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泽村一树

1605浏览    39参与
conan_dxf七

泽村x木村rps

真的,10年前刚去日本的时候为什么没人告诉我有这种东西可以吃呢...那样的话我的日语现在一定不只是现在这水平(。

泽村x木村rps

真的,10年前刚去日本的时候为什么没人告诉我有这种东西可以吃呢...那样的话我的日语现在一定不只是现在这水平(。

conan_dxf七

做了一个泽村叔和木村叔在#东京大饭店#グランメゾン東京 宣传期间戏内戏外目前的吃醋合集,我快被甜死了!!!

京野x尾花    泽村X木村

RPS警告依旧。以下言论均为cp脑警告。


戏里:

p1 泽村叔演的京野看到伦子姐姐给尾花做早饭站在一边干瞪眼,第六集我还没看完反正我是默认京野吃醋自己男朋友(or前男友)跟别人打得火热场面。

p2 又有旧相识小姐姐来餐厅工作了并向尾花表白,京野第二次投去‘这女人不简单接近尾花来干嘛的’眼神。两场戏两个別に(没什么)真是酸死我。在此大胆脑补本剧走向跟当年的李狗嗨第二季结局一样!


戏...

做了一个泽村叔和木村叔在#东京大饭店#グランメゾン東京 宣传期间戏内戏外目前的吃醋合集,我快被甜死了!!!

京野x尾花    泽村X木村

RPS警告依旧。以下言论均为cp脑警告。


戏里:

p1 泽村叔演的京野看到伦子姐姐给尾花做早饭站在一边干瞪眼,第六集我还没看完反正我是默认京野吃醋自己男朋友(or前男友)跟别人打得火热场面。

p2 又有旧相识小姐姐来餐厅工作了并向尾花表白,京野第二次投去‘这女人不简单接近尾花来干嘛的’眼神。两场戏两个別に(没什么)真是酸死我。在此大胆脑补本剧走向跟当年的李狗嗨第二季结局一样!


戏外宣传<樱井·有吉夜会>:

p3-4 节目组请来了泽村叔想见的前日本国家运动员,结果小姐姐是为了看木村来的,泽村叔当场懵逼。结果小姐姐还不够,小姐姐的妹妹也是大神粉,大神得意笑抽。

p5 (这里放gif是因为大神实在是太可爱)本以为这一趴已经过去,结果后面企划中轮到大神采访泽村叔,泽村叔见机扭头就撩妹报复。

p6-7-8 一系列事件发酵,被大神凶过之后的泽村叔可怜巴巴的立刻闭嘴太可爱了哭。我错了,下回还敢。

p9 附赠,知道叔会在家自己没事儿拿剃须刀剃头把自己剃成狗啃的大神反应笑死我。


总结:做这种合集感觉自己回到了高中,吃cp使人年轻!

conan_dxf七

打扰了,有人陪我吃这个吗?我简直要哭了。


グランメゾン東京/东京大饭店,京野&尾花,沢村一樹&木村拓哉。


脑补了温柔内敛可靠六岁年上叔x一把年纪了依然傲娇炸毛占有欲过强叔。

我真的可以。

打扰了,有人陪我吃这个吗?我简直要哭了。


グランメゾン東京/东京大饭店,京野&尾花,沢村一樹&木村拓哉。


脑补了温柔内敛可靠六岁年上叔x一把年纪了依然傲娇炸毛占有欲过强叔。

我真的可以。

鏡花水月。

【補回】澤橫、相良x東海林、井山失效的文章鏈結

澤橫:

1)【澤村x橫山】吻痕(Wo Ai Ni的後續)

鏈接


2)【澤村x橫山】理性與氣味

鏈接


3)【澤橫】視線

鏈結


4)【澤橫】橫山裕生日賀文

鏈接


Crossover - 相良x東海林

1)【Crossover/名醫.相良xON.東海林】Weibo總集2

鏈接


澤橫:

1)【澤村x橫山】吻痕(Wo Ai Ni的後續)

鏈接


2)【澤村x橫山】理性與氣味

鏈接


3)【澤橫】視線

鏈結


4)【澤橫】橫山裕生日賀文

鏈接



Crossover - 相良x東海林

1)【Crossover/名醫.相良xON.東海林】Weibo總集2

鏈接


鏡花水月。

來證明一下我沒有棄坑(毆)

好像好久沒回來這裡,爬上來證明一下我還存在和我沒有棄掉這裡(汗)


因為工作方面每天都累到不能言語,也有著各種煩心事情……

但是我還是十分喜愛澤橫和澤橫的各種crossover😊

最近澤村桑在《大叔的愛》裡的角色令我腦內了他和橫子w


寫了好幾篇澤橫的文,希望在短時間內能把他們寫完,之前有位GN點了要看相良x東海林我也會盡快把它寫完的!


最後佔tag一用(毆)。

好像好久沒回來這裡,爬上來證明一下我還存在和我沒有棄掉這裡(汗)


因為工作方面每天都累到不能言語,也有著各種煩心事情……

但是我還是十分喜愛澤橫和澤橫的各種crossover😊

最近澤村桑在《大叔的愛》裡的角色令我腦內了他和橫子w


寫了好幾篇澤橫的文,希望在短時間內能把他們寫完,之前有位GN點了要看相良x東海林我也會盡快把它寫完的!


最後佔tag一用(毆)。

橘子果酱男孩与珍珠戒指女孩

日本人是真爱推理题材啊,《东方快车谋杀案》的经典故事第一夜没有新意,第二夜在三谷手里染上了他独有的味道,可惜有点气质不搭。一些情节牵强了,捅刀子的时候不怕沾上血吗?🔪

日本人是真爱推理题材啊,《东方快车谋杀案》的经典故事第一夜没有新意,第二夜在三谷手里染上了他独有的味道,可惜有点气质不搭。一些情节牵强了,捅刀子的时候不怕沾上血吗?🔪

贵圈真乱
【5047】泽村一树VS吉田钢...

