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泸州

8225浏览    6516参与
三月初三

灵感用光啦所以暂时不写了,谢谢大家的捧场(撒花花)
会回来的(小声)
虽然菜的一批(我好虚弱啊jpg)

灵感用光啦所以暂时不写了,谢谢大家的捧场(撒花花)
会回来的(小声)
虽然菜的一批(我好虚弱啊jpg)

媛媛54230

找文

记得当时看过一篇蓝思追执行什么任务?魏无羡认他断掉一切的人脉关系,景仪让他去找欧阳子真。

记得当时看过一篇蓝思追执行什么任务?魏无羡认他断掉一切的人脉关系,景仪让他去找欧阳子真。


有点奇怪的C.C

日和坊:东曦既驾

参加百绘罗衣的活动画的,脑子抽风截止前两天才开始画,时间不够画不完了,很多地方都还没处理,就这样吧,陪跑而已,大佬太多了,重在参与。设定在图片里。

日和坊:东曦既驾

参加百绘罗衣的活动画的,脑子抽风截止前两天才开始画,时间不够画不完了,很多地方都还没处理,就这样吧,陪跑而已,大佬太多了,重在参与。设定在图片里。

Granin

TF家族(第一次恋爱)

第一话

     敖三:终于开学了,简亓、丁儿,你们说我们大一里面有没有漂亮的校花

     简亓:怎么可能没有

     丁儿:应该有吧,再说了,有没有也不关我们的事吧,难不成你还想男扮女装当校花呀,说完就对敖三翻了一个白眼

      敖三:丁儿你想什么勒,我就说说而已

      简亓: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在拌嘴了,快点进去,不然第一天就要迟到了

第一话

     敖三:终于开学了,简亓、丁儿,你们说我们大一里面有没有漂亮的校花

     简亓:怎么可能没有

     丁儿:应该有吧,再说了,有没有也不关我们的事吧,难不成你还想男扮女装当校花呀,说完就对敖三翻了一个白眼

      敖三:丁儿你想什么勒,我就说说而已

      简亓:好了,你们两个不要在拌嘴了,快点进去,不然第一天就要迟到了


陌上花开
江家一生黑,不解释

江家一生黑,不解释

江家一生黑,不解释

shuangmeil22

12月的第一天,寒风吹的有点冷。太阳露了一下脸,又缩进了云层里。很久没带孩子出来逛了,冬天的江水寒冷,江风刮面,但还是有些花儿在这寒风中美丽的绽放。人也应该这样不畏严寒,做好自己。

12月的第一天,寒风吹的有点冷。太阳露了一下脸,又缩进了云层里。很久没带孩子出来逛了,冬天的江水寒冷,江风刮面,但还是有些花儿在这寒风中美丽的绽放。人也应该这样不畏严寒,做好自己。

坤林

追究该事件始作俑者刑法责任

追究该事件始作俑者刑事责任以及索取精神赔偿!

追究该事件始作俑者刑事责任以及索取精神赔偿!


ink米子
今天出去拍片冷得像狗

今天出去拍片冷得像狗

今天出去拍片冷得像狗

Granin

#宋亚轩  雪球不可以这样哦,不然了文哥会吃醋哦

#宋亚轩  雪球不可以这样哦,不然了文哥会吃醋哦

Granin

#敖子逸 今天是一个粉红boy

#敖子逸 今天是一个粉红boy

Einlin.miller

npc:从外捡来的病娇富豪

“喂!!大哥,没事吧?”冯茗妤说


冯茗妤本来想打车回家的,结果半路遇到了黄明昊


“谁...?你是谁?....!”黄明昊虚着眼虚弱的说


“啥?你问我啊?我还想问你呢?”


“你想干嘛?..咳咳....”


“怎么了?对了!你干嘛躺在路边啊?你没家啊?”


“家.......”黄明昊说着说着就昏睡过去了


“喂!小子........!”


(冯茗妤家)


“哎!倒霉!捡了个男人回来!”冯茗妤叹气说到


“不要...不要.....”黄明昊嘴里一直念叨到


“什么?什么不要?我在跟你退烧呢!”


“不要...不要.......”


“喂?怎么了...

“喂!!大哥,没事吧?”冯茗妤说


冯茗妤本来想打车回家的,结果半路遇到了黄明昊


“谁...?你是谁?....!”黄明昊虚着眼虚弱的说


“啥?你问我啊?我还想问你呢?”


