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深宫计2

22浏览    10参与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 王蓁 ( part 十 )

回到安仁殿,王蓁闲得无聊,走到偏殿,这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这么一个荷花池,好多荷花灯在里面,屏风下面还放了一把做工精致的古筝。


“妙蕊,你说这里是干嘛的呀?这琴谁的呀?”


“娘娘,这是你的啊?以前你经常来这的。”


王蓁走过去,手指拨动琴弦,动听的琴音和旋。王蓁自己有种感觉,不知怎么的自己对这琴非常亲切。脑子里的记忆和手指一碰这琴就情不自禁弹了一曲《飞花鹤鸣》。


妙蕊见王蓁一曲罢,什么话也没说,就一人呆呆的站在那棵桃花树下发呆。


“娘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妙蕊站在一旁担心的问。


王蓁转过身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妙蕊说“妙蕊,你说我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回到安仁殿,王蓁闲得无聊,走到偏殿,这才发现原来这里还有这么一个荷花池,好多荷花灯在里面,屏风下面还放了一把做工精致的古筝。


“妙蕊,你说这里是干嘛的呀?这琴谁的呀?”


“娘娘,这是你的啊?以前你经常来这的。”


王蓁走过去,手指拨动琴弦,动听的琴音和旋。王蓁自己有种感觉,不知怎么的自己对这琴非常亲切。脑子里的记忆和手指一碰这琴就情不自禁弹了一曲《飞花鹤鸣》。


妙蕊见王蓁一曲罢,什么话也没说,就一人呆呆的站在那棵桃花树下发呆。


“娘娘?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什么了?”妙蕊站在一旁担心的问。


王蓁转过身一双空洞无神的眼睛看着妙蕊说“妙蕊,你说我以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我现在弹着这首曲子胸口总是揪心的疼?”


妙蕊也不知道说什么,王蓁独自一人看着一池子的莲花灯。忽然眼角划过几滴眼泪。


“妙蕊,我想家了,我想回到那个自由自在的洛阳,每次我看着这棵树,我心里就会闪过洛阳家乡那几颗桃花树。”


妙蕊见王蓁哭的这么伤心,心疼的抱住她,任她靠在自己肩膀哭泣。


“娘娘,你要学会保护好自己,进了这座红墙,就没有出去的机会了。一生就只能呆在这里。”


“妙蕊,这里真的太冷了,只有你一个人对我好。我就只剩下你了。”


“奴婢会永远陪着娘娘。”


是啊她只剩下她了。



翌日上午。


“娘娘?娘娘?快起床了,今天圣上生辰,要去准备去面圣。你再不起床,怪罪下来,我可不管!”


“哎呀,你让我再睡一会。”说着王蓁转个身又接着睡了。


妙蕊见她没反应,心里着急死了。这皇帝生日那家皇后还在睡觉?她灵机一动想了个办法。


“奴婢参见皇上!”


果然,王蓁听了这话,吓得立马坐起身。一看是妙蕊骗她。“妙蕊,你干嘛呀?就不能让我多睡会?”


“不是啊娘娘,今天皇上生辰,要去准备礼物,你不去,人家会说三道四的。”


王蓁迷迷糊糊被妙蕊拖起来打扮了一番。便急急匆匆的来到大殿内等候。


没过几分钟李隆基拉着郑昭仪有说有笑的走了进来,等全部人到齐落座。


太上皇和几位太妃分分送上礼物。到了郑昭仪,她送了一副百花刺绣图。“皇上,这是臣妾亲手为你绣的,希望你喜欢。”


几位太妃夸赞了几番。太平见王蓁没什么表示阴阳怪气的说“皇后这次为皇上准备了什么?”


王蓁一把掀开妙蕊抬着的东西,所有人看见这礼物都惊呆了!


“一百两黄金!”


李隆基看见这礼物,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你这也叫礼物?哪有人送一百两黄金呢?”


“我要是送你那些金的银的东西,你还得拿去融化了,然后才可以用,你看这,多方便啊。”其实这是因为王蓁实在没时间准备什么礼物,灵机一动就准备了这个。


太平公主一旁嘲笑着说“我看啊,这些礼物中就属皇后的最特别,哈哈哈”


王蓁并不在意这些,她才懒得和她们计较。


心情不差的李隆基看着下面的人,似笑非笑的说“来人,宣公孙缇萦觐见。”


门口的太监声音提高“宣,公孙缇萦~”


只见大殿门口款款走来一位女子,一身红袍,走起路来头上的步摇精致随风飘荡,漂亮的脸蛋上画着精致的妆容。红唇轻启“臣女参见太上皇,皇上。”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 王蓁 ( part 九 )



聪明如他,他一下就查到是郑昭仪故作聪明,贼喊捉贼。虽然他不愿相信这郑昭仪也会这样。就没过多再提,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过了几天,王蓁还是压不住心中的不愉快,心想着去看看那郑昭仪吧。


熏风殿内,郑昭仪的贴身奴婢进去通报“昭仪,皇后来了,她不会发现了什么吧?过来兴师问罪的?”


郑昭仪脸色一冷“先别慌,先看看她究竟来做什么。”


说完把嘴上的口红擦了,看着像病了的感觉。


“纯熙见过皇后娘娘。纯熙不能及时出来恭候皇后,请皇后赎罪。”郑昭仪还是一样的大方得体。


“哎呀,你我之间不必这么见外。快坐下。”王蓁这话说的好像是在自己寝宫一样,一样的自来熟。郑昭仪也没说什么...



聪明如他,他一下就查到是郑昭仪故作聪明,贼喊捉贼。虽然他不愿相信这郑昭仪也会这样。就没过多再提,此事就不了了之了。


过了几天,王蓁还是压不住心中的不愉快,心想着去看看那郑昭仪吧。


熏风殿内,郑昭仪的贴身奴婢进去通报“昭仪,皇后来了,她不会发现了什么吧?过来兴师问罪的?”


郑昭仪脸色一冷“先别慌,先看看她究竟来做什么。”


说完把嘴上的口红擦了,看着像病了的感觉。


“纯熙见过皇后娘娘。纯熙不能及时出来恭候皇后,请皇后赎罪。”郑昭仪还是一样的大方得体。


“哎呀,你我之间不必这么见外。快坐下。”王蓁这话说的好像是在自己寝宫一样,一样的自来熟。郑昭仪也没说什么。


“我这次来呢,是为了给你送礼物,上次都怪那个李隆基,把我给气糊涂了,我都忘了给你了。”


“这簪子真的很别致啊。”


“喜欢吗?这是我准备了好久呢。你别嫌弃就好。”


“纯熙谢过皇后娘娘。”


王蓁看看她气色不是很好,嘴唇白白的便说“你身子还未痊愈,那我就不多打扰了。”


郑昭仪不留痕迹的说“兴许是我吃错了东西不过我相信一定与皇后的糕点无关。”


王蓁听她这么一说内心大石头可放下了“你相信我就好,不像那李隆基,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把我臭骂一顿。你好好休息啊。”


王蓁知道这郑昭仪只是耍耍小把戏,这后宫之中谁不为了争宠而使用手段。所以她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心情大好的王蓁,溜达到御花园。刚好遇到在这巡逻的任中郎。


“喂,好巧啊。哥……”哥哥还没赶出来任三恕就慌张的倒退三步“皇后娘娘不可,这是在皇宫。”


“哈哈哈逗你玩呢。哦,对了,我跟你说溜出宫的事……”


“臣从未在宫外见过皇后娘娘。”


“哎呀,我懂,我不会平白无故的收人恩惠的,我求了个护身符,保你平安。”


任三恕听了这话,弯腰谢罪“臣不敢,臣保护皇后娘娘是职责所在,请皇后娘娘收回。”


好死不死这个时候不远处的李隆基经过这里。


王蓁见他不收,塞进了他的衣服里。“收好了啊。”

“咳咳”


任三恕速度退后三步对着李隆基请安“臣参见皇上。”


王蓁口气不好的对着他说“你怎么来了?”


