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冰河

28.3万浏览    13801参与
居然

【冰秋】曜日冰河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题记

洛冰河很喜欢冬天,尤其是雪封千里、冰冻三尺的寒冬。

洛冰河是在冬天出生的,母亲为他取名冰河。据说是因为那天霜河冷落,寒冰刺骨。可能在旁人眼里,这个名字没什么意义,只不过是恰好看了一眼旁的东西,就随口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可洛冰河不这么想。自小就挨饿受冻、排挤欺凌、丧母嘲弄,洛冰河觉得自己这个名字特别适合自己。

身如玄冰,心似凉河。

按照常理,处在冰天雪地里的人应该会特别渴望温暖,不然怎么会有“雪中送炭”。腹中饥饿之人应该会...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         ——题记

洛冰河很喜欢冬天,尤其是雪封千里、冰冻三尺的寒冬。

洛冰河是在冬天出生的,母亲为他取名冰河。据说是因为那天霜河冷落,寒冰刺骨。可能在旁人眼里,这个名字没什么意义,只不过是恰好看了一眼旁的东西,就随口起了这么一个名字。

可洛冰河不这么想。自小就挨饿受冻、排挤欺凌、丧母嘲弄,洛冰河觉得自己这个名字特别适合自己。

身如玄冰,心似凉河。

按照常理,处在冰天雪地里的人应该会特别渴望温暖,不然怎么会有“雪中送炭”。腹中饥饿之人应该会特别想要食物,所以“画饼充饥”。

可洛冰河全都反着来了。可能他也声嘶力竭的向别人求救过,努力改变自己谄媚讨好过,满怀希望孜孜以求过,不过,他没有那么好的运气,没有等来好结果。

冰河病了。

雪花纷飞里,他感到很快乐。当面对满目霜白,银装素裹,他觉得,这样的世界才是最干净没有污垢的。干枯的树木,正是经历了浮华之后,才斩断了绿叶的羁绊。

天上总有太阳,冰雪终会消融。洛冰河遇见了沈清秋。

极寒之域,一枝青竹缓慢发芽。那是苍白单调中唯一一抹绿色,唯一一点生机,唯一的唯一。

洛冰河喜欢沈清秋。

喜欢师尊微笑的样子,喜欢师尊安静读书的样子,喜欢师尊倚着床榻小憩的样子,喜欢师尊舞剑的样子,喜欢看着师尊饮酒、喝茶、下棋、说笑,还有不经意的嘟囔抱怨的样子......总之师尊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仿佛是有魔力,吸引着洛冰河不断靠近。

烛火之于飞蛾,清秋之于冰河。

无数次的梦魇纠缠时,洛冰河总会想到沈清秋。温柔的眉眼,轻柔的话语,引导着洛冰河一步步战胜心魔,拥抱血腥昏暗道路尽头的光明。

他是我的人间理想,冰河如是想。

大雪封山,寒冰封河。

一连飘洒了几日的雪花,使时间凝滞,血液凝固。周围安静的让人发慌。其实,寒冬冰雪也并不是那么美好。

冬天的暖阳显得弥足珍贵,洋洋洒洒,照耀整个人间。轻盈而又如利剑的阳光射向结了冰的水面,直入河心,在冰面反射下,发出耀眼的光芒!

傍晚,洛冰河外出归来。手里提了一壶酒,几样小菜。从河岸边经过时,发现坚硬的冰面在冬阳温柔的攻势下,竟节节败退,已然有了融化的迹象。

洛冰河不禁一笑,快步向家走去。

冬日里天黑的快,道路颜色晦暗不明。

近了近了,洛冰河隐约看见了自家门口的灯笼——那是师尊怕自己不辨方向,特意做的。亲手!洛冰河唇角弧度越来越大。

离家一里左右时,洛冰河看见门口还有一盏红灯,依稀还有个人影。心头一动,顾不得走路,瞬息间,就来到了家门口。

是师尊!

一身青衣长衫简单拢住,不似清净峰上那般严肃,而是简单随意。在冷冬中,提着灯笼的手在烛火照耀下更显骨节分明,白皙修长。

“师尊。”洛冰河上前,握住有些凉意的手,“外面冷,怎的不在屋里等。”语气中带着责备与心疼。

“无碍,见你这么晚不回来,怕被人贩子拐去。门口亮着点,好让人贩子歇脚。”沈清秋说罢,领着洛冰河回了屋。

屋内点着炉火,火苗摇曳,暖意融融。洛冰河把酒煨上后,搓着沈清秋的手,呵气捂热。

“日后师尊可不能再这样了,弟子可是会心疼的。”洛冰河嗔道。

“好...那以后冰河以后可要早点回来。”

“嗯,听师尊哒!嘿嘿。”

沈清秋揉揉洛冰河毛茸茸的脑袋,“傻笑什么!”

静谧寒夜里,两人相拥而眠。门外的灯笼红彤彤的,地上映出一圈红晕。月朗星疏,天高地旷。明天会是个暖阳天呐,春来冰融喽!

 

昨天晚上临睡前突然冒出“曜日冰河”,冬天里白白的阳光照射在冰面上,而冰又反射着耀眼的光。就像和师尊在一起之后的洛冰河,一扫阴鸷,浑身是光。想着明日若还能记起,就算挖空脑袋,也要写一篇冰秋短文。嘿嘿,诸位看官,阅读愉快!

 

樱井大毛菌
金主爸爸的动画版冰秋委托੭ ᐕ...

