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娜

714浏览    19参与
阿泠

今日份星红党费!


今天的是和风的兽耳娘!


一如既往的......

情侣装/鬼火/面具/伞(?)

(bushi


今日份星红党费!


今天的是和风的兽耳娘!


一如既往的......

情侣装/鬼火/面具/伞(?)

(bushi


阿泠

是星红CP!


给姐妹俩换了黑白情侣装(?)


私心给洛娜扎了两个小啾啾(嘿嘿)


所以...

旺达的头发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啊啊啊啊?!?!


是星红CP!


给姐妹俩换了黑白情侣装(?)


私心给洛娜扎了两个小啾啾(嘿嘿)


所以...

旺达的头发到底是什么颜色的啊啊啊啊?!?!


🍵🍎

【场面人一家】离家出走(上)


    场面人一家的孩子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大群:废话,全学校就我一个单身狗,我不走谁走?妮娜也是单身?但她小,不算!(内心:谁敢拐我妹,我送他去问候上帝!)

   

   妮娜:学院里太无聊了,听旺达姐姐说外面有好玩的,我就决定要出去玩~(还有旺达姐姐心心念念的面~我也想尝尝)

洛娜:EC夫夫整天秀我一脸,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

-幼儿园文笔

-人物ooc

-画风轻松搞笑

-内容沙雕向

————————————...


    场面人一家的孩子为什么要离家出走?

    大群:废话,全学校就我一个单身狗,我不走谁走?妮娜也是单身?但她小,不算!(内心:谁敢拐我妹,我送他去问候上帝!)

   

   妮娜:学院里太无聊了,听旺达姐姐说外面有好玩的,我就决定要出去玩~(还有旺达姐姐心心念念的面~我也想尝尝)






洛娜:EC夫夫整天秀我一脸,我实在是受不了了!





——————————————————————

-幼儿园文笔

-人物ooc

-画风轻松搞笑

-内容沙雕向

——————————————————————








    大卫和洛娜带着小妮娜准备离家出走。




    他们看着面前的高高的围墙,外面,就是他们的目的地。




    "你确定是这边嘛?"洛娜双手抱胸,盯着两米的墙和最顶上半米的铁栏杆箭头。





    "确定……吧……好像是。"大卫仔细思考,好像和快银他们商量的就是在西郊。





    "那还等什么,你先走。"洛娜让大卫先离开,然后自己再在妮娜面前秀一波。





    她这小算盘打得巨响,大群都没有理由听不见,满头黑线的看着她。

    为了给妹妹一个表现自己的机会,大群先行离开。一秒后,大群闪现,出现在了百米以外的西郊。





    洛娜看见大群已经离开,立马让妮娜召了两只鹿来。





    洛娜双手抬起,手掌周围围绕着墨绿色的魔法,她将手慢慢翻转,然后向上抬,铁栏杆立马与墙壁分离,飞到半空。





    一会儿后,妮娜召唤的那两只小鹿来了。






   妮娜和它们低声说了些什么,一只立马把洛娜拱到身上,带着还没反应过来的洛娜跃了出去。然后另一只带着开心的小妮娜也跃了出去。








   两只都跃出来后,它们开始狂奔。






   洛娜还在懵逼,妮娜则在开心的笑着。





   就这样,她们稀里糊涂的到了西郊,与大群汇合,等着快银和旺达他们。

  











这是和 @东方离昧 合作写的,他写银红银三兄妹,我写剩下那三个~

爱查查的挽歌

找不到对象第二期

拉郎ooc

沙雕ooc

劳拉x摩根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叫劳拉的小可爱,嗯……大概这么高『把手冲过头顶高比划』留有很长的头发,手上还可以伸出狼爪跟他daddy一样〔激动的说到〕,如果有人看到她,能不能帮我跟她说,我好想你啊,你在哪里啊,我怎么找不到你了,外面风很大

哈莉奎茵x洛娜

那个,你们有看到哈莉吗,大概这么高(用手比划比划)如果有人看到她的话麻烦告诉她:老喝啤酒对身体不好,还有我想她了,快点过来给我一个抱抱。哦对了她的棒槌落我这了,再不来我给她扔了

银鹰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叫鹰眼的人,嗯……大概这么高『伸手往胸口比划比划』脸肥啾啾的超可爱的那种,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话,麻...

