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泰山

5754浏览    1543参与
lufeikkkkk
Ehjnu

月藏云隐——记夜爬泰山

“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


接到友人夜爬泰山的邀请时,我是一口拒绝的。

“周六有日语课,没办法参加啦,你们去玩吧,注意安全哦。”

送走面带惋惜的朋友,坐下来写东西,却发现心里总是想着泰山,想着那片我只需乘一个小时火车就可以亲近的风景,想着杜甫笔下“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的五岳之首,心浮气躁之时,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不去会后悔吗?”妈妈在听完我各种纠结的理由后一针见血地问,而我也深吸一口气,“会。”

那时的我满心期待,生怕错过了这一次“朝圣”的旅行。


十一月八号晚八点整,十几人的小分队就这样“浩浩荡荡”出发了。

济南站上车时,下意识望了眼天,...

“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

 

接到友人夜爬泰山的邀请时,我是一口拒绝的。

“周六有日语课,没办法参加啦,你们去玩吧,注意安全哦。”

送走面带惋惜的朋友,坐下来写东西,却发现心里总是想着泰山,想着那片我只需乘一个小时火车就可以亲近的风景,想着杜甫笔下“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的五岳之首,心浮气躁之时,拨通了母亲的电话。

“不去会后悔吗?”妈妈在听完我各种纠结的理由后一针见血地问,而我也深吸一口气,“会。”

那时的我满心期待,生怕错过了这一次“朝圣”的旅行。

 

十一月八号晚八点整,十几人的小分队就这样“浩浩荡荡”出发了。

济南站上车时,下意识望了眼天,城市绚烂的灯把夜空照得惨白,像个发育不良孩子的脸,我抿唇,抛却最后一丝犹豫,踏上了去往泰安市的火车。

 

泰安下车,接惯了夜爬泰山旅客的司机轻车熟路地把我们送至山脚售票处。

“趁着十一月天儿还可以,再冷了就不好爬啦!”

举头望天,仍是熟悉的惨白色,目力所及的山路上,满是路灯和人挤人的重影。

 

泰山不睡觉的吗。我心里有个声音问。

 

领队的是一位研一的学长,从山脚起就开始带我们放声唱红歌,讲鬼故事,说笑话,猜谜语,好不容易终于讲了一个和泰山有关的故事——泰山石敢当,又被下一组追上来的笑声淹没了。

放眼天幕,枝枝丫丫间的天空呈现一种黑蓝色,没有月亮,连云也没有。

“低头看路啊,爬山不看路……”

“爬山不看山吗?”我反问。

“这夜里有什么好看的,哪都是黑漆漆的一片……”

“不是啊,你看远处的和近处的其实不一样……”

“灯一照不还都是一样的!”

 

那我们为什么要夜爬泰山呢。来赏路灯和手电筒吗。

 

“主要是征服感啊!看谁能坚持到底啊,快点我们可是要看日出的人——”

热汗打湿了里衫,山风从衣服下摆吹进来时又吹的身上发冷,两条腿机械地抬起落下,在不足半脚掌宽的石阶上留下只有我自己知道的痕迹。

征服感……吗?

人征服自然……吗?

 

一夜跋涉无言。其间抬头两次:一次是在中天门,卖各种吃食的声音吵吵闹闹,把月儿和云儿吓得无影无踪;一次是在南天门,各种电灯和人们的探灯把泰山打的像是个电影的片场,坐在防潮垫上的我时常恍惚,身体的酸困和神经的麻木让我开始怀疑这次“朝圣”。

 

如果说那时的我还只是怀疑,那泰山日出就是彻底打破了我最后的一点奢望。

 

且不说花钱就可以占领拍照的制高点——反正我又不是为了来拍照的,就只说山巅处的那几处秽物,朋友看见我发白的脸色一个劲儿说没想到。

没想到游人的素质已经到了这个地步。

 

其实我早该想到的。

可以为了“征服欲”低头不见山色,那用钞票买霸占的特权也就可以理解;可以用灯光侵占星空,那在阳光最先照耀的土地上大小便也就是可以忍受的。人可以一步步向自己妥协,无视隐去的明月,消失的云海,只是因为自然从不会发怒吗?!

我们剥夺了山白日的清净,现在就连夜里的好眠也不肯“施舍”给他吗?!

