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浮生

11219浏览    1442参与
九度

他真的很喜欢你,愿你们一直好好的。
还是那句话,我可以没有男朋友,但是我的cp一定要在一起好好的!不奢望公布什么的,悄咪咪的撒糖可以,娱乐圈太乱了,公开只会带给你们伤害。
🦁🐰世界奇奇怪怪 你们可可爱爱💚❤️
愿你们二六年,徜徉在祝福的热潮里,登上最盛大的殿堂。
这是我最希望二六年同性恋合法,我希望他们会是那一年第一对合法情侣,在整个国家的祝福下携手走上殿堂呀!
“地球是圆的,他和他背道而驰,就是在向他奔去。”💛💛💛

他真的很喜欢你,愿你们一直好好的。
还是那句话,我可以没有男朋友,但是我的cp一定要在一起好好的!不奢望公布什么的,悄咪咪的撒糖可以,娱乐圈太乱了,公开只会带给你们伤害。
🦁🐰世界奇奇怪怪 你们可可爱爱💚❤️
愿你们二六年,徜徉在祝福的热潮里,登上最盛大的殿堂。
这是我最希望二六年同性恋合法,我希望他们会是那一年第一对合法情侣,在整个国家的祝福下携手走上殿堂呀!
“地球是圆的,他和他背道而驰,就是在向他奔去。”💛💛💛

寂照

随笔

远观往往带有自我的幻想,所以很丰满。现实直面亲临,往往很骨感。有人因为落差,由奉若神坛转而诋毁谩骂;有人因为付出辛苦,不愿接受真相,自欺欺人,继续活在自我的幻觉中。真相,无法从这两类人中接近。

我们对一个人的信仰,源自自我情绪幻想,主观美化;还是建立在客观了解,真实的相印。

每一个形式的形成,背后有促成的人事缘,单纯模仿对方的形式,愚钝的拿来主义,未必和自己的人事缘相应。所以,他用这个方式达成了所要的效果,而有的人失败的。

只看对方的成功,激动的满腔热血,执着的把对方的形式拿来套用,做着成功的美梦。不领悟背后的道理,无法根据自己的因缘灵活运用。在黑暗中用幻想,用别人的成功不断的激励自己,...

远观往往带有自我的幻想,所以很丰满。现实直面亲临,往往很骨感。有人因为落差,由奉若神坛转而诋毁谩骂;有人因为付出辛苦,不愿接受真相,自欺欺人,继续活在自我的幻觉中。真相,无法从这两类人中接近。

我们对一个人的信仰,源自自我情绪幻想,主观美化;还是建立在客观了解,真实的相印。

每一个形式的形成,背后有促成的人事缘,单纯模仿对方的形式,愚钝的拿来主义,未必和自己的人事缘相应。所以,他用这个方式达成了所要的效果,而有的人失败的。

只看对方的成功,激动的满腔热血,执着的把对方的形式拿来套用,做着成功的美梦。不领悟背后的道理,无法根据自己的因缘灵活运用。在黑暗中用幻想,用别人的成功不断的激励自己,没有客观的审视、冷静的反省,可悲的志气。大概这便是所谓的落入刚愎自用吧。

寂照

随笔

混日子的,在里面混了十年,还是个混混。只是时运到时,摇身一包装,就成了:在某领域多少年,有多少年经验,某某行的导师。专业术语他也会,基础东西他也懂,毕竟混混,也是需要一定基础的。但是有多少真实的东西?外行人看不出来。

小孩子说:你看,像我这样就跨过去了。然后比划着跨过水沟。大人笑笑不说话,小孩子,不懂大人所谓的坎与难。

你在远方看到一座美丽的城。问从城走出的人。如果他告诉你,那是一座由虚名炒作出来的幻城,其实那是一片荒芜的沙漠,甚至有毒蛇。你不会信的。不要告诉我,你会信。我笃定你不会信。因为那座城高大尚真善美的形象已经在你心中根深蒂固。你会认为,那个从城中出来说出真相的人,是编造歪曲事实,...

