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山高校

421浏览    12参与
艾里

【赤黛】洛山高校的毕业优待

*爬坑多年后的瞎写,被某家的小睿智气回来刷个tag

*9102年了怎么某家的睿智还在这用替身梗恶心人呢?是官方推洛山光影推的还不够明显吗?从来不看官谷配置的吗?

*黛是洛山的大前锋,是赤司乃至这支球队都无可替代的、骄傲独特的影子。他是单独的个体,与任何人都没有丝毫重叠的地方,相近的能力不等于完全一样。

*发烧输着液有点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总而言之渣渣用小学生文笔为了刷tag贡献一份力。

*另,黑篮舞台剧的赤黛组的生写很棒啊,22r两张,朋友们真的不来一发?


【“まゆさん”,毕业恭喜。】

原本黛千寻是根本不会看什么运动相关的论坛,但是毕业之后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acg相关...

*爬坑多年后的瞎写,被某家的小睿智气回来刷个tag

*9102年了怎么某家的睿智还在这用替身梗恶心人呢?是官方推洛山光影推的还不够明显吗?从来不看官谷配置的吗?

*黛是洛山的大前锋,是赤司乃至这支球队都无可替代的、骄傲独特的影子。他是单独的个体,与任何人都没有丝毫重叠的地方,相近的能力不等于完全一样。

*发烧输着液有点不知道写的是什么,总而言之渣渣用小学生文笔为了刷tag贡献一份力。

*另,黑篮舞台剧的赤黛组的生写很棒啊,22r两张,朋友们真的不来一发?




【“まゆさん”,毕业恭喜。】

原本黛千寻是根本不会看什么运动相关的论坛,但是毕业之后的日子实在是太无聊了,acg相关的论坛刷过一遍后鬼使神差下打开了最近很火运动论坛,然后点开了篮球板块。

飘在前端的帖子有着这样的一个标题,已经是几天前的帖子了,但因为一直有人在留言的关系所以根本没有沉下去。

发帖人是“洛山众”,头像是某个曾经在大型女团的美少女偶像。

颤抖着手指点开帖子,底下的留言让黛扭曲了一张长时间面无表情的脸。

例如什么,“虽然这次总选含泪第二位,但是步入大学后也要继续加油呀。”

还有,“会支持你的新事业的!”什么的,诸如,“总选上的表现令人难过”什么的。

从id来看其他学校的人也有很明显的乐在其中。

你们到底是在说谁啊!能不能说的清楚一点。

明明比赛之后就基本没有见过,连部里的隐退仪式都没有参加,事到如今这些人到底是在干嘛?

等黛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站到了活动室的门口,球场里在练习的一二级年级生中也并没有看到那几个所谓“洛山众”的影子,应该是在活动室里吧他们,冷静下来的黛感觉自己白白的浪费了电车钱。

如果这样热血上头的就冲过来就等于中了他们的全套吧。正准备闪人离开的时候活动室的门却被人打开了。

“唔!”站的离门过于近的黛受了直面而来的一击。

没想到会打到谁,开门的人显然也下了一大跳:“哦……?”看清是误伤了谁后,实浏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叹声。

一时间有些头晕的黛还捂着头说不出话来,屋里的人听到门口的骚动一个两个的倒是集合的很快。

“能够让玲央姐毫无察觉的就撞到,真不愧是黛学长啊。”扒着门边的叶山衷心的佩服着,“毕业后的黛学长影子功力更上一层,果然还是有在练习吗?”

“哦?那样的话就快来给我传球啊。”依靠身高优势站在最后位的根武谷说道。

“原本就不是为了打篮球才有的技能,还有我也不要给你传球。”好不容易才直起身子的黛干脆利落的拒绝。

毫无歉意的实浏推开叶山为黛清开了道路,说:“话是这么说,但你果然还是来了。和小征估计的一样呢。”

没有了妨碍视线的人,黛看见坐在桌子后面的、那个熟悉到在某段时间里闭上眼睛都会想到的人。

除了眼睛以外是都是一模一样的,谁叫他们是同一个人。不过这样说起来的话也并不能说成“都是”,毕竟之前那个赤司可做不出这么平易近人的表情。

“那个论坛上奇怪的帖子,果然是你们吗?”移开视线,黛冲着看热闹的人生气。

他其实并不是所谓的“冷面”类型,只是会让他在意的事情实在不多,不对无聊的事情浪费感情,这算是黛的信条之一。

空洞冷漠的眼神,近似苍白的面容,再加上单薄的存在感。

能够一时间急火攻心的跑来这很久没有来过的地方,显然是被人狠狠的戳到了点子上。

而这件事的主谋,自然也是不言而喻。

“因为小征说你如果闲到无聊做的话肯定会看点什么平时不会看的东西,而且如果和你有关的事情被别人看到的话你就一定会一时着急跑过来。”摊着手一脸无辜的实浏解释道,“毕竟你根本不想和人扯上关系。”