金主爸爸的动画版冰秋委托੭ ᐕ)੭

渣反动画真的很棒!!!人设pv真是好看!!!(豹哭)

金主爸爸的动画版冰秋委托੭ ᐕ)੭

渣反动画真的很棒!!!人设pv真是好看!!!(豹哭)

肆十三

(忘羡)阎罗•前传•叁


   
    13

    变故发生在射日之征后半段的时候,洛冰河持剑划开空间裂口一把将他带走,当时他正与蓝忘机争执,那么大人突然消失不见,魏无羡脑子里想的都是:要完。

    但观洛冰河这边事态紧急,他先把怎么解释这事放在脑后,先询问起洛冰河究竟何事,就看见洛冰河又是一剑,竟是把花城也带来了。

    他们看到一直以来以大哥身份照顾他们的洛冰河对着他们膝盖弯曲,竟是要跪下,两人忙上前阻止他。

   ...


   
    13

    变故发生在射日之征后半段的时候,洛冰河持剑划开空间裂口一把将他带走,当时他正与蓝忘机争执,那么大人突然消失不见,魏无羡脑子里想的都是:要完。

    但观洛冰河这边事态紧急,他先把怎么解释这事放在脑后,先询问起洛冰河究竟何事,就看见洛冰河又是一剑,竟是把花城也带来了。

    他们看到一直以来以大哥身份照顾他们的洛冰河对着他们膝盖弯曲,竟是要跪下,两人忙上前阻止他。

    “大哥,有事尽管说,我们肯定竭尽所能帮你,但这可就过了,我们受不起。”

    “有事就说,能帮我和魏无羡肯定帮,不能帮我们也肯定给你想办法,人病了伤了我给你找药,人死了让他给你招魂,天塌下来我们都陪你扛,有什么大不了的。”

    洛冰河哽咽道:“师…尊,师尊自爆了……在我面前。老二老三,我只能想到你们了。”

    魏无羡和花城大惊,对于沈清秋,魏无羡的记忆还算蛮深刻的,在洛冰河尚在清静峰时,他们倒是打过不少照面。其中在他尚未进入江家时,受到了不少照顾,每每遇见就会被塞一堆糕点干粮,还会经常说一些奇奇怪怪的话,甚至有不少都和母亲所教的相悖。

    母亲说过:你要记着别人对你的好,不要去记你对别人的好。人心里不要装那么多东西,这样才会快活自在。

    但沈清秋却说:你心里不仅要记着别人的好,也要记着别人的不好,这样才能护好自己,不会被一把刀子捅两次。

     母亲说过:是非在己,毁誉由人,得失不论。

    但他却讲: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流言蜚语乃是伤人于无形的霜刃,它能将你伤的体无完肤却滴血不沾,最是可怕。

    他听了这些,却无法择出何为正解,最后只能随心而动,凭心而行。

    虽仅寥寥几事,但他对沈清秋印象并不坏,所以在当时听说他推洛冰河下无间深渊时,心中的疑惑过于震惊。而这次沈清秋自爆更是让他意想不到,但听到洛冰河解释后,也算是接受。

    为了让洛冰河体内的魔气和灵力平衡,自爆金丹渡入灵力,不是没有可能,更有最后那句“过往种种,一并还清”,让这件事变得更加合理,但还是有疑点。

    首先,以他的了解,沈清秋是个无论何时一定会给自己留后路的人,这次的金丹自爆他更倾向于诈死。

    其次,沈清秋是一个以保命为基本释放善意的普通人,胆小而温柔。这样的人,一旦将要死去,一定会是沉默无声的,绝对不可能在他的同门和洛冰河面前。而且极其坦然且配合的接受调查……沈清秋个性并不刚强,但也绝没有愿意让人掌握反覆的懦怯。如此做派,让人不得不疑。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若非局中人,以洛冰河的心智,岂会没注意到这些疑点。

    之后洛冰河领着他们去了坐化台。魏无羡查看这具尸体许久,确认这人的确是死了,之后用陈情招魂,未果。

    “怎么会?!怎么会没有结果?!”洛冰河虽因为魏无羡和花城的到来心下放松了不少,但得到这个结果时还是难免慌张失措,却又惊疑万分。魏无羡和花城的本事他是知道的,哪怕是那人烧成了灰,魂魄七零八碎,也绝对不会得出招不回来到结果。

    “这种结果我能想到的就只有一种可能——你师尊根本没死。”

    14

    此时,沈•埋在土里•还没出土马甲就掉•垣:我敲里吗!!!夷陵老祖,我跟你有仇吗?!!!

    15

    魏无羡提笔写了个单子,让他先用此法保存尸身,然后要来了这个世界的藏书去找这个他提出的这个可能的理论基础。果然,在某本灵草秘史中看到一种药草——日月露华芝。

    日月露华芝,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长成,如果将它的幼苗圈养在一处灵气充沛的土地,加以引导栽培,精心塑型,血气浇灌,成熟之时,就可以种出*活躯。肉身可以长成,但魂魄却无法用这种办法创造,也就是说,种出来的是一个没有魂魄的空壳子,拿来做容器再适合不过了。       

    把这事大概解释完后,魏无羡最绝望的就是洛冰河日夜纠缠他们取经怎么让他师尊和他两情相悦。对此魏无羡和花城完全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态度。魏无羡表示,他虽不歧视断袖,但他自己还是更偏向未来和某位女子结为道侣的结局,暂时没有断袖的想法。花城则把自己用来追哥哥而写了快八百年的《太子殿下攻略秘籍》拿出来分享。这俩人喜欢的都是年长的人,一时之间,共同语言无数,但最后为了‘谁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这个无聊的问题,差点把魔宫拆了。

    #魏无羡:喂喂,谁都好,先送我回去好吗,我们那边正在打仗啊!虽然时间是停滞的,但我一点也不像听你们花式吹你们的师尊和哥哥有多好了好吗!!!#


    16

    在他们把魔宫拆了三次后终于想起了把魏无羡送回他的世界,然后准备魔宫的第四次拆迁。

溺死的魚魚

再度拋棄?(二)

沈清秋看着这笑容,顶着巨大的压力,先是摆脱了洛冰河的怀抱,然后快速了接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刚刚在岳清源的梦境里已经花光他一半的心神。 这一时半刻,沈清秋实在是想不出个所以来。


“这是造反?”沈清秋板着脸问。 他也是在为他自己争取更多想解决办法的时间。


“不,我这是在帮你解决烦恼啊。”洛冰河一脸诚恳。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说到这沈清秋也来气了“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的家人,破坏我的家园,你这是在帮我解决烦恼?你是在帮我制造麻烦吧 !”


