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洗剪吹

1331浏览    260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1-27 21:48
独角兽

水中的珍珠公主

很久没更新LOFTER了~实在太忙了,有时间慢慢还债中

出镜 @-谢安然- 

水中的珍珠公主

很久没更新LOFTER了~实在太忙了,有时间慢慢还债中

出镜 @-谢安然- 

大维
日落巴黎 夕阳余辉给天空披上...


日落巴黎


夕阳余辉给天空披上蝉翼般的光彩。云朵被染上金辉,像少女一样姗姗而行,渐渐包围着埃菲尔铁塔。天边飘着的那几块白云,宛如鲜艳夺目的彩缎,装饰着粉色的天空。巴黎这时候,是最安静也是最美丽的。 


图:大维

拍摄地:法国巴黎蒙帕纳斯大厦



日落巴黎


夕阳余辉给天空披上蝉翼般的光彩。云朵被染上金辉,像少女一样姗姗而行,渐渐包围着埃菲尔铁塔。天边飘着的那几块白云,宛如鲜艳夺目的彩缎,装饰着粉色的天空。巴黎这时候,是最安静也是最美丽的。 


图:大维

拍摄地:法国巴黎蒙帕纳斯大厦


大维


雪夜色达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仓央嘉措


# 我在炎热的夏天做起了冬天的梦 #


图:大维

拍摄地:川西色达五明佛学院



雪夜色达

 

我问佛:为什么总是在我悲伤的时候下雪

佛说:冬天就要过去,留点记忆

我问佛:为什么每次下雪都是我不在意的夜晚

佛说:不经意的时候人们总会错过很多真正的美丽

我问佛:那过几天还下不下雪

佛说:不要只盯着这个季节,错过了今冬

 

--仓央嘉措


# 我在炎热的夏天做起了冬天的梦 #

 

图:大维

拍摄地:川西色达五明佛学院


摄影师陶羽

阿默斯福特


由鹿特丹前往恩斯赫德中途停车休息时偶然撞进了这里,

在游客中心询问得知它曾是十二世纪时的城堡,运河环绕着老城,

城内没有高楼,两圈幽静的小巷环抱着热闹的中心广场,

商业街和运河支流穿过圆心纵横交织成了这一幅优雅而古老的画卷。


行走在路上,总有美好,不期而遇。


荷兰其他文章请点击:

羊角村:愿这一份耕耘永世流淌

白城索恩:笑看风雨过,不觉已白首

风车村,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羊角村、格罗宁根:初见荷兰


阿默斯福特


由鹿特丹前往恩斯赫德中途停车休息时偶然撞进了这里,

在游客中心询问得知它曾是十二世纪时的城堡,运河环绕着老城,

城内没有高楼,两圈幽静的小巷环抱着热闹的中心广场,

商业街和运河支流穿过圆心纵横交织成了这一幅优雅而古老的画卷。


行走在路上,总有美好,不期而遇。


荷兰其他文章请点击:

羊角村:愿这一份耕耘永世流淌

白城索恩:笑看风雨过,不觉已白首

风车村,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羊角村、格罗宁根:初见荷兰


大维


千年的诗集  •  黄姚古镇

 

有人曾这样形容:“黄姚古镇如同一本千年的诗集,被人遗忘在图书馆僻静的书架上,当人们不经意地走过,翻开这美丽的篇章,古朴而优雅的格调立即征服了人的心。”质朴的黄姚,骨子里透露着天然去雕饰的清秀,油亮的石板路、斑驳的墙面、八百年的古榕树、世代生活的老人…在这里,每时每刻都能看见时光刻下的印记。入夜的古巷,巷弄里昏黄的灯笼映衬着青砖黛瓦,彷佛瞬间穿越在千年前的明清旧梦里……


图:大维

拍摄地:广西贺州黄姚古镇



千年的诗集  •  黄姚古镇

 