5047】泽村一树VS吉田钢太郎

5047】泽村一树VS吉田钢太郎

鏡花水月。

【澤橫】あなたのせい(都是你的錯)

横山くん,辛苦了!順利完成了後輩們的舞台,真的恭喜、恭喜!

不過穿著Gelato pique這可愛的品牌的女裝出來這點真的太犯規了!希望有雜誌能拍到這幕(淚)要知道這品牌都是很可愛、毛絨絨的啊……

!注意!

文裡澤村桑的設定和現實不一樣,是單身。

不介意的請繼續看。

正文:

  「我回來了。」

  今天難得晚上沒自己的戲份需要拍攝,澤村便買了個兩人份的巧克力蛋糕給的己橫山。

  最近橫山經常在後輩們的舞台劇和自己的舞台劇兩邊跑,而昨天後輩們的舞台劇順利完結了,作為慶祝和對橫山最近忙碌的慰勞澤村決定買巧克力蛋糕。

  為什麼會是巧克力蛋糕,那是因為橫山曾經說過自己很喜歡巧克力。...

横山くん,辛苦了!順利完成了後輩們的舞台,真的恭喜、恭喜!

不過穿著Gelato pique這可愛的品牌的女裝出來這點真的太犯規了!希望有雜誌能拍到這幕(淚)要知道這品牌都是很可愛、毛絨絨的啊……

!注意!

文裡澤村桑的設定和現實不一樣,是單身。

不介意的請繼續看。

正文:

  「我回來了。」

  今天難得晚上沒自己的戲份需要拍攝,澤村便買了個兩人份的巧克力蛋糕給的己橫山。

  最近橫山經常在後輩們的舞台劇和自己的舞台劇兩邊跑,而昨天後輩們的舞台劇順利完結了,作為慶祝和對橫山最近忙碌的慰勞澤村決定買巧克力蛋糕。

  為什麼會是巧克力蛋糕,那是因為橫山曾經說過自己很喜歡巧克力。

  不過今晚好像有點奇怪,平常在自己進到屋內說完「我回來了」沒多久,橫山便會出來迎接自己,但是今晚到自己脫了鞋子他還沒出來。

  就在澤村感到疑惑的時候,內裡穿著一件可愛的T恤,外面搭配著一件不太合身的貼身白色外套,下身穿著毛絨絨的長褲,還有可愛的布質拖鞋的橫山慢慢地走了出來迎接自己。

  「歡、歡迎回來。」橫山滿臉通紅,而且總是別開眼睛不敢和澤村對視。

  望著眼前的橫山,澤村不禁感嘆眼前的這個人也太可愛,貼身的T恤和外套完美地呈現出橫山肌肉分明的身體,雖然是這樣但卻不減橫山的可愛感。

  「很可愛……」澤村不自覺地感嘆出聲。

  「可愛什麼的才不是啦。」聽到澤村的說話,橫山紅著臉頰別開了臉,嘟著嘴說:「這件衣服是為了昨天後輩的舞台劇而買的,只是穿了一次便不穿好像有點浪費,所以便拿來在家穿了……」

  「但是這一身很適合你呢。」澤村微笑地打量了橫山一會,便走到橫山的跟前,在他的耳邊說:「真的很可愛啊~」

  「別在調戲我了,一個快三十八歲的大叔穿成這樣哪來可愛了。」橫山伸手輕打了一下澤村。「這是什麼?」橫山拿過澤村手上的盒子。

  「巧克力蛋糕。你之前不是說過喜歡巧克力的麼?但是為了慶祝你順利完成後輩的舞台劇只買巧克力好像不太好,所以便買了巧克力蛋糕一起吃。」

  「沒想到澤村前輩還記得我說過喜歡吃巧克力。」

  「記得戀人的一切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澤村微笑地看著笑得一臉開心地拿著放了蛋糕的盒子的橫山。

  「謝謝。」被澤村這樣一說橫山的臉更紅,他低著頭,含笑地說。「不過在吃蛋糕之前先吃飯吧,我做了澤村前輩喜歡吃的蕎麥麵。」

   說罷,橫山便拿著盒子向廚房走去,但卻在轉身離開的時候被澤村抓著手腕,橫山驚訝地回頭看向他:「澤村前輩?」

  「能在稍等一會兒再吃飯嗎?」澤村一臉困窘地問道。

  「咦?」

  「我……不小心有反應了。」澤村抓著橫山的手貼著自己的「那裡」。

  手背感受到澤村下半身傳來的熾熱感,令橫山的雙頰再次染紅。

  「有反應了,不是我的錯啊。」澤村靠近橫山,凝視著他眼睛。「吶,在吃飯之前先讓我抱你,可以嗎?」

  「你這個滿腦子都是色情妄想的色情男爵每一次有反應了都是我的錯麼?」橫山用那雙好看的琥珀色眼睛回看著澤村,然後紅著臉輕輕罵道。

  「難道不是嗎?你知道自己有多美、有多可愛麼?但是最要命的是你知道自己有多沒自覺麼?穿著這一身可愛的衣服,還要紅著臉的,是男人也會忍不住吧?!」

  橫山聞言,臉頰更加通紅,「真是的,我說不過你了!在那之前先讓我把蛋糕放回冰箱吧。」

  聽到橫山的回答,澤村勾起一個魅惑的笑容,在橫山的耳邊低聲說:「那我在浴室等你一起洗澡。」

 
 