拉郎ooc

沙雕ooc





劳拉x摩根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叫劳拉的小可爱,嗯……大概这么高『把手冲过头顶高比划』留有很长的头发,手上还可以伸出狼爪跟他daddy一样〔激动的说到〕,如果有人看到她,能不能帮我跟她说,我好想你啊,你在哪里啊,我怎么找不到你了,外面风很大

哈莉奎茵x洛娜

那个,你们有看到哈莉吗,大概这么高(用手比划比划)如果有人看到她的话麻烦告诉她:老喝啤酒对身体不好,还有我想她了,快点过来给我一个抱抱。哦对了她的棒槌落我这了,再不来我给她扔了


银鹰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叫鹰眼的人,嗯……大概这么高『伸手往胸口比划比划』脸肥啾啾的超可爱的那种,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话,麻烦请跟他说,咳,那个old man你的弓箭漏在我房间里了,记得回来拿还有请经常来我这坐坐,我随时恭候你的来临


叉泽

那个,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叫叉骨的人,嗯……大概这么高『伸手往头上高一点比划比划』还留着胡子,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话,麻烦请跟他说,你不回来也行,你的冬兵手办被我掰了,海边也全被我撕了,你就在外头接着浪吧啊,拜拜了您嘞

狼队

那个,你们有没有看到一个叫斯科特的人,嗯……大概这么高『伸手往头上自己的下颚处比划』带着红色墨镜眼睛会发激光那种,如果有人看到他的话,麻烦请跟他说,咳,那个瘦子你的摩托车钥匙漏在我房间里了,我拿走了你的车要没油了,我去加油

润玉在我身下喘
看了哔哩哔哩欧美反派混剪,居然...

看了哔哩哔哩欧美反派混剪,居然有点想吃洛基x洛娜的cp,我怕不是秀逗了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48077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B8F45731-56D8-4BB3-90DC-3183290B6C8118609infoc&ts=1548124611677

看了哔哩哔哩欧美反派混剪,居然有点想吃洛基x洛娜的cp,我怕不是秀逗了吧?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37480770?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copy_link&bbid=B8F45731-56D8-4BB3-90DC-3183290B6C8118609infoc&ts=1548124611677

脆皮鲸
摸个北极星小姐姐,愿第三季不要...

摸个北极星小姐姐,愿第三季不要被砍and再低走也要看完!

摸个北极星小姐姐,愿第三季不要被砍and再低走也要看完!

狂吃蛋蛋
我爱艾玛·杜蒙!...

我爱艾玛·杜蒙!她太美了简直全能!

我爱艾玛·杜蒙!她太美了简直全能!

奎弈萨 Quaysar
一直都没觉得北极星有多好看,为...

一直都没觉得北极星有多好看,为什么那么火

一直都没觉得北极星有多好看,为什么那么火

锜零零零零零零零零

调了几张洛娜
抱图的话自便就好啦❤

调了几张洛娜
抱图的话自便就好啦❤

芒果布丁
北极星小姐姐,帅爆了,😍

北极星小姐姐,帅爆了,😍

北极星小姐姐,帅爆了,😍

光明N彼岸

星辰组—N队
第七章   
“属,属下办事不力,请大人责罚。”方才与林思意对打的男人,此时正跪在一个高大的身影前,他本是一只普通的低价魔,却在与林思意对打时突然接到这位的命令要拿到林思意的星能石并得到他的帮助。

“这倒不怪你,谁也想不到她竟然有如此的爆发力。”男人的声音毫无波澜,令人猜不透其情绪。

“我好像说过,不准你们动她。”突然出现一道动听的声音,冷冰冰的语气让人一颤。

男人对上鞠婧祎的双眼,里面充满着危险:“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要质疑就去找那位吧。”

双方的能量在不断的碰撞,那个低阶的魔,感受到了强烈的来自等级的压制,让他十分难受,他想要逃走,但有个...

星辰组—N队
第七章   
“属,属下办事不力,请大人责罚。”方才与林思意对打的男人,此时正跪在一个高大的身影前,他本是一只普通的低价魔,却在与林思意对打时突然接到这位的命令要拿到林思意的星能石并得到他的帮助。

“这倒不怪你,谁也想不到她竟然有如此的爆发力。”男人的声音毫无波澜,令人猜不透其情绪。

“我好像说过,不准你们动她。”突然出现一道动听的声音,冷冰冰的语气让人一颤。

男人对上鞠婧祎的双眼,里面充满着危险:“这可不是我能决定的,你要质疑就去找那位吧。”

双方的能量在不断的碰撞,那个低阶的魔,感受到了强烈的来自等级的压制,让他十分难受,他想要逃走,但有个力量一直牵制着他,很快他就忍受不了,那强烈的压制将他粉碎,惨叫一声,化为了一缕黑烟。

“哼!这次就算了。”看着那低阶魔物被杀死,鞠婧祎的怒气便消了许多,收回能量,消失在了原地,声音从远方飘来“下次可没这么好解决了。”

