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清明

25553浏览    4425参与
乔yi乔
来年桃花开,再上金鸡湖

来年桃花开,再上金鸡湖

来年桃花开,再上金鸡湖

饕餮陛下的小松鼠

清明由来
  相传春秋战国时代,晋献公的妃子骊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位,就设毒计谋害太子申生,申生被逼自杀。申生的弟弟重耳,为了躲避祸害,流亡出走。在流亡期间,重耳受尽了屈辱。原来跟着他一道出奔的臣子,大多陆陆续续地各奔出路去了。只剩下少数几个忠心耿耿的人,一直追随着他。其中一人叫介子推。有一次,重耳饿晕了过去。介子推为了救重耳,从自己腿上割下了一块肉,用火烤熟了就送给重耳吃。十九年后,重耳回国做了君主,就是着名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
  
  晋文公执政后,对那些和他同甘共苦的臣子大加封赏,唯独忘了介子推。有人在晋文公面前为介子推叫屈。晋文公猛然忆起旧事,心中有愧,马上差人去请介子推上朝受赏封官。...

清明由来
  相传春秋战国时代,晋献公的妃子骊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奚齐继位,就设毒计谋害太子申生,申生被逼自杀。申生的弟弟重耳,为了躲避祸害,流亡出走。在流亡期间,重耳受尽了屈辱。原来跟着他一道出奔的臣子,大多陆陆续续地各奔出路去了。只剩下少数几个忠心耿耿的人,一直追随着他。其中一人叫介子推。有一次,重耳饿晕了过去。介子推为了救重耳,从自己腿上割下了一块肉,用火烤熟了就送给重耳吃。十九年后,重耳回国做了君主,就是着名春秋五霸之一晋文公。
  
  晋文公执政后,对那些和他同甘共苦的臣子大加封赏,唯独忘了介子推。有人在晋文公面前为介子推叫屈。晋文公猛然忆起旧事,心中有愧,马上差人去请介子推上朝受赏封官。可是,差人去了几趟,介子推不来。晋文公只好亲去请。可是,当晋文公来到介子推家时,只见大门紧闭。介子推不愿见他,已经背着老母躲进了绵山(今山西介休县东南)。晋文公便让他的御林军上绵山搜索,没有找到。于是,有人出了个主意说,不如放火烧山,三面点火,留下一方,大火起时介子推会自己走出来的。晋文公乃下令举火烧山,孰料大火烧了三天三夜,大火熄灭后,终究不见介子推出来。上山一看,介子推母子俩抱着一棵烧焦的大柳树已经死了。晋文公望着介子推的尸体哭拜一阵,然后安葬遗体,发现介子推脊梁堵着个柳树树洞,洞里好象有什么东西。掏出一看,原来是片衣襟,上面题了一首血诗:
  
  割肉奉君尽丹心,但愿主公常清明。
  
  柳下作鬼终不见,强似伴君作谏臣。
  
  倘若主公心有我,忆我之时常自省。
  
  臣在九泉心无愧,勤政清明复清明。
  
  晋文公将血书藏入袖中。然后把介子推和他的母亲分别安葬在那棵烧焦的大柳树下。为了纪念介子推,晋文公下令把绵山改为“介山”,在山上建立祠堂,并把放火烧山的这一天定为寒食节,晓谕全国,每年这天禁忌烟火,只吃寒食。
  
  走时,他伐了一段烧焦的柳木,到宫中做了双木屐,每天望着它叹道:“悲哉足下。”“足下”是古人下级对上级或同辈之间相互尊敬的称呼,据说就是来源于此。
  
  第二年,晋文公领着群臣,素服徒步登山祭奠,表示哀悼。行至坟前,只见那棵老柳树死树复活,绿枝千条,随风飘舞。晋文公望着复活的老柳树,像看见了介子推一样。他敬重地走到跟前,珍爱地掐了一下枝,编了一个圈儿戴在头上。祭扫后,晋文公把复活的老柳树赐名为“清明柳”,又把这天定为清明节。
  
  以后

众生

折桂令·客窗清明

风风雨雨梨花,

窄索帘栊,巧小窗纱。

甚情绪灯前,

客怀枕畔,心事天涯。

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

蓦见人家,杨柳分烟,扶上檐牙。

风风雨雨梨花,

窄索帘栊,巧小窗纱。

甚情绪灯前,

客怀枕畔,心事天涯。

三千丈清愁鬓发,五十年春梦繁华。

蓦见人家,杨柳分烟,扶上檐牙。


景问璃
#德鲁纳酒店# 清明这一辈子只...