(完)

 

鏡花水月。

【澤橫】短篇合集

整理一下在微博上寫的東西,因為都是很短的短篇來著,而且也沒特地起標題,所以就整合為一個好了(^^ゞ


最近公司好忙,想寫的東西好多,但是累到完全沒心情去寫……這樣下去真的趕及寫yoko的生日賀文嗎(跪)


好想看澤橫、看他們演過的角色的crossover,也好想聊澤橫和他們的crossover呀(´;ω;`)

但是澤橫和井澤x山內已經有點冷、更別說相良x東海林/相國寺xMac/時矢x夢人(或橫山)……


在看前提醒一下:

文裡的澤村與現實不同,是單身。

請真的能接受才看,不適者恕不負責。


【沢横】/短篇合集

整理一下在微博上寫的東西,因為都是很短的短篇來著,而且也沒特地起標題,所以就整合為一個好了(^^ゞ


最近公司好忙,想寫的東西好多,但是累到完全沒心情去寫……這樣下去真的趕及寫yoko的生日賀文嗎(跪)


好想看澤橫、看他們演過的角色的crossover,也好想聊澤橫和他們的crossover呀(´;ω;`)

但是澤橫和井澤x山內已經有點冷、更別說相良x東海林/相國寺xMac/時矢x夢人(或橫山)……


在看前提醒一下:

文裡的澤村與現實不同,是單身。

請真的能接受才看,不適者恕不負責。



【沢横】/短篇合集

鏡花水月。

【私密公開/澤橫】許されるない恋(不被允許的戀情)

此文為現實向,澤村與以前的文章裡的設定不同,不是單身。

文章設定敏感,不是每個人也能接受,故此文章的鏈結不再公開。

在這裡公開部份預覽,能接受、及有興趣的請私下敲我。


預覽:


——這是一段不該發生的戀情。

然而已經無人能阻止我們內心那份傾瀉而出的情感。

而我們亦無法收回這滿溢而出的感情……——


(略)


他們曾經以為只要在殺青後不再和對方相見,這份感情便能任由時間沖淡,可是上天卻像在給他們開玩笑般,讓他們在京都再次相遇,那份原本以為已經壓抑了的感情一瞬間像打翻了的水般傾盆而出,一發不可收拾。


這是一份不被允許的戀情。


所以他們唯一能做的...

此文為現實向,澤村與以前的文章裡的設定不同,不是單身。

文章設定敏感,不是每個人也能接受,故此文章的鏈結不再公開。

在這裡公開部份預覽,能接受、及有興趣的請私下敲我。




預覽:


——這是一段不該發生的戀情。

然而已經無人能阻止我們內心那份傾瀉而出的情感。

而我們亦無法收回這滿溢而出的感情……——



(略)



他們曾經以為只要在殺青後不再和對方相見,這份感情便能任由時間沖淡,可是上天卻像在給他們開玩笑般,讓他們在京都再次相遇,那份原本以為已經壓抑了的感情一瞬間像打翻了的水般傾盆而出,一發不可收拾。


這是一份不被允許的戀情。


所以他們唯一能做的只有好好的感受著對方的溫度,然後在內心期盼著這一刻能永遠停下。

鏡花水月。

【澤橫】無自覺的戀人

服用前請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和熙的陽光隔著窗簾灑在橫山那陶瓷般的肌膚上,他轉了個身打算靠到身邊人的懷裡卻撲了個空。他睜開惺忪的眼睛,發現身邊人已經不在床上,他看了眼時鐘。

  原來已經這個時間了啊~橫山頂著一頭凌亂的頭髮掀起被子下床,赤裸的身體接觸到空氣頓時感到一陣涼意,他打開衣櫥隨手拿了一件戀人的長袖T恤套在身上便往浴室方向走去。

  把浴室的門拉開一個下半身圍著浴巾,皮膚黝黑、肌肉分明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早安。」

  戀人,澤村聽到他的聲音停下手上的動作回過...

服用前請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和熙的陽光隔著窗簾灑在橫山那陶瓷般的肌膚上,他轉了個身打算靠到身邊人的懷裡卻撲了個空。他睜開惺忪的眼睛,發現身邊人已經不在床上,他看了眼時鐘。

  原來已經這個時間了啊~橫山頂著一頭凌亂的頭髮掀起被子下床,赤裸的身體接觸到空氣頓時感到一陣涼意,他打開衣櫥隨手拿了一件戀人的長袖T恤套在身上便往浴室方向走去。

  把浴室的門拉開一個下半身圍著浴巾,皮膚黝黑、肌肉分明的身影映入他的眼簾。

   「早安。」

  戀人,澤村聽到他的聲音停下手上的動作回過頭來看著他,一瞬間他的眼睛充滿了溫柔。「早安,kimitaka。」

   只有兩人相處的時候才會聽到稱呼,已經四個多月沒在早上聽到澤村這句「早安,kimitaka」了,現在聽到是多麼的令人懷念和喜悅。

  「在剃鬍子麼?我幫你吧。」

  「那就麻煩你了。」

  橫山走到澤村身邊接過他手上的剃鬚刀。在橫山開始動手替澤村剃鬍子時,澤村才發現橫山身上除了穿著自己的長袖T恤之外便什麼都沒有,兩條白花花的大腿大剌剌的暴露在自己眼前。

  面對著這個沒有自覺的戀人,澤村不禁在內心嘆了口氣。

  和橫山一起之後澤村的理性一次又一次的受到考驗,對他來說橫山根本就是一隻不折不扣的小惡魔,只是橫山本人不知道而已。

  澤村伸手圈著橫山的腰際,看著他替自己剃鬍子的專心樣子,長長的眼睫毛隨著每次眨眼而顫動、漂亮的琥珀色眼睛在此時只映照著自己的薄唇和下巴、粉嫩的雙唇沒自覺地微微張開。