“这里是我的后宫,我在这里很奇怪吗?”


王蓁听她这么一说白了他一眼。


“倒是你,不在你的安仁殿好好待着,跑这里来干嘛?”


“这里也是我的后宫,我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王蓁骄傲双手叉腰的反击他。


李隆基明知自己说不过她,转头看着任三恕手中的东西。


任三恕被看的背后发麻,拿着护身符的手不自觉往后缩了缩。


“任三恕,前面还需严加勘察,还不快走。”说着话走在任三恕前面,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 王蓁 ( part 八 )




大清早起来突然传召说什么要我去陪贤太妃煮茶。这李隆基又搞什么幺蛾子。妙蕊和她说过,最近这贤太妃精神不是太好。叫我小心点。


刚到,就看见贤太妃,太平公主,淑太妃三人都在。太平公主看到我的到来好像脸色不是太好。


“蓁儿参见贤太妃,淑太妃,姑姑。”


淑太妃上前拉着王蓁的手说“皇后,你来的刚好。今日贤太妃心情大好,想展示一下她煮茶的手艺。”


“茶刚煮好,你来品尝。”


王蓁一听是吃的,不客气的端起一杯喝了起来。“好喝,贤太妃你手艺真好。”


贤太妃见她喜欢,高兴的笑笑说“再喝一杯。”


蓁儿见她要盛给自己便说“贤太妃,让蓁儿自己来。”说着就去拿她手中的汤匙。...




大清早起来突然传召说什么要我去陪贤太妃煮茶。这李隆基又搞什么幺蛾子。妙蕊和她说过,最近这贤太妃精神不是太好。叫我小心点。


刚到,就看见贤太妃,太平公主,淑太妃三人都在。太平公主看到我的到来好像脸色不是太好。


“蓁儿参见贤太妃,淑太妃,姑姑。”


淑太妃上前拉着王蓁的手说“皇后,你来的刚好。今日贤太妃心情大好,想展示一下她煮茶的手艺。”


“茶刚煮好,你来品尝。”


王蓁一听是吃的,不客气的端起一杯喝了起来。“好喝,贤太妃你手艺真好。”


贤太妃见她喜欢,高兴的笑笑说“再喝一杯。”


蓁儿见她要盛给自己便说“贤太妃,让蓁儿自己来。”说着就去拿她手中的汤匙。


“不要紧,我帮你。”


“贤太妃不可以操劳,让蓁儿帮你。”


“都说让我来,本宫说让我来就让我来!”在场的三人被她这么一吼都吓了一跳。


“是不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


“蓁儿不敢。”这贤太妃真的是心情阴晴不定的。差点吓掉王蓁半条命。


一旁的淑太妃出来圆场“贤太妃不要生气,皇后只是不想你过于操劳。”


“有多操劳?是不是本宫连煮茶都做不到?”没想到这贤太妃谁都喷。说完有转过头对我说“还是你自以为自己是皇后,就任意妄为,无视本宫。你不要忘记,你是个无所出的皇后。”


我……??果然这并非什么煮茶,就是鸿门宴嘛?再看看太平公主那得意的笑容。


我真是的,好好的待在寝宫不好吗?非要出来趟这趟浑水。一定是李隆基故意让我来的。虽然心里很生气,但还是保持微笑。


“蓁儿有失大体,蓁儿知错。”


太平公主看这仗势阴阳怪气的说“对啊,就算贵为皇后,也要知道长幼有序。对太妃要俯首帖耳,尊卑有礼。”


“你闭嘴!”沉静在高兴中的太平突然被这么说,脸色一沉。


没想到这太妃谁都怼,这下可算明白了,谁说话谁就遭罪,所以王蓁选择沉默,希望赶快结束这“批评会”。


贤太妃接着说“你以为你很好?你是她的姑姑,皇后目中无人,是因为你没好好教导,袖手旁观。”


太平见她这么说脸色挂不住“既然这么说,太妃你好好休息,太平先走一步。”


没想到这贤太妃这么依依不饶。“你给我站住,你身为姑姑,你不仅不以身作则,还齐身不正。你上梁不正下梁歪,本宫兴致尽失,本宫不煮了!”贤太妃说完把汤匙摔在地上走了。


贤太妃打圆场说“太平,皇后,这贤太妃累了,你们别放在心上。”


太平没给脸色的走了。


“蓁儿告退。”走出殿内,王蓁长呼一口气。


“啊,妙蕊,还好结束了,再待在里面我就要疯了。好你个李隆基,居然叫我来这受罪。你等着。”


“娘娘你可别这么说。千万别让人知道了。”


“没心情逛了,我们回宫睡觉。”


才躺下没多久,这李隆基就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


“喂!你干什么?”


见他一进来就东找西找的“找什么啊?”


“找你藏的东西?”


“什么东西?”见他随便翻我东西,还把我宝贵的珠子翻乱了。王蓁从床上蹦下来“哎,给我!”


“这就是你害人的东西吧?”


王蓁伸手去抢“你给我,这是别人送我的。我准备送给别人。”


听她这么说李隆基并没有和她抢,王蓁拿回盒子,宝贝一样的护在怀里。重新躺回床上。“少一个我为你是问。”


李隆基看着她的举动气结“你还坐得住啊?”


“我为什么坐不住啊?”


“郑昭仪吃了你让人送去的东西,现在上吐下泻。”


“我……我什么时候找人给她送过吃的啊?”


“敢做不敢认是吧?”


王蓁被气的站在床上与他平视线。为什么每次他都要诬陷我,不相信我?


“我没做过为什么要认,我向来行的坦荡,倒是你,不在那里查清楚真相,不安慰你的郑昭仪,跑来我这不分青红皂白的兴师问罪。你这脑子也配当皇帝啊?”


李隆基一脸不敢相信的看着她说“你现在敢这么和我说话了是吗?不要以为你现在失忆了,什么都不知道。信不信我废了你。”


“哼!废就废!我怕你!”


一旁的妙蕊听到这话害怕的跪在地上说“皇上赎罪,这不关皇后娘娘的是,那个是妙蕊送过去的。但是妙蕊真的没有在里面放过什么东西。奴婢就是想,前几日皇后娘娘与郑昭仪闹得不愉快。奴婢就想着送点东西过去。但是刚才娘娘睡着了,奴婢就擅自做主送了点糕点过去。但我没有想到郑昭仪吃了会上吐下泻。奴婢绝对不会伤害郑昭仪。”


李隆基尴尬的转过头望了望王蓁。皇后不服输的瞪了回去。


“哼,既然这样,朕会查清楚。”说完拂袖就走了。

妙蕊跪在地上后怕的说“奴婢知错,请皇后娘娘赐死罪。”


“既然我们没有做,她拉肚子就不关我们的事。妙蕊,别老是什么死罪活罪的。”


王蓁坐下看着妙蕊说“快起来吧,跪这么半天,我看着都累。”


“哦”妙蕊可怜兮兮的站了起来。王蓁倒头接着睡了。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 (同人文) 王蓁 ( part 七 )

地上的郑昭仪看着他们两人,嫉妒由心而生。刚想起来,一手杵在了破碎的瓦片上。


“昭仪,你没事吧”一旁奴婢的叫声拉回两人的意识。


李隆基一把把王蓁推开。跑到郑昭仪面前“纯熙,你没事吧。”


王蓁也跑过来问“你没事吧。”


“你又想干嘛?”李隆基把放在郑昭仪手上的手推开。


“她流血了,要赶紧止血啊。”


“你给我出去要不是你,她也不会受伤。”


“我……”


“从今天起,你不准出现在熏风殿半步。”


“我……”王蓁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气愤的走了。


李隆基给正郑昭仪包扎着伤口。郑昭仪冷不防的来了句“陛下,不去看看皇后娘娘吗?”


