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泡菜盖饭组

2985浏览    42参与
九生若梦

当攻们听说伴侣被qj了(4)

露中

热闹的北方街市上,几个男生正窃窃私语着。

“听说了吗,就那王耀,被q了。”

“korukorukorukoru,竟然敢编排小耀,真是找死呢~”

只见小巷中,缓缓流出红色的液体。

米英

“听说了吗,那个眉毛比黄河还粗的亚瑟柯克兰被q了!”

几个粗布衣服的人放弃讨论着。

“Nahahahahahahaha,竟然有人对他有兴趣!”

泡菜盖饭组

“听说了吗,任勇洙被qj了!”

听到这话的本田菊立马跑到附近的寺庙,虔诚的祭拜。

苍天有眼,总算让这个总捅在下屁股的无耻之人得到报应了,感谢,感谢。

法加

“听说了吗,那个……”

那人还没说完,余光就看到了一个果着的魔法少女。

“……”

“……”

“啊!!!有人裸奔啊!!!!!”

看着慌忙逃

露中

热闹的北方街市上,几个男生正窃窃私语着。

“听说了吗,就那王耀,被q了。”

“korukorukorukoru,竟然敢编排小耀,真是找死呢~”

只见小巷中,缓缓流出红色的液体。

米英

“听说了吗,那个眉毛比黄河还粗的亚瑟柯克兰被q了!”

几个粗布衣服的人放弃讨论着。

“Nahahahahahahaha,竟然有人对他有兴趣!”

泡菜盖饭组

“听说了吗,任勇洙被qj了!”

听到这话的本田菊立马跑到附近的寺庙,虔诚的祭拜。

苍天有眼,总算让这个总捅在下屁股的无耻之人得到报应了,感谢,感谢。

法加

“听说了吗,那个……”

那人还没说完,余光就看到了一个果着的魔法少女。

“……”

“……”

“啊!!!有人裸奔啊!!!!!”

看着慌忙逃窜的几人,魔法少女漏出了迷茫的神情。

独伊

“听说了吗,就那个整天傻傻的费里西安诺被q了!”

正当路德维希打算动手的时候,一个哭着的人跑了出来。

“ve~~~多一字多一字,亚瑟在后面啊!!!”


十又星

特没普:日/韩应该感激米国【泡菜盖饭:你还要我怎样?】(目标完成1/1)



其实本来还有两张的,但时间不够了@v@争取明天画完

可能画面有点乱,这里解释一下:

手铐是压制国的国旗【互相压制则是对方的国旗】

链子是被压制国的应援色(?)【互相压制则是双方应援色相间】

“互相压制”会在后一张的金钱组中体现,而泡菜盖饭的链子并成一条红色的链子是指阿尔通过泡菜盖饭压制老王,还是有点乱但理解就好@v@

不完全统计接下来一个月我给自己定的画债:

《关爱空巢老王》亚细亚公益小短漫(中秋)

啾呆的生诞(9.21)耀诞(10.1)蕾伊的生诞(10.7)

不说了,我先养肝了QAQ



其实本来还有两张的,但时间不够了@v@争取明天画完

可能画面有点乱,这里解释一下:

手铐是压制国的国旗【互相压制则是对方的国旗】

链子是被压制国的应援色(?)【互相压制则是双方应援色相间】

“互相压制”会在后一张的金钱组中体现,而泡菜盖饭的链子并成一条红色的链子是指阿尔通过泡菜盖饭压制老王,还是有点乱但理解就好@v@

不完全统计接下来一个月我给自己定的画债:

《关爱空巢老王》亚细亚公益小短漫(中秋)

啾呆的生诞(9.21)耀诞(10.1)蕾伊的生诞(10.7)

不说了,我先养肝了QAQ

十又星

金钱组的互相谅解【个屁】论泡菜盖饭组从古至今的互怼日常【误】



【德州独立啦!(误)】

算是对近期时╱政的小总结吧,另外小菊终于【在勇洙的“威胁”下】开始有偏向nini的觉悟了!【极东女孩普天同庆】

话说勇洙居然想合并小朝?灵感爆发但我不知道小朝什么样【哭泣】不过半岛双子还是保持的好【蘑菇蛋警告】

最后,希望别吐槽画风突变【雾】泡菜盖饭互怼的素材是我一个月前【?】画的,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月画风居然能变成jie样






【德州独立啦!(误)】

算是对近期时╱政的小总结吧,另外小菊终于【在勇洙的“威胁”下】开始有偏向nini的觉悟了!【极东女孩普天同庆】

话说勇洙居然想合并小朝?灵感爆发但我不知道小朝什么样【哭泣】不过半岛双子还是保持的好【蘑菇蛋警告】

最后,希望别吐槽画风突变【雾】泡菜盖饭互怼的素材是我一个月前【?】画的,我也不知道我一个月画风居然能变成jie样

九生若梦

当TA们接到诈骗电话(攻篇)(1)

露中

“您好,是不辣金丝鸡先生吗?”

