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士

16.7万浏览    600参与
苏

叨叨记账太会了,我可以!最后一张图是战兔的

叨叨记账太会了,我可以!最后一张图是战兔的

念冬的小十[爆炒咕咕]
好久没更新了赶紧来个群聊体,顺...

好久没更新了赶紧来个群聊体,顺带宣个群
群聊体第二弹之反攻记
温馨提示:cp为橙蕉,或谏,兔龙,海士海,天津四侑,帕檀,菲翔,凌贵,庄沃,映an,双birth【伊达明x后藤】等
此弹又名为:海东夫人搞事记

【系统提示】您已被“宝物都是我的”拉进群聊【一起反攻吧!】,此群还有“哇嘎魔王”“世界树财团不可阻挡”“卡密哒”“肌肉笨蛋”“我和那个橙不拉几的东西没有关系”等好友,祝您聊天愉快

#宝物都是我的
欢迎欢迎~
#我和那个橙不拉几的东西没有关系
这个群又是什么鬼??
#宝物都是我的
嘛嘛~香蕉君,看群名就知道了嘛,难道大家都不想反攻吗???
#肌肉笨蛋
想啊!啊呸,我不是受!!
#小虾饺
前辈,算了算了
#肌肉笨蛋
这...

好久没更新了赶紧来个群聊体,顺带宣个群
群聊体第二弹之反攻记
温馨提示:cp为橙蕉,或谏,兔龙,海士海,天津四侑,帕檀,菲翔,凌贵,庄沃,映an,双birth【伊达明x后藤】等
此弹又名为:海东夫人搞事记

【系统提示】您已被“宝物都是我的”拉进群聊【一起反攻吧!】,此群还有“哇嘎魔王”“世界树财团不可阻挡”“卡密哒”“肌肉笨蛋”“我和那个橙不拉几的东西没有关系”等好友,祝您聊天愉快

#宝物都是我的
欢迎欢迎~
#我和那个橙不拉几的东西没有关系
这个群又是什么鬼??
#宝物都是我的
嘛嘛~香蕉君,看群名就知道了嘛,难道大家都不想反攻吗???
#肌肉笨蛋
想啊!啊呸,我不是受!!
#小虾饺
前辈,算了算了
#肌肉笨蛋
这里不应该都是受吗???出了个叛徒?还是原来或人君是受?!
【系统提示:成员“我和那个橙不拉几的东西没有关系”已改名为“葛叶纮汰去死吧”】
#小虾饺
这名字好大的杀气!我在这其实一大部分原因是因为不破不愿意说话嘛....我发誓!绝对不暴露你们!!!
#葛叶纮汰去死吧
算你识相
#世界树财团不可阻挡
戒斗?怎么了?葛叶他又做了什么吗?
#卡密哒
连卡密撒嘛都不得不说,葛叶君这是迟早药丸的节奏,话说,这个又字很有灵性啊
#世界树财团不可阻挡
毕竟......算了,基本大概已经人尽皆知了吧
#葛叶纮汰去死吧
那个魂淡!!!
#宝物都是我的
冷静冷静,快让我听听怎么一回事【看戏的表情.jpg】
#葛叶纮汰去死吧
他把我的变身器弄丢了
#宝物都是我的
马萨卡.....是那个香蕉!!!?
#葛叶纮汰去死吧
不是香蕉是巴隆!!!啊算了,那个混蛋到底把我的巴隆丢到哪里去了啊?!
#硬汉侦探
莫非....驱纹桑,是这个吗【驱纹戒斗的锁种.jpg】
#葛叶纮汰去死吧
就是这个,怎么在你那里?
#硬汉侦探
今天出门时从天上掉下来的,把照井龙他砸晕了还,巧啊。
#葛叶纮汰去死吧
等着,我过会就去风都找你
#硬汉侦探
啊,OK
#卡密哒
傻橙不愧是傻橙,这名号也不是白来的,我都有撬墙角的心了。
#哇嘎魔王
你也是个被撬的在这说什么呢,不过,我也赞同
#还不多谢帝骑哥
赞同+1,要不是碍着和葛叶纮汰当战友的份上,我早把驱纹他拐跑了。
#宝物都是我的
这话次卡萨你不能说,我来,香蕉君又帅,还会跳舞,声音好听,人也好,还会做甜点,上的了厨房下的了战场,啧啧啧~便宜葛叶那小子了。
#小虾饺
你们不是该讨论反攻的事吗???
#肌肉笨蛋
对对对,快帮我想想啊,战兔那家伙太精了我老是打不过他!!
#卡密哒
这个就是你自己的问题了万丈少年,你家那位好歹是个天才物理学家啊
#宝物都是我的
哼哼哼~万丈君~要不要来瓶---噔噔噔,迷药呢~效果杠杠的,不会吃亏的哦~
#肌肉笨蛋
这真的有用吗.....
#宝物都是我的
哼哼哼,放心好了,一滴就可以让他毫无还手之力
#肌肉笨蛋
我要了!!!
#宝物都是我的
成交!!!!祝你成功!!!
#小虾饺
前辈们,真可怕啊......