“你想干嘛?..咳咳....”


“怎么了?对了!你干嘛躺在路边啊?你没家啊?”


“家.......”黄明昊说着说着就昏睡过去了


“喂!小子........!”


(冯茗妤家)


“哎!倒霉!捡了个男人回来!”冯茗妤叹气说到


“不要...不要.....”黄明昊嘴里一直念叨到


“什么?什么不要?我在跟你退烧呢!”


“不要...不要.......”


“喂?怎么了?什么?”


冯茗妤靠近了黄明昊嘴唇,好似想听清楚似得,本来想起身,黄明昊却拉住冯茗妤的手腕


“不要!不要离开我!姐姐....不要......”黄明昊大声喊到


“好好好!姐姐不走......”冯茗妤立马说到


“姐姐不要离开昊昊!不要...不能离开昊昊.......”


“昊昊?这不会就是这家伙的名字吧?昊昊...昊昊......还挺好听”冯茗妤心里念叨着


“咳咳...咳..咳咳”黄明昊咳了起来


“昊昊,怎么了?”冯茗妤担心说到


“昊昊..要姐姐...抱..姐姐抱......”


“啥?抱你?你小子想占老娘便宜?”冯茗妤说


“姐姐....昊昊冷...昊昊要抱抱....”


“哦!原来他冷啊......嗯......”


冯茗妤把黄明昊扶起来,用双手抱住黄明昊的头,黄明昊依偎在冯茗妤的胸部,他也双手抱住了冯茗妤的腰


冯茗妤脸红了,看见黄明昊这白白净净的脸就不由得一笑


“想不到这小子挺帅的......哎!冯茗妤!想什么呢?你怎么对一个看起来才16岁的小孩子下手!不过....这也太好看了吧.........”冯茗妤自言自语到,口水都差点流出来


“昊昊!睡一觉吧!明天姐姐带你出去玩!”冯茗妤说着说着就拿起手机把明天的会议推掉了


黄明昊没有说话,只是依偎在冯茗妤的胸部上睡着了......


“昊昊......你爸爸妈妈会着急的吧.......要不要姐姐帮你找妈妈爸爸啊?”冯茗妤担心说到


黄明昊突然醒了,奶声奶气的说:“姐姐就是昊昊的家人....姐姐是昊昊唯一的家人......”


“哎!好想要你这弟弟!可是....我并不是你姐姐......”冯茗妤失落的想着


注:冯茗妤是总裁经理,她有车,只不过是想体验坐公交车了

我是作者einlin.miller,快来关注我看小说吧!


陌上花开
江家粉误入,扫这个二维码就可以...

江家粉误入,扫这个二维码就可以进群,江家粉不要进来,否则骂死你

江家粉误入,扫这个二维码就可以进群,江家粉不要进来,否则骂死你

孤独的流浪者

山不就我,我就山!既然改变不了环境,那就去适应环境。

山不就我,我就山!既然改变不了环境,那就去适应环境。

星空凛凛夜

为了你

为了你,我丢弃了盔,卸下了甲,磨去了刃的锋芒,又因为你,我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龙魂苏醒,我隐于黑暗,将对你的喜欢埋葬在法阵深处……


为了你,我丢弃了盔,卸下了甲,磨去了刃的锋芒,又因为你,我终于放下了,心中的龙魂苏醒,我隐于黑暗,将对你的喜欢埋葬在法阵深处……

 

易小桥

三毒圣手飞升了(八)

*这章可能对蓝二哥哥有些不太友好哟

*不拆忘羡,羡澄纯兄弟情

*虽然蓝大没上线,但是本文是曦澄!曦澄!曦澄!灰常坚定!!!

*以下正文

这厢,魏无羡悠悠转醒已到了戌时末了,天色昏沉。

经过一下午的酝酿,事情已经转变成了,

震惊!某鬼道大佬携其道侣偶遇昔日同门师弟竟做出这样的事!

当新欢遇上旧爱,看三毒圣手如何做的!

午后酒家为何频频传出争吵声?一场离奇的相遇为何双方大打出手不欢而散?这究竟是感情的破裂还是缘分的纠葛?欢迎收听今日百晓生说书,夷陵老祖和三毒圣手不得不说的事。

魏无羡满头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瞧了瞧旁边从深秋到寒冬的某人,又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自己的腰,直觉告诉他,...

