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洪小漩

1629浏览    444参与
洪小漩

由由来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由由爸妈

晶晶和我约之前,我极力推荐她去户外。或许我是太热情,她只好直说,小漩,我已经足月了,可能分分钟会生。

此话一出,我瞬间觉得忐忑起来。接生这件事,临时学应该是来不及的。我还是安耽一点,在室内记录就好。

见面之前,我买了一堆酸奶和土司,可是,事实上我也不清楚,快要临盆的女生,到底能不能吃这些。

晶晶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甚至有些童颜,单看容貌,的确在想是不是个很小的姑娘。但是,事实上,她不过小我一岁罢了。看着她老公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幸福得冒泡啊。

宝宝小名由由。名字很有趣,我问,有特殊含义么。

简单,就是觉得简单,也没想太多。小夫妻如是答复我...

由由来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由由爸妈

晶晶和我约之前,我极力推荐她去户外。或许我是太热情,她只好直说,小漩,我已经足月了,可能分分钟会生。

此话一出,我瞬间觉得忐忑起来。接生这件事,临时学应该是来不及的。我还是安耽一点,在室内记录就好。

见面之前,我买了一堆酸奶和土司,可是,事实上我也不清楚,快要临盆的女生,到底能不能吃这些。

晶晶是个很温柔的女孩子,甚至有些童颜,单看容貌,的确在想是不是个很小的姑娘。但是,事实上,她不过小我一岁罢了。看着她老公小心翼翼的样子,觉得幸福得冒泡啊。

宝宝小名由由。名字很有趣,我问,有特殊含义么。

简单,就是觉得简单,也没想太多。小夫妻如是答复我。

拍完照后一周,由由诞生了,一出生就很饱满的小朋友。

欢迎你来到这个世界,希望你能喜欢未来的一切。

洪小漩

做一天的小公主

摄影:洪小漩

出镜:娟子和爱人

娟子的婚礼是我去帮忙记录的。那天,容貌姣好,身材玲珑的她,穿着婚纱的样子简直像个小公主。

其实,我们都知道,自己自小就不是小公主。出生于小县城普通人家的我们中,娟子甚至比同龄人还要努力些。她说自己脾气一点也不好,事实上,在我眼中那是一种要强与倔强。

和我兵荒马乱的婚礼相比,娟子的婚宴显得体面多了。她挽着长辈的臂弯,穿过宾朋,受人瞩目。眼睛亮晶晶的,真好看。

而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风趣、有礼,宽厚的男士。男士的身后,是一个包容和谐的家庭。真幸运啊。

做一天的小公主

摄影:洪小漩

出镜:娟子和爱人

娟子的婚礼是我去帮忙记录的。那天,容貌姣好,身材玲珑的她,穿着婚纱的样子简直像个小公主。

其实,我们都知道,自己自小就不是小公主。出生于小县城普通人家的我们中,娟子甚至比同龄人还要努力些。她说自己脾气一点也不好,事实上,在我眼中那是一种要强与倔强。

和我兵荒马乱的婚礼相比,娟子的婚宴显得体面多了。她挽着长辈的臂弯,穿过宾朋,受人瞩目。眼睛亮晶晶的,真好看。

而站在她面前的,是一个风趣、有礼,宽厚的男士。男士的身后,是一个包容和谐的家庭。真幸运啊。

洪小漩

一起去露个营

摄影:洪小漩

地址:浦江高塘

之前一直向往树哥自驾游露营的度周末方式,觉得体验一定很棒。

自从去年十一,我初次体会到和朋友们一起露营的滋味后,更是心心念念不已。一直和朋友念叨着,下次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去。

在中秋节之前,玩伴相约聚餐,饭罢聊起此前露营的经历,挨冻、烧烤、小酌、赏星空、观日出,娟子的对象提议也想去,且他们开车方便。这就一拍即合。

因为我和娟子都是浦江人,两个浦江女婿自然是要在中秋节去丈母娘家过节,寻找露营地的事,就顺理成章地落到了我头上。

在表姐一番咨询下,寻了高塘这一去处。出发之前,采购了一大波烧烤设备和食材,甚至还从家中的酒罐子里舀了一些桑葚酒,准备...

