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天依

15.8万浏览    10998参与
三条儿
第二次不打草稿直接用中性笔画是...

第二次不打草稿直接用中性笔画
是天依
背景有点毁

第二次不打草稿直接用中性笔画
是天依
背景有点毁

zwq0016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MIMAパスワード

【世末另创】穿过末日

♦南北组 新人报道!
♦这是我依据《世末歌者》 COP的故事梗概 为蓝本再写出来的一篇文章
♦正在寻找一个活跃的组织中

火焰从天空落下   这个世界在惊惧和慌乱中陡然消失

歌者漠然 这是她第9998次看到这个末世景象

她还在想着那个女孩 那个她自己一个人 在下雨行人默默经过人行街道上唯一一个 为了她的歌声驻足的女孩

在其中的几百次循环中 歌者没有选择拨动琴弦 她悄悄的跟在女孩的身后
看着她在公司里工作的漠然样子
看着她每次等着公车的漠然样子
看着她每晚躺在床上的漠然样子
那个女孩不知道一位近乎绝望 眼角含泪的歌者
把她的容貌 她的言行 她的表情记在心里

来到下一个循环世界时...

♦南北组 新人报道!
♦这是我依据《世末歌者》 COP的故事梗概 为蓝本再写出来的一篇文章
♦正在寻找一个活跃的组织中

火焰从天空落下   这个世界在惊惧和慌乱中陡然消失

歌者漠然 这是她第9998次看到这个末世景象

她还在想着那个女孩 那个她自己一个人 在下雨行人默默经过人行街道上唯一一个 为了她的歌声驻足的女孩

在其中的几百次循环中 歌者没有选择拨动琴弦 她悄悄的跟在女孩的身后
看着她在公司里工作的漠然样子
看着她每次等着公车的漠然样子
看着她每晚躺在床上的漠然样子
那个女孩不知道一位近乎绝望 眼角含泪的歌者
把她的容貌 她的言行 她的表情记在心里

来到下一个循环世界时 她去找了言和
歌者依然不明白 即使自己近乎了解那个女孩的一切 为什么歌者还是不能让她在那片刻驻留中 将她留下

言和说 已经没有什么你不知道她什么东西的了
歌者问 那我还缺什么
言和说 缺缘
歌者说 那我可能永远也等不到这缘了
言和说 何时来 谁又知道 也许下一刻就来 也许穷尽一生也等不到 这是9999次了 9999 有久之意 希望你能在这一次能够成功

歌者的手腕显示着一个只有歌者自己看得见的倒计时 倒计时结束 世界结束

29天23:59:59.999  新的轮回又开始了
歌者还是在一样的地方 放下行囊 扣动琴弦 轻轻唱着四拍子的歌
行人还是在行走 对于其他人来说 歌者只是歌者 可有可无的存在

歌者同样也不需要他们 她真正等着的是那个女孩 那个墨绿的眼睛 ∞字辫显得特别 和其他行人一样 她的眼睛也充满着对世界的淡然

大屏幕上显示着近日世界范围内气候异常的消息
专家说虽然说从来没有见过 但是大家还是先不用担心

歌者继续拨弄琴弦 唱的有点累了
这个时候她还不能懈怠
时间还剩下00天01:05:12.566
那个女孩要经过歌者 踏上回家的路

这次歌者再也没有办法唱出原来那么响亮的嗓音了 只能低声唱着
[等待着谁能够将我的心房轻轻叩击
  即使是你 也仅仅驻足了片刻便离去
  想着或许 下个路口会有谁与我相遇
  哪怕只 一瞬的 奇迹]

那个女孩在她面前短暂驻足 默默听上一小会
然后同样的嫌弃的眼神
这次不同 她外加了一句
真烦 唱都唱不响还在这里卖艺干什么……

那个女孩不管歌者充满惊喜的眼神 自己走开了

时间还剩下00天00:32:12.255

天空不像原来的夕阳了
变成了一块血红
路人们终于停下脚步 议论纷纷这不寻常的景象
那个女孩也停下来 看着天空
歌者默默的看着她
"请不要把我们现实的缘分和记忆在循环中清零好吗?"

时间还剩下00天00:21:10.995

那个女孩还是上路了 她在离歌者不远的红绿灯路口停下
歌者还是默默地看着她
同时 她还看见一个山坡上的大卡车
大卡车似乎刹车失灵 像那个女孩的路口直通过来
路口显示了绿灯  那个女孩马上走向斑马线
怎么办?

时间还剩下00天00:20:29.259

歌者不顾一切 用尽自己即将耗尽的力气
扯着自己即将彻底崩溃的喉咙
"我仍然在无人问津的阴雨霉湿之地
  和着雨音 唱着没有听众的歌曲"
声音那么大 吓得那位女孩又停下脚步
那位女孩不耐烦的回头

大卡车在她身旁呼啸而过

那个女孩惊谔的看着那个大卡车 看着那个歌者 明白了一切
歌者再也唱不下去了
嘴唇动着 还在唱着那四拍子的歌

那个女孩脸有点红 慢慢走过来
谢谢你啊 谢谢你救了我
顺便也对不起 不该嫌弃你的
歌者也不能说话 眼角堆满了泪珠

那个女孩说 留下一个联系方式吧 我叫洛天依
你叫什么名字
歌者嘴唇动着 发不出声音 乐正绫
那个女孩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月……什么?
歌者泪流不止