句句都被戳中的人瞬间闭了嘴,思来想去又实在没什么话能够反驳,只能硬是将气憋了回去。

“所以你们干嘛要来找我?”之类的,“我可不记得我们之间有那么熟。”之类的,一时间尽然都忘记了。

他承认,他一直拿赤司没办法。但同样的,他也不认为赤司能拿他作何。

更何况这还是一个相处时间不过数天的人——比赛结束后的三年级生立刻就都隐退了。

也正因为如此,他也没办法对“这个”赤司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毕竟这并不是他熟悉的那一个。黛并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发觉,但至少在他看来,赤司身上的变化简直是明显到不行。

对于赤司征十郎这种滴水不漏的人来说,稍微有些许的变化,在观察细微的黛眼中就会被无限的放大。

不想再靠近红发的男人,黛想要推开堵住门的人索性离开:“如果只是因为好玩的话那你们的目的也就达到了,既然如此我就回去了。”

“并不是那样的。”出人意料的,出声拦住他的人是那个一直稳坐着观察情况的人,“黛学长,我们并不是想要惹你生气。”

“哈?你们现在不就是在惹我生气吗?”

“因为黛学长并没有来参加隐退仪式吧?所以就算只是曾经一起在赛场上奋战过的人也好,我们想替你补办一个仪式,连同毕业的祝福一起。”声音的主人离黛越来越近,终于停到了黛一转身就会碰到的地步,“不行吗?”

根本就是恶魔的低语。并不想留下的黛暗自咂舌。

挡住门的中锋同学根本就没有让开的意思,深知自己没有紫原敦那样有力的的黛聪明的选择不再挣扎。

“那你们想要做什么?”沉下肩膀的黛悻悻地说道。

“总而言之先过生日吧。”将一顶只会存在在漫画中的皇冠扣在黛的头上,叶山一把将他推到桌子旁。

被推着踉跄几步,虽然想着头上那个蠢爆了的东西怎样都无所谓,但还是下意识伸手扶着它。就这样,黛扑到了桌子前。

稳住身体,黛回过身张口就准备抱怨:“我说你好歹也慢……”

话还没说完,纸拉炮巨大的“砰”声吓得他将剩余的话咽了回去。

在空中飞舞的彩带盘旋了几个圈,最后缓缓的落在了黛的身上,还有数条垂在皇冠上面然后抚在他的脸上。

啊……黛的眼神变得平时还要更加无机制了。

“黛学长,迟到的生日快乐。还有,毕业恭喜!”

一点都没有平时在球场里的那种意气风发的样子,什么时候他们几个也变得这么像普通运动社团的高中生了?看着爽朗地笑着恭喜他的几个后辈,黛想着就这么一次,就当是打发自己无聊的假日时间,陪他们偶尔闹一下应该也无妨。

“啊!既然如此。”叶山不知道从哪里搬出来一个蛋糕,蛋糕上还有翻糖做的、穿着5号运动背心、拿着包着书皮的迷之书的小人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开始玩蛋糕大战了?”

站的离叶山最近的实浏吓得瞪大了眼睛,一把摁住他跃跃欲试的手说:“快住手啊小太郎!这可是小征特别定做的!”

“哈?我可不会穿着球衣看书。”没有抓住重点的黛对着蛋糕上的小人吐槽道。

“您不生气吗?”赤司不知道什么时候找到了他的身旁。

黛斜眼看着这个比自己稍矮一些的学弟,感觉他不管是气场如何变化,身上某种特有的气氛却始终相同。

不容拒绝的、威严的、不似常人的。

可不是一般轻小说中会出现的男主类型啊。黛这样想着。

没有得到黛回复的赤司完全没有什么挫败的感觉,接着说道:“这一年来,谢谢你,幸苦了。”

“这句话你之前说过了。”黛看向闹成一团的三人组。

没有在意黛略显尖锐的话语,赤司说:“是的,但这次是更加认真的,这一年来谢谢你,各种意义上。”

这次轮到黛有些吃惊,他转过脸来看着赤司道:“难道说你……”难道你知道之前的事了吗?

