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混乱

1726浏览    530参与
云海不见

浮生记梦

我趴在桥边的护栏上,桥下河水深深,像极了高贵典雅的祖母绿。

我想跳下去。

这个想法突然气势汹汹地占据了我的脑海。

我闭着眼,我在河里沉溺。

我伸出手,我触到河底。

那里究竟是嶙峋沙砾还是粘稠黑泥?

一个男孩扎进河水里,他睁开眼,在一片昏黄中寻觅。

找的究竟是尸体还是刺激。

但河水竟是那样的浅,同行的女孩很是诧异。

一无所获的男孩在河底握住女孩的脚踝,女孩不慌不忙往岸边走去。

河水更浅了。

锋利的石块上有阳光的印记,噙着浅水与面前的祖母绿泾渭分明。

女孩子笑着回头。

祖母绿里浸染开丝丝血色。

女孩子惊慌失措地踢开男孩,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开一步。

阳光炙烤皮肉的声音响起。

谁又配嫌弃谁,谁又该害怕谁。

这不过是个梦境。

身边是熟悉的同...

我趴在桥边的护栏上,桥下河水深深,像极了高贵典雅的祖母绿。

我想跳下去。

这个想法突然气势汹汹地占据了我的脑海。

我闭着眼,我在河里沉溺。

我伸出手,我触到河底。

那里究竟是嶙峋沙砾还是粘稠黑泥?

一个男孩扎进河水里,他睁开眼,在一片昏黄中寻觅。

找的究竟是尸体还是刺激。

但河水竟是那样的浅,同行的女孩很是诧异。

一无所获的男孩在河底握住女孩的脚踝,女孩不慌不忙往岸边走去。

河水更浅了。

锋利的石块上有阳光的印记,噙着浅水与面前的祖母绿泾渭分明。

女孩子笑着回头。

祖母绿里浸染开丝丝血色。

女孩子惊慌失措地踢开男孩,不由自主地往后退开一步。

阳光炙烤皮肉的声音响起。

谁又配嫌弃谁,谁又该害怕谁。

这不过是个梦境。

身边是熟悉的同学,熟悉的环境。

我从梦里的失重感里回神,觉得自己遗失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于是我把怀里的枕头安置在桌面上。

我想要取回那个东西,尽管我已经忘了它是什么。

我踏着台阶,好友与我闲聊,我这才发现自己的视野总是似有若无的模糊。

累。

医生的桌上是一分病例报告。

戴着黑框眼镜的中年女医生询问我是否有亲戚或朋友陪同。

我又回到属于我的座位,眼前是模糊的黑。

我想抱抱我的小枕头。

正方形的抱枕端端正正地立在桌上。

抱枕底部沾满了带着灰尘的棉絮。

有人撞翻它又要它故作无恙。

但脏东西确实是吹不干又扯不净。

我终于醒了。

但是谁又知道我现在是不是醒在了另一个梦里。


至爱丿itachi

“你曾经是我的边疆,抵抗我所有的悲伤。”

是刺乱,词对应刺客视角

p2线稿xx滤镜救不了色差系列


上色毁了但就这样吧xx越到后面越水x这个坑总算是让我给水完了

画的问题挺多的TUT我自己也不是很满意x但是构图蛮喜欢x以后应该会重画

存档留念。








“你曾经是我的边疆,抵抗我所有的悲伤。”

是刺乱,词对应刺客视角

p2线稿xx滤镜救不了色差系列


上色毁了但就这样吧xx越到后面越水x这个坑总算是让我给水完了

画的问题挺多的TUT我自己也不是很满意x但是构图蛮喜欢x以后应该会重画

存档留念。

沼气蓬勃!
从“我”开始, 然后在输入法的...

从“我”开始,

然后在输入法的预测词里找一些能连出句子的话。

从“我”开始,

然后在输入法的预测词里找一些能连出句子的话。

至爱丿itachi
11.18混乱生日快乐!!!...

11.18混乱生日快乐!!!

刺客视角这是刺乱糖)

忘了是谁跟我说过混乱可以是confusion了x后来感觉念着也挺好听的所以罗马音Konran和Confusion都行吧!!

默默占了个刺乱的tag

以及大雨将至手书弹幕解析我搞完了!!!!

求你们来救救我的播放量………!

https://b23.tv/av69570012



11.18混乱生日快乐!!!