时间还剩下00天00:00:10.000
歌者知道这个时候终于来了
洛天依想了想 时间不早了 她对歌者说 以后有麻烦的话可以找她帮忙
洛天依转身要走 歌者赶紧抓住了她的手
洛天依不知道歌者想要干什么 只好再次停下

停下 穿过世界末日

红色的天空回到该有的颜色 天要黑了
歌者说 我……我叫乐正绫!
看着自己的手腕 倒计时消失了
洛天依说 啊原来你叫这个名字 啊 好特别哦

乐正绫泪流不止  对……对啊

哎呀你哭什么 不要哭了。




吃榴莲不吐榴莲皮

南北日记【一】

大概是一个写南北组甜甜的日常的系列,有点像是100个小秘密那种小段子吧,我会尽全力往里面加糖的,争取达到看一篇打三针胰岛素的那种。

【出差】

深夜,乐正绫拖着行李箱,一脸疲惫的打开家门,不出意外的,客厅的灯没关,灰毛的小家伙穿着睡衣迎接自己。

“阿绫,你回来啦。”洛天依的声音软软的。

“嗯呐,回来啦,怎么眼圈黑了?最近没休息好吗?”

“你不在,我自己睡害怕。”

乐正绫扑哧一声笑了,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那个一直扎着的八字型发髻因为要睡觉所以解开了,毛茸茸的脑袋摸起来很柔滑。

“回来这么晚吵到你睡觉了吧?”

“不会,绫累坏了吧?吃过饭了没有?”

  “嗯,在机场吃了点,你呢?”

 ...

大概是一个写南北组甜甜的日常的系列,有点像是100个小秘密那种小段子吧,我会尽全力往里面加糖的,争取达到看一篇打三针胰岛素的那种。

【出差】

深夜,乐正绫拖着行李箱,一脸疲惫的打开家门,不出意外的,客厅的灯没关,灰毛的小家伙穿着睡衣迎接自己。

“阿绫,你回来啦。”洛天依的声音软软的。

“嗯呐,回来啦,怎么眼圈黑了?最近没休息好吗?”

“你不在,我自己睡害怕。”

乐正绫扑哧一声笑了,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那个一直扎着的八字型发髻因为要睡觉所以解开了,毛茸茸的脑袋摸起来很柔滑。

“回来这么晚吵到你睡觉了吧?”

“不会,绫累坏了吧?吃过饭了没有?”

  “嗯,在机场吃了点,你呢?”

  “我也吃过了,阿和过来帮我做的饭,”天依把阿绫的衣扣解开,“快点把衣服脱掉,我去烧热水。”

。。。。。。。。。。。。。。。。。。。。。

  一会后,熄灯,床上。

   。。。。。。。。。。。。。。。。。。。。。

  “依依,我好想你。”

  “绫,我也想你”

  “那你亲我一下。”

  “啾”

  “天依,亲脸蛋不算数哦。”

  “那,那你要我怎样”

  “要这样”

  “啾”

  “你!流氓!”

  “嘿嘿”

  “流氓阿绫!哼!”

   。。。。。。。。。。。。。。。。。。。。。。

  “阿绫,你睡了吗”

  “没有,怎么?”

  “你不在我总是做噩梦。”

  “梦见什么?”

  “挺多的,我害怕,我想抱着你睡。”

  “好啊”

   。。。。。。。。。。。。。。。。。。。。。。。

“嘻嘻,阿绫你身子好软”

  “嗯。。。。。天依你肚子上的肉肉多了啊,我不在的日子里没少吃吧?”

  “哪有?!”

  “嘿嘿,看起来长大的不仅是肚子哦”

  “哎?!你手往哪放呢??”

  “我想你嘛,依依,今晚可以吗?”

  “不要!流氓阿绫!”

  “嘴上这么说,身体的反应倒是很诚实呢。”

  “往哪摸呢?!”

  “哟,我家天依害羞啦?”

  “讨厌。。。。。。”

  。。。。。。。。。。。。。。。。。。。

  “呐,要吗?”

  “嗯,你轻点,别弄疼我。”

少肆辰

学校中秋贺卡画南北( ¨̮ )
未完成

学校中秋贺卡画南北( ¨̮ )
未完成

变成冰の云
我果然还是不想上色……

我果然还是不想上色……

我果然还是不想上色……

艺术先森

晚自习无聊产物哈哈哈

晚自习无聊产物哈哈哈

Zero

社团里的纸胶带!拍了个过程

社团里的纸胶带!拍了个过程

Nana_七月六

【南北组】爱在舞台(下)The love of stage

※摩登舞,快步舞。

※远古前篇的补完。是糖的结局。

—————————————————————

   还未开始跳舞,洛天依的冷汗便汩汩从她轮廓分明的颔下低落到修长的脖颈上。女孩提着舞裙,遏制住自己不再因舞池中间闪耀的灯光害怕。可是她的另一半仍未到来。

   乐正龙牙的皮鞋焦急地在地上打着拍子,如果乐正绫她真的没来……

   舞蹈天才会抛下属于她的舞台,抛下属于她的舞伴吗?

   “阿绫……”洛天依望向入口的双眼,带有些许酸楚。...


※摩登舞,快步舞。

※远古前篇的补完。是糖的结局。

—————————————————————

   还未开始跳舞,洛天依的冷汗便汩汩从她轮廓分明的颔下低落到修长的脖颈上。女孩提着舞裙,遏制住自己不再因舞池中间闪耀的灯光害怕。可是她的另一半仍未到来。

   乐正龙牙的皮鞋焦急地在地上打着拍子,如果乐正绫她真的没来……

   舞蹈天才会抛下属于她的舞台,抛下属于她的舞伴吗?

