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深圳

17.6万浏览    28.7万参与
打怪兽
教我如何不去想念

教我如何不去想念

教我如何不去想念

Wind
就让我一个人失忆

就让我一个人失忆

就让我一个人失忆

然重诺

那个。。。我是来宣群的萌新

就是想问一下各位,有混语c的吗?,如果有的话,对暗杀教室感兴趣吗?,如果感兴趣的话,本人有一个暗杀教室语c群,您可以进去玩?809654942
暗杀教室,三年e班,欢迎您的到来

就是想问一下各位,有混语c的吗?,如果有的话,对暗杀教室感兴趣吗?,如果感兴趣的话,本人有一个暗杀教室语c群,您可以进去玩?809654942
暗杀教室,三年e班,欢迎您的到来

zy

为啥我看不到图片啊?

貌似网络没问题,大家看得到么?

貌似网络没问题,大家看得到么?

K•ai
在深圳的日子,倒计时

在深圳的日子,倒计时

在深圳的日子,倒计时

雨雪与樱

失眠念想

疲惫于我而言像是一种病症,分不清是心病还是身病,亦像是某种类似于老友的存在,在幻化的梦里,在雨落的夜里,撑着伞在某个不知名的街角布置好于我的相遇。
而我往往淋湿一身,狼狈不堪,像条败狗。
好吧,有时候不只是像,就是。
这样有关于“疲惫”这个词的这种说法,似乎也谈不上是抽象或是具体。
此时此刻我也没法给它一种定义,而却能无比清晰的体会这种存在,如寒雨般浸透周围的一切,身体,精神,心绪。
恰好是1:50a.m,恰是城市里最安静的时分,已经到了毕业典礼后的第二天,而我在等一句晚安。
几天前的狂热和情绪依然在脑海里回荡交织,每天都大汗淋漓,每天都倾尽心力,用力舞动时丰富不认得“累”这个字,而一个人安静的时候,才感...

疲惫于我而言像是一种病症,分不清是心病还是身病,亦像是某种类似于老友的存在,在幻化的梦里,在雨落的夜里,撑着伞在某个不知名的街角布置好于我的相遇。
而我往往淋湿一身,狼狈不堪,像条败狗。
好吧,有时候不只是像,就是。
这样有关于“疲惫”这个词的这种说法,似乎也谈不上是抽象或是具体。
此时此刻我也没法给它一种定义,而却能无比清晰的体会这种存在,如寒雨般浸透周围的一切,身体,精神,心绪。
恰好是1:50a.m,恰是城市里最安静的时分,已经到了毕业典礼后的第二天,而我在等一句晚安。
几天前的狂热和情绪依然在脑海里回荡交织,每天都大汗淋漓,每天都倾尽心力,用力舞动时丰富不认得“累”这个字,而一个人安静的时候,才感觉到全身的酸痛和自己眼神里的憔悴,就像现在一样。
我会不自觉地开始想她,想着她会不会关心我一下,像个缺爱的孩子,就像现在一样。
尽管这就是内心深处真实存在的一部分,但我不喜欢这样的自己,脆弱不堪,就像现在一样。
两点了,我还在等那句我希望不只是晚安的晚安。
不过...谁知道是不是天亮了才能等到呢?
为了两个字而失眠我不太说得清值不值得,我只知道我此时此刻正在失眠,而我实际上也不大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
想睡觉?也许吧。


李小象_

在开始和结束之间
是你也是我

在开始和结束之间
是你也是我

Nyd1as
老奶奶卖一只老大的娃娃鱼,也不...

老奶奶卖一只老大的娃娃鱼,也不知道卖出去没

老奶奶卖一只老大的娃娃鱼,也不知道卖出去没

深层次自我厌恶。

『冰秋』生辰

我有互催了✨✨
一点钟应该算是“明天”了吧
等着催儿来检收
后天会考,明天不更新,七月初考完以后就日更爆表给你们看!下一更要不就是冰九车要不就是戚容单人向文

  大寒过后,春节将至,沈清秋着一身红衣,在飘着大雪的清静峰上眺望远方
  洛冰河依旧没有回来
  老实说沈清秋的确是挺焦虑的,本来约好了要和洛冰河一起去逛民间的春市集,但后者却忽然呗一封急讯唤走——沈清秋只粗略的扫了一眼,大概是南北疆又闹矛盾了,漠北君镇不住,还是得洛冰河亲自回去解决纠乱
  然后就将近半月未归
  眼看春市集最精彩的庆典就要过去了,沈清秋不经有点担忧起洛冰河的状况
  虽然...

