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洛亦水

少年不见江湖远

                         

                                               1



我的生命中有很多重要的朋友,这其中当然也包括很多老朋友。

如果说我这几年最不愿意做的事情,那就是和这些老朋友见面。

什么是老朋友?在我的印象里,翻开手机通讯录,感觉那些躺尸好几年的名字都很熟悉,可脑海里怎么也想不起他们的音容相貌的,这些便是老朋友了。

说起来,当我的生命中真正开始出现朋友这个词汇的时候,彼时我刚认识小白。

小白可以称得上是我人生中第一个朋友,也是良师益友。

六年级刚分班的时候,插班生小白很顺利的被老师一眼相中,成为了我的新同桌。

那时我第一次住校,很不习惯。

小白呢,他就睡在我的上铺,每天晚上我都能闻到他臭脚丫子的香气,后来习惯了,竟然也能在臭气熏天中睡得香甜。

至于小白的绰号,不单单是因为他的名字中带了个“白”字,也因为他人生的很白净,就像个小白脸一样,偶尔他的白净中还会透出一股子病态。

那时候很难找到长得这么干净的男孩子,所以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捏着他的脸,看他脸上有没有擦粉,事实证明,他并没有。


                                               2



小白有个同样干净的名字,苏慕白。

小白名字取得虽然文艺,性格可不文艺,换句话说,是那种真正的乐观开朗,和谁都能打成一片天的那种性格,东北气质十足,说话也很爽朗。

他不像我,是个闷葫芦,有些笨手笨脚的,为此,他还特地给我取了个“大白”的外号,对于这个绰号,他还振振有词,他说你情商这么白痴,叫你大白那都是抬举你了。

有时候,他还会特地捏着他病态白的皮肤凑到我面前,硬要比肤色,然后来反衬我皮肤的奇黑无比。

其实,我的肤色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在小白未出现的时候,我的肤色可是最受班上女生青睐的,时常我都能听到女生在课后对我指指点点的,不时还露出一抹羞涩的笑意。

当然,这些福利都是在小白还没进入到这个班级之前。

小白就仿佛是我的对头一般,将我所有的光环都给夺走了,记得他刚进班级的时候,干净的白衬衫,配着一条休闲的咖啡色卡其裤,肩上斜斜的背着一个清新的小书包,一出现就引起班上女生的一片尖叫。

对此,我是鄙视的。

一个男生打扮的要这么好看干嘛?颜色搭的这么洋气,头发又弄的这么帅气,难道他以为他是明星啊?

他的着装方式在我们当时还很稚嫩的眼中看起来是比较新潮的,换个词来说就是很时髦,那时候我们都没有见过世面,尤其是那些女生,自然觉得来了个神仙般的人儿,想想小白进班也颇有一种林妹妹进贾府的赶脚。


                                               3



我是班上的班长,他是班上的班副。

这个是由投票决定的,本来还以为人气最旺的会是他,可没想到唱票的时候竟然峰回路转,我竟然当选了班长,我自己对此也很吃惊,后来才知道,班上的女生其实是统一战线投了小白的,而班上的男生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也幸亏当初我们班上的男生比女生多一人来着。

最后为了避免男男搭配,干活真累的原则,我和小白私底下成了好朋友。

那时候,我除了沉默寡言,还颇喜欢看些武侠修仙之类的小说,看得兴致盎然的时候,就想象自己是位仗剑走天下的大侠,在虚幻的世界里书写自己的快意恩仇。

有次我写的小说不小心被小白看到了,他看到书中那些莫名其妙的栽赃诽谤,然后淡淡的指着自己问我,你这个书中写的猥琐的小白脸大侠指的是我嘛?

说完还很是无辜的眨了眨眼,撇着嘴道,我哪里猥琐了?我自我感觉挺有内涵的啊,挺潇洒的啊。

他是有内涵了,我听了这话却受了内伤。

当时的我又羞愧又无语。

还能有人比他更无耻的么?