PM.2:30

#宝物都是我的
@葛叶纮汰去死吧 香蕉君,你在哪呢?
#硬汉侦探
在我这,菲利普突然对巴隆锁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抵不过他只好让驱纹桑在这里等着了。与其说是等......其实是盯着菲利普别做出什么惊天地动鬼神的事。
#宝物都是我的
那路吼都。话说,龙我呢?
#咪碳咪碳咪碳~
他?我想想哈......之前看着他好像很高兴的亚子,手里攥着瓶东西一蹦一跳的跑去了战兔那里。
#哇嘎魔王
那家伙,不会把自己给搭进去了吧

#硬汉侦探
等等.....别当着我的面用我的表情包啊喂!
#肌肉笨蛋
哈哈哈各位,我要准备开始啦!
#小虾饺
前辈听我一句劝,现在还太早,如果现在你没成功的话,到时候后悔的是你自己,毕竟现在离第二天早上....
#宝物都是我的
咳咳咳.....龙我我赞同或人的话,毕竟找你家那位的性子.......
#肌肉笨蛋
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有点道理,我还是晚上再开始叭
#葛叶纮汰去死吧
哼,怂
#宝物都是我的
......
#小虾饺
要不....前辈您先来一试???
#葛叶纮汰去死吧
试就试,我可不怕葛叶纮汰那破烂玩意
#宝物都是我的
突然期待.jpg
#硬汉侦探
加油啊驱纹君,看好你哦
#我要拯救世界!
是个狼灭!!我要向前辈学习!!!
#葛叶纮汰去死吧
哼,都给我等着!
#把冰棍都拿来!
......

PM.5:50
#宝物都是我的
怎么还不见戒斗的回音???@葛叶纮汰去死吧
#小虾饺
就这情况来看,怕不是失败了被欺负了
#宝物都是我的
害,果然吗,就算是下了药,戒斗也还是扳不过运动鬼才葛叶纮汰嘛
#咪碳咪碳咪碳
前辈好惨....
#硬汉侦探
心疼驱纹桑一秒/
#宝物都是我的
看亚子得给傲蕉买点补品了
#小虾饺
那么厉害啊???
#宝物都是我的
给你理一理,按戒斗的性子,肯定是葛叶的水啊什么啊被下了药,但是葛叶那家伙要真聪明起来谁都比不过。这么一想,戒斗肯定被迫反喝了药,然而众所周知葛叶他莽起来平常的戒斗都斗不过他,更别说喝了药的戒斗,so.....【望天】
#肌肉笨蛋
... ...前辈.......突然不敢去给战兔下药了
#哇嘎魔王
毕竟,没人像驱纹那样,莽夫
#宝物都是我的
傲蕉你安心的去吧,我会给你做一顿饭当做赔礼的【挥小手绢.jpg】
#小虾饺
前辈好可怜!
#世界树财团不可阻挡
戒斗他....唉,希望葛叶能悠着点。

.................
.................

PM.8:30
#宝物都是我的
wc不是吧???戒斗怎么还没动静???葛叶那么狠的吗???

#硬汉侦探
可能...睡着了吧....
#哇嘎魔王
....不要故意回避那个最惨的想法
#世界树财团不可阻挡
我刚刚担心的去拜访了一回,没事,他俩已经结束了
#宝物都是我的
那傲蕉他...?
#世界树财团不可阻挡
这个嘛......
【系统提示:成员“葛叶纮汰去死吧”已改名为“我要杀了葛叶纮汰!”】
#宝物都是我的
...戒斗??
#小虾饺
前辈你还好吗??!
#我要杀了葛叶纮汰
我不好!!!
#宝物都是我的
没事戒斗,我们会给你报仇的!!!
#卡密哒
卡密也会帮你的
#宝物都是我的
走我们去找一条麻麻!!
#还不多谢帝骑哥
啊,顺便找五代爸爸康康
#哇嘎魔王
话说葛叶纮汰到底做什么了???
#我要杀了葛叶纮汰!
.......

