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浙江大学

11838浏览    1476参与
hongcaixuexi
子玦

漫步散记

我好像被消费主义绑架了。

突然的空档让人无所适从,天气好的让人抑制不住出去的欲望。

那就去吧,随便逛逛。

紫金港周遭似乎除了大型商场便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了,我不信。人要接接地气,看看附近究竟是什么样的。

本来想去西溪湿地,八十块的门票让我这个穷人负担不起;地图上过大的区域让我望而生畏。

漫无目的地沿着申花路一直向前,走到平日点的那家外卖时有些惊奇。下午四点,夕晒很烈,外卖小哥一个、几个地坐在路边的栏杆上,谁也不说话,低头盯着手机。他们的背景是一排看上去专为外卖而生的店——清一色的玻璃双推门,除了斗大的招牌外没有任何可以称的上装饰的装修。

路口转了个弯,光束从天空降落——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丁达尔效应。我定...

我好像被消费主义绑架了。

突然的空档让人无所适从,天气好的让人抑制不住出去的欲望。

那就去吧,随便逛逛。

紫金港周遭似乎除了大型商场便没有什么可去的地方了,我不信。人要接接地气,看看附近究竟是什么样的。

本来想去西溪湿地,八十块的门票让我这个穷人负担不起;地图上过大的区域让我望而生畏。

漫无目的地沿着申花路一直向前,走到平日点的那家外卖时有些惊奇。下午四点,夕晒很烈,外卖小哥一个、几个地坐在路边的栏杆上,谁也不说话,低头盯着手机。他们的背景是一排看上去专为外卖而生的店——清一色的玻璃双推门,除了斗大的招牌外没有任何可以称的上装饰的装修。

路口转了个弯,光束从天空降落——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丁达尔效应。我定睛一看,发现是周边建筑的扬尘提供了气溶胶。四周高楼林立,相似的名字、无差的颜色,我在其中穿行。

我最后还是到达了城西银泰。

逛似乎有个目的才走的下去。

一家一家店扫过来,我盯着珠玉手链看了很久。为什么,所有的珠玉,凑近了看只能感觉到它愈发廉价,愈发虚假。

我想了想,大约是因为他们的本质是石头。

负一楼的尽头有家巧克力店。看价格大约是奢侈品吧,我自嘲地笑笑。三十元一粒费列罗大小的巧克力,大约是与爱情绑定后,连巧克力也自命不凡。

走进屈臣氏买了自己想要的护手霜润唇膏,再去对面的坐下来吃一碗牛肉乌冬。简简单单,一百块就用完了,甚至这些钱在我的心里都没有停留过多少时间。来去匆匆,在这个消费主义的时代,我从一个人造建筑群来到了另一个感受不到秋天的地方。抬头是天花板和人群,四周是商家为了推销自己的商品打出的各种噱头,却又是我自己选择来到这个地方。有些讽刺。

除了消费,我还能做什么?此一问。

被消费主义裹挟然后在不断地提升消费能力中持续消费,和逃离消费主义做一个“局外人”,前者就比后者优越了?此第二问。


子玦

飞鸟与湖泊

今天看到一道心理测试,“如果你的面前有一片湖泊,你希望给它增添怎样的景色?”

选项有“山”“雾”“鸟”“房”。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先是浪子渎,我想起浪子渎后那一片山。于是我似乎要选“山”。

但是忽然浪子渎上飞过一只水鸟。它通体纯白,两折的翅膀放松而舒缓地一上一下,舒张的翅膀让人羡慕它那自由而轻盈的灵魂。它喜欢在不高的地方飞翔。它每一次掠过湖面,就在我的心上点下一波水纹。

我又想起夕阳下的启真湖。启真湖畔也有相似对水鸟,姿态和它一模一样。我停好车,从地下室里走出,一抬头就能望见粉紫色的天空,远远地一只鸥鹭飞过。水面高高的,似乎触手可及。夕阳笼罩着巨大的静谧,这静谧之下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其实大约...

今天看到一道心理测试,“如果你的面前有一片湖泊,你希望给它增添怎样的景色?”