“她害...


地上的郑昭仪看着他们两人,嫉妒由心而生。刚想起来,一手杵在了破碎的瓦片上。


“昭仪,你没事吧”一旁奴婢的叫声拉回两人的意识。


李隆基一把把王蓁推开。跑到郑昭仪面前“纯熙,你没事吧。”


王蓁也跑过来问“你没事吧。”


“你又想干嘛?”李隆基把放在郑昭仪手上的手推开。


“她流血了,要赶紧止血啊。”


“你给我出去要不是你,她也不会受伤。”


“我……”


“从今天起,你不准出现在熏风殿半步。”


“我……”王蓁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气愤的走了。


李隆基给正郑昭仪包扎着伤口。郑昭仪冷不防的来了句“陛下,不去看看皇后娘娘吗?”


“她害你成这样我还去看她干嘛?”


“臣妾看得出陛下还在意皇后娘娘。”李隆基像是被戳中心事一般。不自然的说“瞎说,朕只对你一人好。”


“可是陛下是否对臣妾太好了。”是的,好过头了,好到让人觉得这分明是在维护皇后娘娘。当然这些话她并没有说出来。


“你也好好休息吧。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看着皇上离去的背影,郑昭仪很不是滋味。不知为何,最近总会因为她的一举一动而迁怒。




这件事没过几天就是中秋节了。本来想溜出宫的王蓁,被告知,那天要举行灯会,皇上和皇后要在佛安寺举行祭祀。还要盛装出行。这一早宫婢就把东西送了过来。这衣服看着好看是好看。但也太重了吧,王蓁穿起来试了试,这东西是人穿的吗?站都站不稳。算了算了,要我穿一天,还要对着那个讨厌的李隆基。还不如不去。


“妙蕊,你去和皇上说,我病了,不能去,我要养病。”王蓁就这样装病推辞了。


到了晚上,看所有人都去了。王蓁和妙蕊换上男装,又溜出了宫。但她没发现她前脚刚踏出皇宫,后脚就有人跟了出来。


没走多久,王蓁就发现有人跟着自己。拉着妙蕊躲进入前面那棵树后。


那人追了出来。没发现王蓁就在身后。


“让我抓到你了吧,说!为何跟着我?我……我……”王蓁看清楚来人吓得连话都说不清了。


“微臣参见皇后娘娘。我看见你悄悄走出宫,怕你们有事,就跟了出来。”


“你不……会是……那个,皇上派来的吧。”


“不是。”


王蓁松了一口气“那就好”“走吧,我带你去逛逛这热闹的灯会。”


这一路上王蓁这看看那看看的。看着她好像又回到了以前的模样。嘴角不自觉的上扬。


开心的她没注意前面突然涌动的人潮。眼看就要撞上。任三恕过去把她围在身前。保护的严严实实。王蓁抬头看着他,一阵恍惚。脑子里快速闪过与他在一起的画面。而且是她没见过的。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和他很早就认识。而且很熟?


“任三恕,我们到底之前是不是认识?而且很熟?”


任三恕被她这个问题问的尴尬,没回答她。


“你没回答,就是默认了?那你跟我讲讲我和你是一种什么关系?”


任三恕笑笑说“你有恩于我,我待你是亲人”说到这顿了顿又接着说:“就像妹妹一样。”


王蓁心里呼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自己想的那种关系。要不然怎么面对这两个大男人。


“这样啊,那以后我叫你哥哥,反正我也没什么哥哥。你可以叫我蓁儿。”


看到她这样的反应,任三恕心里还是有点失落。“臣不敢。”


“哎呀,怕什么,在宫中的时候你叫我皇后娘娘,宫外就这样叫我。你不是说你待我像亲妹妹吗?”


“这……”


“别支支吾吾的了,我让你叫我什么你就叫什么。”


任三恕看着她的样子,点点头,未说话。转而低头无奈的笑笑,何时我们两从曾经的爱人相称,演变成现在的兄妹相称。


“喂,哥哥,你说这灯笼好看吗?”


“好看。”任三恕看着她满眼星辰,一时离不开眼。这一幕落在了不远处李隆基眼里。这边他带着郑昭仪看花灯。没想到被他看到这精彩的一幕。


李隆基怒气冲冲的走过去。“你们两个在干嘛?”


沉静在这唯美的两人,听到这声音,吓得王蓁身体一抖。躲在了任三恕身后。就因为这个动作彻底激怒了他,走过去暴力的拉着她回到宫中。


“李隆基!你放手!你弄疼我了!放手!”回到安仁殿李隆基用力一甩,甩开她。王蓁吃痛的摸着被拽红的手,怒气冲冲的瞪着他。


“我早就知道你是这种人,就只知道撒谎,言而无信,我却错信了你。”


“什么言而无信。你只告诉我只去佛安寺,谁知道你们又去了灯会。”


“不学无术,满口狡辩。好,你既然告了病,你就应该在宫中好好呆着,你就不应该和任中郎去灯会。”


“那……那是你考虑不周吧,要早知道这样,你就应该把我绑在这安仁殿。我不就那都去不了啊。”王蓁摸着手瞪着他说。


“王蓁,你就是故意的,先是装病,再故意出现在哪里,然后再让宫里人其他人看到你和任三恕在哪里亲亲我我。然后害我丢下郑昭仪。冷落郑昭仪,颜面尽失。”


王蓁气死了,这是你自己要丢下她的,关我什么事??动不动就冲她发脾气。“哼,李隆基。我告诉你,她郑昭仪稀罕你,我可不稀罕你!我和任三恕怎么样,你管得着吗?就算你是我夫君,可你爱过我吗?你们最好都离我远远的,我们各不相干!”


“好,你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各不相干。”说完李隆基怒气冲冲的走出了安仁殿。


“哼!莫名其妙!”王蓁生气的回到床上,少了个李隆基也清净,躺床上呼呼大睡了。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 王蓁 ( part 六 )




经过这次的教训,王蓁终于变乖了,不再吵着出去哪里玩了。乖乖待在寝宫,没过几天伤势就好了。经过几天的修养,她终于安耐不住了。活蹦乱跳的这看看那看看,在这期间皇上也解除了她的禁足。


这不,刚刚好的伤口,就拉着妙蕊穿着男装悄悄从侧门溜出了皇宫。


外面的世界可真精彩。繁华热闹的街市。可比那冰冷冷的皇宫好玩多了。


“喂,妙蕊,你听说过着京城最有名的十里春风吗?”王蓁神秘兮兮的拉着妙蕊说。


“十里春风?没听说过。”


“切,我从小就听别人说这京城最有名的就是它,我今天就想一探究竟。走。”


当她们两个坐在里面才明白这所谓的“十里春风”是什么。这里美女如云,来这的都是...