  真的令人很想吻上去,然而此刻亂動的話臉上隨時出現一道血痕,所以澤村只能乖乖的什麼都不做。


 
  「剃乾淨了,洗臉吧。」橫山替澤村剃乾淨鬍子後,澤村也沒有意思鬆開圈著橫山腰肢的雙手,反而把臉湊近他。橫山見狀笑著躲開澤村的嘴唇,「真是的,你的臉很髒別這樣。」

  「你都不怎樣長鬍子,我都不能替你剃,所以只能用這方法答謝你了。」

  「行了啦,不用啦,都說了不用了。」

  橫山多次笑著躲開澤村湊過來嘴唇,但最後還是敗給了澤村的那份鍥而不捨。澤村先是像蜻蜓點水般一下、一下地吻著橫山的雙唇,之然他溫柔地覆上橫山的兩片唇瓣,兩人不斷轉換著角度,交換著對方的甜蜜的汁液。

  感覺到橫山開始有點無法呼吸,澤村戀戀不捨的離開他的雙唇,把額頭貼著他的額頭,在無比貼近的距離下欣賞著他喘息的樣子。

  「今天你沒工作,所以待會回家了嗎?」澤村溫柔地輕聲問道。

   「你想我留在你家?」橫山伸手回抱著澤村的頸項,抬眼與澤村四目相視。

  「假如我說想的話,你是不是會留下來?」

  「你想的話,那我就如你所願吧。」橫山勾起一個惡作劇般笑容。

  「還有今夜可以做我家鄉的火鍋麼?我很想念你做的鹿兒島鍋。」

  「可以是可以,但是比起晚餐,你現在想吃什麼早餐?再這樣下去你會遲到的。」

  「隨便做點能下飯的東西好了,還有想喝味噌湯。不過比起這些,」澤村揚起薄唇的嘴角,壓低聲音說:「我現在更想吃你,kimitaka。」

  聞言,橫山的臉頰和耳根立刻紅了起來,他用手輕打了一下澤村,「你這個色情男爵,一大早的便滿腦子都是那種事。放手,我要去做早飯了。」 

  橫山嚷著要澤村放手,但澤村反而越抱越緊。「你這不能怪我呀,你看你自己穿成這樣子不就是在誘惑我麼?你到底是沒自覺,還是故意的呢。」

  「誰會故意穿成這樣了!」橫山滿臉通紅地吐糟著澤村。

  「我想也是呢。戀人沒有自覺可是真的很辛苦的,你知道嗎kimitaka?我的理性快被你磨光了。」澤村把唇湊近橫山的耳邊,低聲說:「不過現在我暫時放過你,今晚回來再把你吃乾抹淨。」

  澤村的話令橫山的臉頰和耳根更紅,他伸手用力推開澤村的胸膛,「快放手!我要去做早飯了!」

  這次澤村真的乖乖地放開雙手讓橫山離開自己的懷抱,看著紅著臉往廚房方向走去的橫山的背影,澤村在心裡默默地對自己說:把欲望化作工作的動力吧!快點拍完今天的份快點回來和他纏綿。


 


陈墨

2018年春季番之未解決の女 警視庁文書捜査官



第八话

泽村一树怎么这么好看啦,满脸机灵一点不油

第七话

我看过谷村美月演不是杀人犯的角色吗,好像没有

第六话

啊这话阵容不就好棒棒



第五话

没能嫁给宫迫桑竟然还觉得有一点可惜【x



第四话

太不能打了,辜负了我对姐姐的期待



第三话

你们警视厅的感情关系真是乱画箭头



第二话

最大牌的当话客串就是boss定律



第一话

比想象中好看一点耶




第八话

泽村一树怎么这么好看啦,满脸机灵一点不油





第七话

我看过谷村美月演不是杀人犯的角色吗,好像没有






第六话

啊这话阵容不就好棒棒





第五话

没能嫁给宫迫桑竟然还觉得有一点可惜【x



第四话

太不能打了,辜负了我对姐姐的期待





第三话

你们警视厅的感情关系真是乱画箭头





第二话

最大牌的当话客串就是boss定律









第一话

比想象中好看一点耶

鏡花水月。

【澤橫】情人節賀文

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有點OOC。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雖然打著情人節賀文,但是已經過了情人節(汗)

文裡有點OOC,請見諒。

以及,有喜歡澤橫的話,可以交流一下呀~


正文:

和澤村一起後,橫山覺得自己越來越奇怪。


明明以前毫不在意著節日,現在卻十分的期盼著、興奮地想著為澤村準備些什麼才好。


在快接近情人節的前一個月,橫山已經決定了親手做巧克力給澤村,在那之後經歷了數次的失敗後,終於成功做出了自己想像的味道和形狀。越接近情人節,橫山便越發緊張但又開心,開心的是他很快便能和澤村見面,緊張的是不知...

