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怀风

3018浏览    77参与
秃秃修行中_Tutu

黑璧:我刚刚跟他说了有事咋能立马又跟去?

雪鹅:刀不错

花花:我咋就没有后援会呢

黑璧:我刚刚跟他说了有事咋能立马又跟去?

雪鹅:刀不错

花花:我咋就没有后援会呢

秃秃修行中_Tutu

中国好演员记得投票呀
微博和微信😘😘😘

生哥:夜尊就是个讨厌鬼

中国好演员记得投票呀
微博和微信😘😘😘

生哥:夜尊就是个讨厌鬼

秃秃修行中_Tutu

小道消息:

某大型组织被取·缔,头目在逃

小道消息:

某大型组织被取·缔,头目在逃

人骨伞

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写的一个脑洞

我好像很多种这种拖着没写的脑洞

( :∇:)我太难了

是洛怀风x韩沉的,现代abo设定。

设定里洛怀风是a,韩沉是o

他们两上同一个高中,韩沉的性别一直没人知道,到家都猜测他是个A,因为他足够优秀性格也很强硬。

而洛怀风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好先生,看起来脾气很好温文尔雅一点都不像个a。

毕竟那个年纪大部分的a都很幼稚,而且有一点唯我独尊的中二感。

然后再某一天,洛怀风发现了韩沉是o。一个小小的意外,洛怀风觉得平时大家都猜测是a的韩沉居然是o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他没有急着揭穿,其实洛怀风的本性和他的外表差距很大,他有天生的恶劣天性。发现韩沉是o之后,他虽然没有揭穿但总是时不时的诱导...

我好像很多种这种拖着没写的脑洞

( :∇:)我太难了

是洛怀风x韩沉的,现代abo设定。

设定里洛怀风是a,韩沉是o

他们两上同一个高中,韩沉的性别一直没人知道,到家都猜测他是个A,因为他足够优秀性格也很强硬。

而洛怀风是所有人眼中的好好先生,看起来脾气很好温文尔雅一点都不像个a。

毕竟那个年纪大部分的a都很幼稚,而且有一点唯我独尊的中二感。

然后再某一天,洛怀风发现了韩沉是o。一个小小的意外,洛怀风觉得平时大家都猜测是a的韩沉居然是o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他没有急着揭穿,其实洛怀风的本性和他的外表差距很大,他有天生的恶劣天性。发现韩沉是o之后,他虽然没有揭穿但总是时不时的诱导一些事情。

他想看一直以来镇定自若的韩沉在面对自己性别被暴露的情形,脸上会是怎样的惊慌失措。

但是每一次事情韩沉都沉着面对,洛怀风觉得更加好玩了。

在之后韩沉找到了他,他知道之前的事情都是洛怀风故意为之。他找他就是想问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两人独处洛怀风终于露出了他的恶性本性。

他知道自己所作所为暴露了也不惊慌,他看着韩沉笑了起来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然后他威胁韩沉,让韩沉与他发生关系。

韩沉冷笑了起来,他说洛怀风是做梦。洛怀风说若你不按照我说的做,我就向全校揭露你是o的事实。

他说话的语气像个君子,只是内容天差地远。

说完后洛怀风没有等韩沉回答就伸手勾起了韩沉的衣领,他们学校的校服是衬衣,那衣领一勾便露出了后颈,洛怀风凑了过去。

“你身为一个o,这么藏下去多危险,我可以帮你咬下去。只要我咬下去,你以后便再也不用担心发情期了。”

他说的仿佛在做一件大善事,一只手却捂住了他的嘴,韩沉看着他目光冷冰冰的,洛怀风笑吟吟的往后退去。

“我可要说出去了。”

他说的似乎不是什么威胁的话,韩沉看着他高傲的像是一只狮子。

“随便你。”

倒是一点都不惧怕的样子。


这就是一个强o,阴险a的爱情故事

大概三四月就闹着要写……

云玩

月景光香6

        从地上到天上,在云间穿行,从天上到地上,双脚踩在地面。        

        曹光那震惊的表情一直保持到了蜜城的街市上。

        即便是OMEGA,他也是不够精致那种。...


