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深棋白马

14881浏览    75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19-12-06 09:13
明月过墙来

【棋深/昱深】最后的玫瑰 (上)

*棋深/昱深

*和有灵没有肉的龙深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黑夜能够拥有什么?

海水一般绵延的玫瑰?她们将在明日枯萎。

磨坊水车上栖息着的月亮?黎明到来之后沉没。

蔡程昱穿过没有灯的走廊。

窗下的玫瑰如十年前般开出将死的瑰丽,覆上他脚背的月光从十年前涌来,积蓄成终于能淹死人的水。

他左手握着一把钥匙,右手握着一枝鲜红的玫瑰,像浸透了夜莺的血。

可惜他并不是去求爱的人。

钥匙打开门锁,月光是倾倒的山洪。

浓烈的玫瑰花香在夜莺的心脏上开出将死的哀鸣,潮湿的月光把床单都浸透。龚子棋咬了一口身下少年的指尖...

*棋深/昱深

*和有灵没有肉的龙深   




在我荒瘠的土地上,你是最后的玫瑰。 


黑夜能够拥有什么?

海水一般绵延的玫瑰?她们将在明日枯萎。

磨坊水车上栖息着的月亮?黎明到来之后沉没。

蔡程昱穿过没有灯的走廊。

窗下的玫瑰如十年前般开出将死的瑰丽,覆上他脚背的月光从十年前涌来,积蓄成终于能淹死人的水。

他左手握着一把钥匙,右手握着一枝鲜红的玫瑰,像浸透了夜莺的血。

可惜他并不是去求爱的人。

钥匙打开门锁,月光是倾倒的山洪。

浓烈的玫瑰花香在夜莺的心脏上开出将死的哀鸣,潮湿的月光把床单都浸透。龚子棋咬了一口身下少年的指尖,像咬下一片花瓣:“我以为你不来了。”

蔡程昱关上门,脱下白色西装的外衣,像剥下最后一层粉饰太平的伪装。

他单膝压上床榻,抚摩床上Omega眼角叠着泪痕的痣。他和龚子棋十年前被这家庄园的主人收养,然后他们就叫了庄园小主人十年的哥哥。像玫瑰一样漂亮,像月光一样干净的,会拉着他们手笑的小哥哥。

“为什么不?”他近乎虔诚地在他脖颈上印下一个吻,“我也想要周深。”

龚子棋没什么意味地笑了一下。他还没退出来,伸出指尖去揉周深后颈还未完全成熟的腺体。周深的挣扎原本已经微乎其微,勉强抬起小臂想挥开他的手,被蔡程昱握住,一根一根仔细吻过去。

周深的眼睛像埋着月亮的湖泊。蔡程昱很难说明自己在那里面看见了什么。

不应该这样?不可以这样?

于是他低头去亲吻他的眼睛,按着他脱力的手给自己解开衬衫的衣扣。

“深哥,婚约不能帮你逃离我们。郑云龙,也同样不能。” 


黑夜能够拥有什么?

即将枯萎的玫瑰和即将沉没的月亮吗?

不。

玫瑰不会在明日枯萎,他将溺毙于今夜的月色中。



————————————————————————————

说搞皮达不溜皮,最后搞出剧情来了。

不懂我自己。


杂食蘑菇

【棋深友情向】梅溪湖小百灵聊天室

all深团宠向 聊天室系列,龚子棋x周深,前篇指路

OOC预警 ,时间线混乱预警,新手练笔,轻喷

灵感来源:深棋白马那张一眼万年的GIF

======================

深深唱了那半条大鱼之后,在后台哭了。

一群人都来安慰他。

可是越安慰,眼泪越是止不住。

赶行程的劳累、录节目的压力、比赛竞争的激烈,更重要的是代表整个替补组去独唱请教却失败了的内疚。

所有的一切都从眼泪里发泄出来。

不知是谁说了句:“让他静静待一会儿吧”,围绕在深深身边的人都陆续离开了。


没有人关注着,深深哭得更厉害了,仿佛要把所有的情绪都排泄出来似的。


龚子棋就...

all深团宠向 聊天室系列,龚子棋x周深,前篇指路

OOC预警 ,时间线混乱预警,新手练笔,轻喷

灵感来源:深棋白马那张一眼万年的GIF

======================

深深唱了那半条大鱼之后,在后台哭了。

一群人都来安慰他。

可是越安慰,眼泪越是止不住。

赶行程的劳累、录节目的压力、比赛竞争的激烈,更重要的是代表整个替补组去独唱请教却失败了的内疚。

所有的一切都从眼泪里发泄出来。

不知是谁说了句:“让他静静待一会儿吧”,围绕在深深身边的人都陆续离开了。


没有人关注着,深深哭得更厉害了,仿佛要把所有的情绪都排泄出来似的。


龚子棋就是这时候走近的。

只见他默默地半蹲下,温暖的大手放在周深的膝盖上,仰头去看周深。


周深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妆都花了,但还是捂着脸,哑着嗓子对龚子棋说:“看什么啦!!!我在哭诶!!!很丑的!”

说话的时候眼泪还在不住地流,于是周深连忙用手去擦眼泪。

龚子棋用放在周深膝盖上的大手拍拍他,递上纸巾。

“知道哭的时候丑,那就不要哭啊。”

明明很温暖的男中音偏偏说起安慰人的话来是一种吊儿郎当的语气。

周深一边抹眼泪,一边忍不住笑着说:“龚子棋!你真的好烦!”



“周深!开门!”

周深打开房间门,就看到一张脸超凶的龚子棋。

“眼睛还肿着吧,喏,这是冰袋拿去敷吧。”

龚子棋直接把冰袋扔给周深,也不管他有没有接到,转身就准备走。

“诶!龚子棋!”

龚子棋停下了脚步,留给周深一个cool guy的背影,用这个酷酷的背影来回应:“什么事啊?”

“你好凶哦!”周深不自觉嘟嘴抱怨。

龚子棋不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这么说他,但还是转过身看着周深说:“长得凶,怪我咯?”

周深撇撇嘴,“谢谢啦!~”

cool guy转过身抬手挥了挥以示回应。



“龚子琪,你怎么都只叫别人名字,而不是什么哥之类的?”

“是龚子棋,不是龚子琪”

“哦,龚子棋你怎么老是直呼别人名字啊,听起来好凶,像要找人算账一样。”

“……”

“龚子棋他们都说你是hei道太子诶!”

“哦……”

“那我以后就叫你痞子吧”

“?那我叫你大明星?”

“痞子”

“大明星”

“嘿嘿嘿”

“ [龚7柴犬笑.jpg]”

===============================

听着《愿得一心人》码的,就想到了那半条大鱼,听得真令人心碎啊……

Jay-gzy

常看常新!!看哪!深深跟黑糖和大猪蹄子这么早就一起坐了!第一张看镜子猫次方对视!我可以!

常看常新!!看哪!深深跟黑糖和大猪蹄子这么早就一起坐了!第一张看镜子猫次方对视!我可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