选项有“山”“雾”“鸟”“房”。

我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先是浪子渎,我想起浪子渎后那一片山。于是我似乎要选“山”。

但是忽然浪子渎上飞过一只水鸟。它通体纯白,两折的翅膀放松而舒缓地一上一下,舒张的翅膀让人羡慕它那自由而轻盈的灵魂。它喜欢在不高的地方飞翔。它每一次掠过湖面,就在我的心上点下一波水纹。

我又想起夕阳下的启真湖。启真湖畔也有相似对水鸟,姿态和它一模一样。我停好车,从地下室里走出,一抬头就能望见粉紫色的天空,远远地一只鸥鹭飞过。水面高高的,似乎触手可及。夕阳笼罩着巨大的静谧,这静谧之下我不知道要发生什么——其实大约是什么也不会发生。我呆呆地驻足,不管通识课还要去占座。

于是我选了“鸟”。


我看解析,它说“选鸟说明你渴望找一个强大的依靠…”

什么东西,我笑笑。左划一下退了出来。

你怎么会知道我选鸟是因为什么呢?


下雨有伞

浙江大学预防医学食品与营养卫生专业怎么样?

浙江大学预防医学院的食品与营养卫生专业非常好,具有硕士研究生的推免权,硕士学位点批准24年前,主要的研究方向包括食物营养与人体健康,营养与代谢性疾病,妇幼及老年营养,植物化学物与人体健康,保健食品开发等专业方向。

浙江大学 全文链接


浙江大学预防医学院的食品与营养卫生专业非常好,具有硕士研究生的推免权,硕士学位点批准24年前,主要的研究方向包括食物营养与人体健康,营养与代谢性疾病,妇幼及老年营养,植物化学物与人体健康,保健食品开发等专业方向。

浙江大学 全文链接


Peter

别拦着我

我要吹爆苏德矿😭😭😭

这么好的老师😭😭😭

为啥我的老师那个死样子😭😭😭

别拦着我

我要吹爆苏德矿😭😭😭

这么好的老师😭😭😭

为啥我的老师那个死样子😭😭😭


子玦

云中谁寄锦书来

亲爱的温州中学: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温中。

上次回温的时候没有去看你,希望你不要介意。117年都过去了,你大概不会嫌几个月长的吧?

我在四百公里开外的杭城,嗅着同你一样的桂花香气。其实这里九月上旬就桂香四溢了,我只是没有告诉你,怕你说我犯了相思病。

让我想想,我们的故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三年前中考出分的那个上午吧。我看了一眼市区排名,我就知道非你莫属。录取通知书寄了好久才到,苏步青题写的校名在扉页上熠熠生辉,那个时候在上面签名的,还是朱景高。但那些,都不如一个事实重要: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走进你,认识你,然后成为你的一部分。

时常会想,你到底藏在哪里呢?当我午觉刚起闲散地漫步于林荫大道时,你...

亲爱的温州中学:

今天是你的生日,我的温中。

上次回温的时候没有去看你,希望你不要介意。117年都过去了,你大概不会嫌几个月长的吧?

我在四百公里开外的杭城,嗅着同你一样的桂花香气。其实这里九月上旬就桂香四溢了,我只是没有告诉你,怕你说我犯了相思病。

让我想想,我们的故事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呢?

大概是三年前中考出分的那个上午吧。我看了一眼市区排名,我就知道非你莫属。录取通知书寄了好久才到,苏步青题写的校名在扉页上熠熠生辉,那个时候在上面签名的,还是朱景高。但那些,都不如一个事实重要:我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走进你,认识你,然后成为你的一部分。

时常会想,你到底藏在哪里呢?当我午觉刚起闲散地漫步于林荫大道时,你是不是躲在哪片叶子后面偷偷看着我呢?当我穿过学子广场迎着日光正步向高三楼时,你是不是在图书馆二楼望着广场上的一切?当我凝视浪子渎时,你是不是也在回望我呢?

杭城最近大雾不散,我想起浪子渎上偶尔升腾的水汽茫茫。我又能否穿越八百里,触摸真实的你?

离开的那天我学着他们,在校训墙和西大门前各拍了一张照。我猜,你又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嗤嗤地笑着,笑我拍照的样子太傻。人总是难以免俗,我也不能。不用这种简单直接的方式,我怎么向别人说我爱你?

我没有纵身一跃的勇气,你却让我飞到了对岸。

谢谢你,温州中学。

但愿你永远纯粹,而我永远怀念。

                                                                                       子玦

                                                                          2019.10.11

                                                                               于求是园


空想错视

湖滨银泰in77

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湖滨银泰in77

浙江大学紫金港校区

子玦

归去来兮

我来的时候,台风堪堪擦过温州;我走的时候,狂风忽起暴雨如注。

我管回温州叫“回来”,去杭州叫“回去”,似乎是某种悖论却真实地存在着。

离乡后两次回温,我总觉得告别的时候不够庄严。我还没和每一条路说声再见,还没和每一缕风挥手道别,我只是和母亲摇了摇手,于是转身消失在售票处的大厅。

我总觉得这样是不够的。

我在检票口回头向外望,铁青色的天被玻璃挡着,看得不那么真切。

我在食堂里听见一对老夫妻用温州话交流,恍惚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前面都空了好几个托盘位之后我才猛然发觉这是在杭州。妻子问丈夫“那是什么菜”,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认出那是一盘手撕鸡,我刚想用温州话回答,却发现这三个字的组合我竟然没办法用...