混日子的,在里面混了十年,还是个混混。只是时运到时,摇身一包装,就成了:在某领域多少年,有多少年经验,某某行的导师。专业术语他也会,基础东西他也懂,毕竟混混,也是需要一定基础的。但是有多少真实的东西?外行人看不出来。

小孩子说:你看,像我这样就跨过去了。然后比划着跨过水沟。大人笑笑不说话,小孩子,不懂大人所谓的坎与难。

你在远方看到一座美丽的城。问从城走出的人。如果他告诉你,那是一座由虚名炒作出来的幻城,其实那是一片荒芜的沙漠,甚至有毒蛇。你不会信的。不要告诉我,你会信。我笃定你不会信。因为那座城高大尚真善美的形象已经在你心中根深蒂固。你会认为,那个从城中出来说出真相的人,是编造歪曲事实,别有企图。不是所有人,都配知道真相。

太想投机取巧,走捷径,骗子才趁虚而入。

不灭的光明,是点燃心中的太阳。不是不知道黑暗,而且,不为一切黑暗,扑灭内在的光明。是为修行。

寂照

水烟寒

重山斜雨挂飞檐,楼高路长云漫天。

黄叶辞风何处去,孤舟泊岸水烟寒。

重山斜雨挂飞檐,楼高路长云漫天。

黄叶辞风何处去,孤舟泊岸水烟寒。


寂照

月光碎了一地,

在寒山落木下。

碎的,

还有客久失归的心。

要等风停,

才明了,

尘埃的渺小无关紧要;

热闹是执念的幻妄,

一个人的喧嚣。

飞花的奋不顾身,

只是东流的微不足道。

月光碎了一地,

在寒山落木下。

碎的,

还有客久失归的心。

要等风停,

才明了,

尘埃的渺小无关紧要;

热闹是执念的幻妄,

一个人的喧嚣。

飞花的奋不顾身,

只是东流的微不足道。


寂照

秋落

斜阳落,西风锁,黄叶纷纷逐尘客,空把芳心绕阡陌。山暗度月知若何,三千一梦过。

斜阳落,西风锁,黄叶纷纷逐尘客,空把芳心绕阡陌。山暗度月知若何,三千一梦过。


寂照

无题

莫问飞花将何处,落也伤,留也凉,浅浅幽幽,沉沉自彷徨。

拟把寸心邀明月,圆还缺,明还灭,冷冷清清,沉沉独楼望。

莫问飞花将何处,落也伤,留也凉,浅浅幽幽,沉沉自彷徨。

拟把寸心邀明月,圆还缺,明还灭,冷冷清清,沉沉独楼望。


甜水白茶

【小段】小孩儿和小孩儿。

杏仁小甜点


“小坏蛋!”


张妈追着弄堂里的一个孩子,小浮生在后面握着个馒头,呆呆地盯着。过了一会儿,看见张妈气喘吁吁回来了,他仰着小脑袋,忍不住问。


“是谁呀。”


“嗨,隔壁一个调皮孩子。”张妈把小浮生一抱,放到门后头,自己关了门。“说起来,他哥哥还是个文化人呢。这孩子也可怜,父母都不在。但也不能老来偷东西啊,就是捣蛋鬼。平时给多少都不够,谁稀罕那一点儿吃的啊?可是那锅里的东西也敢拿,这不烫着呢么……”


张妈的话匣子一开,就唠唠叨叨,说个不停。也不管小浮生听懂了没有,自己一边干活儿一边说。


“喔。”


小家伙点了点头,看了看手里那个比自己小手还大...

杏仁小甜点




“小坏蛋!”


张妈追着弄堂里的一个孩子,小浮生在后面握着个馒头,呆呆地盯着。过了一会儿,看见张妈气喘吁吁回来了,他仰着小脑袋,忍不住问。


“是谁呀。”


“嗨,隔壁一个调皮孩子。”张妈把小浮生一抱,放到门后头,自己关了门。“说起来,他哥哥还是个文化人呢。这孩子也可怜,父母都不在。但也不能老来偷东西啊,就是捣蛋鬼。平时给多少都不够,谁稀罕那一点儿吃的啊?可是那锅里的东西也敢拿,这不烫着呢么……”


张妈的话匣子一开,就唠唠叨叨,说个不停。也不管小浮生听懂了没有,自己一边干活儿一边说。


“喔。”


小家伙点了点头,看了看手里那个比自己小手还大的大馒头。趁着张妈不注意,走出了门。








“哎哟!!”


小浮生刚出门就跌了一跤,疼,看看四周没人,忍住不哭。结果,不知哪里窜出来几个大孩子,指着小浮生笑。


“摔跤咯,笨蛋才摔跤!”“是罗浮生呀!没有大人在就摔跤!”


