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天依

40万浏览    14416参与
Draki
干啥啥不行,摸鱼…也不行。

干啥啥不行,摸鱼…也不行。

干啥啥不行,摸鱼…也不行。

喵雪

忽然想起这边完全没有营业[[什么人

忽然想起这边完全没有营业[[什么人

席楠之城

占tag致歉,30r出v+主题明信片(11张)加双子小pvc文件夹,不单出
明信片基本全新状态完好,含大部分双子miku和一张天依。文件袋背面有小划痕所以已自刀惹……
邮费少补多退暂定12r
有意私信我走闲鱼啦,页面在东西在。爽快小伙伴塞小礼物。

占tag致歉,30r出v+主题明信片(11张)加双子小pvc文件夹,不单出
明信片基本全新状态完好,含大部分双子miku和一张天依。文件袋背面有小划痕所以已自刀惹……
邮费少补多退暂定12r
有意私信我走闲鱼啦,页面在东西在。爽快小伙伴塞小礼物。

ZS菌
有没有太太有摊位可以让我寄放一...

有没有太太有摊位可以让我寄放一下。。。

有没有太太有摊位可以让我寄放一下。。。

省略

上车连了蓝牙单曲循环听了一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上车连了蓝牙单曲循环听了一路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ZS菌

一共有21份,两个的有18份,单个miku的有3份,CP25待到下午3点,第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发,想要的可以私信我找我拿

一共有21份,两个的有18份,单个miku的有3份,CP25待到下午3点,第一次也不知道怎么发,想要的可以私信我找我拿

木手可罗

VOCALOID相关杂七杂八

封面是模仿DAtri画风的双子

有摸鱼也有活动图生贺图等等等

VOCALOID相关杂七杂八

封面是模仿DAtri画风的双子

有摸鱼也有活动图生贺图等等等

未有刹那

一个脑洞设定大纲【南北组,星风,蒸汽组】

说到古装剧,就是女扮男装了。

天依是公主,苍穹是郡主,天依公主和苍穹郡主从小关系就很好,一直都叫苍穹姐姐。苍穹郡主和她成熟稳重的外表不同,实际上又大胆又调皮,天依公主最喜欢跟着苍穹姐姐一起玩了。

天依有两个专属的贴身护卫——赤羽和海伊。

赤羽武艺超群,主要是保护公主,海伊也有些武功,但比起赤羽差多了,所以她主要是负责公主的生活起居。天依公主从小就和她们两个一起长大,三个人情同姐妹。赤羽海伊每天吵吵闹闹的让天依在这深宫内也完全不会觉得无聊。

苍穹有个贴身护卫,名字叫做诗岸,喜欢吃东西,天依公主也经常和她分享小零食,别看诗岸小小的一只,但要是她认真起来的话赤羽也未必能打得过她,真的非常可靠...

说到古装剧,就是女扮男装了。

天依是公主,苍穹是郡主,天依公主和苍穹郡主从小关系就很好,一直都叫苍穹姐姐。苍穹郡主和她成熟稳重的外表不同,实际上又大胆又调皮,天依公主最喜欢跟着苍穹姐姐一起玩了。

天依有两个专属的贴身护卫——赤羽和海伊。

赤羽武艺超群,主要是保护公主,海伊也有些武功,但比起赤羽差多了,所以她主要是负责公主的生活起居。天依公主从小就和她们两个一起长大,三个人情同姐妹。赤羽海伊每天吵吵闹闹的让天依在这深宫内也完全不会觉得无聊。

苍穹有个贴身护卫,名字叫做诗岸,喜欢吃东西,天依公主也经常和她分享小零食,别看诗岸小小的一只,但要是她认真起来的话赤羽也未必能打得过她,真的非常可靠。

苍穹郡主和天依公主不管主人还是护卫之间的关系都很好。

皇上非常宠爱自己的天依小公主,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次苍穹要偷偷出宫去玩,天依看了就很羡慕,她从出生到现在就没见过宫外的世界。所以她求苍穹姐姐带她出去玩。

苍穹呢,也很大胆,就出了个主意,大家一起女扮男装去外面参加花灯会。

结果还真就混出宫了。

不过出宫后因为想去的地方不同,苍穹和天依约定好集合地点就分开走了。

灯会实在太热闹,从没见过外面世界的海伊兴奋过头了,跑来跑去的处买东西吃,赤羽一边盯着海伊一边盯着天依有些顾不过来。海伊实在太疯了,在赤羽把她拉回来的时候,发现天依不见了。

天依沉迷其中,回神时发现赤羽海伊全都不见了,自己在陌生的人群被挤来挤去,一不小心被推到差点摔在地上。结果摔到了一个香香软软的怀抱里。

“你没事吧?”