男人血红色的竖瞳看着那团黑烟,对于魔来说这种死法绝对是难熬而痛苦的:“啧,狠心的女人。”话闭,便消失了。

“嗯?你怎么去厕所这么久啊,菜都快被李艺彤和徐子轩吃完了,而且林思意也还没回来。”万丽娜看着鞠婧祎从厕所出来,委屈看了看自己还没有吃饱的肚子。

“四……林思意她有事先走了,我们在点一些吧。我买单。”

“这不太好吧。”

“没事。”鞠婧祎微微一笑,是那种只对可爱的女孩子的笑。

“诶~你笑起真好看,那我就不客气咯。林思意下次再好好宰她一顿,哼哼。还有你们两个,可不准再抢咯。”

“小姐姐,我回来了,快下来吃饭吧。”

“嗯,来啦。小粤粤,你真贴心。”说着,向赵粤抛了个媚眼。

赵粤俏脸一红:“小姐姐,你真不记得自己是谁了吗?”

女人摇摇头。她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已可以自己活动,可她并不记得自己是谁。

“那总得叫个名字吧。”

“那……小粤粤,你说叫什么好呢?”女人向赵粤凑近。

“啊!咳咳……唐,唐安琪?”赵粤看着女人突然放大的脸,被刚吃下去的东西噎到,咳了几声,缓过气来,下意识说出了这个名字,她记得,这是她那个素未谋面的室友的名字。

“嗯,不错不错,我很喜欢。谢谢你啦小粤粤~”

“大……”

“嘘~”看到欲打招呼的何晓玉,赶紧做了个嘘声的动作。周围的人看到也静了声。

“大锅,你回来啦!”

“曾艳芬!你小声点会死啊!要是被马老师发现就糟了。”

“阔似,你好像吼得比较大声哦。”曾艳芬委屈的低下头。

“嗯?被谁发现就糟了啊?”

背后传来阴凉的感觉,陆婷回头陪笑道:“呵呵,马老师,肯定不是您啊。”

“哦?算了,不跟你计较。之前出任务受了点伤,区区初级魔都能伤你,说明训练不到位,先跑二十圈教场。”马老师背过身“还有,你迟到了,再加十圈,一共三十圈,有异议吗?”

初级魔,则为最低级的魔,没有固定的形态,只能依附于动物或人类身上。

“没有,我现在就去!”还说不计较,一圈就是五百米呀,跑完得去半条命啊。

陆婷也只敢在心里说了。马老师是谁啊,是
曾经在三个月内将一个吊车尾的军队培养成了一支精英部队的人,虽然她的训练强度很变态,但能够坚持下来的,都成为了真正的精英,而且,她的标准就是绝对服从,稍有异议,你就有的受了。n队也只有被她治得服服帖帖了。

“小四,你怎么了?你今天不是请假了吗?怎么受这么重的伤?”何晓玉看到林思意带着伤回来,惊疑道。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

“还是叫呵呵姐看一下吧。呵呵姐,你来看一下小四,她受伤了!”

“啊,来啦。”待陈佳莹对林思意查看一番后,给她上药“怎么受这么重的伤啊?也亏得你命硬!”

“哎哟,就遇上了一只魔,打了起来。本来快赢了,谁知道他居然还有帮手。而且这帮手至少是高级魔物。诶诶诶,呵呵姐,你轻点儿,很痛诶。”

“还知道痛啊,下次你可小心点。以你的实力顶多能与中级魔对上一阵子,要是那高级魔出来,可有你好受的。”

“好啦,知道了。下次小心点就是了。话说你是不是该感谢我,不用去跟阿黄她们一起接受训练啊?”

“就你贫,我是医者,本来训练强度也没她们厉害好吗?”

“那也差不了多少吧?啊,痛痛痛,你轻点儿啊~”

漆黑的夜空,皎洁的圆月挂在上边,阴柔的月光喷洒在窗棂上,映出美丽的花纹。

冯薪朵立在窗前,望着圆月入神。今天应该是不回来了吧。看来是做不到对你漠不关心了,做不出对你冷漠的样子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吧,和以前一样就好,陆婷。

谁也不知道,一说谎就磕巴的冯薪朵却一直瞒着陆婷一件事,也可以说是在维持一场梦,一场不愿醒来的梦,因为一旦醒来,就要面对不想面对的事……







呼~终于写完一篇,改了一下格式(打空格太麻烦了),本来想把那个短篇的写完再写其他的,但那篇文一时半会儿好像写不完,算了,先发这篇吧。透露一下,名字叫“雪女”
恩兔魔骑团也开始在写了,人设也还在写。好了,就这样吧,下一次发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快过年了,最近一直被老妈拉去做清洁也是很无奈了,先预祝大家新春快乐!(哼╭(╯^╰)╮我绝对不会告诉你我的灵感来源是绘画的,而且,最近又有脑洞了怎么办😂)