        从地上到天上,在云间穿行,从天上到地上,双脚踩在地面。        

        曹光那震惊的表情一直保持到了蜜城的街市上。

        即便是OMEGA,他也是不够精致那种。

        这不是说他不精致,只是和蜜城大街小巷里的坤泽相比,他不·够·看。

        但是有人够。

        神子月收好他用幻术召唤定型的金色大鸟之后才带着曹光步入蜜城,从他走进城门,每一个人,坤泽也好,乾元也罢,乃至于中庸,没有一个不把眼珠子放在他身上。

        唯独一个曹光,起先是被迦楼罗所震惊,现在则震惊于蜜城之大,美,活,野,还得月提醒他莫落在后头,怕他出事。须知坤泽,还有中庸女子,以及小孩,便是人贩子的猎物。

        洛怀风就在瞅着那天真的坤儿。一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神子月身上,所以,月忽视了往他们这边看的人中有的不只是好意。


        原先,真水无香还说要找个大夫,谁想雷文泽归来后不久,皇帝竟然将一意出宫住在寺院的裴皇后接回了宫中,并下表直接许了裴相为妻居丧。又在翌日于殿前说有阴私奸人嫉恨憎害于皇后,但他与皇后必定如太上帝后般情长意久,一生便是一心,无有二意,一套直拳把前朝后宫都震懵了。

        于是公子景接了兄弟神子月借助月光传来的信,一看,说是要去蜜城,真水无香还在问蜜城好不好玩,微光已经开口说:“我出来的时间够长了,该回去侍奉神子了。”

阿萌超级皮

朱厚照and洛怀风

这个CP叫照风?

💛💚💙💜可以可以,我开学有点忙,评论可能不能及时回复,但还是要多多评论哦(´-ω-`)

朱厚照and洛怀风

这个CP叫照风?

💛💚💙💜可以可以,我开学有点忙,评论可能不能及时回复,但还是要多多评论哦(´-ω-`)

阿萌超级皮
我jio得关于朱厚照和洛怀风可...

我jio得关于朱厚照和洛怀风可以这样认识🤔🤔🤔

大概

是可以的。

我jio得关于朱厚照和洛怀风可以这样认识🤔🤔🤔

大概

是可以的。

阿萌超级皮
阿萌是真技术废😂😂😂洛怀...

阿萌是真技术废😂😂😂
洛怀风的素材有多少🤔🤔🤔
我看看反响如何
再决定搞不搞图。

阿萌是真技术废😂😂😂
洛怀风的素材有多少🤔🤔🤔
我看看反响如何
再决定搞不搞图。

阿萌超级皮
千杯不倒 醉在你眼波流转 ~~...

千杯不倒

醉在你眼波流转

~~阿萌讲给洛怀风的彩虹屁🌈💨

我的妈呀,洛怀风的这个镜头,我可以,我真的死了😍😍😍😍

这种坏人真带感,我要被你拐卖😚😚😚😚,洛怀风!你快来拐卖我啊!

千杯不倒

醉在你眼波流转

~~阿萌讲给洛怀风的彩虹屁🌈💨

我的妈呀,洛怀风的这个镜头,我可以,我真的死了😍😍😍😍

这种坏人真带感,我要被你拐卖😚😚😚😚,洛怀风!你快来拐卖我啊!

居于临安

亲爱的网友.03

    

       “你干什么?”洛怀风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花无谢,“组队干嘛?”

       “哎呀这不是看他们是新人,想带带他们嘛!”

       洛怀风最受不住这个,花无谢只要眨巴眨巴眼睛,在他这儿似乎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一代风流'向您发出组...

    

       “你干什么?”洛怀风满脸不敢相信地看着花无谢,“组队干嘛?”



       “哎呀这不是看他们是新人,想带带他们嘛!”



