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消失的爱人

4356浏览    242参与
Mr.佚名

看 消失的爱人 的原版小说真的很过瘾。。。

期间,我一直都想笑,毕竟真的很服气这乱来的一对。

在最开始看艾米写的日记时,还有几分同情,到后面都荡然无存。就一句话,这操作佩服佩服!

艾米和尼克其实都存在一些精神方面的问题,尤其是艾米。我觉得她可能存在自身认知障碍,一直在扮演,希望个人的完美。尼克的话,主要是父亲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厌恶父亲,害怕变成父亲,但是到头来发生了什么?

这两人到最后真的很配了,成为对方的唯一对手,最了解的人什么的。我觉得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可以相爱相杀一辈子的。然后,神仙打架,池鱼遭殃。

看 消失的爱人 的原版小说真的很过瘾。。。

期间,我一直都想笑,毕竟真的很服气这乱来的一对。

在最开始看艾米写的日记时,还有几分同情,到后面都荡然无存。就一句话,这操作佩服佩服!

艾米和尼克其实都存在一些精神方面的问题,尤其是艾米。我觉得她可能存在自身认知障碍,一直在扮演,希望个人的完美。尼克的话,主要是父亲对他的影响很大。他厌恶父亲,害怕变成父亲,但是到头来发生了什么?

这两人到最后真的很配了,成为对方的唯一对手,最了解的人什么的。我觉得不出什么意外的话,他们应该是可以相爱相杀一辈子的。然后,神仙打架,池鱼遭殃。


Mr.佚名

看完 消失的爱人 小说版,真的惊叹!!!

感觉有一些东西电影删掉了,还是小说更好看!!!

最后真的绝了

看完 消失的爱人 小说版,真的惊叹!!!

感觉有一些东西电影删掉了,还是小说更好看!!!

最后真的绝了


Simissa Kuiyin

他 喜 欢 的 是 装 成 我 的 我

他 喜 欢 的 是 装 成 我 的 我

豆笋不是笋

那我也是你娶回家的女表子

那我也是你娶回家的女表子

只有健身是怎么也提不起兴趣
The sooner you...

The sooner you look like yourself, the sooner you’ll fell like yourself. 
你越快看起来像自己,你就会感到越自在。 

The sooner you look like yourself, the sooner you’ll fell like yourself. 
你越快看起来像自己,你就会感到越自在。 

三刀六洞

如果你可怜的艾米伤风受凉,这道甜点就该被雪藏

如果你可怜的艾米伤风受凉,这道甜点就该被雪藏

三刀六洞

——我想我现在不得不亲你了

——是吗

——你在糖粉风暴里,不可以缺少亲吻

——我想我现在不得不亲你了

——是吗

——你在糖粉风暴里,不可以缺少亲吻

蝉潹潹

消失的爱人

传说中让人看了就会恐婚的电影
着实如此
婚姻的本质太让人心寒
带着对爱情的期许走进婚姻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变成怨偶
结果啪啪打脸

电影节奏很快
看得人很压抑
到后面女主居然变成了纯粹的心理变态
许多因素让她人格扭曲
让她爆发的无非是婚姻

冷漠、出轨的丈夫
打破美满婚姻的假面
可怕的是当妻子归来
丈夫日夜活在恐惧之中
还要昭告天下
自己过得多幸福

看到他们在镜头前满脸笑容的样子
只觉得恐怖

婚姻就是彼此控制彼此痛苦吗??
可怕可怕
如果没有传统世俗的绑架
婚姻是否有必要存在
有多少人愿意进入婚姻的围城

消失的爱人

传说中让人看了就会恐婚的电影
着实如此
婚姻的本质太让人心寒
带着对爱情的期许走进婚姻
时刻提醒自己不要变成怨偶
结果啪啪打脸

电影节奏很快
看得人很压抑
到后面女主居然变成了纯粹的心理变态
许多因素让她人格扭曲
让她爆发的无非是婚姻

冷漠、出轨的丈夫
打破美满婚姻的假面
可怕的是当妻子归来
丈夫日夜活在恐惧之中
还要昭告天下
自己过得多幸福

看到他们在镜头前满脸笑容的样子
只觉得恐怖

婚姻就是彼此控制彼此痛苦吗??
可怕可怕
如果没有传统世俗的绑架
婚姻是否有必要存在
有多少人愿意进入婚姻的围城

嘎嘎

关于 lost lover

苏凯文的教学水平出色,但为了照顾孩子,好几次婉拒了担任班导的建议。


同事们也都知道,苏凯文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能帮忙的地方都帮一把。


苏凯文怀的时候就颇为受苦,他的信息素淡薄,虽然是个omega,但是和beta没什么区别。一直以为自己会和女友结婚,组建家庭。


但命运是恶意又顽皮的孩童,总会冷不丁的从背后推人一把,让人跌出既定的人生轨道。


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之后,苏凯文的情绪一度险些崩溃,后来发生了许多事,等他重获自由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过了打掉的时机。


等孩子生下来,苏凯文第一次看见这个皱巴巴的小孩儿,原本严重的情绪问题,反倒渐渐缓和。他是个善良的人,即便...