“你口口声声说这里是你的家园,他们是你的家人,那我呢!你当我是什么!”洛冰河崩溃大叫。


“我在师尊眼中从头到尾都...

沈清秋看着这笑容,顶着巨大的压力,先是摆脱了洛冰河的怀抱,然后快速了接了一下现在的状况。


刚刚在岳清源的梦境里已经花光他一半的心神。 这一时半刻,沈清秋实在是想不出个所以来。


“这是造反?”沈清秋板着脸问。 他也是在为他自己争取更多想解决办法的时间。


“不,我这是在帮你解决烦恼啊。”洛冰河一脸诚恳。


“别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说到这沈清秋也来气了“你一次又一次的伤害我的家人,破坏我的家园,你这是在帮我解决烦恼?你是在帮我制造麻烦吧 !”


“你口口声声说这里是你的家园,他们是你的家人,那我呢!你当我是什么!”洛冰河崩溃大叫。


“我在师尊眼中从头到尾都只是个被你施舍的孽徒吗?”他的声嘶力竭,简直闻者可怜,听者伤心。


沈清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现在整个场景乱套了。


“哈哈哈……”洛冰河仰天长嗷。  “果然如此。”洛冰河只当他默认了。


“一直以来都是我一厢情愿,自以为师尊总有一天会全心全意接纳我,不再离开我。原来这只是个天大的笑话。”


“实不相瞒,我在拉师尊你出梦境的时候,顺手帮岳清源加了个万箭穿身的梦境。”洛冰河完全是魔怔了,连明明应该烂在肚子里,不能让沈清秋 知的坏事也和盘托出。


到这,最先坐不住的是柳清歌。 他拿起乘鸾剑,飞身过去,从上往下向洛冰河砍去。


可是连剑峰都还没碰到洛冰河,就被他散发的强大气场弹飞,勒骨也大概断了好几根。 柳清歌不认输,一次不行就再一次,直到砍死这孽障为止。 可惜老天不给他这个机会,他现在连手指头也不能动一根。 只能用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洛冰河,恨自己的无能。


沈清秋本是呆了许久,资讯太多让他一时间没办法反应过来。 直到听到“万箭穿身”四个字,他的眼睛撑不过眼泪的重量,一行泪就这样落下。 他在穿越后最不想做的只有两件事,一,是重复沈清秋的旧路,最后被削成人棍、二,就是不想再令身边重视的人为他而伤,为他而死,不想他们 再体验原著里的死法。


这次,洛冰河真的是完完全全碾压过他的底线。


正当洛冰河拿起心魔剑,要对柳清歌下杀手的时候,沈清秋毫不犹豫挡在了前面。


“果然,如果有选择,师尊永远不会选我,所以只有没有选择就好了。”没等洛冰河再次下杀手,沈清秋先自己撞上心魔剑。


“若你要杀他,先从我身上穿过。”沈清秋毫无情绪的说,眼神空洞。


“师尊,我不是叫过你不要跟他们一路的吗?你为什么就是不听我!”洛冰河愤怒的把剑拔出,“所以说没有选择就好了。我帮你杀光其他选项, 你可以选的剩下我,也永远只有我!”


“这样师尊就不会再离我而去了。”洛冰河的声音突变温柔。


“杀光他~杀光他们~”


“对,杀光他们。”洛冰河自言自语。


沈清秋明白,这是心魔剑的幻觉。 可是现在的洛冰河变了。 他杀伐太重,已经没救了。


“我们决斗一局,要是你赢了,我任由你摆布,你要是输了,生生世世不得在踏入苍穹山半步,生生世世不得接触苍穹山如何人。”沈清秋向洛冰河下战书。


“沈清秋你疯了吗?你不可能打得过他!”柳清歌大喊,又吐了口血,“你怎么把自己的命也搭进去给这个魔头!”


“我养出来的徒弟我自己教训!我造出来的孽我自己解!”


“要是赢了呢,一人命换百人命,不亏!”沈清秋心意已决,“怎样,给个爽快的,应战吗?”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答应这条件。”洛冰河清笑。


--------------------------------------------------  ----------


转眼间,中间就剩下洛冰河和沈清秋两人。


沈清秋没有用以前那些装逼技术,直接拿起修雅剑就往前冲。 见一下,砍一下,完全没有喘息的空间。


沈清秋完全杀红了眼睛,洛冰河见他是真的起了杀心,也不再只是防守,开始认真应战。


“上当了!”沈清秋心想。


从头到尾,沈清秋就没想过要赢 也没想过可以全身以退。 他是以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心态去打。


只有洛冰河开始攻击,他的防守就会变弱。


这时这要沈清秋贴上去砍,必定能带来重击。 这也代表着沈清秋不能躲洛冰河的攻击,就等于逼死无疑了。


“沈清秋,你停着!不止这个办法的!”柳清歌看懂了他的意图,想阻止却又动不了。


“帮我照顾好掌门师兄!”话音未落,沈清秋已经撞上了洛冰河的剑,剑直接从背后穿出。 而修雅剑,也精准地插在了洛冰河的身上。


“还是那句,以前种种今日一拼还你。”沈清秋拔剑,踉跄地退了几步,最后还是跌坐在地上。  “这一剑是还你我以前对你的不足。而我那一剑,是还你毁我一生最重要的地方。”