一起去露个营

摄影:洪小漩

地址:浦江高塘

之前一直向往树哥自驾游露营的度周末方式,觉得体验一定很棒。

自从去年十一,我初次体会到和朋友们一起露营的滋味后,更是心心念念不已。一直和朋友念叨着,下次什么时候有机会再去。

在中秋节之前,玩伴相约聚餐,饭罢聊起此前露营的经历,挨冻、烧烤、小酌、赏星空、观日出,娟子的对象提议也想去,且他们开车方便。这就一拍即合。

因为我和娟子都是浦江人,两个浦江女婿自然是要在中秋节去丈母娘家过节,寻找露营地的事,就顺理成章地落到了我头上。

在表姐一番咨询下,寻了高塘这一去处。出发之前,采购了一大波烧烤设备和食材,甚至还从家中的酒罐子里舀了一些桑葚酒,准备上演自给自足,就连串都是自己动手安排妥当。

上了山,徐徐清风。烤架虽是迷你,却也满足了我们四人的兴致。酒足饭饱,坐在椅子上赏山间明月,听耳畔虫鸣声,有点爽。


洪小漩

哪里有故事,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洪小漩

中秋节,凌晨赶回家,草草睡了一夜。早上7点,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于是,洗漱完上好香,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来到集市觅食。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五、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正月十五,,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

小时候,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随她一道去菜市场。我把作业本一丢,雀跃的仿佛出笼的鸟儿。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催促着等邻居伯母、婶婶、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

菜市场么,就是那样,举目望去,熙熙攘攘、满满当当。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

自从出来念了书,参加工作后,少有闲暇回...

哪里有故事,哪里的饭菜香

摄影:洪小漩

中秋节,凌晨赶回家,草草睡了一夜。早上7点,被饿醒的阿科叫我起床。于是,洗漱完上好香,我们跟着妈妈上班的脚步,来到集市觅食。

记忆中似乎是农历的逢三、五、八是岩头镇赶集的日子。正月十五,,市场上自然是热闹的。

小时候,周末若是赶上赶集的日子,妈妈就会允许我先把功课放放,随她一道去菜市场。我把作业本一丢,雀跃的仿佛出笼的鸟儿。一直叽叽喳喳围着妈妈,催促着等邻居伯母、婶婶、嫂子一道结伴的她快些出发。

菜市场么,就是那样,举目望去,熙熙攘攘、满满当当。其实无非就是那些吃穿用度,但是我就是喜欢极了那份烟火缭绕。

自从出来念了书,参加工作后,少有闲暇回家陪妈妈一同赶集,这份喧嚣就显得尤为难得。

妈妈挑了相熟的店,买了个两个饼,她一个,我一个,然后冲我挥挥手去赶公交上班了。我则拽着阿科在菜市场窜来窜去,一边按着快门,一边思量着吃点什么热乎的早饭好。

在同学妈妈的馄饨摊位面前,我举着相机的样子被一位大伯尽收眼底。他伫立在我身旁,笑着问,这有什么好拍的?

我见他用普通话问我,而非本地土话,断定他可能是个外乡人。他笑笑说,自己是东阳人,最近在镇上造小学。

我心里一惊,指着自己曾经小学的方向说,不是在那么。

他笑笑,搬了,那旧址要改造成幼儿园了。

那太遗憾了。我放下相机,唏嘘道,那以后岂不是回不去了。

大伯则安慰我,没什么好遗憾的,所有东西都会更新的,有了新校舍,以后的孩子们就幸福了。

简短对话,简洁告别,我和阿科吃完两碗小馄饨后闲逛起来。目之所及,都是新鲜的,更是熟悉的,就连空气中弥漫着的味道,都亲切至极。

还有黄橙橙的柿子、紫殷殷的棱角,开着口的无花果,也都是正当季的果蔬,单是看上两眼就心情大好。若非上次结石的疼痛依然记忆犹新,我恐怕会买上两斤柿子,一顿饱腹。

阿科在我的要求下买了一束喷香的姜花,随即打道回府。这一束花,能在房间里香一日。

回家看看自己拍的照片,构图都好满,仿佛要溢出屏幕来。大概是,多大的广角,都装不下在外游子想要带走的这份家乡景致吧。

洪小漩

夏末至初秋

摄影:洪小漩

出镜:莹莹

周末去温州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回杭州出了站,就遇见狂风大雨。

一阵秋雨一阵凉,几乎到了不用开空调的日子。

夏天过去的好快,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穿上喜欢的裙子去玩,蝉鸣就戛然而止了。

不怪时间从指缝间流逝太迅速,其实是我的小裙子已然包裹不下我的肉身,空有纠结的灵魂在埋怨着自己的不节制。

莹莹在拍照前,心心念念几次问我,能不能穿着好看的小裙子来拍照。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件吊带裙。