事实证明,还真有。

没错,那个人……就是我。


                                               4



十三岁的我,情商混沌初开,也可能是因为早上吃多了鸡蛋,导致有点早熟,所以莫名的对班上的一个女生有些好感。

可我那个时候智商挺高,情商是出了名的低,也不怎么会说话,也不会同学相处之道,有些以自我为中心,同那个有些好感的女孩子还经常会闹些矛盾之类的,真的很大白。

与我很不同的是,小白性格不仅通情达理,性格也有些幽默搞怪,与班上同学也玩成一片,当然这其中也包括那个女同学,也就是同桌的她。

简而言之,那时候班上流行“三人行”,都是三个三个坐一个排,我和小白同桌,小白和我心仪的她同桌,我和心动女生之间就这样隔了一个时常发光发亮的电灯泡,就此隔开了万水千山。

也不知道小白是怎么发现我看上了他同桌的,竟然在他嘲笑完我之后,又偷偷在上课的时候塞给我一张纸条:“你书中那个和你青梅竹马的白衣女侠是不是就是凌敏?”

我心里咯噔一声,他是怎么知道的?

后来我问他怎么知道我喜欢那个女生的,因为我从来没有越雷池半步啊,小心翼翼的藏着自己的小心思,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多给那个女生呢!

他说,因为凌敏喜欢穿白衬衫啊,而你书中那个白衣女侠的台词怎么感觉凌敏前几天说过?



                                              5



喜欢凌敏的事情最后不了了之了,而我的人生字典里莫名多了“兄弟”两个字。

我喜欢凌敏,并在小白的再三鼓励之下,于一个雨天向没带伞的凌敏英雄救美,顺手还表了个白。

小白撑着伞站在教学楼拐角的后面望着我们,凌敏看不到他,我也看不到他,如果我能看到,我想此刻他脸上的表情一定比我被拒绝的时候还要难过。

凌敏告诉我,她很感动我为她做的一切,可还是十动然拒的拒绝了我。

她说,对不起。

她还说,她喜欢小白。

然后转身跑进了雨帘里,转角就看到站在那里皮肤白的发青的小白。

我呆呆的愣在那里,无处躲藏。

结局是,小白的伞给了凌敏,凌敏没有被淋湿,淋湿的是两个少男的身,或许还有两个人的心。

小白喜欢凌敏,这是我始料未及的,也是我从未想过的。

原来有的人的心思比我藏的还深。

这一切,都是后来升高中之后,在省城与我同班的女生告诉我的。


                                              6



很幸运,我又和凌敏见面了。

凌敏愤愤的告诉我,小白和他是邻居,他们是青梅竹马,从小定的是娃娃亲。

不过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小白自己在六年级的时候和她解除了婚约。

没错,凌敏恨我。

她想,小白当时一定是为了成全我,所以才和她解除了婚约,才害她成为了家里的笑柄的。

这些是她所知道的真相,小白自解除婚约之后,就举家搬走了。

所以当她歇斯底里的扯着我衬衫的白领子问我,慕白哥哥在哪的时候,我的表情很平静。

慕白哥哥,她一直这么叫她,没想到几年过去,她还叫她慕白哥哥。

所谓执念,便是如此吧。

我盯着她的眼睛,故作镇定,轻轻的摇了摇头,凌敏,你年少时对小白的喜欢竟然转为了爱,这是我没想到的,可是现在,我也不知道慕白在哪。

凌敏听完这些无力的蹲在了地上,无声的流泪。

良久,她才拭去泪珠,轻着声音问道,凉尘,那慕白他还好吗?

他很好,你放心。

望着凌敏转身离去的背影,我想或许这才是最好的结局了。


                                               7



慕白?我也很想知道你现在在那里过的好不好?

我抬头看着天上,喃喃自语。

小白没有同我一样去省城,他留在了市里,留在了我年少时青涩的记忆里,也永远的留在了我房间的黑色相框里。

小白的白净不是没有原因的,他患有白化病,并且随着年龄的增大而日趋严重。

所以他在最炎热的夏天都穿着长袖的白衬衫,大长裤,不露出一丁点儿的皮肤,并不是为了装酷,也不是为了赶潮流,只是因为,他要守护自己的秘密。

他的头发也永远是那么整齐,一丝不苟,干净出尘。

那时的他已经在做化疗,头顶的头发已经掉光了,那头葱郁的头发是顶假发。

他小心翼翼的掩盖着他所有的秘密,不让任何人知晓,除了我。

我想,凌敏同我一样,也知晓他的这些秘密。

毕竟她也曾与他同桌,这些掩盖着的小秘密,怎么瞒得住心细如发的她?

