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淮南

11233浏览    6069参与
薛晓

我把我最爱,你的十年给了你即使你在外如何,我只求你能开心,但不知为何,当你抱这我说别人的名字的时候,我面上依旧风平浪静,但内心却是支离破碎,我不知道该怎样留住你,我只求陪在你身边,但是我是人,我也会累,我花废了十年,我不想再耗下去,我们分开吧!只求一个清静,但我的泪却止不住的流,我多希望你回头看看身后的我,看看体无完肤的我,伤心欲绝的我……                      ...

我把我最爱,你的十年给了你即使你在外如何,我只求你能开心,但不知为何,当你抱这我说别人的名字的时候,我面上依旧风平浪静,但内心却是支离破碎,我不知道该怎样留住你,我只求陪在你身边,但是我是人,我也会累,我花废了十年,我不想再耗下去,我们分开吧!只求一个清静,但我的泪却止不住的流,我多希望你回头看看身后的我,看看体无完肤的我,伤心欲绝的我……                                。 。                          文笔不好请多见谅


万俟辞

《阿良的小店》

四.引路人

        还没等小祁哭开,便听到有人摇着铃铛的声音,从隐隐约约到清清楚楚,他摸了把刚流出来的鼻涕,抓着书包背带往肩上一扛,顺着铃声过去了。

        等小祁跌跌撞撞寻到那铃声时,衣服已经被刮得破破烂烂,身上又是泥巴又是尘土带着叶片和小枝干,好不狼狈。钻出灌木的时候还被绊了一下,啃了一嘴的泥。他快速爬起来,呸了几声吐着泥巴。倒是把眼前算命的先生吓了一跳,手里原本摇着的铃铛都给吓掉了地上。

     ...

四.引路人

        还没等小祁哭开,便听到有人摇着铃铛的声音,从隐隐约约到清清楚楚,他摸了把刚流出来的鼻涕,抓着书包背带往肩上一扛,顺着铃声过去了。

        等小祁跌跌撞撞寻到那铃声时,衣服已经被刮得破破烂烂,身上又是泥巴又是尘土带着叶片和小枝干,好不狼狈。钻出灌木的时候还被绊了一下,啃了一嘴的泥。他快速爬起来,呸了几声吐着泥巴。倒是把眼前算命的先生吓了一跳,手里原本摇着的铃铛都给吓掉了地上。

       “你是谁家的孩子?怎么跑到这里来的?”算命先生小跑两步,帮小祁拍了拍身上的枝叶和泥土。

       “大伯您能不能带我出去?”小祁见着人,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可以可以。”算命先生应道。见算命先生应下了,小祁就抽抽搭搭的拽着算命先生的袖口,拽的死死地,生怕被丢在这。

       “你是谁家的孩子?叫什么名字?”算命先生捡起铃铛,又摇了起来。

       “我......我叫小祁......”小祁磕磕巴巴地说着,“住在平......平......平安镇......”

        走着走着,天彻底暗了下来,算命先生从附近捡来干树枝和叶子往空地上一堆,从兜里摸出一盒火柴,呲溜一声,冒着火星儿的火柴落到了柴堆里。火生起来了,小祁也累得靠在边上一棵树睡着了。想着先前拾柴的时候,小祁扯着自己的褂子边,生怕自己把他丢了,算命先生笑了笑。等小祁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床上,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他觉得额头有点疼,伸着手就去摸,“咝~”

        胖婶这会儿爬床沿上睡着呢,被小祁这以动作给惊醒了,眼眶分分钟就红了起来:“你都从昨下午睡到现在了,可算是醒了,你这是要急死我呀!”

       “妈!”小祁看到胖婶也跟着哭,母子两个就这么抱着哭成一团了。


万俟辞

阿良的小店

三.坏孩子

“我这是到了哪里?”小祁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还没睡醒。他试探性地摸了摸眼前的树干,粗糙又湿滑的触感告诉他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小祁顿时懵了,吓着往后踉跄几步,靠到了身后的树干上,接着如弹簧般反弹,嘴里带着呜呜的声音反身看向之前靠着的树。意识到自己回不去了,小祁瘫到地上,仰着面就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时不时抽着泣,流下的鼻涕只顾用手背顺便一抹,糊得半张脸脏兮兮的。被枝叶剪得细碎的阳光斑斑点点地落在这只“小花猫”脸上。待他哭得快没力气了,时不时的抽搭两下,身...