我只想说,好看的姑娘,真是穿什么都挺漂亮。


夏末至初秋

摄影:洪小漩

出镜:莹莹

周末去温州参加了朋友的婚礼,回杭州出了站,就遇见狂风大雨。

一阵秋雨一阵凉,几乎到了不用开空调的日子。

夏天过去的好快,我甚至都没有来得及,穿上喜欢的裙子去玩,蝉鸣就戛然而止了。

不怪时间从指缝间流逝太迅速,其实是我的小裙子已然包裹不下我的肉身,空有纠结的灵魂在埋怨着自己的不节制。

莹莹在拍照前,心心念念几次问我,能不能穿着好看的小裙子来拍照。看来她真的很喜欢这件吊带裙。

我只想说,好看的姑娘,真是穿什么都挺漂亮。


洪小漩

半日闲

摄影:洪小漩

出镜:阿青

年轻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阿青就是个年轻,且貌美的女孩子。

不是说我老了,反正我再年少10岁也不是好看得到哪里去的姑娘。我只是看到比自己年少的姑娘,就会很羡慕她们身上的朝气,然后不自觉露出姨母笑。

不知道是不是日常工作坐姿有误,最近腰开始越来越疼,有时候短短下班路,我居然要用手敲着痛处一路,才能勉强到家。

疼痛的频率越来越高,我开始不安。

感觉过了28岁后,身体的健康状况在下降。这时候,看着身边的小姑娘还留恋夜店,有力气通宵达旦,更加怅然若失。

长辈提点我们,差不多好要个孩子了,再晚一些,生小孩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是,我不敢。我怕我生了孩子,就...

半日闲

摄影:洪小漩

出镜:阿青

年轻真是一件很美妙的事。阿青就是个年轻,且貌美的女孩子。

不是说我老了,反正我再年少10岁也不是好看得到哪里去的姑娘。我只是看到比自己年少的姑娘,就会很羡慕她们身上的朝气,然后不自觉露出姨母笑。

不知道是不是日常工作坐姿有误,最近腰开始越来越疼,有时候短短下班路,我居然要用手敲着痛处一路,才能勉强到家。

疼痛的频率越来越高,我开始不安。

感觉过了28岁后,身体的健康状况在下降。这时候,看着身边的小姑娘还留恋夜店,有力气通宵达旦,更加怅然若失。

长辈提点我们,差不多好要个孩子了,再晚一些,生小孩就不那么容易了。

可是,我不敢。我怕我生了孩子,就腾不出时间拍漂亮的妹子了。

洪小漩

你终会是一个人宇宙限量贩售的快乐

摄影:洪小漩

出镜:贰儿

标题是我从贰儿微博里掘来的。

贰儿,是我2019年5月最特别的存在。

从德清到杭州,她给我带了一支向日葵来,说是送我的见面礼。植物园公交车站,我从28路上下来,就看到了她,拿着包装可爱的向日葵。

姑娘的样子,像和煦的风。瘦瘦的,美美的,锁骨漂亮得很明显。

我猜我上辈子一定是男孩子,还是看到漂亮姑娘变得笨嘴拙舌的那种。在拍摄过程中,我努力营造氛围,调动贰儿的情绪。还专门找了《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的片尾曲想给她听,奈何没有找到整版,一曲诡异的翻唱响起来。

“你确定这首歌……很好听……”贰儿挑挑眉,似乎对我一言难尽的审美产生了...

你终会是一个人宇宙限量贩售的快乐

摄影:洪小漩

出镜:贰儿

标题是我从贰儿微博里掘来的。

贰儿,是我2019年5月最特别的存在。

从德清到杭州,她给我带了一支向日葵来,说是送我的见面礼。植物园公交车站,我从28路上下来,就看到了她,拿着包装可爱的向日葵。

姑娘的样子,像和煦的风。瘦瘦的,美美的,锁骨漂亮得很明显。

我猜我上辈子一定是男孩子,还是看到漂亮姑娘变得笨嘴拙舌的那种。在拍摄过程中,我努力营造氛围,调动贰儿的情绪。还专门找了《逃避虽可耻但有用》的片尾曲想给她听,奈何没有找到整版,一曲诡异的翻唱响起来。