沈清秋吐了一大口血,轻轻喘息。 虽然喘息对他也没什么用了,毕竟是个将死之人。


“啊,死也要死的优雅啊!”沈清秋依然维持着日常装逼,用袖子轻轻的擦干净嘴边的血迹。 可是他伤口的血早已止不住。


“苟且活到现在,够了够了。”沈清秋嘲笑自己。


洛冰河被那一剑,拉回了意识。 这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到底做了什么。


洛冰河不管自己的伤,抛下心魔剑,用符咒把它封上,跑过去接着沈清秋,“师尊,我…我不是故意的……”


“我明白,是心魔剑。为师对你的期望,是你活着,醒着,强大着。”


“干,被系统坑了,男主有金身不破定论。我亏了”这是沈清秋死前最后一个想法。


贪无厌

【冰九】分离

一发完。

冰哥视角,爱而不得。

深夜不想背书,想东想西还被人安排(=´口`=)的疼痛产物。毫无逻辑,心情不好写着发泄。

——我要你爱我切肤入骨,生生世世不敢与我言分离别。
可你偏有身桀骜道貌骨,宁与鲜血孤寂共缠绵,也不肯同我委屈求全。

“我的一切都可以给您,师尊。”

清静峰底,年幼的少年穿着校服直直跪下。第一次虔诚地朝拜着他奉养的神灵。

神灵性桀骜。

刻薄也清高。

他瞧不上这灰溜溜还一无所有的信徒。所以神灵没有施舍一点情感,只斜斜也了一眼这不自量力的孩童,连嘲笑都不屑。

便又踏云回到了他应该居住的云海之上的高峰。

少年没有气擂,一步步爬上山顶。

脚底也磨破,大...

一发完。

冰哥视角,爱而不得。

深夜不想背书,想东想西还被人安排(=´口`=)的疼痛产物。毫无逻辑,心情不好写着发泄。

——我要你爱我切肤入骨,生生世世不敢与我言分离别。
可你偏有身桀骜道貌骨,宁与鲜血孤寂共缠绵,也不肯同我委屈求全。






“我的一切都可以给您,师尊。”

清静峰底,年幼的少年穿着校服直直跪下。第一次虔诚地朝拜着他奉养的神灵。

神灵性桀骜。

刻薄也清高。

他瞧不上这灰溜溜还一无所有的信徒。所以神灵没有施舍一点情感,只斜斜也了一眼这不自量力的孩童,连嘲笑都不屑。

便又踏云回到了他应该居住的云海之上的高峰。

少年没有气擂,一步步爬上山顶。

脚底也磨破,大腿也酸疼。

但他终于还是将那盏敬师茶一滴未洒的献到了神明面前。

神明伸出手。

少年的双臂便不可抑制的颤抖——终于,我的神明他终于…

滋。

滚烫的茶水兜头浇下。

少年的发丝都冒着丝丝缕缕的热气。

茫然若失间,少年抬起头。

正对上神灵嘲弄又淡然的眼。

少年幡然醒悟。

原来这样,才算受了那杯敬师茶真正的礼。

“师尊,弟子洛冰河…”

“我知道你。”

神明抖抖沾水的手指,三俩滴冰冷的水液便溅到了洛冰河脸上。

“小畜生嘛。”

自此,神明走下神坛,屈尊成了洛冰河的师尊。

心上白梅折入梦靥,他将污了的月擦拭干净,重新洗作冷玉捂在胸口,成了自我煎熬,也成了自我安慰。

他被师尊关进柴房,打发于寒风凌冽的夜晚,埋没在一骑绝尘的尘土飞扬。

他在考验我。

他安慰自己。

风雪冷冽的夜里他这么想,拳打脚踢的林间他这么想,赤脚追逐马蹄的尘土飞扬里他这么想,无间深渊里他望着逐渐闭合的缺口这么…

别骗人了。

洛冰河。

冷玉性寒,捂不暖的。

人间非仙境,何处觅神仙?

沈清秋,不过一小人尔。

不过是个,让洛冰河忘不掉的小人尔。

无间深渊五年。

夜夜梦清秋着青衣,执剑立悬崖壁边,俯视他堕魔。

清秋性阴,切忌一腔热血傻不愣登捂手心。

于是他踩他入淤泥,埋他进地牢。锯了那身桀骜骨,毁了那人清高性。

就是换不来一眼,相思意。

你不愿意看我,眼就别要了。

你不愿意讨好我,舌头便拔了。

你不愿意走向我,四肢就砍断。

你不愿意爱我,心就掏…

不能掏出来。

在泼满鲜血的地牢里,洛冰河终于在某个瞬间醒悟,看着残破的沈清秋骤然从疯狂里生出无边的后怕来。

世上只有一个沈清秋。

没了就是真没了。

谁也不能给他变一个出来。

你看看我。

可沈九的眼已经看不见了。

师尊。

看看我便什么都给你。

天下珍财惜宝我都献给你。

我还你四肢,明你耳目。

许你…

许你尊后之位。

“我的一切都给您,师尊。”

沈清秋不动。

只在气若游丝间狠狠地冷笑了声。

笑他痴心错付人,笑他妄想人间月。

清秋性寒。

洛冰河捂不暖,何况他根本没捂,还狠狠地踩了那么多脚。

原来他的一身桀骜骨一直没断,断的只是血肉,硬的还是心。

洛冰河再不敢动只剩一口气的沈清秋。

便泄愤似的想屠了沈清秋的苍穹山。

谁知刚动了第一个就中了彩。

动了沈清秋的心尖尖上的人儿,岳清源。

沈九原来会动情。

原来他也会情深意切,欲随君绝。

原来他也会悔不当初眼望残剑,不自量力地想用残躯同洛冰河鱼死网破。

只是此君不是洛冰河,是故才引了那滔天的醋,漫野的火。

才引来更暴虐的折磨。

只是沈清秋已心存死志。

任洛冰河怒火攻心,百般折辱。也是一拳打在棉花上。

有心无力。

还有什么可以让沈九害怕的?