   “阿绫……”洛天依望向入口的双眼,带有些许酸楚。

 

   快步舞。

   在国标摩登舞中最欢快,最具有活力的舞蹈。它轻快灵巧,是融合技巧与艺术魅力于一体的舞蹈形式。洛天依虽然只能勉强跟上乐正绫的探戈,但是在听到快步舞之后,她的瞳孔里竟然闪烁出欣喜的光芒。

   跳跃,摆荡,移动,每一个动作所需要的力量,洛天依都心知肚明。

   “干嘛突然一副正儿八经的样子?”乐正绫喝完了水,又揩干了汗珠,只见洛天依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摆准了手臂的姿势就等人来到自己身前了。

   瞅见人是这副架势,绫也动了动颈椎,伸手攥住了洛天依的手心将她拉到怀里来,嘴唇边便是女孩的耳根:“准备好开始了吗?”

   “喂,虽然你是天才,但是在我最拿手的项目里是不会被你甩开的。”洛天依歪了脸颊,眼尾带着挑战地扫了乐正绫一眼。

   乐正龙牙播放了舞曲。

 

   演化自芭蕾的跳跃舞步,比起天鹅的优雅,更像灵活的鱼儿弹跃出水面,挥洒身体中所蕴含的能量。不需要太高,脚尖刚巧离地的距离是曾经贵族舞池中的人们对形体的保留。

   但是,分明是在空中的,洛天依的身躯竟然从未离开过乐正绫的怀抱。明明间歇性的分离与小幅抖动应该是在跳跃动作里出现的正常偏差才对——乐正绫的双睛不由得被洛天依较真的侧颜给吸引过去了。

   向旁连续小跳的并步,洛天依的身体就像羚羊,做得利落。分明是近在咫尺的脸颊,两人的身躯却没有丝毫的碰撞,似乎契合得不合乎常理了!

   乐正绫是全能的国标舞天才,那么洛天依在快步舞上的天赋又是否能够与她持平呢?

   不如让我看看你到底能做到什么地步吧,洛天依!乐正绫突然双手箍住怀里人纤细的腰肢,双脚像是登台女郎般重重地踏上地板相互张开,突然把自己的重心加在了洛天依两腿之间。

   是一个即兴的大下腰!洛天依的腰身在空中画了半个圆弧,修长的脖颈与姣好的下颔完全暴露在观众的眼前,高翘长腿挑逗着曲线,全部重心都压在另一只唯一着地的脚掌上,没有丝毫的偏差。

   乐正绫看到,映在女孩白皙长颈与分明锁骨上的汗珠,把她的肌肤衬得更加耀眼。

   她回到了我的怀抱。绫急急地把她重新揽起,抱在了怀中。

   是什么让乐正绫的嘴角挂起了莫名的笑靥呢?她好久都没有这样酣畅痛快地舞过了。

   快、快、快!她们两人还能更快!

   双腿的侧行,大臀的摆荡,脚下的转步,追步,锁步,两位舞者像是吃定了对方,像在滑雪的步伐中推动的艺术,她们时而宛若鱼尾跃摆,时而像醉时迂回,空气中迷漫着汗水的蒸液,使得乐正绫愈发兴奋了起来!

   男位退则女位进。原本是相互互补,可是兴奋的肌肉更想要脱离舞蹈的规则,跃入本能地忘我。

   “等、阿、阿绫!”

   这首曲子应该是4/4拍才对!洛天依慌了神,她不懂乐正绫即兴加入的一些动作,为何会有弗朗明哥的踏步?为何会有节拍不对的华尔兹?为何会有莫名其妙的双臂升降?

   乐正绫的细胞都想着舞!

   “呀——!”

   洛天依的腰部被绫肆意地举起,原地便是一次以女位为主导的精妙旋转——

   海、海豚探戈?!

   旋转过后的大脑根本无法控制住肢体的动作,任由对方摆弄。乐正绫将洛天依放倒,稳稳地接在了怀里,却因为舞蹈类型的不协调,天依腿部的重心完全没有找准,一只脚以奇妙的姿势压在了地上。

   可是这里依旧是舞蹈天才乐正绫的怀抱啊。

   洛天依的瞳孔里满是惊异,她的脑袋紧贴着绫的臂膀,对方的脸颊与自己近在咫尺。

   就连她呼吸里的气味都能够嗅到,乐正绫脸上的汗液滴落在洛天依的唇边。

   喘息了许久才缓过神来,绫突然惊觉她抱着洛天依已经怔了许久,连忙直起腰肢想要把女孩从怀里拉起:“抱、抱歉,一不注意就太过火了,天依……”

   “好——痛!”

 

   果然勉强还是不行。

   洛天依先前被压住的脚松开后,脚踝处传来的尖锐的刺痛。快步舞原本便是松弛膝盖,将重心全部放在脚掌上的,这次的失误,直接让她软在了地上。

   “绫!你在干什么?!”龙牙也快步跑过去查看,替天依脱下舞鞋后,只见她患处的淤青逐步明显起来。

   “你跳到后半段,明显是生气了吧?”乐正龙牙不解地看向乐正绫。

   “生气?”她仍停留在刚才的余韵中没有清醒。

   “你到底为什么生气?”龙牙质问道,“为什么要拖着洛天依即兴表演她并不熟悉的舞种?难道是因为快步舞在天依面前已经没有优势了……对吗?”