我来的时候,台风堪堪擦过温州;我走的时候,狂风忽起暴雨如注。

我管回温州叫“回来”,去杭州叫“回去”,似乎是某种悖论却真实地存在着。

离乡后两次回温,我总觉得告别的时候不够庄严。我还没和每一条路说声再见,还没和每一缕风挥手道别,我只是和母亲摇了摇手,于是转身消失在售票处的大厅。

我总觉得这样是不够的。

我在检票口回头向外望,铁青色的天被玻璃挡着,看得不那么真切。

 

我在食堂里听见一对老夫妻用温州话交流,恍惚间我一时没反应过来,等前面都空了好几个托盘位之后我才猛然发觉这是在杭州。妻子问丈夫“那是什么菜”,我顺着她手指的方向认出那是一盘手撕鸡,我刚想用温州话回答,却发现这三个字的组合我竟然没办法用温州话讲出来。声音在我的舌头上停住了。我放弃了与他们攀谈的想法,推着我的托盘向前,心里满是失落。

你怎么能不会讲呢?怎么能呢?

之前听彩虹合唱团的那首《阿妹》,戴着耳机的我抽噎着,直到半包纸巾都用完了我才停了下来。一个熟悉的生活场景用我熟悉的语言展现了一个熟悉的悲剧,乡音联结着我的乡愁,它在我的神经末梢震颤,在我的胸腔深处共鸣。

 

直到我自己离乡,我才理解了我老师为什么每一年国庆都要回到海岛。生命与环境在深度摩擦之后才能产生“熟悉”的感觉,而这种感觉唯有在从容的、无目的的状态下才能生发。正是因为全无目的,才更值得留恋。一个真正的温州人在返乡时是不会想着雁荡山江心屿的,只有那一点点由记忆构成的温馨,才是执意返乡的理由。


子玦

冬夜

我站在试衣镜前,看着我抓着羽绒服的两端将自己紧紧围住。真暖啊,我在心里感慨。

温州这里还是夏天的模样。但是我知道,回到杭州就会降五度。国庆过完就是秋天,再也不脱下外套;再过一个月,就可以穿上羽绒服。

夏至过完,夜晚就慢慢变长,一点点地吞噬白天。寒冷和黑夜为什么是相伴相生的,我不明白。

冬天快要来了。我在三十一度的温州说出这样的话,显得有点造作。可是真的要来了,我已经做好了手掌不剩余温的准备。为什么有些人不怕冬天,为什么他们冬天的时候可以浑身散发着热量,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冬天温暖的感觉,即便是拿着汤壶,没有温暖到的地方也还是在抖。

陪着父亲逛男装。架着眼镜腆着肚子的男人在大堂里换起了衣服,我将视线...

我站在试衣镜前,看着我抓着羽绒服的两端将自己紧紧围住。真暖啊,我在心里感慨。

温州这里还是夏天的模样。但是我知道,回到杭州就会降五度。国庆过完就是秋天,再也不脱下外套;再过一个月,就可以穿上羽绒服。

夏至过完,夜晚就慢慢变长,一点点地吞噬白天。寒冷和黑夜为什么是相伴相生的,我不明白。

冬天快要来了。我在三十一度的温州说出这样的话,显得有点造作。可是真的要来了,我已经做好了手掌不剩余温的准备。为什么有些人不怕冬天,为什么他们冬天的时候可以浑身散发着热量,为什么。我从来没有体会过冬天温暖的感觉,即便是拿着汤壶,没有温暖到的地方也还是在抖。

陪着父亲逛男装。架着眼镜腆着肚子的男人在大堂里换起了衣服,我将视线挪了个位置,低头看我的手机。微信通讯录划到“Z”的时候瞥见了叶同学,我定睛一看,发现他换了个头像。很可爱的那种,必定是情头。

两个即使头像被人吐槽了一万年也坚持不换的固执的人,纷纷换了头像。为什么对头像这个东西有执念,可能是因为它是在那么多无力控制的事当中唯一一件可以坚持的事。换头像的理由各不相同,看他不爽的心倒是一直不变。我已经很久没想起他了,看到的时候那种熟悉的愤懑感又随着情感的流动回来了。

是的,是高三每个无力的瞬间涌上心头的那种不满。

又是冬天,又是冬天——所有的节点都在冬天,为什么冬天要承受这么多。身体上的寒冷难道还不够吗?羽绒服怎么能抵挡精神的钝痛呢?