有人曾这样形容:“黄姚古镇如同一本千年的诗集,被人遗忘在图书馆僻静的书架上,当人们不经意地走过,翻开这美丽的篇章,古朴而优雅的格调立即征服了人的心。”质朴的黄姚,骨子里透露着天然去雕饰的清秀,油亮的石板路、斑驳的墙面、八百年的古榕树、世代生活的老人…在这里,每时每刻都能看见时光刻下的印记。入夜的古巷,巷弄里昏黄的灯笼映衬着青砖黛瓦,彷佛瞬间穿越在千年前的明清旧梦里……

 

图:大维

拍摄地:广西贺州黄姚古镇


摄影师陶羽

峡谷上的弗里堡(上)


弗里堡(Fribourg)是位于瑞士西北部伯尔尼与洛桑之间的一座中世纪小城。橙色的屋顶、褐色的墙壁、宽阔的街道、起伏的地势。弗里堡建在一条优美的峡谷之上,萨林河(sarine)蜿蜒于谷底流过,老城区位于低谷地区,近代建筑则多处于两侧海拔百余米的高原之上。弗里堡于一一五七年建城,现在的老城区有众多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哥特式建筑,包括十三世纪的天主教教堂、十二到十四世纪的城门、塔楼、各种雕塑、喷泉和拱桥。拱桥有十几座,横跨萨林河峡谷,每一座桥上都有不错的景色。


其实保存完好的中世纪老城在欧洲并不少见,瑞士却不多,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古城区,在一个不见经传的地方出现更是令...

峡谷上的弗里堡(上)


弗里堡(Fribourg)是位于瑞士西北部伯尔尼与洛桑之间的一座中世纪小城。橙色的屋顶、褐色的墙壁、宽阔的街道、起伏的地势。弗里堡建在一条优美的峡谷之上,萨林河(sarine)蜿蜒于谷底流过,老城区位于低谷地区,近代建筑则多处于两侧海拔百余米的高原之上。弗里堡于一一五七年建城,现在的老城区有众多保存完好的中世纪哥特式建筑,包括十三世纪的天主教教堂、十二到十四世纪的城门、塔楼、各种雕塑、喷泉和拱桥。拱桥有十几座,横跨萨林河峡谷,每一座桥上都有不错的景色。


其实保存完好的中世纪老城在欧洲并不少见,瑞士却不多,尤其是如此大规模的古城区,在一个不见经传的地方出现更是令人耳目一新。弗里堡还有很多特别之处,比如城市内所有人行道都不设红绿灯,任何时间皆以人行优先,即使在市中心的主路上亦如此,如此安排可能是因为城市本身人口不多。因为人口不多,有些街道就显得特别高冷,可往往这些没什么人的街道隔壁便又是热闹的集市。弗里堡主教座堂(St-Nicolas cathedral)处于几条比较安静的街道的交汇处,在教堂的塔楼顶上可以俯瞰整座城市。这次初秋的瑞法之行共登上了三个教堂塔楼,这座是让我感觉最高最累的,然而景色也是最惊喜最享受的。

大维
升腾 一定是有人 不小心 打...


升腾


一定是有人

不小心

打翻了颜料瓶

铺洒了画布

一定是有人

松开手中线

放飞了气球

填满了天空


图:大维

拍摄地:土耳其卡帕多奇亚格雷梅小镇



升腾


一定是有人

不小心

打翻了颜料瓶

铺洒了画布

一定是有人

松开手中线

放飞了气球

填满了天空


图:大维

拍摄地:土耳其卡帕多奇亚格雷梅小镇


焖烧驴蹄

茫崖艾肯泉,戈壁滩中的恶魔之眼,不知道在这里翻涌了多少年。经过一番波折来到这里。无人机飞上去,一开始发现它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之眼的形状,再高一点,哎?是一个大嘴鸟的脑袋,再高一点,不得了,矿物质含量极高的泉水把周围的土地染成金黄,就是一只展翅欲飞的火凤凰的形状啊!