   乐正绫愣愣地擦着汗,不答言。

   “我就知道……”龙牙竟然露出了笑容,“你不可能永远是巅峰的,你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绫,继续跳下去吧,把自己变得更好……好吗?”

   “我说过,我不想再跳了,和我是不是最好没有关系。”绫咬着嘴唇,把目光瞥向了一边。

   “绫,只要你继续坚持的话……”

   “我说过,我不想再跳了!”乐正绫爆出吼叫,将汗巾毫不留情地摔在了龙牙的脸上,夺门而出。

   “阿、阿绫!”洛天依想要尝试站起,却被疼痛重新锁在了地上。“龙牙,快去追回她啊。”

   “你……都这副模样了,还担心她?”男人有些左右为难,“你也看到绫刚才的态度了,这样真的好吗?”

   “海豚探戈的时候……”洛天依紧紧捏着自己患处的皮肉,“她盯着我旋转的眼神,像在对我耳语……‘给我看看你能有多美丽吧’可是,我没有做到。”

   “只有真正的舞者才会在忘我的时候露出那样的眼神,才会露出欣喜的笑容。”洛天依垂着脑袋回忆着,“她明明觉得跳舞很开心的,我们应该追回她。如果阿绫没有表现出那样的神情……原本我还以为自己和这样的天才无缘了。”

   龙牙叹了口气:“天依……”

   “龙牙,我想和乐正绫一起站上大赛的舞台。”

   看见女孩的脸上写着坚韧与坚定,乐正龙牙也不再犹豫了:“这两个月你注意养伤,我去劝劝乐正绫。”

   他出门去找乐正绫的那一刻,洛天依从没设想过,绫竟然自此消失了几个月,一点消息都没有。

 

   最后一次在练习室见到乐正绫,是她打算收拾包袱准备出国的那一天。

   洛天依甚至还没来得及跟她寒暄几句,人急匆匆收拾练习室杂物的模样便引得她不愿意开口。

   可是如果不做最后的挣扎的话……

   “龙牙都替我们报名了。”洛天依小声地对她说。

   “老哥的课上那么多人,挑一个最好的跟你跳,也够拿名次了。”乐正绫把东西不断往自己包袱里赛,“天依,你本来就很棒,一定没问题的。”

   “脚踝好了以后,我依然在很努力的练习。阿绫,我知道我跟你还有差距,但是……”

   “有什么差距啊?”乐正绫转过身来,“现在我已经不在舞坛了,你跟我之间是没办法比较的。”

   沉默。

   瞧见洛天依憋屈的模样,绫苦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你好好加油啦,天才虽然少有,但是他总会出现的。说不定你以后会遇见更厉害的人。”

   “但是他们哪一个都不是乐正绫!”洛天依朝着已经离舞蹈室走出很远的乐正绫叫到。

   “你可以把他们每一个都变成乐正绫!”女孩头也没回,背对着她挥了挥手。

 

   大赛开始的第一天,也是乐正绫的航班起飞的那天。

   洛天依的冷汗便汩汩从她轮廓分明的颔下低落到修长的脖颈上。女孩提着舞裙,遏制住自己不再因舞池中间闪耀的灯光害怕。可是她的另一半仍未到来。

   乐正龙牙的皮鞋焦急地在地上打着拍子,如果乐正绫她真的没来……

   舞蹈天才会抛下属于她的舞台,抛下属于她的舞伴吗?

   “阿绫……”洛天依望向入口的双眼,带有些许酸楚。

 

   龙牙劝了洛天依好多次,她就是不愿意找新的舞伴。虽然为了以防万一,他也带了班里最好的学生来陪同天依,但是每个人心内都知道,到了最后关头,如果那人仍未来到,洛天依会直接弃权。

   她还在等着乐正绫。

 

   “耳机……耳机……”乐正绫在背包里不断翻找着,的士开到机场还有四十分钟的路程,她可不想用打盹来度过这段时光。

   怎么还会有练习室的小零件放在包里?一定是当时装的太慌乱了……乐正绫满不在乎地翻看着,突然之间一张淡蓝色的便签吸引了人的注意。

   我从来不买蓝色的东西……

   这个不属于她的小信件,来信人署名是洛天依。

   “洛天依……”

   乐正绫打开了信。

   她还以为是什么煽情的日记呢,只见上面写的都是讨厌海豚探戈的话语,什么怪乐正绫不体贴不善解人意啦,怪她是个舞蹈狂人啦,甚至还嚣张的在末尾加上了这么一句:

   如果大笨蛋乐正绫真的能够看到这个玩意的话,我祝你下辈子都孤独终老吧!你说去国外深造就算了,你学什么金融嘛!

   你明明是舞蹈天才诶!讲不讲道理的?!

   洛天依。

   喂喂,金融系的学生听到都要哭了,这也未免太情绪化了吧。乐正绫露出了苦笑,随手将便签扔出了车窗外。

 

   选手们纷纷进入舞池,该洛天依入场了。

   但是她的身旁没有站着属于她的舞伴。

   “我……”洛天依哽咽了,她提着舞裙,脚步是向裁判席走去。

   她将要弃权。

   乐正绫没有回来,就意味着以后她也不会回来。那么以后的所有大赛,都将失去意义。

   “你往那边走什么啊?你的天才舞伴明明在这里。”乐正绫双手叉腰,满脸无奈地望着洛天依,“你的信写的太烂了,我是来要求你重新写的。”

   只见人的手里握着那张破烂不堪的便签,也不知道它究竟经历了什么。

   “阿绫!”也不顾什么礼仪姿态了,洛天依朝她直奔而去,跳起来挂在了人的身上,将她紧紧地抱在怀里,“阿绫阿绫阿绫!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会回来的!”

