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法式蜗牛

4307浏览    76参与
枫君

致温暖的你

  提起法式蜗牛,大家总是会想起那个抱着枕头拖着壳的少年,或是坐在哪里打瞌睡,又或是缩蜷成一团在树下睡觉。

  阳光,微风,浅眠,倦意。

  这就是飨灵们对法式蜗牛最深的印象了。那只患有嗜睡症的蜗牛好像从来就没有睡醒过,而那些小小的瞌睡因子又会通过法式蜗牛悄悄潜入接近他的飨灵身上,缓缓而又不可抗拒地蔓延开来,对此,大家早已习以为常。

  "如果睡不着的话就去找蜗牛吧,保证你会拥有一个好梦的”大家都这么半开玩笑地说。

  对此,法式蜗牛只是一如既往温和地笑笑,并不说什么,也不反对...

  提起法式蜗牛,大家总是会想起那个抱着枕头拖着壳的少年,或是坐在哪里打瞌睡,又或是缩蜷成一团在树下睡觉。

  阳光,微风,浅眠,倦意。

  这就是飨灵们对法式蜗牛最深的印象了。那只患有嗜睡症的蜗牛好像从来就没有睡醒过,而那些小小的瞌睡因子又会通过法式蜗牛悄悄潜入接近他的飨灵身上,缓缓而又不可抗拒地蔓延开来,对此,大家早已习以为常。

  "如果睡不着的话就去找蜗牛吧,保证你会拥有一个好梦的”大家都这么半开玩笑地说。

  对此,法式蜗牛只是一如既往温和地笑笑,并不说什么,也不反对,因为,他是很喜欢和朋友们一起睡觉的,感觉只要这样,那些好梦就可以传染,可以一个接一个连成一串,编织成一个属于大家共同的美梦。

  但是法式蜗牛有时候也会有些苦恼,他感觉大家似乎都是把他当成一个小孩子来看的,明明他有一米七,并且也活了好几百年了。不过在飨灵们看来他仍旧只是一个长不大的小男孩,是需要被照顾的连饭都不肯好好吃的问题小男孩,明明他看起来那么乖巧。可是吃饭真得很麻烦啊,为了吃饭他一天需要克服三次嗜睡症,挣扎着起来去吃那么几口,要不然大家会担心的,如果被烧饼邀请去吃夜宵的话那就更糟糕了。还有训练的时候,阳光那么好的午后,凉爽的树荫,看着就让人昏昏欲睡,法式蜗牛真得好想偷懒在树下躺几分钟,可是那样的话是会被蟹黄小笼包训的。

  “努力是必要而且会有回报的,要不然你在遇到堕神的时候要怎么办?”

  如果是我一个人的话,我会逃的,不过逃跑什么的好像也很麻烦啊......

  法式蜗牛缓缓闭上眼,世界一片黑暗,然后,彻底安静了。

  有的时候连御侍也会担忧地看着他,问他是不是要去睡几分钟比较好。这时候法式蜗牛就很想回答御侍,没关系的,御侍大人,就算他真的很想拖延几分钟再上战场,但是没关系的,他也是会想成为一只了不起的蜗牛的,想成为一只勇敢的飨灵,大胆往前冲,想要被大家依靠,想要保护大家,不是领导者也不是什么别的重要人物站在舞台中央,只要能保护好大家,保护好御侍大人,就可以了,因为,法式蜗牛他,是盾啊。

  法式蜗牛是大家的盾,永远冲在最前面,负责吸引最先一波堕神的攻击,只要他不倒下,就没有堕神可以伤害站在他后面的伙伴们,所以法式蜗牛必须站在那里,站在所有飨灵的最前面。就算他依旧会感到困意,就算他无法彻底抵抗嗜睡症也没关系,法式蜗牛是会一点一点努力的,因为他清楚在这个世界上唯有生命是不可挽回、无法替代、不能怠慢的。所以,就算是在战场上,法式蜗牛睡着了也会展开护盾,如果能为大家抵挡一点点攻击就好了呢......

  法式蜗牛并不是一个多么厉害的飨灵,他也并没有想要成为一个厉害飨灵那样积极向上的愿望,他只是会在偶尔清醒的时候想,如果能在战场上帮到大家的忙就好了呢。嗯,只要保护好大家,守住这份小小的幸福,可以在温暖的午后安心入睡,就足够了。  

  那么, 下一次,下一场战争,法式蜗牛依旧会冲在最前面,并且不管多少次都会是一样的。








我永远都喜欢法式蜗牛!!!(超大声)

好困啊zzzzz......


磕cp的注意事项

【食之契约 · 沙雕日常】《御侍日记》

(全文不知所云)​

八. 阴郁的妹子

   起了床洗漱完毕,我打着哈欠揉着乱七八糟向外翘的头毛嗒啦着下了楼。是的,我回来了。

   “妈妈,早上好。”​我们家乖乖女凉虾妹子还是早早就起来了,正在满屋乱飘打扫卫生。

   ​“早上好,辛苦了乖女。”我突发奇想试试换个方法叫她。

   ​“没什么,能帮上妈妈,我很开心。”凉虾俏生生的一笑。我一咂舌,多好的妹子。

   我推开餐馆大门,毫不意外我看见正在门口懒洋洋晒着太阳的鸭爹。大清早在门口晒太阳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御侍...