 

下山的我没说一句话,一路颠簸回到城市,丝毫没有心灵的释放,反倒是更疲惫了。

多年前读三毛的《周庄》,还笑她怕那世俗的气息,现在我只觉我的恐惧比起她来,有过之而无不及。忆起辛弃疾的那句“人间万事,毫发常重泰山轻”,只觉得真真贴切。人类把他们眼中的“要事”看的远重于泰山,于是就不惜牺牲泰山,不惜抹去夜月,不惜赶走云雾。

 

我真的失望透顶了,以至于一个月后才来写这篇“游记”。

 

人间万事,独独容不下一个泰山,容不下自然。也罢,那就烧了这具身子,随风遍洒骨灰,去祭夜月、送云海吧。


就叫我番茄吧

小泰安,虽然小,不过我喜欢

小泰安,虽然小,不过我喜欢

Leona_T

太岳与泰岳(地点:日观峰拱北石)。我知道太岳是另一座山,他也大概率没来过泰山,但同框一下不错哈。我把它名为“出世”(对应入世。看到乌纱帽了没)

A4牛皮,辉柏嘉沾水(沾水是灵魂!),用时不到两天。水平有限耐性不足,天空画得粗糙到不忍细看。

我一定是被鬼敲了脑袋,竟敢拿深棕色的牛皮卡纸作画。人家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我这乌漆麻黑,底色太暗了
PS:
画中人看日出而已,珍爱生命不想自尽!
拱北石请勿攀爬!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但是——看拱北石可以约我~挺想再多爬几次泰山

——感谢评论给的灵感,补充点YY——
@孤馆
泰山,日观峰。这是36°15′N;117°06′E的又一个寻常白昼。...

太岳与泰岳(地点:日观峰拱北石)。我知道太岳是另一座山,他也大概率没来过泰山,但同框一下不错哈。我把它名为“出世”(对应入世。看到乌纱帽了没)

A4牛皮,辉柏嘉沾水(沾水是灵魂!),用时不到两天。水平有限耐性不足,天空画得粗糙到不忍细看。

我一定是被鬼敲了脑袋,竟敢拿深棕色的牛皮卡纸作画。人家红日初升其道大光,我这乌漆麻黑,底色太暗了
PS:
画中人看日出而已,珍爱生命不想自尽!
拱北石请勿攀爬!

危险动作请勿模仿!

但是——看拱北石可以约我~挺想再多爬几次泰山

——感谢评论给的灵感,补充点YY——
@孤馆
泰山,日观峰。这是36°15′N;117°06′E的又一个寻常白昼。光球越过山脊,染红了天际线,照亮的却是日薄西山的大明。
孤独的改革家登上了万籁俱寂的泰岳。借着日出前微光,手摩挲过历朝历代的石刻,近的有嘉靖遗迹,鲜亮明晰,远的早已红漆剥落,甚至岩石表面风化掉一层,字迹不复存。

人迹是脆弱短暂的,而泰山一直在那里,俯瞰人们匆匆出生、匆匆死亡,黄河日夜流淌。

此刻,什么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通通扔在一旁。他双手交叠安放膝上,坐在拱北石的末端,下临千山万壑。没什么值得恐惧的,和真正的深渊相比,这又算什么。

他在看日出吗?是也不是。他心不在焉,亦生不出一览众山小的豪情,但从这红日照万川的气象之中,多少能寻觅到一丝力量——他知道明天这太阳还会升起来,日复一日,哪怕并没有永昌的民族和国朝。

(太岳:想多了,才不会想不开一跃而下呢。心怀君王天下事,出世即入世,下山还得回去上班)

泉咏

《泰山行》

出了火车站,便离泰山不远了——不过十分钟车程。下了车,走过一条斜向上的街,便是真正到了岱宗脚下。


“想要爬泰山”这个念头已经萌生许久,至于初闻岱宗,自是源于那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只不过当时年幼,尚不觉此中真意。乃至稍有参悟,顿生向往之感时,年已一十有二,再到今日,又是六个春秋飞逝。


终于站在这里了。抬头仰望那硕大的“红门”二字,心下不免有些激动,此处便是攀登的起点,那些青石铺就的台阶比之水泥制品果然煞有不同,夹道分明皆是商贩,这条路给人的感觉却很庄严,抬脚起步的同时瞥了一眼表,大概是晚上七时十五分。


启程时分天色仍明,能清楚的观赏沿途石刻,看见森绿的树影,阳光已不炽...