经过这次的教训,王蓁终于变乖了,不再吵着出去哪里玩了。乖乖待在寝宫,没过几天伤势就好了。经过几天的修养,她终于安耐不住了。活蹦乱跳的这看看那看看,在这期间皇上也解除了她的禁足。


这不,刚刚好的伤口,就拉着妙蕊穿着男装悄悄从侧门溜出了皇宫。


外面的世界可真精彩。繁华热闹的街市。可比那冰冷冷的皇宫好玩多了。


“喂,妙蕊,你听说过着京城最有名的十里春风吗?”王蓁神秘兮兮的拉着妙蕊说。


“十里春风?没听说过。”


“切,我从小就听别人说这京城最有名的就是它,我今天就想一探究竟。走。”


当她们两个坐在里面才明白这所谓的“十里春风”是什么。这里美女如云,来这的都是有钱的公子,她两打扮成男装,难怪这么容易就进来了。王蓁对于这场面也有点意外,假装淡定的看着。对于这主动送上来的美人妙蕊在一旁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把一旁的王蓁给逗笑了。没过多久,两人大醉伶仃的走在大街上。


而这边,刚好出宫办事的任三恕看见了这一幕。命人叫来了马车。


“哎~原来是你啊,怎么每次我喝醉了,都是你出现?呵呵……”说着手就往他身上挂。


“娘娘万万不可。”但是她这一靠他这肩膀就安稳的睡着了。


任三恕无奈的笑笑。叫人把妙蕊抬进马车,自己再把王蓁抱了进去。



第二天一早。安仁殿。


“妙蕊!妙蕊。”


妙蕊两眼迷糊的跑了进来。


“妙蕊,我们两昨晚没发生什么吧?我们是怎么回来的?”


妙蕊想起昨晚的事,都觉得后怕。“娘娘,昨天晚上是仁将军送我们回来的,还有啊,我们以后还是不要随便溜出宫了。辛亏昨天晚上有任将军,要是被发现了。我两都得死。”


“哎呀,不是没事了嘛。不过说回来,为什么我们每次有事的时候都会遇到他?”


“当然是娘娘有恩于他啊。”


“我有恩于他?难道不是他一直在帮助我吗?”


“娘娘你连他都不记得了?”


“嗯。不过为什么说我不记得他了?我和他也有事情?”


妙蕊把他两的事又告诉了她。不过只知道其一不知其二。妙蕊并不知道他们以前相爱过的事。


“原来这样啊,难怪我说怎么感觉他有点熟悉呢。”


“哎,你说,他对我这么好,会不会喜欢我?”


“娘娘这话可不能乱说。你可是皇后娘娘。”


“好了好了,逗你玩呢。”

王蓁想起前几日自己私藏的上等好酒,便想到了郑昭仪。“哦,对了郑昭仪最近可还好。我不是之前私藏了一瓶上等的酒吗?你去拿出来,我去见见她。”


“是。”


“喂,我跟你说,待会我见到她怎么说。我会觉得很尴尬。”聊的聚精会神的两人,没注意前面的人。一头撞了上去。


“谁这么不长……眼……”王蓁捂着额头支支吾吾半天,才说出“参见皇上。”


“蓁儿这是要去哪?”


王蓁眼珠子转了转,不怕死地说:“哼,我去哪要你管。”


李隆基看着生气的她不知道为何有点可爱的感觉?

两人一前一后来到熏风殿。


“郑昭仪,这是特地给你带的酒。我自己都舍不得喝呢。你别看她只是一瓶酒,但是它被我酿了好久。”


郑昭仪正准备接过来,就被李隆基的话制止了。“从哪里弄来的烂东西?郑昭仪你也敢收。我看是故弄玄虚。”因为刚才在殿外的争执。心里很不是滋味。李隆基挑衅的说出了这句话。


王蓁就奇了怪了,这李隆基就是和她杠上了??“什么故弄玄虚,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李隆基不喜欢这种别人不把他放在眼里的样子,刁难道“谁知道,你里面放了什么奇怪的东西。谁敢喝呀?”


“你什么意思?我为什么要放奇怪的东西啊?”


“我问你,你之前害她差点死在藏书阁,处处针对她。你想害她不是一次两次了。现在再想害她我觉得也不奇怪。”


王蓁被他气的,大眼瞪小眼。真想掐死面前这男人。“我懒得理你!”说着接过妙蕊手中的酒“郑昭仪,这个给你。”


李隆基见状从郑昭仪手中抢了过来“谁要你的东西,拿走。”


王蓁从李隆基手中夺过酒说“我给她的,关你什么事啊?”


“我不让你拿,就不让拿,免得你再害人!”


“谁害人?我害人,你还杀人了呢!”


“那战场上杀人和你想的是一回事吗?”


一旁的郑昭仪看两个人吵的不可开交,心急的说“陛下,这皇后娘娘也是一番好意啊。这……”


“你闭嘴!”


郑昭仪不敢相信的看着他们两人同时对自己喊出了这句话。


“我告诉你,不识货我自己喝”王蓁冲着李隆基说了这句话,就去抢郑昭仪手中的酒。李隆基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看见她这般动作,身体就先动了。李隆基去阻止,在拉扯中。酒打翻在地。两边同时失力。王蓁和郑昭仪两人同时朝地面摔去。


王蓁眼看自己就要着地。突然出现的李隆基抱住了她。而那一边的郑昭仪摔倒在地。


王蓁不敢相信的看着他。心中五味杂陈。他不是应该救的是郑昭仪吗?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 王蓁 ( part 五 )




这件事没过几日,王蓁又安耐不住想要出去玩的冲动。让她禁足,还不如让她去死呢。这不,某人正拉着妙蕊撒娇呢。


“妙蕊~我的好妙蕊,我求求你,你带我出去玩吧。再呆在这里,我会死的。”


“可是娘娘你上次的伤口裂开以后,现在才好了一点,你不能到处乱动。再说了,你忘了皇上的禁足令了吗?我们还是乖乖待在这里吧。”


“哎呀~不会有多远,就在这附近转转。”


妙蕊拗不过她,只好破例带着她从侧门悄悄溜了出来。


刚出去没多久,就遇到龙武军从那个方向过来,王蓁拉着妙蕊躲在一个石头后面,等他们经过自己,再悄悄走出来,可是才伸出个头,就看到因为掉了东西折回来找的任三恕,一紧张,没注意身...




这件事没过几日,王蓁又安耐不住想要出去玩的冲动。让她禁足,还不如让她去死呢。这不,某人正拉着妙蕊撒娇呢。


“妙蕊~我的好妙蕊,我求求你,你带我出去玩吧。再呆在这里,我会死的。”


“可是娘娘你上次的伤口裂开以后,现在才好了一点,你不能到处乱动。再说了,你忘了皇上的禁足令了吗?我们还是乖乖待在这里吧。”


“哎呀~不会有多远,就在这附近转转。”


妙蕊拗不过她,只好破例带着她从侧门悄悄溜了出来。


刚出去没多久,就遇到龙武军从那个方向过来,王蓁拉着妙蕊躲在一个石头后面,等他们经过自己,再悄悄走出来,可是才伸出个头,就看到因为掉了东西折回来找的任三恕,一紧张,没注意身后的石头,屁股结结实实的撞了上去。


“啊……唔……”这刚好的伤口,再次裂开。疼的她龇牙咧嘴。


不远处的任三恕听到这边的动静,急步走过来一看,竟然是皇后娘娘。“臣参见皇后娘娘。”


惨了惨了,跑出来玩,不仅被抓个正着,还弄伤了自己。这是衰到家了。


任三恕见她一直坐在地上没起来,似乎很痛苦。“皇后娘娘,这是怎么了?可否需要帮忙。”


一旁的妙蕊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任将军,你帮帮我家娘娘把,她前几日刚受伤的伤口,刚才不小心又撞到了石头上。看娘娘疼成这样,一定又流血了。”


任三恕半跪在王蓁面前,犹豫的伸手说“皇后娘娘,失礼了。”说完把王蓁抱了起来。转头对妙蕊说“你去传太医。”


妙蕊听后,跑着去请太医了。


任三恕对着怀里痛苦的人说“皇后娘娘,臣这就送你去安仁殿。”


躺在他怀里的王蓁,看着他菱角分明的下巴,脑子里闪过相同的画面。他,为何出现在我的记忆里?