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有點OOC。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雖然打著情人節賀文,但是已經過了情人節(汗)

文裡有點OOC,請見諒。

以及,有喜歡澤橫的話,可以交流一下呀~



正文:

和澤村一起後,橫山覺得自己越來越奇怪。


明明以前毫不在意著節日,現在卻十分的期盼著、興奮地想著為澤村準備些什麼才好。


在快接近情人節的前一個月,橫山已經決定了親手做巧克力給澤村,在那之後經歷了數次的失敗後,終於成功做出了自己想像的味道和形狀。越接近情人節,橫山便越發緊張但又開心,開心的是他很快便能和澤村見面,緊張的是不知道澤村喜不喜歡他做的巧克力。帶著這份心情,橫山迎來了今天,可是在早上卻讓他看到了那新聞,令原本緊張又開心的心情一秒間變成一份煩躁感。


就算是現在,他坐在計程車前往澤村所住的酒店途中腦裡想的也全是今天早上的新聞,內心的煩躁感便越發擴大。


搞什麼呀我,像個女人似的!橫山煩躁地抓了抓頭。




按下澤村酒店房間的門鈴,不一會兒那張令他掛念已久的臉便出現在他眼前。


什麼掛念已久,不也就一、兩個月不見而已,怎麼就像一年沒見面似的!橫山在內心吐糟自己。


「很久不見了。」澤村看著橫山勾起一抹溫柔微笑。


這一、兩個月沒見,澤村臉上雖然有點疲累憔悴,但是還是那樣的帥氣。這麼冷的天氣還要經常在外拍攝一定很辛苦……橫山在這樣想著的時候,今早的新聞再次閃過他的腦裡,內心的煩躁感再次浮現。


「什麼很久沒見不就一、兩個月而已。」橫山一邊不留情地吐糟著澤村,一邊走進澤村的酒店房間。


「一、兩個月不能見橫山你對我來說可是很久了呢,你不掛念我麼?」


「我看你這麼的開心哪裡會想念我了,在新聞和報紙裡看你那個開心的樣子完全就比和我一起拍攝時更加開心吧。」橫山把鞋子脫掉換上澤村事前向酒店要來的即棄拖鞋後,把一個小袋子放到桌子上,然後把脫下來的外套掛到牆壁上。


這時,澤村從後溫柔的抱著橫山的腰際,「吃醋了?」


「才沒有。」橫山別開臉回道。


看著橫山的反應,澤村寵溺地一笑。「那個袋子裡的是你親手做的巧克力?」他把視線移向放在桌子上的小袋子。


「對,不過我想你現在應該不需要了,畢竟有人已經送給你了呢,還給你個驚喜呢。」


澤村露出一張果然沒有猜錯的表情--橫山果然是在吃醋,他喜悅地笑著,抱著橫山腰際的雙手收得更緊。「那份驚喜雖然真的令我很開心,但是比起什麼我最想要的就是今天能夠和你在一起渡過,就算沒有禮物、沒有驚喜也不要緊,只要你的人在我身邊就足夠了。而且,今天是我們在一起之後第一次的情人節,我直到今早都在擔心拍攝進度會不會拖到下午呢……」


橫山沒有回話,只是仔細一看他的耳根開始有點微紅。


「吶,橫山,可以餵我吃你親手為我做的巧克力麼?」澤村把下巴擱在橫山的肩膀上,一臉像做錯事的小孩請求原諒般的表情看著橫山。


「那才不是特意為你做的,只是我想吃所以自己親手試做做看,結果做多了而已。還有,要吃你自己吃,我才不要餵你。」雖然看不到橫山的臉,但是能清楚的看到橫山的耳根已經全紅。


「是嗎……那我自己吃了。」澤村嘟著嘴放開抱著橫山腰際的手,走到桌子前。


腰部突然失去了的溫暖令橫山泛起一絲絲的悔恨。


我到底在說什麼,笨蛋!這下子該怎樣和好才好……橫山看著眼前從袋子裡拿出一個小小的心型盒子的澤村,拼命在腦裡思考著該說些什麼才好。


就在這時,澤村從心型盒子裡拿起一顆圓形的黑色巧克力含在嘴裡,然後走到橫山跟前伸手箝著他的下巴,在嘴唇雙貼的同時澤村用舌頭把巧克力送進橫山的嘴裡。面對著突如奇來的吻橫山一時間不知所措,他只能緊閉著眼睛回應著澤村,兩人熾熱地互相纏綿著的舌頭將巧克力溶化,可可的香味在兩人的口腔內迴盪著,但是即使巧克力被溶化了,澤村也沒有放開橫山的意思,他把箝著橫山下巴的手繞到後方按他的後腦勺,令這個吻吻得更深,另一隻空出來的手再次用力抱著橫山的腰部。


在橫山被吻得快喘不過氣時,澤村才意猶未盡地放開他。


看著在自己懷裡低著頭臉頰泛紅地喘著氣的橫山,澤村在他的耳邊小聲說:「巧克力很好吃唷,謝謝你橫山。」


「……都說了不是為你而做的了。」橫山小聲地說。


澤村微笑地凝看了在自己懷裡的橫山一會,伸手輕撫著他的發燙臉頰,「我愛你,橫山。」澤村在橫山的耳邊吐著熱氣地說。


「我也……愛你……」


澤村呼出來的熱氣搔癢著橫山的耳朵,原本便滾燙的耳朵越來越變得熾熱,彷彿被火燒般。


「明天何時回東京了?」


「我晚上才回去。」


「那……要不要再一起品嚐一下你做的巧克力?」澤村在橫山的耳邊小聲地問道。


橫山沒回答,只是在澤村懷裡點了點頭。



兩人第一次迎接的情人節,在一開始雖然帶著點點的酸味,但是在最後卻是比巧克力更加的甜蜜。


(完)

卡斯穆登特

CP内核:内心强大温柔攻X武功高强腹黑受

没有最冷,只有更冷,好像又是二人圈。

特别吃雅人叔温柔系的角色,而且泽村大爷的佐佐木小次郎真的很帅了……查了查时间,万里小路有功和佐佐木小次郎是同时代的!拉郎 is real!