我有互催了✨✨
一点钟应该算是“明天”了吧
等着催儿来检收
后天会考,明天不更新,七月初考完以后就日更爆表给你们看!下一更要不就是冰九车要不就是戚容单人向文

  大寒过后,春节将至,沈清秋着一身红衣,在飘着大雪的清静峰上眺望远方
  洛冰河依旧没有回来
  老实说沈清秋的确是挺焦虑的,本来约好了要和洛冰河一起去逛民间的春市集,但后者却忽然呗一封急讯唤走——沈清秋只粗略的扫了一眼,大概是南北疆又闹矛盾了,漠北君镇不住,还是得洛冰河亲自回去解决纠乱
  然后就将近半月未归
  眼看春市集最精彩的庆典就要过去了,沈清秋不经有点担忧起洛冰河的状况
  虽然他本人是个超级挂逼,但在沈清秋篡改了这个世界之后,洛冰河还依旧是原来那个顶天立地金枪不倒的主角吗?
  万一出了什么事就遭了
  沈清秋不禁有些烦闷,修雅感受到主人的情绪,嗡鸣着自动出鞘了三分,剑锋上亮着温雅的光,询问着主人是否要去寻找那人
  “叹……”沈清秋叹了口气,这年头,法器竟都能感知到主人的情绪,着要怪修雅太聪明了,还是要怪自己情绪暴露的过于明显了
  “走吧,去找他”
  他拔出修雅,御剑而行,在白雪中显得孤单又寂寞
 
  途径洛川,从高空俯瞰,隐约能看见几个洗衣妇冒着严寒走到洛川边,放下一盏盏包含着期望的花灯
  这大概是苍穹山周围镇民们的传统,春市集末尾,大家在花灯中写下对新一年的期望,点燃花烛,放入用不冻结的洛川水中漂流而下,若是能够顺水漂流到远方,来年许下的愿望便一定会实现
  一盏盏红色的莲花状纸灯挤在洛川河中,明明是承载着希望的物品,但沈清秋却无法抑制的想起另一个画面
  刚从母体中脱离出来的幼年洛冰河被包裹在沾满生母血液的外袍中,放在木桶里,再鹅毛大雪中漂泊
  刚出生的孩子,身上还有着母亲的余温,但不到片刻就被托送在了这茫茫雪景之中,那得有多冷
  想想就心疼
  沈清秋心里一抽,险些失神从修雅上掉了下去,突然就无可抑制得想要冲到洛冰河身边去,将他原本应该拥有的一一偿还给他

  魔族疆域离人界很远,沈清秋没有心魔剑,想去一趟魔界,还是得乖乖靠飞的
  他抹去眉间上落下的雪,忽然想起了洛冰河的生辰
  他生于寒天冻土之中,雪花见证了他的出生,却又转逝而去。没人知道洛冰河确切的生辰到底在哪一天,他自己也从来不说,所以昨日,今日,亦或是明日,都有可能是他的生辰
  如此说来,沈清秋竟还欠他不少生辰礼
  当初在苍穹山上怎么没想过这个问题呢?沈清秋懊恼的想着,洛冰河每年自己生辰时都会为自己准备不同的惊喜,而自己却从没过问过爱人的生辰,这真是……
  他不愿往后想了

  说是哄骗人也罢了,他决定滥用一次作为师尊的权利——私自为洛冰河定下一个确切的日子作为生辰日
  那个日子,是在春节前夕,飘雪的冬天,一个人在心中承诺将余生作为礼物奉送出去的日子
  沈清秋猛扑到洛冰河的怀里,在寒天中头上竟冒着细细的热汗,洛冰河手足无措的看着怀中身上还带着雪的人儿,略有些惶恐的轻声道:“师尊,您怎么来了,魔族这边的事已经搞定了,我刚准备回程……”
  “冰河”
  沈清秋打断洛冰河的话,抬起头,鼻子被冻的有些发红,鼻腔间略微有些堵塞,这让他说话带上了点鼻音,变得有些闷闷的
  “生日快乐”

wenjw
忙着可爱,忙着长大。

忙着可爱,忙着长大。

忙着可爱,忙着长大。

被风吹过的夏天

因为人始终随着所处的环境和经历的世事以及思想的变迁而不断的剥离和重塑;这里不存在坚固好似石头般永远无法改变的人或人性,而是如流水般,不断地变换和修正着。

因为人始终随着所处的环境和经历的世事以及思想的变迁而不断的剥离和重塑;这里不存在坚固好似石头般永远无法改变的人或人性,而是如流水般,不断地变换和修正着。

Hello rocker

剪了个短发,烫染之后就变成这样啦。
丑也没法,认了(。・ω・。)ノ
狗仔P图P了好久,
终于要去卸妆洗澡了,
我要服老了,
这个点已经困得不想睁眼睛了。
到底是缺乏锻炼还是身体免疫力下降,
俨然成为一条废狗了。
等我好起来,
每天三公里。(´・_・`)

剪了个短发,烫染之后就变成这样啦。
丑也没法,认了(。・ω・。)ノ
狗仔P图P了好久,
终于要去卸妆洗澡了,
我要服老了,
这个点已经困得不想睁眼睛了。
到底是缺乏锻炼还是身体免疫力下降,
俨然成为一条废狗了。
等我好起来,
每天三公里。(´・_・`)

鱼得水
海边无意间拍的

海边无意间拍的

海边无意间拍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