“你……”


“皇后娘娘,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免得走动到伤口。”


“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


“认识,在这皇宫中谁不认识皇后娘娘。”


“不是,我是说我们在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对于她的问题,任三恕感到很吃惊,她这是怎么了?她是把我和她的事都忘了吗?难怪那天皇上说什么她假装失忆,但是现在看她这反应也不像是假的。


“臣只在你成为太子妃的时候认识你,以前从未见过娘娘。”任三恕撒谎告诉了她。既然她都忘了就忘了吧。这样也好。


“可是为何,我总感觉这样的场景似曾相识。”


任三恕愣了一秒“娘娘一定记错了。”


对啊,你没记错。多年前,他两在一起的时候,他也经常这样抱着她。


之后两人沉默了。但是没过几分钟。疼痛稍微缓解了。王蓁立马想到那天的事。


“哦!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我喝醉了,是不是也是你抱我回安仁殿的?我就说怎么这么熟悉。”


任三恕被她这么无厘头的话搞得愣了一秒。点点头,并未说话。



而安仁殿这边,妙蕊在去请太医的路上刚好遇到李隆基。李隆基听说皇后发生这样的事,便跟了过来。前两日经过查证,发现谋害郑昭仪子嗣的并非皇后,而是另有其人。知道真相的他,很是内疚,便打算过来看看,谁知半路就得知这个消息。就着急的等在安仁殿门口。


没过多久就看见任三恕抱着皇后走了过来。任三恕没想到皇上会在这里,脚下一顿。王蓁奇怪的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到李隆基站在那里。眉头微微一皱,拽了拽任三恕的衣服说“走啊,干嘛停下。”


任三恕抱着她来到李隆基身旁“微臣参见皇上。”


李隆基伸手过来作势要接住王蓁,王蓁见状,双手死死拉住任三恕的衣服。


李隆基双手尴尬的落在半空中,这任三恕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三人就尴尬的站在门口。


妙蕊反应快的说:“赶快进来,娘娘伤口流血了。”三人没多说什么,把王蓁送了进去。


太医问诊完后,王蓁以为他们全部走了。便躺在床上刚要睡会。那知这走路不带任何声音的李隆基突然出现。“蓁儿,伤口好些了吗?”


听到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的王蓁一动,又动到伤口。这伤口一而再再而三的裂开,这谁承受得住。直接疼的王蓁眼泪都流了出来。


看见李隆基一步步逼近,王蓁趴在床上后退几步。“你别过来。”


“蓁儿是否还在怪我错怪于你?朕这不是来看你了吗?”说话间有靠近了几步。


“你……你别过来。再过来我死给你看!”


“你真的不可原谅朕?”


王蓁扶额,这不是什么原不原谅,问题是刚才妙蕊才给她上过药,这衣衫不整的,被一个自己不熟的男子看到,自己不要面子啊。


“原谅,我原谅你。你别过来了。我求求你。”


看着她越来越激动。怕她又动到伤口。李隆基只好说“好好好,朕答应你,不过来。我就是来看看你,你没事朕就走了。”


待李隆基走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头一偏睡着了。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 王蓁 ( part 四 )

没过多久宫中传言说御花园那一棵喜鹊树,说什么摸了可以喜降麟儿。


“哈哈哈哈,妙蕊,你信吗?这种迷信的东西我死都不信。哈哈居然还有人真去摸了。”


“娘娘啊,这种东西呢不信白不信,自从上次回来以后,你一直没出过门了,要不我们出去看看。”


“呦,妙蕊也学坏了,知道骗着我出去玩了?”


“娘娘~”


“走,咱们去看看。顺便转转。”这谁说的不信?这啪啪的打脸声。


来到御花园那棵喜鹊树下,就看到郑昭仪和玲珑公主两人在哪里跃跃欲试。王蓁站在一边纠结,这到底过不过去,过去吧怕她们不想见到我。不去吧又觉得可惜。哎呀,算了,过去看看,其他的管他呢。


眼看元玥已经爬到树上,...


没过多久宫中传言说御花园那一棵喜鹊树,说什么摸了可以喜降麟儿。


“哈哈哈哈,妙蕊,你信吗?这种迷信的东西我死都不信。哈哈居然还有人真去摸了。”


“娘娘啊,这种东西呢不信白不信,自从上次回来以后,你一直没出过门了,要不我们出去看看。”


“呦,妙蕊也学坏了,知道骗着我出去玩了?”


“娘娘~”


“走,咱们去看看。顺便转转。”这谁说的不信?这啪啪的打脸声。


来到御花园那棵喜鹊树下,就看到郑昭仪和玲珑公主两人在哪里跃跃欲试。王蓁站在一边纠结,这到底过不过去,过去吧怕她们不想见到我。不去吧又觉得可惜。哎呀,算了,过去看看,其他的管他呢。


眼看元玥已经爬到树上,王蓁走过去笑着对郑昭仪说“你们也来看这棵树啊?”


“参见皇后娘娘,是啊,纯熙也希望我能喜得麟儿。”


王蓁看着她微笑说“一定会的。我看你……”话还没说完,就被元玥的叫声打断。


“啊啊……”不知道什么原因元玥从那棵树上掉了下来。


郑昭仪跑过去想接住她。她这是怀着孕啊,怎么能去接呢?开什么国际玩笑?


最后场面一度混乱。她掉下来的时候,郑纯熙挡在元玥身下,王蓁挡在了她们两个身下。郑纯熙因为撞压,很快裤脚立马见红了。被压在最下面的王蓁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


旁边的婢女慌慌张张过来扶起她两,王蓁被压的喘不过气来,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妙蕊吓得小脸都白了。


“妙蕊,快,传太医,看看郑昭仪有没有事。”王蓁没时间担心自己的伤势,反而更担心郑纯熙。


“可是你。”


“快去啊。”


“是是是。”


看着他们把郑昭仪安顿好后,王蓁便撑不住,昏了过去。


再度醒来,王蓁感觉全身都要散架了。这屁股着地,感觉像碎了一样。


“妙蕊,郑昭仪没事吧?”她醒来第一件事还是担心她。她自己也不知道担心个什么?


“娘娘,她没事,这得多亏你,在下面垫着,她本人什么事都没有,就是……”


“她没事就好,不过,就是什么?”


“她……她孩子保不住。夭折了。”


“什么?我拼了命的,却还是没保住她的孩子?之前对她做的那些事我已经很内疚了。本想着帮助她呢,现在也什么没帮成。”


“不行,我得去看看。”


“娘娘,你还是躺着吧,现在这个时期去,不合时宜,而且你也受伤了,等伤好了再去吧。”


王蓁没在挣扎,乖乖躺下。“好吧。”


 太极殿内。


好不容易喜获麟儿的李隆基,盼望这个孩儿已经很久,再次让他失去孩儿的滋味,无人能体会,他坐在这大殿之内痛苦流泪。


身边太监的声音拉回了他的理智。


“禀皇上,殿外仁中郎求见。”


“传。”


“臣参见皇上。臣前来有事禀报。”


“可有何发现?”