“是。”

“您的伴侣因为和另一位两千岁老人一起在马路上摔倒了没人扶已经送到医院急救了,麻烦立刻汇款。”

“那万尼亚给你汇款了可以用魔法小棒棒敲几下你的头吗?”

“哈?”

“等着万尼亚哦,万尼亚来了~”

“啊!!!夭寿啦!!!”

米英

“您好,是阿尔弗雷德先生吗?”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是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您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吗?”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说了吧唧吧唧吧唧是吧唧吧唧。”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阿尔肥:这人怎么回事。

法加

“您好,是弗朗西斯先生吗?”

“不是。”又不是小姐姐,哥哥我才不会接话呢。...

露中

“您好,是不辣金丝鸡先生吗?”

“是。”

“您的伴侣因为和另一位两千岁老人一起在马路上摔倒了没人扶已经送到医院急救了,麻烦立刻汇款。”

“那万尼亚给你汇款了可以用魔法小棒棒敲几下你的头吗?”

“哈?”

“等着万尼亚哦,万尼亚来了~”

“啊!!!夭寿啦!!!”

米英

“您好,是阿尔弗雷德先生吗?”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是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

“???您是阿尔弗雷德·琼斯先生吗?”

“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吧唧说了吧唧吧唧吧唧是吧唧吧唧。”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

阿尔肥:这人怎么回事。

法加

“您好,是弗朗西斯先生吗?”

“不是。”又不是小姐姐,哥哥我才不会接话呢。

泡菜盖饭组

“您好,是任勇洙先生吗?

“你找我有事吗?”

“您的伴侣因为涉黄被逮捕了,请立刻汇款。”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不可能。”

独伊

“您好,是路德维希先生吗?”

“是我。”

“您的伴侣被我们绑架了,麻烦立刻汇款,不然我们就把他扔到沙漠去。”

话音未落,费里西安诺就冲了进来。

“ve~多一字多一字,我鞋带系不上了!”

“……”

“打扰了。”


九生若梦

当TA们接到诈骗电话(受篇)(1)

露中

某日,王耀与伊万刚刚行完房事,王耀的手机就响了。

“喂,您好,是王耀先生吗?”

“是我,怎么了?”

“您的伴侣被车撞了,请立刻汇款,不然我们就拔氧气罐了。”

王耀看着抱着自己腰的伊万,绕了绕指间奶金色的柔软发丝,故作凶狠的说:

“就是我找人撞的,拔了吧,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小耀~”

看着水汪汪看着自己的紫罗兰色的眸子,王耀对自己的腰说了声抱歉,便陷入了情事。

米英

“喂,您好,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吗?”

“是我,怎么了?”

“您的伴侣在肯德基消费了一百万元,请尽快汇款给我们,不然您的伴侣就又要饿...

露中

某日,王耀与伊万刚刚行完房事,王耀的手机就响了。

“喂,您好,是王耀先生吗?”

“是我,怎么了?”

“您的伴侣被车撞了,请立刻汇款,不然我们就拔氧气罐了。”

王耀看着抱着自己腰的伊万,绕了绕指间奶金色的柔软发丝,故作凶狠的说:

“就是我找人撞的,拔了吧,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请稍后再拨,sorry……”

“小耀~”

看着水汪汪看着自己的紫罗兰色的眸子,王耀对自己的腰说了声抱歉,便陷入了情事。

米英

“喂,您好,是亚瑟·柯克兰先生吗?”

“是我,怎么了?”

“您的伴侣在肯德基消费了一百万元,请尽快汇款给我们,不然您的伴侣就又要饿死了。”

啧,阿尔肥真是个笨蛋。

亚瑟这么想着,但是依旧拿起了风衣和钱包就往外跑,然而客厅和Tony打着游戏的hero并没有意识到有什么问题。

法加

“喂,是马修先生吗?”

“是我,怎么了?”

“您的伴侣因为嫖娼已经被抓了,请带上现金来汇款,我们会尽快把他放出。”

马修皱了皱眉头,刚准备去拿钱包,就感觉到了阻力。

“小马修真是过分呢,哥哥怎么可能做这种事情,哥哥真是太伤心了。”

“哎,弗朗哥哥,你等等…”

于是,小天使和魔法少女又滚到了床上,可喜可贺。

泡菜盖饭组

“喂,是本田菊先生吗?”

“是我,怎么了?”

“您的伴侣……”

“对不起,您上一个问题是什么?”

“您是本田菊先生吗?”