缕缕
日常沉迷于北极星小姐姐~

日常沉迷于北极星小姐姐~

日常沉迷于北极星小姐姐~

道姒

【天刀+塞纳河】这个江湖有点姬---第五话

  • 丐帮火速调遣力量支援分舵,戴萌一行人加上鞠婧祎个个勤修心法内外兼修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一个时辰不到的功夫便让血衣楼全军覆没

  • “其实不止丐帮,杭州九华各地其他的帮派散在驻地均受到了袭击” 戴萌正经起来的样子有几分大家风范

  • “嗯,我师傅派了许多弟子下山赶往各地支援” 莫寒瞥了一眼刚还正经说话这会儿又给自己倒起茶的人

  • “我们猜测血衣楼只是个幌子,青龙会怕是又要生事端” 吴哲晗认真擦拭着双刃然后收回腰间

  • “哎呀总之八荒各门都已经重视起来了!” 许佳琪性子急见不得这群人慢悠悠说话的样子

  • “怪不得...


  • 丐帮火速调遣力量支援分舵,戴萌一行人加上鞠婧祎个个勤修心法内外兼修都是以一敌百的好手,一个时辰不到的功夫便让血衣楼全军覆没

  • “其实不止丐帮,杭州九华各地其他的帮派散在驻地均受到了袭击” 戴萌正经起来的样子有几分大家风范

  • “嗯,我师傅派了许多弟子下山赶往各地支援” 莫寒瞥了一眼刚还正经说话这会儿又给自己倒起茶的人

  • “我们猜测血衣楼只是个幌子,青龙会怕是又要生事端” 吴哲晗认真擦拭着双刃然后收回腰间

  • “哎呀总之八荒各门都已经重视起来了!” 许佳琪性子急见不得这群人慢悠悠说话的样子

  • “怪不得最近大漠的战事恼人” 龚诗淇一拍手突然想通了

  • “既然如此,事不宜迟,我们尽早回谷看师傅如何交代” 鞠婧祎听完神色凝重,她身边的曾艳芬拍了拍她的手

  • 同戴萌一行人别过,鞠婧祎趁着天色未暗加快了脚程

  • “陆婷,你会离开我吗” 赖在陆婷怀里的女人突然睁眼

  • “我想我不会” 陆婷低头看看她,又看看身侧好久没沾血气的长枪

  • “那便好” 冯薪朵又重新闭上眼蹭了蹭陆婷微凉的手

  • 回了谷安顿好曾艳芬,鞠婧祎便要去复师命,看着龚诗淇复杂的神色她只轻轻叹了口气

  • “我师姐这会儿应该在万蝶坪,你和嘉爱一同去看看吧”

  • “十七...你这次来是要带走陆少侠吗?”幽谷花香本是极好的景色,易嘉爱想起大师姐却徒生一些怅然

  • “我...” 我和师姐约定好要一起征战天下的...龚诗淇看着易嘉爱低垂的眉眼怎么也说不出话

  • “到了...你...你去吧” 易嘉爱指着远处的露天琴台

  • “嗯” 龚诗淇忽然觉得少年不识愁滋味这句话,是假的

  • “师姐在这温柔乡里倒是好生快活,你知不知道!师兄他已经!” 龚诗淇走近看见陆婷正专注的看着冯薪朵抚琴

  • “知道...我知道” 陆婷似不意外龚诗淇的到来

  • “你!” 龚诗淇满腔的怒火生生被噎在胸口

  • “你知道师兄战死前一日,他妻子刚诞下一名男婴吗” 陆婷端起酒杯喃喃的开口

  • “师兄一定是个好军人,但他绝不是个好爱人”

  • “十七,你看看你手中的枪,它能杀人,便能护人”

  • “怎么使它是我们自己决定的”

  • “等你也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就会惊觉,那人竟是你的家国情怀比不上的存在”

  • “我将马安置在这里,我的心也安置在这里,我,完完整整的都在这里,在冯薪朵身边”

  • “......” 龚诗淇要说的那么多的忠诚仁义那么多的军人之耀在陆婷带着酒气和缱倦话语里失了出口的必要

  • “师姐......可是边关已经守不住了”

  • “十七,我当不起战士了,我全身都穿了铠甲可我的心是柔软的”

  • “你说这么多好话到底什么意思” 冯薪朵见陆婷又开了一坛酒冷笑着问到

  • “只是战事吃紧...我总要回去一趟...就这一次,回来后我就” 娶你,陆婷掌心里托万丽娜精心打造的小小戒指隐隐在发烫

  • “你去便是” 冯薪朵起身收琴就要走,“你记住,你要是去了,明日你再不会在这谷里看到我”

  • “师姐!龚诗淇!你这呆子!” 易嘉爱远远看着冯薪朵抱着琴走了,一时气急跺了跺脚瞪了龚诗淇一眼连忙跟上冯薪朵

  • “回来要下番功夫哄她了” 陆婷的笑在龚诗淇来看夹着苦涩

  • “对不起” 龚诗淇不知道是说给谁听的,也许风知道

  • 鞠婧祎将一路上所见所闻告诉了谷主梁知音后,冯薪朵也进了殿前,于是殿内的人一同讨论起青龙会来

  • 好不容易等到讨论结束,鞠婧祎急匆匆要回去找曾艳芬却被冯薪朵拦下了

  • “小鞠宝宝,师姐难受,来陪师姐喝两杯”

  • “.......”

