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泪目

1353浏览    133参与
诗岛阿短

【鬼灭之刃/狛恋】上弦之三的打上花火

bgm使用:DAOKO-打上花火

这就是我所能传达给你们的全部了,剩下的得留给你们自己来哭

【鬼灭之刃/狛恋】上弦之三的打上花火

bgm使用:DAOKO-打上花火

这就是我所能传达给你们的全部了,剩下的得留给你们自己来哭

使人操心的w

【死出】空气中最后的你

微黑久

纯属脑子的一个洞,勿喷!!!

刀子?

ooc!!!

绿谷和死柄木弔恋爱2年了。


“弔君,还是让我去吧!”


“没关系,我不去就好了。”


“这怎么行啊!好不容易有一个升职的机会啊!”


“以后还有机会嘛!”


绿谷知道,这种机会是十分难得的,弔这次不去那以后很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死柄木弔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去帮敌联盟的忙,这次敌联盟必败无疑。

那能怎么办呢?为了组织还是情人?


”弔君!你去吧!你工作那么优秀,一定可以很快完成任务回来啊!再说我也可以去看你啊!“


真是好骗,还是不知道真相啊。。。

这样也好,最好一辈子也别知道。...


微黑久

纯属脑子的一个洞,勿喷!!!

刀子?

ooc!!!

绿谷和死柄木弔恋爱2年了。


“弔君,还是让我去吧!”


“没关系,我不去就好了。”


“这怎么行啊!好不容易有一个升职的机会啊!”


“以后还有机会嘛!”


绿谷知道,这种机会是十分难得的,弔这次不去那以后很有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死柄木弔也知道,如果自己不去帮敌联盟的忙,这次敌联盟必败无疑。

那能怎么办呢?为了组织还是情人?


”弔君!你去吧!你工作那么优秀,一定可以很快完成任务回来啊!再说我也可以去看你啊!“


真是好骗,还是不知道真相啊。。。

这样也好,最好一辈子也别知道。


”弔君你笑什么?“

”没什么,你就跟我去吧。“

”ye!太好了!“






为什么呢?为什么要一直骗我呢?


到底为什么?


当欧尔麦特告诉绿谷死柄木一直在为敌联盟工作时,他并没有生气,也没有哭,在他心中只有满满的疑惑。


为什么呢?为什么不告诉我啊!

是我已经不再让你信任吗?




死柄木弔没有在火车站等到绿谷。

小久:“弔君,我突然有点事,你自己去工作吧。”

死柄木回了个”OK“的表情。


7天后。

绿谷从报纸上得到消息


敌联盟首领死柄木弔已被爆心地等英雄击杀,敌联盟其他成员目前在逃。


3天后。

英雄爆心地从报纸上得到消息


no.1英雄人偶不明失踪?!疑似自杀?!


5秒后,他的手机收到消息:

小胜:

  小胜我没有死哦!我见到了弔!我现在在敌联盟哦!


没有署名。


之后,爆豪胜己才知道,他好像给所以他认识的人发了差不多的消息,但是只有他的消息有打上开头的名字。


警方和媒体立刻沸腾起来,可是这个人好像凭空消失了一眼,什么也没留下。发这个消息的手机又破又旧,是那种很早以前的人用的的手机,而且显然已经有8,9年不用了。

可是爆豪一眼就认出来----那是9年前绿谷上高中时的手机。


30年后。

废久,你到底在哪?


20年前,所有人都认为曾经的那个no.1英雄人偶已经死了,连法律都已经承认。

可是这世上还有两个人不信----一个是绿谷引子,一个是已被认为疯了的英雄爆心地。

绿谷引子17年前就已去世,而爆心地,这30年来,他跑遍全世界,只为找寻一个很有可能已经不在的人,所有人都认为他已经疯了。

但是他自己心里清楚,他只是想找到他的废久。

DEN DEN是只黑废柴

😭为了你 我命都可以不要❤️

😭为了你 我命都可以不要❤️

默久

以“它”为伴(一)

*题目和内容可能没啥关系


*看过许多文想到的


*算虐文吧


*分段子


*最后结局是怎么样的我不太确定,可能有些是比较美好一点的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多半采取催泪的、虐歌、以及背叛之类的


*我不知道够不够虐


*可能写的不好


————————————————————————


空气-抑郁症少年


对于抑郁的人来说,自己本就与别人格格不入,是属于黑暗、阴暗的一类


又曾有多少人把我当作空气来着…?