四年时间足够写一本小说的开端发展高潮结局,我就姑且再用一年时间写一个尾声。给自己定个KPI吧,我说。在冬天到来之前忘掉他。炸弹不炸不能带回家,渣男不忘难道还留着过年吗?

杭州会更冷。冬天会更难。


子玦

踏上漫长道路之前

以前我一直对一个问题存疑:爱党和爱国为什么是统一的?为什么我不可以只爱国不爱党?

说是存疑,是因为我极少相信别人灌输给我的信念或是教条,如果我想不明白,我不会完全相信。这也说明了信仰在我身上实现的困难。

然而今天在与父母交流之后我终于打通了逻辑:如果这个国家不是由中国共产党来领导,我不会爱。

这话听起来很洗脑,且让我来解释一下。

我不能想象一个资本主义的中国,我不能想象这个国家,大资本家垄断了国家命脉,阶级分化流动停滞,贫富差距成了先天背负的原罪而永世无法改变。正因为不是,所以我庆幸,所以我热爱。

生在中国,当你分享她的荣光时,你也承担了她的责任。除你以外的人民群众,与你有关吗?与你无关吗?如果与你无关...

以前我一直对一个问题存疑:爱党和爱国为什么是统一的?为什么我不可以只爱国不爱党?

说是存疑,是因为我极少相信别人灌输给我的信念或是教条,如果我想不明白,我不会完全相信。这也说明了信仰在我身上实现的困难。

然而今天在与父母交流之后我终于打通了逻辑:如果这个国家不是由中国共产党来领导,我不会爱。

这话听起来很洗脑,且让我来解释一下。

我不能想象一个资本主义的中国,我不能想象这个国家,大资本家垄断了国家命脉,阶级分化流动停滞,贫富差距成了先天背负的原罪而永世无法改变。正因为不是,所以我庆幸,所以我热爱。

生在中国,当你分享她的荣光时,你也承担了她的责任。除你以外的人民群众,与你有关吗?与你无关吗?如果与你无关,你又何必在意?但如果你不在意,又谈什么爱国?如果不是人民,你守卫的又是怎样的国、是什么国?在这个意义上人民利益与国家存亡是紧密联系的,而今天的“人民万岁”就很能说明问题。所以我觉得,爱党爱国本身就统一,只是我以前没想明白。


在下定决心之前,要先思考清楚所有障碍。

责任在我,当仁不让,舍我其谁。


余曙

给副部过生日,摄影印象。

给副部过生日,摄影印象。

三足乌
从虚无中来 又到虚无中去 虚无...

从虚无中来

又到虚无中去

虚无是没有质量的

而这段梭形的旅程

却反复着质量的增加与削减

虚无与虚无不同

就像分裂为二的细胞

但是如果我们

忽略能量的残余以及时间的痕迹

便能将首尾相连

制造一个封闭的循环

从而抵消现实


可你心里的动物

终日以虚无为食

所以你迫不得已

反反复复的历经每时每刻

只有将虚无和现实一一对应

才有可能想起

明早遇到的第一人

并继续新陈代谢

得到一具崭新的躯体

从而能够

进入虚无


虚无能够变换形态

正如每个人心中的现实不同

根植于我灵魂的虚无

是一堵厚实的棉壁

无欲且无声

无尽且无形...

从虚无中来

又到虚无中去

虚无是没有质量的

而这段梭形的旅程

却反复着质量的增加与削减

虚无与虚无不同

就像分裂为二的细胞

但是如果我们

忽略能量的残余以及时间的痕迹

便能将首尾相连

制造一个封闭的循环

从而抵消现实

 

可你心里的动物

终日以虚无为食

所以你迫不得已

反反复复的历经每时每刻

只有将虚无和现实一一对应

才有可能想起

明早遇到的第一人

并继续新陈代谢

得到一具崭新的躯体

从而能够

进入虚无

 

虚无能够变换形态

正如每个人心中的现实不同

根植于我灵魂的虚无

是一堵厚实的棉壁

无欲且无声

无尽且无形

 