刺客视角这是刺乱糖)

忘了是谁跟我说过混乱可以是confusion了x后来感觉念着也挺好听的所以罗马音Konran和Confusion都行吧!!

默默占了个刺乱的tag

以及大雨将至手书弹幕解析我搞完了!!!!

求你们来救救我的播放量………!

https://b23.tv/av69570012



约的高数课本

《赛博朋克色块》 PART1 【杰约,含互攻】 暴戾约*躁郁杰

极端化人物性格,死亡警告⚠️,是刀子,有自娱成分。后续大量车情节,过于暴力,(个人感受)不确定会发。以及,

设定参考血影皮

———————-

———————-


          杰克坐在酒吧的角落,他把玩着酒杯,注视着鸦片酊溶解于浅金的琴酒里,缓缓下沉,如同水中漂浮的裹尸布。       


          “最后一杯。”他嘲讽的想着。


           这是他第四...

极端化人物性格,死亡警告⚠️,是刀子,有自娱成分。后续大量车情节,过于暴力,(个人感受)不确定会发。以及,

设定参考血影皮

———————-

———————-


          杰克坐在酒吧的角落,他把玩着酒杯,注视着鸦片酊溶解于浅金的琴酒里,缓缓下沉,如同水中漂浮的裹尸布。       


          “最后一杯。”他嘲讽的想着。


           这是他第四次尝试戒除*瘾。


           昏暗的光线柔化了他阴鸷的五官,他将酒液体一饮而尽。仰颈形成的脆弱弧度,凸起的喉结,石膏般黯淡白的肤色是某种颓废的美学。


           抽出几张英镑塞进试图挽留他的艳舞女郎的丰满间,他毫无留恋的推门走出酒馆。

           

           霓虹灯牌在深色黑夜中闪烁,寂灭。

           

           雨柱短暂停留在橱窗上,又划过透明水迹,折射着斑驳陆离的城市之光。

           

          渐起的夜雾就如杰克灰色的瞳眸,漠然,冰冷,另人琢磨不透。

          

           他走进逼仄的巷道,靠在潮湿的墙上,尝试缓解因滥用鸦片酊而过载的心率。

            

            酒精和药物让他沉迷于某种快感,就像灵魂在上升肉体却下沉,就像无韵的诗节,就像金属片相撞击的清脆。

           

             “丁零”,寂静中传来的细微声响让杰克恢复了一丝清明,他眯起眼注视着巷口走来的人。

             他穿着皮质的外套,戴着的十字架挂在削瘦的锁骨处,半长发随意束着,发色如黑鸦的羽毛。腿踝处系着银链,随走动发出轻微的细响。

        

              “就像吉普赛女郎。”杰克想着,眼神晦暗。

     

             “借下火,”男人说着,声线清冷,尾音带着异国的腔调。

    

               杰克拨动着打火机的舌钮,并没有将它递给男人的倾向。

               男人并不在意,略微低头,含着烟靠近火焰,深色的睫羽低垂,形成淡淡的阴影,给人以美好,克制的错觉。


              他们的距离近的像接吻。

              

              而后他疏离的退后,微弱的火光映衬着他的慵懒与倨傲,就像黑暗中的恶之花。

             他黑色的眼瞳就如漆深的海渊,与倒映的火光形成矛盾的对比,引人沉溺。

 

            乌绛的薄唇是适合亲吻的形状,而杰克也这么做了。

 

            轻轻的含吻毫无预兆,唇瓣试探的力度像羽毛滑过心脏,他吻过他优美的下颌,他的颈窝。舌尖勾起他精致的挂饰在锁骨间肆意噬吻,齿牙的尖利带来微微的刺痛。他在他推拒他之前继续向下吻去,隔着衣料,他能感受到他渐起的硬度,而这样的认知让他更为放肆的挑逗,勾勒他的形状,雾灰色的眼眸是毫不掩饰的欲望。柔软湿润的唇舌摩挲着形状优美的灼热。

               

               

拉灯节能ˊ_>ˋ

           

              

        

             

         

至爱丿itachi

“何处容身。”


“这一切明明不属于你们。”

“求你了,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为什么不能拯救我呢……?”

“直话直说不好吗…?”