#德鲁纳酒店# 清明这一辈子只抱过满月两次。
第一次,他穿过了满月的剑抱到了她。
第二次,他附在了满月爱的那个人身上抱到了她。
所以,我永远不喜欢具灿盛。 ​​​

#德鲁纳酒店# 清明这一辈子只抱过满月两次。
第一次,他穿过了满月的剑抱到了她。
第二次,他附在了满月爱的那个人身上抱到了她。
所以,我永远不喜欢具灿盛。 ​​​

边睡觉边犯困

还是清明刀

张起灵呆立在一方刻字石碑前,碑上吴邪二字金得刺眼。他点上两根烟,一根放在了墓前,一根放进嘴里抽了起来,烟从他鼻孔里不停的喷出来,一根很快就抽完了,他点上另一根。

吴邪啊吴邪。


吴邪三岁。走路还走不稳的他急不可耐地奔向手里拿着糖的爷爷,忽然就左脚踩了右脚,往前扑腾了几步就要往地上扑,眼看着就要摔倒地上挂彩,一双大手扶住了他。

那是一双两只手指特别长的大手。

“当心。”


吴邪十岁。瘦金体已经练的象模像样。

每天那个穿着藏青色卫衣的人都会来接他放学,把他和书包一提溜,就往家走。

“我想吃那个!”

“不许。”


吴邪二十多岁。那个身影消失...

张起灵呆立在一方刻字石碑前,碑上吴邪二字金得刺眼。他点上两根烟,一根放在了墓前,一根放进嘴里抽了起来,烟从他鼻孔里不停的喷出来,一根很快就抽完了,他点上另一根。

吴邪啊吴邪。

 

吴邪三岁。走路还走不稳的他急不可耐地奔向手里拿着糖的爷爷,忽然就左脚踩了右脚,往前扑腾了几步就要往地上扑,眼看着就要摔倒地上挂彩,一双大手扶住了他。

那是一双两只手指特别长的大手。

“当心。”

 

吴邪十岁。瘦金体已经练的象模像样。

每天那个穿着藏青色卫衣的人都会来接他放学,把他和书包一提溜,就往家走。

“我想吃那个!”

“不许。”

 

吴邪二十多岁。那个身影消失了好多年了,不见踪迹,吴邪努力去回想,却想不起来。

“九点鸡眼黄沙,龙脊背,速来。”

那是再见,却不再熟捻。

吴邪只当是初见。无妨。

可人生若只如初见,便没了后面的古刀泣血,没了那沙海十七道劫。

吴邪四十多岁。我的吴邪啊,你这又是何必呢。吴邪遮了遮手上的伤疤。挽住胖子。

“出发,去接小哥。”

 

吴邪六十多岁。烟早就戒了,每天端着个盆儿泡脚。西藏的喇嘛都是能控制自己的好奇心的,吴邪也是。他的老黄历都够别人几辈子了,生活早就没了刺激,就在一天天的发呆中度过。他和张起灵两人开始一起看着天发呆,就着胖子的呼噜声,张起灵直觉得安详得好笑。

可是人,究竟是会死的啊。

 

吴邪在胖子过世的第二天死去了。他死前紧紧地盯着闷油瓶,勉强地挤出了一个苦涩的微笑。他的嘴角蠕动着,小哥凑到他嘴边。

“小哥,剩下的路,我不能陪你走了。”

“你还能再活好多年的吧,哼哼,只希望你过了几百年下来还能找到我和胖子。”

到死还在打趣。

张起灵报以了一个哽咽的笑。

 

藏青色的身影忽地跪倒在了墓碑之前。

他回想着他的一生。

青铜门后的终极,不过是一个自欺欺人的谎言,不过是张家人的宿命。

被世界上最后一个记得他的存在的人遗忘,然后死去。

其实这时候就算消失,也没关系的吧。

张起灵最后感觉到的是靠倒在墓碑上的凉意。

吴邪。

我回家了。

 

 

 

 

 


边睡觉边犯困

清明时候写的

又是一年清明。

胖子嚷嚷着要去看云彩,我们仨一合计,先去扫了潘子的衣冠冢,再去巴乃。

潘子的牌位前已经快一年没人打扫,一片狼藉,我扫开了一块空地。去年我点的烟的烟头还在,我统统扫走,又点上新的三根,客客气气的拜了一拜,放到了牌位前。

“他娘的,这潘子,居然喜欢这口差烟,胖爷我要是死了,你可得给我一包一包地烧过来,哪样贵就给胖爷烧哪样,我不挑。”

我让胖子滚蛋,自己却欸了一声。

“上次给潘子倒完酒,我还留了半瓶在这里,连盖子都盖好了,怎么全空了。”

“哎呦喂,肯定是哪个守墓的糟老头子给喝了。跟死人抢酒喝,也不怕半夜鬼敲门,况且咱潘子这肯定算个厉鬼,是不。”胖子打趣道。

我知道胖子是...