啊……不记得了呢……


不过……


也已经不在乎了呢


不曾想过


有谁愿意与一个不爱说话、负能量满满的男孩做朋友?...

*题目和内容可能没啥关系


*看过许多文想到的


*算虐文吧


*分段子


*最后结局是怎么样的我不太确定,可能有些是比较美好一点的


*第一人称视角注意


*多半采取催泪的、虐歌、以及背叛之类的


*我不知道够不够虐


*可能写的不好



————————————————————————





空气-抑郁症少年


对于抑郁的人来说,自己本就与别人格格不入,是属于黑暗、阴暗的一类


又曾有多少人把我当作空气来着…?


啊……不记得了呢……


不过……


也已经不在乎了呢


不曾想过


有谁愿意与一个不爱说话、负能量满满的男孩做朋友?


或许


周围的空气也很讨厌我,不愿意接近我呢


不然……


为什么我总有窒息的感觉?


仿佛,是空气故意逃走吧


“没事,我也很讨厌自己”


呀……这句话……是我说的吗?


明明……明明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呢


可为什么……


我还是感觉那么心疼?


不是已经习惯了孤独,习惯了对别人面无表情的之类的情绪了吗?


唉……可真糟糕呢……


明明知道自己在别人眼里是空气


还是想去渴望一下呢…


还是想渴望能从别人的眼睛里…


看到属于自己的倒影呢


不去渴望了,太累了,就……休息一下吧



………



广场里,电视上


正播放着一位少年


这位少年闭着眼,嘴角勾起一个美丽的弧度


看上去有几分疲惫


不过,没有人注意到他,因为……


在他们看来,那播放的不过是空气



风-被欺凌少女


在黑暗中求救的少女


渴望光


也害怕光


这样该怎么办呢?


也只能适应黑暗了


可是……


我不是早已经习惯了吗?


被人欺负、性侵、玩弄……


不要给我光啊……拜托了


你知道我有多害怕吗?


每次事后


我都努力安慰自己


用别的情绪来遮掩自己真正、发自内心的情绪



可风先生总是撩动风铃


诉说他的情绪



也好像在说是同病相怜



说………



“我的情绪……”


“也和你一样啊………”



每次体育课



别人都与朋友一起运动


而我……


与风先生为伴


一起站在操场的阴处


都可悲啊……



那么……



风先生,请把我送到别的地方吧…



………


那次,风先生把我送到了阴间


那里真好


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我总算离开那个地方了呢



如愿以偿的……


来到“光”处



——————————END———————————






DEN DEN是只黑废柴

😭奶奶每天背着小狗的原因💔

😭奶奶每天背着小狗的原因💔

莫德利

今晚还是好刺激……


谢谢两位老师的画!! @甩棍儿  @bobo狗叽吧 


我喜欢到头晕眼花.....


顺便,你们有吗?


我就是要告诉全世界!我有老师们画的画!


[呲牙][呲牙][呲牙][呲牙][呲牙]


(思考,到底是走了什么运,一晚上享尽齐人之福...


美滋儿滋儿,太美滋儿滋儿了


今晚还是好刺激……


谢谢两位老师的画!! @甩棍儿  @bobo狗叽吧 


我喜欢到头晕眼花.....


顺便,你们有吗?


我就是要告诉全世界!我有老师们画的画!


[呲牙][呲牙][呲牙][呲牙][呲牙]



(思考,到底是走了什么运,一晚上享尽齐人之福...


美滋儿滋儿,太美滋儿滋儿了




夜崽的小甜饼

【舅夜】后知后觉「8」

(我不多说辽 就一句话:舅夜szd!)


(国际惯例,严重ooc慎点)


到底怎么才能不爱他?

明知道对方不过是个见人就爱的人渣,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疼?


苏汉伟就躲在离基地不远的一条街,他蹲在路边,眼睛有些睁不开。


他还记得很久以前,久得他也有些记忆模糊了,跟陈圣俊认识以后的日子都像软糯的牛轧糖被拉得很长。那时候陈圣俊还是黄毛,他根本不会几句中文,一个人在街上走丢了,是他像牵大金毛一样把他带回基地。


那少年狡猾得很,桃花眼里浸满了无辜和爱意,就一眼,他什么都没付出,苏汉伟就遍体鳞伤。


回想起来陈圣俊其实根本没有说过爱他,他就把那些...