  • 然后便是喜闻乐见的陆婷批斗大会

  • “老娘花了多长时间才治好了那个榆木脑袋啊?撒丫子就要走?有没有良心?”

  • “哎我当初干嘛救陆婷那王八蛋!救陆看陆闻陆吃也好啊”

  • “卟卟,师父说得对,最渣的就是他们神威堡的王八蛋!国家重要还是女人重要?当然是自己的女人重要嘛!对不对!小鞠你说对不对!”

  • “唔...师姐说的都对” 这师姐妹两没一个能喝的,鞠婧祎昏昏沉沉应着冯薪朵的胡言乱语

  • “哎呦还是小师妹可爱!去他的神威,师妹我们内销吧!” 冯薪朵醉到深处自然疯,翻身就把鞠婧祎压在身下

  • “放开那个女孩!” 暗中观察的曾艳芬终于忍不住了,“陆婷!你还不滚粗来!你媳妇压到我”

  • “曾艳芬你很神气哦?说完呀?” 陆婷也显出身形一把抱起冯薪朵

  • “压到...压到我们小鞠了!” 曾艳芬看着矮榻上上迷迷糊糊躺着脸颊泛粉的人没出息的咽了口口水

  • “嘁” 陆婷送了曾艳芬一个白眼就抱着冯薪朵大步流星的走了

  • 曾艳芬神色凝重的看了看四周,然后认真的看了看陷入梦乡的鞠婧祎

  • “没有人了哎!悄悄的亲一下不会被发现的!” 然后曾艳芬就弯下腰亲了睡着的人一口


  • “啧啧啧这个丐帮弟子大有问题” 感谢徐子轩有个当杀手的爹,她很好的隐藏着自己的身形

  • “嗯,大有问题,很不正经” 万丽娜趴在徐子轩背上肯定的点了点头

  • “再亲一下也没关系吧?小鞠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哦!mua~” 然后曾艳芬又俯下身子亲了一口额头

  • “哎呦我去,喜欢的人喝醉了不趁机吃了可还是人?” 徐子轩一脸恨铁不成钢

  • “徐子轩你小小年纪怎么回事?你小时候受过什么刺激吗” 万丽娜敲了下这个傻大个的头以示惩戒

  • “我也不知道,五折说她是在秋名山捡到我的” 徐子轩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 “她捡到你就是你爹...我后来捡到你...那我就是!” 万丽娜突然联想到了什么

  • “嗯,你就是我媳妇” 徐子轩镇定自若的握住了万丽娜环在自己脖子上的手

  • “哼!你好讨厌!捶你胸口!”

  • “你先把暗器去掉,不然你这一锤下来我可能会死”



  • “朵朵...你这是何意” 陆婷连忙拉住缰绳,为难的看着站在路中间的人

  • 旁边曾艳芬靠着树,鞠婧祎靠着曾艳芬,两人安静的看着没有要出声劝解的意思

  • “我不是说了吗” 冯薪朵缓缓走到陆婷跟前,“你今日若是去了就绝不会再在这谷里见到我”

  • 龚诗淇看着她身后的瞪着自己的易嘉爱,摸了摸鼻子没敢开口

  • “也就是说...” 冯薪朵把手递给马上一脸呆滞的陆婷,“我和你一同去”

  • “你...战场绝非儿戏,我不放心你” 陆婷听了话心底一阵柔软,一手将人带入怀里

  • “那我便放心你了?” 冯薪朵用犬牙磨了磨陆婷手腕像是撒娇

  • “既然如此,我定护你周全” 陆婷不再推辞,带着爱人拿着爱枪意气风发的策马出谷去了

  • “你若愿意...等我回来可好?我总觉得有个事得和姑娘谈谈” 龚诗淇经过易嘉爱身边的时候这么说到

  • “好,那你可要早些回来” 易嘉爱隐隐猜到些什么没有戳破只是浅浅的笑

  • 龚诗淇闻言笑容也明朗起来,易嘉爱连着树下一直静静看着的两人目送她们的身影直至消失

  • “小鞠......” 怀里的温香软玉让曾艳芬有些贪恋

  • “怎么?”  鞠婧祎见她有话要说的样子开口询问到

  • “嗯...没事,想叫叫你” 还是再等等吧,等陆婷冯薪朵回来,等易嘉爱龚诗淇也修成正果,她就收了怀里这只猫

  • 半月后边塞捷报连连,再数日,一个消息令天香谷弟子上下一片哗然——冯薪朵和陆婷竟......





