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坊主

5837浏览    199参与
啵子
在这个话题下的首发必须是平安京...

在这个话题下的首发必须是平安京吴彦祖

太喜欢他了

在这个话题下的首发必须是平安京吴彦祖

太喜欢他了

幽都暮雨

青行灯的一千零一夜——第十一夜(海坊主)



阿妈又在妖气封印弄到了一只海坊主。可能是没顾上,阿妈没立刻送他去神龛。海坊主悠哉悠哉地在池塘找了一个地儿躺着,非常豁达。

我倚在灯柄上,看着他忽悠那些水生妖怪(鲤鱼精,金鱼姬,河童之类的)。

“老夫以前在海里蛮自由的,老夫那时候最大的乐趣是观看人类的渔船。看他们每天的劳作,看到撒的网子太细或捞到太多东西的渔船,老夫会悄悄驱散他们周围的鱼群。不过,他们的船歌还是让我很难忘的。

有时候我感觉到大海的变化,好心警告他们,结果他们不但不信,还想捕捉我,而大海的变化他们没有觉察,结果误了他们自己的性命。

后来老夫找到了一种更棒的方法。比如很快海上要起大风:‘把你们捕的鱼交出来,然后滚回去。’‘凭什么?这是我们努...



阿妈又在妖气封印弄到了一只海坊主。可能是没顾上,阿妈没立刻送他去神龛。海坊主悠哉悠哉地在池塘找了一个地儿躺着,非常豁达。

我倚在灯柄上,看着他忽悠那些水生妖怪(鲤鱼精,金鱼姬,河童之类的)。

“老夫以前在海里蛮自由的,老夫那时候最大的乐趣是观看人类的渔船。看他们每天的劳作,看到撒的网子太细或捞到太多东西的渔船,老夫会悄悄驱散他们周围的鱼群。不过,他们的船歌还是让我很难忘的。

有时候我感觉到大海的变化,好心警告他们,结果他们不但不信,还想捕捉我,而大海的变化他们没有觉察,结果误了他们自己的性命。

后来老夫找到了一种更棒的方法。比如很快海上要起大风:‘把你们捕的鱼交出来,然后滚回去。’‘凭什么?这是我们努力了两天的成果。’‘哼,惊涛骇浪。’渔船上的人非常不情愿的把他们捕的鱼倒回了海里。‘可以了,三天之内不需出海。’渔夫们惊恐的划着船逃了回去。

所以说嘛,非得让老夫扮黑脸他们才知道躲避危险,真是……反正他们就这样。”

樱花端着一大盘寿司走了过来,那些小妖怪扑向寿司。“老夫觉得你们寮里的樱花寿司味道不错。”海坊主仍是一脸悠然。“你没选择重置记忆?在一次次进神龛之后?”我问道。“妖生的际遇就像大海的波涛一样奇妙,来到,离开,归来,为什么要拒绝它的波折呢?”


暮雪安晴

一定是吞吞把手鞠球搞坏了!
抽到了茨木的千代纸却抽不出茨木(爆哭),甚至一路初非……差不多中非
海坊主果然对豚烧海坊主这个名字耿耿于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看着别人家的茨木酸,唉

一定是吞吞把手鞠球搞坏了!
抽到了茨木的千代纸却抽不出茨木(爆哭),甚至一路初非……差不多中非
海坊主果然对豚烧海坊主这个名字耿耿于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顺便看着别人家的茨木酸,唉

凭栏临易水(还要考那该死的一高
海坊主能抽到了吗??那为什么返...

海坊主能抽到了吗??
那为什么返魂还是只有三十五噫呜呜噫

海坊主能抽到了吗??
那为什么返魂还是只有三十五噫呜呜噫

森洛的Luo是师师的洛攻主的洛
我可能是个假粉……我有些认不出...

我可能是个假粉……
我有些认不出是谁……还有些会看错(ಥ_ಥ)

我把我知道的列出来,有:

万年竹、辉夜姬、妖狐、烟烟罗、海坊主、鬼女红叶、萤草、桃花妖、般若、妖刀姬、首无、雪童子、青行灯、黑童子、白童子、鬼使黑、鬼使白、玉藻前、花鸟卷、荒川之主、雪女

(不确定是不是小黑白,哭辽。还有一个感觉,白色衣服的是妖琴师……)

转载自B站『决战平安京』

我可能是个假粉……
我有些认不出是谁……还有些会看错(ಥ_ಥ)

我把我知道的列出来,有:

万年竹、辉夜姬、妖狐、烟烟罗、海坊主、鬼女红叶、萤草、桃花妖、般若、妖刀姬、首无、雪童子、青行灯、黑童子、白童子、鬼使黑、鬼使白、玉藻前、花鸟卷、荒川之主、雪女

(不确定是不是小黑白,哭辽。还有一个感觉,白色衣服的是妖琴师……)

转载自B站『决战平安京』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决战平安京》 一曲悠扬的笛声...

