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混天绫

7058浏览    93参与
梨瓜酥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操作指南③:Please put the lotus and the dragon in the water at the same time.)ฅ( ̳• ◡ • ̳)ฅ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操作指南③:Please put the lotus and the dragon in the water at the same time.)ฅ( ̳• ◡ • ̳)ฅ

梨瓜酥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操作指南②:Then tie a bow to your dragon.)ヾ(Ő∀Ő๑)☆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操作指南②:Then tie a bow to your dragon.)ヾ(Ő∀Ő๑)☆

梨瓜酥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操作指南①:First you have to have a long piece of red silk)ヽ●*´∀`*●ノ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Third:
(操作指南①:First you have to have a long piece of red silk)ヽ●*´∀`*●ノ

梨瓜酥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Second:...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Second:
掀起你滴盖头来~
(Lift Your Veil) ​​​ヽ(o´∀`o)゚

混天绫的特殊用法Second:
掀起你滴盖头来~
(Lift Your Veil) ​​​ヽ(o´∀`o)゚

Aipssai

私设法器拟人1——混天绫

私设法器拟人1——混天绫

食木哉

是过程!
手稿小人会被屏蔽……
为什么Q版也会被屏蔽……?

是过程!
手稿小人会被屏蔽……
为什么Q版也会被屏蔽……?

花落╮君离

【我流绫海】如果混天绫是和饼饼一样的纯情处男……

突发奇想快打出的拟人。


混天绫x海盐珍珠棒(敖海砚)


……


试想,如果混天绫和珍珠棒本来就是混元珠灵气所化的,混天绫本应是灵珠的气息,只是分武器的时候,拿反了……


近4000+一发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晚的南天门下,蓝衣少年笑得仰面倒在石阶上,全身都陷进了白花花的云雾里:“我还以为是什么泼天的大祸了,阿绫你就为了这些小事儿在这南天门底下蹲了一天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把你给吃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这……怎能算是小事?!”

一阵云雾飘过,躲在石阶上抱膝坐着的人露了出来,他狠狠一拽身上的红袖子,一双原本应该是沉稳的眼睛满浸着羞愤,似是要将那笑出泪来的人给瞪穿了...

突发奇想快打出的拟人。


混天绫x海盐珍珠棒(敖海砚)


……


试想,如果混天绫和珍珠棒本来就是混元珠灵气所化的,混天绫本应是灵珠的气息,只是分武器的时候,拿反了……


近4000+一发完。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夜晚的南天门下,蓝衣少年笑得仰面倒在石阶上,全身都陷进了白花花的云雾里:“我还以为是什么泼天的大祸了,阿绫你就为了这些小事儿在这南天门底下蹲了一天啊?不知道的还以为谁把你给吃了呢哈哈哈哈哈哈……”

“这……怎能算是小事?!”

一阵云雾飘过,躲在石阶上抱膝坐着的人露了出来,他狠狠一拽身上的红袖子,一双原本应该是沉稳的眼睛满浸着羞愤,似是要将那笑出泪来的人给瞪穿了。

“……我,我好歹……好歹也是神器,集混元珠天地灵气而化!哪吒怎能……怎能……!”

一张棱角分明的脸此刻红得像是熟了,活活气出两分稚气来,牙关一锁,怎么也不肯再说了。

“……怎能怎样啊?”蓝衣少年却玩心大起,非要看他羞怯的样子,鲶鱼似的蹭着身体就贴了上去。

“怎能……”红衣人被他一双海般的大眼睛瞪得发毛,越发有做了什么不得见人之事的负罪感,楞了片刻,竟然把脸一捂,不去看他了。

“噗……噗哈哈哈哈哈哈!”少年比红衣人看着年少几岁,看面前早就没了少年模样的人做出如此动作,实在没憋住又笑了出来。

他抹了一把笑出来的眼泪,一手把混天绫捂在脸上的手抓了下来,还如长辈似的去戳他额头:“混天绫!我说你好歹一千多岁了!还当自己是娃娃呢?”

“我……你……!”混天绫被戳得一懵,听这比他还小的人竟叫他娃娃,脸上红得多出一分愤怒来。

“你如今早就过了及冠,被哪吒用来行一回床笫之事怎么啦?!”少年仗着混天绫宠他,又想着夜晚的南天门只有他俩当值,什么没廉耻的话都胆大地往外冒:“我家主人被你捆了一夜,我都没说什么,你倒先急了……”

他说着,总觉得混天绫一向都是一副翩翩公子相,再有甚的便是有些冷淡,可现下那人脸上的红都爬进了眼睛里,这副往常绝对看不到的表情,倒是让人更想去逗逗他了。

“哦——!”他故意拖长了声音,被短衫包裹着的细腰前倾,整个人都扑在了混天绫身上。

他眼睛一眨,笑得漏出了两颗尖尖的犬牙:“难道……你是个姑娘?!”