今天我的无人机炸鸡了,拿不回来。


我不是有钱人,我本来只是个普通的IT男,在一个尴尬的年纪辞掉了工作,做一个自由摄影师,我只是想多创作点内容分享给更多人,所以狠心也要买器材。


好吧,实在拿不回来,我还有一台相机,一部手机。算是返璞归真么?

茫崖艾肯泉,戈壁滩中的恶魔之眼,不知道在这里翻涌了多少年。经过一番波折来到这里。无人机飞上去,一开始发现它就是传说中的恶魔之眼的形状,再高一点,哎?是一个大嘴鸟的脑袋,再高一点,不得了,矿物质含量极高的泉水把周围的土地染成金黄,就是一只展翅欲飞的火凤凰的形状啊!



今天我的无人机炸鸡了,拿不回来。


我不是有钱人,我本来只是个普通的IT男,在一个尴尬的年纪辞掉了工作,做一个自由摄影师,我只是想多创作点内容分享给更多人,所以狠心也要买器材。


好吧,实在拿不回来,我还有一台相机,一部手机。算是返璞归真么?

大象的戒指·FoPoTo
鲜花、毡房和草原 摄于特克斯县...

鲜花、毡房和草原

摄于特克斯县城附近的一个叫阿克塔斯的地方

鲜花、毡房和草原

摄于特克斯县城附近的一个叫阿克塔斯的地方

大维


当夜空开满了鲜花【 II 】


当夜空开满了鲜花,烦恼就会随着烟花烟消云散。


@2019年澳门烟花汇演第二场葡萄牙和韩国篇


图:大维

拍摄地:澳门小潭山山径平台


当夜空开满了鲜花【 II 】


当夜空开满了鲜花,烦恼就会随着烟花烟消云散。


@2019年澳门烟花汇演第二场葡萄牙和韩国篇


图:大维

拍摄地:澳门小潭山山径平台

大维


将心遗落在青海【 Ⅵ 】


有人说:中国有这么一个地方,既能治好西藏的病,也能治好新疆的毒。这个地方,叫做青海。如果用“神秘”来诠释一种美,那这个地方,叫青海大柴旦。七月,我想念青海了。


图:大维

拍摄地:青海大柴旦翡翠湖、冷湖五号基地、南八仙魔鬼城、鄂博梁山雅丹等地



将心遗落在青海【 Ⅵ 】


有人说:中国有这么一个地方,既能治好西藏的病,也能治好新疆的毒。这个地方,叫做青海。如果用“神秘”来诠释一种美,那这个地方,叫青海大柴旦。七月,我想念青海了。

 

图:大维

拍摄地:青海大柴旦翡翠湖、冷湖五号基地、南八仙魔鬼城、鄂博梁山雅丹等地


摄影师陶羽

笑看风雨过,不觉已白首


纯白的颜料,抹去了曾遭到战争破坏而脏乱不堪的过往。现在的它,远离尘世的喧嚣,也看淡了所有的烦恼与忧愁。如果世上有一片净土,能让你感受到纯白的美,不妨来到荷兰南边的索恩小镇,坐在温暖的石子路上,闭上双眼,细细咀嚼这里简单的生活和淡淡的惊喜。不用担心会妨碍过往行人,因为这里的居民也大多是白头发的老人,和这清风一样温婉和“缓慢”。不知道他们年轻时是不是也居住在这白城里?然后和爱人一起,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 于荷兰,索恩(Thorn)

笑看风雨过,不觉已白首


纯白的颜料,抹去了曾遭到战争破坏而脏乱不堪的过往。现在的它,远离尘世的喧嚣,也看淡了所有的烦恼与忧愁。如果世上有一片净土,能让你感受到纯白的美,不妨来到荷兰南边的索恩小镇,坐在温暖的石子路上,闭上双眼,细细咀嚼这里简单的生活和淡淡的惊喜。不用担心会妨碍过往行人,因为这里的居民也大多是白头发的老人,和这清风一样温婉和“缓慢”。不知道他们年轻时是不是也居住在这白城里?然后和爱人一起,走着走着就白了头。


-- 于荷兰,索恩(Thorn)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