《决战平安京》 一曲悠扬的笛声响起,平静的河面上倒映出夏夜里的花火。
长桥之上,呼朋引伴,欢歌笑语,不过主角却没到场呢
她拜托樱子前来,给欣赏花火大会的大家送上月饼当小点心~
樱子能说的就这么多啦,大大们猜一猜这个善良的小姐姐是谁呀

月饼在原博:点我

《决战平安京》 一曲悠扬的笛声响起,平静的河面上倒映出夏夜里的花火。
长桥之上,呼朋引伴,欢歌笑语,不过主角却没到场呢
她拜托樱子前来,给欣赏花火大会的大家送上月饼当小点心~
樱子能说的就这么多啦,大大们猜一猜这个善良的小姐姐是谁呀

月饼在原博:点我

网易游戏贴吧民间组织
决战平安京 ☆七夕祝福☆七夕的...

决战平安京 ☆七夕祝福☆
七夕的花火里绽出一弯新月
金鱼在心间漾起层层涟漪
庆典的街上,弥漫着棉花糖、苹果糖甜甜的气息
晚风携着千羽鹤,把无数的心愿传递给神明

樱子祝大大们七夕快乐,都能向心仪的人传递出那一份心意~
感谢画师uily的创作~ 

决战平安京 ☆七夕祝福☆
七夕的花火里绽出一弯新月
金鱼在心间漾起层层涟漪
庆典的街上,弥漫着棉花糖、苹果糖甜甜的气息
晚风携着千羽鹤,把无数的心愿传递给神明

樱子祝大大们七夕快乐,都能向心仪的人传递出那一份心意~
感谢画师uily的创作~ 

暮雪安晴
为什么迫害海坊主??

为什么迫害海坊主??

为什么迫害海坊主??

柴桑陌上尘
新皮肤 | 佛性讨论,剁椒鲨鱼...

新皮肤 | 佛性讨论,剁椒鲨鱼头好吃么?

新皮肤 | 佛性讨论,剁椒鲨鱼头好吃么?

鹿酒拾鸽

【阴阳师沙雕拉郎cp/娱乐圈】海坊主✘食梦貘

#当海坊主成为汤姆苏拥有主角光环的沙雕故事#


海坊主是一位海上娱乐圈的十万三千线明星,转发量破百都可喜可贺


而食梦貘则是三线小生,凭着精湛的演技、可爱的外表和令人昏睡的声音而火爆


这样两位天差地别的妖,是如何相恋的?


今天的海坊主依旧是整装待发,他带上了特质黑色墨镜,生怕自己的帅气容颜惊讶到身边的美女


啊,也许就是因为如此低调,才火不起来吧!


但今天,与众不同的今天!他将要开始他的演技巅峰之路!他将要创造属于他的辉煌!


难以置信!他居然被《痒痒鼠之御魂去哪了》恐怖悬疑片制作组看中!


制作组甚至特意上门拜访,声称只有海坊主的演技,才能演剧中戏份最重...

#当海坊主成为汤姆苏拥有主角光环的沙雕故事#


海坊主是一位海上娱乐圈的十万三千线明星,转发量破百都可喜可贺


而食梦貘则是三线小生,凭着精湛的演技、可爱的外表和令人昏睡的声音而火爆


这样两位天差地别的妖,是如何相恋的?



今天的海坊主依旧是整装待发,他带上了特质黑色墨镜,生怕自己的帅气容颜惊讶到身边的美女


啊,也许就是因为如此低调,才火不起来吧!


但今天,与众不同的今天!他将要开始他的演技巅峰之路!他将要创造属于他的辉煌!


难以置信!他居然被《痒痒鼠之御魂去哪了》恐怖悬疑片制作组看中!


制作组甚至特意上门拜访,声称只有海坊主的演技,才能演剧中戏份最重的那条---咸鱼!