(全文不知所云)​

八. 阴郁的妹子

   起了床洗漱完毕,我打着哈欠揉着乱七八糟向外翘的头毛嗒啦着下了楼。是的,我回来了。

   “妈妈,早上好。”​我们家乖乖女凉虾妹子还是早早就起来了,正在满屋乱飘打扫卫生。

   ​“早上好,辛苦了乖女。”我突发奇想试试换个方法叫她。

   ​“没什么,能帮上妈妈,我很开心。”凉虾俏生生的一笑。我一咂舌,多好的妹子。

   我推开餐馆大门,毫不意外我看见正在门口懒洋洋晒着太阳的鸭爹。大清早在门口晒太阳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

   “御侍大人,早安。”烤鸭睁开一只眼,朝我淡淡一笑。“早安,烤鸭。”我也笑笑,余光无意中瞥到烤鸭身后的一只巨大蜗牛壳。

   我歪着头打量法式蜗牛的移动小家,不禁好笑,满怀恶意的上前敲了敲:“早啊蜗牛。”

   “……唔……早……我再睡会……”从中颤巍巍的传出一道慵懒的声音。

   可咋整。

   我叹了口气,随即向烤鸭投去惊讶的目光。

   意思很明确了,这家伙怎么都不肯起,鸭爹你怎么把他从被窝里捞出来的?不管怎么捞,鸭爹你都是好样的。

   烤鸭一笑,摇摇头:“我可没叫他,我每天早上要出来看日出,是他自己要跟来的。”

   “然后出来一直在睡嘛?”我惊讶,“鸭爹你还会读心术啊,我以前怎么不知道?”

   “他倒是清醒了一段时间,只是现在又睡了。”烤鸭看了看缩在壳里的法式蜗牛,又看了看我,“什么读心术啊,您的想法都已经写在脸上了。”

   诶?是吗?

   “御侍大人,开饭啦。”餐馆中传来樱饼软萌的声音。“啊,来啦!”我应了一声,随后招呼上烤鸭。

   “蜗牛,诶蜗牛,开饭啦,再不起来没饭吃喽。”我像哄自家赖床的小孩一样敲敲法式蜗牛的小窝。

   “……唔……来了……”法式蜗牛颤巍巍的飘出一句,没见他钻出来,只是那只巨大蜗牛壳颤颤巍巍慢慢悠悠的向餐厅挪去。

   ……他怎么做到的?我愣在当场。

   餐厅里,众飨灵都到齐了。当然还多了一位,就是我昨天带回来的那个清冷的黑发少女。应该有聪明的小伙伴猜出来了,没错,她就是我的新飨灵,乌云托月。

   自昨天回来之后,她就没再说过话。简直比烤鸭和蜗牛的话还少。说起来她也不完全是我的飨灵,因为将她召唤出来的不是我。

   我昨晚在回来的路上看见的她,当时她也是一语不发,漆黑的长发和长裙几乎没在黑夜里,如果不是她周身围绕的月光石,我还真未必看得见她。

   “你是……乌云托月?”我看见她的时候着实吓了一跳,“你的御侍呢?”她只缓缓转过头:“……御侍?”

   ……这妹子不至于迟钝吧?我吞了吞口水,却见她缓缓打量着我,之后的话却惊得我下巴都快掉了:“你不就是?”

   我:???

   这妹子怎么回事?“那个……妹子,你认错御侍啦……”

   “……认错?”乌云托月看向我的眼神很是认真,“你不就是我的御侍吗?”

   我嘴角一阵抽搐,想起烤鸭说的,飨灵会认第一眼看见的人当做自己的御侍,她可能是被某个倒霉孩子不小心召唤出来的且没有在第一时间认定御侍,而这个时间段这条路上刚好没有人,这才便宜了我吧。

   我心里一阵美滋滋啊,谁说没有天上掉馅饼的事呢~“咳,乌云托月是吧?”我一伸手,“介意和我回去吗?”她倒也不含糊,伸出戴着轻纱的纤纤玉手,在我的掌心拍了一下,算是……和我击掌。

   ……其实我的意思不是和她击掌。

   我美滋滋的回忆,心不在焉的,以至于我把面前的一碗酒酿圆子看成了酒酿露比。我当下惊呼一声:“好多露比!”随后便听见烤鸭的一声轻笑。

   牛奶不满的瞥了我一眼:“没有露比。”

   傍晚,关了餐馆大门,众人都回了自己的房间。我走到窗前正要拉上窗帘,赫然就看见几缕黑发伴着些许轻纱从窗外垂下。我一口气没喘过来差点栽过去。

   诶?这不是乌云托月吗?我向上望了望,只见她正坐在屋顶上看着月亮发呆。这就有点吓人了啊。我不满的撇撇嘴。

   当下我转身下楼,搬了个梯子往屋顶爬。

   当我颤巍巍的爬上屋顶,见乌云托月正扭头看着我。

   “托月,你不睡觉吗?”我站在梯子上,双手扒着屋檐,我得喘口气……一口气爬上楼顶不是盖的,太累。我本来想叫她乌云来着,不过想想还是托月好听。

   “睡不着。”她转回头,看着月亮似是梦呓似是自语,“今晚的月亮很漂亮。”

   我坐到她身边,吹着微凉的晚风半眯起眼。

   “我说托月,”我看了她一眼,“你别天天总闷着啊,和其他人熟悉下嘛。”“……”乌云托月没搭话,但我知道啊,她的性格特点就是阴郁,十分的阴郁,什么事都怪想不开的,她可能是看见了那个将她召唤出来却没做她御侍的倒霉孩子了吧。

   我正不知道怎么办呢,身后却突兀的传来一道儒雅且熟悉的声音:“御侍大人?还有乌云托月?”我一回头,看见烤鸭顺着梯子爬了上来,十只黄澄澄的小鸭崽挤挤攘攘的窝在他的头上。

   “烤鸭?”我眼前一亮,“你怎么也来啦?”烤鸭身后还跟着蜗牛呢,他倒是很少见的清醒着。

   “蜗牛睡不着,我陪他出来走走,就看见您坐在屋顶上。”烤鸭坐在我旁边,蜗牛也抱着枕头跟着坐了下来。

   “……蜗牛?睡不着?”我一脸见了鬼啦,“蜗牛蜗牛……你哪不舒服吗?蜗牛你别吓我,哪不舒服你可一定要告诉我啊!”

   “……我又不是总在犯困……”蜗牛看了我一眼,不满地撇撇嘴。我打着哈哈赶紧道歉,就听下方一阵骚动。

   “我看见烤鸭哥哥和蜗牛哥哥都上去啦,这上面有什么……呀!御侍大人?还有乌云姐姐?你们都在呀?”