*这章可能对蓝二哥哥有些不太友好哟

*不拆忘羡,羡澄纯兄弟情

*虽然蓝大没上线,但是本文是曦澄!曦澄!曦澄!灰常坚定!!!

*以下正文

这厢,魏无羡悠悠转醒已到了戌时末了,天色昏沉。

经过一下午的酝酿,事情已经转变成了,

震惊!某鬼道大佬携其道侣偶遇昔日同门师弟竟做出这样的事!

当新欢遇上旧爱,看三毒圣手如何做的!

午后酒家为何频频传出争吵声?一场离奇的相遇为何双方大打出手不欢而散?这究竟是感情的破裂还是缘分的纠葛?欢迎收听今日百晓生说书,夷陵老祖和三毒圣手不得不说的事。

魏无羡满头黑线,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瞧了瞧旁边从深秋到寒冬的某人,又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自己的腰,直觉告诉他,要遭!

蓝忘机牵着魏婴回了云深不知处,虽然传言很不好听,但是他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从某个层面来说江澄这是第二次救了魏婴,上次的金丹续了他的命,这次虽说魏婴挨了一鞭却也灭了藏在身体里的邪祟。

魏婴修鬼道,虽说现在已得金丹却还未真正适应这具身体,鬼道本就有损心性,邪祟趁虚而入难免会走火入魔。但是这个方式他仍是不喜,他完全可以渡化魏婴体内的东西却非要采取这种方式伤害魏婴,果然,对于江晚吟的为人他还是无法苟同。

躺在静室的床上,此时床上的人并没以往的热情,两人并排躺着,室内安静的连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听得清,倒也应了这静室的名儿。

蓝忘机体谅道侣的身体状况决定休战一日,加上今日魏婴在酒楼入魔时看江澄的神情,让他仿佛看到了血洗不夜天时的魏婴,那个从头到尾只愿意施舍他一个“滚”字的夷陵老祖魏无羡。他从心里莫名的感到了一丝恐慌,他在害怕,所以他更不愿意去强迫他,他想等他主动,然而身旁的人并没有察觉到他的想法。

白日里江澄与那位青衣人的相处确实刺激到了魏婴,记忆里熟悉的语气,相同的神情,都令他十分怀念。曾经,江澄的这些情绪都是属于他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然而,现在坐在他身旁的人却不再是他了。随着金丹与身体相互融合,从前许多他不曾想起的事逐渐在他的脑海中清明了起来,那个占据他人生二分之一的少年也从阴毒狠辣的三毒圣手变成了明朗的江晚吟。

重生之后的他不愿意见江澄,道听途说了江澄在他身亡这些年里的所作所为,他便一心一意的将他定成了三毒圣手,看吧!江澄他并不欢迎我,他厌恶我所以连与我修相同鬼道的人抽的魂飞魄散,我如何再敢出现在他面前?
其实,他心里最是清楚,并不是这样的,只是因为江澄这个人,他就是我魏无羡满身罪孽的罪证啊!江澄的存在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他,慈爱的江叔叔,严厉的虞夫人,温柔的师姐,年幼的金凌,还有那个失去双亲和亲姐的江澄,这都是被他毁了的人。

前世所为的每一件事他皆无后悔之意,只是唯有这五人他无法偿还,午夜梦回悔不当初。所以他自毁阴虎符选择了最壮烈的死法,他最后看着江澄那双杏眼再没了一丝光亮时,他又有些后悔了,可是已经晚了,最后他还是伤害了那个少年,用他自己的死,把他逼成了百毒不侵的三毒圣手。

所以当他再次张开双眼的时候,他对于江澄的恐惧达到了巅峰,他害怕面对他,所以他逃,跟着蓝忘机离开。阴差阳错他发现了蓝湛对他的感情,这让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全感,所以他封闭五识,不愿思及前尘往事,只想躲在这个名叫蓝忘机的避风港里。

温宁捅开了金丹一事,说实话,他的内心其实有一些窃喜,看吧!江澄,这都是我为你做过的事,为了你我都可以放弃自己的前途修为,所以你不要恨我,你不该恨我的。可是面对江澄的声声质问,还有江澄猝不及防的眼泪,他再一次慌了神,还是怕,于是他说,不必再提,就当我还江家的。