那些孩子一阵起哄。


“呜……”


小浮生吸吸鼻子,这个屁股蹲儿摔得可疼了,一时半会儿还爬不起来。他也想起来,可就是起不来。正急着,还没等自己爬起来呢,听见扑通扑通扑通。他抬起头,看见冲出来个小影子,动作之快,反应不及,将那几个大孩子一个接着一个像玩牌似的都推倒了。


“哇——”


弄堂里瞬间响彻起小孩子们的哭声。


“哼!!”


小浮生呆呆坐着,看见那小孩儿一伸手,就把自己从地上拉起来了。他和自己一般高,白白净净的,可是力气好大。他顾不得疼,被人拉着一路跑出了小巷子。


“你是……你是面面呀!”


小浮生笑起来。“我认识你呀。”


“……”


那小孩儿坏坏地看着他,一时气得忘了反驳。“怎么是面面!”


“因为你总是偷张妈的面点。”


“你信不信我揍你!”


小浮生站在原地,眨巴眨巴眼睛。


面面挥着小拳头一瞅。


好白白净净一孩子。


“我的面面呢,我的面面呢!!”


小浮生突然上下地摸。


“……我不是在这儿呢?”


一个小家伙一把抱住另一个小家伙。另一个小家伙欲哭无泪。


“我带了我的面面呀!我的大馒头鸭。要给你的……”


“……”









“先生……”


迟瑞俯下身要亲,罗勤耕一把捂住他的嘴。


“小浮生呢,又给你支开了?”


先生微微撅了一下嘴,往旁处看。“……给我接回来。好几天没跟我睡了,你也不担心。”


“他现在有好伙伴儿了。”迟少爷把在唇边的手心亲亲,契而不舍地吻下去。“这几天听说和隔壁一个沈教授家的孩子玩得挺开心。”








“你今天也在这儿睡呀。”


“嗯。”


两个小家伙把小被子并在一起,共同躺下。


“为什么呀。”


“……”浮生想半天,说。“父亲也想爹爹呀。”


“你以后要厉害一点,隔壁的大孩子就不敢欺负你了。”


“喔……”


小浮生想了想,笑起来。“或许长大我可厉害了!打一条街,还能一把把你抱起来呢。”


“……长大再说吧。”


面面心情复杂,两个小团子互相抱起来。


一夜好梦。












寂照

秋晨

何处秋声急,潇潇西窗雨。

轻烟笼山瘦,辞燕慢回首。

渺渺天际影,离舟共去悠。

留风空卷帘,炉香烬尘落。

何处秋声急,潇潇西窗雨。

轻烟笼山瘦,辞燕慢回首。

渺渺天际影,离舟共去悠。

留风空卷帘,炉香烬尘落。


寂照

疏梅弄影

疏风揽月过朱窗,梅香暗动惊夜长。

弄箫花下忆旧游,影斜清光落红凉。

疏风揽月过朱窗,梅香暗动惊夜长。

弄箫花下忆旧游,影斜清光落红凉。


屋顶上的~鱼~
或许有一天等你想起我的时候,系...

或许有一天等你想起我的时候,系统将提示你发送验证信息。

或许有一天等你想起我的时候,系统将提示你发送验证信息。

Letrip

10.1 早 

前一天吃火锅蹦迪熬夜上火到不行 闹铃没响 六点被门口收垃圾的阿姨吵醒 睡眠质量还是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妈妈。


中午

吃了很久很久很久的西二烤肉饭了哭唧唧真的不知道吃甚买了香菇牛肉酱拌白米饭🍚也好吃耶嘿。


下午

在图书馆刷七十周年微博憋泪憋到抽搐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瓮”🇨🇳


正式放假第一天就有些耐不住寂寞,好想回家啊啊啊啊写作好难口语好难7分好难,复习时间不够,也没有跑步的lazy girl😭如果这次考不过7真的得不偿失我鲨我自己🔪

10.1 早 

前一天吃火锅蹦迪熬夜上火到不行 闹铃没响 六点被门口收垃圾的阿姨吵醒 睡眠质量还是不行 不知道是不是遗传妈妈。


中午

吃了很久很久很久的西二烤肉饭了哭唧唧真的不知道吃甚买了香菇牛肉酱拌白米饭🍚也好吃耶嘿。


下午

在图书馆刷七十周年微博憋泪憋到抽搐

“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瓮”🇨🇳


正式放假第一天就有些耐不住寂寞,好想回家啊啊啊啊写作好难口语好难7分好难,复习时间不够,也没有跑步的lazy girl😭如果这次考不过7真的得不偿失我鲨我自己🔪

寂照

独立思考

人大概都有这样的心理。当一个人痴迷一个人事时,一个亲身经历的旁观者,善意的告诉他真相,得到的不是感恩,或者客观冷静的思考。反而是维护痴迷对象的,与告知真相的人对立,以致带有情绪的维护,辩护,甚至仇视告知真相的人。