“你确定这首歌……很好听……”贰儿挑挑眉,似乎对我一言难尽的审美产生了严重质疑。我猜想,我用力过猛的样子,被她看穿了吧。

真是一次愉快的奔现。

洪小漩

和老爸去吃荞麦面是回家的头等大事

摄影:洪小漩

结了婚后,总想着要等夫妻都有时间一起回家才是。但是时间哪里有那么好凑,因此,两个人商量下,决定还是各自加班各回各家,偶有时间搭上了再轮着去双方家里。

上周末,我回了趟家,恰逢台风过境,家门口的河道水位上升了不少。

回家当日,叫了羽希来我家做客过夜,两个姑娘看了半本《海街日记》,又深受夜里狂风大作的影响,三点多才迷迷糊糊入睡。因此,早上便真的很难准点醒来。

六点多,手机响了,接起来。我爸喊我去吃荞麦面,我迷迷糊糊嘟囔,再让我睡一会儿。

呐,每次都是这样,叫么要叫我一起去吃的,睡么又睡不醒的。我爸的声音在听筒里吼出来。

我老爸带我去吃荞...

和老爸去吃荞麦面是回家的头等大事

摄影:洪小漩

结了婚后,总想着要等夫妻都有时间一起回家才是。但是时间哪里有那么好凑,因此,两个人商量下,决定还是各自加班各回各家,偶有时间搭上了再轮着去双方家里。

上周末,我回了趟家,恰逢台风过境,家门口的河道水位上升了不少。

回家当日,叫了羽希来我家做客过夜,两个姑娘看了半本《海街日记》,又深受夜里狂风大作的影响,三点多才迷迷糊糊入睡。因此,早上便真的很难准点醒来。

六点多,手机响了,接起来。我爸喊我去吃荞麦面,我迷迷糊糊嘟囔,再让我睡一会儿。

呐,每次都是这样,叫么要叫我一起去吃的,睡么又睡不醒的。我爸的声音在听筒里吼出来。

我老爸带我去吃荞麦面这件事,是我每次回家的固定节目,已经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仪式感。风雨无阻。

半个小时后,在老爸的带领下,我和羽希打着哈欠出现在了荞麦面馆门口。

这家荞麦面馆不是我小时候最先吃的那家,但是味道也可圈可点。自从开业后,老爸就是他们家的常客,顺带着我们每次回来也都定点光顾。

葱姜蒜鸡精盐猪油咸菜等调味料一码占了半张桌子,另外半张用来放盛面的大白瓷碗,碗里放啥,顾客自便。老板娘负责擀面,老板负责生火和下面盛面。羽希初来乍到,一时不适应这半自助式就餐方式,觉得挺有意思。

一碗面大概也就五六块上下,结结实实。记得小时候每次都要和弟弟两个人吃掉三碗的量才饱腹。相比还在发育时候的好胃口,现在的我对付起它来明显有几分吃力。

同样吃力的还有我老爸,他的食欲似乎和走高的年纪成反比。有时候他在吃前会夹几筷子给我,一边夹一边说自己说现在吃不了那么多了。这感觉,有点难过。

记得前几年,吃完饭,我都抢着用手机扫码付账,好像自己终于长大了,能请得起老爹吃面条了。那时候,掏现金的老爸,手速和我自然是没法比。

不过,现在扫码很溜的他,总是在我还没吃好时就默默结了账。行吧,谁让你是我爸呢,享受得心安理得的感觉,实在是太棒了。

回家后,羽希和我说,感觉你老爸对你真好。

这还用说吗,这可是我亲爹呀。

洪小漩

在夏天结束之前穿上小裙子拍照

摄影:洪小漩

出镜:莹莹

这个夏日,我和莹莹互相放了几次鸽子后,终于在少年宫碰了头。

我说,这条裙子,我在买的时候就想好了,你穿起来拍照一定很好看。要是没能拍到,我一定会遗憾一整个夏天的。

好幸运,赶在立秋到来之前,心愿达成。

夏季的天空,瓦蓝瓦蓝,云朵也是厚实得让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这样的天空在冬天是很难得的,所以我很珍惜。

喜欢饱和度高的蓝天,色彩鲜艳的儿童公园对我来说,自然是同样正中下怀。当然,同样让我觉得美好至极的,还有青春正好的姑娘。

那天和莹莹聊天,她说,姐姐,从18岁到现在,你都有帮我拍照耶。

我想了想,好像是,时间好快。...