(我不多说辽 就一句话:舅夜szd!)


(国际惯例,严重ooc慎点)






到底怎么才能不爱他?

明知道对方不过是个见人就爱的人渣,为什么心还是这么疼?



苏汉伟就躲在离基地不远的一条街,他蹲在路边,眼睛有些睁不开。



他还记得很久以前,久得他也有些记忆模糊了,跟陈圣俊认识以后的日子都像软糯的牛轧糖被拉得很长。那时候陈圣俊还是黄毛,他根本不会几句中文,一个人在街上走丢了,是他像牵大金毛一样把他带回基地。



那少年狡猾得很,桃花眼里浸满了无辜和爱意,就一眼,他什么都没付出,苏汉伟就遍体鳞伤。



回想起来陈圣俊其实根本没有说过爱他,他就把那些随口一说的喜欢当作珍宝,一脸迷茫地任由自己被缠绕在带着刺的假象里,现在被逼迫挣扎就落了浑身的伤。



其实自己已经开始在走下坡路了。苏汉伟想到这浑身打了一个冷颤。他已经从到处刀尖舔血的刺客变成了团队型ap中单,他很难再有什么亮眼的惊人操作;父母一直催着他找个对象,他和阿姨和叔叔说已经有了,现在看起来自己就像个大笑话;他看着和他一个时期打职业的朋友们一个一个退役,其实他比谁都清楚自己撑不了太久了,他手腕伤的很重,心理辅导师也说他心理状态有些差。这些痛苦就像潮汐,从来不停,一波一波往苏汉伟身上砸。



“还真是一事无成啊。”苏汉伟自嘲的笑了一下。



他从路边捡了一块石头,恨恨地攥着,像试图攥住虚假的幸福。他不愿意回基地,不愿意再看见那个人,他也不恨他,只是觉得自己太傻。以为是和人家真心相爱,其实只不过一个跳梁小丑。



那石头有些锋利,尖尖的棱角让他一时间有些晃神。再回过神的时候,左手腕已经多了两个丑陋的血痕,就像本能一样,他用流血来泄恨。



苏汉伟苦笑。搞什么苦泪情长,明明就是自己一厢情愿,还耽误了别人。其实陈圣俊是厌恶的吧,和自己上床的时候,抱着自己的时候。他都看不到陈圣俊的眼睛,那双桃花眼里是不是只有唾弃和厌烦?



小孩根本没变,从头到尾都是这个样子。明明被伤害,也固执地把痛苦和罪过都揽在自己身上。



他站起来,拍了拍裤子上的土。手腕开始麻麻的疼,他低头看那两道蜿蜒的疤,疼痛让他清醒也让他放松。他想:得去面对啊,跟陈圣俊说声抱歉吧。



其实他哪有什么立场说抱歉,他是这场虚情假意中最大的受害者,若旁人听了一定为他悲伤。而他铁了心,一脸愧疚,身体一摇一摆往基地走。



在基地门口苏汉伟打开手机前置摄像头,看看自己的眼睛,哭过的红色已经基本消失,黑眼圈还是很重,不过他已经习以为常。他又用两个指头撑住嘴角,扯出一个可爱的微笑模样。然后一直盯着屏幕,嘴角僵硬地凝固在那个微笑,好像想要让肌肉记住这个样子。他看着看着又险些流下泪来,不由得伸手拍了拍脸颊:都二十多岁的男人了,怎么还动不动就哭。



彼时苏汉伟一点没意识到出了问题,他又憋回去眼泪,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走进基地。



一进基地十几只眼睛一下盯过来,他开始回忆刚刚那个微笑,又摆出一副可爱骄纵的模样:“看我干啥,没见过帅哥啊?”