出了火车站,便离泰山不远了——不过十分钟车程。下了车,走过一条斜向上的街,便是真正到了岱宗脚下。


“想要爬泰山”这个念头已经萌生许久,至于初闻岱宗,自是源于那句:“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只不过当时年幼,尚不觉此中真意。乃至稍有参悟,顿生向往之感时,年已一十有二,再到今日,又是六个春秋飞逝。


终于站在这里了。抬头仰望那硕大的“红门”二字,心下不免有些激动,此处便是攀登的起点,那些青石铺就的台阶比之水泥制品果然煞有不同,夹道分明皆是商贩,这条路给人的感觉却很庄严,抬脚起步的同时瞥了一眼表,大概是晚上七时十五分。


启程时分天色仍明,能清楚的观赏沿途石刻,看见森绿的树影,阳光已不炽烈,它们斜穿树林投下满地的斑驳,晚风已含凉意,“茂林风送幽禽语”迎面袭来卷着一两声鸟鸣。起初的山道颇为宽敞,行人不多,往返皆有,却未见谁疾行,大家都边说笑着边徐徐前行。


同行四人:我、表妹,阿姊和大姨——一支有老有少的娘子军。整个行程中始终是我们姐妹三人在前,大姨拄杖在后。我们三人行至听不见杖声了便驻足,倚周围石块歇歇,等杖声临近,看清人影,招呼一声再转身继续。


这个时间启程,属于夜爬,却又着实稍早了些,有返程者问,现在上去,登顶了距日出尚早,夜间又无法游览景点,岂非不值?我笑笑,不置可否。不值吗?也许吧。不过我心里的念头只是爬上去而已,这就是为何我执意要从“红门”开始。我明白:此行为游,不为玩。


天色暗得比想象中要快,山林由青翠变成深绿最后干脆是漆黑的了,夜空中尚有星月点缀,而这山林全是飒飒晃动的黑影,颜色于天空还要深邃几分。


走得久了,开始生出疲倦,周遭游人渐多,说笑声却渐稀了。毕竟天色已晚,此时这些是真正的夜爬队伍了。人们的身上多了种庄重,已不是茶余饭后,闲庭信步那般姿态。


渴,那是一直的。喝下去的水似乎下一秒就变成了汗蒸出来了,身遭总也笼着一股湿意,这股湿意在夜风的吹拂下又令你倍觉凉爽,身上潮湿但不黏腻,绝没有会阻碍脚步的不适产生。山行一段,偶尔登上一个平台,深黑的夜色下,小贩的灯光令人眼亮,无人吆喝,店主怡然的摇着蒲扇,竹椅摇动的“吱吱”声和小飞虫冲灯的“噼啪”声是这里最喧闹的声音了。每有一波游人上来,空气便躁动一会儿,游人近了店主才热情起来,招呼人来瞧瞧自己的瓜果饮品。店旁的木凳不买东西也可以坐,坐在那里可以映着浅黄的灯光,看清离自己很近的水果,特别是还可以听见浇在水果上的山泉发出的“哗啦”脆响,你便情不自禁的觉得这些水果分外可人了。


兴奋当真可以冲淡身体的感受。譬如,分明未吃晚饭,却一直到夜晚九时许才感觉饥饿。泡面加蛋,何其简陋的晚餐!我们四人对此却浑然不觉,仍旧吃得很开心,端着面碗,用叉子戳戳深褐色的汤里那颗圆滚滚的鸡蛋。跂足而望,透过迷蒙的树影,泰安的灯火已是隐约可见。


再走,便到了“中天门”——此行已半。登上“中天门”宛若忽的从山中踏回了人世,一派夜集的热闹,游人大多在此歇脚,这个平台甚大,店里卖的不止瓜果,还有各式小玩意儿,此处已有旅馆可住,天明前,有大巴上山,可直达山顶迎接日出。


而我还是执意步行上山,然,大姨已有些体力不支,几番商榷,最终决意,我们姐妹三人先行,大姨稍作歇息,随后赶上。


我们也未急于上路,中天门是个开阔的平台。于其上,已能鸟瞰泰安城的灯火,美若星河,各色光点闪闪烁烁,似是在流动,虽听不得城内声响,也能体会出其中繁华,幻想出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街景。


再次上路,周遭行人又渐稀了,即便夜行也能体会出山路之回环曲折。讲真,现在没了大人跟着,又无须走走停停的等待,确有种放声高歌的冲动。然而,我并未如此做,一来知晓自己乃一音痴,二来明白后面尚有一段长路要走。


愈是向上,愈是觉出艰难,台阶愈发陡峭,山风也愈发冷冽。我们不知何时套上了外套,长袖上身之后,顿感脚步沉重,原来一件衣服也可以拥有这般分量,喘息间似有热气从头部溢出,可是皮肤皆备衣物覆盖,热气只好走这一处了吗?帽兜似是能将声音敛起,未几,耳边回荡便不只喘息,还有自己蓬勃的心跳了。