“还给我。”

“还给我啊……”


【好死不如赖活,现在还不到你死的时候。】

【不觉得自暴自弃太无聊了吗?】

【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

【有本事就去死啊。不知道满足的家伙。】

【但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

【还在期待什么?】


——别放弃啊,一定会看到希望的。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


何处容身。


他,与他,与他。


p3是线稿

主线剧情图)跑了)

是混沌,混乱和罚



【...

“何处容身。”


“这一切明明不属于你们。”

“求你了,不要再这样下去了。”

“…为什么不能拯救我呢……?”

“直话直说不好吗…?”

“还给我。”

“还给我啊……”


【好死不如赖活,现在还不到你死的时候。】

【不觉得自暴自弃太无聊了吗?】

【我还有好多事情没做呢。】

【有本事就去死啊。不知道满足的家伙。】

【但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就死的。】

【还在期待什么?】


——别放弃啊,一定会看到希望的。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好了。


……


何处容身。


他,与他,与他。


p3是线稿

主线剧情图)跑了)

是混沌,混乱和罚



【躺尸.jpg




至爱丿itachi

他做了一个梦。

在他救赎的无数灵魂的温柔中,有一处却略显违和,他尝试靠近,却始终未得出答案。

画面消散了,幻化成他青蓝色的栅栏结界,结界中央的尸体被搅动成一汪血肉,只有“希望”还在闪闪发亮。

他伸出手,穿过了属于他自己的屏障,尸体在瞬间融化成一滩混水,清晰地倒映出流放倒转的时间。

浅棕发的青年背对着他转过了长刀,链刃穿透要害,将青年和背后的人一同贯穿。只是旁观都可以恍惚感受到的刺痛,从视觉蔓延,传遍他的全身。

他忍不住对着那视觉来源痛苦地嘶喊,好像曾经的自己也为此撕心裂肺过,回忆片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刚刚根本就没有发出声音。于是他又尝试着出声,可除了愈发加重的窒息感,起不到任何其他的...

他做了一个梦。

在他救赎的无数灵魂的温柔中,有一处却略显违和,他尝试靠近,却始终未得出答案。

画面消散了,幻化成他青蓝色的栅栏结界,结界中央的尸体被搅动成一汪血肉,只有“希望”还在闪闪发亮。

他伸出手,穿过了属于他自己的屏障,尸体在瞬间融化成一滩混水,清晰地倒映出流放倒转的时间。

浅棕发的青年背对着他转过了长刀,链刃穿透要害,将青年和背后的人一同贯穿。只是旁观都可以恍惚感受到的刺痛,从视觉蔓延,传遍他的全身。

他忍不住对着那视觉来源痛苦地嘶喊,好像曾经的自己也为此撕心裂肺过,回忆片刻之后,他才发现自己刚刚根本就没有发出声音。于是他又尝试着出声,可除了愈发加重的窒息感,起不到任何其他的效果。

眼前突然模糊凌乱了,先是一阵强烈的晕眩,继而永久的黑暗了下去。

长时间的静默。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不知自己身在何处,他只感觉他在不断的向更深的黑暗坠落。直到,有一指温柔的触感,似重生之光,照进了他的万丈深渊。

......是谁呢?

疑惑之间,一个与期待中高度重合的声音缓缓响起。

“教堂...?醒了吗?”

他闻声睁开眼,被玻璃彩窗折射后的阳光在青年的棕发上细细流淌,青年望着他,为他擦拭着深陷梦魇间而流出的冷汗。

青年笑了笑,再一次与记忆中的模糊影像隐约重合,让他感到安心,他感觉自己这才完全平静了下来。

他坐起身,温柔的将青年揽入怀中,握住了他的手。

“还好你在。”

——他知道,他一直都在,从未改变,从未离开他的身边。


梦醒了,什么都没了。

————————————————————

以“梦醒了,什么都没了”为结尾写一篇甜文x忘了是在哪里看到的文手挑战了拿教混摸一个鱼。

涵盖了贯穿一,二季的信息量。

凌晨没人来讲讲教混)x好吧其实并不是讲

...今后教混也会一直这样下去吧。

2019.10.29

TTTTTiamo

阿玉

我叫阿玉,是一个幸福的平凡女人。


我不仅有着一段浪漫的婚姻,一个美满的家庭,一份稳定的工作,我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在我的童年时期,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孩,所以备受宠爱和呵护。在学校,因为我那幽默的性格,同学们都很喜欢我,我的成绩算是中上,加上爱帮老师做事,自然也是老师

贴心的小棉袄。


我要升中三的那一年,我们因为爸爸工作的原因,全家移民去了新西兰。我的英语成绩并不差,所以搬去那里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代表我又可以交到一群新朋友。我们在那里住了很久,我已经在那考上了一间服装设计学院。


住在这里这么久,自然会认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好人,有坏人,当然,也有爱人。没错,我...