“在前几日宫中盛传喜鹊树一摸喜鹊蛋就喜降麟儿的传言。不过此事经查办,已证实是他人把梯子弄坏的。”


“那你觉得会是何人所为?”


“郑昭仪喜得麟儿,最不想听见这个消息的人会是谁?这件事最大的利益者是谁?陛下可想而知。但是唯一让人不解的就是,皇后为何在那时挺身而出,垫在她两身下。”


李隆基一想到又是她王蓁,为什么又是她!非常气愤。根本没考虑后面他说的话。


“来人,摆驾安仁殿!”


这边正在试着下床的王蓁,就见妙蕊慌慌张张的跑进来。“娘娘,不好了,我听宫婢说,皇上正气势汹汹的往你这边来。不会是?”


王蓁艰难的站起来“是吗?看来是来兴师问罪的了。走吧,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


李隆基到来时,王蓁早已恭候已久。“臣妾参见皇上。”


李隆基直接忽视她,走到殿内。坐下狠狠地拍了下桌子,吓得王蓁抖了一抖。


“王蓁!你是否真如此歹毒?你失去自己孩儿,心生妒忌,便谋害了郑昭仪的孩儿。”


王蓁淡定的看着他说“臣妾并未做过。”


“你还狡辩?你和妙蕊还联通一气来蒙骗我,说什么失忆,我看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与以前有何分别!你还是那个王蓁,心狠手辣,从未改变。”


“是!我还是那个王蓁,我什么都没变。如你所想,一切的一切都是我做的。满意了吧!”


因为用力过度,一直强撑站着的身子,没站稳往后退了两步。


“你现在有本事就废了我啊!这个皇后我不稀罕做。”王蓁就是气他为什么这么不信任她。


见李隆基没反应。苦笑着说“对啊,你不能废了我,因为我可以帮助你助成大业,没了我这个皇后,你什么都不是!!”


“你……!来人,传朕懿旨下去,皇后娘娘,因为惊吓过度,身体不适,出言顶撞朕,禁足安仁殿一个月。”


看着他消失的身影。王蓁失去了所有力气跌坐在地上。不知为何,明明记忆里从未出现过这个人,但是每次和他说过话后,心口还会隐隐作痛。那种感觉压的自己喘不过气来。他好像从来没信任过我……


“妙蕊,你扶我休息吧,本宫累了。”妙蕊心疼的把她安顿好,便退了出去。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 (同人文) 王蓁 ( part 三 )

没过几天,宫里便传来郑昭仪有喜的消息。太上皇传令下来,大摆宴席,恭喜喜得麟儿。

王蓁想着总算有机会看看这个自己爱的要死的男人,却又如此薄情的人究竟长什么样。在这几个月,他从未出现过在她眼前。可来到现场才发现,他因有事耽搁一会,可能来晚一点。所以没能见到。

大殿右侧,很多人围着郑昭仪虚伪的问好。

王蓁并不感兴趣,无聊的坐下自顾自的吃起东西。

“哎~妙蕊,这个糕点很好吃啊,你尝尝。”说着把糕点送到妙蕊嘴边。

妙蕊真怕她又出丑,急忙提醒到“娘娘,仪态啊,端庄!这里很多人看着呢?”

王蓁闷闷不乐的说“哦~”头转过一边小声嘀咕“做皇后太麻烦了,吃个东西都要管。还不如不做呢。”

妙蕊慌张的四...

没过几天,宫里便传来郑昭仪有喜的消息。太上皇传令下来,大摆宴席,恭喜喜得麟儿。

王蓁想着总算有机会看看这个自己爱的要死的男人,却又如此薄情的人究竟长什么样。在这几个月,他从未出现过在她眼前。可来到现场才发现,他因有事耽搁一会,可能来晚一点。所以没能见到。

大殿右侧,很多人围着郑昭仪虚伪的问好。

王蓁并不感兴趣,无聊的坐下自顾自的吃起东西。

“哎~妙蕊,这个糕点很好吃啊,你尝尝。”说着把糕点送到妙蕊嘴边。

妙蕊真怕她又出丑,急忙提醒到“娘娘,仪态啊,端庄!这里很多人看着呢?”

王蓁闷闷不乐的说“哦~”头转过一边小声嘀咕“做皇后太麻烦了,吃个东西都要管。还不如不做呢。”

妙蕊慌张的四下看看拉着皇后说“娘娘,你可别这么说,要是被知道了,可是要杀头的。”

太平公主眼尖的发现这边两人拉拉扯扯,神色一变说“皇后娘娘和一个宫婢在大殿之上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王蓁和妙蕊被这严厉的声音吓了一跳,马上松开了手。

因为这一闹,几乎所有人朝这边看了过来。妙蕊曾和她说过,这太平公主可是对她不大友好,没事就找她茬。所以这一说肯定没好事发生。

“这主子不懂规矩,奴婢就不懂了吗?来人,把妙蕊拉下去打三十大板。”太平公主说完朝王蓁挑眉一笑。

王蓁一听要打妙蕊,立马站起来护犊子的说“等一下,凭什么说打就打。刚才……刚才她只是帮我把衣服上的脏东西拍掉。难道说帮主子,也是有罪?”王蓁气愤的瞪大眼睛看着太平公主。

太平公主没想到皇后胆子大了,竟然敢反嘴。刚想发作。就被人截了去。

“罢了罢了,大喜之日,和和气气多好。”太上皇开心的说到。他可不想这大喜之日,因为这两人的口角之争。给搞砸了。

王蓁知道自己无优势,便乖乖坐下没多说什么。

上面的太平公主气的嘴都歪了,这王蓁真是当上皇后越来越目中无人了。看来得找机会收拾他一下。

王蓁抬头就对上太平公主那阴森森的表情,背后凉凉的。死了死了,刚才为了逞能,这下又得罪她了。

这宴席不过是跳跳舞,说说话,没过多久,王蓁就看的上眼皮打下眼皮。最后实在撑不住了,因为今晚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郑昭仪的肚子上,所以王蓁抓住机会拉着妙蕊悄悄从侧殿溜了出来。

“喂,妙蕊,还是外面好玩,自由自在,在里面坐着简直浪费时间。走,我到处逛逛。”

妙蕊看看冷了,而王蓁衣衫单薄。“娘娘,夜色凉了,应该添衣裳了。你在这呆着,不能随便乱走,我速去速回。”

“去吧。”

妙蕊刚走一会,王蓁就控制不住自己,四处乱走的时候,好奇地看着前面灯光处寻了过去。

亭子下并无一人,王蓁好奇的走过去,拿起桌子上的书,上面用红色笔墨圈起了“嗣徽”“嗣骅”“嗣承”。好像都是男孩子的名字。

“蓁儿,为何独自一人在这?”正想的聚精会神的王蓁根本没发现身后的人。

捂着眼睛大叫了起来“啊啊!是人是鬼?!”

李隆基伸手捂住她的嘴,真是耳朵都被她叫聋了。“你叫什么叫?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对你做了什么呢?”

李隆基见她不叫了,才松开了她。可手才松开,她又叫了起来“来人呐,有,刺客!来……唔唔唔……”

“别再喊了,再叫我把你从这丢下去!”

王蓁听了这话,果真不挣扎了。看着他的穿着也不像什么坏人。大大的眼睛眼泪巴巴的看着他。

“不许叫了!”李隆基警告性的说。

王蓁点点头。他才放开了她。王蓁用力把他推开,与自己保持一定的距离。对于她的这个举动,李隆基满脸疑惑。

“你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

李隆基被她这么一问,更是疑惑“蓁儿,你?”