END

Rera

海士|Sugar Sweet Nightmare

TV海士,蛋糕叉Paro

总来说比较暴力,充分了解Paro设定后再决定是否要看


1


我不是凶手。


海东说完这句话后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此后不论警察怎样讯问他,海东都一声不吭,只漫不经心地盯着审讯室灰色的大理石地板看。


海东现年24岁,被卷入了一桩刑事案件:cake门矢士遭到谋杀,且尸体有明显的残缺。许多线索提示凶手是一名fork,而调查重点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嫌疑最大的fork——海东大树头上。


据初步调查,士是一位27岁的银行...

TV海士,蛋糕叉Paro

总来说比较暴力,充分了解Paro设定后再决定是否要看

 

 

 

 

 

 

1

 

我不是凶手。

 

海东说完这句话后便陷入了长久的沉默。此后不论警察怎样讯问他,海东都一声不吭,只漫不经心地盯着审讯室灰色的大理石地板看。

 

海东现年24岁,被卷入了一桩刑事案件:cake门矢士遭到谋杀,且尸体有明显的残缺。许多线索提示凶手是一名fork,而调查重点自然而然地落到了嫌疑最大的fork——海东大树头上。

 

据初步调查,士是一位27岁的银行职员,而海东是个来路不明的男子,三年多以前搬到这一带居住,没有正经工作,以偷窃为生。出事那天海东曾私闯过士的家,隔天警方便接到了报案,主要嫌疑人海东随后被逮捕。

 

虽然此时案件陷入了僵局,但几乎所有人都确信凶手是海东,并且只要他肯亲口招供,剩下的证据收集工作也将不成问题。但海东的缄口不语给警察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而就像每一位拒绝招供的犯人一样,如果想要打开突破口,就得先想办法撬开他的嘴。

 

那好,我们先换一个问题。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偷窃的?

 

海东的身体突然抖了一下。

 

16岁,他说。

 

 

2

 

海东在16岁那年的某个夏日,偶然看到了和自己长得一样的人。

 

那时候他正吃力地抱着满怀的书穿过校史馆外的花坛,汗水把校服浸得汗津津的,抬头看到一个五官和自己一样的男孩从自己眼前跑过,以为是中暑令他产生的幻觉。

 

第二天,校史馆内的金质奖牌被盗的新闻被传得沸沸扬扬,海东一夜之间被推到了风口浪尖。

 

我不是小偷——任海东如何辩解也是徒劳,因为据不止一位目击者提供的证言,他们看到了急匆匆跑过的犯人,那个人跟海东长得别无二致。

 

一切都乱了套。那个和海东长得一样的男孩给海东带来了无妄之灾,使风纪委员海东一夜之间声名狼藉,但海东也不确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幻觉,因此真凶也无从找起。

 

这一年海东跟唯一的亲人哥哥翻脸,再也没回过家,以致辍学。为了活下去,海东不久后就成了小偷。

 

海东后来没有对任何人提起过这件事。他少时离家,见过的不公平的事情太多,自顾不暇,没有时间感伤往事,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18岁,海东在客流高峰期的电车上被挤得摇摇晃晃。

 

电车上的汗水和体味使人头晕目眩,但海东早就习惯了这种环境,此时他已经顺走了两个人的钱包,不费吹灰之力。

 

一阵奇异的甜腥味吸引了海东的注意力。那不是香水味,也不是甜品的味道,但十分浓烈,使他在心底泛起一阵恶心的感觉。海东循着气味的源头回过头,和他长得一样的少年朝他露出了轻佻的微笑。

 

片刻的疑虑消散的时候,熙熙攘攘的人群也已经把那张不祥的面孔吞没了。海东杵在站台上,回想着那个味道——原来那不是幻影,因为他闻到的味道不会说谎;原来他已经分化成了fork,察觉到了cake的香味的事实就是证据。

 

食物的味道在那天以后变得越来越淡,但海东还是会日复一日若无其事地精心烹调,用来压制自己对cake的味觉。海东抗拒cake的味道,不咸不淡地讨厌着这种必然的吸引,就像飞鸟抗拒着地心引力。