死吗。

死吗!

那哪里是用来威吓沈九的。

那分明是让洛冰河胆寒的事,那分明是用来惩罚洛冰河的酷刑!

他一生所有爱恨纠缠的本体,他的师尊,他的心上人心头刺心头朱砂,他要离开他吗!

我不会的。

我不会的。

我不会让你离开我的,师尊。

“我的一切都给您…一切都给您…”

那夜,寒凉月色照红鸾帐,秋意凉透了魔族地宫。

贵为魔尊的洛冰河跪在床沿,喃喃的伸出手,却又不敢触碰床上那闔眼沉睡的玉人儿。

因为一碰,那冷却下来的体温就会烫到洛冰河的手。

“我的一切都可以给您…”

“只要您…”

“只要您…”

“只要您…”

一滴泪在大红的床单上晕染开。

“别离开我。”

可床上的人闭着眼,自生到死,就没如过洛冰河的祈愿。


碎月遥挂星点点,人间孤掌总难眠。

小脑斧

关于困龙之斗和为师渣表

应该都不会弃坑,只是最近有事没有时间,下个月应该会从新启动一下,

但是不得不说,没有打大纲,导致两篇文有点后继无力。

下个月我会尽量的修改一下,希望可以让大家喜欢。


在此很感谢 @绒 的推荐以及催更,不然我可能真的这个号就……凉了。

到时候应该会发几篇新文,都写了一半左右。


那就一切等11月吧!

应该都不会弃坑,只是最近有事没有时间,下个月应该会从新启动一下,

但是不得不说,没有打大纲,导致两篇文有点后继无力。

下个月我会尽量的修改一下,希望可以让大家喜欢。


在此很感谢 @绒 的推荐以及催更,不然我可能真的这个号就……凉了。

到时候应该会发几篇新文,都写了一半左右。


那就一切等11月吧!


我就是帅破苍穹

【渣反】冰九 画地为牢(三)

章节 (一) (二)

*洛冰河X沈清秋

*养活尸梗,含冰恋

*作者三观不正,雷者请自行绕道


        夜色深沉如墨,肆意泼洒天地,不见山河与日月,惊雷震震骤雨呼啸,悄然将这场世俗难容的场景粉饰太平,沈清秋躺在漆木棺材中,面露狠戾目光,身躯因挣扎绷紧,苍白肌肤上青筋突起,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自己无能。


        从前生而为人时,沈清秋哪时受过此等屈辱,如今受限于人沦为活尸,被迫与...

章节 (一) (二)

*洛冰河X沈清秋

*养活尸梗,含冰恋

*作者三观不正,雷者请自行绕道


        夜色深沉如墨,肆意泼洒天地,不见山河与日月,惊雷震震骤雨呼啸,悄然将这场世俗难容的场景粉饰太平,沈清秋躺在漆木棺材中,面露狠戾目光,身躯因挣扎绷紧,苍白肌肤上青筋突起,他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自己无能。

 

        从前生而为人时,沈清秋哪时受过此等屈辱,如今受限于人沦为活尸,被迫与洛冰河****,他更是恶心到几欲作呕,看着对方陶醉于这场**的模样,他更是有说不出的厌恶,心底疙瘩膈应着人。

 

        沈清秋冷眼瞟着在自己**粗暴蹂躏的人,想不透他为什么放着后宫那些软玉温香不抱,非要**自己这么具冰冷**,甚至执着地将自己囚禁起来成了**,那些不可告人的**嗜好,看在沈清秋眼底无疑粗鄙不堪。

 

        「恶心,畜生就是畜生,就算批着人皮也不可能成为人,无怪乎登不上大雅之堂。」淡色薄唇轻吐不屑话语,沈清秋眉目间满是嘲讽。


点我看完整版,小破庙里你知我知的事情  

====================================
好久没写这篇,快走剧情了!开玩车就是走剧情,还好我当初记得写大纲,哈哈不然早忘光了(

 

哎我现在更不算食言吧哈哈哈


奈何千秋非我属

【手书】《黑猫的探戈》

@晨拈清荷 生辰快乐!

【手书】《黑猫的探戈》

@晨拈清荷 生辰快乐!

孤君之夏

【冰九】沈小崽的自我修养二

我赶忙进店里收拾了银子。逃跑没有银子怎么行。急忙跑回了家,一脚踹开了门:“阿爹有个和我很像的人找上了门。”所以赶紧跑。


阿爹一听立马拿出一个包袱:“马上走。”


我扯了扯嘴角,原来阿爹你早有准备啊,随时逃命。真是时刻准备着。


“阿爹你东西备齐了么,我把店里的银子带上了。”我从怀里扯出一把银票。


“干得漂亮,走,先往森林里去。”阿爹立马拉着我就走。


等我打开门就看到洛冰河站在门外笑道:“小九找到你了,跟我回去吧。”


我那个便宜哥哥,天那这也太快了吧。不对,小玖?我都没这么叫过阿爹。这个混蛋一点都不尊重阿爹。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他叫洛冰河,是因为刚才他在大街上...

我赶忙进店里收拾了银子。逃跑没有银子怎么行。急忙跑回了家,一脚踹开了门:“阿爹有个和我很像的人找上了门。”所以赶紧跑。


阿爹一听立马拿出一个包袱:“马上走。”


我扯了扯嘴角,原来阿爹你早有准备啊,随时逃命。真是时刻准备着。


“阿爹你东西备齐了么,我把店里的银子带上了。”我从怀里扯出一把银票。


“干得漂亮,走,先往森林里去。”阿爹立马拉着我就走。


等我打开门就看到洛冰河站在门外笑道:“小九找到你了,跟我回去吧。”


我那个便宜哥哥,天那这也太快了吧。不对,小玖?我都没这么叫过阿爹。这个混蛋一点都不尊重阿爹。


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他叫洛冰河,是因为刚才他在大街上跟翠花姐姐搭讪的时候自报了家门。


简直太过分了。居然用自己丑到可怜的脸来利用翠花姐姐的同情心搭话,而善良的翠花姐姐果然搭理了这卑鄙小人。


我正想就看到着,洛冰河一把抓住阿爹的手就要带他走:“九儿,是我错了,你受苦了,跟我回去吧我会好好对你的。”


眼看着这洛冰河就要把带阿爹走,我急忙抱住洛冰河大腿。


不行,不能让他带阿爹走只有这一招了。


“救命啊,非礼啦,有人强抢民男!”我抱着洛冰河的大腿嚎啕大哭。哼,眼泪说来就来。


沈九,洛冰河:“......”