       洛怀风最受不住这个,花无谢只要眨巴眨巴眼睛,在他这儿似乎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一代风流'向您发出组队邀请。”



       于是连城璧和傅红雪的游戏界面上又出现了这样一个弹窗……换汤不换药嘛。



       一心想博美人网友一笑的连城璧切到企鹅号上去问他的这个可能在三次元受过伤害的网友。



       幸好有先见之明地加到了小雪的QQ。连城璧超——自豪地想。



       “小雪,你看到组队了吗?”



       一边正在专心研究装备的傅红雪突然收到消息。



      “看到了。”



       ……他是觉得我瞎吗?傅红雪一瞬间陷入自我怀疑。



       “那小雪,咱们同意吗?”



       连城璧想,我一定要给小雪充分的选择自由权!



       “…随你。”



       傅红雪属实嫌烦。



       “那就同意吧,就当咱们是带带新人吧。”



       连城璧大概是忘记了,这款游戏满打满算也才上线三个月,谁还不是个新手呢?



       “  [自动回复] 你好,我现在有事不在,一会再和你联系。”



       自…自动回复?不对啊,小雪的游戏明明还在线啊?


—————————————————————————

今天小雪也是璧璧眼中“三次元受伤雪”呢。


居于临安

亲爱的网友.02

 游戏界面切入的很快,连城璧用剑,傅红雪用刀,俩人一红一蓝,站在一起平白生出一种般配的感觉。


     “你想要选哪一个场景?”


     连城璧觉得,这个漠上雪太冷漠,一定是三次元受到了什么伤害。


     “随你。”...


    



 游戏界面切入的很快,连城璧用剑,傅红雪用刀,俩人一红一蓝,站在一起平白生出一种般配的感觉。




     “你想要选哪一个场景?”

 



     连城璧觉得,这个漠上雪太冷漠,一定是三次元受到了什么伤害。

 



     “随你。”

  



     豁哦,更冷漠了。那就选一个简单一点的场地让小雪开心开心吧。连城璧想。

 



     “Loading......正在进入。”

 

 


     意料之中的简单任务并没有出现,反而弹出了一个近乎透明的对话框。

 



     “恭喜二位玩家解锁隐藏彩蛋,在此任务中成功通关,即可获得由游戏开发者提供的礼物一份。”

 



     ???连城璧对着手机一脸茫然。

 



     “小雪???”

 



     “不知道。”



     傅红雪想不通,这游戏他也是第一次玩,怎么这个连城什么事都要来问他。

 

     


     对话框停留了大概十秒,消失后入目的也不是什么难打的boss,居然...是两个吟诗作赋的文人墨客?

 



     连城璧把手机怼在脸上看,“花开无谢”,“一代风流”?

 



     这也不是NPC啊,难道还有人要跟他们竞争?

 



     手机上突然响起提示音。

 



     “‘花开无谢’向您发出组队申请。”




————————————————-




特别感谢:


花花和洛怀风的网名分别用的是 @沐沐卡 小可爱和 @木辰 小可爱提供的名字呀。


居于临安

亲爱的网友.01

     在这个机不离手的时代,一款名为“逐龙”的游戏正气势汹汹地霸占着当代年轻人的手机。


     “滴,您的好友漠上雪已上线。”机械的女声提醒连城璧打开手机,他跟这个叫“漠上雪”的网友约好了今晚六点一起在逐龙里做任务。


     “你好啊,在下连城。”


     一款游戏而已,连城璧懒得想名字...




     在这个机不离手的时代,一款名为“逐龙”的游戏正气势汹汹地霸占着当代年轻人的手机。

 




     “滴,您的好友漠上雪已上线。”机械的女声提醒连城璧打开手机,他跟这个叫“漠上雪”的网友约好了今晚六点一起在逐龙里做任务。

 




     “你好啊,在下连城。”

 




     一款游戏而已,连城璧懒得想名字,干脆直接用了自己名字的前两个字。

 




     “漠上雪。”

 




     嘶,这个网友...太冷漠了一点吧。

 




     “呃...你今年多大啊,咱们一起组队,总不能太生疏嘛。”

 




     自己选的队友,再尬也要聊下去。

 




     “23。”





     傅红雪有些奇怪地看着聊天界面,没人告诉他直接问别人的年龄很不礼貌吗?