   龙牙口里念叨着‘谢天谢地’,一边去评委席要求给刚到来的天才选手更多的更衣时间。

   “比赛就要开始了,你还没上妆……”天依的指头摩挲过乐正绫的鼻梁,不禁有些担忧。

   “你觉得我需要吗?”是学着洛天依的样子用眼尾扫了她一眼,“这点时间换个衣服就够了,那么,接下来是时候……”

 

   “给我看看你能有多美丽吧。”

 

 

(END)

   


吃榴莲不吐榴莲皮

猫鼠游戏(第二章)

第二章

  自从第一次和乐正绫相遇之后,小洛接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这些天她茶不思饭不想,白天晚上的来来回回瞎琢磨,想着要不要和自己高中暗恋的小男孩表白心意,想着是不是吃一次自己人生中最后的晚餐。这样子战战兢兢的过了几天,没有再次碰上乐正绫,也没有半夜被人溜进家门吃掉,外加上学校也开学了,白天上课晚上回家做饭吃的生活节奏让小洛着实松了一口气,本来指望着能过上两天安稳日子,没想到生活再一次给了洛天依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天小洛放学,通常她都是在下午上完大学的课程之后去菜市场买点当日时新的蔬菜回家好做完饭,因为并不是每天下午都有课,所以这个时间也不太固定,今天就刚巧下午...

第二章

  自从第一次和乐正绫相遇之后,小洛接连做了好几天的噩梦,这些天她茶不思饭不想,白天晚上的来来回回瞎琢磨,想着要不要和自己高中暗恋的小男孩表白心意,想着是不是吃一次自己人生中最后的晚餐。这样子战战兢兢的过了几天,没有再次碰上乐正绫,也没有半夜被人溜进家门吃掉,外加上学校也开学了,白天上课晚上回家做饭吃的生活节奏让小洛着实松了一口气,本来指望着能过上两天安稳日子,没想到生活再一次给了洛天依一个大大的“惊喜”。

  那天小洛放学,通常她都是在下午上完大学的课程之后去菜市场买点当日时新的蔬菜回家好做完饭,因为并不是每天下午都有课,所以这个时间也不太固定,今天就刚巧下午的第三四节下课,小洛拎着一篮子蔬果往回走的时候已经六点多了。

  按下电梯向上的按钮,楼道的黑暗中亮起橘黄色的灯光,洛天依轻轻跺脚,把感应灯点亮。“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小洛抬头看到的却是一个熟悉的身影。

  身着西装,脚踏高跟鞋,漂亮的脸蛋上化着淡妆,棕红色的头发盘在头顶,猩红色的眸子还有那一对竖瞳——这正是小洛几天的噩梦根源!

  洛天依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堵住自己的嘴巴,把那一声尖叫硬生生塞回了嗓子眼里,一看见乐正绫,她浑身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电梯里的煞星看起来心情很好的样子。
  乐正绫刚刚从地下停车场停完车上来,看到拎着菜篮子的小洛,她眼睛一亮,很热情的招呼:“洛天依妹妹,你好呀!好久没见啦!”

  “好……好久不见”洛天依的回应声音像是蚊子哼哼。她低着头僵直在原地,动弹不得。现在这个场景对洛天依来说就好比恐怖片,有所不同的是,比起电影里那些电梯遇鬼的家伙们,她可是明知道电梯里有鬼,可是还不得不进去啊!!!

  咔的一声,电梯门就要关上,乐正绫赶忙按着开门按钮:“快进来呀,等什么呢?”

  “哦,好……”洛天依两只脚好像黏在了地上,几乎是拖着脚步,老大不情愿地走进电梯,自动找了一个离着乐正绫最远的角落站好。

  “好像还没有和你正式介绍过我自己吧?真是好抱歉”乐正绫微笑着,只不过在洛天依看来,这笑容怎么都像怀着歹意。“我叫乐正绫,音乐的乐,正直的正,绫罗绸缎的绫,朋友们一般都叫我阿绫。”

  “你叫洛天依是吧?看起来比我小了不少呢,还在上大学吗?”

  “嗯”洛天依几乎是细不可闻的回应了一声。

  “那我可以叫你天依妹妹吗?”

  “嗯。”

  “天依妹妹,你长得真的好可爱呢”

  “嗯。”

  无论乐正绫说什么,洛天依似乎打定了主意只用最简短的词句来回应。

  乐正绫看着畏畏缩缩的小老鼠,身上的学生服和短裙干干净净,一点儿污渍或者是褶皱都看不到,比自己矮了一头的小身子老实地蜷缩在电梯一角,低着头,灰色的刘海下面那一双对清澈的绿色眸子不时的偷瞟下自己,长睫毛颤动着,脸颊粉嫩嫩的,好像一捏就会捏出水来。

  啊啊啊啊!简直犯规啊!鼠妖变换的人形不是都是尖嘴猴腮的嘛!!为什么这只这么可爱啊啊啊啊啊啊!