我叫阿玉,是一个幸福的平凡女人。


我不仅有着一段浪漫的婚姻,一个美满的家庭,一份稳定的工作,我还有两个可爱的孩子。


在我的童年时期,因为我是家中唯一的女孩,所以备受宠爱和呵护。在学校,因为我那幽默的性格,同学们都很喜欢我,我的成绩算是中上,加上爱帮老师做事,自然也是老师

贴心的小棉袄。


我要升中三的那一年,我们因为爸爸工作的原因,全家移民去了新西兰。我的英语成绩并不差,所以搬去那里对我来说是一件好事,这代表我又可以交到一群新朋友。我们在那里住了很久,我已经在那考上了一间服装设计学院。


住在这里这么久,自然会认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有好人,有坏人,当然,也有爱人。没错,我在这间学校遇见了我一生的挚爱——阿辉。


阿辉也是中国移来新西兰的,他瘦瘦高高的,很干净,鼻梁上架着一副眼镜,一看就知道是读书人的模样。他很安静,以至于我跟他都没坠入爱河之前,我们都没搭上过几句话。但在之后,我们越走越近⋯慢慢的,走着走着,就开始暧昧起来。我们有时候会眉来眼去,有时候会牵牵手,到最后,我们情投意合,成了一对儿。


刚毕业,我跟他都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我在一间还算不错的公司当了一个小设计师。他呢,明明学的服装设计,却去了一间上市公司当了个会计。既然双方都有了稳定的工作,那结婚,就指日可待了,我们打算再过多几个月,就开始筹备一个很棒的婚礼。



我们结婚的流程跟大部分新人一样,都很浪漫⋯⋯不过内容,就像老太婆的裹脚布一样,又臭又长。但是这始终是终身大事,我们不敢马虎,所以当中的每一步我们都小心翼翼的,生怕搞砸了这场完美的婚礼,等婚礼结束,我们已经精疲力尽,想不到结婚这么辛苦,不过这样也让我们更加珍惜彼此,不然,这么累的婚礼,谁想结第二次呢?


结婚后没过几年,我们幸福的结晶就诞于世间,是一对龙凤胎。一个可爱的小公主和一个帅气的小王子。但这两个调皮鬼可把我折腾的够呛,平时就是乖巧的天使,但有的时候,他们比恶魔还要吓人!经过这几个月的洗礼,他们哭喊打闹已经成为家常便饭,我已经麻木了,但是,就算为了他们心力交瘁,但他们依然是我最爱的宝贝。


哭声又响起了,但这次有稍许不一样,我也说不出来是哪里不一样,可能是我幻听吧。今天家里的光线格外耀眼,很奇怪,光线的亮度已经是刺眼的地步了,我的意识依然非常模糊。为什么?哭声不断响起,但我却没有丝毫动静,光线好刺眼啊,但我为什么动不了,还是说,我只有意识呢。


啊,光线逐渐变暗了,只见眼前有一对看似老人的手,这对手的手指又粗又短,干燥的皮肤上面还长满了厚厚的茧,看起来真叫人噁心。呃,这对手的视角怎么这么奇怪,等等,这个视角,不正是我的手吗!这么可能!我不会在做梦吧,但手上面的伤口又是一阵一阵的痛,我感觉已经不能正常思考问题了,脑里面的意识越来越模糊,这具身体的记忆也开始渐渐侵入我的脑海,我的脑子现在一片混乱,嘶,啊,头好痛。什么?美玲是谁,我吗?我又是谁?


“哎,美玲,吃饭了!”我眼前这个女人什么时候出现的?她所说的语言我完全没听过,但又好像听的懂,我想用话语回覆她,但我顺口讲出的语言,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我完全不明白我在讲什么,但我却讲的非常流畅。我开始感觉自己就像一个想像出来的人物一样,很不真实。关于我的意识已经越来越模糊了,与其说是头痛造成的,更不如说是在被遗忘⋯⋯








Nin.