   只见樱饼和鲷鱼烧扒拉着梯子爬了上来,看见我们就颠颠跑了过来。“诶?你们也是睡不着吗?”我扶额。

   “诶?妈妈?”凉虾妹子抱着可丽饼,晃晃悠悠的飘了上来。“诶诶妹子妹子,超载飞行很危险的!”我吓出一身冷汗。

   “啊,哥哥!这边!”鲷鱼烧冲梯子下方喊到,接下来只听铜锣烧的高声叫:“妹妹!”随后“蹭”的就爬了上来,之后就是三明治和蛋包饭骂骂咧咧的声音:“死妹控你慢点!”

   在之后,循声而来的牛奶也是淡淡的拉着红茶翻了上来。

   得,都上来了。我幸灾乐祸般的看了一眼一旁有些发愣的乌云托月,看来她想自己赏月的想法是泡汤了。

   “诶诶,你们说,今晚会不会有月食啊?”

   “不应该吧?”

   “不一定诶,那御侍大人上来做什么?”

   “难道……”

   “难道?”

   “难道御侍大人有什么好玩的背着我们?”

   众小一辈的飨灵在一旁嘀嘀咕咕研究着,忽然齐齐回头望向我,我就莫名其妙收获了来自各种飨灵的眼刀。

   我:???难道你们心里只有好玩的吗???

   “诶诶冤枉啊,我就是睡不着而已啊!”我高举双手,我郁闷,我委屈,我一把一把往下薅头发——

   众飨灵看着我,忽然都笑了。

   “御侍大人一定又想往下薅头发了。”

   “哈哈哈哈哈哈只要是这个表情就肯定要一把一把往下薅头发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怎么这么说,御侍大人不要面子的嘛——”

   我望着闹腾腾的人群,内心不禁一阵悸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之间已经有这种默契了……损我都是一起上的默契。

   一声轻轻的,仿佛刻意掩饰过的轻笑声真切的传入我的耳中。

   我向旁一看,只见乌云托月的表情不知何时已经放松许多,亮金色的眸子迎上清冷的月光,显得格外明亮。

   见她嘴角上扬,我故意很大声的发问:“你们乌云托月姐笑起来好不好看?”“好看!”几个小辈飨灵附和我。

   “说起来,我好像是第一次见她笑。”烤鸭笑眯眯的凑过来。“诶,好像真是。”蜗牛附和。“诶,别这么说,你才清醒多长时间。”

   见我阴她,乌云托月不满地瞥了我一眼,再次板起了脸,只是眼中满是笑意。

   “行啦别装啦,”我一戳她,“承认吧,你在小辈中很受欢迎哒。”

   乌云托月轻轻冷哼一声。

   却嘴角微扬。


—to be continued—


   乌云小姐的阴郁性格真的是危险……

   连关系图都莫得

   而且简介是除了御侍谁都不理

   怎么这样,多么漂亮的妹子

   “叮,好人卡”

   于是,我们御侍被发放了好人卡

   还是那种

   “被一个人损怎么能够,大家一起上”

   喜欢薅头发『半秃』(bushi划掉)

   还有

   露比的梗

   我永远过不去

   蛤蛤蛤蛤蛤蛤蛤蛤


   突然长篇(?)


磕cp的注意事项

【食之契约 · 沙雕日常】《御侍日记》

*第一人称鲷鱼烧视角

(全文不知所云)

七. 御侍不在的一天

   咳咳,我是​鲷鱼烧。别问我为什么今天是我在写日记,看标题就知道御侍他老人家今天不在。至于他去干什么了嘛……他早上走的时候只说了句“我去接个朋友,今天晚些时候再回来”。

   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有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朋友呢……

   知道御侍他老人家不在,各位的态度各有所异,比如我,我就很乖啦,还帮他老人家写日记,等他回来我一定得讹他一番。

   一样没造反的就是哥哥啦,其实御侍在不在他都一样很消停,只是有的时候总喜欢把他手里的铜锣烧当陀螺玩来玩去,砸坏了不少花花草...

*第一人称鲷鱼烧视角

(全文不知所云)

七. 御侍不在的一天

   咳咳,我是​鲷鱼烧。别问我为什么今天是我在写日记,看标题就知道御侍他老人家今天不在。至于他去干什么了嘛……他早上走的时候只说了句“我去接个朋友,今天晚些时候再回来”。

   我怎么不知道他还有一个神不知鬼不觉的朋友呢……

   知道御侍他老人家不在,各位的态度各有所异,比如我,我就很乖啦,还帮他老人家写日记,等他回来我一定得讹他一番。

   一样没造反的就是哥哥啦,其实御侍在不在他都一样很消停,只是有的时候总喜欢把他手里的铜锣烧当陀螺玩来玩去,砸坏了不少花花草草,为这事他不少挨御侍教育。

   早上的早饭依旧是葫芦儿和牛奶姐做的,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牛奶姐做饭都心惊肉跳生怕她下一秒就会往煮奶的小锅里扔一只露比。

   知道御侍不在,三明治和蛋包饭这两个就炸开锅啦,一个捏着永恒不变的扑克牌嚷着谁和他一起打牌,一个抱着一纸箱的磁带光盘大笑着往自己屋里奔。

   最后把烤鸭哥哥和蜗牛哥哥嚷烦了,一个阴着脸举起烟杆作势要拍,一个从自己移动小家里出来捏着枕头,表情相当可怕,这两个人才算消停。

   凉虾还是和平常一样喜欢四处乱飘打扫卫生,今天不知怎么缺少动力,可能是因为御侍不在她想妈妈了?

   可丽饼难得安静一回,只靠在红茶姐肩上若有所思的,诶,难道御侍走的时候没有给她留零花钱吗?

   红茶姐倒是很意外的没有出门练枪,只是静静的坐到牛奶姐身边发呆。

   还有就是两位老哥哥(御侍事后评语:老哥哥?为啥是老哥哥呢,妹子你千万不要让烤鸭和蜗牛看见)。

   蜗牛哥哥还是缩在自家蜗牛壳里不出来,倒是开饭的时候别人叫他,他能动着自家小窝晃晃悠悠的来到桌子前,然后就又不动了。我算算这一天下来他连一口饭都没吃。

   烤鸭哥哥就更淡定了,早上喂完鸭崽们就一直缩在门口的躺椅中,客人多了就来帮一把,没有人了就继续一动不动的,他真的很懒得跟小辈们闹。

   今天还是发生了一件小事,真的是小事,很小的。

   就是在中午的时候,我们遇到了难得一遇的霸王餐现象。对方是个男人,凶神恶煞的,一边踩在御侍好不容易才买来的新椅子上,一边举起左手傻逼逼的高喊:“吃饭还要付钱?我怎么没听说过!”