“不是。”

“您拨打的用户已蒙圈,请稍后再拨,sorry……”

普奥

“喂,是罗德里赫先生吗?”

“是我,怎么了?”

“您的伴侣喝酒喝到胃穿孔,请立刻汇款,不然我们就不救了。”

“真是个大笨蛋先生,麻烦你稍……”

“kieseseseseses小少爷快看本大爷找到的酒!”

“………”

“………”

“您拨打的用户已崩溃,请稍后再拨,sorry……”

亲子分

“您好,是罗马诺先生吗?”

“是我。”

“您的伴侣因为向别人投掷过硬的番茄把人家砸晕了,那人的家属现在要求赔偿一系列损失,麻烦您尽快汇款。”

正当罗马诺打算说些什么的时候,安东尼奥抱着一筐番茄走了进来。

“罗马诺这番茄超好吃的。”

“…再见。”

“再见。”

九生若梦

当TA们被说偷心盗贼(1)

米英

"你被hero我逮捕了!"

阿尔弗雷德扶了扶眼镜,掏出一副手铐,对面前正喝着红茶的亚瑟说。

"那你至少告诉我罪名吧。"

亚瑟对于两百多岁的幼稚男友表示很无奈。

"偷心。"

阿尔弗雷德抓着亚瑟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

"哈?"

"你偷了本hero的心啊!"

那一瞬间,亚瑟看到阿尔弗雷德湛蓝的眼睛中仿佛出现了星辰大海。

" Baka!!!!!!!!!!!!!!!!!"

露中

"小耀小耀,你被万尼亚逮捕了哦~"

伊万拿着他的魔法小棒棒,一蹦一跳的朝王耀跑来,刚刚在王耀家看到偷心盗贼视频...

米英

"你被hero我逮捕了!"

阿尔弗雷德扶了扶眼镜,掏出一副手铐,对面前正喝着红茶的亚瑟说。

"那你至少告诉我罪名吧。"

亚瑟对于两百多岁的幼稚男友表示很无奈。

"偷心。"

阿尔弗雷德抓着亚瑟的手放到自己的心口。

"哈?"

"你偷了本hero的心啊!"

那一瞬间,亚瑟看到阿尔弗雷德湛蓝的眼睛中仿佛出现了星辰大海。

" Baka!!!!!!!!!!!!!!!!!"

露中

"小耀小耀,你被万尼亚逮捕了哦~"

伊万拿着他的魔法小棒棒,一蹦一跳的朝王耀跑来,刚刚在王耀家看到偷心盗贼视频的伊万忍不住开始实验了。

"不对哦,万尼亚才应该被逮捕呢。"

王耀看着一脸懵的伊万,心中虽然嘚瑟,但表面还是要保持冷静。

他一把拉过伊万的手,放在自己心口处,鎏金色的眸子仿佛有万千柔情,缓缓开口说道:

"我的心啊,早就被万尼亚你偷走了呢。"

看着面前的王耀,伊万的脸一下子就跟被火烧了一样,而王耀则是默默在心中嘚瑟。

突然觉得反攻有望了呢~

王耀看着面前接近两米的可爱小熊(?)想着。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就突然感觉身子一轻,视角高了不少。

"万尼亚,你干嘛!!!"

"干你呀~"

法加

"弗朗哥哥?"

马修抱着熊太郎开口了,

阳台上喝着红酒的弗朗西斯回头,刚刚刮了胡子的他彻底诠释了何为回眸一笑百媚生,六宫粉黛无颜色,但马修到底是已经看惯了的,壮了壮胆子,继续说了下去。

"你被逮捕了,罪名偷心盗贼!"

"那哥哥我偷了谁的心呢,小马修的吗?"

弗朗边说,还边走过来壁咚了马修,好看的手指轻挑马修的下巴,本想反攻的马修却被撩个正着,看着秀色可餐的马修,弗朗西斯一下子就吻了上去,一夜缠绵……

泡菜盖饭组

"喂!"

对于风风火火闯进自己家的任勇洙,本田菊一向是很无语的,鬼知道这次他又要干什么,欠的稿子还没画完,又要被催更了……

看着明显不在状态的本田菊,任勇洙用力摇了摇他的肩膀,对他说:

"喂,把我的东西还来!!!"

"我什么时候拿你东西了!"

"我的心啊!!!"

本田菊的脸很罕见的红了,而任勇洙也很罕见的没有做什么,而是轻轻吻上了他的唇。

次日,任勇洙当然是很自然的被踹下了床啦~






总感觉这个梗要写很久啊……


梦笙Ms
为什么我看到时政消息想到的是这...