“你啊,很有天分呐!你这路子走咸鱼这条,绝对没错!”

“五一哪路----”

“咸鱼戏份最重!剧头到剧尾全部都有台词!钱多!能火!”

以上是那位制作组特批编剧身边的小秘书的弟弟的原话


以及据说咸鱼这个角色

从头被打到尾

台词就是那一句

“五一哪路哈拿!”


为海坊主的演技巅峰之路祝福吧!

他一定!一定会走向胜利的!\\ ٩( ᐛ )و //


作者的破话/

沙雕文,数学期中考想到的梗+地理期中搞出来大概

后面会换成食梦貘主视角

最大的困难好像是生殖隔离

风月小可爱那篇大概六月份发

看着快乐就好了。


猫田沢良

有人一起快乐平安京吗!这里是个绝不拖后腿的强力辅助!擅长山兔莹草桃花妖海坊主!也会鸦天狗雪女(´∀`)请扫码一起玩,不想再决战孤儿京了(。・`ω´・)

有人一起快乐平安京吗!这里是个绝不拖后腿的强力辅助!擅长山兔莹草桃花妖海坊主!也会鸦天狗雪女(´∀`)请扫码一起玩,不想再决战孤儿京了(。・`ω´・)

吴越

记录的脑洞

「从一开始就存在分歧」的平行世界中水产的场合。

虽说从外表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但最初的确是只水獭没错。

如今的样貌是与荒川融合(成为荒川河本身) 的结果,同时成为了拟似的龙种。……不,或许称不上龙种,应当是更次等的蛇吧。似乎习性上也成了变温动物。被金鱼姬称作「算不上龙,说是蛇又长着脚,明明就是条四不像的大蜥蜴吧!与其把荒川交给这样的家伙,不如送给我作为征服世界的基点吧!」

与荒川河本身是互补的存在,荒川水势浩大时则力量强盛,趋于枯竭时也会受到影响。虽说拥有着驾驭河流的力量,千百年来也一直是由他来调节荒川周边的气候的,但本质并非明神而是野兽。

对于自身这样的姿态并没有特别的感受,既不以...

「从一开始就存在分歧」的平行世界中水产的场合。

虽说从外表无论如何也看不出来……但最初的确是只水獭没错。

如今的样貌是与荒川融合(成为荒川河本身) 的结果,同时成为了拟似的龙种。……不,或许称不上龙种,应当是更次等的蛇吧。似乎习性上也成了变温动物。被金鱼姬称作「算不上龙,说是蛇又长着脚,明明就是条四不像的大蜥蜴吧!与其把荒川交给这样的家伙,不如送给我作为征服世界的基点吧!」

与荒川河本身是互补的存在,荒川水势浩大时则力量强盛,趋于枯竭时也会受到影响。虽说拥有着驾驭河流的力量,千百年来也一直是由他来调节荒川周边的气候的,但本质并非明神而是野兽。

对于自身这样的姿态并没有特别的感受,既不以此为耻也不引以为豪,只是如同认知「今年下游又搬来几户渔民啊」这样的现实般平静地接受。

  性情如荒川一般阴晴不定喜怒无常,但是从遥远而长时的视角来看却又十分保守中立。无论怎样的力量与物质都无法拉拢其。无论怎样的挑衅都无法(真正地)激怒其。可以说是相当悠闲而淡薄的人了。

——然而这样一位称得上是现实主义的川主,最初使他从一只平平无奇的野兽开化的契机,似乎只是某一次抬头望向天空时一片羽毛的飘落。

在那一瞬间野兽产生了超乎他所在种族的、对在空中飞过的生物的喜爱。那时的他(以他野兽的头脑)甚至还无法感受什么是喜爱,与身边任何食物、领地的感情都不同,仅仅是伸出爪子想去抓住那只鸟儿。将鸟儿抓住后,又要做什么呢?……

对于荒川来说是如同人类婴儿时期的记忆,加之受到荒川河流对性格、记忆的影响,这种事情已经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但是依然对长着羽翼的生物抱有莫名的好感。

……

似乎也是出于这样的原因帮助了大天狗。

……

由于玉藻前将灵脉烧毁,覆盖在陆地上的神秘也逐渐掀去,列岛将不再适合幻想生存了。作为陆地上最高等的幻想之一,天狗们举族迁移至世界的里侧。

在临走之际,似乎有人目击到了大天狗来了荒川边上。

……

灵脉的枯竭同时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旱灾。荒川只能以自己的力量不断补给着河流。 河流枯竭后可以再流,然而千百年来治理河流的主人却再无力回天,甚至无法维持人形的姿态,重新变回了水獭。