只不过,她不想承认,也不敢承认。

谁能承认一个鲜活的生命已经离自己远去了呢?

她办不到,我也办不到。

我已经不是以前的样子了,我老了,小白却还是旧时的模样,还是年少葱茏岁月的模样,意气风发。

不管小白去了哪里,他都是我的朋友,我的一个许久不见的老朋友,即使我们之间的距离再远,也终究抵不过我与他心间的距离近。


                                                8



                                


六年级毕业的时候,我在小白的通讯录上写了一句话:嘿,少年,一定要记得我们一起闯过的江湖啊!

小白其实也喜欢写点故事,我们一起合着写了一本武侠小说,短篇,字数不多不少,刚好两万字。

书中的他不再是猥琐的白少侠,而我也不再是武林盟主;他成了正义的化身,依旧白衣翩翩;我凭借一柄折扇,舞出书生意气,我们在书中是两个平凡普通的书侠双生客,有自己的白衣江湖梦,有自己的少年书生情。

可惜,白衣江湖梦已经破碎,唯余满腔书生情罢了。

嘿,当年的那个白衣少年,你可曾入梦?

当初说好的要一起快意江湖的,我准备好了,你呢?

少年不见,江湖已远。


徒生
在微博扒到我没多久就来照片拍照...

在微博扒到我没多久就来照片拍照的小可爱

在微博扒到我没多久就来照片拍照的小可爱

辞酒🌸
#安#叫酒爷。 --“婉儿可否...

#安
#叫酒爷。

   --“婉儿可否向你讨要一个晚安吻?”

   --“婉儿可是迫切地希望着这个吻能够带着一点点您身上的酒味,一点点您身上的薄荷味,一点点我喜欢的甜甜的味。”

   --晚安大人,吻完我再睡吧♡
   --晚安大人,别再去想那个蓝毛了♡
   --希望您有了婉儿,便够了♡

#安
#叫酒爷。

   --“婉儿可否向你讨要一个晚安吻?”

   --“婉儿可是迫切地希望着这个吻能够带着一点点您身上的酒味,一点点您身上的薄荷味,一点点我喜欢的甜甜的味。”

   --晚安大人,吻完我再睡吧♡
   --晚安大人,别再去想那个蓝毛了♡
   --希望您有了婉儿,便够了♡

225电台

#记一顿饭#

在上海之后的集训终于告别了盒饭

开始了小组农家乐大盘菜

组长是个89年的同济博士

被我们戏称为大家长式的组长

两个94、95刚本科毕业

也的确明显更像是呆萌的小弟弟

组员们一起吃吃喝喝复盘项目

时间久了真感觉像是家人一般


习惯了长久以来只和文科生姑娘打交道

在每顿饭里和理工科男生们的交流中

也从思维差异中获得了很多新思路

更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过于感性过于狭隘

也算有种推开新世界的大门的感觉

——Couch Potato


#记一顿饭#

在上海之后的集训终于告别了盒饭

开始了小组农家乐大盘菜

组长是个89年的同济博士

被我们戏称为大家长式的组长

两个94、95刚本科毕业

也的确明显更像是呆萌的小弟弟

组员们一起吃吃喝喝复盘项目

时间久了真感觉像是家人一般


习惯了长久以来只和文科生姑娘打交道

在每顿饭里和理工科男生们的交流中

也从思维差异中获得了很多新思路

更深刻地意识到自己过于感性过于狭隘

也算有种推开新世界的大门的感觉

——Couch Potato


蘭婉茉香

今天的小隨筆~

以後再補文字吧。

今天的小隨筆~

以後再補文字吧。

蘭婉茉香

今天

在故宮

最美的遇見~

「四僧書畫展」

今天

在故宮

最美的遇見~

「四僧書畫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