  • 竟然横死大漠


  • 全剧终









  • 哈哈哈哈哈怎么可能

  •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道姒

【天刀+塞纳河】这个江湖有点姬---第四话

  • “敢问各位可是天香弟子!” 说话的男子衣服上血迹斑斑,他一路狂奔至此仍未寻到师姐怕是再无生路,没想到竟然碰到鞠婧祎一行人,男子见她们皆是粉衣又都持伞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 “阁下是丐帮弟子?” 鞠婧祎没有攻击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观他腰间别着葫芦再无其他武器,内息也纯粹八荒弟子里自是丐帮没错了

  • “正是!我们在此清理血衣楼余党,中了调虎离山之际主力都被引走,分舵竟糟了埋伏!素闻天香弟子以医入武医武合一,在下斗胆求各位帮帮我们!” 男子情绪激动几句话下来竟开始咯血

  • “同为八荒弟子何来求这一说,你且带路” 短短一句话便表明...


  • “敢问各位可是天香弟子!” 说话的男子衣服上血迹斑斑,他一路狂奔至此仍未寻到师姐怕是再无生路,没想到竟然碰到鞠婧祎一行人,男子见她们皆是粉衣又都持伞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

  • “阁下是丐帮弟子?” 鞠婧祎没有攻击这个突然出现的人,观他腰间别着葫芦再无其他武器,内息也纯粹八荒弟子里自是丐帮没错了

  • “正是!我们在此清理血衣楼余党,中了调虎离山之际主力都被引走,分舵竟糟了埋伏!素闻天香弟子以医入武医武合一,在下斗胆求各位帮帮我们!” 男子情绪激动几句话下来竟开始咯血

  • “同为八荒弟子何来求这一说,你且带路” 短短一句话便表明立场,鞠婧祎接着使了素手回春助那男子顺了气血

  • “多谢各位!大恩大德我丐帮必将铭记!” 男子喜出望外立即带着她们原路返回分舵

  • “哎~太白狗,我们比谁杀的多可好?”

  • “你个广场武!你才是狗呢!你的意思是我师姐也是咯?”

  • “你!你这尖牙利嘴的小丫头,我俩输了谁便是狗不就行了!”

  • “比就比!你要是敢赢我就让师姐削你!”

  • “......” 鞠婧祎以为分舵此时应该气氛肃杀才对,所以这谜一样的对话是怎么回事

  • “朗道人?” 血衣楼确实是有备而来,不少丐帮弟子急需医治,可人群中穿梭来去自如的两人一个背着真武的剑匣,一个拿着太白的长剑让鞠婧祎有些疑惑

  • “小鞠?你怎么在这?” 那真武道人听了一个千斤坠从空中落下来

  • “龚诗淇,我师妹们只管救人,你只管保护她们,若是出了差错你掂量着办” 鞠婧祎交代完便飞身跃向敌人那边

  • “啧啧啧果然天香的师姐都是粉切黑” 龚诗淇只得放下好战的心委屈的护送起姑娘们去救人

  • “我们回谷路上正巧碰到负伤的丐帮弟子,便来助阵” 鞠婧祎对着道人点点头说完就加入战局

  • “你...你是鞠婧祎?” 那太白弟子一边挥剑一边问到,“我是许佳琪啊!去年你们天香的花会我和我师姐莫寒一起去的你可还记得?”

  • “二位如此出彩之人,我自是记得的 ”鞠婧祎探了探四周果真又见到了莫寒的身影

  • “小鞠你夸莫寒就行了,不用因为不好意思把这小丫头也带上” 被唤朗道人的戴萌大概有什么不怼许佳琪不快活的毛病

  • “戴师姐说笑了” 鞠婧祎闻言摇摇头,戴萌还是这么有趣

  • “吴哲晗!戴萌那厮又欺负我!” 许佳琪见鞠婧祎也有了笑意,脸上顿觉挂不住娇喝了一声

  • 吴哲晗不是云滇赫赫有名的杀手吗?怎么会和这太白的小师妹扯上关系

  • “徐子轩你听到没!还不快去帮你娘!” 用吼的那个人身法诡谲,该是许佳琪口中的吴哲晗没错了,可是娘....是在说许佳琪?