据河边的妖怪所说,川主后来隐藏进了荒川的深处,就再没人见过了。

不过,河流中似乎出现了几片乌黑而美丽的羽毛,仿佛昔日大天狗经过此处时漂落的一般,可是照理来说他应当已经去了里侧再也不会回到这种荒芜之地了啊。

……是错觉吗?不。是野兽终于抓住了心爱的飞鸟。

(总之就是大天狗亲自从里侧过来把荒川接走了啦:D)

关于海坊主。是只鱼怪没错。与外表相反对人类非常温柔,甚至可以称得上喜爱了。为何会喜爱人类呢,他自己的解释是「虽然人类总觉得自己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差,但在我看来,人的生活是变得美好了啊。诚然,可悲的事情还有很多,但我依然对人类充满期待啊。没什么,人类中也会有真心喜欢其他生物的异类,就把我当做是海洋的异类吧,嚯嚯嚯……」

或许是如老师期待学生能更优秀的心情吧。因为海洋里的神秘比陆地更持久,因此应当能如他所愿看到人类的未来。

关于小金鱼。其实并非金鱼的妖怪而是人类。

某个武士的女儿。武士是位好父亲,早年丧妻,对这个唯一的亲人、唯一的女儿十分疼爱,给女儿取名为「姬(ひめ)」就是证明之一。可惜武士平日要待在主人身边,很少有机会陪伴在女儿身边。

姬天生带有腿部的残疾,虽然外表看上去和普通人无异,却完全无法站立,自然也无法走路、奔跑,和同龄的孩子一起玩耍。为了不给父亲添麻烦,总是一个人乖乖呆在房间里。总之是个懂事的好孩子。

武士对于无法陪伴在女儿身边感到十分抱歉,作为补偿经常给女儿带各种小玩具、买漂亮的和服,让女儿的生活尽量靠近她的名字。一次经过某座深山时看见了快要成精的金鱼先生。「这种地方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大金鱼」,武士一边这么想着就把金鱼捞走了,带回家给女儿做礼物。

金鱼先生对于武士擅自把它带出好不容易找到的灵地十分不满,然而无可奈何,只能偷偷计划着什么时候装个死逃跑了。不过在与姬的相处中渐渐也喜欢、同情起这个寂寞的小女孩,把彼此当做了朋友,无法外出玩耍的姬只能一日日得和父亲带来的金鱼对话,期望父亲早日回家。

然而武士还是战死沙场了。他所侍奉的家主被敌人击败,姬甚至还没有听说父亲死亡的消息,腿部的残疾也使她无法逃跑,各方仇人就找上门来了。

一大群武士打扮的人忽然闯进姬的房间,像玩弄猎物一样来捉她,姬在慌乱中爬进了壁橱,把自己裹在棉被里瑟瑟发抖。外面的人说笑着把壁橱打开,把她连带着被子整个拎出来,连掀都没掀开就刺了下去。从第一刀开始姬就哭着喊起了父亲,但是那些人只是笑着刺了一刀又一刀,直至被子中的姬不再发出声音、无法动弹,确定死了以后将染的和金鱼一样红的被团、连同在一旁目睹了全程的金鱼先生一起倒进了荒川。

金鱼先生来到荒川后,马上去请求川主把金鱼先生他自己一半的力量移接到姬身上,让她变成妖怪。因为就这么死去的话将来还是会转世成人,金鱼先生不想让姬再受到这样的痛苦了。

荒川那天心情大概是真的很好,居然破天荒的答应了这个小妖怪的请求。同时因为死的回忆太痛苦了希望能删去那段记忆。荒川则是嫌麻烦把姬作为人类的记忆全删了,反正也没什么重要的东西。金鱼先生本还想反驳姬有她重要的父亲,但是由于川主肯帮他已经是大发慈悲,他也不好意思提太多要求。

「这样也好,以后就由我来守护姬。」金鱼先生怎么想着。

在金鱼先生的妖力下姬身上骇人的伤口逐渐愈合,同时发色也在妖力的侵染中由原本的黑色变成了水生妖怪们的蓝色。再次睁开眼睛时,即使已经不记得了,但还是对在她身边游来游去的金鱼先生露出来一如既往的笑容。