众人均是一愣,腿哥先反应过来:“...小伟啊,你干什么去了电话打不通?圣俊都急死了。”



听到“圣俊”两个字他还是没由来的一愣,转眼又装着揉了揉眼睛,说道:“不是,我手机没电了,在萝莉家跟他打游戏又睡着了。”说完他又笑:“我都21岁了腿爹,不会出什么事的。”



957看他这样虽然还有点不放心,但看苏汉伟这自然的样子也不像撒谎。他不知道,就这几句话,几个表情,几种神态,小孩已经自己模拟了多少次。



“下次先跟基地联系一下,大家都担心你,你快去找一趟圣俊吧,他都吓坏了。”腿哥又忧心忡忡地说。



“好好好。”苏汉伟一边说一边转身往陈圣俊卧室走,睫毛低垂下来掩饰住眼中的嘲讽:“他能有什么害怕的。”他小声嘀咕着。



他也没敲门,直接进了那个卧室,和以往千百次一样。屋子里很暗,陈圣俊坐在床边背对着他,胳膊撑在膝盖上,好像捂着脸。苏汉伟就站在那深深地再看了这背影两眼,好像这是诀别,好像要永远记住他的样子。他从里面敲了敲门板,那背影就颤了一下,犹犹豫豫地不知道该转该不转。



“是我,”苏汉伟眼睛里全是疼,因为知道陈圣俊看不到他的表情就不再伪装,声音却还是一股子轻松:“腿哥让我看看你。”



陈圣俊猛的转过身站起来看着苏汉伟。在苏汉伟不见的几个小时,他想过苏汉伟再回来的样子:有痛哭的,默默流泪的,愤怒的,崩溃的。但就是没有这样若无其事的。他张嘴,又闭嘴,再开口:“苏,苏汉,我错了......我不认识她,我......”话还没说完就看到站在门口等待小孩笑着摇摇头。



“你说什么呢?我就是去zzm家打了会游戏,你给我打电话我正好手机没电关机了。什么你你你她她她的,我就跟你说一声我回来了。没事我走了。”



陈圣俊眼睛睁得老大,张开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他就眼睁睁看着那个小小的身影一步一步坚定的走出这黑暗的卧室,他说他回来了,陈圣俊却隐隐感觉他是来告别。



当时他在酒店床上看见跪在地上捂脸流泪的是苏汉伟,现在这个没什么表情张口就一套谎话的也是苏汉伟。陈圣俊以前觉得这个蘑菇头小孩是世界上最容易看透的人,随便调戏两句就满脸通红还装作一副凶凶的模样。现在却觉得他可能从来没认识苏汉伟,小孩站在那,面对黑暗背着光,嘴里说的是在轻松不过的话,但整个人像刚从泥沼里捞出来,浑身都是痛苦和绝望的味道。



苏汉伟回到自己卧室,坐在床的角落,面无表情的哭了。他倒也不觉得自己在哭,脸上没有什么悲痛,眼珠很黑,可能是因为房间太暗,那黑漆漆的瞳孔没有一点光。像一尊石像被雨水淋湿了,眼泪止不住地掉,他也没觉得很难过,可是却哭的满脸是泪。



他又面无表情的站起来,翻了翻自己的包,就找到一把小剪刀。



面无表情的握着刀,像屠夫在割猪肉一样冷静,一刀一刀划自己,他也不会疼,也不会难过。看着血珠往外涌,苏汉伟感觉心里的压抑好像被血红蛋白搬运出了体外,清爽的不得了。他随便抽了张纸胡乱地擦了一擦,手腕上是横七竖八的痕,血被抹花了,看起来吓人的很。



小孩套上件外套,那些丑陋的疤就被藏进袖子。他躺在床上继续练习微笑,笑得可爱极了,只是笑意怎么也到不了眼睛,即使面朝着光,那眼睛还是漆黑一片。



基地里一如往常,有些东西变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回去。







(我哭了,我真的不想虐小伟了,陈圣俊大猪蹄子!看采访他还调戏峰峰,渣男,离小伟远点!)

炸炸

我的哥哥总以为我死了怎么办(小番外)(观点阐述)


#我的哥哥总以为我死了怎么办(1)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啦。
http://ruansheng193.lofter.com/post/1ef83c41_12e90b1a4

#这个是我觉得在以后写以后的剧情时必要的,关于我对三公主,还有雷神的纠纠绕绕的理解,参一点洛基的个人向,也可以当成小番外,就很杂。我知道可能有点无聊,但还请大家看一看,
拜托啦,这对我很重要。(谨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叉叉再见)

         你爱的是你的弟弟,
         不是洛基。
     ...