犹如天籁般的声音刺激着她的耳膜,如同仙女般的面容使她晕眩,那一瞬间天依仿佛感受到了命运。

天依这才想起来,自己是女扮男装,连忙站了起来。

阿绫看她的样子好奇怪,问了才知道她原来是和同行的人走散了。

乐正绫是四大知名商贾中最厉害的乐正家的千金。从小就有过人的经商天赋,而且文武双全,最重要的是长得还超好看!所以认识她的人还是挺多的。

今天她是好不容易趁哥哥龙牙不注意才偷溜出来给自己放个假的。

反正也没什么事,她决定帮这位可爱的小姐找下她的同伴。

为了防止走丢,她牵起天依的手,带着她去她们约定好的地方。


这时阿绫突然看见乐正家的侍卫,一定是哥哥派出来找自己的,她一紧张就拉着天依去没人的地方躲了起来。

狭小的空间里两人靠得非常紧密。就很糟糕,天依的心脏从没有过像现在这样的砰砰直跳。直到人走开,她们两个才出来,这时天依突然想到一件事,自己现在是女扮男装啊,难道她平时和其他男人也这样吗?一股不明的情绪从她内心涌出。她轻轻推开乐正绫,有点赌气地说“男女授受不亲……”

乐正绫很震惊,盯着她的脸仔细地到处看,姑娘你,从哪看都是个女孩子吧?!而且还超可爱的。她就差没把这话从嘴里说出来了。这孩子怎么那么傻,真以为穿了个男装别人就看不出来了吗?还男女授受不亲……乐正绫捂着嘴生怕自己忍不住笑出来,这女孩一看就是被过度保护未经世事的大小姐。

她转念一想,不如逗逗她~

“那公子你和我牵手那么久怎么也没说授受不亲呢?”

“我那是为了防走丢……情有可原……”

洛天依现在面红耳赤,超级心虚,其实自己是和乐正绫牵手时好开心……根本不想放……

“我与公子孤男寡女在这种地方,如果被人看见了岂不是会被人误解?公子是不是该负起责任?”

“……怎…怎么负责?……”

“公子你以身相许不就好了?”

乐正绫靠近洛天依的耳边低声细语,洛天依看不到她的表情,她只觉得自己现在心脏跳得快要爆裂了。

乐正绫故意不让洛天依看见她的脸,她感觉自己已经忍不住要笑出声了。看这女孩还能装多久,她也太有趣了吧。


这就是南北傻不拉几的初次见面。


星风那边,以前苍穹扮男装出来玩,遇到了星尘。星尘被帅气的苍穹吸引然后对她一见钟情,而且她还没发现苍穹是个女生。因为她也是个傻乎乎的大小姐。其实这次苍穹外出是专门来见星尘的~她们约定好了要一起看花灯。


乐正家和星家世代交好,所以乐正绫和星尘的关系也很好,她们从小就一起长大,是彼此知心好友。

星尘对乐正绫说她有喜欢的人了,她和乐正绫说了好多关于自己喜欢的人的事情,说他多么地英俊潇洒,多么地彬彬有礼,总之一堆赞美。可乐正绫越听越觉得那人像那天来接那位小姑娘的同伴之一,她也是个女孩子……不过她想应该不是吧,自己的好朋友星尘大概还没傻到男女都分不清吧。事实证明她错了……

乐正绫想到自己那天遇到的傻乎乎的大小姐,她还很认真地说要对自己负责,一想起来就忍不住笑,不过乐正绫疏忽了,忘了问那个小姑娘的名字。于是她就让她哥到处去打听她是哪家的大小姐,不过总是没消息。


