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海盗

8856浏览    508参与
这件事不对劲

安迷修:同性恋真恶心………真香

哈哈哈跟别人撸的短漫,实际画的不超过俩小时,感谢我可爱的小秘书帮我扫图修改【虽然吃了很多像素】,快乐最重要啦

安迷修:同性恋真恶心………真香

哈哈哈跟别人撸的短漫,实际画的不超过俩小时,感谢我可爱的小秘书帮我扫图修改【虽然吃了很多像素】,快乐最重要啦

THEA.

月光下的骷髅

“十五个水手扒着死人箱,唷吼!来一瓶朗姆酒!”从古至今,大约没人会对这段虚无缥缈地如同芬兰内战的海盗野史感兴趣,而教科书上所记载的几条概念也不过是无聊的例行公事。所以,这段不适宜被搬上大众视野的惊涛骇浪的故事便被近代商业作品淹没,成为了世人永远无法寻得的宝藏。

所幸就在几年前,《金银岛》及《刺客信条:黑旗》让我迷上了航海与海盗,于是在翻阅了诸多外国教授著的“海盗史”后,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对那些历史无限的沉思与感慨。烈焰中的新普罗维登斯、受难中的洛马谛斯、热闹的瓜地亚纳湾、神秘的科租美岛、极光漫天的北冰洋……这里曾有多少人踏上,又发生过多少不为人知的往事?

有人说:自从船被发明的那一天开始,海盗...


“十五个水手扒着死人箱,唷吼!来一瓶朗姆酒!”从古至今,大约没人会对这段虚无缥缈地如同芬兰内战的海盗野史感兴趣,而教科书上所记载的几条概念也不过是无聊的例行公事。所以,这段不适宜被搬上大众视野的惊涛骇浪的故事便被近代商业作品淹没,成为了世人永远无法寻得的宝藏。

所幸就在几年前,《金银岛》及《刺客信条:黑旗》让我迷上了航海与海盗,于是在翻阅了诸多外国教授著的“海盗史”后,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对那些历史无限的沉思与感慨。烈焰中的新普罗维登斯、受难中的洛马谛斯、热闹的瓜地亚纳湾、神秘的科租美岛、极光漫天的北冰洋……这里曾有多少人踏上,又发生过多少不为人知的往事?

有人说:自从船被发明的那一天开始,海盗就出现了。海盗行为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公元前十四世纪的卢坎人,最早出现在古希腊盲诗人荷马的《伊利亚特》和《奥德赛》中。主要的也不过只有维京海盗 “高傲地将欧洲大地踩在脚下,可是基督教徒却慢慢地改变了他们的灵魂,改变了他们的信仰。他们融入了曾经被自己征服的文化——征服者变成了被征服者。这样,海盗文明被沉入了海洋的最深处,等待着在未来被鲜血和烈火唤醒。”再有中世纪、文艺复兴、地中海以及黄金时代,直到工业革命,直到当今社会。

论野史的真实性,在开篇也曾提到,真正的他们是被人所遗忘的。不过此处需要提醒的是,在现代较为出色的作品中,诸如杰克船长以及爱德华肯威等形象其实只是对真实海盗“毫无恶意的苍白模仿”。疾病与死亡、饥饿与肮脏、暴晒与暴雨、国家海军以及其他海盗船所带来的惶恐沉在心头,而身旁无尽的大海又使他们绝望。他们被流放、荒岛求生、找到宝藏,带着鹦鹉与猴子,但要说他们的生活浪漫简直引人发笑。他们给当时人的印象是残暴地杀戮、虐待、折磨,但也许只是借一时的痛快去祭奠自己已死去的人性本质。是的,我们无法得知——无法得知他们疯狂的背后是否有一双流尽了眼泪的双眸,自以为是的政府又是否想过他们费尽心思对付的这些人也曾效忠于自己却倍受打击?“有时政府赐予海盗代表该国参战的权利。最流行的形式就是国家颁发给私人船只的所有者(海盗们)一个许可,他们可以代表国王攻击敌方船只——也就是私掠者。但事实上很多私掠者在被敌国俘虏之后都会无视他们拥有的许可而被作为非法的歹徒审判。”