村民急忙赶到围了一圈,七嘴八舌地争论。


“这位大侠放了沈先生吧。”


“是啊,没了沈先生谁教书。”


“您要喜欢漂亮小倌,我们给您钱,您可以去春风楼找啊。”


村民真给力,只是那几个原本喜欢我爹的姑娘居然看着这便宜哥哥脸红。


沈·我不管·小·我爹全世界最帅·崽表示:年纪轻轻就瞎了。


洛冰河烦不胜烦:怎么那么多人阻止他带媳妇走。不行,小九在这里太受欢迎了。得赶紧带走。


“我是他相公!我来带他回去。”洛冰河抓紧阿爹的手,沈九拼命挣扎。“他不是,你放开我。”


“你放开我爹!”我冲这混蛋大喊。谁允许你抓我爹的手了!


洛冰河这才注意他这个儿子,才上那双遗传沈九的眼睛,温和道:“我是你的父亲。”小九不跟他回去,攻略儿子也可以嘛。


我在听到“相公”的时候就已经怀疑,现在又听他确定,阿爹也没有反驳。


天哪,所以说这个长得跟大猪蹄子一样的人是我父亲,他配得上我才貌双全,逸群之才,玉树临风, 温文尔雅,清新俊逸,品貌非凡,才貌双绝,惊才风逸 ,雅人深致, 英俊潇洒,足智多谋,风流倜傥 (此处剩略五百字)的爹吗?


敢情我长得不像爹一样英俊潇洒是你的错。我狠狠一口咬上这混蛋父亲的小腿:“你赔我帅气无比的容貌。”


洛冰河看着儿子的表情从惊愕变得怨恨,以为儿子恨自己这么久才找来,正要劝慰,就被咬了一口还听到一句奇怪的话。


洛冰河:“!!?”


而接下来洛冰河又听到。


“你才不是我父亲!”沈小崽瞪着洛冰河,“我爹应该是笑起来会发光的男人,慈眉善目,温柔如水,一想起来就充满信仰。”


众人:“......”你父亲是如来?


“而且你花心风流,刚才我还看到你和几个姑娘讲话。”


村民包括那几个刚才看洛冰河脸红的姑娘脸色都变了:这人看着相貌堂,没想到竟是个花心渣男,抛妻弃子在这里五年,找上门前还去勾搭小姑娘,更不能让沈先生跟他走了。


洛冰河没理会众人脸色,对上沈九你不用说我都懂死性不改的眼神急忙解释道:“小九,不是我只是找她们问个路。”


村民A:“问个路找年轻漂亮小姑娘?”


村民B:“就是,就是,小姑娘的很少识得咱村的路。”


村民C:“说到底就是花心,沈先生可不能被他骗了。”


村民你一句我一句劝沈清秋别信洛冰河,洛冰河看着沈九果然如此的眼神,气得想砍人。


村长也赶来了,砰的一下跪下抱住洛冰河大腿老泪纵横:“大侠,咱村就这一个教书先生啊,您放过他吧。”


洛冰河特想踢开他,但又想到沈九在旁会不喜说道:“我再赔你们一个教书先生。”


村长哭得鼻涕都要抹在洛冰河身上:“不行啊,村里的孩子只听沈先生的。”关键是沈先生还不要钱。


这时跑来一群孩子,七手八脚缠住洛冰河,挂在他身上大哭:“你不要带走沈先生!”


沈九:“......”小兔崽子们,没白教。


沈小崽和他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兄弟们干得漂亮。


小兄弟们:那是,那是。


刚才他们就商量了,绝对不能让沈先生走,第一沈先生长得好看,沈先生要是走了,村长爷爷就会找一个迂腐的老树皮的丑教书的。这老学士没沈先生聪明就算了还爱摆架子,声音还难听。第二去沈先生家有肉吃,还有细到精巧的糕点,平时那能吃得到。第三沈先生要是走了,佑树就不能陪他们玩了,佑树前天还教他们功夫呢。


绝对不能让沈先生走,想着哭得更厉害了,要把鼻涕抹在洛冰河身上。


洛冰河:“......”好烦师尊在这里太受欢迎了。


“漠北!”


漠北君出现驱散村民,洛冰河开始释放魔气,双眼泛红,天魔印闪着红光。小兄弟们和村长吓得赶紧放开他:妖怪啊!


洛冰河打晕了沈九和小崽带回魔界:哼,非逼着老子发飙。


沈小崽在晕倒前想到:大意了,这猪蹄父亲居然有一个厉害的帮手。


筱琑
是少年冰。没有涂完。懒得涂。

是少年冰。没有涂完。懒得涂。

是少年冰。没有涂完。懒得涂。

蓝墨忘羲✡浅缘
一定是洛冰河疯了!http:/...