而创世神给予人类肉体

作为虚无的对立面

死亡是礼物

以契合虚无的循环

让我们在相对合适的时机

回到虚无

重塑躯体

重置灵魂

——

秦启尧 - 虚无


hongcaixuexi
hongcaixuexi
子玦

灯光与热粥

晚上十点钟的丹青,其实并不算冷清。

还有情侣成双结对,还有女孩夜跑归来,还有门口的两盏路灯散着昏黄的光,不知在等谁。

逆着光我看见他的身影,影子无限拉长,黑白的格子外衫被风鼓起。还是很瘦。

手机在内兜里震了一下,我径直向前,偏了偏头。

我已经看见你了。

你也看见我了。

他朝我的方向转了个身。


杭城突然降温,夜里裹着外套却也还是有些冷。吹了一整天的风,胃里空空如也,掌心冰凉——这是常态,冬天的时候,手就和冰块一样,怎么捂都捂不热。

“我想去吃粥。”我闷闷地说了一句,“我的喉咙还是很痛,又有点感冒。”

两人并排慢慢地向堕落街走去,从活动讲到大学生活。晚风吹开他的外衫,黑夜里情绪在声音中飘扬。


我记得堕...

晚上十点钟的丹青,其实并不算冷清。

还有情侣成双结对,还有女孩夜跑归来,还有门口的两盏路灯散着昏黄的光,不知在等谁。

逆着光我看见他的身影,影子无限拉长,黑白的格子外衫被风鼓起。还是很瘦。

手机在内兜里震了一下,我径直向前,偏了偏头。

我已经看见你了。

你也看见我了。

他朝我的方向转了个身。


杭城突然降温,夜里裹着外套却也还是有些冷。吹了一整天的风,胃里空空如也,掌心冰凉——这是常态,冬天的时候,手就和冰块一样,怎么捂都捂不热。

“我想去吃粥。”我闷闷地说了一句,“我的喉咙还是很痛,又有点感冒。”

两人并排慢慢地向堕落街走去,从活动讲到大学生活。晚风吹开他的外衫,黑夜里情绪在声音中飘扬。


我记得堕落街有一家粥铺,但不知道是否开着。十点钟堕落街灯火通明,但我只想找属于我的那碗热粥。还好“仁记粥铺”的招牌仍然亮着,我在一干麻辣烫奶茶店中一下子就看到了它。

店铺不大,一楼店堂里这个点居然坐满了人。我要了一碗皮蛋瘦肉粥,又要了一份葱油饼。其实不该多点的,毕竟油也吃不得。他点了一份煎饺,我有点想念家乡的锅贴。

“他们这儿的煎饺没我们那里那么焦。”他说。


他问我大学生活开始两周适不适应,我托住了腮开始向他大倒苦水。我其实不害怕生活的挑战,我只是害怕我自己没有激情。除了专业,我对我过去的生活方式不再富有热情。晚会、舞台,仿佛是陈年旧梦已经远去。那些曾经能点燃我的,和我的少年时代一起,随着我步入大学校门,消逝在过往。

“喜欢专业固然好,但是你还要在专业之外找到一件你真正热爱的事情。”

“不过我觉得,你可能只是暂时还没有适应。”


我想起刚进高中时候那种孤寂那种迷惘,又想起这些年成长轨迹上个人的巨大变化。破茧总要痛苦,新生又是怎样,我不敢去想。

熊培云的《自由在高处》伴随了我一整个高三,我一下子就想起了他在第一篇中被我划起来背了很多次的话。那时总是感叹无处可用,可现在马上就蹦了出来——“你须寻得你所爱,且为之守望。”


皮蛋瘦肉粥才是最得灵魂的粥,咸鲜的口感让我觉得我恢复了一些。锅贴是一般,感觉是用了冰箱里冻过的饺子。好在不贵,吃完夜宵我们离开了店。此时堕落街人少了一些,不过还是热闹。


沿着来时的路走了回去。天气很好,手上的伞没派上用场。风还是有些,可能吃了热粥,身上也暖和一点了,没觉得有之前那么冷。

也可能是,有人愿意陪你走过那些低落的瞬间,驱散了寒冷,点亮了前途。

丹青门口的灯还亮着。即使还是有些昏暗。


我们在寝室楼下驻足。再道一声再见,我刷卡上楼。关门的时候我回头望了望,他慢慢离去。


我转身上楼。


余曙
这是我的紫金港。下午。黄昏的日...

这是我的紫金港。
下午。
黄昏的日头其实不错,也不晃眼。

在不打伞不遮阳的日子里,发丝是金色的。
我是透明的吧。

这是我的紫金港。
下午。
黄昏的日头其实不错,也不晃眼。

在不打伞不遮阳的日子里,发丝是金色的。
我是透明的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