   我心说老哥你经常吃饭不给钱吧?看这模样好像还没失手过?但是你今天出门没看黄历吧?你什么时候来闹不好偏偏今天御侍不在家众兄弟姐妹正不爽呢。

   我正在替那位老哥感到悲哀,霎时果然听见一声沉闷的声响,蜗牛哥哥阴沉着脸从自家小窝中站了出来,周身散发着黑漆漆的怨气,烤鸭哥哥也从门口转了进来,他依旧笑眯眯的,就是他那只半睁着的眼睛看起来不太和善。

   打扰起床气者是会死得很惨的……我幸灾乐祸般的看了一眼那明显有些发愣的老哥,向二位哥哥提醒一句:“二位哥哥下手轻点别打残了!”便一闭眼一捂脸,就当做没听见那老哥惨绝人寰的惨叫声一般,转身忙我的去了。

   最后烤鸭哥哥和蜗牛哥哥笑吟吟的将那位鼻青脸肿的老哥送出了餐馆,临走还加了一句“欢迎下次光临”,我都能看见那老哥眼角饱含的泪花在太阳底下闪闪发光了。

   半晚将近八点,御侍从外面回来,身后还跟着一位黑色长发冷冷清清的大姐姐。

   只看了一眼餐馆御侍就急了:“你们怎么又把餐馆砸了呢!我才出去一天啊!”

   我憋笑,看着悄悄回了屋子的两位哥哥,只摇头不语。


 

—to be continued—


   我死回来更新了。

   “Cold cold moon light for you to be a river~”一首不着调版《凉凉》送给我自己。

   还有一首番糖版《龙的传人》既视感

   来祝贺我

   终于坐实了自己很非的事实无动于衷

   且懒得动弹~

   I'm so hard——

  

  


栗卷情子
老福特别屏我……⁽˚̌ʷ˚̌ʺ...

老福特别屏我……⁽˚̌ʷ˚̌ʺ⁾

蜗牛原版

我的妈啊,蜗牛是没有内衬的吗?我的天啊!

我可以!awsl

老福特别屏我……⁽˚̌ʷ˚̌ʺ⁾

蜗牛原版

我的妈啊,蜗牛是没有内衬的吗?我的天啊!

我可以!awsl

磕cp的注意事项

【食之契约 · 沙雕日常】《御侍日记》

(全文不知所云)​

六. ​最具影响力的飨灵

   金光一闪,随后蓝光乍现。​“对于本小姐的到来要感到荣幸才是,欢迎仪式准备好了吗?”我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熟悉靓丽的身影化成一堆碎片,我一咂舌,哎,出师不利啊。

   可丽饼啊可丽饼​,你砸了我好几个椅子的事情我可还记得呢。『来自某记仇御侍』(划掉)

   ​我黑着脸将碎片收拾起来,先放我这,给不给她升星就看她的表现了。

   ​毫不含糊我又一次从口袋中掏出一把火种,这是我最后家当了,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烤鸭看我决绝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

 ...

(全文不知所云)​

六. ​最具影响力的飨灵

   金光一闪,随后蓝光乍现。​“对于本小姐的到来要感到荣幸才是,欢迎仪式准备好了吗?”我再一次眼睁睁的看着一道熟悉靓丽的身影化成一堆碎片,我一咂舌,哎,出师不利啊。

   可丽饼啊可丽饼​,你砸了我好几个椅子的事情我可还记得呢。『来自某记仇御侍』(划掉)

   ​我黑着脸将碎片收拾起来,先放我这,给不给她升星就看她的表现了。

   ​毫不含糊我又一次从口袋中掏出一把火种,这是我最后家当了,是生是死听天由命!

   烤鸭看我决绝的样子,不禁轻笑出声。

   这次并没有熟悉的声音,金光一闪,紫光乍现,一闪即逝,随后竟从失去光华的炉子中传出一道……鼾声?

   “早……上好……zzzzzzzzzz……”​一个抱着枕头且不好好系扣子的浅栗发色青年含含糊糊的打了个招呼,随后带着个蜗牛壳从炉子中跌了出来。还好鸭爹反应颇快,一手揽起那人防止他摔倒。

   他他他……他竟然睡着了!我顿时佩服得五体投地,看了一眼炉子旁的显示屏,法式蜗牛?诶,还是SR诶。

   “呃……蜗牛?醒醒?”我轻轻拍拍在烤鸭臂里睡着的法式蜗牛。“……唔,等等,再等我五分钟……就五分钟……zzzzzzzzzz……”法式蜗牛睡眼惺忪的回了我一句,随后抱紧枕头靠在烤鸭肩上又睡了过去。

   “……”我顿感一阵无语,顺手捧起滚落在地的巨大蜗牛壳,实在是没有剩余的力气了,“鸭……鸭爹,麻烦你把他带回去吧,睡在这也不是办法。”

   我没来由的打了个哈欠:“奇怪,我也突然好困。被传染了吗……”

   烤鸭一阵无可奈何的笑,扶起法式蜗牛跟着我向餐馆走去。

   餐馆已经开始恢复营业了,餐馆中的客人不多,飨灵们也得个清闲。

   说来也怪,烤鸭刚刚扶着法式蜗牛走进来,餐馆中便开始哈欠连天。

   “怎么感觉有点困,昨天睡得挺早的。”可丽饼揉了揉额头,扇子掩面打了个哈欠。

   “可不是嘛,昨天因为没开业我还早早就睡了呢。”三明治打了个哈欠。

   “你敢说你昨天没打牌?”蛋包饭也打了个哈欠。

   就连客人们也开始打哈欠。“这菜怎么这么慢啊……”