“你说什么呢?!”混天绫瞪大了眼睛,一时间都忘了把这粘人精从自己身上推下去。

“你我在一起修习这么多年,自从化为肉身,也从未互相看过彼此的身体,你这么害羞,明明就是个黄花大姑娘嘛!!”

少年越说越起劲,有鼻子有眼的,在南天门这空旷之地,竟开始上手了,一手抓住身下人的腰封就要往下扯。

“你要干什么?!”混天绫反应过来,一声恼羞成怒的低吼怎么也没忍住,长腿向上一踢,直冲着少年的胯间去了。

未到命门,少年扯着混天绫的腰封,侧身一翻,夺过立在身后石阶上的海蓝色圆头棍棒杵在地上,便轻松站稳了。

他一脸玩味地摩挲着腰封上的花纹,一双眼光明正大地盯着混天绫那松开的衣衫处瞧。

“敖海砚!!”他瞪着着了火的眼睛吼道:“把腰带还我!南天门乃天庭重地!大庭广众之下!你这——成何体统!!”

“杨戬将军还要一个时辰才来换班,其他是侍卫也都在轮值期间,这南天门哪里有人啊?”站在他几步开外的敖海砚抱着双臂,笑得更开心了:“你连在我面前扒了衣服都不肯啊?”

“黄,花,大,姑,娘~?”

“你过分了!!”

试问一个成年儿郎被这么打趣,有几个人能忍住?混天绫被气得语塞,驱使了那一边漂着的红绸就要去缠那调皮戏弄他的人,可一眨眼的功夫,那灵巧少年早已踏云而去,只留下久久不散的声音,在云间游荡了。

混天绫抓着红绸,眉头紧紧锁了起来,看着红绸那干干净净的布料,却总觉得和干了什么人神共愤的事情一样,几个呼吸之间,就被烫到了似的将自己的本体扔在一边了。

黄花大姑娘……吗……?

……

……

【在被迫拥有了丰富的实战经验的几年之后,在被大藕言传身教谆谆教诲之下,混天绫,作为为老李家付出最多的人……不法器!他,觉醒了!!!】


……

……


↓↓↓看健气小珍珠如何阴沟里翻船~~~


看评论哦~


留下小蓝手小红心还有你的小评论!!


四喜荼
这是一条定时的言论,讨论一下混...

这是一条定时的言论,讨论一下混天绫可以开什么车,留评车梗

估摸着我现在在学校,等下次回来把评论里的车梗结合一下写一遍

定时是因为怕长期不发lofter限流我


这是一条定时的言论,讨论一下混天绫可以开什么车,留评车梗

估摸着我现在在学校,等下次回来把评论里的车梗结合一下写一遍

定时是因为怕长期不发lofter限流我

 

艾晨儿是仙女( ´͈ ⌵ `͈ )σ
饼渣飞车。 被老福屏3次了。我...

饼渣飞车。

被老福屏3次了。我只能指路微博了。

混天绫又累了。

微博指路
https://m.weibo.cn/5487850099/4410254433786720

饼渣飞车。

被老福屏3次了。我只能指路微博了。

混天绫又累了。

微博指路
https://m.weibo.cn/5487850099/4410254433786720

大牧人

是上篇藕饼的续(续混天绫和火尖枪勉勉强强的藕饼tag

劳模混天绫和初次(和大家)见面的火尖枪


是神兵拟人了。(有参考衣服啥的,毕竟自己真的想不太粗来


混天绫还是一下子就能脑补出样子,,,但是火尖枪就比较不好想。。。


p3是我对火尖枪的印象2333


是上篇藕饼的续(续混天绫和火尖枪勉勉强强的藕饼tag

劳模混天绫和初次(和大家)见面的火尖枪

 

是神兵拟人了。(有参考衣服啥的,毕竟自己真的想不太粗来

 

混天绫还是一下子就能脑补出样子,,,但是火尖枪就比较不好想。。。

 

p3是我对火尖枪的印象2333

 


 


肉柴Z🐶
🎶改革春风吹满地~吒儿耕田真...

🎶改革春风吹满地~
吒儿耕田真争气~

小学生草稿流又来了
真的没人觉得劳模混天绫跟六臂吒儿很适合开荒吗ヽ(•̀ω•́ )ゝ

🎶改革春风吹满地~
吒儿耕田真争气~

小学生草稿流又来了
真的没人觉得劳模混天绫跟六臂吒儿很适合开荒吗ヽ(•̀ω•́ )ゝ

双双_

【藕饼】重逢

转自QQ

重逢的两人


“好久不见啊,敖丙。”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敖丙想也没想就逃了。


“混天绫!上!”