直到有一天皇上召见他哥去商讨事情,她一时兴起跟着哥哥去了皇宫。

才发现原来那个小姑娘不是什么大小姐,而是位正正宗宗的公主

卑微司马

【南北组】忘却

半夜,望着那因为大而显得异常空虚的床发呆。

莫名的,有些怀念她,如果她在,现在会不会感觉格外的温暖,不论是身体还是心底。

睡不着,我从床上起来,穿上了衣服,离开了现在这个只属于我的家,我想,我现在是该到外面跑几圈冷静冷静了,否则我可能会彻夜地想着她。

外面下着些小雪,但并不阻碍跑步,在小区里,不知道到底跑了多少圈,白雾从口中呼出,没有了冷天的寒冻。

我冷静下来了,但依旧没有忘记她,反而勾起了我和她的回忆,我不自主地想起了上一年的冬天和她依偎的场景,几个月前她和我说分手的场景。

我想去找她,我真的这么做了。

理性被我对她的思念所磨灭,我摁下了她家的门铃。

“阿绫……”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思念...

半夜,望着那因为大而显得异常空虚的床发呆。

莫名的,有些怀念她,如果她在,现在会不会感觉格外的温暖,不论是身体还是心底。

睡不着,我从床上起来,穿上了衣服,离开了现在这个只属于我的家,我想,我现在是该到外面跑几圈冷静冷静了,否则我可能会彻夜地想着她。

外面下着些小雪,但并不阻碍跑步,在小区里,不知道到底跑了多少圈,白雾从口中呼出,没有了冷天的寒冻。

我冷静下来了,但依旧没有忘记她,反而勾起了我和她的回忆,我不自主地想起了上一年的冬天和她依偎的场景,几个月前她和我说分手的场景。

我想去找她,我真的这么做了。

理性被我对她的思念所磨灭,我摁下了她家的门铃。

“阿绫……”

她的话还没有说完,我就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思念,紧紧地、温柔地抱住了她。

“洛天依,我真的好爱你,我忘不掉你,我真的一点、一点都不想离开你。即使会被反对。”

她淡淡地笑了。

“我也是啊。”


未有刹那

南北组的一个小脑洞

天依小公主女扮男装出去玩,遇见阿绫。

阿绫一眼就看出这人是女扮男装,

所以就很自然地带着她玩。

天依傻乎乎地,

以为自己男装扮得很好,

都能吸引到这么好看的姑娘了。

阿绫看她傻乎乎地好有趣,

就将计就计没戳穿她,

装作喜欢上天依公子的样子,

反过来逗了天依一番,

结果天依被阿绫撩得真的喜欢上她了。 

天依小公主女扮男装出去玩,遇见阿绫。

阿绫一眼就看出这人是女扮男装,

所以就很自然地带着她玩。

天依傻乎乎地,

以为自己男装扮得很好,

都能吸引到这么好看的姑娘了。

阿绫看她傻乎乎地好有趣,

就将计就计没戳穿她,

装作喜欢上天依公子的样子,

反过来逗了天依一番,

结果天依被阿绫撩得真的喜欢上她了。 

沉迷建筑的三文鱼
颜色调的有点问题。

颜色调的有点问题。

颜色调的有点问题。

cknight

西灵楼兰——001西凉来信

  “报!十万里急报。我要进城,请求让我面见皇上,此书非常重要。”
  “不行,已知二更,皇帝已寝,城门已闭,不可。”
  “万万不可以呀!西凉,事况紧急,万不可耽搁,千万百姓等着。”
  “不可,军令如山,不可动摇。国法大如天,若我放你入,应当斩其首。”
  “我有金令,你当放行。战事重大,不可不禀报呀。”
  “那,,,好吧。去向队长禀报一声,稍等一刻,去去就来。”
  说着將士,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摸了半天,掏出仅剩的三文银两,交于守城官兵。“一路辛劳就这么一点了,希望可以快点通行”
       “不不不,军令如山。不可受于贿赂,而且兄弟就怎么一点了,...