一定是洛冰河疯了!
http://lanmowangxi.lofter.com/post/20462c57_1c6db2383

一定是洛冰河疯了!
http://lanmowangxi.lofter.com/post/20462c57_1c6db2383

萧莹儿
sb吗?我从头到尾好像说的都是...

sb吗?我从头到尾好像说的都是你评论区骂作者三观不正的事情吧。还争论你是不是黑粉儿。我有说你分析沈九不对吗?转移话题,颠倒是非黑白,脑子有病啊。

sb吗?我从头到尾好像说的都是你评论区骂作者三观不正的事情吧。还争论你是不是黑粉儿。我有说你分析沈九不对吗?转移话题,颠倒是非黑白,脑子有病啊。

小祈吖

冰九 盛世回首(番外1)

“诶诶,你听说了吗?A大新生有四个小哥哥好帅啊啊啊啊啊,有两个还并排走,养眼啊啊啊。”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卧槽真的特好看,听说还是四个学神级别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长得没他们好看,分也没他们高……”


“诶,别这样说嘛,帅就够了,我就是颜狗。”


一时之间,A大的论坛被刷屏都是关于那四个小哥哥,一开始风向还是“有那么好看吗”后来直接被几个学姐偷拍照片,发了出来,就变成了“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四个好看的小哥哥出没,有两个并排走,还有两个一前一后,呜呜呜上天不薄。”


沈九就很纳闷了,咋第一天来学校就被学姐们盯上了,他往洛冰河背后躲躲,跟洛冰河低声说:“冰哥,...

“诶诶,你听说了吗?A大新生有四个小哥哥好帅啊啊啊啊啊,有两个还并排走,养眼啊啊啊。”


“我看见了,我看见了!卧槽真的特好看,听说还是四个学神级别的。”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长得没他们好看,分也没他们高……”


“诶,别这样说嘛,帅就够了,我就是颜狗。”


一时之间,A大的论坛被刷屏都是关于那四个小哥哥,一开始风向还是“有那么好看吗”后来直接被几个学姐偷拍照片,发了出来,就变成了“啊啊啊啊啊,有生之年,四个好看的小哥哥出没,有两个并排走,还有两个一前一后,呜呜呜上天不薄。”


沈九就很纳闷了,咋第一天来学校就被学姐们盯上了,他往洛冰河背后躲躲,跟洛冰河低声说:“冰哥,快给我挡挡。”


洛冰河哭笑不得,说:“九妹啊,冰哥我也深陷敌阵啊。”


沈九和洛冰河本就是青梅竹马,从小玩到大,后来高中心意互通,就整天黏在一起,两家家长也是保持着“年轻人有他们自己的自由,我们不干涉”的态度。所以洛冰河和沈九正属于热恋期。


他们报完道之后,待所有事都处理完了,就在一群女生的围绕下赶忙溜了。


洛冰河和沈九学的都是医学专业,开学后还在同一个寝室。还有两个室友一个是尚清华,一个是漠北。

尚清华和漠北也是老熟人,他们那个小区的邻居嘛。另外两人也没想到这么巧。


这几个人从小就见过面,自然也知这个宿舍里可是有两对cp。


洛冰河可高兴了,以后在宿舍里可以大胆地亲他的小九了,都不需要掩人耳目,真·上天不薄。

沈九还不知道他以后面临的危机,和尚清华在一块儿互怼,漠北和洛冰河看着,继而相视一笑。


言九

【冰九】往而情深(13)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第十三章


  沈清秋完全可以不搭理那些打着他曾经粉丝旗号的人的自述,说什么追的太久了,看清了这个人,说沈清秋虚伪脾气不好,对助理对化妆师很苛刻,说得有板有眼的,好像他就是那个当事人一样。


  网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它可以让人毫无顾忌的说出假话,它可以让那些现实中无比懦弱的人,拿上键盘化身为正义的使者,真神奇。

  沈清秋直接卸了微博,把账号密码一次性都交给了经纪人去打理,眼不见心不烦。


  “我用发声明说你本人已经退出微博了吗?”经纪人问。


  “不用,你打理着就行,反正他们看不出来什么,...

#人物秀秀的,ooc我的。


第十三章


  沈清秋完全可以不搭理那些打着他曾经粉丝旗号的人的自述,说什么追的太久了,看清了这个人,说沈清秋虚伪脾气不好,对助理对化妆师很苛刻,说得有板有眼的,好像他就是那个当事人一样。


  网络真是个神奇的东西,它可以让人毫无顾忌的说出假话,它可以让那些现实中无比懦弱的人,拿上键盘化身为正义的使者,真神奇。

  沈清秋直接卸了微博,把账号密码一次性都交给了经纪人去打理,眼不见心不烦。


  “我用发声明说你本人已经退出微博了吗?”经纪人问。


  “不用,你打理着就行,反正他们看不出来什么,再说你现在发微博不是显得我玻璃心吗?出了点事就退微博,不知道那些黑子又得抓着这一点黑到什么时候去呢。”沈清秋说。


  他的微博吧,除了转载新剧的公开声明和剧组统一发的微博以外,从来就没发过些别的东西,要从微博里面发现他自己的痕迹很难。


  “那我能不能发点你的定妆照上去啊,好歹用你这张脸吸吸粉嘛。”经纪人有些贱兮兮道。


  现代粉丝大多数情况都在吼着什么始于颜值,终于才华,实际上啊,还就是抱着他们家老公的照片在舔。

  长一张好脸,在娱乐圈里当然会顺风顺水很多,不过自然,空有一张多帅气的脸,没脑子那也没用。

  “你随意吧,就让他们以为经历了这场黑料我也放开了。”沈清秋完全无所谓,反正他不发也有私生以各种方式拍他的照片。


  经纪人经过导演同意以后就发了几张专业摄影师照出来的剧组照片。

  里面的沈清秋站在操场上,任由阳光打在自己身上,清隽而又干净,似乎仍是少年时,雪白的衬衫袖口半挽着,露出截纤细的手臂,身子看着确有些单薄了,但眉宇间的冷意让人敬而远之,不敢有什么欺凌的心思。


  这种干净齐整的翩翩少年形象仿佛从来就是受大众喜欢的。

  那照片一发上去,今天的绯闻男主角就再一次上了热搜。


  下面有忍不住的小粉丝,吹着吹着颜值,就绕到今天的黑料上去了。

  “我男神正忙着拍戏呢,哪有时间搞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黑子们就别拿您那两张不明所以的照片说事了好吧?”