话至此处,其实已经结束了,因为没人再知道更多。但从可能的角度去思考——在参照一系列破碎资料的前提下去思考,个人认为他们这个群体普遍拥有一种不容否认的精神,那就是自由。但这是种不可取的自由。的确,他们不为任何人服务,只为自己——就好像他们本就是一群被世人唾弃的群体,那他们也无需去刻意讨好别人,抛弃尊严违背内心地接受赦免以换取性命,过上被国家无形奴役的生活——他们只为自己服务。这,就是他们的精神。坚强勇敢、不受束缚,却是引起不必要的混乱与死亡的根本原因。他们扭曲了正义的信条,用一种令人恐惧的暴力方式去反抗腐败的政府,并为自己的贪欲寻找了无数条理由。而他们必将失败的理由也是因为,国家能给予人民哪怕是片刻的安宁,毕竟统治者圈子是有秩序的、有政治远见的。而海盗的凌乱与冲动是不被多数人认同的。他们自由地几乎没有团队意识,更别提像后期的维京海盗那样渐渐安居于陆上并建立王国了(就好比古代中国的中原与狄戎)。他们是海盗,七海之王,拥有与军队抗衡的力量,是不可能被驯服的。他们无拘无束,四海为家,让刀剑的刮擦与酒瓶的碰撞在吵闹的空气里此起彼伏,享受着杂乱无章的自由。

这,就是海盗。在世人的眼里,他们无非是一群为非作歹、无法无天的危险人物。因为他们,有些母亲要埋葬自己的儿子;因为他们,有些妻子成为了寡妇;因为他们,有些孩子醒来后得知他们的父亲再也不会回来了……难道他们不想为此而忏悔吗?人们这样质疑他们,强迫他们对自己所作的罪行忏悔,认为他们是不可理喻的野兽,为他们一次又一次的死亡而欢呼,殊不知,他们有无悔意是他们自己的事。如果他们有话想要对上帝说,要么亲自告诉祂,要么就缄口不言。

在美剧《黑帆》里,韦恩船长死前,有位捧着圣经而来的神父说道:

“I’m a shepherd ,send to help you find a path to God’s forgiveness.”

“A shepherd? You are the sheep.”船长回答。

所以我为之着迷的原因正在于此。撇开极个别那些完全丧失人性、以虐杀他人为乐的人,大多数海盗大抵应是我所理解的那样:随心所向,逆风而行;自在不屈,心无惮然。尽管不是正确的方式、尽管无人理解、尽管害怕死亡,但我确实履行了自己想尽的义务。我会跪在无辜者的灵魂前祈求获得一次赎罪的机会,但我绝不会向官员低头去苟且偷生。

我的手指轻松地翻阅着他们纷繁的故事,心里却是波诡云谲。

纵横历史,海盗们无非是一段慷慨激昂的悲喜剧的演员。就仿佛月光下的骷髅,因为曲解了自由而丧失了肉体与灵魂,却因尚存一息骨气而艰难地活在黑夜之中。所以他们不是行尸走肉,他们可以呐喊与悲鸣,只不过那座拂晓下的绞刑架将他们逼退至了不为人知的深处罢了。

FIN.






*高中时期的旧作*


巫浅
无聊时画的头像,希望下周能把身...

无聊时画的头像,希望下周能把身体画完_(:з」∠)_

无聊时画的头像,希望下周能把身体画完_(:з」∠)_

衫枫微蓝

【杰佣】海上奇遇 贵族杰克x海盗头子奈布

新坑,目测不长,六至十章左右。有佣空情节,不过不多,不喜慎入。努力在将奈布往酷哥方向写,希望能把握住(握拳)

杰克不喜欢游轮里觥筹交错的宴会,他靠在甲板的栏杆上,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望着夜色中的大海出了神。

他冥冥之中总觉得这次必须要来,不然会错过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他失望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无趣的贵族,无趣的小姐,无趣的宴会

无趣之极,早知道就不该来。

杰克停下晃动的酒杯,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将空了的酒杯置于甲板的玻璃桌上。他理了理身上繁复的礼服,扬起弧度适合的微笑,迈开修长的双腿想要再回了客舱却被身侧栏杆撞击的声音吸引的注意。

杰克转过头去,只见一艘比自己身处的游轮还要...