  “报!十万里急报。我要进城,请求让我面见皇上,此书非常重要。”
  “不行,已知二更,皇帝已寝,城门已闭,不可。”
  “万万不可以呀!西凉,事况紧急,万不可耽搁,千万百姓等着。”
  “不可,军令如山,不可动摇。国法大如天,若我放你入,应当斩其首。”
  “我有金令,你当放行。战事重大,不可不禀报呀。”
  “那,,,好吧。去向队长禀报一声,稍等一刻,去去就来。”
  说着將士,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摸了半天,掏出仅剩的三文银两,交于守城官兵。“一路辛劳就这么一点了,希望可以快点通行”
       “不不不,军令如山。不可受于贿赂,而且兄弟就怎么一点了,收着吧,我去禀报去去就来。”
     没过一会儿,一位身披铠甲,腰携长剑,身着黑色斗篷的人的人过来。用那桑老而又低沉的声音,在那里深沉的说到,“放行!”
  两旁的士兵,撤去栅栏。缓缓地推开大门,将士拱手告别,身着黑色披风,骑着矫健的黑马,慢慢地向皇宫远去,与黑夜融为一体。
  ……………
  三更时分,一行禁军,出现在洛府上,火光照亮了硕大的洛府,一阵咚咚的敲门声,敲响了整个空荡的大街,人们刚从睡梦中醒来,望着外面。
  出来的是一个,身着龙头铠甲,一鼎青铜头盔,虎头战靴,手持宝刀一口,一个年轻女将军,四丈左右,虽显有些笨重,但威风堂堂,丝毫不亚于禁军统领,一口北京话,为了乐正绫,号天绫。便问到干什么?
  “皇上有旨 ,今收西凉战报,有异样出现,伤及百姓,军队抗衡,皆为团灭,有去无回。特请镇国发师入宫,有要是有商量。”
  “是。我立刻向主人禀报。”
  不过片刻,只见一位。身着白色长袍,衣冠整整。脸带面纱,穿着绣花白鞋,带翡翠白玉,(曾因祈雨有功,皇帝赐予)腰系玛瑙带,为洛天依,号云语。对其禁军总头道“上轿!”
  至皇宫处,只见皇帝,身着黄色丝绸,睡衣裹着龙袍,穿着一双黄色布鞋,在红木椅上正襟危坐者,等待着镇国法师的到来。只见,天依轻手一挥,帘子缓缓拉开,从脸上拉下面纱,大步走入其中,绫随后赶到,共向皇帝磕头,做礼,皇帝立刻扶起她,“云语,天绫兄万万不可呀,来来来,请坐。”天依,绫,都缓缓地站了起来,边上小太监看到立马地上椅子,请镇国大人坐下,绫择站在天依后面。。
  “不知吾皇,请我至此有何贵干?”
  “你不知呀,哎,西凉那一片出现妖魔鬼怪出没。伤及百姓,派军队镇守,无果。”
  “妖魔鬼怪,怎么会出现于那一片!!!荒无人烟之地,未前有国度出现。何以妖魔?”
  “我也不知于此。据镇西凉大将军——星尘。所言,妖魔鬼怪出于沙海之中,派两名探子去查,有去无回。”
  “但《史记·大宛列传》中,陈提到过楼兰,为‘楼兰,古邑有城郭,临盐泽。’而在《汉书·西域传》中有详细记载:‘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扜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 五百七十,口万四千一百,胜兵二千九百十二人’。但东汉之后,楼兰古城灭亡,不曾有音讯。传闻楼兰古城,古经书众多,而且擅长永保尸体,长生不老之术,而封印人魔两界结界之剑于此,世代有人看守”
  “若真有此事,那岂不是两界大乱。”
  “臣只传闻于此,不知真假,不敢轻易下定,若有误,还请吾皇择罚。”