在夏天结束之前穿上小裙子拍照

摄影:洪小漩

出镜:莹莹

这个夏日,我和莹莹互相放了几次鸽子后,终于在少年宫碰了头。

我说,这条裙子,我在买的时候就想好了,你穿起来拍照一定很好看。要是没能拍到,我一定会遗憾一整个夏天的。

好幸运,赶在立秋到来之前,心愿达成。

夏季的天空,瓦蓝瓦蓝,云朵也是厚实得让人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安全感。这样的天空在冬天是很难得的,所以我很珍惜。

喜欢饱和度高的蓝天,色彩鲜艳的儿童公园对我来说,自然是同样正中下怀。当然,同样让我觉得美好至极的,还有青春正好的姑娘。

那天和莹莹聊天,她说,姐姐,从18岁到现在,你都有帮我拍照耶。

我想了想,好像是,时间好快。

谢谢那些姑娘,感激有你们的时光。


洪小漩

白衣飘飘的少年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天

之前同学聚会,曾有过感慨,觉得我们小时候,大部分小伙伴都是长得歪瓜裂枣的,直到念大学了,才稍微长开一些,蜕变出清爽的模样。

可是现在的小朋友,怎么比我们小时候好看那么多。

白衣飘飘的少年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天

之前同学聚会,曾有过感慨,觉得我们小时候,大部分小伙伴都是长得歪瓜裂枣的,直到念大学了,才稍微长开一些,蜕变出清爽的模样。

可是现在的小朋友,怎么比我们小时候好看那么多。

洪小漩

是少年啊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天

小天17岁,是个清朗俊秀的少年,初次见面,他背着装有萨克斯的黑色大匣子,和发小一边走一遍拌着嘴。

我心想,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阳光到好耀眼。

17岁,也不小了,可是当小天妈妈和我说,他是2001年出生的小孩时,我又恍惚,真的好小啊。

小男生很有礼貌,总是抿嘴笑笑,就是不爱说话,也可能是不爱和陌生人说话。

忍不住和小天妈妈说道,有这样帅气的儿子,应该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吧。小天妈妈却掏出手机,翻到相册给我看,说孩子刚刚出生时候长得别提多不顺眼了,直到满月时候才稍微好一些。

小天每年生日前后,小天妈妈都会带他去拍一组成长记录写真。在十五岁之前,从...

是少年啊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天

小天17岁,是个清朗俊秀的少年,初次见面,他背着装有萨克斯的黑色大匣子,和发小一边走一遍拌着嘴。

我心想,这个年纪的男孩子,阳光到好耀眼。

17岁,也不小了,可是当小天妈妈和我说,他是2001年出生的小孩时,我又恍惚,真的好小啊。

小男生很有礼貌,总是抿嘴笑笑,就是不爱说话,也可能是不爱和陌生人说话。

忍不住和小天妈妈说道,有这样帅气的儿子,应该是一件很值得骄傲的事情吧。小天妈妈却掏出手机,翻到相册给我看,说孩子刚刚出生时候长得别提多不顺眼了,直到满月时候才稍微好一些。

小天每年生日前后,小天妈妈都会带他去拍一组成长记录写真。在十五岁之前,从未间断过。

孩子大了,就不愿意拍照了,我也拿他没办法。小天妈妈语气中有些遗憾地和我说。为了能帮儿子记录,她买了单反,总是趁儿子和伙伴们玩的时候,抓拍几张,哪怕画面模糊,采光不好,她也拍得很开心。

在沟通中我得知,小天萨克斯学了多年,已经考过了10级,现在和几位要好的小伙伴组了个乐队,自得其乐。此外,他还是校足球队的选手,日常斯文的他换上队服就是另一番热血少年的模样。

好吧,简直满足我们读高中时代暗恋对象的全部人设了。



洪小漩

能不能一直当个小朋友

摄影:洪小漩

出镜:若男

好想一直当个小朋友啊。

在阳光下,穿花裙子,跑来跑去。

然后,也不用担心有工作,也不用担心没钱花,还有人接送,有人投食。

快把我摇醒,我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能不能一直当个小朋友

摄影:洪小漩

出镜:若男

好想一直当个小朋友啊。

在阳光下,穿花裙子,跑来跑去。

然后,也不用担心有工作,也不用担心没钱花,还有人接送,有人投食。

快把我摇醒,我已经开始说胡话了。


洪小漩

随心所欲地长大吧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樱桃

樱桃两岁多了,体重却有35斤,在同龄的宝宝中算小胖丫头。我一直觉得,孩子要是能随性所欲长大,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可是在体重上,的确稍微……恩……控制一点比较好,免得长大后面临像我一样减肥多年却无果的窘境。