呔,烦躁,月考一天六科什么操作

呔,烦躁,月考一天六科什么操作


至爱丿itachi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发个老图混个更吧)应该没发过这张吧xx

最近在摸鱼oc和自家其他剧组(想换换口味放松下

相关摸鱼有可能会发lof然后自我存档x

然后再回来摸混途!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发个老图混个更吧)应该没发过这张吧xx

最近在摸鱼oc和自家其他剧组(想换换口味放松下

相关摸鱼有可能会发lof然后自我存档x

然后再回来摸混途!


拉莱耶裁判场
浅羽利树: ……原来负伤不会被...

浅羽利树:

……原来负伤不会被强制参加学级裁判啊。太好了。

浅羽利树:

……原来负伤不会被强制参加学级裁判啊。太好了。

三水为江

永不干涉

        严重OOC,玻璃刀慎入_(:з」∠)_

———————————————————————



                       永不干涉

        肮脏的红凝固在残破的盔甲上,留下令人厌恶的、抹不去的...

        严重OOC,玻璃刀慎入_(:з」∠)_

———————————————————————



                       永不干涉

        肮脏的红凝固在残破的盔甲上,留下令人厌恶的、抹不去的黑色痕迹,散发着腐败的味道。

        聒噪的乌鸦盘旋在周围,像是蝗虫过境一般,啄拾尸体。

       ——不过是

       ——连尸身也保全的

       ——倒霉鬼

      



        睁开眼的那刻,大脑一片空白。

       铁灰色的眼眸扫过压抑的平原,离开战还有一小时。

        就在三天前,两个敌对的国家在经历了许久的争议下,终于签订下了和平协议书,而这份协议却在第二天被盗窃。

       男人闭上了眼睛,再挣开眼时一切波澜都已消失。

        盗贼是被两个国家忽略掉的另外一个小小国家所派来的,那人在被抓前便已把协议书藏好而不是毁掉,没人知道盗贼的想法,那是个奇怪的家伙。同时亦没人知道那张薄薄的纸张被放进了一本写着丈夫对妻子爱语的笔记中。

       当妻子发现笔记时内心的甜蜜让她决定带着它,去找自己的爱人,想要诉说自己的欢喜,在自己没有因为肚子里的宝宝而发福时,亲自告诉他——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孩子!

        这是多么幸福啊!





        战争只能带来死亡,而男人厌恶死亡

        可笑的是,他要做的便是将那个冒死赶往战场的,想要与丈夫团聚的女人杀死,连同她体内尚未出生的孩子。

        还有45分钟——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男人身影敏捷,动作熟稔的躲藏起来,白色的衣袍飘扬,像是做了成千上万次相同或是类似的事,没有一丝多余的动作。

        干涸的黄沙并不温柔,在风的肆意下扫过他意外柔顺的银色短发。直到不远处一个披着黑色斗蓬的瘦小人影出现。

        啊,是她。

        男人知道,那便是他此次的目标。铁灰色的眼睛甚至能够看见那金色的长发与饱含喜悦的双眼。

         “Trance on”

         黑色的富有质感的弓与箭随着简短的语句出现。

拉弓,搭箭,然后发射出去。这种已经铭刻在他本源上的动作,如同呼吸一般,在他做出这个动作时,就已经决定好了结局。

         令他本人也十分厌恶的力量。

        “I  am  bone  of  sword.” 

          随着箭矢的射出,鲜艳的红色像是颜料般撒在了黑色的斗篷上,留下深色的印记,不仔细看都不会发现,因为这残酷的天气很快就会把这血色连同空气中的味道一同吹走。

         女人死/前因震惊而睁大的双眼中,还保留着迷茫和哀伤。最后,身形高大的男人面无表情地来到她的尸体前面,明明眼里没有任何的眼泪,嘴角也只是习惯性的抿着。但是那种藏在眼睛深处的悲痛却是被她看得一清二楚。这种眼神她是看到过的,在她父亲所开的小诊所里,那种身患绝症的病人眼里常有的。

          像是积累了数万年的绝望,浓厚而又深沉。

            战争依旧如历史记录般到来了。

            两个月后,身形有点儿矮胖的军官在失去了右臂的情况下回到了自己可爱而又温暖的小屋,可却再也不能看到自己瘦小的妻子和本该已经出生的孩子了。

           军官都已经想好了,男孩就叫亚托,女孩的话要叫亚妮。

           他早就听后来来支援他们的同乡说了,自己和妻子有了一个孩子,一个会继承他们生命的小家伙!!!