   “鸭爹,怎么回事啊?”我突发的一阵机灵,难道……有人跟踪我?这是陷阱?目的是打破我的第一道防线?不过很显然我是想多了。

   “是他哦。”烤鸭笑眯眯的一指他身旁依旧睡着的法式蜗牛,“看来他很有感染力呢。”

   也许感觉吵,法式蜗牛哼哼一声慢吞吞的往自家壳里缩。

   只留一截浅栗色的呆毛。

   莫名的有点可爱……我一捂脸,算了让他睡去吧。

   我给他安排在了鸭爹的房间,实在是房间紧缺,我一拍头,趁着装修我怎么不再开通几个房间呢,诶呀失误失误。

   我已下定决心,以后再睡不着,就来他们这屋溜达一圈,保证就能睡得很香啦。


   —to be continued—


   睡蜗真是可爱😂打个仗都能睡着,我真的佩服得五体投地hhhhhhh。

   嗯……怎么说呢,最近开始忙了,码字就暂时放一放(为莫得灵感找借口……)

   (说话被打)

   (试图说话被打)


颜渊
我爱法式蜗牛!!!

我爱法式蜗牛!!!

我爱法式蜗牛!!!

锁莘

滚出来更新了_(┐ ◟ᐕ)¬_
p2给蜗(er)牛(zi)做了小书签
p3是夹书效果

滚出来更新了_(┐ ◟ᐕ)¬_
p2给蜗(er)牛(zi)做了小书签
p3是夹书效果

辰修★明月

【食之契约】狼人杀(番外1)

#某个狼人杀群的一次游戏 系统是我 不要问身份为什么如此清奇 因为这是个神奇的村子。#

#不得不说 作为系统看完的我已经快笑死了#

#可能会有ooc 因为我不是欧皇而且还是个咸鱼渣渣#

#有错字请大家指出,作者会改正的。#


“大家好,今天把大家聚集在这里的原因 是要进行狼人杀游戏哦。上次的游戏传出去后,就有人想要玩儿,所以……我就找了想参加游戏的和之前参加过的几位来进行游戏,大家 不要浪费时间哦,开始抽取身份吧。”(披)


【身份发放中……】

系统/法官:披萨

天使:  鱼子酱

狼美人:蛋奶酒

女巫:法式蜗牛

仓鼠人:酒酿圆子

猎人:卡萨塔

蛊惑师:威士忌

操控月亮的女孩:火鸡

复仇者:闪电泡芙

刺...

#某个狼人杀群的一次游戏 系统是我 不要问身份为什么如此清奇 因为这是个神奇的村子。#

#不得不说 作为系统看完的我已经快笑死了#

#可能会有ooc 因为我不是欧皇而且还是个咸鱼渣渣#

#有错字请大家指出,作者会改正的。#


“大家好,今天把大家聚集在这里的原因 是要进行狼人杀游戏哦。上次的游戏传出去后,就有人想要玩儿,所以……我就找了想参加游戏的和之前参加过的几位来进行游戏,大家 不要浪费时间哦,开始抽取身份吧。”(披)


【身份发放中……】

系统/法官:披萨

天使:  鱼子酱

狼美人:蛋奶酒

女巫:法式蜗牛

仓鼠人:酒酿圆子

猎人:卡萨塔

蛊惑师:威士忌

操控月亮的女孩:火鸡

复仇者:闪电泡芙

刺客:葡式蛋挞

高级村民:拿破仑蛋糕


“那么,天黑请闭眼,各位开始行动吧,请各位神职把想要使用技能的目标告诉我哦。对了,高级村民是拿破仑先生。”(披)


【小窗交流】

操控月亮的女孩

“嗯……当然是蛋奶酒那个家伙了,那家伙看起来就不是我们神职这边的啊。”(火)

“了解了”。(披)

蛊惑师

“……蛋奶酒先生。”(威)

“你这家伙怎么异常的话少了啊……”(披)

狼美人

“对不起,你的技能今晚失效了,所以不能杀人和魅惑人咯。”(披)

“??????”(蛋)

“到底算是幸运还是不幸啊……”(披)


“诸位,天亮了,昨晚是平安夜,请大家开始自由讨论。”(披)

“是平安夜吗?感觉没什么线索呢。”(拿)

“是女巫或者守卫救人吗?或者……是其他的神职人员?比如圣女之类的。”(蛋)

“毕竟种狼感染系统会说的,也只能是神职的技能了吧。”(芙)

“嗯……暂时没有什么头绪啊,不如先投有嫌疑的人吧。”(葡)

“是呢,不过……还要警惕是否有天使呢,毕竟天使的胜利条件是被投出局。”(卡)

“嗯……是的呢,那样就会变成……天使桑的胜利了。”(圆)

“我认为……我们应该投……威士忌先生。”(鱼)

“那我跟票。”(蛋)

“附议。”(芙)

“跟票。”(葡)

“那我……也投威士忌先生吧,对不起。”(圆)

“我也跟票好了。”(火)

“没有意见。”(卡)

“那就投威士忌先生好了。”(拿)

“威士忌对吧,那么,威士忌你……(看到正在看研究报告的威士忌)……(谜之沉默)算了,威士忌因为不专心玩儿狼人杀死了,就这样,天黑请闭眼。”(披)


【小窗交流】

狼美人

“嗯……我想想,这样吧,杀火鸡魅惑拿破仑先生。”(蛋)

“我知道了。”(披)

【蛋奶酒先生……这是什么神奇的直觉……直接刀到操控月亮的女孩了……】

操控月亮的女孩

“今晚……闪电泡芙那个家伙好了。”(火)

“知道了。”(披)

【唔……还是去叫一下法式蜗牛先生好了,我觉得火鸡先生还有救……大概……】

女巫

“法式蜗牛先生,醒醒了,现在一个药没用是要过年吗?今晚火鸡先生死了,要救吗?”(披)

“唔……不救,顺便……毒泡芙先生……我继续睡了哦……zzzz……”(蜗)

“呃……我知道了。”(披)