迎着黛的目光,赤司的眼中似乎有了更深的笑意,“是的。”

另一个自己与这个骄傲又冷淡的人之间的事,是隐秘的、青春的、必须要被珍藏起来的。

“如果可以的话还请在您离开这边前多来几次篮球部,指导一下您的后辈们。”

“我才不要,而且我也不记得自己有什么是能够交给别人的。”一秒回绝,黛对于自己不感兴趣的事一向退的干净。

“那么,就请您多邀请我去您的家里好了。”

“什么?”

凑近黛的赤司语气里多了不容拒绝的笃定,“请让我再多了解你一些。”

黛猛然间看到了另一个赤司的影子。

“好吗?”

黛没有办法对这个疑问句作出拒绝的回答,仿佛被人控制着,在大脑反应过来前,头已经点了下去。

得到答复的赤司满意的笑了,是曾经那个仿佛掌控了全世界的小少爷。

白马少夫人

人物不是画的,是捏人软件捏的。软件叫Gacha Life 文字是美图秀秀添加的 视频是电脑自带的不知道叫什么的软件做的 画面非常廉价,可我真的做了很久 差不多疯了


《达拉崩吧》

听说这是赤司征十郎高二那年的学园祭演出内容
看过的都说:你们洛山什么毛病???

返校的黛前辈:??????????????

人物不是画的,是捏人软件捏的。软件叫Gacha Life 文字是美图秀秀添加的 视频是电脑自带的不知道叫什么的软件做的 画面非常廉价,可我真的做了很久 差不多疯了


《达拉崩吧》

听说这是赤司征十郎高二那年的学园祭演出内容
看过的都说:你们洛山什么毛病???

返校的黛前辈:??????????????

天有梅雨
我永远喜欢洛山^q^他们怎么那...

我永远喜欢洛山^q^
他们怎么那么好啊呜呜呜呜呜,我永远喜欢那个所有人都在一起的冬季。
虽然被可爱驱使但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刷完电影以后内心剧烈波动,想嫁进洛山【x
【不考虑人体比例的我流草稿,不会画大汉所以委屈了牛肉煲,丢人.jpg

我永远喜欢洛山^q^
他们怎么那么好啊呜呜呜呜呜,我永远喜欢那个所有人都在一起的冬季。
虽然被可爱驱使但画不出他们万分之一的可爱。
刷完电影以后内心剧烈波动,想嫁进洛山【x
【不考虑人体比例的我流草稿,不会画大汉所以委屈了牛肉煲,丢人.jpg

南昔_不知道在想什么世界

[黑子的篮球]每天都逗比满满(cp黛千寻x原创人物)#已完结

主角为原创角色,设定为黑子哲也的弟弟黑子然也,一个和哲也完全相反的男生。

黛千寻x黑子然也

小透明从奇迹世代手中抢妻的故事x

[黑子的篮球]每天都逗比满满 阅读入口


日常为主。逻辑已死。博君一笑。

主角为原创角色,设定为黑子哲也的弟弟黑子然也,一个和哲也完全相反的男生。

黛千寻x黑子然也

小透明从奇迹世代手中抢妻的故事x

[黑子的篮球]每天都逗比满满 阅读入口


日常为主。逻辑已死。博君一笑。

巧冰翎淵

【赤黛】上面的空氣好嗎?

某日部活。 葉山拍了拍黛的肩膀,說:「黛前輩。」 黛轉過身,面帶疑惑地看著他,葉山:「為什麼籃球員都是180公分以上啊?」 黛的表情平靜,過了幾秒,他笑了起來, 「防守的範圍比較大,上籃比較近啊,而且, 上面的空氣比較清新。」 葉山:「哦~我知道了。」 
後方的實渕心想:黛前輩,你這樣立flag,等等小心和被小征收拾啊。

和教練交談的赤司走向他們,正好聽見這句話,他笑了一下,伸手握住黛的手,並拉著他走向更衣室,
黛:「赤司,你做什麼啊。」
赤司沒答話,拉著他走進更衣室,門被關上。

更衣室內。
黛被赤司壓在椅子上,赤司勾起笑...