#我的哥哥总以为我死了怎么办(1)有兴趣的可以看一看啦。
http://ruansheng193.lofter.com/post/1ef83c41_12e90b1a4

#这个是我觉得在以后写以后的剧情时必要的,关于我对三公主,还有雷神的纠纠绕绕的理解,参一点洛基的个人向,也可以当成小番外,就很杂。我知道可能有点无聊,但还请大家看一看,
拜托啦,这对我很重要。(谨代表个人观点,不喜勿喷,叉叉再见)

         你爱的是你的弟弟,
         不是洛基。
         也许在奥丁轻轻的否定里,亦或者洛基的放手坠下彩虹桥开始,他就已经放弃了奥丁之子,索尔的弟弟身份。
洛基,是他自我开辟的一段新自我,是他决定开始的一个新身份。
        他认为他的过去都是被否认的,那就重新用此夺得他以前为冰霜巨人所不能的,比如,获得奥丁的认可,或索尔的承认。坐上他所想得到的王位不过是承认的证明,换句话说,他不过之始自终,只想要一句
         我们为你感到骄傲,洛基。
         他妈总和他说,你能轻而易举的看透他人,却总是看不透你自己。
        大概一开始他只是想取的一些成就,做出一些事情,然后得意洋洋的到他父亲或哥哥的面前炫耀,
        看我多厉害,叫你们不信我,后悔了吧。的小孩心性可在一切郁郁不得求的状况下,变得偏激而固执。
        对于洛基来说,每一次雷神所呼喊的,保护的,眷恋的都是他的弟弟,是责任,是过去。每一声的呼唤,都在狠狠的掀起伤疤,彻底的否认着洛基的存在和骄傲。于是每一次每一次、他都狠狠的痛上一次。
         可他在雷神三中发现了一个他一直一直以来逃避的问题。
         他自认为想要摆脱的,自认为想要掩埋的过去,却是被他最不舍以至于眷恋的。
         他眷恋着阿斯加德,
         从使身处阴影之下,也如此眷恋着太阳。
         他爱索尔胜过任何人,无论过去亦或是未来。
         洛基是谁啊,诡计之神啊,理当来说是最狡猾而不可琢磨的存在,却一次又一次,毫无理由与利益的奔赴死局。他开始混淆,厌恶着索尔的呼唤,却又不舍不再听闻。他所自欺欺人的想要摆脱,却又一直纠缠不清,如是想来,他几千年的时光,都与索尔有关。
         一开始那个一听索尔叫他弟弟就会炸毛的三公主,已经能够模模糊糊的在下意识里呼唤哥哥。
         哪有输赢可分?
         洛基一开始就舍不得。
         他终于看透了自己,在最后一刻。
         没关系了吧。
         洛基终于放下了他有点好笑的坚持。就算你始终不承认我的如今,就算你始终不面对我的现在,也没有关系。
         我会慢慢接受过去,重新变回过去
         只是因为我不舍得而已。
         所以他最后的“I am here。”彻底代表了他的释然,他接受了,他不被承认的过往。
         他知道他十恶不赦算不上,但也绝不是什么好人,他手上的人命只多不少。报应来的太晚,
         偏偏在那个时候。
         他笑的谄媚,手里拿出了引人疯狂的魔蓝晶体,他向来觉得自己是心狠手辣的,但在索尔的面前却撑不过十三秒
         有点丢脸。
         他明白大数已尽,也明白他有无数种方法可以逃走,但最后浮现在他眼前的,只是一双极尽温柔的海蓝色双眼。里面曾经有过,炙热而滚烫的感情。
         啊,再看不到了。
        他最后只是轻轻转过头去,对贯彻了他漫长一生的遗憾承诺,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
        “Brither。”


        索尔真的不爱洛基吗?
        他爱。
        不只是因那层薄薄的血脉,不只是几千年的时光,他应该是最了解洛基劣性根的人。那一遍又一遍的从容也许不只是单神经,还有潜意识里的顺从和包容。
        洛基认为索尔每一次所呼唤的,疼爱的,都是过去抑或虚假,是一个身份,从来都不是作为一个体的洛基。

        可事实上无论是过去那个捣蛋但幼不知事的弟弟,还是现在那个偏执而又尖锐,一次又一次伤害他的洛基,
他都一一接受。
        也许索尔自己都没发现,他不是因为那所谓的血脉、义务或是责任而去爱洛基,也许一开始是,但后来却只是因为他是洛基而已。
       无论是哪一面,无关是何种身份,只是洛基而已。
       但索尔不懂洛基的小心思呀。
       于是他从未意识到他的话语给洛基带来了多大的伤害。
      “跟我回家吧,弟弟!”“我不会和你动手的,弟弟!”对洛基而言,撕裂疤痕的疼痛不过如此。洛基唯一深爱着的,在乎着的人,不爱洛基。
       洛基从一始终,都只是一个人罢了。
       好不容易他终于呼唤了洛基,等来的终不过一句,我们也许早就因该分道扬镳。