  乐正绫看着看着不禁就想挑逗下小家伙,她恶意地上前一步,几乎就要和天依脸贴脸,两只胳膊撑着电梯壁,把这小老鼠环绕了起来。果不其然,听到了小老鼠受惊发出的那一声轻轻的抽气声音,看着她吃惊的瞠大双眸,乐正绫笑眯眯地问到:“天依妹妹,每天自己去上学多辛苦呀,要不要姐姐以后开车接送你?”

  洛天依紧张的都快喘不过气来了,两人几乎是脸贴脸的距离,乐正身上的香水味都渗进了自己的鼻子里,呜……希望自己的衣服上没有汗味什么的,今天刚洗过,应该不会……

  不对!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洛天依赶忙把奇奇怪怪的想法驱逐出脑海。眼前的人一脸坏笑,那双看着自己的眼睛里充满了恶意,那是食肉动物面对猎物露出的眼神!!难道……难道要在电梯里吃了自己??这里可有监控啊!

  小洛刚想往后躲就发现身后已经是电梯角落了,躲无可躲。只好双手把菜篮子抱在胸口,半挡着脸,来遮掩那可怕的目光,委屈巴巴的看着乐正绫,感觉就快哭出来了。

  “不……不用……了,太麻烦你了。”洛天依的声音都带上了哭腔。

  “叮!”

  就在这时,电梯一声响,随后电梯门缓缓拉开。

  到地方了!!

  这一声对于洛天依简直就是天籁!她拼命挣脱了乐正绫的怀抱,狼狈的逃窜了出去。

  “快点……快点开门……快点!”洛天依手哆嗦着,声音也跟着抖,试了好几次才成功的把钥匙插进锁里。终于是赶在那个煞星从电梯里出来之前进了门。

  “砰!”

  关门,锁门一气呵成,洛天依才终于背靠着大门长出了一口气,软软的滑坐在地上,失神了好长时间。回过神来的时候,觉得自己从脊背到四肢都麻的厉害。这种动物遇到天敌的恐惧,没有天敌的人类是真的很难理解的。

  “我洛天依以后就是累死!死在楼梯上!也绝对不再靠近电梯半步!!”小洛在心里暗暗的赌咒发誓。

  再说乐正绫这边,看着小洛吓的逃命出去,不由得莞尔一笑,看来自己这猫妖的身份还真是有震慑力啊!虽然以前在天庭的时候也听说过人间的妖精之间斗争比较厉害,但那也是老黄历了,跨进新世纪之后,妖族的关系早就缓和了许多,也不知这小妖精是怎么回事。

  乐正绫走进家门,把西装脱下来挂在衣架上,一边回味着小老鼠身上好闻的味道,靠近她的时候,能闻到衣服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洗衣粉香味,她毛茸茸的小脑袋上,还能闻见洗发水的香气,好像是茉莉花的味道吧?轻轻淡淡的,很讨人喜欢。那粉嫩的吹弹可破的皮肤,白皙的能看到血管的脖颈,还有那一对吓的圆瞠的眸子,啧啧……老天还真是不公平啊,这么甜美的外貌,偏偏就长在了一只老实巴交的小老鼠身上,要是自己长成这个样子,呵呵,那只该死的白毛早就是自己的了!乐正绫回头,看到了桌子上还放着一个小篮子。

  “哦,对了,把这事给忘了,那天吃完饼干之后篮子就忘记还给她了”乐正绫随手拎起来,“话说回来,饼干烤的真是很好吃啊,不愧是啮齿类动物呢。”说着,她换下家居的拖鞋,出门去了。

番茄

这个洛天依脸是真好看(。・ω・。)ノ♡

这个洛天依脸是真好看(。・ω・。)ノ♡

芜依

【双蓝甜点坊】

“柯弟弟,起床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入房屋之中,带来些许暖意。
天依轻轻抚摸着摩柯尖尖的耳朵,趴在耳边低语。
“咪……”
摩柯抬起毛茸茸的小爪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翻过身去,揪住了自己身上的小毯子。
两腿一发力,就夹住了蓝色的小毯子,又传出些许喘息声。
“不起……”
“唔咪……”
天依挠了挠头,在反复推了几下没有用之后,抚摸着气鼓鼓的小脸,走到窗边。
“唰!”
金黄的阳光悉数洒在摩柯的身上,不偏不倚,恰到好处。
“喵!——”一声尖叫,动作倒是伶俐,只是一个缩身,小小的身子已然全部躲在了被子之中,蜷缩成一个毛茸茸的球。
“呼~”
轻轻出了口气,一跃,便定身在摩柯的床边。
“天依姐不要啊——”
“我不想起——”
“...