  “啧,忙着拍戏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没后台敢这么放肆吗?”

  “拜托,人家剧组都贴出时间表来了,昨天我男神拍的是夜景,今天早上起晚了不行吗?”


  总之,到了最后,下面的评论已经歪的不行了。


  “这都什么东西啊,就非得揪着你这件事不放吗?”经纪人气不过来找沈清秋抱怨。“还有啊,你这些粉丝就不懂什么叫见好就收,还非得把这事摆着说。”


  “热度过去了,他们想掀起什么风浪也没办法了,忍过这一时不就什么都好说了吗?”


—TBC.—


AKB墨茶

我就问一下

你们心中的冰妹到底是软萌的还是汉子?

为啥子我每次画冰妹都软萌的一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就问一下

你们心中的冰妹到底是软萌的还是汉子?

为啥子我每次画冰妹都软萌的一批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白语曦

『冰秋』缱绻(四)

我要证明一下我没有死

黑冰真的好棒

冰秋刀子吃多了忍不住来写个亲亲

——


      自沈清秋在竹林助洛冰河那事后,明帆等人明显收敛了许多,不去找洛冰河的麻烦。

  沈清秋近日自然也没有闲着,除了指点洛冰河修炼之外,便是纠结于这一次的剧情了。

  按照正常剧情走向,马上就要到双湖城剧情了,沈清秋暗自思考,这一次可不能再被那剥皮魔轻易抓住失了颜面了。

  如约而至。

  岳清源将大大小小的事都叮嘱好,沈清秋一一应下,这才下山上了马车。

  一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洛冰河这次并没有被为难,十个人,十匹马。沈清秋再三思考,命明帆将洛冰河骑的马牵回去。

  明...

我要证明一下我没有死

黑冰真的好棒

冰秋刀子吃多了忍不住来写个亲亲

——


      自沈清秋在竹林助洛冰河那事后,明帆等人明显收敛了许多,不去找洛冰河的麻烦。

  沈清秋近日自然也没有闲着,除了指点洛冰河修炼之外,便是纠结于这一次的剧情了。

  按照正常剧情走向,马上就要到双湖城剧情了,沈清秋暗自思考,这一次可不能再被那剥皮魔轻易抓住失了颜面了。

  如约而至。

  岳清源将大大小小的事都叮嘱好,沈清秋一一应下,这才下山上了马车。

  一切妥当,随时可以出发。

  洛冰河这次并没有被为难,十个人,十匹马。沈清秋再三思考,命明帆将洛冰河骑的马牵回去。

  明帆愣了一秒,不过还是赶紧乖乖按照师尊说的做了。

  刷好感的机会,沈清秋是不会轻易放过的,面子什么的,该丢掉还是要丢掉的。

  洛冰河被沈清秋叫到马车共乘,实在是出乎洛冰河的意料。

  队伍出发了,人数并不多,算上沈清秋也不过是十二个人而已。

  沈清秋坐到洛冰河旁边,洛冰河毫不忌讳地缩在沈清秋怀里,似乎有几分倦意。

  “若是累了,便休息片刻。”沈清秋心道,这也算是一种补偿吧。

  无故地,竟觉出一丝岁月静好。

  或是因为松了神经,再加上马车并不颠簸,沈清秋有些疲倦,竟真的睡了过去。

  洛冰河缓缓睁开眼睛,哪有疲倦的意思。他是不敢大动作的,他怕沈清秋醒来。

  仙人在熟睡时,是毫无防备的,就像是对凶猛的小兽露出肚皮的羊。无条件的信任让洛冰河生出几分安全感。

  就像无数条溪流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一起,时间越长,累积起的水量便越多,那分防线也越发松动,最后终是在这一刻决堤了。

  洛冰河近乎疯狂地啃上了沈清秋的唇,说是啃,力气比舔还要轻就是了。他是不敢用力的,大抵是害怕吵醒仙人、看到他眼中露出的厌恶。

  洛冰河“啃”够了,把头埋到仙人的颈窝,小声抽噎了起来。

  自养母死后,这是他第一次在这个世界上感受到安全感,也是第一次愿意相信这个世界还是善良待他的。

  同时,也因为自己而感到恶心。

  自己究竟是玷污了一个怎样温柔的仙人啊,若是被知道,大概一辈子都无法被原谅吧。

  不,也许更甚,逐出师门、赶尽杀绝都是有可能的。

  这份感情只要自己知道就好了,永远、永远都要埋在心里。只要不被师尊知道,就能像现在这样永远陪在师尊身边了。

  迟、迟早有一天,师尊会是我的,如果师尊不愿意,就把师尊关起来,永远永远,都只能看到我一个人就好了……

  眸中恢复了一丝清明。

  洛冰河忙离开沈清秋的怀抱,到角落里打坐。

  “啪——”洛冰河给了自己一巴掌。

  自己怎么能想这种事情,师尊他……想必也是不愿意的吧……

  沈清秋悠悠转醒,此时距离目的地也已经很近了。

  “冰河?”沈清秋还未清醒带有几分疑惑的语调着实勾人的紧。

  “师、师尊!”洛冰河被吓了一跳,应声道。

  沈清秋把洛冰河拉到身前,看到他脸上的红印子,忙掏出药瓶给上了药,道:“明帆又欺负你了?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

  沈清秋这才清醒了。

  “没有没有,不是大师兄……”洛冰河见沈清秋误会了,摆摆手解释道。

  “不是他?冰河,有什么事情一定要告诉师尊,师尊永远站在你这边。”

  洛冰河应下了。


       若是真的告诉师尊,真的还能像这样站在师尊身边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