“我蓁儿的名字是你可以乱叫的吗?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这大唐的皇后,你这样可是会被杀头的!”

李隆基失声的笑笑,就当这是她与自己斗气开玩笑罢了。

王蓁看见他在听到自己是皇后的时候,并未感到害怕,而且还?笑了?

“你笑什么?我跟你说,你别走啊,我叫人来,我一定降罪于你。”

王蓁看着他朝自己走的越来越近,颤颤巍巍的后退。

李隆基看着她的模样甚是搞笑,饶有兴致的说“哦~是吗?那你可知道我是谁?我父亲是大唐太上皇,我母亲是他的妃子,我是大唐的皇上。至于你,是我的皇后。”

皇……皇皇皇上!!!这消息太劲爆了!反应过来的王蓁再一次尖叫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两人离得很近,李隆基几乎震耳欲聋。刚好找过来的妙蕊,听到这叫声,跑着过来。看见背对着她的男子正用手捂着皇后的嘴。没看清楚是何人,妙蕊冲过去把李隆基用力推开,把王蓁护在身后。刚才的动作王蓁都没来得及阻止,因为她动作太快了。

待妙蕊看清那人面貌时,护住王蓁的双手都在瑟瑟发抖。“奴……奴婢参加皇上!请皇上赎罪,奴婢……”说着就跪了下去。

王蓁拉起妙蕊护在身后“皇上要罚就罚我,与她无关。刚才是臣妾无礼。”

李隆基走上前,抬起手对着妙蕊。

“你干什么?不许打她。”王蓁吓的以为李隆基要打妙蕊,颤抖的拉住他的手。

李隆基看她这反应,笑了出来“哈哈哈哈,我是那种人吗?”

“是……啊……”说到后面声音越来越小。

“嗯~?这么害怕做什么,我只是想问问妙蕊,你为何不记得朕了?还对朕做出这么无礼的举动。”

……王蓁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暴露了。“呵呵,臣妾刚才只是和你开个玩笑,我记得你,我怎么会忘记你。”说着就大胆的起身做到凳子上。

李隆基看着她这么没大没小,就发现事情没这么简单。“是吗?”眼神扫过她做的凳子上。王蓁反应过来,立马站了起来。

最后在他的逼供下,妙蕊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原来,蓁儿失忆了?你现在真的对朕一点映像都没有?”得知这个消息,他还是有点不能接受,一想到满眼都是我的女人,现在对他却没感觉的人,心底有一丝丝空洞洞。说不出来的难受。

蓁儿毫不犹豫的说“是,一点都没有!”

“哼,很好,等你恢复记忆了,再来找朕,你照顾好自己。如果想不起朕,那就永远不要来见朕!”李隆基后面这几句话几乎是非常生气的讲了出来。

果真,他真如此绝情,王蓁也不示弱的说“好啊,我还真怕见到你,我宁愿永远不要想起你!”

“你……”

李隆基气绝。“来人,摆驾熏风殿!”李隆基也不知道自己为何这般生气。明明前段时间已经对她没感情了。现在又是怎么了?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在听到她说不记得他了。他没来由的生气。

王蓁看着他怒气冲冲的背影离去。气鼓鼓的说“走,妙蕊,回宫,好好的兴致,都被他扫了兴。”

“娘娘,你刚才说的那些话不好吧,毕竟他是皇上。你……”

“他是皇上了不起啊,我才不稀罕。哎呀别提他了。提她就烦。”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王蓁 ( part 二 )



王蓁看自己出去转转也有这么多宫女在身后跟着,很是不自在做什么都有人看着。看来这皇后不是轻易能当的。转身吩咐下去只要妙蕊跟着就行。


王蓁拉着妙蕊来到御花园。左转转右转转,看见前面亭子里坐了好多人,非常热闹。


王蓁拉着妙蕊便要走过去。


“娘娘还是不要过去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在王蓁修养这个月,皇上已经重新纳了几个妃子。她不想皇后娘娘在伤心就没有告诉她。


“怕什么,她们又不是老虎,难不成能把我吃了。”


妙蕊小心翼翼的说“娘娘,她们是皇上前几天新纳的妃子。你确定要过去吗?”


王蓁顿了顿说“管他谁的妃子,只要能陪我玩的就可以。走。”


“等下,娘娘,你可别...



王蓁看自己出去转转也有这么多宫女在身后跟着,很是不自在做什么都有人看着。看来这皇后不是轻易能当的。转身吩咐下去只要妙蕊跟着就行。


王蓁拉着妙蕊来到御花园。左转转右转转,看见前面亭子里坐了好多人,非常热闹。


王蓁拉着妙蕊便要走过去。


“娘娘还是不要过去了。我们还是回去吧。”在王蓁修养这个月,皇上已经重新纳了几个妃子。她不想皇后娘娘在伤心就没有告诉她。


“怕什么,她们又不是老虎,难不成能把我吃了。”


妙蕊小心翼翼的说“娘娘,她们是皇上前几天新纳的妃子。你确定要过去吗?”


王蓁顿了顿说“管他谁的妃子,只要能陪我玩的就可以。走。”


“等下,娘娘,你可别穿帮了,不然让她们知道你失忆的事就不好了。”


“哦,对,差点忘了。”


王蓁大方有仪的走过去。在这修养的一个月里。妙蕊可教了她不少。大到说话走路,小到表情动作。


那几位新纳的妃子,并不知道这对面漂亮的女子走来的是皇后娘娘,倒是眼尖的郑昭仪反应过来,连忙起身“臣妾参见皇后娘娘。”


其她几个见她这么说,也立马起身请安。王蓁虽然练习过,但是被这么多人请安,还是有点招架不住。收拾下表情,优雅的说“各位妹妹这是干嘛呢?可否要我皇后一起?”


这几位新纳的妃子,只听人说这皇后长得美丽,但心狠手辣。但是看见这真人,怀疑那是不是谣言。这眼前的人,明明美丽动人,一举一动优雅大方,哪里像外人说的。还有那从始至终嘴角挂着的笑容,让人感觉很好接触。


站在一旁一身紫色衣服的安贵人笑着说“娘娘这是哪里话,我们正好缺人,坐下来一起吧。”


其实王蓁内心是紧张的,生怕她们因为以前那些事,不和自己玩呢。听这安贵人一说,眉开眼笑的做到安贵人旁边。


“安贵人,你这衣服很好看啊,我很喜欢紫色的。我……”


妙蕊见状,尴尬的咳了两声。“咳咳咳”


王蓁知道自己失态了,干笑两声,做正了身子“呵呵,大家玩什么啊?我们开始吧。”


安贵人一旁的伍才人口快的说“娘娘,我们这是在玩吟诗作对。赢得有赏,输的罚酒一杯。”


郑昭仪看着王蓁心中满是疑惑,这皇后娘娘好像哪里不一样了?究竟哪里不一样又说不上来。


一听吟诗,王蓁心中一喜。还好自小习书。古文还是知道的。


“好啊,好啊,我先来。”一局下来,王蓁就没输过。其余人都被罚了好几杯了。这期间郑昭仪身体不适,便先回去了,王蓁没多想,继续和她们玩了起来。

没过多久,王蓁也被罚了几杯,但是她酒量哪有她们好,没几杯下肚,就眼犯迷离。


“来,继续。呵呵……”


一旁的妙蕊怕出什么事,急忙阻止说“娘娘,你喝醉了,你该回去了。”


“妙蕊,我……我没醉。”话还没说完一头倒在妙蕊怀里睡了过去。


妙蕊心里着急,这可怎么办啊,我一个人怎么把她弄回去啊。娘娘啊娘娘你可把我害惨了。


这边刚好经过此路的任三恕看到这一幕。快步走过来。


“臣参见皇后娘娘。”看着旁边几位妃子被奴婢分分扶着回去了。这头看着妙蕊艰难的扶着皇后。


“为何皇后身边只有你一人?其他宫婢呢?”任三恕看着妙蕊说。


“皇后娘娘今天就只带了我一人,谁知道……现在发生这样的事。”妙蕊扶着她东倒西歪的。


“如不介意的话,任三恕愿意代劳送皇后娘娘回宫。”

妙蕊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这仁中郎是皇上的亲信。


任三恕二话没说抱起了王蓁,坚定的走在前面。看着怀中的女子,似乎又回到了那段相识的日子。她这一身打扮,像极了那个时候的她,天真,善良,是什么原因,让她变得如今这般是非不分?