现代里,伦太郎三三的温柔,能完美治愈《绝对零度~未然犯罪潜入搜查》里的井泽桑,井泽桑的极致冷静和清醒,又帅又心疼。


CP内核:内心强大温柔攻X武功高强腹黑受

没有最冷,只有更冷,好像又是二人圈。

特别吃雅人叔温柔系的角色,而且泽村大爷的佐佐木小次郎真的很帅了……查了查时间,万里小路有功和佐佐木小次郎是同时代的!拉郎 is real!

现代里,伦太郎三三的温柔,能完美治愈《绝对零度~未然犯罪潜入搜查》里的井泽桑,井泽桑的极致冷静和清醒,又帅又心疼。



鏡花水月。別站

整理一下澤村和yoko甜蜜的小插曲(不)

- yoko經常在雜誌和電視的訪問裡說澤村很帥氣、很有魅力。在絕對零度的特典訪問裡,yoko說作為同樣的男性,他覺得澤村果然很帥氣。

- 同樣是特典的訪問,yoko說澤村總是說做不到,但結果一下子卻做到了,太狡猾了。

- 特典裡選喜歡的場景,yoko大部份都是選澤村的場景。

- 澤村有一種令人想跟隨著他的感覺

- 以自己喜歡的龍珠角色悟空來形容澤村他

- 澤村的下流段子總是令yoko大笑

- 對兩人來說對方都是很重要(存在が大き)。工作人員對澤村說「橫山君,也說過澤村很重要」,澤村說聽到他這樣說,他覺得很開心。

- 不能一起去吃飯的澤村,yoko打視訊電話給他,然後連上了之後隔空...

- yoko經常在雜誌和電視的訪問裡說澤村很帥氣、很有魅力。在絕對零度的特典訪問裡,yoko說作為同樣的男性,他覺得澤村果然很帥氣。

- 同樣是特典的訪問,yoko說澤村總是說做不到,但結果一下子卻做到了,太狡猾了。

- 特典裡選喜歡的場景,yoko大部份都是選澤村的場景。

- 澤村有一種令人想跟隨著他的感覺

- 以自己喜歡的龍珠角色悟空來形容澤村他

- 澤村的下流段子總是令yoko大笑

- 對兩人來說對方都是很重要(存在が大き)。工作人員對澤村說「橫山君,也說過澤村很重要」,澤村說聽到他這樣說,他覺得很開心。

- 不能一起去吃飯的澤村,yoko打視訊電話給他,然後連上了之後隔空一起吃飯(當時其他未犯組成員也在)。

- 一起喝酒喝到凌晨3點左右,隔天澤村早上5時左右有工作,yoko擔心他便跟著一起去工作現場

- 拍攝幾個月而已,yoko對於澤村喜歡吃什麼意外地比其他人清楚

- 宣傳電影「累」時被問假如有那支塗了之後再吻對方,便能換成對方的臉的口紅想變成誰的樣子,yoko答澤村,說澤村有著那麼男前的樣子卻自然地說出下流段子。

這個星期日將會播出的行列のできる法いつ相談所,yoko羨慕的對象是:連續劇共演者S和なにわ男子,那個連續劇共演者S很明顯就是Sawamura(澤村)呀😂

鏡花水月。

【澤村x橫山】短篇(二)

最最最最甜的一篇文(本社自我比較)w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在WB寫文,其實還有一篇現實向的澤橫,由於是現實向所以不發出來,有興趣想看現實向的澤橫的話請私下戳我(大概是沒有)


然後發現澤橫的tag全部都是我😂這裡有沒有人喜歡澤橫呀……好想找人交流一下w


PS.提問箱(歡迎提問):https://peing.net/zh-TW/ellie1026?event=0


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天氣變冷了,不立刻吹乾頭髮會感冒的哦」澤村把兩杯冒著熱氣的熱可可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繞到剛洗完澡...

最最最最甜的一篇文(本社自我比較)w

最近不知道為什麼總是在WB寫文,其實還有一篇現實向的澤橫,由於是現實向所以不發出來,有興趣想看現實向的澤橫的話請私下戳我(大概是沒有)