苏凯文的教学水平出色,但为了照顾孩子,好几次婉拒了担任班导的建议。


同事们也都知道,苏凯文一个人带着孩子不容易,能帮忙的地方都帮一把。


苏凯文怀的时候就颇为受苦,他的信息素淡薄,虽然是个omega,但是和beta没什么区别。一直以为自己会和女友结婚,组建家庭。


但命运是恶意又顽皮的孩童,总会冷不丁的从背后推人一把,让人跌出既定的人生轨道。


知道自己有了孩子之后,苏凯文的情绪一度险些崩溃,后来发生了许多事,等他重获自由的时候,这个孩子已经过了打掉的时机。


等孩子生下来,苏凯文第一次看见这个皱巴巴的小孩儿,原本严重的情绪问题,反倒渐渐缓和。他是个善良的人,即便因为善良而受苦,也无法放弃一个无辜的小生命。


他初为人父,零经验起步,日子过得磕磕绊绊,孩子发高烧的时候,他一个人守在医院里焦急,孩子第一次掉牙的时候,哭得惊天动地,他忍不住笑,拍下一张小孩子哭得五爪六花的脸,再去哄孩子。


日子水一般流去,既充实,又安稳。


他曾经试图逃离,但发现那样颠沛的生活不利于孩子的成长。


苏凯文考虑了一晚,主动去找了他的弟弟。也是这个城市大街小巷,霓虹灯下,广告牌上,最鲜艳骄矜的面孔。


苏星宇有资格骄矜,也有资本骄傲。


但面对苏凯文时,这位大明星却手足无措,忐忑不安。他想接近苏凯文,他害怕苏凯文会因为自己的接近而露出嫌恶神色。他想触摸苏凯文,又害怕苏凯文会因为自己的触摸而痛苦失控。


苏星宇只能站在那儿。


站在苏凯文的面前。


一向游刃有余的交际手腕,变成了生硬和笨拙。


一向动人流转的眼波,变成了惶恐不安的沉默。


苏凯文的态度却很平静,他告诉苏星宇,你不必费尽苦心的去找人跟着我,我不会隐瞒自己的行踪。


苏星宇的心被看不见的手,一点一点的捏紧。


他直觉就是否认。他想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没有让人跟着你。



苏凯文说,孩子现在很好,明年读小学,如果你想见他,我可以安排。



苏星宇错愕的看着苏凯文。


苏凯文的态度很平静,说,我不会向孩子隐瞒你的存在,孩子有权利知道父亲是谁,你也有权利拥有这个孩子的探视权,但是我希望,你不要告诉孩子以前的事。


苏星宇立即说,好的,我不会说,我打死都不会说的。


苏凯文说,那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来安排。


苏星宇看着苏凯文,他听见自己的心脏在胸膛里跳动,也听见自己的耳膜有唰唰的血液流过的声音。唯独不敢相信自己听见的苏凯文的话语。


他以为苏凯文这辈子都不会再见自己。




苏凯文对孩子没有任何隐瞒,耐心的告诉孩子,自己和他的父亲分开了。


孩子掉了的那颗门牙刚刚长出来,说话还有点漏风,问,为盒么。


苏凯文说,因为我们之间没有感情,但是我们都会爱你。


如今的孩子生活在信息爆炸的年代,早慧得很,想了一会儿,说,是你不要他,还是他不要我们。


苏凯文揉了揉孩子的头,说,是我想离开他。


孩子的眼睛又圆又黑,明亮澄澈,毫无杂质。


苏凯文忽然想,这可能是他跟他父亲唯一相像的地方。


孩子说,那我也不要他。


苏凯文哑然失笑。




孩子上小学之后,苏凯文安排定期的让苏星宇和孩子见面。


他从不参与两父子的见面过程,把孩子交给苏星宇便离去,等约定的时间到了,再来接孩子。


苏星宇很忙,但和孩子见面的那天,永远会排出空挡来。


但是见过几次之后,孩子就不想再见苏星宇。


‘他很没意思,’孩子老气横秋的说,‘我跟他没话讲。’


苏凯文想了想,有点记起来苏星宇的脾气,那就是一个任性的大孩子。


可能是同类相斥?苏凯文只能猜测。



但苏星宇没有气馁,笨拙的学习着怎么跟孩子沟通。


有时候看着孩子,他觉得很神奇。


那一天,他被怒火冲昏了头脑,利用自己的信息素,强迫了苏凯文。



幸好有这个孩子。


不然,苏凯文不会再来见自己。




到了这个月的‘父子见面日’,苏凯文照惯例把孩子送到苏星宇的住处,站在玄关,苏凯文不会再往里多走一步,他摸了摸孩子的头,说,我晚一点来接你。


孩子点点头。


苏星宇听见这一句,他想问,为什么会晚一点?今天你有事?有什么事?