之后,江澄便真的没在提过,两人照面次数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他便又有些想念少时的时光,性命垂危之际他内心最迫切的愿望还是想要回云梦,回莲花坞。但是他不说,就像上一世在乱葬岗时一样,可能他就是个客死他乡的命罢!谁成想峰回路转,江澄以命移丹将他救了回来,自己却躺在了床上。

他忽然想起来了,原来他之前想做的是避风港啊!他疯狂的想要弥补一些什么,他想见江澄,可是江洄不让他进门,他再也不愿意做出有辱莲花坞的事情,所以他愿意在门外等,等他开门的同时履行一下自己年少时许下的承诺,护着这片云梦大泽,以他微薄的灵力。

再次见到江澄,他从他的神情中明白了,江澄终于如他所愿的,不与他有任何瓜葛了,甚至连眼神也不愿分给他,连称呼也变成了陌生的“魏公子”,真他妈刺耳啊!

所以,事实上他并不愿意与他的师弟真正的两清,可是他的师弟是真的不要他了。

江澄真狠啊!这是他失去意识前最后的想法。

现在,他脑子清醒了不少,一个强烈的想法让他不肯入眠,他不想失去江澄,不想失去占据他生命二分之一的师弟。

江澄会原谅我的,他看起来无情其实心是最软的。

抱着这样的想法,魏婴才浅浅入睡,蓝湛下意识的为他掖了掖被角虚搂着也入了眠。

再说江澄这边,这二人出了酒楼便就在彩衣镇逛开了,什么小吃水果,杂耍玩意儿,筠诏是一个也没放过。

终于,在江澄的怒火值就要到达顶峰时,筠诏本着保命要紧的信条跟着江澄去开了两间上房。这间小店的特色就是楼上为住宿,楼下为茶楼,今夜的说书人请的是江湖上有名的百晓生,不偏不倚讲的偏偏还正就是今日午后云落酒家里三毒圣手巧遇忘羡夫夫的事儿,其中一个主角还正在堂下喝着茶。

江澄握着茶杯的手指隐隐有些发白,想来是忍得辛苦;筠诏憋的面目通红表情狰狞,不敢取笑出声,看起来也很是不易。

在二人面色铁青之下,今天这出“新欢遇旧爱”终于还是顺利讲完了,在此我们还是要衷心感谢一下为艺术献身的筠诏同志,紫青色的小臂都是他为革命胜利做出的卓越贡献,这是颓败的伤口,也是光荣的勋章!(扯远了,绕回来。)

江澄气势汹汹的回了房间,将筠诏狠狠的关在了房门外,并警告他休要踏进他的房门半步!

筠诏一脸茫然,他只是想要与他商量明日回云深不知处的事啊!宝宝委屈,但是宝宝不说,躺在床上咬被角。

幸好还有它,他缓慢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本蓝色封面的书,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我们称之为“姨母笑”。这本书的书名很是与众不同,和他从前看过的所有小话本都不一样,“鬼道大佬与他的冰山老攻”,署名若愚。

江澄很生气,他真的很生气,但这并不是因为别人将他与魏无羡扯在一起的缘故,魏无羡他如今并不在意,但是“新欢”这是什么鬼?!他不过是与筠诏一起去吃个饭而已,这些愚民!思想怎么可以如此污秽!难道两个大男人关系好不再是纯洁的兄弟之情了吗?现今社会要维持一段纯洁的直男友谊就这么难吗?!

说来说去还是怪这该死的魏无羡,自己断袖不说,竟然还如此高调!败坏风气!臭不要脸!妈的死给!

还是要与筠诏保持些距离,以免发生不必要的误会,就这样干!可他竟然还毫不避讳的想进我房?现在这样的形势这种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所以我毅然决然的将他拒之门外。哎~维持直男的友谊太难了!

东十三娘
燕子在看你(。ò...

燕子在看你(。ò ∀ ó。)

燕子在看你(。ò ∀ ó。)

金金
暴风安利这件卫衣!拼色超好看!

暴风安利这件卫衣!拼色超好看!

暴风安利这件卫衣!拼色超好看!