然後發現澤橫的tag全部都是我😂這裡有沒有人喜歡澤橫呀……好想找人交流一下w


PS.提問箱(歡迎提問):https://peing.net/zh-TW/ellie1026?event=0


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天氣變冷了,不立刻吹乾頭髮會感冒的哦」澤村把兩杯冒著熱氣的熱可可放在沙發前的茶几上,繞到剛洗完澡坐在沙發看著手機的橫山背後替他抹乾頭髮。
  「嗯,等會便去吹。」橫山眼睛看著手機,頭也不抬地說。
  澤村嘆了口氣,「別顧著沒電話啦~」
  「我在回覆成員在群組裡的訊息啦,在說來年開不開個忘年會。」
  「忘年會,不錯呢。雖然我也很想參加,不過我還是不要去打擾你們了。」
  「為什麼?成員們也知道我和你的事情到,沒必要有所避忌呀」橫山仰頭看向澤村。
  「因為那是橫山和你最喜歡的弟弟們聯絡感情的時間,我不想打擾你們。」澤村說完彎下身輕吻了一下橫山的額頭。「這裡沒有插座進房間我替你吹頭髮吧~」
  「不,我自己來就行了。」橫山把最後幾個字打完後放下手機站起來。
  「行了啦,過來吧。」
  澤村牽著橫山的手走進臥室,讓橫山坐在床邊,自己則拿過吹風機開始替他吹髮。
  「總覺得很害羞,還是我自己來吧。」橫山伸手想搶過吹風機,但被澤村怕掉。
  「偶爾像這樣也不錯啊,這也算是戀人之間的情趣?我可是一直也想這樣做,但是橫山你每次都洗澡後直接吹髮,完全沒機會。」澤村一臉可惜的樣子。
  「情趣這個字從你口中說出來好像在說色情的事似的。」
  「啊!橫山你這是想做色色的事情了?」澤村故意壓低聲音在橫山耳邊。
  澤村的話,令橫山的臉頰開始泛起微紅,為了掩飾自己的害羞,橫山笑著說:「才不是啦!」
  「咦~太可惜了~」
  「有什麼可惜的啦!」
  「好了,吹乾了!」
  澤村拿起剛才放在床邊櫃子上的梳子替橫山整理頭髮,突然橫山覺得不對勁開口說:「等等,我要梳中分。」
  「但是分側邊好像更適合你?」
  「是麼?」
  「嗯!」
  「分側邊的話總覺得山內的感覺又回來了似的。」
  「說起來就是山內這角色,令我們相遇了的。」把吹風機放在床邊的櫃子後,澤村坐到橫山的旁邊湊上臉,在唇與唇快要碰上那刻,澤村輕聲問:「來接吻可以麼?」
  「可以哦,但是只是接吻而已。」
  「我待會在接吻時有反應了怎麼辦了?」澤村一臉無辜的表情看著橫山。
  「誰管你了,自己去洗手間解決吧。」橫山笑著說。
  「橫山你太過份了,我要懲罰你。」
  澤村話音一落便覆上橫山的雙唇,他的舌頭沒有任何阻隔的探進橫山的口腔,他故意用舌尖不斷摩擦著橫山的上顎,一陣酥麻感從橫山背部攀升而上。感覺到橫山被吻得逐漸失去力量,澤村把他推倒在床上,伸手探進他的T恤裡,而剛才說著只是接吻而已的橫山,也同時伸手探進澤村的衣服裡撫摸著他健碩的背部。

  真是的,橫山裕根本就是個小惡魔,剛才說著只接吻,現在他卻在自己的背部有意無意地挑逗著他。
  「今夜絕對不會讓你睡的。」

(完)

鏡花水月。

【澤村x橫山】短篇(一)

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最近和澤村想要見面也很難。
  橫山和澤村各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但慶幸的是兩人身處的地方只需要一小時左右的車程便能到達對方那裡,橫山有想過自己去京都那裡找澤村,可是澤村一聽到他的這個要求立刻在電話那邊大聲地拒絕--
  「不行!橫山你經常東京、大阪兩邊走了,我不要讓你這麼操勞!」
  「什麼操勞,我可是有很多精力和體力才不怕呢~」橫山在電話旁嘟著嘴不滿地說。
  「就是因為你有很多精力和體力,我怕自己忍不住對你出手了,隔天你便要拖著腰痛坐新幹線回去。我不要看你這麼辛苦!」
  ...

注意:

這篇文是澤村x橫山,以及這篇文裡澤村的設定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輕按右上方的叉叉。







  最近和澤村想要見面也很難。
  橫山和澤村各有自己的工作要忙,但慶幸的是兩人身處的地方只需要一小時左右的車程便能到達對方那裡,橫山有想過自己去京都那裡找澤村,可是澤村一聽到他的這個要求立刻在電話那邊大聲地拒絕--
  「不行!橫山你經常東京、大阪兩邊走了,我不要讓你這麼操勞!」
  「什麼操勞,我可是有很多精力和體力才不怕呢~」橫山在電話旁嘟著嘴不滿地說。
  「就是因為你有很多精力和體力,我怕自己忍不住對你出手了,隔天你便要拖著腰痛坐新幹線回去。我不要看你這麼辛苦!」
  被澤村這樣一說,橫山的臉頰微紅,「……你也這樣說了,那我只能你等過來。但是這樣你會很辛苦……」
  「能和你見面再辛苦也不怕。」澤村溫柔地說,就算看不到對方的表情,橫山也能感覺到澤村此刻勾出一抹溫柔的笑容。




  忙碌的日子一直持續著,這天澤村在下午時份已經拍攝完當天的戲份,明天早上又沒有拍攝,便坐新幹線去找橫山。
  兩人在外面吃過晚飯後回到酒店,先洗完澡的澤村戴著黑色粗框眼鏡坐在放了兩張床的偌大房間裡的其中一張床上看著小說,這時剛洗完澡穿著一身居家服的橫山坐到澤村的旁邊,伸手圈著他肩膀,把額頭抵在他的肩上。
  橫山突如其來的動作,澤村露出一臉的寵溺,他微笑地說:「怎麼突然撒起嬌來了?」
  「最近都不能經常和澤村前輩,總覺得很寂寞。假如能一直和澤村前輩一起工作便好了……」
  「你可是個偶像來著,說這種任性可以麼?」澤村含著笑意伸手輕撫著橫山那濕漉漉的頭髮。「來,我替你吹乾頭髮,然後一起睡覺吧。」
  橫山點了點頭,收回圈著澤村肩膀的雙手坐在床上等著澤村拿過吹風機。
  把吹風機接駁上電源後,澤村一邊輕輕撥弄著橫山的頭髮,一邊用暖風吹拂著他的髮絲,而橫山則是坐在床邊靜靜地感受著吹風機吹來的暖意和澤村的溫柔。
  將橫山的髮絲吹乾後,澤村走到放了一面鏡子的櫃子前,打算將使用完的吹風機放回原本位置時,橫山從後抱著他。
  「我還不想睡。」
  「橫山你不累麼?」澤村看著鏡子的倒映,橫山把半張臉埋他的肩膀,抬眼看著鏡子裡的他。
  「你知道我有著很多精力的。」橫山把抱著澤村的腰的雙手收緊,帶著一點點害羞地說:「讓我替澤村前輩你……充電吧。」
  橫山最後句話令澤村腦內瞬間當機,「不,等等,橫山你知道你在說什麼麼?我是沒關係,但是你明天要去看後輩的演唱會呢!」
  「不要緊,後輩的演唱會在下午,我明天早上在床上躺一會再去便行。」
  「不行,不行!你這樣會很辛苦的!」
  「更加辛苦的是你才對,每天在外景拍攝這麼辛苦,還要在這麼緊湊的行程裡過來找我,而我卻什麼都沒為你做過……」
  「橫山……」
  「我現在唯一能為你做的,也只有『那個』而已。所以……讓我替你充電吧……」橫山說著說著,害羞得把臉在澤村的肩膀。
  眼前的戀人真是個可愛的人。澤村在內心這樣想著的同時,臉上露出喜悅的笑容。
  「那麼今晚我是不是只需要坐在床上,等你來主導?」
  「……澤村前輩想這樣的話,我也可以的。」
  「一次而已,我不想你太操勞。」
  嘴上雖然是這樣說,但是澤村內心對自己的理性並沒有信心,遇上了橫山之後他的理性已經不知道飛去了哪兒了。