新坑,目测不长,六至十章左右。有佣空情节,不过不多,不喜慎入。努力在将奈布往酷哥方向写,希望能把握住(握拳)

杰克不喜欢游轮里觥筹交错的宴会,他靠在甲板的栏杆上,摇晃着高脚杯里的红酒,望着夜色中的大海出了神。

他冥冥之中总觉得这次必须要来,不然会错过很重要的事情。

但是他失望了,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无趣的贵族,无趣的小姐,无趣的宴会

无趣之极,早知道就不该来。

杰克停下晃动的酒杯,仰头将红酒一饮而尽。将空了的酒杯置于甲板的玻璃桌上。他理了理身上繁复的礼服,扬起弧度适合的微笑,迈开修长的双腿想要再回了客舱却被身侧栏杆撞击的声音吸引的注意。

杰克转过头去,只见一艘比自己身处的游轮还要大的海盗船缓缓的行驶在轮船身侧。船顶上的黑色旗帜上面印着一个白色的兜帽。(可参考佣兵涂鸦灰影)

一道矮小但矫健的身影从勾住栏杆的绳索上滑了下来,随着那道身影的漂亮着地,其他绳索上也迅速的滑下了人,应该说是海盗。与此同时,轮船上响起了尖叫声,大喊着“海盗来了”之类的话。原本“和谐”的宴会顿时一团乱,悠扬的音乐也戛然而止。

但这与杰克无关,他的双眸已经被首个落地的少年紧紧地捉住了。杰克不知道他能不能称之为少年,因为他的身高确实是太矮了,矮到杰克都觉得自己可以把他举起来。加上他的五官也过于稚嫩。但是作为一个海盗,大约不会太过于年轻。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看到少年的那一瞬间,杰克心想:他找到了。

穿着绿色兜帽的少年一落地就看到了像旗杆一样的杰克。高挑又英俊,剪裁合体的礼服穿在他身上使得他像一个王子,一个高贵优雅的王子。他就像一颗星星一样闪耀,胸襟上的蓝色宝石夺不走他丝毫的光辉,即使将他丢于人群之中也能让人一眼就发现他。

奈布讨厌这样的人。所以他只看了一眼便撇开了视线,他认为他的手下不会将这个人遗漏,便毫不在乎的推开宴会会场的大门,里面着装得体的贵族们此时慌乱的四处乱窜,想要逃离。

紧随着奈布进来的海盗们很快将船舱围了起来。

在奈布身旁的女人穿着白蓝相间的裙装,裙摆上的蕾丝花边让她多添了几分俏皮。她的手里拿着一把白色的手枪。奈布撇了她一眼,皱了皱眉,似乎有些不满。“你穿的太不方便了。”

玛尔塔道:“不过一群没用的贵族,用不着我出手,穿好看点撑撑场面。”说完,她抬起手,往天花板开了一枪。吵闹的船舱顿时安静了下来,她扬了扬唇,似乎很满意自己造成的效果。玛尔塔扬声道:“不想死的,双手抱头,男人站左边,女人站右边。”

“你们这些无知的海盗,你们知道我们是谁吗?”听了玛尔塔的话,一个中年身穿华服的男人站了出来,一副傲然的样子,让人特别不爽。

玛尔塔啧了一声,她抬起拿着枪的手,往男人腿上开了一枪。男人立马惨叫着抱着腿倒下了。玛尔塔笑道:“我最喜欢你这种送人头的傻逼了。”说着,玛尔塔的脸色冷了下来,她环视一圈面露惧色的人,“我说过的话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男人和女人分边站好了,与此同时,一些侍卫与船长船员陆续被绑住双手压了进来。奈布扫了一眼两边,又把目光移到了左边。只一眼,他就确定了,那个星星般耀眼的男人不在。

“少了一个人。”奈布偏过头跟玛尔塔说。

语音刚落,两个海盗就带着一个男人走了进来。“老大,我们在外面逮到这个家伙。”说是男人被海盗带着,还不如说是他带着海盗,他微昂着下巴走在前面,像是领主带着自己的手下进来巡视。

“你似乎毫不慌张。”奈布看着杰克镇静的样子,似乎有些来了兴致。这幅面具是最让人想要摧毁的,无论是谁。奈布无数次将这种人冷静的面具无情的撕下,看着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特别……有意思。

“因为没有什么可害怕。”杰克微微一笑说。

“是吗?”奈布夺了玛尔塔手上的枪,指在杰克的脑门上。“害怕死神吗?”