夜已深,山行至高,然衣衫始终汗湿。本该是甚凉的地境,因攀登不止,竟也道不明冷热了。举步已变得艰难不堪。游人的队伍像是匍匐在山间缓缓爬行的老龙——已无力再腾飞。走走停停已不是为了等谁,而是为了等自己那不知被丢到哪儿的气力了。不经意的回首一瞥,却是被眼前之景定住了身形——泰安!一个完整的,璀璨的泰安。夜深至此,山与天幕,皆如墨色泼撒,由是泰安的灯火更为耀目了,这是谁打开了堆金积玉的宝盒么?还是从星汉中裁下了一块铺此处呢?整个城市像是用混着琥珀碎片的蜂蜜描画而出——色泽金黄,光芒闪烁,美得让人将疲惫都忘在脑后了。


佁然片刻,方才从山下那汪闪光中回过神来。稍定心,复前行。听得身边有人直呼“走不动”,而前行不久,又闻杖声于背后响起,众人皆疲,然未有弃者——这便是登山之魅力吧。


“南天门”当这三个大字映入眼帘时,心里不免涌起一股激动,距山顶只剩一步之遥了。沉重的步伐一下子轻快了几分,接下来的一段路似是飞越而过的,未有什么印象便登上了“天街”。“天街”——天上的街市。这算是到了今夜的终点。再走,则无处歇息了。提腕看表——将近凌晨一时,竟已是第二天了。


露宿天街,仅拥几件大衣,这确是出乎意料的简陋了,夜凉如水,露宿自是无甚舒适可言,然而却是切身体会了一回山上的风露。夜起如厕,已是凌晨三时许,天街似乎还是初临时的模样,店铺开着却很安静,露宿如我之人不在少数。尚有三五成群之游客方登至此,刚想欢啸几声便被同伴指着寐者噤了声。我现在真真是只身一人了,没有谁打扰,我能听见山风呼啸的声音响在耳际,它并不单调,而是有着独特的变奏。树叶的飒飒响声都是从脚下传来,这样晚了,竟还有未眠的小虫,很多,不止一种,我能听出它们混在一起的鸣声各不相同。还有不知哪家店里风铃的脆响,哪个角落里游人的梦呓,一时间,我竟分不清世界到底是喧嚣还是寂静了。这就是大自然么?即便最深的夜里,仍有充满生机的哗声。


复睡再醒,便是观日出的时间了,玉皇顶上人头攒动,大家都是翘首以盼。这太阳竟是如此顽皮——分明早已染红了云岚,却迟迟不肯露出头来,伫立的等待显得尤为漫长,渐渐地,天边红光见盛了,当初升的红日终于现身,人潮中顿时传出一阵欢叫,大姨也在一旁催促着拍照。至于我,激动吗?呵,更有甚者其实是宁静,这所谓幸运者方可见到的日出,诚然,美甚。金红的阳光映着青翠的岚雾,给远山披上一层轻纱似的紫。然而见不到又有什么关系?太阳终归会升起。至于那“一览众山小”的豪迈,惭愧,丝毫不觉,我心底有的确乎只是宁静罢了。


等太阳完全爬到天际,便是该下山的时候了。参观景点?快快作罢,昨夜的倦意已然涌起,实是没有那个精力。


径直下山,又直奔车站。坐在车上听着车轮与铁轨磨蹭着发出极有节奏的咯噔声,那种声音当真催人入眠,我便顺从它的呼唤沉入梦境。


梦中场景,已是回忆不起,只记得:


此行,甚好!


Wasabii 芥末

迪士尼 泰山

Jane Porter

摄影:魏知

后勤:Yin

后期:小灰

迪士尼 泰山

Jane Porter

摄影:魏知

后勤:Yin

后期:小灰

丁牧云
摄于山东泰安 iPhone 7...

摄于山东泰安

iPhone 7 随手拍

后期调整:snapspeed  MIX

F. D

摄于山东泰安

iPhone 7 随手拍

后期调整:snapspeed  MIX

F. D

丁牧云
摄于山东泰安 iPhone 7...

摄于山东泰安

iPhone 7 随手拍

后期调整:snapspeed  MIX

F. D 

摄于山东泰安

iPhone 7 随手拍

后期调整:snapspeed  MIX

F. D 

帅气你钨妈

近两天💪💪
p1背景临摹动画片
p2茶绘

近两天💪💪
p1背景临摹动画片
p2茶绘

☁苏落☀
太阳出来的那一刻,仿佛触及到了...

太阳出来的那一刻,仿佛触及到了灵魂,那一抹红光无法用言语所传述,唯有亲眼所见!!

太阳出来的那一刻,仿佛触及到了灵魂,那一抹红光无法用言语所传述,唯有亲眼所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