  • 鞠婧祎觉得信息量太大了她想静静,然后顺手又收了个血衣楼精锐的人头

  • “吴哲晗!我什么时候同意把师妹嫁给你了” 说这话的鞠婧祎认识,太白的大师姐莫寒嘛,才不是因为她做饭超好吃才记得的呢,鞠婧祎这么想着正经的点了点头

  • “小鞠也觉得喊寒说得对?” 戴萌见状摸着下巴问到

  • “哈?” 鞠婧祎茫然的看向戴萌竟忽略了身侧一闪而过的刀光

  • “小心一点嘛曾四的” 鞠婧祎向来体寒所以抱住自己的人体温显的格外温暖

  • “多谢姑娘相救” 鞠婧祎脚尖一点就抽身出来

  • “我不是说了会救你很多次的吗” 救下鞠婧祎的丐帮女弟子不满的撇撇嘴

  • “你!你是阿昏?” 鞠婧祎仔仔细细看着她,试图从她身上找出那个小乞丐的影子

  • “我叫曾艳芬哎” 女弟子无奈的耸耸肩

  • “...是在下唐突了” 鞠婧祎神色一黯又往后退了半步

  • “我叫曾艳芬,号小野......” 那女弟子见了忍不住走近,在她耳边开口道:“字...阿昏”

  • “真的是你! ”鞠婧祎猛然抬头直直跌进那人墨色的眸子里

  • “小乞丐前来为小哭包护驾!” 曾艳芬瞧着鞠婧祎红了眼睛,立马开起玩笑

  • “你这混蛋...” 可久别重逢鞠婧祎鼻子一酸脸颊上就有了湿意

  • “还则么爱哭呀” 曾艳芬叹口气抱住她,“对不起嘛...当初我不是故意失约的”

  • 曾艳芬说的,是两人十六岁时桃园圣境那一约,鞠婧祎本想将自己织的第一块帕子送给小乞丐阿昏,可是一天一夜也没见人来,鞠婧祎气呼呼的回了谷想着等回头好好修理她,可没想到一别经年,江湖之大阿昏竟再无音讯

  • “我给你机会解释” 鞠婧祎推开曾艳芬胡乱抹了把眼泪,“你也知道现在血衣楼正在攻击分舵,你最好抓紧莫要再花言巧语搪塞我!”

  • “别森气嘛......那李家小霸王调戏你不是被我揍了吗...当时他都跪地上求饶了我就放过他了...谁曾想...” 曾艳芬咬咬牙,“腿断了...我放过他他没放过我,他带了人....我..” 想起往事曾艳芬也挂不住笑脸了

  • “你跟我回谷...我让师傅救你!我们现在就回去!” 鞠婧祎拉住曾艳芬的手面色凄然拽着她就要走

  • “哎哎哎!你听我嗦完嘛!” 曾艳芬安抚的摸了摸鞠婧祎的头,怜惜的拭去她眼角的泪珠

  • “你是天香的得意弟子,我只是个小乞丐,本来就配不上和你在一起...在一起做朋友,这下又成了瘸子,当时我就想死了唔” 曾艳芬无视周围的戴某某许某某吴某某等吃瓜群众想接着说就被鞠婧祎捂住嘴

  • “什么配不配?我拿不拿你当朋友你不知道?” 鞠婧祎有些气急

  • “额......” 笨蛋小哭包,谁甘心和你做朋友啊,曾艳芬傻笑起来,戴萌却见她笑容里有几分苦意

  • “也是天无绝人之路,我拖着那副残躯等死,竟碰见四处游乐的水龙吟盟主唐青枫,他将我带回唐门后一个叫唐安琪的人一直负责医治我” 曾艳芬忍住心思继续说到

  • “唐师姐?唐师姐这么厉害定医好你了对不对!” 鞠婧祎紧张的打量着曾艳芬露的腿

  • “嗯,医好了,我说过会一直保护你的嘛~所以我就立刻赶回来了!” 曾艳芬原地蹦了蹦让鞠婧祎安心

  • “哼,回来的倒巧...树下埋的桃花酒过些日子也可以取出来了,你...” 鞠婧祎欲言又止

  • “我当然要和小哭包回去喝个痛快~” 曾艳芬知道那别扭人想留自己下来,自觉开口圆上话

  • “嗯...” 鞠婧祎听了本是欣喜的,看到戴萌取笑的眼神脸上一红,“不许再叫我小哭包!”

  • “好的小哭包!”

  • “你是不是非逼我揍你!”

  • 丐帮弟子:“师姐我是请你回来打架的,不是回来撩妹的”

  • 血衣楼杀手:“我觉得我们的对手不尊重我们”

  • 吴哲晗:“唉,儿子啊,你看看现在的年轻人多轻浮!”

  • 徐子轩:“嗯”

  • 吴哲晗:“万丽娜!你又把我儿子给拐跑了!你丢傀儡倒是丢个战斗型的啊!许佳琪不好了!我们的儿子跟着她的唐门小炸弹跑了!!!!”