 

他显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他不想做一个仅仅被本能驱使的犯罪者,他只想做以自己的意志进行的事情,无论好坏——就算食人也不例外。

 

 

3

 

海东20岁,跑过美术馆的转角,和从天花板掉下来的男人撞上。

 

熟面孔。男人身材瘦削,笑脸像蛋糕上的裱花,仿冒伪劣得过于精确,以致让人生不出一丝好感。海东被猝不及防涌入鼻腔的cake的气味齁得眉头一紧。

 

这个时间出现在这个地点,你总不是来春游的吧。

 

今夜没有月光,但海东闭着眼睛都能描绘出对方的样子。对方跟他长得一样,但没有一丁点人类的味道,像一个散发着甜蜜气息的梦靥。

 

谁知道呢?也说不定是饭后散步。对方偏了偏头,一手攥着割断的绳子,另一手把玩着短刀。

 

这个让人嫌恶的语调,毫无疑问就是他自己。

 

散步到王室的遗产面前吗?

 

那我们的目的地是一样的呢,好巧噢。

 

能不能请你不要妨碍我?海东不甘示弱地露出一个轻浮的笑容。

 

问自己吗?没有人比你更了解自己,你应该知道答案的。

 

不等对方作出反应,另一个海东手中的短刀已经在空中旋转,闪过一道寒光后清脆地落地。

 

二人厮打到了馆外的树林。

 

战斗进行到最热烈的时刻,男人的气息渐渐微弱下去。海东猛然清醒过来,发现手中的短刀已经插进了对方的喉咙。血的气味和cake身上独有的甜腥味浓烈得令人绝望,海东恶心又饥饿,喉结下意识地滚了一下。

 

但他并不感到恐惧。有一个瞬间,他用接近天真的眼神看着“海东大树”死后的容貌,甚至产生了解脱的欢欣感。

 

处理尸体是件麻烦事,意外杀人更是如此。总有一部分是一个人带不走的,连焚烧都需要费很大周折。海东准备吃掉cake的一部分,就像每个fork都想过的那样。

 

他就趴在那里,视线避开那双仿佛对上就会被灼伤的眼睛,用小刀仔细地划开皮肤,面无表情地吞食自己的血肉。海东很久没有尝到过有味道的东西,甜味和腥味对于他来说过于刺激,他忍不住干呕了几下,流了些眼泪,和溅到自己脸上的血混在一起。

 

 

 

4

 

门矢士今年20岁,半年前因为车祸而短暂失忆。 虽然失忆,但时间也不长,对他来说并不构成很大的问题。

 

士是个普通的蹩脚摄影师,尽管操作合乎规范,但他平时拍出的照片不能用常识来衡量,甚至能拍到本来不存在的东西。

 

稿件一开始自然是投了几家都没人要,但后来他的照片被一家杂志社看中,刊载在一本灵异刊物上面。虽然不知道是怎样合成的,而且编辑也觉得士拍的照片是假照片,但这在他们那里是歪打正着。

 

天色渐暗,士出门取材。为配合稿件的要求,他选择了一处僻静的树林。

 

而士所不知道的是,那天自己拍到了真正的灵异照片。

 

在照片黑黢黢的画面的角落,一个男人伏在草坪上啃食着一个和他面容相同的人的身体。

 

这样的照片无论放在哪里都会被视为都市传说,但士的照片一向诡异,因此洗出照片的他甚至没有多想:虽然嘴上从不肯承认自己拍照技术糟糕透顶,但士心里也知道自己的照片称不上写实作品。

 

毫不遮掩的快门声使海东清楚地知道自己被拍了下来。

 

海东开始跟踪士,调查士的底细。目的很简单:伺机把照片拿回来,并且灭口。一个谎需要更多谎来圆,海东打一开始就知道这个道理。

 

你好。几天后,海东出现在士的家门前,带着甜美的笑容。

 

我家不订报纸,请回。士上下打量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没被认出来。也许是因为照片太暗,而且海东已经重新乔装过。海东把翘起的黑发梳得服服帖帖,换了一身白色的大衣,用笑意裹起了蛇一样的眼睛。初春还有些寒冷,士穿着驼色毛衣,脖子上随意地挂着品红色的旧式双反相机,像挂着一朵刚摘下来的山茶花。

 

海东没有在士的身上闻到那种味道,这使他感到了奇妙的舒畅。士一定会比cake更好吃吧,他偷偷地想,像一个准备藏起喜欢的零食的小男孩。

 

士,你不记得我了吗?正当士准备关门,海东提高了声音。

 

……?