       索尔为洛基一次又一次的拒绝感到伤心,也从未意识洛基简短的语言里所包含的所有真心甚至于妥协。                    

       好吧,这就一个双向误会的惨剧,也是我的遗憾。所以我决定完圆遗憾,也保留遗憾。

        但为什么我就只虐大锤咧?!
        就总有人和我说,你看大锤也很惨啊,被自己的弟弟捅来捅去,结局还哭的死去活来。
        但你知道吗,他从未真正的,了解过洛基。
        妇联一方式有一段索尔对洛基的评价,也许是对的,却 独独不能由索尔来说。
        洛基在索尔面前,表现的远远比这多的多。
        索尔是真的不知道吗?还是那只是主观意识的不理解形成的忽略。
         他欠洛基一个吻,一个拥抱。对于洛基来说,至死未还。
         这些都不是让我最难过的。
         我知道,洛基犯了错,哪怕他不是一个好人,哪怕他手里人命无数,
         但他掉下彩虹桥是真的,只是碰巧没死。
         他被一刀捅死也许也是真的,至少会疼。
         可那么久,那么久。
         怎么就没人问他,
         洛基,你疼不疼?
         洛基,你累不累?
        索尔在每一次洛基回来都说,我以为你死了!高兴后可能是被欺骗的愤怒。
         你怎么不问问他,
         你疼不疼。
         洛基的一生啊,其实大抵所有事情都事与愿违。
         我偏心也好,感情用事也罢,哪怕洛基他做了那么多事,哪怕他没有我想的那么脆弱,我也想要抱抱他,和他说,我爱你,我们都爱你。
        他永远是我的三公主。


































予予予笺
是心里的雨啊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

是心里的雨啊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 她有颜色

是心里的雨啊 整个世界都是灰色的 她有颜色

贝壳叔

这是《蜘蛛侠:英雄远征》的剧透(慎入!!!)

1、彼得帕克是个很单纯的十六岁少年。


2、MJ成为了他的女朋友,并且接吻了。三次!


3、神秘客是坏人。


4、最后神秘客揭露了蜘蛛侠的真实姓名,并且栽赃陷害蜘蛛侠。


5、内德短暂的爱情。


6、最后的彩蛋:尼克弗瑞假装度假。


7、蜘蛛侠自己改装了战斗服。


8、在改造战斗服的时候,哈皮放了音乐,很有钢铁侠的那首音乐(叫啥我忘了)


9、彼得帕克改造战斗服的时候,哈皮仿佛看到了托尼。


10、哈皮和梅姨的爱情(?)


11、这部电影真是个上一句话让你哈哈大笑,下一句话就让你泪目。


12、复仇者联盟5的雏形已经形成。


13、这部电影里...


1、彼得帕克是个很单纯的十六岁少年。


2、MJ成为了他的女朋友,并且接吻了。三次!


3、神秘客是坏人。


4、最后神秘客揭露了蜘蛛侠的真实姓名,并且栽赃陷害蜘蛛侠。


5、内德短暂的爱情。


6、最后的彩蛋:尼克弗瑞假装度假。


7、蜘蛛侠自己改装了战斗服。


8、在改造战斗服的时候,哈皮放了音乐,很有钢铁侠的那首音乐(叫啥我忘了)


9、彼得帕克改造战斗服的时候,哈皮仿佛看到了托尼。


10、哈皮和梅姨的爱情(?)


11、这部电影真是个上一句话让你哈哈大笑,下一句话就让你泪目。


12、复仇者联盟5的雏形已经形成。


13、这部电影里没有出现上图这个人,但是被提起很多次。


14、曾经和托尼有关的人们,都会出来打酱油并且,有的人成为下一部电影的主演角色,或者打酱油。


15、神秘客死亡确认(?)