“柯弟弟,起床了。”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帘射入房屋之中,带来些许暖意。
天依轻轻抚摸着摩柯尖尖的耳朵,趴在耳边低语。
“咪……”
摩柯抬起毛茸茸的小爪子,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又翻过身去,揪住了自己身上的小毯子。
两腿一发力,就夹住了蓝色的小毯子,又传出些许喘息声。
“不起……”
“唔咪……”
天依挠了挠头,在反复推了几下没有用之后,抚摸着气鼓鼓的小脸,走到窗边。
“唰!”
金黄的阳光悉数洒在摩柯的身上,不偏不倚,恰到好处。
“喵!——”一声尖叫,动作倒是伶俐,只是一个缩身,小小的身子已然全部躲在了被子之中,蜷缩成一个毛茸茸的球。
“呼~”
轻轻出了口气,一跃,便定身在摩柯的床边。
“天依姐不要啊——”
“我不想起——”
“给我起来——”
两双四只爪子抢夺着那条淡蓝色的毯子,拉拉扯扯,两个人的气力倒是不分上下。
“你都起来了,还要再睡嘛?”
天依看着面前的少年,偷偷地笑了一下,放开了手。
“唔!”
一声叫声和沉闷的响声传入天依的耳中,让她嘴角更添三分上扬的弧度。
她看着四脚朝天的摩柯,那滑稽的样子,让她一次又一次忍俊不禁。
虽说如此,但是摩柯好像不认账了,倚在床边,爪子放在脸上。
竟撒起娇来。
“天依姐欺负我——”
“哇呜呜呜呜——”
“好过分啊——”
碧绿色的眸子跳动了两下,天蓝的爪子挠了挠头,又让那对小耳朵一阵轻轻地摆动。
轻步走上,看着两条小短腿不断蹬着地毯的摩柯,有些慌神。
摩柯还在用小爪子扫着流下的眼泪,还不时悄咪咪地用已经模糊的视线打量身边。
——当然是看看姐姐有没有过来。
毛茸茸的触感出现在摩柯的脸上,让他的脸有些痒。
逐渐清晰的视线下出现在一条天蓝色的尾巴,尾巴不偏不倚,力度也是恰到好处。
“天……天依姐……唔……”
“男孩子,哭什么啊……”
“唔……”
泪珠被一点一点擦去,悉扫在地上或是被沾在尾巴之上。
摩柯的小脸又一次出现在天依的眼前,让她微微一笑,又张开小爪子,看着坐在地上的摩柯。
扑!——
淡蓝色毛发的猫儿扑在天依身上,吮吸着她身上的香气,紧紧搂住。
“摩柯最喜欢姐姐了——”
天依搂着怀里的摩柯,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摩柯的小虎牙轻轻咬在天依的脖子之上,因为强烈阳光的缘故,不得不眯上了双眼。
“好啦柯弟弟……别这样……”
摩柯的小脑袋一扭一扭的,伏在天依的肩上,嘴中不时发出一些轻呼。
天依微微叹了口气,继续拍着他的背,摇晃着自己的身体。
不一会,脖子上的咬合感逐渐小了,熟悉的轻喘声又一次划过耳边。
“咪……”
天依摇了摇头,抱着又一次睡过去的摩柯,将他轻轻放在床上,宠溺地看着他有些标致的脸颊。
睫毛好长啊。
她俯身,在摩柯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又听见几声梦呓。
“最……最喜欢……姐姐了……”
天依笑着抬头,走到一旁,两只爪子一模,摸到了盘子中的一条大鱼。
抱起,这条鱼的长度可是比她的脸宽要长多了。
张开小嘴,晶莹的液体在嘴中拉出一条银线,眯着眼,一脸幸福地向着鱼咬去。
肩膀上传来的压力让她一怔,却很快又微笑着,张着嘴,看着肩上的摩柯。
“那就一起次吧?”
摩柯听着这句话,两只爪子攀住天依的肩膀,幸福地咬下一块鱼肉,慢慢咀嚼起来。
秋日的晨光洒在两只猫儿的身上,将双蓝的毛发映得有些发亮。
幸福这件小事,从来就不需要什么轰轰烈烈的爱情。
你在,我也在,这就是。
最好的幸福。

四非

【南北组】细碎念想(一篇完)

又名《矫情至死洛天依》

————————————————————————————————

洛天依每时每刻都在幻想自己死去。待在家里的时候,天花板忽然坠落,大地忽然摇晃,龙卷风把她带到了天上再狠狠拍下地面;睡觉的时候,蒙着脸的小偷朝她的肚子狠狠扎了一下,房间角落突然冒起浓烟,枕边的手机突然爆炸;走在路上,一辆车猝不及防冲过来,头顶的广告牌不宣而至砸到头顶,靠边的高楼朝她的方向倒塌;坐车的时候,车撞上了护栏,车冲进了河里,车里隐藏着歹徒……

有时候,她看着厨房里忙碌着准备午餐的乐正绫,也会想到煤气炉爆炸,高压锅不受控制冲向那个她最喜欢的人。

活着真是不容易。洛天依看着正在盛饭的乐正绫,发着...

又名《矫情至死洛天依》

————————————————————————————————

洛天依每时每刻都在幻想自己死去。待在家里的时候,天花板忽然坠落,大地忽然摇晃,龙卷风把她带到了天上再狠狠拍下地面;睡觉的时候,蒙着脸的小偷朝她的肚子狠狠扎了一下,房间角落突然冒起浓烟,枕边的手机突然爆炸;走在路上,一辆车猝不及防冲过来,头顶的广告牌不宣而至砸到头顶,靠边的高楼朝她的方向倒塌;坐车的时候,车撞上了护栏,车冲进了河里,车里隐藏着歹徒……

有时候,她看着厨房里忙碌着准备午餐的乐正绫,也会想到煤气炉爆炸,高压锅不受控制冲向那个她最喜欢的人。

活着真是不容易。洛天依看着正在盛饭的乐正绫,发着呆。

想什么呢。额头挨了一记炒板栗,眼前飞过许多小星星。

很痛!

不高兴了。洛天依噘着嘴。她发誓她要与乐正绫绝交十分钟,不,十一分钟!