某日部活。 葉山拍了拍黛的肩膀,說:「黛前輩。」 黛轉過身,面帶疑惑地看著他,葉山:「為什麼籃球員都是180公分以上啊?」 黛的表情平靜,過了幾秒,他笑了起來, 「防守的範圍比較大,上籃比較近啊,而且, 上面的空氣比較清新。」 葉山:「哦~我知道了。」 
後方的實渕心想:黛前輩,你這樣立flag,等等小心和被小征收拾啊。

和教練交談的赤司走向他們,正好聽見這句話,他笑了一下,伸手握住黛的手,並拉著他走向更衣室,
黛:「赤司,你做什麼啊。」
赤司沒答話,拉著他走進更衣室,門被關上。

更衣室內。
黛被赤司壓在椅子上,赤司勾起笑,說:「嗯?上面的空氣比較清新?」
黛:「我只是開個玩笑,你不會那麼認真吧。
你別壓著我啊,很重。」
說罷,他笑了起來。

銀髮少年笑的一瞬間,整張臉被點亮,銀灰色的雙眸泛起點點星光,淡粉色的雙唇露出淺淺的笑。
赤司看著眼前的少年,有些無奈,他鬆了鬆手上的力度,輕捏黛的臉頰,「胡鬧。」
黛眨了眨眼睛,「才沒有啊。」
赤司微微一笑,傾下身,在他的唇邊落下一吻,唇齒相貼,纏繞著繾綣與溫柔,陽光自窗戶照亮室內,輕攏著他們的身影。
唇分,黛的雙眸定定地看著赤司,幾秒後,他移開視線,臉上染上薄紅。
心想:不管幾次都不習慣啊。
赤司坐在黛身旁,並伸手抱住他,悶悶地說:
「最後一天。」
黛愣了一下,才想起,  今是他部活的最後一天,說:「嗯,快畢業了啊。」
他看向窗外,雨水模糊了景色。
赤司鬆開手,牽起黛的手,十指緊扣,看向他,說:
「畢業後,千尋要去哪一間大學,東大還是京大?」
黛回望他,看著光點在他的赤眸中躍動,「東大。你呢,要出國還是留在日本念大學?」
赤司笑了一下,「留在日本,千尋希望我出國,是嗎?」他的表情似笑非笑。
黛連連搖頭,說「才不是啊,我只是想你應該會出國吧。」
赤司微微一笑,說:「我會留在日本。」
黛的唇角輕輕揚起。
雨聲停了。
黛看向窗外,天空放晴了。
赤司順著他的視線看去,淺笑。

野良花

【黛千寻中心】原创10题-《黛さんは一人でした》

译为《黛前辈是一个人》。

说明一下前提。出黑篮坑少说也有半年多了,突然想写点什么就又把黛前辈抓回来当主角了,对黛略抱歉。可能记忆模糊对黛的看法和描写不那么准确,这一点对读者姥爷表示抱歉。

小标题一半是突然想到又随手记下来的东西,另一半即兴,或许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一直觉得黛的行为作风和心理活动写起来都很顺,作为作者本人曾被诊断为“长年抑郁状态”,独来独往什么的确实比较亲黛这样的角色。另外写这篇的理由就在于心情不太好,内容也相对不会那么阳光。

习惯性地又写得有点黛赤的感觉了。然而其实是黛千寻个人中心。毕竟和他有(深入)交集的人并不多。

总之不喜勿入。

 ————————————...

译为《黛前辈是一个人》。

说明一下前提。出黑篮坑少说也有半年多了,突然想写点什么就又把黛前辈抓回来当主角了,对黛略抱歉。可能记忆模糊对黛的看法和描写不那么准确,这一点对读者姥爷表示抱歉。

小标题一半是突然想到又随手记下来的东西,另一半即兴,或许没有什么特殊含义。一直觉得黛的行为作风和心理活动写起来都很顺,作为作者本人曾被诊断为“长年抑郁状态”,独来独往什么的确实比较亲黛这样的角色。另外写这篇的理由就在于心情不太好,内容也相对不会那么阳光。

习惯性地又写得有点黛赤的感觉了。然而其实是黛千寻个人中心。毕竟和他有(深入)交集的人并不多。

总之不喜勿入。

 ——————————————————————————————

 

1.交流

买了食物被店员询问是否需要加热的时候,挑选生活用品被营业员询问是否需要帮助的时候.都是能够好好回答的。不至于浑身僵硬。

所谓不擅长与人交往,并不是指这些方面。

那是指什么方面?

