的酒瓶忽然被细白的手抽走,转头凶狠的看着她,「妳到底想做什么?」
        
哎呀,虽然眼神看似凶狠,但是酒精多少也影响到他的心智了呢。
        
这种以喝酒来壮胆解愁的心态,让他的眼神显得更加的……懦弱。
        
令人不悦。
        
「没做什么,只是怕你这小男孩酒精中毒罢了。」极富技巧的用纤长有力的指头夹住瓶颈晃了晃,从重量估算残余的酒,弗朗西丝卡冷静的说道,「更何况,这样毫无意义的喝下姐姐引以为傲的特产,还真是暴殄天物。」
        
「妳!」听这个老女人说话真是晦气!艾伦手上不由得冒出青筋,然而她接下来的动作却让他不得不哼声表示不跟她计较。
        
「很好,看来比起只会吠叫的狗,你还算有点长进。」收回准备踢出的脚,弗朗西丝卡的话兴许夹杂一点赞美之意,但一旁的人却完全没有这种感受。
        
即使白皙的腿也眼前一闪而逝,他也没有任何动摇。因为他注意的地方并非那双腿,而是穿在上头的高跟鞋。
        
「好汉可不吃第二次亏。」一想起上次的惨痛经验,艾伦就觉得被那双鬼鞋结结实实挨了一记的腿又隐隐作痛起来,「上次是老子找妳来,这次妳可自己找上门来了。」
        
随意的伸手卷起一绺垂至脸旁的发丝,弗朗西丝卡心情似乎不错,「想来看看颓废青年有没有想办法要改善问题,不过——看来是没有呢。」
        
「那也不关妳的事。」艾伦又向侍者要了一瓶酒,豪迈的大口喝下。
       
嗅出瓶中醉人的芬芳,弗朗西丝卡不禁皱起眉头。
        
这醇美的酒香,果真是上等的好酒啊……只可惜,配上这个颓废青​​年让格调一下子降低好几个层次。
        
「有个抱怨的对象总是件好事,不是吗?」不知为何热心了起来,她倾斜酒瓶,让浓烈的液体盈满口腔。
        
似乎只要遇到这个孩子,就会想要帮助他。为什么?
        
……单纯想要帮助他,抑或是……怜悯?
        
「……是没有错,但是老子可不需要妳的施舍。」红色的瞳眸仿佛起了大雾,朦胧得让人看不进其中的情绪。
        
是施舍吗?这弗朗西丝卡自己也说不清。
        
「嘛、原来这年头还有人把好心当作恶意呢。你说是吧,颓废青年?」慵懒的姿态和整个空间格格不入,她的鞋跟一下一下的点着地,像是在催促他的回答似的。
        
虽然在艾伦眼中,那更像是逼问,「是、是,妳說得都对。」
        
「真乖。」弯起唇笑着说道,看来弗朗西丝卡的心情不错,「​​那么,今天就尽情的喝吧!」
        
「姐姐我请客。」
        
「妳倒是花钱不手软呢,变得可真快。」艾伦听见这个等于让他好好喝个够的句子,哈哈的笑了起来。虽然已经有些醉意,但是要完全醉倒仍需一点时间。
        
「女人善变,而姐姐我当然也不例外。」更何况,好戏得要等到醉醺醺的时候,才有得看啊。
        
你说是吧,小鬼?
        
「那这好意老子就心领了!今晚喝个不醉不归!」豪迈的举起酒瓶,弗朗西丝卡轻叹了一口气也跟着举起手中所剩不多的酒。
        
「Cheers. 真是小气的男人呐。」弗朗西丝卡不会知道的是,在他豪爽的外表下藏匿的情感。
        
有生以来真好,真的很好,和妳遇见真的很好。
        
那是名为「感谢」的情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