为什么我看到时政消息想到的是这个,请叫我沙雕改图小能手

为什么我看到时政消息想到的是这个,请叫我沙雕改图小能手

九生若梦

当受们失眠了(1)

米英

"Nahahahahahaha叫你老喝红茶Nahahahahahaha"

失眠的亚瑟看着笑的跟五百斤一样的阿尔肥,愤怒的拿起了死扛。

"哎,亚蒂你等等!!!"

露中

"万尼亚,我睡不着怎么办……"

"万尼亚抱着小耀睡嘛~"

"万尼亚你饿吗?"

"好像有……"

伊万有字刚说出口,王耀就扒开了身上搭着的手臂手臂,奔向了厨房。

"???"

万尼亚委屈,但万尼亚不说。

法加

"弗朗哥哥,我睡不着……"

"那我们来做运动吧~"

"?"...

米英

"Nahahahahahaha叫你老喝红茶Nahahahahahaha"

失眠的亚瑟看着笑的跟五百斤一样的阿尔肥,愤怒的拿起了死扛。

"哎,亚蒂你等等!!!"

露中

"万尼亚,我睡不着怎么办……"

"万尼亚抱着小耀睡嘛~"

"万尼亚你饿吗?"

"好像有……"

伊万有字刚说出口,王耀就扒开了身上搭着的手臂手臂,奔向了厨房。

"???"

万尼亚委屈,但万尼亚不说。

法加

"弗朗哥哥,我睡不着……"

"那我们来做运动吧~"

"?"

普奥

"基尔伯特,我睡不着……"

"Kieseseseseses小少爷你也有今天!"

"我要去表达我的愤怒!"

罗德里赫刚起床,就被基尔伯特抱住腰,然后压在了床上。

"小少爷你大晚上别弹钢琴了,弹我吧……"

肥啾:没眼看,没耳听

泡菜盖饭组

"本田菊你也有今天哈哈哈哈哈哈!"

任勇洙边打游戏边笑,终于,忍不了的本田菊把他踹出了房门,然后睡着了。

"???"

谜鹅/双丑

"Ed,我睡不着……"

爱德华起身,拿起床头的眼镜,对奥斯瓦尔德说:

"我们去炸GCPD吧。"

"也好。"

然后他们就出门去炸GCPD了,却在路上碰到了一样睡不着去炸GCPD的双丑夫夫。

确认过眼神,是一起炸GCPD的人。

次日

Jim:"你们有病啊!!!睡不着为毛要炸GCPD啊!!!"


九生若梦

当TA们遇到贞子

米英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阿尔弗雷德的脸一瞬间就白了,紧紧抱住身旁淡定的亚瑟,而亚瑟则是不为所动,他挣脱出阿尔弗雷德的束缚,走过去,拔掉了插头。

贞子:mmp

露中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五千年王大爷对于这种小鬼其实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但是伊万就不一样了,他拿起了自己的魔法棒,走进了电视,并把贞子拖入井中,打了一顿然后爬了出来。

"小耀,万尼亚好害怕QAQ"

王·信你才有鬼·耀"好了好了,不怕啊。"

王耀轻拍着伊万的背说。

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的滚到了一起。

贞子:mmp×...

米英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阿尔弗雷德的脸一瞬间就白了,紧紧抱住身旁淡定的亚瑟,而亚瑟则是不为所动,他挣脱出阿尔弗雷德的束缚,走过去,拔掉了插头。

贞子:mmp

露中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五千年王大爷对于这种小鬼其实是没有任何感觉的,但是伊万就不一样了,他拿起了自己的魔法棒,走进了电视,并把贞子拖入井中,打了一顿然后爬了出来。

"小耀,万尼亚好害怕QAQ"

王·信你才有鬼·耀"好了好了,不怕啊。"

王耀轻拍着伊万的背说。

然后两人就顺理成章的滚到了一起。

贞子:mmp×2

法加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此时马修已经睡着了,只留下旁边一个果着的魔法少女,贞子见状,大惊,于是自己赶紧爬回电视,还关掉了电源。

贞子:好可怕,再也不来这家了。

普奥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只见电视机前的两人抱成一团,害怕的看着电视机,而正当贞子快要爬出来时,肥啾默默去关掉了电视。

肥啾:垃圾

泡菜盖饭组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啊!!!本田菊!!!"