            “嘿,亲爱的,我回来了!!”门吱呀的随着军官的动作打开了。却再也没有人能够回答他了。

屋外,银发的男人站定了一会,才转身离去准备奔向下一个混乱的战场。

红色的圣骸布飘扬,那是鲜血的颜色。

——这是他的任务。

——是他永远也洗不清的罪孽。

  【END】

       这个故事是考试之前想的了,就是看了动物世界里关于,人类不能随意干涉所拍摄的动物的规则后,然后又想起了,关于火车出了问题,是改道让两个在这条轨道上玩耍的小孩牺牲就一火车的人,还是说不改道选择救这两小孩,放弃一火车的人的诡异故事。

        感觉有点像那个救99还是1的故事(看了fate的人应该都记得一些吧,不记得也没关系(๑•̀ㅂ•́)√)

        觉得这答案是因人而异的,但如果是emiya的话,可能就会选择二了吧

         后来看了文,发现有很大的bug,但也不太想改了,因为改了后感觉都变了。

至爱丿itachi

——你看见他眼里的光了吗?


3p请向后划x伪动画截图xx脑补起来还挺带感

一辈子的遗憾,都因为这句话而遗憾了xx折磨了两个人一辈子

这里大概是混乱最幸福的时候了xx

了解了混乱的剧情才能体会到的虐


刺乱故事走这里(假的故事x只是文

http://senya-kochou.lofter.com/post/1e4b15fe_1c6a7434d

——你看见他眼里的光了吗?


3p请向后划x伪动画截图xx脑补起来还挺带感

一辈子的遗憾,都因为这句话而遗憾了xx折磨了两个人一辈子

这里大概是混乱最幸福的时候了xx

了解了混乱的剧情才能体会到的虐


刺乱故事走这里(假的故事x只是文

http://senya-kochou.lofter.com/post/1e4b15fe_1c6a7434d

至爱丿itachi
【混噩线途】刺乱BE30条 是...

【混噩线途】刺乱BE30条


是正剧的剧情x但是不是正剧文

当个官方同人文看吧xxx

主刺客视角,刺乱向

含刺水,教水x


因为我基本都是当oc写的所以没有什么官配cp根据

入坑的话最好不要带我的设定到你雷或者喜欢的cp上xxx入的话希望是从0开始


这个剧情的其他人物支线可能以后会补出来吧虽然码好了但是并不是想公然剧透太多xxx

反正肯定会有看不懂的地方就是了而且绝对不止一点xxx

总之是想好之前我不会开正式小说坑的

希望以后开了也是可以持续更新不怎么卡文定那种


不废话了xx

【混噩线途】刺乱BE30条


是正剧的剧情x但是不是正剧文

当个官方同人文看吧xxx

主刺客视角,刺乱向

含刺水,教水x


因为我基本都是当oc写的所以没有什么官配cp根据

入坑的话最好不要带我的设定到你雷或者喜欢的cp上xxx入的话希望是从0开始


这个剧情的其他人物支线可能以后会补出来吧虽然码好了但是并不是想公然剧透太多xxx

反正肯定会有看不懂的地方就是了而且绝对不止一点xxx

总之是想好之前我不会开正式小说坑的

希望以后开了也是可以持续更新不怎么卡文定那种


不废话了xx

牛奶硬糖

像我这种无敌宇宙第一杂食动物
我就不信
还有谁能和我一样
😂😂😂😂
(这乱如麻的cp观竟该死的甜美)
我好想打tag
但是好累啊。。。。。
(告辞。)

像我这种无敌宇宙第一杂食动物
我就不信
还有谁能和我一样
😂😂😂😂
(这乱如麻的cp观竟该死的甜美)
我好想打tag
但是好累啊。。。。。
(告辞。)

白纸bz
从去年冬天开始,一共有四次。周...