随后看到的是荒川之主。新生的小妖怪对川主没什么概念,十分不敬地高抬着头、跟在荒川身边问了一连串的问题。

「你是谁?这里是哪呀?」

「此处为荒川,吾即为荒川之主。」

「你的名字和这里一样?好奇怪啊。对了,我是谁?」

「因金鱼而生,汝名便为金鱼姬罢。」

其实荒川并不知道金鱼姬原名叫什么,就算金鱼先生有几次提到过也没在意,只是随便了个字眼给她按上了,或许也算是父亲的巧合吧。

或许是因为看到了金鱼姬的眼神,荒川对这个小妖怪的态度史无前例的纵容。虽然没有羽翼……但那个眼神,与大天狗如出一辙,过于清澈无垢、带着初生牛犊的气魄。

虽然没有明面上承认过,金鱼姬也就成为了川主养女一样的存在,是整条荒川的小公主。

……

然而,这是为什么呢。金鱼先生有时会这么想。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为什么原本文静又懂事的姬会变成这样呢。

变成妖怪以后能跑能跳,没有沉重回忆的金鱼姬在整条荒川的宠爱下很快变成了上窜下跳的熊孩子。

对川主大言不惭,举止无礼,甚至叫嚣着要征服荒川,在一边的金鱼先生每次都看得胆战心惊。但还是要默默守护金鱼姬,自己立下的誓言不能破【。

不过或许这样活泼的样子才是她真正的本性吧,一直待在房间里的公主果然也还是想要出门玩耍;父亲眼中懂事的孩子果然也还是想被长辈们宠爱啊。

荒川除了最初一次给她起名字时叫过一次金鱼姬,后面基本都是叫“小矮子”或者“小豆丁”这样的称呼;对谁都很恭敬礼貌的椒图称呼其为「姬樣」;鲤鱼精和海坊主叫她「姬ちゃん」,河童一开始是叫「姬さん」,后来也跟着鲤鱼精一起叫「姬ちゃん」了。其他人一般就直接叫「姬」吧。

大天狗也见过她,认为其虽然弱小但可以与其谈论志向。(是中二间的脑回路连接上了啊——!)送了金鱼姬很多扇子,金鱼姬十分之六的扇子是他送的,包括那把有荒川身边鱼的纹样的那把扇子。剩下十分之三是荒川送的,十分之一是河里的妖怪们送的。

不过曾经作为人类的经历倒也不是完全没有影响。对于尖锐的物体一直有种莫名的恐惧。拿着刀指着她的话可能会把她吓哭。为什么会一直嚷嚷着要征服世界,似乎是因为她人类的父亲曾把她抱到腿上,摸着她的头对她说过「等爸爸为家主大人征服那块土地后——」,从此征服这个词刻意在了她的潜意识中。或许根本不理解征服这一词的真正含义。对她来说,征服也许只是让一切变得美好的一种方法吧。

荒川对其基本是逗着玩的态度。这让叛逆期的金鱼姬很不开心,多次和荒川闹矛盾。后来有一次向荒川提出要学习治理荒川河流的方法,为了日后征服荒川。金鱼先生被这种明目张胆的篡位行为吓到半死,在金鱼姬身后一个劲得赔罪。荒川被她气得反而觉得好笑,真的教她治理河流的方法了。当然只是闹着玩,自己假装示范了一下以后就让金鱼姬自己摸索。力量薄弱的小金鱼,好不容易聚集一小股水流,稍微松了点力就被反弹至天空【。

摔得很痛的金鱼姬非但没有得到荒川的鼓励与安慰,还被幼稚的川主冷嘲热讽了一番。于是真的生气了,偷偷混进了海坊主爷爷的队伍里,以名义修行实则去海里玩的形式离家出走了。

椒图担忧地问道「川主大人啊,需要派人去找她吗?」荒川无所谓地回复「在海坊主身边无妨。让她出去长长见识也好。」

于是就这样在海里待了很久,久到连陆地灵脉烧毁的事情都不知道。荒川倒也庆幸那时金鱼姬不在,省去了一堆要解释的麻烦事。大天狗不在了,荒川就每年以他的名义给金鱼姬送些东西。