 

也难怪,把你送到医院时你意识模糊……后来还听说你失忆了,不记得我也很正常。

 

进来谈吧。士迟疑了一下,拉开了门。

 

 

5

 

士从床上醒来时,海东正在做早饭。

 

昨天海东花言巧语哄他与自己去居酒屋喝了一晚。士喝得醉醺醺,被海东扛回来,刚到玄关就迫不及待地往地上倒。海东把这滩烂泥拖上床,脱下他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听到士的嘴里在嘟囔着什么,忽然笑了起来,用自己的嘴巴堵上了他的嘴,引来他含混不清的抗议。

 

也许不用急着杀掉他,海东听着士断续的喘息声愉快地想道。而且士的味道比cake好太多,一下子吃光就太浪费了。游戏才刚刚开始,大可不必心急。

 

与之相对,士记得的只是一些暧昧的片段。

 

醒了吗?海东穿着围裙朝着他灿烂一笑,早饭已经做好了。

 

你,昨晚……

 

昨晚什么?

 

海东的回答迫使士咽下了要说的话。他无言地望向餐桌,看到一碗冒着热气的海参粥,神情立刻转为惊愕。

 

 

6

 

海东在士的家里暂时住下了。

 

士出门取材的时间不定,有时也在家工作,而海东自称工作是当公关,因此一直都是昼伏夜出。

 

士的家是两层独栋,厨房一看就基本上没开过火,冰箱也空空如也。海东住进这里以后,房子渐渐有了烟火味,驱散了原本冷清的空气。

 

喂,你不会是被女朋友赶出来了,才跑到我这里来的吧,士嘲笑道。

 

我和士不是各取所需嘛。你给我提供住处,我给你提供伙食,这点小事何必在意。

 

我可不想被人家追到家里来,士往椅背上一靠,顺理成章地翘起二郎腿,还有,不要误会了,我很讨厌你。

 

怎么会,根本没人知道我住在哪儿。海东诚实地说道,而且我也很讨厌你,我们扯平了。

 

哼。

 

说起来,士明明看起来那么有素质,那天居然是第一次?

 

那不是当然的吗。只有你才有这种兴趣吧!士还没有完全变声的音调骤然拔高,用来掩饰脸上飞快闪过的一抹红晕。

 

杀了他以后会感到寂寞吗?海东忽然想。差不多一秒后,这个念头飞快地退了下去,像留在沙上的涂鸦被浪花冲刷干净。

 

好了好了,先不谈这个,你最近都在拍什么照片?海东装作漫不经心地转移话题。

 

那当然是经典名作。士长腿一划,转椅把他自信满满的脸转了过来。

 

一本相册飞了过来,海东轻易接住了。

 

哗,这不是惨不忍睹吗。

 

你这种凡夫俗子怎么可能懂我的艺术。士又转了半圈,用椅背对着海东。

 

我只是实话实说。海东看了他一眼,确认避开了视线后,把那几张照片抽了出来。

 

 

7

 

三个周后,截稿日临近,士开始手忙脚乱地整理自己的稿件。

 

毫无悬念地,他发现其中一组照片不翼而飞。

 

士警觉了起来,迅速打开电脑上的存档,仔细看了一遍:他终于看清了那天自己拍到的梦靥的真身。

 

海东静悄悄地凑近,士回过头来,猝不及防与他四目相对。

 

空气骤然变得带电。

 

海东,这是怎么一回……

 

话音未落,一双手把他按倒。

 

和你的游戏差不多也快结束了。海东平静的脸逼近,吐出令人不寒而栗的话语:那天你看到我杀了人。我现在已经把答案告诉你了,你应该心满意足了吧?

 

海……啊,咳、啊,咳咳!