16、片头,托尼美队寡姐。


17、看电影记得带纸巾。


18、很多老朋友出现。


19、(这只是我的猜测:复联五可能很快又会上映,因为片尾彩蛋说了又要再一次集结复仇者们)


20、活在全世界人民心中的托尼史塔克。


🍰

泪目

【夏目友人帐 叁/AMV/催泪追忆】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一定不会孤单 UP主: 染梦小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475220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7B94B7E740DC619BB256A368098105F122F&ts=1561126121292

泪目

【夏目友人帐 叁/AMV/催泪追忆】只要有想见的人,就一定不会孤单 UP主: 染梦小钟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4752207?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XY7B94B7E740DC619BB256A368098105F122F&ts=1561126121292

皮球妹
在作文纸上瞎摸的。。md这一段...

在作文纸上瞎摸的。。
md这一段我哭爆。。。。

在作文纸上瞎摸的。。
md这一段我哭爆。。。。

繁星成河

“别离开我!”

截自第三季第15集
我不能哭了否则明天肿着眼睛怎么面对同学啊呜呜呜呜呜呜呜qvq

“别离开我!”

截自第三季第15集
我不能哭了否则明天肿着眼睛怎么面对同学啊呜呜呜呜呜呜呜qvq

寒颖幽瑶GSY
【明兰泪目——丽颖】——寒颖幽...

【明兰泪目——丽颖】
——寒颖幽瑶GSY
(板绘厚涂)
真的好迷明兰的泪目啊!
最近很忙,所以画的不够精细鸭(见谅
真的真的好想丽颖啊!!要爆枯了我!!

愿丽颖能早日王者归来♡
你的一切我们都在倾心守护。
归来时,我们会依然一直相伴。
说过,你伴我繁花青春,于我一眼惊鸿。我许你一生美好与深爱。
余生漫漫,我们还得一起走呢。
快回来叭,我会一直等你。

【明兰泪目——丽颖】
——寒颖幽瑶GSY
(板绘厚涂)
真的好迷明兰的泪目啊!
最近很忙,所以画的不够精细鸭(见谅
真的真的好想丽颖啊!!要爆枯了我!!

愿丽颖能早日王者归来♡
你的一切我们都在倾心守护。
归来时,我们会依然一直相伴。
说过,你伴我繁花青春,于我一眼惊鸿。我许你一生美好与深爱。
余生漫漫,我们还得一起走呢。
快回来叭,我会一直等你。

炸炸

我哥哥老是觉得我死了怎么办【1】

    *时间线混乱结集,剧情混乱,为了虐大锤,会把剧情穿的乱七八糟。

    *洛基之死结集,暴风狂虐傻大锤

    *纯属恶趣味,(是的我就是想虐大锤)考究党勿入哦。
  
     *大锤设定复四沉眠,灵魂记忆回雷三,但失去有关洛基之前包括雷一雷二死亡的记忆。

     *台词会出现一些原创,剧情可能会错误,欢迎指出。

      *大oco...

    *时间线混乱结集,剧情混乱,为了虐大锤,会把剧情穿的乱七八糟。

    *洛基之死结集,暴风狂虐傻大锤

    *纯属恶趣味,(是的我就是想虐大锤)考究党勿入哦。
  
     *大锤设定复四沉眠,灵魂记忆回雷三,但失去有关洛基之前包括雷一雷二死亡的记忆。

     *台词会出现一些原创,剧情可能会错误,欢迎指出。

      *大oco,不要骂我嘤嘤嘤。
      好啦,接受可往下看

  

  “你曾是我的整个世界,”
  “洛基。”
 