啊~眼前的人却似乎没在意这个闹别扭的小朋友,用筷子夹了一块肉丸子,递到洛天依的嘴边,一边还像哄小孩那样嘴里发出声音。

洛天依无知无觉地张开嘴,还是满脸的不高兴。嚼啊嚼啊,嗯?还挺好吃?于是把刚刚的决定忘得一干二净,阿绫,这个好好吃!

哎,那都给你吃了。那人头顶的呆毛摇啊摇啊,比本人还要得意几分,眼睛笑眯眯的,像一只等待主人夸奖的二哈。

洛吃货眼睛亮了起来,叮铃叮铃,是明晃晃的小铃铛。

但没多久,小铃铛掉出去了,洛天依像只耳朵耷拉下来的哈皮狗,阿绫,她张张嘴,却没想好要说什么。低头的小孩儿本来也不觉得有什么,怕死是人之常情,可是,可是,为什么明明被深爱着、也明明用力去爱了,也依旧会觉得如此孤立无助?是爱得不够深、不够彻底吗?还是……

怎么了?对面停下了饭碗,毫无掩饰地展现出自己的关心与担忧。…哪像自己,实打实的胆小鬼!

天依重新抬起头,眼神又亮了起来,没什么,只是想吃包子了。

阿绫猝不及防地炸毛了,你,你你你是嫌弃我做饭不好吃!

没有没有没有!天依支支吾吾地否认,慌里慌张却也不知道怎么说。

不听不听不听!坚决且果断地摇头,此刻的阿绫活像那个 在餐馆面前听见阿绫举双手说没钱时候的 洛天依。连语调都一模一样!

那……那你想怎么样?看吧,这招不仅对阿绫有限,反弹回来,对自己也很有效。天依头上的∞焉了下来。

把饭菜,全部吃完,一个不留。

好~




“还是……自己太懦弱了?”




准备睡觉了。

阿绫起身,关了灯,又重新躺回床上。

黑暗中,天依感觉到,有一双手无比温柔地环住了自己的后背。

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在这儿。

温热的鼻息拂在后颈上,似羽毛飘落掌心,又轻又柔又痒。洛天依的心里,突然升起一束火光,扶摇而上,绽成了定格的烟花,星星的细屑稳稳当当地落下来,漫天火光,闪闪发亮。

可终究是黑夜。

是被爱着的,是被爱包围着的。可是恐惧像一只时刻凝视着自己的眼睛,头顶、脚下、身前、身后,无处可逃。谁会赢呢?

洛天依闭上眼睛,声音颤抖。

嗯。




无数个梦里,她总是会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死去。醒来,长夜如水,指针滴滴答答,像一首落寞长诗。

但身旁那人,呼吸均匀,睡意绵长。只要多看她几眼,再焦灼的心也会慢慢冷静下来。她拉起绫的手,放在自己身上,好像这样就会受到保护,安然一生。

接下来的梦里,奥特曼打小怪兽,灰太狼抓喜羊羊,汤姆追着杰瑞跑,一切顺顺当当,理所当然。于是一梦天亮。




如果……我是说,我们终归是会死去的。如果……某一天,我消失了,阿绫会怎么办呢?

鼓足勇气,似是不经意般,洛天依用调羹搅动着碗里的粥,眼睛却时不时偷瞄一眼对面的呆毛小孩。

怎么办……那当然是,去找你啊。乐正绫粲然笑了,我的小朋友长大了,会开始想这些深奥的问题了。

我是认真的啦……洛天依红着脸,小声说着。搅动的弧度越来越小,最后索性放开了调羹,手垂了下来。她低着头,像个做错事的孩子。

乐正绫伸长了手,拿走了洛天依的粥,用调羹轻轻舀了面上一层,吹了几下,啊,洛天依张开了嘴。乐正绫笑了,这就对了,好好吃饭才是乖孩子。

阿绫……洛天依神色复杂地看着乐正绫。

乐正绫心想,哎呀不好,她这个表情,是生气的前兆啊。于是想办法哄。她知道洛天依在害怕什么,因为,她也在害怕。可是怕有什么用呢?难道日子就不过了吗?她承认自己是在逃避,逃避一切不利因素,可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逃避虽然可耻,但有用。

我也是认真的。阿绫收敛了表情,正色道,我也怕得很呐,但我,想和你好好过日子。

以后的生活会怎么样,无法预料,或许我们下一刻会因为不可预料的意外而猝然离世,但是此刻,我只愿和你赖在一起,就是那样。

我怕……我还是害怕……有的时候,我甚至想着,不如……

这么可怕的想法还是不要说了吧,太病娇了。你看,你把手,放在我的手上。此刻,你可以感知我,我可以感知你,我们彼此都是存在着的。这些温度绝非虚假,心跳生生不息。假如闭上双眼,我们死了,我们就变成了天上的星星,在几千年后还能碰撞什么的发生点联系,人类早已不值一提,死亡,即永恒。

意识什么的也不是很重要啦。乐正绫突然笑了,就算这个名为乐正绫的意识沉睡了,没准儿还有个叫乐倒绫的意识会苏醒过来。

来,啊。洛天依又吃下一口粥,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乐正绫虽然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但是已经蒙混过关就不管了。




未来,就让我们一起害怕吧。

变成冰の云
马上要到中秋节啦!

马上要到中秋节啦!

马上要到中秋节啦!

蓝白水手

小学妹天依(゚∀゚)✨还带特效的那种

小学妹天依(゚∀゚)✨还带特效的那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