看着身旁快吓尿的任勇洙,本田菊不为所动,甚至还有点想笑。

贞子刚刚爬出来的时候,本田菊赶紧把任勇洙塞进了电视,用极快的语速握着贞子的手说:

"麻烦你了,在下会认真考虑什么时候让他回来的。"

说罢,把贞子也塞了进去,并跑着去拔掉了插头,回到房间画本子去了。

贞子:这什么玩意…

谜鹅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爱德华扶了扶眼镜,淡定的抿了一口红茶,然而他身旁的奥斯瓦尔德就不这么淡定了,他扛起身旁的散弹枪对着电视就是一顿猛攻。

贞子:我跟你讲,我当时都蒙了。

双丑

熟悉的音乐声准时响起,贞子缓缓从井中爬出朝电视靠近……

看着床上交缠着的两人,她选择回到井里拿出沙滩椅和爆米花有素质的观看。

贞子:突然感觉工作又有了动力。


九生若梦

当TA们被问另一半和喜欢的东西掉水里了救谁(攻篇)(1)

米英

"如果亚瑟和憨八嘎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阿尔弗雷德沉思了一会,还是说出了亚瑟的名字。

"为什么呢?"

"亚瑟做的死扛虽然难吃,但他是hero最爱的人啊。"

露中

"如果王耀和伏特加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当然是小耀啦~"

"为什么呢哥哥,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娜塔莎啊!!!"

看着伊万一骑绝尘而去的身影,娜塔莎当然是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法加

"如果马修和亚瑟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

米英

"如果亚瑟和憨八嘎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阿尔弗雷德沉思了一会,还是说出了亚瑟的名字。

"为什么呢?"

"亚瑟做的死扛虽然难吃,但他是hero最爱的人啊。"

露中

"如果王耀和伏特加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当然是小耀啦~"

"为什么呢哥哥,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

"娜塔莎啊!!!"

看着伊万一骑绝尘而去的身影,娜塔莎当然是毫不犹豫的追了上去。

法加

"如果马修和亚瑟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马修。"

"为什么呢?"

"那种粗眉工口绅士就让他去死吧。"

泡菜盖饭组

"如果本田菊和泡菜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泡菜。"

"为什么呢?"

"没有为什么。"

普奥

"如果小少爷和路德维希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 Kissesesesesesesesesesese当然是小少爷啦。"

"为什么呢?"

"小少爷这么娇弱的一个人怎么能不先救呢,更何况阿西游泳游得可六了。"

CA

"如果亚茨拉斐尔和亚茨拉斐尔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你这个问题有意思吗?"

"再见,告辞。"

谜鹅

"当奥斯瓦尔德和世界谜语大全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世界谜语大全。"

"为什么呢?"

"你数数奥斯瓦尔德掉水里多少次了。"

双丑

"如果杰罗姆和布鲁斯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不救"

"为什么呢?"

"众所周知,哥谭的水是淹不死人的。"

超蝙

"如果蝙蝠侠和布鲁斯韦恩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小孩才做选择,我都要了。"

九生若梦

当TA们被问对象和喜欢的东西掉水里了救谁(受篇)(1)

米英

"当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一起掉水里…"

"阿尔弗雷德"

"你能让我说完吗"

露中

"当伊万和嘉龙一起掉水里,你先救谁?"

"嘉龙"

"为什么呢?"

"因为伊万会游泳"

泡菜盖饭组

"当任勇洙和本子一起掉水里了,你救谁?"

"米英的本子吧,但是露中的本子也不错呢,对于这种问题在下真的是感到很烦啊。"

"任勇洙呢?"

"请务必让他去死"

法加

"...

米英

"当阿尔弗雷德和弗朗西斯一起掉水里…"

"阿尔弗雷德"

"你能让我说完吗"

露中

"当伊万和嘉龙一起掉水里,你先救谁?"

"嘉龙"

"为什么呢?"

"因为伊万会游泳"

泡菜盖饭组

"当任勇洙和本子一起掉水里了,你救谁?"

"米英的本子吧,但是露中的本子也不错呢,对于这种问题在下真的是感到很烦啊。"

"任勇洙呢?"

"请务必让他去死"

法加

"如果弗朗西斯和阿尔弗雷德一起掉水里,你先救谁呢?"

"哎?弗朗哥哥掉水里了吗?都告诉他不要整天不穿衣服在外面乱跑了。"

普奥

"当基尔伯特和钢琴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不救,大笨蛋先生会把钢琴一起带上来的。"

独伊

"当多一字和意大利面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意大利面呦,多一字会游泳的。"

"如果多一字不会呢?"

费里西安诺低头沉思了一会,双目含泪说:

"肯定是多一字,意大利面还可以再做啊…"

据说当晚费里西安诺头一次拉着路德维希去运动,游了整个威尼斯水城。

谜鹅

"如果谜语人和五百万掉水里你先救谁?"

"五百万"

"为什么呢?"

"你在什么时候见过人掉哥谭的水里死过?"

双丑

"如果杰罗麦和布鲁斯一起掉水里了,你先救谁?"