杰克道:“生存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您杀了我我也不会遗憾。”他说谎了,在遇到少年之前他的生存确实毫无意义,但是遇到少年之后,他的生命被涂上了一缕色彩。

奈布冷着脸没说话,他给子弹上了膛,又往杰克的脑门怼了怼,无声的恐吓他。

杰克微笑着,也没有说话,低下了高昂的脑袋,配合奈布的姿势。

“有意思。”奈布笑了,他扣着扳指把枪口转了一圈,把握柄递到杰克面前。待杰克接了之后,他走向一群贵妇贵小姐,粗鲁的扯了一位穿着香槟色的宫廷束腰礼裙的小姐出来,丢到杰克面前。“这位美丽的小姐从刚才起一直在担忧的看着你,你们一定很熟悉吧。”奈布眼中露出一个兴味的神色。口中吐出魔鬼般的语言,“那么,把她杀了。”

杰克并没有如他意料的露出惊慌的神色,而是露出有些疑惑的神色看着少女。“不,我与她并不熟识。不过伤害女士不是绅士该做的事情。”

奈布有些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装什么?你们这些绅士有几个是真的?装模作样。”

杰克叹了口气,似乎对奈布的误解有些无奈,“既然是您的希望,我可以照做。”

“不……”少女的求饶还没有说出口,她就毙命于杰克的枪下。脸上余存的神色似乎还有些不敢置信,自己竟然会被这么温柔的人毫不留情的杀了。

“不,我亲爱的玛莎。”一位穿着红色华丽裙装的贵妇冲了出来,她眼中含着泪水,控诉的望着杰克。“你这个恶魔,你怎么能杀了玛莎?她是那么的爱你。”

“很可惜,我不记得她。”杰克面无表情的说。

“你把玛莎还给我,还给我。”贵妇流着泪,扑向杰克想要报复。

杰克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我不想这样的,夫人。”说完,他手上的枪转了个向,往贵妇的身上开了一枪。

“真是残忍。”奈布越来越对这个男人感兴趣了。他问:“你叫什么名字?”

“杰克,叫我杰克就好。”杰克说着,把枪还给了奈布。

奈布接过枪,一个手刀将杰克劈晕了之后,他将手枪抛回给了玛尔塔。

蛋糕
是扑克牌盒蛋,不带一张走吗?3...

是扑克牌盒蛋,不带一张走吗?35R一抽,+5R重抽,40R指定。

是扑克牌盒蛋,不带一张走吗?35R一抽,+5R重抽,40R指定。

灵心月

冰海战记(亮点截图)
1~13集,角色深度截图

冰海战记(亮点截图)
1~13集,角色深度截图

林天算
Aye!!扬帆起航!! 我在海...

Aye!!扬帆起航!!


我在海平线的对面有一个约会



最近沉迷于加勒比海盗无法自拔!!!太帅了!!!

Aye!!扬帆起航!!


我在海平线的对面有一个约会




最近沉迷于加勒比海盗无法自拔!!!太帅了!!!

龙九
中午午睡梦到的海盗,就画了好久...

中午午睡梦到的海盗,就画了
好久没画画了咕咕一下

中午午睡梦到的海盗,就画了
好久没画画了咕咕一下

毒药无形
一个海盗练习。黑皮真的好,我爱...