比如,做这些事情的时候,都是一个人。

 

2.“我回来了”

对着空无一人的空间,这样说道。

什么都没有回应。

房间是自己一个人的世界。

 

3.影子

回到房间,打开玄关的墙灯。

与昏黄灯光一同落在地面的,角度倾斜得诡异的,显得壮实却矮小的淡灰色身影。

你看,我也是有影子的呢。

 

4.“欢迎回来”

随着碰撞探出头来的,并不怎么精致的鸟形饰物。造型俗套的拟房屋表盘。

大概是叶山不知道哪里弄来的赠品吧,想不到用处就拿来孝敬前辈了。

这种东西真的拿来用的话不就显得更悲惨了么。

随手挂在部室的墙上。

下一个谁进来的时候如果被吓一跳的话,那还算它有点价值。

 

5.情绪

输了不悲,赢了不喜。

其实是这样的。

还轮不到用“不卑不亢”这么高尚的词,也没有“享受过程”那般的豁达。

不是没有在追求所谓“胜利”,赢这件事谁都喜欢。

只不过是,“输了也无所谓”。不至于像某些人那样因为无法接受甚至切换了人格。

因为无法接受的人,是常胜的人。

能力不足的,已经习惯了失败。

 

6.心情

“一直一个人,不寂寞吗?”什么的。

也被问过这样的问题。

是谁问的怎样都好,因为解释很麻烦所以没有解释,想必问的人也并没有真的在意吧。

黛不迟钝,他能意识到自己喜欢什么讨厌什么,也明白什么叫做“孤独感”。

甚至比其他人更明白。

但是有谁规定过,孤独就一定不能享受,一定是很难熬的感觉了吗?

 

7.连独处都学不会的都是废物

由此可见,那位任性的小少爷绝不是个废物。虽说其他方面他也不是。

不过,我也不是。

8.车站

对于乘车然后随意在某个车站下车是喜欢的,能看到很多新鲜的东西,很有趣。

但是对于车站是不喜欢的。

情侣的窃窃私语,友人的嬉笑打骂。都是不喜欢的。

 

9.仅此一次的旅途

文学少年们习惯将此成为“人生”。

然而于我,那是“毕业那天前往学校的路”。

也许以后再也不会去洛山了吧。

 

10.独一无二

没有什么是独一无二的。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同样是玫瑰,那一朵之所以特别是因为她拥有小王子;玫瑰除了小王子之外什么也没有,而小王子只要想要,他就能拥有星球上的无数朵玫瑰。

独一无二不过是个好听的说法。从来就没有什么是独一无二的。

也不存在谁替代谁的说法。

和黑子相像的黛出现了,那么一定还会有千千万万个和黛相像的人。

当然了,黛不是玫瑰,赤司也不是小王子。

 


—————————————————————————————— 

虽然是这样的标题和内容,不过最后还是祝黛前辈能够融入洛山family。

以个人对于黛的解读,他大概并不想这样(笑)所以这里指的是融入“众人认知中的洛山”,即想到洛山时不止想到赤司和无冠,更不是想到“啊,那个黑子的替代品”。

黛就是黛。

水鸟哨

记一下洛山众的年龄。或许有用。

由于日本入学4月1日,这样卡的话大概高中内部有四个年份出生的学生:


A(高三,生日在4月2日-12月31日)

B(高三生日在1月1日到4月1日之间;高二生日在4月2日到12月31日)

C(高二生日在1月1日到4月1日之间;高一生日在4月2日到12月31日)

D(高一生日在1月1日到4月1日之间)


SO:


赤司(高一,12月20日)→C,没有意外的最小

黛(高三,3月1日)→B,最大,但是居然只比赤司大一岁而已,有点意外

实渕(高二,9月23日)→B,居然是偏小的那个?为什么叶山叫他玲央姐啊,明明是妹妹!

根武谷(高二,4月30日)→B,只比黛小一点点

叶山(高二...

由于日本入学4月1日,这样卡的话大概高中内部有四个年份出生的学生:


A(高三,生日在4月2日-12月31日)

B(高三生日在1月1日到4月1日之间;高二生日在4月2日到12月31日)

C(高二生日在1月1日到4月1日之间;高一生日在4月2日到12月31日)

D(高一生日在1月1日到4月1日之间)


SO:


赤司(高一,12月20日)→C,没有意外的最小

黛(高三,3月1日)→B,最大,但是居然只比赤司大一岁而已,有点意外

实渕(高二,9月23日)→B,居然是偏小的那个?为什么叶山叫他玲央姐啊,明明是妹妹!

根武谷(高二,4月30日)→B,只比黛小一点点

叶山(高二,7月25日)→B,竟然是第三,明明看起来是(除了赤司之外)最小的一个

好一朵大芙蓉🐦

闲的无聊帮我脑婆画像

愿我能铺陈出世间最绮丽的赤色(^ω^)

(这里赤厨洛山厨一生站不可破

闲的无聊帮我脑婆画像

愿我能铺陈出世间最绮丽的赤色(^ω^)

(这里赤厨洛山厨一生站不可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