"不救"

"为什么呢"

"看他俩在水里扑腾多好玩"

"你不怕他俩淹死吗"

"拜托,这里是哥谭"

Sodalululala

关于偶像的一些……
要素过多😂
还玩了一下pd101和48的梗

关于偶像的一些……
要素过多😂
还玩了一下pd101和48的梗

森林_mori

水彩复健

久违的珠樱

快乐大头画手(`・ω・´)

水彩复健

久违的珠樱

快乐大头画手(`・ω・´)

森林_mori
私设私服x 假装是情头orz...

私设私服x

假装是情头orz

偷懒用了翻转(buni

泡菜盖饭这么好吃不来一点吗(认真脸)

私设私服x

假装是情头orz

偷懒用了翻转(buni

泡菜盖饭这么好吃不来一点吗(认真脸)

梵尘云泱

【亚细亚】主持人(下)

亚细亚组,洙菊澳港预警

------


王耀笑着拍了拍氏玲的头:“这么急干什么,马上就上场了。”

说罢便领着几个人走向湾湾给他们预留的位置。

四处灯光暗了下来,一束光招上了舞台。属于女性的身影愈发清晰了起来,曼妙多姿。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大家晚上好!今晚我们很 荣幸地邀请了学院和系党政的领导、嘉宾……“

小姑娘的声音很好听,不说令人沉醉,至少清爽。

“真不知道湾湾是怎么把这么老土的致辞读成散文的。”阮氏玲吐了吐舌。

葵已经昏昏欲睡,毕竟也不早了。按照菊的生活习惯,估计早上五六点就醒了。

“菊,你先带葵回家睡觉吧,哝,这是钥匙。”王耀把钥匙递过去,示意菊。...

亚细亚组,洙菊澳港预警

------


王耀笑着拍了拍氏玲的头:“这么急干什么,马上就上场了。”

说罢便领着几个人走向湾湾给他们预留的位置。

四处灯光暗了下来,一束光招上了舞台。属于女性的身影愈发清晰了起来,曼妙多姿。

“尊敬的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大家晚上好!今晚我们很 荣幸地邀请了学院和系党政的领导、嘉宾……“

小姑娘的声音很好听,不说令人沉醉,至少清爽。

“真不知道湾湾是怎么把这么老土的致辞读成散文的。”阮氏玲吐了吐舌。

葵已经昏昏欲睡,毕竟也不早了。按照菊的生活习惯,估计早上五六点就醒了。

“菊,你先带葵回家睡觉吧,哝,这是钥匙。”王耀把钥匙递过去,示意菊。

菊曾经也在这里读书,对房子自然熟悉无比。他也没推辞,带着葵回去了。


勇洙在他们转身之后,就一直盯着二人的背影,直到消失不见了,松了口气似的,这才转回头。

王耀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一眼勇洙。

几年没见,小子好像懂事了。

嘉龙和濠镜偶尔也在说着悄悄话,距离有点远,王耀没有听到。

之后的文艺汇演很精彩,冷气也够足,不存在蚊虫的打扰。

“谢谢各位来宾和领导对我们的支持,走出会场,同窗了四年的同学就要各奔东西,我们还年轻,所以,这个世界这么大,为什么不去看看呢?”

随着话音的结束,掌声雷动。

王耀隐约看到湾湾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比了个“v”型手,胜利的标志。

“先生,你看。我做到了。”



梵尘云泱

【亚细亚】主持人(上)

微特区组,泡菜盖饭
@樱花雨酱 
------------------------
今天,湾湾要第一次作为主持人,上台主持毕业典礼。
因为是走读,所以家就在边上。王耀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特地为次买了条裙子。颜色类似于珊瑚红,缀着白色的小花。小姑娘把头发一盘,出落得亭亭玉立。
家里数湾湾最小,其他孩子,像小菊勇洙,还有氏玲濠镜嘉龙,都已经工作了,有的甚至领养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王耀作为哥哥,自然是很欣慰的。他比那群小伙子大不了多少,但生活阅历丰富的多得多,也更成熟。把几个弟弟妹妹抚养大,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听说湾湾要主持,家里几个兄弟都赶了过去,有孩子的让邻居带会,没孩子的请个假,倒是占了不少位...