许多时候,我们是这样只能旁观,无论内心多么不忍。此时的旁观就是慈悲,介入反而增加他对错误更深的执着,对自己的仇恨。

旁观至少可以保持不结怨,等到有一天他在里面栽了跟头,吃了亏,因曾经的不结怨的缘故,也许他可能对你产生信任,而不至于再误以为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或幸灾乐祸。

建立独立的思考能力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许多时候,人的判断思考会受对方的名气、身份、彼此之间的关系、情分的影...

人大概都有这样的心理。当一个人痴迷一个人事时,一个亲身经历的旁观者,善意的告诉他真相,得到的不是感恩,或者客观冷静的思考。反而是维护痴迷对象的,与告知真相的人对立,以致带有情绪的维护,辩护,甚至仇视告知真相的人。

许多时候,我们是这样只能旁观,无论内心多么不忍。此时的旁观就是慈悲,介入反而增加他对错误更深的执着,对自己的仇恨。

旁观至少可以保持不结怨,等到有一天他在里面栽了跟头,吃了亏,因曾经的不结怨的缘故,也许他可能对你产生信任,而不至于再误以为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或幸灾乐祸。

建立独立的思考能力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许多时候,人的判断思考会受对方的名气、身份、彼此之间的关系、情分的影响。即使抛开这些外在的因素,依然受缚于自我成长环境、教育背景、人生阅历、喜好欲望的影响。


寂照

凉笙的思念

太阳一旦贴近山边,似乎显得落势凶猛。层叠的浮云在长空堆出皱纹,众生在梦幻泡影里生衰,谁能通透诸法空相的真意。

她说,我们生来便受困于色身的觉受,又受缚于人类创造的道德禁忌规则。如果我们能够超越前世今生的隔阂,诸多人世建立的是非标准便不成立。

她说,凉笙,你如实的照见一切,但无需定义,让心安住空性。要知道人类定义的诸多概念,在不同的时空、族群、物种中有不同的解读。你存在其中,顺应不同的体系,但要超越它。如同认真参与一场游戏,顺应它的规则,了知它的一切虚妄,而心无粘黏挂碍。

凉笙,我无法给你救渡。人内在的心境,只能各自独临。了知诸法空相,每一个当下,观照自己的内心,使它从爱执解脱,安住空性,是只能自己去...

太阳一旦贴近山边,似乎显得落势凶猛。层叠的浮云在长空堆出皱纹,众生在梦幻泡影里生衰,谁能通透诸法空相的真意。

她说,我们生来便受困于色身的觉受,又受缚于人类创造的道德禁忌规则。如果我们能够超越前世今生的隔阂,诸多人世建立的是非标准便不成立。

她说,凉笙,你如实的照见一切,但无需定义,让心安住空性。要知道人类定义的诸多概念,在不同的时空、族群、物种中有不同的解读。你存在其中,顺应不同的体系,但要超越它。如同认真参与一场游戏,顺应它的规则,了知它的一切虚妄,而心无粘黏挂碍。

凉笙,我无法给你救渡。人内在的心境,只能各自独临。了知诸法空相,每一个当下,观照自己的内心,使它从爱执解脱,安住空性,是只能自己去完成的事情。

凉笙,你问我在哪里,我时刻与你同在,在你静坐观众妙,心寂不染著的每一个当下,你的心便是我的心,我们从未分离。


寂照

常 无常

重山依旧静安忍,青翠几度愁西风。

轻摆莲衣波又起,千幻云去复虚空。

重山依旧静安忍,青翠几度愁西风。

轻摆莲衣波又起,千幻云去复虚空。


无关

哪怕浮生为一梦,我亦与你度此生!

哪怕浮生为一梦,我亦与你度此生!

猪坚强👧🏻

心中最美的爱情模样

等风也等你

我们各自努力,最高处见。

心中最美的爱情模样

等风也等你

我们各自努力,最高处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