(完)

鏡花水月。

【澤村x橫山】Weibo log x2

把在WB上寫的比較完整的兩篇澤橫整合一下發上來😊

(在WB上其實也有寫這兩位的Crossover,不過就不發了ww 有興趣的人就請敲我私信吧w)


注意:

文裡的澤村皆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按叉離開。


(一)

某個音樂節目的直播完結回到休息室的六人各自換回自己的私服,坐上經理人準備好的車子回到酒店,橫山一踏進自己的房間,手機便震動了起來。

把手機拿出來,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橫山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辛苦了~直播我在拍攝現場看了,很棒呢!」一接起電話,橫山喜歡的那把低沉好聽聲音便響起。

橫山一邊拿著手機,一邊脫掉鞋子,把背包放在椅子後坐在桌上看著窗外的景...

把在WB上寫的比較完整的兩篇澤橫整合一下發上來😊

(在WB上其實也有寫這兩位的Crossover,不過就不發了ww 有興趣的人就請敲我私信吧w)


注意:

文裡的澤村皆和現實不同,是單身!

不接受者請按叉離開。



(一)

某個音樂節目的直播完結回到休息室的六人各自換回自己的私服,坐上經理人準備好的車子回到酒店,橫山一踏進自己的房間,手機便震動了起來。

把手機拿出來,看到螢幕上顯示的名字橫山臉上露出幸福的微笑。

「辛苦了~直播我在拍攝現場看了,很棒呢!」一接起電話,橫山喜歡的那把低沉好聽聲音便響起。

橫山一邊拿著手機,一邊脫掉鞋子,把背包放在椅子後坐在桌上看著窗外的景色。「謝謝你,澤村前輩。不過和我比起來,你那邊拍攝更辛苦吧……」

「的確很辛苦,但是看到橫山君努力的身影,就覺得不努力不行。」雖然澤村的聲音聽起來一點都不疲累,但是這不過是不想讓他擔心吧,這一點橫山很清楚的知道。

「澤村前輩……」

「嗯?」

「……我愛你。」

「咦?……突然怎麼了?」

「……聽說這樣可以給疲累的人一點點的動力。」

橫山說完之後,自己和澤村都不禁笑起來。在那之後兩人沒有再說話,數秒後,橫山開口說:「澤村前輩會來嗎?18號的凱旋公演。」

「嗯,會去呀,不過是去演唱會的後台呢,因為那天拍攝完了之後再去大阪已經很晚了,只能去後台找你~吶,橫山,」澤村壓低一點點的聲音說:「我很想快點見你呀。」



(二)

「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啊~很香啊,在煮什麼?」


剛回到家澤村把袋子放在客廳的沙發上後,來到廚房從後抱著卷起居家服袖子在做菜的橫山。

最近他們能這樣見面的機會很少,澤村為了拍攝新劇一直留在京都,而橫山則是東京和大阪兩邊忙,雖然橫山為了後輩偶爾會在大阪逗留好幾天,但是作為大人他們卻不能任性地不顧一切去和對方見面。


今天橫山在東京的工作提早完結了,澤村的戲份也在下午拍攝完成,而且明天因為要剪輯編修劇集整個劇組人員放一天的休假,他才能像現在這樣回到東京和橫山見面。


「九州當地的火鍋,澤村前輩喜歡吃麼?」


「只要是橫山做的,我什麼也喜歡。說起來,你做過多少次這個給你的那樣同期的朋友了?」


「澤村前輩也知道那件事了?」


「有你訪問的雜誌、新聞和節目我可是都有好好看的。」


「我該說謝謝麼?」橫山笑著說。「只是做過幾次而已。」


「唔~吶,橫山,把你煮過給任何人吃東西都煮一遍給我吃可以麼?」


「你這是怎麼了?」


「對不起呢,我吃醋了。」


「真是的~我知道了,只要有機會就做給你吃是了。」


「謝謝你,橫山。」澤村親了一下橫山的臉頰。



【以上】

鏡花水月。

【Crossover/名醫.相良xON.東海林】WB總集

把在最近在WB上寫的東西總匯一下(WB名恕不公開),澤村桑飾演的相良醫生那種壞壞的感覺忍不住想把他和ON的東海林拉在一起🙈


有興趣的↓

連結

把在最近在WB上寫的東西總匯一下(WB名恕不公開),澤村桑飾演的相良醫生那種壞壞的感覺忍不住想把他和ON的東海林拉在一起🙈


有興趣的↓

連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