微特区组,泡菜盖饭
@樱花雨酱 
------------------------
今天,湾湾要第一次作为主持人,上台主持毕业典礼。
因为是走读,所以家就在边上。王耀把她打扮得漂漂亮亮的,还特地为次买了条裙子。颜色类似于珊瑚红,缀着白色的小花。小姑娘把头发一盘,出落得亭亭玉立。
家里数湾湾最小,其他孩子,像小菊勇洙,还有氏玲濠镜嘉龙,都已经工作了,有的甚至领养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王耀作为哥哥,自然是很欣慰的。他比那群小伙子大不了多少,但生活阅历丰富的多得多,也更成熟。把几个弟弟妹妹抚养大,是件不容易的事情。
听说湾湾要主持,家里几个兄弟都赶了过去,有孩子的让邻居带会,没孩子的请个假,倒是占了不少位置。
“大哥,你来了!”
快开始了,湾湾也化好了妆,本来就漂亮的脸蛋更加好看。看到哥哥过来,急忙扑了过来。王耀也没拦她,摸了摸小姑娘的头,说:
“湾湾,之后就是成年人了。要学会承担责任啊。”
----------------------
之后菊和勇洙来了,还带着一个小豆丁。
王耀见了,蹲下身子,看着躲在菊身后的小姑娘:“小朋友,叫叔叔。”
“耀君,葵有点怕生,应该一会就好了。”
勇洙把小姑娘驼在肩头,抬头和她说着什么。
“诶菊你们怎么想到回国的,在外面过的还好吗?”
“这不是假期了,带葵出来玩吗。在外面一直都不错,生活还算稳定。”
“先生!”
另外的几人也过来了,无不带着笑容。
濠镜和嘉龙手牵着手一起走来,到人群密集处就松开了。
“湾湾呢?”氏玲四处张望。

森林_mori

数了数黑塔也快入坑三周年了

依旧吃着冷饭(;д;)

水彩复健失败x

我爱小姐姐!(她们那么好!

(。

数了数黑塔也快入坑三周年了

依旧吃着冷饭(;д;)

水彩复健失败x

我爱小姐姐!(她们那么好!

(。

梵尘云泱

致勇洙君

非国设,cp向注意。
————————————
亲爱的勇洙桑:
最后一次对你说你好。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或许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关于把它放在哪里,我可是绞尽了脑汁呢,大概是存在于想让你看到又不想你看到的一个矛盾心情。所以,床头柜是我认为最好的地方。
已经很迟了,我不想和你说这件事,是因为害怕你担心。可是最近,我发现我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了。害怕伤害到你,所以我选择了逃避。我不敢去面对,那比逃避需要付出更多的勇气,而我并没有那么勇敢。这不是你的错,所以请不要自责自己。很可笑吧,我能狠下心来把自己哥哥推下天台,就是没有面对的勇气。对伊万先生说吧,王耀先生是我杀死的。他再怎么咒骂也没有关...

非国设,cp向注意。
————————————
亲爱的勇洙桑:
最后一次对你说你好。
不知道你能不能看到这封信,或许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关于把它放在哪里,我可是绞尽了脑汁呢,大概是存在于想让你看到又不想你看到的一个矛盾心情。所以,床头柜是我认为最好的地方。
已经很迟了,我不想和你说这件事,是因为害怕你担心。可是最近,我发现我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了。害怕伤害到你,所以我选择了逃避。我不敢去面对,那比逃避需要付出更多的勇气,而我并没有那么勇敢。这不是你的错,所以请不要自责自己。很可笑吧,我能狠下心来把自己哥哥推下天台,就是没有面对的勇气。对伊万先生说吧,王耀先生是我杀死的。他再怎么咒骂也没有关系,不要跳脚,也不要回嘴,你打不过他的。
以后不要想我,和阮氏玲好好在一起。她是个好姑娘,不要负了她。我的遗产根据遗书的内容全部给你,
现在你财产自由了。把房子卖了,换间更大的吧。不是我故意想要抛下你,我是实在受不了了。如果你要责怪我抛下了你就责怪吧,是我的错,实在是抱歉。别吃泡菜了,不健康,以后生了病,没人来心疼你。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x年x月x时

浔十三是个咕咕鸽

乡村爱情故事(四十三)

我爱作业。
我现在就去肝作业。

王濠镜一脸友善的微笑。
接着一大群人闹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抱着亚瑟的大腿枕着他的胯骨睡了一夜。
反正老婆太瘦了有点硌脸。
罗维诺从起床就开始找安东尼奥,结果最后在院子里的厕所旁边发现他和弗朗西斯,因为外边冷,俩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头挨头呼噜成一条线儿。
罗德里赫非常的淡定,压根儿不去找基尔伯特,一脸的“爱上哪去上哪去,反正他饭点儿肯定得回家。”
一群人觉得小少爷这么看得开居然有点恐怖。
结果人是亚瑟和阿尔在煤堆面儿上看着的,当时阿尔弗雷德拎着锹就往煤上戳,亚瑟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铁锹,大叫。
“基尔伯特你在干嘛!!!”
之后基尔伯特就像个西伯利亚挖煤的劳...