1997.1.5

谁套路的谁??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文,反正将就看吧

小学生文笔。  有很多漏洞     就这样

特别短的小短文

━━━━━━━━━━━━━━━━━━━━━━━


秦霄贤和何九华是在大学认识的。


那个时候秦霄贤二十岁,何九华三十岁。


虽说秦霄贤才20岁吧,但┅抽烟 喝酒 逛夜店啥啥都会了。


①秦霄贤读书那会啊,特别喜欢校外的一个男孩子,打听过后啊,知道那个男孩子叫何九华。每次出去蹦迪的时候总能看到他在外面站着 久而久之便喜欢上了何九华

没过多久啊,何九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被打了

一个人坐在外面很可怜的样子

秦霄贤就买了一堆云南白药去帮他擦

就这样大家...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文,反正将就看吧

小学生文笔。  有很多漏洞     就这样

特别短的小短文

━━━━━━━━━━━━━━━━━━━━━━━


秦霄贤和何九华是在大学认识的。


那个时候秦霄贤二十岁,何九华三十岁。


虽说秦霄贤才20岁吧,但┅抽烟 喝酒 逛夜店啥啥都会了。


①秦霄贤读书那会啊,特别喜欢校外的一个男孩子,打听过后啊,知道那个男孩子叫何九华。每次出去蹦迪的时候总能看到他在外面站着 久而久之便喜欢上了何九华

没过多久啊,何九华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被打了

一个人坐在外面很可怜的样子

秦霄贤就买了一堆云南白药去帮他擦

就这样大家默默的都没有说话

后来他俩就在一起了

但……【何九华永远不知道是秦霄贤找人打的他】


②何九华在外面办事的时候偶然碰见秦霄贤,可以说是一见钟情了吧!知道了他叫秦霄贤,知道他喜欢蹦迪,之后的每一天他都会在校门口等他出去蹦迪,就为了见他一面

有一天何九华突然就被打了

一个人坐在校外装出很可怜的样子

秦霄贤就买了一堆云南白药帮何九华擦,

就这样默默的大家都没有说话,

后来他俩就在一起了

秦霄贤一直以为 何九华不知道人是他叫来的。

但……”我就是喜欢他的傻!”


③刘筱亭表示:他读大学那会很喜欢秦霄贤

有一天秦霄贤让我去打一个也喜欢他的人

随便帮他买些云南白药。

刘筱亭就兴高采烈的去把何九华给揍了一顿

又屁颠屁颠的买了药给秦霄贤

想想打败情敌的激动心情和秦霄贤对他的青睐,

刘筱亭对未来充满了无限遐想。

但.....“刘筱亭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他们就在一起了┅┅

这是为什么呢??


树间

清光

又是用眼过度的一天,在被褥里辗转,忽明忽暗的光线,不停换动的姿势,挑战着我眼睛的接受能力,手中依是紧握着手机。

靠窗的书桌为我挡下来自窗外的亮光,为我留下狭小一片阴影。灵动却又麻木地翻看着手机,为手中的手机思想活跃,摒弃了对外界的感知。

嬉笑着自言自语,眼睛不堪负重,侧头一瞟,肿胀昏重的大脑开始转动,又浪费了一个上午。该停下来了。

我动了动,扭动了身子,转向窗子,视线从被褥向上抬升,一片光亮清晖撒在桌面上,将暗红的书桌调清调暖。反射进我的眼里,那么的柔和似是那从未肯进入我房间的的四月春风。

我惊奇的睁大了眼睛,嘴角不自觉得开始显露笑意,眼睛弯成一弯弦月,视线顺着清晖向上太升,不锈钢后是青林翠竹,环山连...

又是用眼过度的一天,在被褥里辗转,忽明忽暗的光线,不停换动的姿势,挑战着我眼睛的接受能力,手中依是紧握着手机。

靠窗的书桌为我挡下来自窗外的亮光,为我留下狭小一片阴影。灵动却又麻木地翻看着手机,为手中的手机思想活跃,摒弃了对外界的感知。

嬉笑着自言自语,眼睛不堪负重,侧头一瞟,肿胀昏重的大脑开始转动,又浪费了一个上午。该停下来了。

我动了动,扭动了身子,转向窗子,视线从被褥向上抬升,一片光亮清晖撒在桌面上,将暗红的书桌调清调暖。反射进我的眼里,那么的柔和似是那从未肯进入我房间的的四月春风。

我惊奇的睁大了眼睛,嘴角不自觉得开始显露笑意,眼睛弯成一弯弦月,视线顺着清晖向上太升,不锈钢后是青林翠竹,环山连绵。

时间向我问好。

渐道,惭愧,惭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