  • 许佳琪:“你等我先削死那个广场武!”

  • 戴萌:“喊寒~人家好害怕~你也不管管你小师妹”

  • 莫寒:“朗道人,我太白有一套祖传的削狼秘法,你想试试吗?”


艾虎艾克斯艾虎

Fire

从mc1开始李发卡同学和冯二狗同学就一直在后排说着悄悄话还时不时打趣,看起来特别开心

阿黄在旁边看得有点小情绪

真是的这两个人哪来这么多话…哼…下次趁二狗不在多扣李发卡点钱……

直到公演结束

冯薪朵提议“难得今天我们这么多人,不如去吃夜宵吧。”

李艺彤第一个赞成,欢呼地抱住了冯薪朵“姐你最棒了!跳完fire我都饿死了QAQ。”

“…李艺彤你松开点,勒死我了!”

大哥笑着看着这两人玩闹,真是两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有些人要减肥本来是不乐意去的,最终还是速度在大哥的。权(yin)威下

本来接近总选末期的紧张气氛,在成员的嬉闹之间缓解了不少,大哥还是日常被搞,还被灌了很多酒,回来便倒...

从mc1开始李发卡同学和冯二狗同学就一直在后排说着悄悄话还时不时打趣,看起来特别开心

阿黄在旁边看得有点小情绪

真是的这两个人哪来这么多话…哼…下次趁二狗不在多扣李发卡点钱……

直到公演结束

冯薪朵提议“难得今天我们这么多人,不如去吃夜宵吧。”

李艺彤第一个赞成,欢呼地抱住了冯薪朵“姐你最棒了!跳完fire我都饿死了QAQ。”

“…李艺彤你松开点,勒死我了!”

大哥笑着看着这两人玩闹,真是两个长不大的小孩子。

有些人要减肥本来是不乐意去的,最终还是速度在大哥的。权(yin)威下

本来接近总选末期的紧张气氛,在成员的嬉闹之间缓解了不少,大哥还是日常被搞,还被灌了很多酒,回来便倒床上睡得不省人事了。

李艺彤也喝了不少但还算清醒,能走路不撞杆子。倒是黄婷婷,没见她喝多少但回来路上硬要让李艺彤背她回去。想来自己躲了她这么久,这次总逃不开了。


“李艺彤你这个…坏人……”黄婷婷在李艺彤的背上嘟囔着…“明明说喜欢我的…还跟别人…那么亲密…”


李艺彤听着,心里纠结,却不做声。


她们之间她很清楚……作为公众人物…怎么可能呢…可是喜欢这种事啊是藏不住的,就算不说话,眼睛、身体不自觉地朝那人看去,接近。黄婷婷这种什么事都憋心里的性子更是不可能会说出口…李艺彤啊…你还是死了这个心吧…


待到把婷婷背会房间,简单地为她擦拭了下,盖好被子,便关上了门不回头地走了。


这个人真是醉了都那么好看…她怕多看一眼就舍不得走了……


正回到自己房门口,就听见里面洛洛的声音。


“真是…天要亡我啊…TAT”


正叹息着,冯薪朵来了。


“刚去打水看到洛洛进房间……你先来我房间坐会吧,反正大哥睡得猪一样了。”


冯薪朵就是李艺彤的落水稻草。“姐,就知道你最疼我了!!”

“……你再勒我我咬你哦!”


两人又是打闹着进了屋。


“对了…你刚不是送婷婷回去吗,怎么不睡她那?反正晓玉不在…嘿嘿嘿…”


“我才不是那样的人呢!!再说我和她哪样你还不清楚……”李艺彤坐在朵朵床边扁了嘴扭过头。“还有……你之前给我麦的时候拉着我,大哥就把你拉了回去……你们这是?…”

冯薪朵估摸着是喝了点酒,来了点兴致想调戏下李艺彤。


上前站在李艺彤面前,挑起她的下巴。



“咦~我们的卡宝宝这是吃醋了??”



“才…才没有!!是你们太闪了!!”李艺彤不知怎的竟然心跳加快,脸涨得通红。一定是因为喝了酒!!恩!!肯定是这样!!



这样的夜总是能酝酿奇妙的情绪



冯薪朵突然觉得李艺彤很可爱,鬼使神差地亲了上去



一切来得太突然,李艺彤本来想推开身体却顺从地被冯薪朵推倒…



一夜纵情,两人无眠。



天还没亮,趁着没人发现,李艺彤跟偷腥了的猫似的逃回了自己的窝。


才刚到,看到朵朵发来的微信


“fire很帅…你真的进步很大└(^o^)┘”


“那是…我可是永不言弃的李一桶!”

















不开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