三.坏孩子

    

        “我这是到了哪里?”小祁揉了揉眼睛,感觉自己还没睡醒。他试探性地摸了摸眼前的树干,粗糙又湿滑的触感告诉他眼前的这一幕是真的!小祁顿时懵了,吓着往后踉跄几步,靠到了身后的树干上,接着如弹簧般反弹,嘴里带着呜呜的声音反身看向之前靠着的树。意识到自己回不去了,小祁瘫到地上,仰着面就稀里哗啦地哭了起来,时不时抽着泣,流下的鼻涕只顾用手背顺便一抹,糊得半张脸脏兮兮的。被枝叶剪得细碎的阳光斑斑点点地落在这只“小花猫”脸上。待他哭得快没力气了,时不时的抽搭两下,身边的灌木发出了窸窸窣窣的声音,一只毛茸茸的大白猫钻了出来。瞧这只猫的模样像只家猫,脖子上的红绳还挂着一只小巧的铜铃铛,借着斑驳的光线,小祁瞧见这猫不怕他似的,从灌木里钻出来就躺在他面前梳理毛发,大白猫舔得很认真,小祁抓起地上沾了泥巴的书包,试探性把手伸向大白猫。正舔着尾巴的大白猫一激灵,露出爪子“老吴”着就向小祁的手招呼,小祁的手猛地一缩,一屁股摔到地上,身下垫着那书包,却还是在手指上留下来几道血印,气的小祁直接从地上摸到一个石块砸向大白猫。大白猫嗷呜着在小祁举起石块的时候就往旁边灌木一钻,没影儿了。石块砸在之前大白猫躺着的地方,还蹦出了几个泥坑。

        冷静下来的小祁看着逐渐变暗的四周,慌了神,喉咙里呜呜咽咽的,又准备哭了。


都市看客

车库门口2根线,侧向停车主车道3根线,倒车入库主车道4根线。
学了两个月~倒车入库看点迷糊,离合不稳,换挡失败,手闸忘松,车速控制不自如。

车库门口2根线,侧向停车主车道3根线,倒车入库主车道4根线。
学了两个月~倒车入库看点迷糊,离合不稳,换挡失败,手闸忘松,车速控制不自如。

紫眸八_捡球的首领NO.1
まふまふちゃ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まふまふちゃ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米饭这么多年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啦,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但是画画不好进监狱了www
还有mafumafu到底什么时候睡觉啊(T▽T)

まふまふちゃん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米饭这么多年的努力大家都看在眼里啦,我也想为他做点什么,但是画画不好进监狱了www
还有mafumafu到底什么时候睡觉啊(T▽T)

盛盏

游戏开始了

熟悉的噪音又开始在午夜时分响起,楼上巨大的脚步声开始砸向罗玥朦胧的睡意。又被惊醒,一身汗。浸湿了薄被。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次了,楼上狂欢的音乐声伴随着游戏的开幕。罗玥醒来就着窗外的月光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一点十刻了。她睡不着了。侧头着身边躺着的女人,闭着嘴睡得好香。被子一半滑落在地下,刚刚好。罗玥虔诚的亲了亲女人的额头,揭开了湿透了的被子。楼上又有游戏即将开始。谁是下一个参加者。

熟悉的噪音又开始在午夜时分响起,楼上巨大的脚步声开始砸向罗玥朦胧的睡意。又被惊醒,一身汗。浸湿了薄被。

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五次了,楼上狂欢的音乐声伴随着游戏的开幕。罗玥醒来就着窗外的月光看了看手表,已经是一点十刻了。她睡不着了。侧头着身边躺着的女人,闭着嘴睡得好香。被子一半滑落在地下,刚刚好。罗玥虔诚的亲了亲女人的额头,揭开了湿透了的被子。楼上又有游戏即将开始。谁是下一个参加者。


我已经磕昏了

我好难过啊,大一的课程紧张的真的让我无所适从,我也不知道我能否突破40%,担心

我好难过啊,大一的课程紧张的真的让我无所适从,我也不知道我能否突破40%,担心


都市看客
多少伤害,可以掩藏,多少笑脸,...

多少伤害,可以掩藏,多少笑脸,可以假装。唯有小时候的经历,影响人的一生。

多少伤害,可以掩藏,多少笑脸,可以假装。唯有小时候的经历,影响人的一生。

稽某人日常咕咕咕

突如其来的脑洞
不是说杰克是大猪蹄子,隼白也是大猪蹄子吗?(我光荣趋势)
画渣了,嘿嘿!

突如其来的脑洞
不是说杰克是大猪蹄子,隼白也是大猪蹄子吗?(我光荣趋势)
画渣了,嘿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