一个海盗练习。黑皮真的好,我爱一万年。

一个海盗练习。黑皮真的好,我爱一万年。

白洛云

我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很严肃
但是我实在忍不住笑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看到海盗就笑的我,,,

我知道这个时候应该很严肃
但是我实在忍不住笑了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看到海盗就笑的我,,,

冇智青年°



記這個坑,我寫的第二篇垃圾文,之前發過一次,我全刪了,但是我很喜歡這篇,也許我可以繼續寫。


____

  

  我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航海来填补生活的空虚的呢。

  

  我也行没告诉过你,海盗是我的梦想,是我的未来,也是我的现在。至少他还在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我会追寻他的脚步,他走过的地方,我都会再去一遍。

  

  我不是一个作家,运用文字的能力不强,没有华丽的文笔做汹涌的海浪表现这些惊心动魄的故事。但我会用笔来记录下那个曾经骗过我又让我胜任他的大副的男子,乘着他心爱的“巨鹿”号,征服大海的事迹。


  你们所看到的我,不甚真实。任你们谁都想不到,七年前的我生性放荡不羁无惧无怕酷爱自由永不...



記這個坑,我寫的第二篇垃圾文,之前發過一次,我全刪了,但是我很喜歡這篇,也許我可以繼續寫。






____

  

  我大概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用航海来填补生活的空虚的呢。

  

  我也行没告诉过你,海盗是我的梦想,是我的未来,也是我的现在。至少他还在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我会追寻他的脚步,他走过的地方,我都会再去一遍。

  

  我不是一个作家,运用文字的能力不强,没有华丽的文笔做汹涌的海浪表现这些惊心动魄的故事。但我会用笔来记录下那个曾经骗过我又让我胜任他的大副的男子,乘着他心爱的“巨鹿”号,征服大海的事迹。


  你们所看到的我,不甚真实。任你们谁都想不到,七年前的我生性放荡不羁无惧无怕酷爱自由永不认输,自认不输任何人,可还是在他面前,输得一败涂地。

  

  七年后的我,学会了隐忍锋芒,却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情绪。我的神经里有那么一根弦,控制着我的喜怒哀乐,它被我保护地很好,但总有人会不经意地触碰。触碰了这根弦,我就不再是我。谁也不知道我会变成什么样子,我自己也不知道我发起疯来会多么可怕。

  

  我就是一个疯子,一个不折不扣的疯子。

  

  活该注孤生漂泊在大海,无家可归。


  他的故事永远没有结局,可笑吧。

  

  『过去,现在,未来

  

  你真的在乎吗?执着吗?

  

  你曾经后悔吗?怨恨吗?

  

  你想要忘却吗?封存吗?

  

  不啊。

      

         那么不要多问,听我把这故事讲下去。』  


晔

短篇故事/梦中情景/小学生文笔

   “海盗来了!”


   原本祥和的海边城市Y城,天空中突然响起高昂的警报声


   从海的那面驶来高速航行的船队,无一例外的都有悬挂着表明自己身份——海盗的旗帜

“喂!弟兄们,有没有信心拿下你们的压寨姐夫!”好听的女声在空中回响

村民们意识到,这并不是抢夺财宝,杀害无辜百姓的海盗。一人站了出来

“大人,请问您要找的人是什么样的,小的们好为您挑选一下呢”那男人谄媚的模样着实令人厌恶

女子从三米的甲板上一跃而下,并告诉那谄媚男子“公子...

   “海盗来了!”


   原本祥和的海边城市Y城,天空中突然响起高昂的警报声


   从海的那面驶来高速航行的船队,无一例外的都有悬挂着表明自己身份——海盗的旗帜

 

“喂!弟兄们,有没有信心拿下你们的压寨姐夫!”好听的女声在空中回响



  村民们意识到,这并不是抢夺财宝,杀害无辜百姓的海盗。一人站了出来



  “大人,请问您要找的人是什么样的,小的们好为您挑选一下呢”那男人谄媚的模样着实令人厌恶

 

    女子从三米的甲板上一跃而下,并告诉那谄媚男子“公子长相俊美,眉间有一莲形的胎记”


    这海盗描述的不正是当今圣上吗,好大的胆子!

   无一例外的,全体村民倒吸好几口凉气


   “这……”谄媚男人面露难色的发出个音


   “当今圣上能奈我何,老娘今天就是要带他回去做压寨‘夫人’”


   霸道的宣言不久便传到了圣上耳朵里


   “她当真这么说的?”圣上似乎并没有生气,反而多了分……喜悦


   “皇上,这可是大不敬,您看……”早朝还未下,群臣似乎是想树立自己的威严,连忙齐声道


    朕管那干嘛,朕的夫人来了,朕为何不能走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