 

士只能发出破碎的呻吟——海东死死地绞紧士脖子上相机的挂绳,勒出两道红色的勒痕。青年因为痛苦和恐惧涨红了脸,双眼开始失去焦点。

 

不知道过了几秒,空气的流动变得愈发黏腻而混沌,士挣扎的姿态也变得模糊起来。全世界只剩下海东雷鸣般的心跳声和灼热的呼吸……直到一阵异样的甜腻味道飘进他的鼻子。

 

他端正的脸抽搐了一下。毫无疑问——这是cake的味道。也许士是因为身心急剧的打击加速了分化的进程,也许士本来就应该在这个时候迎来人生的分歧点,但现在能够确定的事实是,门矢士已经成为了cake。

 

绞紧挂绳的手泄了气似的松了下来。海东高昂的精神像烙铁碰到冰水般骤然冷却,反胃感从身体深处涌出,使他呆坐在士的身上,疑惑地俯视着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人。

 

士抓住这个当口,勉强回过神来,趔趔趄趄地闯出门。

 

漫长的几分钟后,海东终于追了出去。

 

熙熙攘攘的马路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哎呀呀……这么年轻,真是太可怜了。

 

被那个男的救下来的小女孩是不是光照相馆那家的小孙女啊?

 

海东拨开议论纷纷的人群,挤进风暴的中心。

 

一辆卡车停在路边,一滩血染脏了地面。鲜红的画布中央躺着士,旁边的小女孩被吓得一动不动。双反相机的碎片散落一地,像一朵从枝头跌落而破碎的山茶花。

 

 

8

 

海东来到新的城市定居,再也没想过要吃掉谁。士的死是一座堵住了他狂热的大坝,令他每次想要决堤的时候都会猛然惊醒。

 

海东如常生活,就像从不曾遇到士一样。22岁平常地过去了,23岁也平常地过去了,两年一度的噩梦如期爽约,他的尖刺和裂痕识趣地消退,逐渐成为不起眼的旧迹。

 

24岁,海东又遇到了一个叫门矢士的cake。

 

他开始跟踪士,调查士的底细,仿佛照片上不祥而悲惨的重影。

 

海东偷偷地翻进士住的公寓,在士的住所里确认他真实生存过的痕迹。不久后,门矢士遭到谋杀。海东作为fork嫌疑很大,顺理成章地被抓了进去。

 

 

9

 

审讯室的桌面被敲了两下。

 

现在我再问你一遍,门矢士是不是你杀的?

 

听到这个名字,海东抬起头来,在幻觉中对上了士惊愕的眼神。

 

一股浑浊的感情蒸腾上来,分不清是爱、寂寞还是后悔,像水汽冲撞着壶盖,使他的喉咙颤抖不已。

 

是我杀的,杀掉士的是我。

 

如果没有遇到我,士就不会死了。

 

他自言自语地说着,然后啜泣了起来。

 

 

 

END

 

-月極姬-

【海士】蜃楼

海东大树感觉有点不妙,轻飘飘的似在空中的触感让周遭一切都更加不真实起来,目光所及之地无不是一片灰暗,寂静吞噬一切安逸,一切颜色都无限消失,连手中的枪也是这样,原本氰蓝色的暮色辉光无限的消失着。


     这件事从离开自己的世界后就慢慢发生,即使经历同样的事情也再也无法理解到正常的感情,只有扭曲的占有欲。对宝物的欲望也是这样,闪闪发光的东西是不同的,它们或许曾经有过蒙尘——但是不发光的怎能被称为珍宝。海东大树的生活永恒生活在灰暗中,只能随波逐流的来到下个世界,无比的渴望着遇到不一样的。

来到这个新的城...

海东大树感觉有点不妙,轻飘飘的似在空中的触感让周遭一切都更加不真实起来,目光所及之地无不是一片灰暗,寂静吞噬一切安逸,一切颜色都无限消失,连手中的枪也是这样,原本氰蓝色的暮色辉光无限的消失着。


     这件事从离开自己的世界后就慢慢发生,即使经历同样的事情也再也无法理解到正常的感情,只有扭曲的占有欲。对宝物的欲望也是这样,闪闪发光的东西是不同的,它们或许曾经有过蒙尘——但是不发光的怎能被称为珍宝。海东大树的生活永恒生活在灰暗中,只能随波逐流的来到下个世界,无比的渴望着遇到不一样的。



     来到这个新的城市也是一样的,这里正在下着雨。雨中的都市与宝物相同,闪闪发光,如同灰暗中的恒星,即使相隔千万光年,只有它很久之前的光会来到地球上。一片建筑和星河并无不同,灰色的叶子上也在落下繁星,他突然有了不一样的感情,随即漫无目的的向前走去。