他好想问,但不敢问。


他只能看着苏凯文离开。




春来得缓慢,总让人翘首企盼。又去得倏忽,来不及告别。


春夜,还有一点凉意。


市政府绿化,前几年栽的樱树生长良好,到了季节,花瓣点点浮在夜空之中。


苏凯文和一个年轻人走出小酒馆,并肩走在路上,两人聊着天,说到了兴处,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他穿得圆领毛衣,摩天轮的针织花纹,头发稍稍有些长,覆过眉梢,掖在耳后,笑起来的时候又柔和,又快乐。


两人走去附近的露天停车场取车。


快到车子的时候,年轻人咦了一声。


苏凯文抬眼看去,看见了苏星宇。




苏星宇等在车边。


苏凯文停下脚步,跟年轻人说了几句话。


年轻人露出不放心的神色。


苏凯文安抚的拍了拍年轻人的肩头。


年轻人握住苏凯文的手。


苏凯文笑了笑,又低声说了几句,


年轻人这才松开手,叮嘱了几句,不放心的一边回头一边离开。



苏凯文走到了苏星宇的面前。


那个大明星一眨不眨的看着苏凯文,良久,动了动嘴唇,像是太久没有说话,声音格外沙哑,“……我听孩子说的。”


苏凯文略微头疼的揉了揉眉心,“他跟你说了什么?”


苏星宇说,“他说,他要有新的爸爸了,你会有新的孩子,你不要他了。”


苏凯文失笑,“哪来这些稀奇古怪的念头,我会跟他谈一次,”他看向苏星宇,“有合适的机会,你也可以跟他谈谈,这孩子聪明,也敏感,让他别胡思乱想。我不会不要他的。”


苏星宇说,“是真的吗。”


苏凯文说,“当然。”


苏星宇说,“刚才那个人。”


苏星宇没问下去。


因为从苏凯文眼中骤然浮现的戒备感,苏星宇就知道,答案是什么。


苏凯文绕过苏星宇,去打开车门,开了车门,却没有立即进车里。



他们背对着对方。


幽蓝泛黑的夜空是舞台。


孤零零的路灯是舞台的灯光。


遍地都是狼藉。


这幕戏,多年之前颓唐散场。



苏凯文的声音很冷。


他的声音曾经很温柔,如春夜的风,他会叫他,星宇。


“苏星宇,”苏凯文说,“别再做蠢事。”



苏星宇转过身,看着苏凯文的背影。


那个称呼,他很多年没有叫了,“……哥哥。”


苏凯文的肩膀微微一僵,侧过脸,看了苏星宇一眼。


那一眼,是春夜的大雪。




苏凯文进了车,车子发动,绝尘而去。



苏星宇站在原地。


他明白了一件事。


苏凯文从来没有原谅他。


从苏凯文回来找他的那一天,从那天开始。



他的哥哥就已经彻底的,不要他了。






TOKYO

编曲恰似那些平白无故抓不住的悲伤

越听越是抑郁

可是罂粟般上瘾

编曲恰似那些平白无故抓不住的悲伤

越听越是抑郁

可是罂粟般上瘾

何奈
🎬No.665#《消失的爱人...

🎬No.665#《消失的爱人》

势均力敌,无论如何,两人好配,渣男配作女,so cool

🎬No.665#《消失的爱人》

势均力敌,无论如何,两人好配,渣男配作女,so cool

不為泉山

六百零九 (引)

在我很小的时候,对公共交通汽车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司机大叔坐在汽车左前方的驾驶座上转动着硕大的方向盘,脑袋左转右转注意着路面情况,操作各种开关接放乘客,手忙脚忙,每日每时每刻(工作时间)在规定好的路线上跑来跑去。


它是鲸鱼,缓慢沉稳地游荡在小鱼间,吞吞吐吐,走走停停,清晨或是正午或是深夜,本本分分地在轨道上感受着身体内的生命的流逝。


普通的七点十三分,六百零九路公交车上,后门右侧的第一排靠里的座位上,是郭多,墨水蓝色的制服上衣,石灰色直筒裤,模糊的脸,梳向右侧的中长发,鬓角连着胡须。公文包夹在右手侧,头似靠非靠在玻璃上(假如靠太近,车子的颠簸有可能会让他的头撞在玻璃上,...


在我很小的时候,对公共交通汽车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好感:司机大叔坐在汽车左前方的驾驶座上转动着硕大的方向盘,脑袋左转右转注意着路面情况,操作各种开关接放乘客,手忙脚忙,每日每时每刻(工作时间)在规定好的路线上跑来跑去。



它是鲸鱼,缓慢沉稳地游荡在小鱼间,吞吞吐吐,走走停停,清晨或是正午或是深夜,本本分分地在轨道上感受着身体内的生命的流逝。


普通的七点十三分,六百零九路公交车上,后门右侧的第一排靠里的座位上,是郭多,墨水蓝色的制服上衣,石灰色直筒裤,模糊的脸,梳向右侧的中长发,鬓角连着胡须。公文包夹在右手侧,头似靠非靠在玻璃上(假如靠太近,车子的颠簸有可能会让他的头撞在玻璃上,那样很痛),黄色路灯光闯过条条框框与影子交错抚摸着他的脸,他的目光则是穿过黑框眼镜扫视着缓慢逝去的街道景色。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