  已知此事,容朕三思,早朝再定。臣子若未曾用膳,那就与朕共同用膳,前去早朝。
  “臣未曾用膳,谢主隆恩。”
       太监们端上早膳,天依,小绫与皇帝共进早膳,席上天依说到:“臣早些听闻祖父传言,楼兰之地。乃妖魔鬼怪常出之地,都已冤魂,据所言,东汉法师用百头猪,派瘟神降临于此。百姓都病痛而亡,而非安乐而亡,终不得志,不得投胎,辗转于此,邪化为妖,伤及百姓。而藏程法师,镇其邪气,扭转风水,化土为沙,以结界之剑——七星仗剑镇其妖,用五行单珠,被掩盖在沙漠之下,永不得事。若是打开封印,必将天崩地裂,人间混沌。”
  皇上有点慌张,颜色有点苍白,急促的说:“那怎么是好呀,朕的江山就要挥之一灭,大唐江山,就毁于我手吗?”
  天依淡定倒:“或许这是传闻吧,但祖上所言不知真假,但他所言之物,可能是真。曾有杂文传闻,五珠镇楼兰,仗剑镇两界。依臣之见,估有人动非分之想,将其神珠,移定方位,变其风水,所放部分妖魔之出,若五珠皆移,其天下大乱。其妖以在之地下,吸以阴气,而成妖王。而五行珠定其妖王,吸其阴气,难以成王。臣肯请陛下三思,定其楼兰,平妖王,还天下安宁。”
  皇帝脸色苍白,一言不发,随便吃些。就更衣,去早朝。来到大殿,见文武百官已就位,向陛下行礼,礼毕之后,正当大臣向皇帝报奏折之时,殿下就言,午时,收西凉王星尘大将急报:“西凉那一片出现妖魔鬼怪出没。伤及百姓,派军队镇守,无果,损伤惨重”。而镇国法师言:“楼兰人民被害终不得志,不得投胎,辗转于此,邪化为妖。而藏程法师,镇其邪气,扭转风水,化土为沙用,五行单珠,被掩盖在沙漠之下,永不得事。” “而今,有人痴心妄想,利欲熏心,将其神珠,移定方位,变其风水,所放部分妖魔之出,而祸害大唐百民,安居何心。若被我察出,并将碎尸万段,株九族,其不可赦。”
  大臣百官下面议论纷纷,而无人中不敢言。天依站了出来,“陛下所言不甚,怒臣直言。”
  “但说无妨”
  “陛下所言,不是。而我们均不知道,五珠是否存在,而即使存在,也已两三百年。被沙之盖也,随楼兰成沉地下。而如今,妖魔出现,臣等恳求陛下,派臣亲自前往查看。若五珠真当存在,而妖王修行百年,而苏醒,需人前去镇压,再次封印。若无人封印,天下必将大乱。”
  众大臣听闻有理,分分应和。“臣等叩请帝陛下明察”
  皇帝被天依气的说不出话来,袖子一甩,一怒之下回宫。众大臣不知所措,纷纷责怪天依,怎么把实情能说出来?龙颜大怒,何以为堪?
  天依挤了挤边上的绫,轻声问到“如何是好?”
  “向皇上求情,皇上应答应。”
  “我觉得我先行告退,回书房查阅上古宝图,再向皇上如实禀报。”
  “但。。。。。众大臣都没有退,我们先退何以为堪。”
  “朝廷命臣,怎能做事不管?何有国家,天下亡,而你我皆亡。何以为他人所言。”
  “那主子,我们偷偷走吧。”
      只见天依扭摆着肥大屁股,移动着膝盖,一点点的往后移。而绫择,蹲下走着鸭子步左右摆动,从边上悄咪咪的离开,朝中人无一不捂嘴偷笑。
  绫先移到门口,往后迈出左脚,跨过坎。再迈出右脚;见天依,双膝挪到门口坎处,想用双膝跨过门槛。那知绫在后面,抱住腰部,使劲往外面拖。结果,天依太重,一个咕噜子,从大殿的台阶上面划了下去,然后翻了个金跟头,两人显得有点狼狈,引得众军,哈哈大笑,但怕笑的太大声引来皇上,只好憋着笑。两人从地上爬起,绫揉了揉被压扁的屁股,掸掸身上的灰,跑出皇宫
  路上,没有马车,绫背起天依,跑回洛府。天依像个小孩子一样,爬在绫的背后一动不动。
  