我爱作业。
我现在就去肝作业。

王濠镜一脸友善的微笑。
接着一大群人闹了一夜第二天早上起来阿尔弗雷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抱着亚瑟的大腿枕着他的胯骨睡了一夜。
反正老婆太瘦了有点硌脸。
罗维诺从起床就开始找安东尼奥,结果最后在院子里的厕所旁边发现他和弗朗西斯,因为外边冷,俩人紧紧的抱在一起,头挨头呼噜成一条线儿。
罗德里赫非常的淡定,压根儿不去找基尔伯特,一脸的“爱上哪去上哪去,反正他饭点儿肯定得回家。”
一群人觉得小少爷这么看得开居然有点恐怖。
结果人是亚瑟和阿尔在煤堆面儿上看着的,当时阿尔弗雷德拎着锹就往煤上戳,亚瑟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铁锹,大叫。
“基尔伯特你在干嘛!!!”
之后基尔伯特就像个西伯利亚挖煤的劳工一样被带进屋,罗德里赫拧了条毛巾丢他脸上。
“擦擦,一会吃饭了,大笨蛋先生。”
基尔伯特不好意思的朝自家小少爷笑了一下,擦干净脸之后走过去撩起小少爷额头前面的碎发,在光洁白净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今早在煤堆上起的床,没能第一时间给小少爷早安吻呢。”
“去帮忙吧,少耍花噱头。”
基尔伯特就开始在屋里旋转跳跃我闭着眼的瞎作妖,左摇右摆好不快活,直到亚瑟端着的一大盆鸡蛋被他撞翻了。
弗朗西斯说他在那一刻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听到鸡蛋哗啦一声全掉地上了,冲过去一看是满地的鸡蛋皮,蛋黄蛋清涂了一地,亚瑟保持着一个盆呈九十度直角倾斜着的动作,基尔伯特当时正在挥舞的手臂僵在空气中。
罗德里赫一脸看淡红尘的表情。
“今中午没饭吃了你。”
果然生气到语序混乱呢,小少爷。
阿尔弗雷德拉着媳妇把盆放一边换衣服去了,马修拿来拖把本田菊去打水任勇洙把水桶拎回来,罗维诺和安东尼奥负责把障碍物基尔伯特搬走。
亚瑟坐在床边脱掉上衣之后他看到了阿尔弗雷德不加掩饰的视奸自己的眼神。
“收敛一下,你眼珠子快掉出来了大哥。”
然后他看到阿尔弗雷德一脸冷漠的盯着自己。
“咱俩结婚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没看够呢?”
“巧了,没呢。”阿尔咧嘴笑,之后把自己的上衣脱掉扔给亚瑟。“穿上,屋里凉。”
“你穿什么。”亚瑟拎着他老公比他大了不止两号的卫衣问他老公。
“我不穿啊。”阿尔弗雷德笑嘻嘻的看着他老婆。
“你傻的吗?我和罗德里赫身材差不多,我可以穿他的。”亚瑟把衣服递给阿尔弗雷德。
“那哪行。”阿尔把衣服接过来套到亚瑟头上“我老婆怎么能穿别人的衣服。”
“谁是你老婆。”
“谁喝多了之后管我叫老公来着?”
亚瑟脸红的爆炸“朕的酒后胡言,爱卿不必在意。”
阿尔弗雷德把亚瑟扑倒在床上抱着他。
“不行,我不接受。”
亚瑟偏头亲了阿尔的嘴唇一下“现在可以接受了吗?”
“勉勉强强吧。”
“那就赶紧滚起来你太沉了!”亚瑟一把推开阿尔弗雷德,结果他发现阿尔弗雷德和自己的身材差了不是一号两号。
亚瑟只要随便挥挥手另一边的衣领就会自动滑到肩膀上,卫衣很轻松的盖住了亚瑟屁股以及半截儿大腿,粗眉小伙子一脸嫌弃。
“我就说我应该穿罗德里赫的衣服吧?”
“不行我不接受!!!不行不行不行不行!!!我老婆不能穿别人的衣服!!!呜呜呜我不接受!!!!”阿尔弗雷德开始在床上耍赖,伤心的像个超重的孩子。
在使亚瑟屈服的边缘试探。
“阿尔。”亚瑟突然跨坐在阿尔弗雷德腿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抛了个媚眼。
阿尔弗雷德愣了吧唧的瞅着自己老婆。
嘿嘿嘿真好看////
“你听话,晚上有奖励给你。”
!!!!
试探失败。
真是的好讨厌你知道我就吃你这一套的hhh/////
“好吧,下不为例。”阿尔弗雷德心里像过年一样就差放几挂鞭了脸上还要像吃了屎一样不情愿。
就着这一脸吃屎表情的捏了两把亚瑟的屁股,于是又被踹了。
呵!有趣!居然敢踹我!
阿尔弗雷德冷笑。
那我就再捏几下ヽ(*[´]∀[`])ノ゚
亚瑟:不要**。言H言
tbc。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