对此,阿科并不那么觉得,他以为,身体健康就好,稍微胖一些许,无妨的。对于樱桃这样的小姑娘,阿科是不管怎么都觉着可爱的。那眼神里的喜爱,做不了假的。

在我这个年纪,身旁的朋友几乎都处在步入婚姻初为父母的阶段。

身边最要好的朋友们,不是刚刚生了孩子,就是正处于妊娠中。对于生孩子这件事,我还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怕自己胜任不了为人家长的那份责任。...

随心所欲地长大吧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樱桃

樱桃两岁多了,体重却有35斤,在同龄的宝宝中算小胖丫头。我一直觉得,孩子要是能随性所欲长大,是一种莫大的幸福,可是在体重上,的确稍微……恩……控制一点比较好,免得长大后面临像我一样减肥多年却无果的窘境。

对此,阿科并不那么觉得,他以为,身体健康就好,稍微胖一些许,无妨的。对于樱桃这样的小姑娘,阿科是不管怎么都觉着可爱的。那眼神里的喜爱,做不了假的。

在我这个年纪,身旁的朋友几乎都处在步入婚姻初为父母的阶段。

身边最要好的朋友们,不是刚刚生了孩子,就是正处于妊娠中。对于生孩子这件事,我还是敬而远之的态度。怕自己胜任不了为人家长的那份责任。

有位要好的伙伴,自从得知怀孕后,一改爱泡吧爱抽烟的习惯,甚至整个孕期连咖啡都几乎不曾喝一杯。她说,自从有了小生命后,一切疯狂都可以秒戒。

关于生孩子这件事,我想再思量思量。你想,要多大勇气,才能接得住这无法退货的甜蜜忧愁啊。

洪小漩

好久不见啊

摄影:洪小漩

出镜:micky

两年多没见了,你一如少年。


好久不见啊

摄影:洪小漩

出镜:micky

两年多没见了,你一如少年。


洪小漩

下雨想念天晴

摄影:洪小漩

地点:青海

对于那些出现过在生命中的人和风景,有抱歉,有感激。

2016年的年休假,去了青海。

自那以后,好像是有些时日没有去过人迹罕至的远方了。

不能在热闹的地方一直待着。容易看不清。

谢谢你们曾经对我那么好。


下雨想念天晴

摄影:洪小漩

地点:青海

对于那些出现过在生命中的人和风景,有抱歉,有感激。

2016年的年休假,去了青海。

自那以后,好像是有些时日没有去过人迹罕至的远方了。

不能在热闹的地方一直待着。容易看不清。

谢谢你们曾经对我那么好。


洪小漩

策马难追的我

摄影:洪小漩

出镜:芳家的晨晨和伊伊

大一时,在学校傻吃傻乐的我收到你的来电,给我发请柬来了。

我一下子懵了,自从高中不在一个学校念书后,其实我并不是特别了解你的人生轨迹。但是,在20岁上下这个年纪嫁人这件事,着实是惊着我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要念完大学玩几年才会考虑结婚生子的。我还自以为是地将自己这种想法认定为是不负青春。

后来的十年里,我为自己的这种执念付出了代价,活生生把自己耽误成了晚婚晚育的典型代表。

平日里,看你在朋友圈晒小姐妹们的日常,我感觉似乎感觉云养了一双女儿。你说,孩子们大了,爱美了,会偷偷涂你的口红了。

孩子们这个年纪,不正是我们当初初...

策马难追的我

摄影:洪小漩

出镜:芳家的晨晨和伊伊

大一时,在学校傻吃傻乐的我收到你的来电,给我发请柬来了。

我一下子懵了,自从高中不在一个学校念书后,其实我并不是特别了解你的人生轨迹。但是,在20岁上下这个年纪嫁人这件事,着实是惊着我了。

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是要念完大学玩几年才会考虑结婚生子的。我还自以为是地将自己这种想法认定为是不负青春。