突然,一条红丝飞到敖丙身边,把他捆了个遍,话也说不出来,动也动不了。只好先任由它带走。混天绫把他带到了一个个人少的小巷里。这里他知道,这是他和哪吒经常汇合之地,那也只是以前了。


不一会,哪吒来了。“ 你跑什么呀,有没要吃了你。”


哪吒慢慢走到他面前,蹲下,把他嘴上的那块红丝扒了扒,让他能够说上话。


“把你的混天绫收起来,放开我。我不认得你。”敖丙把脸撇开,脸上的表情可不太好。


敖丙也没闹,他可知道哪吒的脾气,闹了更吃亏。


“怎么...

转自QQ

重逢的两人


“好久不见啊,敖丙。”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敖丙想也没想就逃了。


“混天绫!上!”


突然,一条红丝飞到敖丙身边,把他捆了个遍,话也说不出来,动也动不了。只好先任由它带走。混天绫把他带到了一个个人少的小巷里。这里他知道,这是他和哪吒经常汇合之地,那也只是以前了。


不一会,哪吒来了。“ 你跑什么呀,有没要吃了你。”


哪吒慢慢走到他面前,蹲下,把他嘴上的那块红丝扒了扒,让他能够说上话。


“把你的混天绫收起来,放开我。我不认得你。”敖丙把脸撇开,脸上的表情可不太好。


敖丙也没闹,他可知道哪吒的脾气,闹了更吃亏。


“怎么,敖丙大人,才过了三年,就不认得我了?我可不记得你们龙族有这健忘的毛病啊。”哪吒捏起敖丙的下巴,拧过来,把脸凑过去,气儿都吹到敖丙脸上了。


“要不,我帮你激激?”敖丙的脸色越来越沉,眉毛也皱得愈紧,“放开。”哪吒发现形势不对,又捏了捏敖丙的脸,就放开了。


哪吒靠在小巷旁的墙上,撇撇嘴,很委屈似的,“什么嘛,我这么想你,一回来就来找你,你就这么对我。”


“那你还不是一见面就把我给绑了。”敖丙冷哼,怎么也不“感受”到哪吒语气里的那个意思。


”这还不是你跑了嘛。”哪吒又蹲下来,靠着墙,把头窝在臂弯里,又側这头,盯着敖丙,小声嘀咕,“要不然我才舍不得捆我家媳妇呢全给招了,“是我师傅不让我告诉你的。


(师傅对不住了这锅你先背好)


“其实我也不太想告诉你....”


“为什么?”


“那还不是怕,告诉了你,我前一秒刚走,你后一秒就跟上来了呢。”哪吒挠挠头,“再说了,我是去修炼,不是去玩。你跟上来,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我可不心疼死。”


两人沉默了一会,还是敖丙先开了口“那你能先放开我,行动不方便。”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答应我,不能跑!”


哪吒伸出小拇指,“来来来,拉钩。”敖丙无奈的望着面前的人,说了一句“行动不便。”


“啊,忘记了,你还捆着呢,”哪吒拍拍手,“混天绫!”一会儿,敖丙身上捆着的那条红丝,“嗖”的一下,又飞回到哪吒身边了。


“媳.....敖丙,怎么样,疼不疼,”哪吒又转身指着混天绫,“你你你,就你谁叫你捆那么紧的,都把我的敖丙捆疼了,小心下次我把你废了!”


(混天绫:宝宝心里有苦说不出……)


是于彬也是弓美

我,终于疯了
明明磕漫威的时候都忍住了,藕饼太上头了
没想到初次尝试的我就险被母上大人查水表,两次 (   :∇:)我太难了

我,终于疯了
明明磕漫威的时候都忍住了,藕饼太上头了
没想到初次尝试的我就险被母上大人查水表,两次 (   :∇:)我太难了

小兔在此

沒想到吧!(少许藕饼)
明天才更文
(原圖來自於刀剑乱舞的圖,由於我是发報後才发现,所以才沒发,还有,多谢@红袍道长的提醒)

沒想到吧!(少许藕饼)
明天才更文
(原圖來自於刀剑乱舞的圖,由於我是发報後才发现,所以才沒发,还有,多谢@红袍道长的提醒)

小兔在此
不知道会有人看我写的沙雕藕饼文...

不知道会有人看我写的沙雕藕饼文吗

不知道会有人看我写的沙雕藕饼文吗

小兔在此
混天绫的烦惱 我们明明都是混天...