【这个村子……真的……还有救吗?】


“天亮了,昨晚火鸡先生和泡芙先生死了,没有遗言,以及泡芙先生技能失效,不能带人,接下来请大家开始自由讨论。”(披)

“今晚死的是泡芙先生和火鸡吗?……狼还是自己出来比较好哦。”(蛋)

【怎么说……你这是在威胁你自己吗蛋奶酒先生……(披)】

“啊啊~我想去狼的怀里过年顺便吃个年夜饭。”(拿)

“???你确定狼不会杀了你?”(披)

“………………”(葡)

“行,那我满足你,我投拿破仑先生。”(蛋)

“那我也投拿破仑先生。”(卡)

“嗯……那我也投他好了。”(鱼)

“哎……哎?为什么要投高级村民啊?”(圆)

“拿破仑……”(葡)

【为什么……有种这个村子要完蛋的感觉……(披)】

“去 狼 怀 里 过 年 吧。”(葡)

【哦……完蛋……这不仅是村子完蛋现场还是大型出轨现场…… 虽然这场面感觉……也不是不好笑就是了。(披)】

于是拿破仑蛋糕就这么被投出去了……

结果他还非常愉悦地等着去狼那边吃年夜饭。

【真的……你等死吧。(披)】

“这村子真的还有救吗……(小声嘀咕)那么,天黑请闭眼,开始狂欢时间吧。”(披)


【小窗交流】

狼美人

“今天晚上吗?让我想想……杀鱼子酱先生魅惑法式蜗牛先生好了。”(蛋)

“嗯,我知道了。”(披)

【再去敲一下法式蜗牛先生好了……(披)】

女巫

“法式蜗牛先生,法式蜗牛先生,今晚要救人吗?”(披)

“Zzzzzzz……”(蜗)

“………………”(披)

【好的……这又是要过年的节奏对吧?这村子没救了,炸了吧。(披)】


“天亮了,昨晚死的是鱼子酱先生,没有遗言,接下来请大家开始自由讨论。”(披)

“我说……法式蜗牛先生一直没有说话吧?不如这局我们票划水的?”(蛋)

“嗯……可以,我没意见。”(葡)

“那……那我也投法式蜗牛先生好了。”(圆)

“唔……什么?”(蜗)

“如果没有意见就是法式蜗牛先生了哦?嗯……看来是没有了,那么……法式蜗牛先生因为喜欢过年把自己过死了。天黑请闭眼,开始……仅剩不多的狂欢时间吧。”(披)


【小窗交流】

狼美人

“今晚杀圆子小姐魅惑葡式蛋挞先生。”(蛋)

“我知道了。”(披)

【呜哇……尴尬了哦,仓鼠人……是杀不死的呢。(披)】


“天亮了,昨晚是平安夜哦,开始自由讨论吧。”(披)

“这样吗……嗯……我投卡萨塔先生。”(蛋)

“我也投卡萨塔先生。”(葡)

“我……我跟票,对不起……”(圆)

“这样吗……那么……卡萨塔,带人吧。”(披)

“……我带蛋奶酒先生。”(卡)

“嗯……那么……游戏结束,我宣布……”(披)

“这是……是仓鼠人酒酿圆子小姐的大胜利哦。”(披)

“……啊啊~失算了啊。”(蛋)

“我看看配置……两个第三方吗?话说……没预言家仓鼠人不是无敌的吗?这配置存在问题吧。”(葡)

“附议,披萨,没有预言家仓鼠人岂不是要开心死了。”(卡)

“嗯?不会哦,因为女巫,猎人,刺客以及白天的投票都能解决它的,结果呢?身为女巫的法式蜗牛先生在过年,刺客葡式蛋挞先生全场一直没机会用技能,而蛋奶酒先生最后一晚刀错人了,虽然就算是刀对了也会有被仓鼠人吞掉胜利果实的机会就是了。”(披)

“啊,对了,我记得……”(蛋)

“???”(披)

“抱歉,拿破仑先生,过年没甜点哦~酒要吗?【笑】”(蛋)

“蛋奶酒先生,为了让女孩子开心,甜点什么的你应该会做的吧~♪”(拿)

“可拿破仑先生,你不是女孩子哦。”(蛋)

“可我糖分不足了……而且葡式蛋挞似乎生气了……”(披)

“这不是拿破仑先生你自己找的吗?【汗颜】”(披)

“香橙蛋奶酥……”(拿)

“……???”(蛋)

“蛋奶酒先生你会做香橙蛋奶酥的吧……”(拿)

“这个你还是去找葡式蛋挞先生去做比较好哦。”(蛋)

【蛋奶酒先生……你再不哄一下火鸡先生我感觉这屋子可能要着了……(披)】

“…………(一把拽走)我们先回去了。”(葡)

“我说……我们要不要叫几个辅助系的过去……”(卡)

“我觉得……没必要。”(披)

“而且我们还有事要做不是吗?【笑】”(披)

“也是,不说还忘记了,今天被酒酿圆子小姐叫过来的几位客人中的一位……”(卡)

“是的,因为不好好玩儿游戏挂掉的那位蛊惑师啊。”(披)

【某位路过的提拉米苏小姐看到后默默的移走了摄像机】

来自系统的每日记录

第一晚 凯佬和蛊惑一起搞狼美人

早上  刺客高村等人一起投蛊惑师 蛊惑师不专心玩儿狼人杀 该死

第二晚 狼美人杀凯佬魅惑高村 凯佬对复仇者使用技能 复仇者被女巫毒死愉快的和技能一起去世

早上 狼美人带头投高村 刺客紧随其后送高村去狼窝吃年夜饭

第三晚 狼美人杀天使魅惑女巫 女巫继续过年

早上 女巫因为喜欢过年 把自己过死了

第四晚 狼美人刀仓鼠人魅惑猎人 但是仓鼠人死不了,尴了个大尬

早上 猎人被投死 带狼美人 仓鼠人胜利


簫是潚还是蕭
蜗牛性转,动作参考

蜗牛性转,动作参考

蜗牛性转,动作参考

簫是潚还是蕭

性转的小蜗牛,我终于画出来了

p2素材,我爱半次元拯救了我这个手残

性转的小蜗牛,我终于画出来了

p2素材,我爱半次元拯救了我这个手残

邪魅一笑李老狗
法式蜗牛把鹅肝救出来的场景。当...