  

Geige Spieler
天依x女producer我想康...

天依x女producer
我想康vocaloid x producer(

天依x女producer
我想康vocaloid x producer(

卑微司马

【南北组】奶糖

洛天依喜欢吃奶糖。


不是一般的喜欢,对于奶糖的喜欢,完全可以用嗜糖如命来形容。


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比喻,如果身上唯一的一大包奶糖掉进水里,作为旱鸭子的她,也会完全不思考的跳进水里,去救那包奶糖。


所以,也导致了现在乐正绫有个苦恼。


“呐天依,你说,如果我和奶糖同时掉进水里面,你会先救哪个?”


看着自己怀里那个吃着奶糖看着电视的洛天依,乐正绫闷闷发问,顺势环住洛天依的腰。


“当然是奶糖啊,阿绫不是会游泳吗。”


洛天依不假思索地回道。


瞬间感觉委屈得紧。


自己现在算是,连一颗奶糖都比不上了吗。


“不考虑现实因素,就单纯我和奶糖掉进水里。”...

洛天依喜欢吃奶糖。


不是一般的喜欢,对于奶糖的喜欢,完全可以用嗜糖如命来形容。


可以做一个简单的比喻,如果身上唯一的一大包奶糖掉进水里,作为旱鸭子的她,也会完全不思考的跳进水里,去救那包奶糖。


所以,也导致了现在乐正绫有个苦恼。


“呐天依,你说,如果我和奶糖同时掉进水里面,你会先救哪个?”


看着自己怀里那个吃着奶糖看着电视的洛天依,乐正绫闷闷发问,顺势环住洛天依的腰。


“当然是奶糖啊,阿绫不是会游泳吗。”


洛天依不假思索地回道。


瞬间感觉委屈得紧。


自己现在算是,连一颗奶糖都比不上了吗。


“不考虑现实因素,就单纯我和奶糖掉进水里。”


乐正绫蹭了蹭自己怀里那个还在吃着奶糖,没有注意到自己委屈的人的脸,盯着她手中的奶糖,眼神就像在看情敌一样。


她当初都没有这样看过她的情敌。


嗨,现在真是遇上真正的情敌了。


“嗯…这个嘛,我还是想救糖,毕竟阿绫你作为一个公司的总裁,不会有人不救你的。”


“那、那如果真的没人救我呢。”委屈的情绪藏不住,乐正绫气呼呼地把洛天依手上的奶糖拿走,“天依以后是打算和奶糖过一辈子?”


看着自己的宝贝奶糖被闹小脾气的乐正绫抢走,感到又好气又好笑。


有什么好吃醋的啊,真是。


“可以啊。”


玩心发作,莫名地想要逗一逗这个对着一包糖吃醋的人,伸手把糖拿了回来,护在怀里。


乐正绫这个人对于很多事都挺较真的,遇到这个情况,当场把洛天依的话当真,呆呆的看了洛天依几秒。


之后,洛天依被那个突然把自己扑倒在沙发上,眼神里还透露出无尽的委屈的大型宠物犬再次抢走了奶糖。


直接从里面掏出一块奶糖,塞入洛天依的口中,再低下身,吻了上去。


奶糖的味道瞬间蔓延在了两人口腔。


是意料之外的惊吓,原本以为乐正绫会奶奶地抱住自己撒撒娇罢了。


失策,失策。


闭上眼,不去和乐正绫那认真得让人心动的赤瞳对视。


两唇终于分开,奶糖的味道弥漫了整个口腔。


“天依……”乐正绫压在洛天依身上,声音闷闷的。


“干嘛。”


“我和糖掉进水里,你先救哪个。”


还是刚刚的问题,配上现在又委屈又吃醋的乐正绫,洛天依并没有迅速地给出答复,静静地思考着。


乐正绫没有立刻得到答复,委屈的情绪更加膨胀,抬起头,委屈巴巴地看着还在思考的洛天依。


“这个啊……”怎么办,乐正绫和奶糖都是甜甜的,都很喜欢,做不出答复啊。


思考着这个送腰题,伸手去给那个急需顺毛的大型宠物犬顺顺毛。


“天依你不爱我了,我好难。”乐正绫见洛天依没有给出答复,干脆地把失落写在脸上,想让洛天依给自己来个亲亲什么的。


反正能占到自己媳妇便宜就完事了。


也算是如愿以偿吧,至少洛天依有些慌了。


“绝对没有、没有,我最最最喜欢阿绫了!!比奶糖还喜欢!!”还在以为自己玩大了的洛天依连忙解释,安抚乐正绫似的,在她脸上吧唧了一口,以表示自己说的是真话,“我爱你。”


心满意足地占到了便宜,才把刚刚装出来的情绪收了起来。


“天依再说一次刚刚的话嘛~”


“乐正绫你流氓。”


终于意识到自己被骗了,把红着的脸扭向一边。


“诶诶,我是天依的小奶糖哦,怎么可能是流氓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