没过多久,就到了安仁殿。把她放下,一松手,她立马抓紧了他的衣角。


“嗯~不要走。为什么你们个个都要离开我,没人陪我玩。不准走!”


任三恕听到这话愣在原地。“皇后娘娘,你喝醉了,你好好休息。臣告退。”任三恕用力扒开了紧紧握住他的双手。决然的走了出去。




迦楼罗♡苏

深宫计2无愧无悔(同人文)王蓁 ( part 一 )



王蓁头疼欲裂的醒过来。入眼的便是这安仁殿金碧辉煌的装饰。


王蓁猛的起身“我……我我这是在哪啊?怎么从对这没有映像?”


不过这地方也看着真够有钱,不像是平常人家能住的地方。起身四处好奇的看了看。在外面等候的妙蕊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娘娘,你醒了,快,传太医。”


王蓁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差点吓死,拍着胸脯说“你……你谁啊?等下,你刚才叫我什么?”


妙蕊一脸惊恐的望着她“娘娘,你这是怎么了?我是妙蕊啊,你是这大唐的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王蓁不敢相信的后退几步“你,骗我的吧?我明明是洛阳的王氏家的嫡长女,什么时候变成皇后娘娘了?”


是的王蓁这一觉醒来...



王蓁头疼欲裂的醒过来。入眼的便是这安仁殿金碧辉煌的装饰。


王蓁猛的起身“我……我我这是在哪啊?怎么从对这没有映像?”


不过这地方也看着真够有钱,不像是平常人家能住的地方。起身四处好奇的看了看。在外面等候的妙蕊听到动静走了进来。


“娘娘,你醒了,快,传太医。”


王蓁被这突然出现的人差点吓死,拍着胸脯说“你……你谁啊?等下,你刚才叫我什么?”


妙蕊一脸惊恐的望着她“娘娘,你这是怎么了?我是妙蕊啊,你是这大唐的皇后娘娘。”


皇后??娘娘?王蓁不敢相信的后退几步“你,骗我的吧?我明明是洛阳的王氏家的嫡长女,什么时候变成皇后娘娘了?”


是的王蓁这一觉醒来只记得还未遇到李隆基和任三恕以前的事了。所以现在对眼前的一切都很陌生。


妙蕊看着这娘娘怕是真的生病了,麻利的传来御医。


确诊无误,王蓁因为失足掉入湖里,导致部分记忆缺失。


太医刚走,王蓁拉着妙蕊的手说“喂,你说你叫妙蕊?”


妙蕊挣脱她拉着的手“娘娘你切勿失礼,你是娘娘,我是奴婢。”


王蓁也不在意那些“喂,你说我现在真的失忆了?那我真的是这里的皇后?”


妙蕊恭恭敬敬的说“回娘娘,是的,你是这大唐的皇后,千真万确。”


“哦~这样啊,你以前一直跟着我吧?那你跟我讲讲我以前的事,我想知道我以前是怎么样的。”


妙蕊支支吾吾的说“这……”


“哎呀,你说嘛。你不说,难道是我以前是一个很坏的人吗?”


妙蕊一听吓得立马跪在地上“奴婢不敢,请娘娘恕罪。”


王蓁没好气的扶额说“你赶快起来,从我醒来,动不动就跪,你不累我都累了。”


妙蕊也没好说什么,慢慢把王蓁以前的事一一道来。


“哎,你说我很爱陛下,为何我心里现在一点他的位置都没有。还有啊我之前真的做过什么放火谋害那个什么郑昭仪吗?还有那个元玥也是我嫉妒而让她当上公主的?还有那个皇帝因为我做的事,而开始讨厌我了?而且我曾经还滑过胎?”


“是的,这是皇后因为太爱皇上才这么做的。其实娘娘没有错。”


王蓁看着眼前的一切,仿佛在做梦。天哪!我以前究竟做了什么?这一觉醒来,打击太大了。王蓁眼前一黑,又一次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入眼的还是这金碧辉煌的寝宫。回想起妙蕊所说的。我真的有这么坏吗?还好那次朕昭仪并没有生你危险。不然自己会自责死的。对于那皇帝对自己不爱就不爱了呗,反正现在自己对他也没有什么感觉。而且不知怎么的心里有说不出的讨厌。讨厌他为何这样对待我。反正对他并无好感。


“妙蕊,妙蕊。”


“娘娘有何吩咐。”


王蓁看着一天没吃东西的肚子说“我饿了,你去准备点东西吧。”


妙蕊退下没多久,丰富的菜肴便呈了上来。虽然王蓁自小出生在名门之后,但自幼母亲过世,后母对自己并不好,再加上那个什么东西都跟抢我妹妹,王蓁在哪个家并不好过。


妙蕊并不知道她以前家里的事,她哪位被她间接性害死的妹妹,她并未向王蓁提起,所以她现在毫不知情。


面对这美味的菜肴,她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妙蕊看着她吃饭的样子,没忍住笑了出来。


“妙蕊,你别站着看我吃啊,我也吃不完这么多,你坐下来陪我一起吃。”


妙蕊害怕的后退说“奴婢不敢,奴婢怎能和娘娘共食呢。”


王蓁知道自己拗不过她,便没多说。吃了一会,抬起头问妙蕊。


“你说我贵为皇后,为何这两天都不见谁来见见我,还有那个什么我爱的不得了的皇帝,就算他不爱我了,好得也来看看我啊。我呆在这实在太无聊了。”王蓁说着,心里想,是啊,自己以前做过这么多坏事,怎么会有人来看望呢。现在想念极了在宫外洛阳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那像这,所有事都得按规矩来。


“你跟我说了这么多,我不想别人知道我失忆的事,你就告诉他们我只是掉入湖里,身体不适。”


“这……”


“哎呀,没事,怪罪下来,算我的,以后你提点我就可以啊。”


妙蕊看着这张天真又可爱的脸,一阵恍惚,皇后娘娘变得天真,善良,又亲近人。这让妙蕊一时半会还不习惯。呆愣愣的点点头。


王蓁眼珠子转转,拉着妙蕊开心的说“妙蕊,我整天待在这也不是办法,我想出去逛逛,熟悉熟悉这里的路。”


“哎,对了,不要给我梳那个又重又大的头发。昨天你给我梳的那个,我感觉我头都要掉了。你还是给我梳一个淡雅又轻的吧。”


妙蕊按照她说的打扮了一番,一身素雅的衣服,配上这漂亮的脸蛋,让人眼前一亮,一改往日的浓妆艳摸。







这是我写的第二篇文章!!看了深宫计2觉得王蓁这个角色,坏是坏,但是这是为爱痴狂吧。所以我突发奇想写了这篇文章。

希望大家支持!喜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