法式蜗牛把鹅肝救出来的场景。当初看到这个故事真的很感动,两只失去了御侍的飨灵相依为命,谁也不能再把他们分开

法式蜗牛把鹅肝救出来的场景。当初看到这个故事真的很感动,两只失去了御侍的飨灵相依为命,谁也不能再把他们分开

皮皮团的皮许阿汘

继续摸鱼~
明天就能拿回笔了qwq
重新开始板绘!

继续摸鱼~
明天就能拿回笔了qwq
重新开始板绘!

苍冷月
“平安夜就是要早睡啦....”...

“平安夜就是要早睡啦....”

“虾虾你看我干什么...快来睡觉啦......”

(我被这个tag的第一篇文章带入了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孤独终老)

“平安夜就是要早睡啦....”

“虾虾你看我干什么...快来睡觉啦......”

(我被这个tag的第一篇文章带入了坑,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孤独终老)

梁下君子

【食之契约】扒扒那些年我们不曾了解的飨灵

*ooc慎入

*不知道自己又在写什么沙雕

*段子体

*含微量鱼白


以下正文


1【法式蜗牛】



法式蜗牛你好我是你的御侍,今天我来做一个你的专访。



【Zzzzzz💤……可以待会儿再做嘛……我好困……我想睡觉……】



不可以💢💢,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现在的立绘不露点了?



【诶诶诶?一上来就是这么羞耻的问题嘛?我都被问得清醒了不少!其实主要是因为不穿衣服太冷啦……】



那好吧,可是为什么你的q版只穿了外套呢?



【这不是官方想留给你们一点意淫空间嘛……话说采访什么时候结束啊……困……】...



*ooc慎入

*不知道自己又在写什么沙雕

*段子体

*含微量鱼白


以下正文


1【法式蜗牛】




法式蜗牛你好我是你的御侍,今天我来做一个你的专访。




【Zzzzzz💤……可以待会儿再做嘛……我好困……我想睡觉……】




不可以💢💢,第一个问题,为什么你现在的立绘不露点了?




【诶诶诶?一上来就是这么羞耻的问题嘛?我都被问得清醒了不少!其实主要是因为不穿衣服太冷啦……】




那好吧,可是为什么你的q版只穿了外套呢?




【这不是官方想留给你们一点意淫空间嘛……话说采访什么时候结束啊……困……】




快了快了,第三个问题,请问本体到底是枕头还是蜗牛壳啊?




【啊……这个嘛……是枕头啊……没有枕头没有办法睡觉啊……】




好,那么第四个问题,请问……诶?怎么睡着了?!我还没问完呢!




【💤Zzzzzzzzz……………………】






2【啤酒】




啤酒叔叔你好!这边是你的御侍!想给你做个专访!




【好啊,尽管问吧。】




啤酒叔叔可以给我唱首歌嘛!




【诶诶?不是要做专访嘛?不过唱歌也可以啊!我轻轻地吟唱~赞美这宁静的时光~不是因为御侍不在~毕竟人家很忙~】




wow好好听!那下一个,请问啤酒肚是因为啤酒喝太多了嘛?




【啤酒肚跟我可没关系,不要诬赖好人啊。】




好吧,那第三个问题,请问啤酒叔叔,夏王朝真的存在嘛?




【中国的夏王朝嘛?我不知道诶,我诞生在两河流域。】




啊……我以为啤酒叔叔什么都知道……那好吧……算了……




【???不是说要做对我的专访嘛?怎么变成百科全书了?】






3【北京烤鸭】




鸭总鸭总!我想做一个你的专访可以嘛?




【当然没问题,御侍大人尽管问吧。】




咳咳,第一个问题!鸭总的麻花平时是自己扎的嘛?还是鱼香姐姐帮忙的呀?




【是自己扎的,鱼香肉丝平时只负责记录真相,不负责我的生活起居。】




哦哦,get到啦!第二个问题!大家都知道喔,鸭总的本命堕神是蛇君,那蛇君平时不会吓到小鸭子们嘛?




【不会哦,相反,蛇君经常会给孩子们表演变脸。】




哇……原来堕神也有和善的一面!一定是因为小鸭子们太可爱了!话说回来,鸭总的本体是烟斗还是小鸭子呀?




【本体……应该是烟斗吧?小鸭子们是我的孩子啊。】




好的👌那最后一个问题,请问鸭总为什么会涂红色的指甲油呢?




【哦?御侍大人是不是看错了?^_^】




啊……呃……对,对对对!我最近眼神不太好,看错了,看错了!那个什么鸭总,您快去忙您的吧,谢谢配合!




【那就下次再聊吧,御侍大人,再见】






4【B-52鸡尾酒】




鸡哥好!这边是料理御侍!想给你做一个专访!




【好的御侍。】




第一个问题!请问鸡哥为什么换装以后翅膀就不见了?




【翅膀是为了方便行动,可拆卸,摩托车更好保养一些,所以就把翅膀拆下来了。】




原来是这样!涨姿势了,那么下一个问题,还是和换装有关系,请问每次换装的时候鸡哥为什么都要情不自禁地唱出来?就像这样:车速100迈,心情是自由自在。




【这就和食契官方有关系了,御侍得问问他们。不过,御侍刚刚唱错了,后面一句是:转速是2500。】




诶呀呀,小细节什么的,就不要拆穿了啦!好啦好啦,最后一个问题,请问为什么我把你的碎片攒到300多了都还没抽到你?💢




【呃……这个……大概是因为……非?】






5【鱼子酱】




鱼子酱你好!我是你的御侍,想给你做一个专访!




【好的,御侍想知道什么就说吧。】




第一个问题,请问鱼子酱有没有考虑过要去做一个算命先生呢?毕竟你算得很准!




【算命先生嘛?这个可不行,虚空之神只能在我的梦境中给我指引,而且也不是我想看到什么就看到什么的!】




第二个问题,鱼子酱有没有考虑过搞基呢?毕竟你喜欢吃草莓奶昔诶!感觉好少女心!而且满破立绘看起来也受受的呢!