混天绫的烦惱

我们明明都是混天绫,但为什么只有我是女的!!!!!

混天绫的烦惱

我们明明都是混天绫,但为什么只有我是女的!!!!!

惑之不解
画到一半懒得画了。。。我爱小甜...

画到一半懒得画了。。。我爱小甜饼

是丙丙拿着混天绫(大概掉水里了)去找哪吒玩的情景

画到一半懒得画了。。。我爱小甜饼

是丙丙拿着混天绫(大概掉水里了)去找哪吒玩的情景

红茶

混天绫要罢工啦

我叫混天绫,是一个满口川普的富态仙人随火尖枪老兄弟、猪,不……风火轮一起赠给他傻徒儿哪吒做三岁生辰礼物的法宝之一,向来兢兢业业、随唤随到,可算是主人耍帅的好帮手、捆绑敌人的好工具。

只是,最近业务有些繁忙,日子不大好过。

我本乃仙家重宝,虽不至于供奉于庙宇、受拜于厅堂,但主人肉身消弭后也合该享受一段风平浪静的轻松时光吧(灵魂状态的主人怎能使唤我等法宝实物呢)。

——不想世事难料、吒心难测。主人灵魄具在,又有其师父父母及法莲宝器的供养,故而虽为世间一道不实的魂魄,仍强于凡间之人,甚至比之普通仙人也不相上下,自然对于我们这些本就认了他为主的旧相好……法宝重器,也是使得得心应手,与从前一般无二...

我叫混天绫,是一个满口川普的富态仙人随火尖枪老兄弟、猪,不……风火轮一起赠给他傻徒儿哪吒做三岁生辰礼物的法宝之一,向来兢兢业业、随唤随到,可算是主人耍帅的好帮手、捆绑敌人的好工具。

只是,最近业务有些繁忙,日子不大好过。

我本乃仙家重宝,虽不至于供奉于庙宇、受拜于厅堂,但主人肉身消弭后也合该享受一段风平浪静的轻松时光吧(灵魂状态的主人怎能使唤我等法宝实物呢)。

——不想世事难料、吒心难测。主人灵魄具在,又有其师父父母及法莲宝器的供养,故而虽为世间一道不实的魂魄,仍强于凡间之人,甚至比之普通仙人也不相上下,自然对于我们这些本就认了他为主的旧相好……法宝重器,也是使得得心应手,与从前一般无二,此为世事难料;至于那吒心难测,说来真是令绫唏嘘不已——那混世魔丸向来行事从欲、放浪形骸,每每叫我看到他与那单纯的龙族小公子玩耍,总叫我为那可怜见的小公子捏一把汗。那龙族小公子也只剩一道魂魄,不过以龙族魂力之强大,加之法莲的养护,与我家混z……小主人实力却是一般无二的,嗯……就是这性子着实可欺,稍有不觉便落了下乘,真是叫绫恨铁不成钢,身子都要愁打结了。

怎么这样一个清清冷冷温温润润的可人小公子,在外进退有礼、不卑不亢,自幼饱腹诗书、勤练功法,就交了主人这么一个毛毛躁躁不知礼数上房揭瓦无法无天目无尊长……的朋友,绫愁啊。

咳咳咳,本来我也不想这么说自家主人的,毕竟咱家主人幼童模样也是贱萌贱萌……可可爱爱的,老招人疼了。瞧那独特的黑眼圈、那活泼的小雀斑、那豁了口的小虎牙,再怎么叛逆,也无伤大雅。何况小主人天性自然、随性而为,偶尔有的一点口是心非的小别扭只教人想上去狠狠搓揉一顿,不会生出半点不适。

可是,那少年模样,绫着实看不惯!

少年长得帅模帅样挺能唬人的,可只要主人与那龙族小公子玩闹时一化为少年模样,便叫我两绫角颤颤,知晓本绫又该上班了。

本绫也不是不爱上班!本绫也是一个有职业操守的绫!可是!此上班非彼上班!!!

本绫也想多看看人间大好风光,每每上班自我意识便要被被迫沉眠,仍由主人差使,除了特殊情况主人拿我做分身一起对敌,才会放出一部分潜意识来,大多时候总是我一条绫孤孤零零地在小黑屋里沉眠,真是见者伤心、闻者落泪!

更叫人崩溃的是,本绫一条神器,每次在主人与龙族小公子玩闹之后醒来,就会发现自己皱皱巴巴,全无神器的光鲜模样。可恨的是主人也不管我,只晓得一个劲地盯着龙族小公子清俊的睡颜看,不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傻,辣绫的眼睛。

绫的日子不好过,绫要罢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