      索尔几乎是在混沌的意识下说出这句话的,他觉得可能会嘟囔的模糊,但狭小的空间清晰的将他眷恋平和的语调传达,包括那近乎残忍的过去式。
      索尔下意识的就转头去看洛基的面色。
      高天尊世界好似不变的夕阳透过那模糊的玻窗深深浅浅的掩盖掉洛基的神色,混着机器运作的轰鸣声,刚刚仿若穿越浩瀚长河的灵魂动荡感再一次夺取了他视线的焦光,连带着头皮发麻的刺痛感和恍惚席卷了他的神经。
       世界里仿佛只剩下那双淡漠的绿色眸子。
       索尔奇怪的皱皱眉头,滚动了一下干涸的喉咙后便死死用手指扣住了掌心。
        不对劲,非常不对劲。
        记忆里好像少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又好像多出了什么,仅仅只是看着洛基有些模糊的侧脸,心脏就传来近乎酸疼的满足感。
        想拥抱他消瘦的腰肢,想亲吻他祖母绿的眼眸,想要死死的把他锁在自己的怀里,让他哭着对自己承诺再也不离开。
        不应该是这样的,对着这个小骗子。
        觉得自己快疯的索尔狠狠地咬了咬舌尖,直至口腔弥漫出一股狠厉的腥甜才勉强把自己想要说的话持续完整。
     “我以为我们可以永远并肩作战。”
        不是的。
     “但到最后,我们终究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我不是这么想的。
      “我知道你还心存善念,但坦诚说我们早就分道扬镳了。”
         不对。
         索尔觉得自己的意识已经分成了两个极端,一半稳定平和的陈述意识,而另一半在疯狂的叫喧,被心脏的疼痛折磨的鲜血淋漓。
         你不能这么说,索尔。索尔听到自己的声音带着颤栗的哭腔,你不能。
         他会死的。(指洛基)
         索尔的瞳孔死死的收缩了一下,突如其来的疼痛感差点让他站不住脚,他小心翼翼控制住呼吸的平稳,稍稍后退着站到洛基的视线死角。
         开什么玩笑。
         索尔死死的咬住腮帮子,眼睛鼓胀的通红。那可是诡计之神,能把自己耍着玩的诡计之神。他反反复复的安慰自己,狠狠一闭眼,在洛基身上拍了拍,装作不经意的问
      “或许这就是你所希望的呢?”
         他看见洛基弯着那双绿眸,温温沉沉的冲他笑。
       “Yes。”
         索尔觉得,他好像弄丢了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就在这一刻,那个静静的站在他身前的人,就这么分离崩析。
        
         洛基没有注意到索尔像逃一样的背影 , 事实上他也不想注意。
         曾经啊。
         洛基比谁都清楚这种局面是如何形成的,也比任何人都清楚这种结局必然的发生,或者说这就是他一手促成的完美结局。
         但是啊……
         洛基轻轻将微不可见颤抖着的双手掩在袖口后,抬头注视刺目的阳光 ,嘴角还是挂着一如既往的笑容,眼角像是不堪承受那种酸胀,微微的眯了起来。
         不知带着几分真心几分假意,他略含几分浮夸的咏叹调念出阿斯加德的古老言语——             

       “But,I  always  think a world of you。”
       “my  brother。”

 

      

          索尔只觉得自己乱,他近乎烦躁的狠狠把身后纠缠不休的垃圾狠狠一甩,丝毫不顾后面差点被砸到而叫叫嚷嚷的洛基。
     “你吃炸药了吗?混蛋!”
        洛基气急的扒开刚刚被砸到身上的不明生物,语气都带着股咬牙切齿。
        一点也没有刚刚的,落寞的温柔。
        索尔走了一回神,脑子里全是刚刚洛基冲他笑的模样,他觉得他从未见到过那样的洛基,但突如其来纤细的神经反应告诉他,
         你见过,不止一次。
         你知道,但你从未深究。
         你曾无数次看着那双眼眸对着你点灯火,有无数次看着他熄灭,让后归其在杂乱的大脑皮层里让那所谓的粗神经埋没,最后消散无终。
          索尔突然想起不久前他们与奥丁相遇并睹其消散时,他所升腾起的悲哀化为利刃,横冲直撞的而鲜血淋漓的向洛基刺去。他近乎用怨恨的语气发问
      “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害死奥丁放出海拉,让半数阿斯加德的人民受屠,你到底要干什么?后面的话他没有说出,但他明白比狐狸精都聪明的洛基一定听的出来,或着对情绪敏感的他一定察觉的到索尔的,不信任。
         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索尔迷迷糊糊的想。
         风吹起了他的黑色长发,他就这么轻轻的站着,好像随时随风而去。好像什么也没说,又好像是在梦境一般迷糊的嘟囔了一句
        “brother。”
          绿眼睛里是近乎温柔的疼痛。
         索尔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头回去看,那不让人省点心的小混蛋还想刚刚一样跟在自己身后,骂骂咧咧的指责自己的粗心,又任劳任怨的解决掉靠近自己身后的危险,
          好似从未离开。
          心脏突然,轻轻的被人拽了一下。
        

          

             

        

         

         

           

忆温

这纵身一跃,迎风流泪……

这纵身一跃,迎风流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