     品红色的男人就这样进入海东大树的视野,他只要看过一样就能断定那男人和他是同样的,即使注视着身边夺目的色彩也只能看到一片虚无。品红色是个无比挑剔的颜色,但奇妙的反应在此刻发生,这刺目的颜色在雨夜无比和谐,红色的变种似乎与氰蓝色很配,这两种颜色是永恒纠缠不休的。


     门矢士在这个凉爽的夜晚出门寻找灵感,拍照是确认自己是否活着的一种方式。旅行过几个世界但还是感觉着不可思议,拍下扭曲的照片并把它握在手中才是无比真实的。但现在他正在心底暗暗咒骂着这样的鬼天气,明明刚刚还是晴朗的夜晚却突然天降暴雨,让人防不胜防,只能躲在旁边的屋檐下。


     他擦拭着自己的相机,眼角就撇到一个氰蓝色的影子靠了过来。大概是一起避雨的吧,门矢士不在意的想着。但是氰蓝色的影子却越靠越近,如同碰碎天幕般灰暗的眼睛里充斥着让人不舒服的感情,似乎有恶鬼寄宿着——人类大概是无法拥有这样的眼睛的,光焰从暗淡天幕里升起,燃烧感情,点燃神经,他将永恒的追逐着能唤起魂灵的一切,无论是宝物还是人。


  “你……还是不能吃海参吗?”海东大树稍动嘴唇,问出了这个让人摸不着头脑的问题。门矢士有点恍惚,他似乎曾经在哪里看见过这个场景,雨夜和令人迷惑的问题,还有恶鬼般的眼睛。他有点不耐烦,一切让他回忆从前的记忆都令人烦躁,那是遥远的如同隔着冥河般的东西。门矢士并不相信前世今生,但是这场景的确好像出现过,但是转瞬即逝。


     他抬头,直视那双拥有蝶翼般睫羽的眼睛。好像故人重逢,再次遇见老情人,不一样的气氛在此间迸发,火同晨辉都漂浮在此。海东大树的眼里只有品红色,占有这颜色是他心里的唯一念头,这跟其他的宝物都是不一样的,这是实实在在的颜色,触手可得的,是灰暗里唯一的灯塔。疲惫的旅人在大海上航行,遇见了灯火辉煌的灯塔便急不可耐的想扑过去,不再惧怕任何巨浪。


     海东大树却突然转头离开,任凭门矢士在身后迷惑不解。这份感情如此丑陋可不能被宝物看到,更何况是还没有夺到手的宝物。旅人朝着茫茫大海行驶而去,只是为了拿到海中珍宝,回来买下灯塔。海东大树快乐的想着,这样丑陋的占有欲如同火山爆发般盘踞心底,再也无法根除。


     毕竟,这样丑恶的感情,或许不可能是爱意。


君且意

【士海士】懒得取标题了

dcd士x时王海,士海士无差

即便是穿越了数多世界,自忖经多见广的门矢士也想不到,有这样一个只有怪人的世界。

疾速运转的卡盒剑早已挥舞出了虚影,也难以抵挡从四面八方围上来的怪人,刚击退身前敌,背后拳风又至。

砰。

一声枪鸣。

门矢士无路可避,被子弹炸开的血肉溅了一点在脸侧——要说血肉也不完全,这个世界怪人是没有血的。颊边是怪人体内腥臭的黏液混着点搅碎的皮肉。
“真狼狈啊,士。”

熟稔的调侃带点微不可查的笑意,佐以被刻意拉长的甜腻尾音,门矢士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个讨厌的腔调出自何人之口。

“要帮忙就过来,别站在那里碍事。”

“虽然很想妨碍士,但是,对士出手的家伙,我可不会轻易放过。”...

dcd士x时王海,士海士无差

即便是穿越了数多世界,自忖经多见广的门矢士也想不到,有这样一个只有怪人的世界。

疾速运转的卡盒剑早已挥舞出了虚影,也难以抵挡从四面八方围上来的怪人,刚击退身前敌,背后拳风又至。

砰。

一声枪鸣。

门矢士无路可避,被子弹炸开的血肉溅了一点在脸侧——要说血肉也不完全,这个世界怪人是没有血的。颊边是怪人体内腥臭的黏液混着点搅碎的皮肉。
“真狼狈啊,士。”

熟稔的调侃带点微不可查的笑意,佐以被刻意拉长的甜腻尾音,门矢士不用回头也知道这个讨厌的腔调出自何人之口。

“要帮忙就过来,别站在那里碍事。”