……等到她反应过来时,河流中已经再没有荒川的人影。曾经说着要征服荒川的小公主,真的要替父亲接管荒川了。

在海里的时间虽说是玩得多,但也的确是有在修行,所以还是稍微有变强一点点的。然而这样赶鸭子上架,对她来说果然还太过勉强。

开始在震惊之余,还会不知是安慰还是鼓励地对自己说「那个大个子不在了岂不是正好,没人妨碍我征服世界了!」后来在一次次的打击下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像荒川那么好。经常情绪失控躲起来一个人哭。

「可是连这条荒川都征服不了的话,我要怎么征服世界啊,这样下去一定会被大个子嘲笑的吧。」 到最后只能这样安慰自己,重新振作起来继续治理荒川留下的烂摊子河流。

灵脉和荒川的枯竭也使很多原本生活在这里的妖怪消失、或是像天狗们一样回到里侧。在金鱼姬认识且关系比较好的水产中,雨女消去了执念,青蛙瓷器不知去向, 鲤鱼精最终化龙,带着河童一起去找川主了。其实最初河童和鲤鱼精商量好了要留下来陪金鱼姬,被金鱼姬知道后生气地问他们:「你们是在瞧不起我吗?我一个人也可以把荒川治理好的,所以你们还是一起去大个子那里告诉他,让他在那里后悔吧!」于是被金鱼姬赶出了荒川。最后留下来的只有椒图了。

但是椒图是真正的龙种。与拟似的龙、鲤鱼化的龙不同,是天生的、真真正正的龙子。 「椒图」这个名字并不是假名,也不是因为崇拜龙种,而是她原本的名字。在金鱼姬最初的印象里,椒图就是「海洋里来的贵客」,海坊主见了她基本都会称呼为殿下;就连荒川都让她不用叫自己领主大人。不过不知是椒图自己的习惯还是如何,无论对谁都会使用敬语,让荒川的妖怪们都联想不到她是高贵的龙子。为何会以坐在贝壳中鱼尾人身的少女的姿态出现在荒川——这是对谁都没说过的秘密。

金鱼姬在海中听说过龙种的事情。即使海洋里的神秘即使到现代也没完全散去,不过那时的海洋也不再适合龙种们居住了,于是陆续去了里侧。因为并不像陆地上的天狗那么着急离开,所以偶然还能见到一两条龙的。海坊主给金鱼姬讲了龙种的故事,告诉她对于龙种要心怀敬畏着,不可像平时一样无礼。有提起过椒图的事情,但又很快止住了。但也足够让金鱼姬稍微猜到一点。

在荒川中只剩下椒图后,金鱼姬曾经有向椒图问过「椒图姐姐……椒图大人。您也是龙吧……?为何如今还要与我一同留在这荒川之中?」 椒图只是笑着摇摇头,「如果连我都离开的话,就真的没法向川主解释了呀。把公主殿下一个人留下怎么行?」

不知不觉中,外貌不论,性格和气场方面金鱼姬与曾经的川主是越来越像了,看着愈发稳重现实的金鱼姬,金鱼先生不知该是高兴还是后悔。是不是当初自己决定要把姬变成妖怪是就出错了呢……?

一直被人宠爱的公主,在无人可依靠的情况下也是会成长的。不过,其本质上,一定依旧是那个天真的小女孩吧。如果此时荒川能回来夸她一句「做的很好」,说不定就能让她变回原形,重新哭成那个怕刀的小妖怪。

顺带一提,晴明会活到千年后的现代,如果继续看做游戏的话,式神录里面金鱼姬的名字会变成荒川之主。

暹逍
今天画好的寮宣传图,看这俏皮的...

今天画好的寮宣传图,看这俏皮的眼神,性感的红唇,飘逸的长须,我。。。可以(不)。。。总之欢迎雀区大佬来鹿港长安发展_(:з」∠)_么么哒

今天画好的寮宣传图,看这俏皮的眼神,性感的红唇,飘逸的长须,我。。。可以(不)。。。总之欢迎雀区大佬来鹿港长安发展_(:з」∠)_么么哒

思君不可追
語織
別人家的海坊主......

別人家的海坊主......

別人家的海坊主......

小浊
这一赛季才开始玩绝经,错过了s...

这一赛季才开始玩绝经,错过了s1的沧海行者,真滴好喜欢这个皮呀,是不是没有办法获取了quq

这一赛季才开始玩绝经,错过了s1的沧海行者,真滴好喜欢这个皮呀,是不是没有办法获取了quq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