后来的十年里,我为自己的这种执念付出了代价,活生生把自己耽误成了晚婚晚育的典型代表。

平日里,看你在朋友圈晒小姐妹们的日常,我感觉似乎感觉云养了一双女儿。你说,孩子们大了,爱美了,会偷偷涂你的口红了。

孩子们这个年纪,不正是我们当初初识的年纪么。那时候的我们,何不是偷拿爸妈的东西聚在一起过家家,假装自己是大人了。




洪小漩

三岁多的小熙熙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熙熙一家

前几天刚刚和婷婷见面,下着雨,她坚持要送一篮子杨梅来给我。恰逢我买的辣白菜到货了,下班后就在我家楼下的新华书店门口,进行了……为期2分钟的交谈及交换。

下着雨,婷婷骑着个电瓶车,将杨梅递给我,说,小漩,你最近还好吗,这个杨梅给你吃,熙熙这个点要睡觉了,我得赶紧回去。

我连忙把两包泡菜递给她,说,我挺好挺好,你和熙熙还好么,小李还经常出差吗,我们周六约一个吧,再不给熙熙拍照,她就长大了……


三岁多的小熙熙

摄影:洪小漩

出镜:小熙熙一家

前几天刚刚和婷婷见面,下着雨,她坚持要送一篮子杨梅来给我。恰逢我买的辣白菜到货了,下班后就在我家楼下的新华书店门口,进行了……为期2分钟的交谈及交换。

下着雨,婷婷骑着个电瓶车,将杨梅递给我,说,小漩,你最近还好吗,这个杨梅给你吃,熙熙这个点要睡觉了,我得赶紧回去。

我连忙把两包泡菜递给她,说,我挺好挺好,你和熙熙还好么,小李还经常出差吗,我们周六约一个吧,再不给熙熙拍照,她就长大了……



洪小漩

阿夏啊

摄影:洪小漩

出镜:胡夏

我和阿科说,下次咱们去南京,去找胡夏玩好不。阿科顿了顿,说好。对于这个他曾待过几年,并且首次创业就败走的城市,他可能有些情绪复杂。

我对南京的印象很好,青奥会那年,干净的城市、巨长的红绿灯,高大的梧桐树,都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如今,在南京,还有一个叫胡夏的姑娘,和她正在施工的民宿,让我对那座城市,充满期待。

苜蓿园,她告诉我,自己买的小房子在那里,那里离南京博物院特别近,而且那里有一条特别好看的梧桐大道。

我说,除了园,另外两个字我还在百度。

胡夏和我说,房子在一楼,带院子,单单设计稿就和设计师反复调整了无数遍。听她诉说自己有点甜蜜的装修烦...

阿夏啊

摄影:洪小漩

出镜:胡夏

我和阿科说,下次咱们去南京,去找胡夏玩好不。阿科顿了顿,说好。对于这个他曾待过几年,并且首次创业就败走的城市,他可能有些情绪复杂。

我对南京的印象很好,青奥会那年,干净的城市、巨长的红绿灯,高大的梧桐树,都给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

如今,在南京,还有一个叫胡夏的姑娘,和她正在施工的民宿,让我对那座城市,充满期待。

苜蓿园,她告诉我,自己买的小房子在那里,那里离南京博物院特别近,而且那里有一条特别好看的梧桐大道。

我说,除了园,另外两个字我还在百度。

胡夏和我说,房子在一楼,带院子,单单设计稿就和设计师反复调整了无数遍。听她诉说自己有点甜蜜的装修烦恼,我有些羡慕。真不知道,自己的家什么时候才可以这般操着幸福的心。

不管了,总之等她房子装修好了,我一定要去找她玩就是了。



洪小漩

杨梅熟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家人

梅雨时节,家中爷爷种的杨梅也到了时候。阿科心心念念,说要买个酒缸,回家为妈妈浸一些杨梅酒。

回去之前,阿科和小叔打了个电话,小叔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辆三轮车,在集市上买了些浸酒的糟烧,捎上我们俩,一同去爷爷奶奶家。

并排席地坐在小叔驾驶的“敞篷车”上,看着两边风景后退,那感觉还蛮妙的。

和以往的每次一样,爷爷奶奶早已准备好了一桌饭菜,其中,绍兴梅干菜扣肉是从未缺过席的。五个人围着八仙桌入座,除了我外,几乎每个人在吃饭之前,都要喝点小酒,小叔斟的是黄酒,爷爷奶奶是杨梅烧,阿科则随性作陪,象征性喝几口便满脸涨红。

来了那么多次,爷爷奶奶依然用不太标准...