【诶诶诶?御侍你不要乱说!白子听到了会误会的!】




wow~我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啊啊啊啊居然说漏嘴了,御侍你就当什么也没听见!】




嘿嘿不逗你啦,最后一个问题,请问,如果要在河豚白子和虚空之神之间选一个,你会选择……?




【……………………御!侍!】

梁下君子

【黑遍全图鉴】泡澡那些事儿

#又不知道在写什么沙雕系列#

#沉迷沙雕无法自拔#

*ooc严重慎入!!!慎入!!!慎入!!!

以及cp从左到右:法式组友情向,酒排,巧咖,鱼子酱x白子,塔萨,饨苓,小笼包组友情向

*段子体

*tag打不下了所以有些没有orz


1



我有些担忧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时地望一眼已经被占用了好几个小时的浴室。



“御侍,您怎么了?”法式鹅肝疑惑地瞥了我一眼。



“法式蜗牛他……泡澡已经泡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脑海中随即出现了一个大(脑)胆(残)的猜想,“他难不成在里头和浴缸怪大战三百回合了?可他皮儿那么脆,连个奶都没有的话,早死了吧?”...

#又不知道在写什么沙雕系列#

#沉迷沙雕无法自拔#

*ooc严重慎入!!!慎入!!!慎入!!!

以及cp从左到右:法式组友情向,酒排,巧咖,鱼子酱x白子,塔萨,饨苓,小笼包组友情向

*段子体

*tag打不下了所以有些没有orz





1




我有些担忧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不时地望一眼已经被占用了好几个小时的浴室。




“御侍,您怎么了?”法式鹅肝疑惑地瞥了我一眼。




“法式蜗牛他……泡澡已经泡了好几个小时了,”我脑海中随即出现了一个大(脑)胆(残)的猜想,“他难不成在里头和浴缸怪大战三百回合了?可他皮儿那么脆,连个奶都没有的话,早死了吧?”




法式鹅肝从自己坐着的桌子上站了起来,拖着脚上沉重的镣铐走到浴室门前:“蜗牛!”




…………




一阵沉默。




法式鹅肝斩钉截铁:“他在浴缸里睡着了。”






2




这天下午,浴室里发生了一桩惨案。




牛排和红酒在浴室里面打起来了,搞得浴室里一片狼籍。




根据某飨灵不靠谱的小道消息称,是因为牛排在浴室里泡澡,不慎被红酒撞见,于是红酒嘲笑牛排,他居然跟个娘娘腔一样泡澡,然后……他们俩就打起来了。




不过泡澡也没有很娘娘腔啊,我这么想着。




但是我更加好奇牛排是穿好衣服再和红酒打架的呢……还是……






3




“咖啡,你在泡澡啊?”巧克力走进浴室,意外看见了咖啡,“我也要和你一起泡。”




“好啊。”咖啡应得倒是很爽快。




巧克力三下两下地扒光自己,走近浴缸,微微弯了弯腰,不明意味地笑了笑:“唔……牛奶浴啊。”




咖啡突然觉得背后一凉。




听说那段时间巧克力买了很多巧克力粉回去,冲成热巧让咖啡泡呢^_^




嘻嘻~






4




“白子!白子白子!开门啊白子!”鱼子酱突然开始狂拍浴室门。




“怎么了?”河豚白子围着一条浴巾,开了一条门缝。




鱼子酱慌忙握住河豚白子的手腕:“白子你快出来,刚刚虚空之神告诉我你会在浴室里滑倒的!”




“诶呦!”




然后下一秒我就看见跌倒在浴室门口的鱼子酱和河豚白子以一种略微尴尬的姿势抱在了一起。




“咳咳,你们继续,继续。”






5




“啊啊啊啊啊啊啊卡萨塔你你你你你怎么进来了!!!”披萨尖叫一声,“我我我我我我我不是锁锁锁锁锁锁门了吗??!”




“……”卡萨塔盯着披萨雪白的身子许久,“你不考虑先穿一下衣服?”




“……”披萨低头看了看自己一丝不挂的身子,下意识地躲到了卡萨塔身后,紧紧拽住了他的围巾,“啊啊啊啊啊你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披萨!你再拽下去我就要窒息了!”






6




“噫~龟苓膏你在泡澡啊~”小馄饨笑嘻嘻地走进浴室,转身把饨魂关在了门外。




龟苓膏皱了皱眉:“你怎么进来了?出去。”




“啊呀,口气别这么生硬嘛,”小馄饨凑近龟苓膏,“正好我也打算泡澡呢,要不~我们一起?”




“小!馄!饨!”






7




“诶诶诶?小笼包你在泡澡啊?”蟹黄小笼包走进浴室,“我进来洗个手哈。”




小笼包的眼神突然一下子亮了:“蟹黄!你来得正好!”他端起手边的茶,“要不要尝尝我新泡的茶?”




“!!!”蟹黄小笼包嗖的一下关了水龙头,“那什么,我我我手洗好了,先走了啊拜拜!”


牛东想吃的雪糕
暗搓搓摸了一只法式蜗牛请忽略我...

暗搓搓摸了一只法式蜗牛
请忽略我无法言喻的对焦
法式蜗牛真好看
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貌
ටᆼට⋆

暗搓搓摸了一只法式蜗牛
请忽略我无法言喻的对焦
法式蜗牛真好看
我画不出他万分之一的美貌
ටᆼට⋆

墨湙箫

蜗牛啊蜗牛,最喜欢蜗牛了|・ω・`)

蜗牛啊蜗牛,最喜欢蜗牛了|・ω・`)

落樱低语

@参商渐暖 的点图。
给鹅肝加特效真是太累了○| ̄|_
秋刀鱼的那张灵感来自他如同先天性免疫缺陷综合征一般的防御力……

@参商渐暖 的点图。
给鹅肝加特效真是太累了○| ̄|_
秋刀鱼的那张灵感来自他如同先天性免疫缺陷综合征一般的防御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