从去年冬天开始,一共有四次。
周围好吵,吵得我喘不过气来。
讨厌问我怎么了。越表现出来越来越吵。
想哭,身体好冷,在颤抖。忍不住,动不了。心脏在抽搐。开始失眠。
用手捂着耳朵深深地吸气,轻轻地哭。
死掉的念头很强烈。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种煎熬。
不能告诉任何人,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压抑着,压抑着,过去了。
从今年夏天开始,没有再出现过那种情况。
脑子开始变得断断续续,失眠越来越频繁。
好乱。整个人都像是换了一种感觉。
好奇怪。好复杂。
只有抽象的艺术,才能告诉我我到底在想什么。
......
现在
我开始吃不下饭,一开始只是偶尔。
现在几乎每次吃东西都会干呕。
为了不被父母发现,每次回家都吃得很少。
每一口都小心翼翼。
我睡不着。我...

从去年冬天开始,一共有四次。
周围好吵,吵得我喘不过气来。
讨厌问我怎么了。越表现出来越来越吵。
想哭,身体好冷,在颤抖。忍不住,动不了。心脏在抽搐。开始失眠。
用手捂着耳朵深深地吸气,轻轻地哭。
死掉的念头很强烈。
每一次,每一次都是种煎熬。
不能告诉任何人,没有什么解决办法。
压抑着,压抑着,过去了。
从今年夏天开始,没有再出现过那种情况。
脑子开始变得断断续续,失眠越来越频繁。
好乱。整个人都像是换了一种感觉。
好奇怪。好复杂。
只有抽象的艺术,才能告诉我我到底在想什么。
......
现在
我开始吃不下饭,一开始只是偶尔。
现在几乎每次吃东西都会干呕。
为了不被父母发现,每次回家都吃得很少。
每一口都小心翼翼。
我睡不着。我好饿。我不想吃东西。
我该怎么办。
我不能死。
我不能出事。
我该怎么办。
我要是无法做个正常人。
我该怎么办。

Nin.

开学第一天

开学有点小烦,但是洗衣机修好了很快乐,明天就可以用了,长裤真的好难拧干,开门考考砸了,我好怕,语文恐怕上不了110了,明天还要小测,可我不会背,化学明天要干嘛呢,W真可爱,头发养长了好养眼啊,有手机真快乐,抄作业真开心,我没有晓黑板英语不能打卡,因为老班把我的号删了,好难过,托开门考的福今天虽然是周一和第一天但并没有周一综合症,为什么我的钱突然没了,今天终于可以睡个5.5小时的好觉了,一天六篇作文我欲成仙,我不想上初三,暑假过后什么都忘了怎么办,现在我是智障级别学生,画画不会画,纸片人真好,晚安。

开学有点小烦,但是洗衣机修好了很快乐,明天就可以用了,长裤真的好难拧干,开门考考砸了,我好怕,语文恐怕上不了110了,明天还要小测,可我不会背,化学明天要干嘛呢,W真可爱,头发养长了好养眼啊,有手机真快乐,抄作业真开心,我没有晓黑板英语不能打卡,因为老班把我的号删了,好难过,托开门考的福今天虽然是周一和第一天但并没有周一综合症,为什么我的钱突然没了,今天终于可以睡个5.5小时的好觉了,一天六篇作文我欲成仙,我不想上初三,暑假过后什么都忘了怎么办,现在我是智障级别学生,画画不会画,纸片人真好,晚安。


青禾小哥

个人抱怨

不知道为什么,说爱我然后就开始缚束我

明明刚认识的时候是个积极向上的人

像面对一个垃圾桶一样

诉说自己的痛苦

和累积的负能量

凭什么似乎是我没有认真对待这段感情

是逼我杀了你吧

感情开始变质掉渣腐烂

你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呢

恋人之间是平等的关系

所以不要再恶意猜测我

再也别见,与我无关.

你还要继续窥视谁.

不知道为什么,说爱我然后就开始缚束我

明明刚认识的时候是个积极向上的人

像面对一个垃圾桶一样

诉说自己的痛苦

和累积的负能量

凭什么似乎是我没有认真对待这段感情

是逼我杀了你吧

感情开始变质掉渣腐烂

你让我觉得很不舒服呢

恋人之间是平等的关系

所以不要再恶意猜测我

再也别见,与我无关.

你还要继续窥视谁.


呼呼呼呼露

大    江    山    风   范

这个图标一出来,我就知道对面狗天大带的绝对是魅妖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跟个傻子一样以为对面带的针女

大    江    山    风   范

这个图标一出来,我就知道对面狗天大带的绝对是魅妖

一开始的时候我还跟个傻子一样以为对面带的针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