杨梅熟了

摄影:洪小漩

出镜:家人

梅雨时节,家中爷爷种的杨梅也到了时候。阿科心心念念,说要买个酒缸,回家为妈妈浸一些杨梅酒。

回去之前,阿科和小叔打了个电话,小叔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辆三轮车,在集市上买了些浸酒的糟烧,捎上我们俩,一同去爷爷奶奶家。

并排席地坐在小叔驾驶的“敞篷车”上,看着两边风景后退,那感觉还蛮妙的。

和以往的每次一样,爷爷奶奶早已准备好了一桌饭菜,其中,绍兴梅干菜扣肉是从未缺过席的。五个人围着八仙桌入座,除了我外,几乎每个人在吃饭之前,都要喝点小酒,小叔斟的是黄酒,爷爷奶奶是杨梅烧,阿科则随性作陪,象征性喝几口便满脸涨红。

来了那么多次,爷爷奶奶依然用不太标准的普通话一直招呼我,吃肉,多吃点,再吃点。小叔担心我故作客气,便主动帮我开了第二瓶六个核桃。这倒是搞得我有些不好意思。

饭罢,几个人换了长袖长裤套鞋,提着出头柴刀框子上山摘杨梅。爷爷的杨梅种在半山腰,年岁比阿科的小不了太多。看着满地跌落的杨梅,阿科说,爷爷这些年体力不济了,以往都是他老人家独自上树采好,等着孩子们回家来。

杨梅树枝脆得很,攀爬采摘,稍有不慎,可能就会折断。小叔择一些偏细的枝丫用柴刀砍断,告诉我,万一爷爷不听劝,执意独自来采,那就麻烦了。

许是放心不下我们的效率,爷爷终究还是上山了,谁劝也不管用,他手脚还算利落的爬上了两三层高的杨梅树,吓得我在树下盯着他老人家,连眼睛都不敢多眨。他倒是一边爬一边还说:要不是最近脚疼,这种树我随便爬爬。

爷爷种的杨梅树,属于自由生长状态,虽说个头不大,颜色也不是深红,但是味道却极鲜。在收获了满满一筐后,大家合力提回家,并不做过多处理,稍微挑拣后便用作浸酒。

爷爷挑着挑着,看到卖相好的,会专门拣了递给我,说,这个好,你吃。



洪小漩

六一少年派

摄影:洪小漩

出镜:团团和妹妹

六一那天,团团妈妈给团团和妹妹约了我拍照,说是送给孩子们的儿童节礼物。

那天,也是我的生日。能帮小朋友一起记录,感觉还蛮棒的。

最近偶尔看看少年派,看到佟掌柜变身王胜男的闫妮所讲的话,简直和我念书时候,我妈说的一模一样。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十几年前,脊背发凉。

还好我毕业了,庆幸。

小时候,每每生日,老妈总会带着我去拍一张照。后来学业重了,就很少有机会了,尤其是住校以后,过生日都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

有一年,我妈和我说,天气热了,蛋糕不好储存,妈给你买了一盒绿豆糕。虽然现在回头想想,有些好笑,但是记忆中,自己那一年生日比没有收到蛋糕哭得还...

六一少年派

摄影:洪小漩

出镜:团团和妹妹

六一那天,团团妈妈给团团和妹妹约了我拍照,说是送给孩子们的儿童节礼物。

那天,也是我的生日。能帮小朋友一起记录,感觉还蛮棒的。

最近偶尔看看少年派,看到佟掌柜变身王胜男的闫妮所讲的话,简直和我念书时候,我妈说的一模一样。思绪一下子被拉回十几年前,脊背发凉。

还好我毕业了,庆幸。

小时候,每每生日,老妈总会带着我去拍一张照。后来学业重了,就很少有机会了,尤其是住校以后,过生日都变成一件奢侈的事情。

有一年,我妈和我说,天气热了,蛋糕不好储存,妈给你买了一盒绿豆糕。虽然现在回头想想,有些好笑,但是记忆中,自己那一年生日比没有收到蛋糕哭得还要委屈。

再后来,学业结束了,出门在外工作,妈妈总会提醒我,出门在外,一定要吃得好一点。生日了一定要记得给自己拍照,又大了一岁呢。

其实,我想告诉老妈,我很听你的话,在吃上从没有亏待过自己。尤其是每年生日,我都吃得倍儿好。照片我就不拍了,因为越来越胖,镜头已经装不下我的脸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