 




     “那你要比我小一点啊,我25了。以后叫你小雪可以吗?”

 




     连城璧似乎根本就没有认识到自己的“不礼貌”行为。

 




     “......”

 




     小雪......他跟我很熟么?傅红雪这样想。

 




     “就这么定了。到时间了,咱们去做任务吧。”




————————————————


我会告诉你连城璧的网名叫连城是因为我取名废吗?


是的,我会。


在线征求二花和洛怀风的网名!!!

阿萌超级皮

性感洛怀风在,线欺骗小花花🌸



红心蓝手加评论关注才是好朋友😊


洛怀风×花无谢的cp叫什么


风花cp?还是洛花cp?


花花在我写的水仙里注定攻不起来


。。。。。。。。。。。。。。。


“啊,三弟你看,这个花灯真好看。”花无谢手里拿着一个莲花样式的花灯。


洛怀风站在灯楼上,看着花无谢,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名满京城的花家二公子,定能卖上个好价钱。


“三弟?三弟?你去哪了啊?”花无谢,手里拿着刚刚买的花灯,东张西望。


突然冲上来一群黑衣人,不由分说的就将花无谢打晕。


。。。。。。。。。。。。。。


“唔。。。”花无谢揉了揉后颈,怎么这么疼呀?半眯着眼...



红心蓝手加评论关注才是好朋友😊


洛怀风×花无谢的cp叫什么


风花cp?还是洛花cp?


花花在我写的水仙里注定攻不起来


。。。。。。。。。。。。。。。


“啊,三弟你看,这个花灯真好看。”花无谢手里拿着一个莲花样式的花灯。


洛怀风站在灯楼上,看着花无谢,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名满京城的花家二公子,定能卖上个好价钱。


“三弟?三弟?你去哪了啊?”花无谢,手里拿着刚刚买的花灯,东张西望。


突然冲上来一群黑衣人,不由分说的就将花无谢打晕。


。。。。。。。。。。。。。。


“唔。。。”花无谢揉了揉后颈,怎么这么疼呀?半眯着眼睛打量着周围。花无谢突然睁大了眼睛,不对呀,我不是和三弟在逛庙会吗?这是哪里?


“公子,你醒了。”洛怀风伪装成小白兔的样子,关心的问花无谢。


“啊,这是哪里?”花无谢好奇的问。


“有一伙黑衣人把我抓来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我刚刚听见公子被他们扔进来时,有人说一定能卖上个好价钱。”洛怀风把花无谢扶起来。


“人贩子?可是他们绑我有什么用啊,我一个大男人,一卖不到富贵人家做妾,二卖不到青楼做妓,绑我有什么用呀?”花无谢一脸迷茫的说。


洛怀风听到之后冷笑,谁说男子,就卖不到青楼去了?


不过洛怀风继续披着小白兔的皮说:“这帮人无恶不作,最近城中失踪的那些妇女儿童,都是她们拐卖的。”


“这么可恶!”花无谢一拳砸在了墙上,墙上掉落了几颗石头子。


“呃。。。。。。。”洛怀风微微后退,怎么忘了花家是武将出身?


。。。。。。。。。。。。。。。


“洛怀风!你又偷偷跑出去干什么啦?”花无谢一脸怨念的瞪着偷偷从后门溜进来的洛怀风。


“呃。。。不是的花花,你听我解释,我没有拐卖人口,真的,我只是出去买个东西。”洛怀风心虚的看着花无谢。早知道就不打这人的主意了。千算万算没算到把自己栽进去了。这笔买卖。不划算。


来着 @在花路等你 的点梗



野奶

沈面面上学中…(83)

#洛怀风  惨#

面面:“阿照,你怎么知道我在鸿鸿那里?”
照照:“因为心有灵犀啊”
面面:“(*๓´╰╯`๓)♡”

怀风:“铁门铁窗铁锁链~~~”

图源网络不妥删!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沈面面上学中…(83)

#洛怀风  惨#

面面:“阿照,你怎么知道我在鸿鸿那里?”
照照:“因为心有灵犀啊”
面面:“(*๓´╰╯`๓)♡”

怀风:“铁门铁窗铁锁链~~~”

图源网络不妥删!
转载请注明出处!