“虽然很想妨碍士,但是,对士出手的家伙,我可不会轻易放过。”

新加入战场的同伴吸引了不少火力,门矢士将卡盒剑转换为枪,二人配合将近身的敌人击杀。

……这家伙变强了不少,又偷到什么新的宝物增强了力量吗。

近处的敌人已所剩无几,眼看远处又有新敌往此处赶来,二人当机立断往弯绕的街巷里跑。躲至一处罕无人迹的废弃仓库,门矢士靠在锈迹辩驳的铁门上喘了口气。

“将后背交给别人的感觉意外地不错,这就是所谓的同伴,你已经得到这个宝物了,海东。”

“是吗,那我真要庆祝一番。”

与口中故作欣喜的语气相反,海东缓缓踱步到他的“同伴”面前,将枪抵在了他的胸口后解除了变身。

“真遗憾啊士,你完全猜错了。同伴什么的我可不需要,我最想要的宝物,我会自己亲手拿走。”

冷硬的枪口就硌在相机上方,门矢士被他不分场合的玩笑扰得心烦:“你又搞什么鬼,真无聊。没空陪你胡闹,先去搞清楚这个世界的使命才是要事——海东?不,你究竟是谁。”

眼前的人有张极其肖似海东的脸,从眉眼到嘴角上挑的弧度都属于那个小偷没错,但脸上明显深刻了不少的五官线条,眼底翻涌的,不清不明的情绪,却很难让人将他和自己所熟识的海东联系到一起。

“一个路过的小偷。”

“海东”的脸上逐渐浮起碍眼的轻浮笑容,故意学着他的语调回答。两人如今身量相差不多,“海东”只需稍一凑近便能触碰他的耳畔,下一瞬带着笑意的气音在耳边炸开。

“给我记住了。”

(在候车室无聊的产物,有没有后续也不知道……设定是十年前损友十年后情侣)

瓜豆/Алина
俺的年终总结(吐血)今年是搞变...

俺的年终总结(吐血)
今年是搞变身男人的一年、当然我依然还爱着医生…!!!

俺的年终总结(吐血)
今年是搞变身男人的一年、当然我依然还爱着医生…!!!

誠信肥宅
本次的突发小合志来啦!《浣熊猫...

本次的突发小合志来啦!

《浣熊猫猫观察日记》

CP:海东大树×门矢士
主催:相叶  
宣:牧忘童

具体看宣,通贩评论

注:关于特典,除宣图外还有不限制数量的随本附赠小礼物。限制的特典若是场贩有剩余会按顺序发放。


合志地址

本次的突发小合志来啦!

《浣熊猫猫观察日记》

CP:海东大树×门矢士
主催:相叶  
宣:牧忘童

具体看宣,通贩评论

注:关于特典,除宣图外还有不限制数量的随本附赠小礼物。限制的特典若是场贩有剩余会按顺序发放。


合志地址

烟雨汜江城

海士两则

走评论微博链接


完全零流量,苦不堪言试试lof能不能找到点同好

找到一个我开一辆车

走评论微博链接


完全零流量,苦不堪言试试lof能不能找到点同好

找到一个我开一辆车


瓜豆/Алина

感谢两位大兄弟的营业。没想到,👴真没想到。👴很感动。顺便一提这两位是直的。decade:大狸子,diend:亮亮。

感谢两位大兄弟的营业。没想到,👴真没想到。👴很感动。顺便一提这两位是直的。decade:大狸子,diend:亮亮。

匣匣子

很雷   品红人鱼
王子和小美人鱼x

很雷   品红人鱼
王子和小美人鱼x

瓜豆/Алина

“見上げる星 それぞれの歴史が 輝いて。
星座のよう 線で結ぶ瞬間 始まる Legend。”
出镜:
假面骑士Decade门矢士:大狸子
假面骑士Diend海东大树:亮亮
后期:用爱发⚡ 的我)多谢两位大老👴 们给👴 发🍭,👴 好了。

“見上げる星 それぞれの歴史が 輝いて。
星座のよう 線で結ぶ瞬間 始まる Legend。”
出镜:
假面骑士Decade门矢士:大狸子
假面骑士Diend海东大树:亮亮
后期:用爱发⚡ 的我)多谢两位大老👴 们给👴 发🍭,👴 好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