野奶

沈面面上学中…(82)

论有一个作死又戏精的哥哥是什么感觉?

鸿鸿:“哥,你快回去吧!(*꒦ິ⌓꒦ີ)”

嘻嘻

图源网络,不妥删!
转载请注明出处!

沈面面上学中…(82)

论有一个作死又戏精的哥哥是什么感觉?

鸿鸿:“哥,你快回去吧!(*꒦ິ⌓꒦ີ)”

嘻嘻

图源网络,不妥删!
转载请注明出处!

大哥的狗腿子

人贩子什么的不干了

人贩子洛怀风&腹黑小可怜夜尊

看人贩子和传销头子互相套路

来呀!快活呀!

*ooc我的

第五章

洛怀风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刻自己的表情有多阴鸷,寨子里的人都说他们家二当家待人温和,做事细致严谨,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在外行走时仿佛教养极好的世家公子,任谁也看不出来这如玉般温润的人竟是土匪窝的二把手。洛怀风习惯把自己的表情分门别类地进行管理,他必须保证自己在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的时候对其进行完美的调配。但那样真的很累,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让情绪自然的从脸上流露是他对自己最大的放纵。

生气归生气,洛怀风还是细致的处理了从山上采来的药材,又用厨房里剩下的食材简单做了点饭。小疯...

人贩子洛怀风&腹黑小可怜夜尊

看人贩子和传销头子互相套路

来呀!快活呀!

*ooc我的

第五章

洛怀风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此刻自己的表情有多阴鸷,寨子里的人都说他们家二当家待人温和,做事细致严谨,笑起来令人如沐春风,在外行走时仿佛教养极好的世家公子,任谁也看不出来这如玉般温润的人竟是土匪窝的二把手。洛怀风习惯把自己的表情分门别类地进行管理,他必须保证自己在遇到不同的人不同的事的时候对其进行完美的调配。但那样真的很累,在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让情绪自然的从脸上流露是他对自己最大的放纵。

生气归生气,洛怀风还是细致的处理了从山上采来的药材,又用厨房里剩下的食材简单做了点饭。小疯子昏迷的时候全靠自己用药给他吊着命,现如今好不容易醒了却闹起了脾气不肯吃不肯喝的,自己总不能看着他活活把自己饿死,始终得想个办法让小疯子彻底放下对自己的戒备。

“咚!“

一柄匕首入木三分牢牢钉在了厨房的窗棂上打断了洛怀风的思绪,他取下匕首上的纸展开,纸上并没有字,入目是几笔简洁到如稚童随意涂鸦般的画,画上的小孩蹲在地上拿着笔在地上写着什么。洛怀风本来皱着的眉头这下彻底拧的死紧了,他小心地把纸收好悄悄出了门运了轻功直奔后山。

“怀风,我的礼物呢?“清朗的声音带着毫不掩饰的期待随着山风撞进洛怀风的耳朵里。循着声音望去洛怀风看到了坐在树上闲适地荡着双腿的朱厚照,他支着一只手捧着脸冲洛怀风笑得格外张扬。阳光洒在那张秀美到妖异的脸上,仿佛为美丽又罪恶的花朵渡上一层圣洁的光。洛怀风已经许久没有见过那人摘下面具的样子了,记忆中的那张脸和眼前的人出现了奇异的重合,一些隐秘的被强行压抑下去的东西就这样毫无预兆地冲了出来。

朱厚照看他傻傻地呆立在那迟迟不见动作便一个飞身从树上下来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谁知洛怀风仍然只是痴痴地看着他。朱厚照笑弯了眉眼直直的冲洛怀风的脸上吹气:

“中邪了啊你?“

脸上温柔湿热的风刮进了心底在千尺寒潭里激起一层又一层的涟漪,洛怀风浑身震了一下然后急忙打开扇子轻咳了几声掩饰自己的无措。

“想要好东西得有点耐心。“

“是么?我看我这礼物还没收到,就先把自己的宝贝丢了。“朱厚照靠近洛怀风拿起他额角的一缕头发,绕在自己的指尖。

洛怀风像被烫到一样往后撤了一下,强迫自己快速地整理情绪,再抬起头的时候,神色平静地仿佛未曾掀起过一丝波澜。

“放心,这个礼物绝对值得等待。“

朱厚照的手尴尬地悬在半空中,眼睛里含了千万种情愫

“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最想要的是什么。“

洛怀风并没有深究此时朱厚照眼底的风起云涌背后究竟藏着什么,不想,不必,不敢。

“那你也应该知道我要的是什么。“

朱厚照看着面前这人又变回了冷静疏离的样子和自己讨价还价,心中的苦涩丝丝蔓延开来堵的他心口发疼。真好,怀风这副无形的面具比自己那副完美太多,自己愿意丢掉面具来见怀风,可惜怀风不愿意卸掉一身伪装来见他。朱厚照垂下眼睑收敛了神色决绝地背过身,刚萦绕过洛怀风发丝的指尖微微颤抖。

“对不起,我给不了。“

 

“人呢!”半梦半醒间沈面被院子里兵荒马乱的声音惊醒,他勉力从床上支起身子就看见门被一脚破开,一群人拿着凶器冲进房间。为首的那个人把手中的刀狠狠地往桌子上一插然后走向床铺卡着沈面的脖子拖死狗一样把他从床上拽下来扔到地上。

“爷可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废话,说!家里的钱放哪了!”

“我……呃啊……“

沈面还没来得及开口,手掌就被那人踩在脚底下狠狠的碾过,疼的他满面通红冷汗淋漓额上青筋暴起。

“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了,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不然待会儿爷几个要带走的可不止你们家几件东西那么简单了。”碾在沈面手上的脚力度又加了几分,露出来的几根手指已经变成了青紫色。沈面的脸紧紧地贴着地面,呼吸间有尘土吸进肺里引起无可抑制的咳嗽。

“原来是个病秧子啊……”那人抬起脚把沈面从地上拎起来。沈面已经很久没有受到过这种折辱了,他愤怒,他想反抗,可是这不争气的身子此刻咳嗽的浑身颤抖,他什么也做不了。

“你说你一个废物,你家人费尽心机地养着你干嘛?“沈面再次被无情的扔到了地上,然后他听到那人大声的对部下发话:

“把这里仔仔细细翻一遍,值钱的都给老子带走!还有这地上的废物,蒙上眼睛绑了带回去,留个纸条让他家人来赎他!“

沈面看着自己像个待宰的畜生那样被人粗鲁地捆上手脚蒙上眼睛突然张狂地大笑起来,声音嘶哑恐怖又绝望。

“别白费力气了,他根本不会来的!“

“啪!“一个十足重的巴掌落在沈面的脸上,他被打的偏过头去半边脸都木了,嘴角漫出丝丝血迹。

“是么?可我兄弟说他刚在厨房找到了益灵草,这长在深山的稀罕东西可不好弄,看来你这个废物在你那傻子家人心里还是有点分量的,应该能换不少钱。”

沈面心脏仿佛被重锤猛击了一下,分量?自己在嵬心里也是有分量的么?眼泪洇透了蒙着眼睛的黑布顺着脸颊滑下,流过下巴,一颗一颗砸进自己的心里,砸透了那冰封千尺的潭水……

嵬……哥哥……你不是说从此以后要保护我么?你在哪啊?我好怕……头好晕,手好疼,好黑啊,真的快要撑不住了……

“弟弟!“

你终于来了……这次,我原谅你了……


————————

万年更系列,且看且珍惜,有人催的话我会努力写的,不然就偷偷的咕咕……嘻嘻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