又是一年清明。

胖子嚷嚷着要去看云彩,我们仨一合计,先去扫了潘子的衣冠冢,再去巴乃。

潘子的牌位前已经快一年没人打扫,一片狼藉,我扫开了一块空地。去年我点的烟的烟头还在,我统统扫走,又点上新的三根,客客气气的拜了一拜,放到了牌位前。

“他娘的,这潘子,居然喜欢这口差烟,胖爷我要是死了,你可得给我一包一包地烧过来,哪样贵就给胖爷烧哪样,我不挑。”

我让胖子滚蛋,自己却欸了一声。

“上次给潘子倒完酒,我还留了半瓶在这里,连盖子都盖好了,怎么全空了。”

“哎呦喂,肯定是哪个守墓的糟老头子给喝了。跟死人抢酒喝,也不怕半夜鬼敲门,况且咱潘子这肯定算个厉鬼,是不。”胖子打趣道。

我知道胖子是在调节有些尴尬的气氛,勉强地笑了笑,勾上胖子的肩。

“走了。”

我最后回头看了一眼潘子的牌位,烟把眼睛烧得有些红。

 

说实在的,现在的动车比当时去巴乃摇摇晃晃的火车好多了,我和胖子整个人瘫进了座位里,小哥和我们的票不在一起,正一脸不耐烦地和隔壁座的花痴女生合影。换作过去我早就冲过去把小哥提溜过来让胖子和小哥换座了。现在和刘丧比起来,算个屁。我摇头笑笑,靠在胖子的肥膀子上,闭上了眼睛。

我梦到了潘子。他抽着烟,右手拿着的,是我刚刚放在他碑前的酒。

“小三爷啊,可得谢谢你这么多年都惦记着我潘子,放心吧,我在那里过的好着呢,就缺个媳妇儿还没找着了。不过,我在下面没看着三爷,他一定还活着啊。地府的关有我潘子把着,不会让他提早来报道的.”

我张张嘴,在梦里说不出一句话。

我坐起身睁开眼。

是啊,三叔。我看着眼前飞快掠过的风景。

愿你莫忘归路。

 

 


拖延症路人
虽然是个欠打的熊孩子,但是长得...

虽然是个欠打的熊孩子,但是长得这么帅,原谅你了😘

虽然是个欠打的熊孩子,但是长得这么帅,原谅你了😘

随风
清明雨 ――HY2018040...

清明雨
          ――HY20180404
细雨如藕线,桥架阴阳天,
斜风潜入怀,轻轻抚哀思。
奈何漂泊身,何以祭先魂,
空留匆匆步,潇潇入雨幕。
浮世几多梦,以恨洗苍穹,
青叶不知返,何惧化蝶日,
不问离尘苦,只向艳阳生,
翩翩依风舞,飘飘落凡尘。

清明雨
          ――HY20180404
细雨如藕线,桥架阴阳天,
斜风潜入怀,轻轻抚哀思。
奈何漂泊身,何以祭先魂,
空留匆匆步,潇潇入雨幕。
浮世几多梦,以恨洗苍穹,
青叶不知返,何惧化蝶日,
不问离尘苦,只向艳阳生,
翩翩依风舞,飘飘落凡尘。

韬

清明节的片子,临近中秋才冲扫出来,也是够拖的

清明节的片子,临近中秋才冲扫出来,也是够拖的

lyn
「久梦已忘身是蝶,清水安识我非...

「久梦已忘身是蝶,清水安识我非鱼」

「久梦已忘身是蝶,清水安识我非鱼」

落荷
其实我是清明担

其实我是清明担

其实我是清明担

夏霓生

清明春归时



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

柳絮飞城,花蕊冒出了小脑袋,不知名的花无声开了。

人间四月,芳菲风月无边。

竟有叶儿飘零,木叶半青黄。

新叶青翠透了,有的叶儿偏生是嫩黄。树干棕深,定是被平静的墨色湖水浸染,缝隙里生出春天的痕迹。

满城的花亭亭轻摇,枝干舒展,没有一点儿突兀的线条,不同颜色的花蕊藏在嫩绿里,不知是谁用工笔细腻描绘的画卷。

老师说,南方的叶子有人情味儿。它们撑过一整个冬季,离开的时候人间已经万物生春。

秋冬的叶儿颜色深沉,春天的明亮稚嫩。清明,是最干净澄澈的词语。

缓缓流转的水波,露水留恋的枝叶,春山烟欲收的温柔,似乎都和它有关。

石阶边的春草拥簇在一起,摇摇芽尖儿的嫩绿,不知名的小花也跟着晃。

一个房...



万物生长此时,皆清洁而明净。

柳絮飞城,花蕊冒出了小脑袋,不知名的花无声开了。

人间四月,芳菲风月无边。

竟有叶儿飘零,木叶半青黄。

新叶青翠透了,有的叶儿偏生是嫩黄。树干棕深,定是被平静的墨色湖水浸染,缝隙里生出春天的痕迹。

满城的花亭亭轻摇,枝干舒展,没有一点儿突兀的线条,不同颜色的花蕊藏在嫩绿里,不知是谁用工笔细腻描绘的画卷。

老师说,南方的叶子有人情味儿。它们撑过一整个冬季,离开的时候人间已经万物生春。

秋冬的叶儿颜色深沉,春天的明亮稚嫩。清明,是最干净澄澈的词语。

缓缓流转的水波,露水留恋的枝叶,春山烟欲收的温柔,似乎都和它有关。

石阶边的春草拥簇在一起,摇摇芽尖儿的嫩绿,不知名的小花也跟着晃。

一个房子里一定要有个大窗子,望见满目春光好。窗前摆个长桌子,敲棋子,捉飞絮,托腮发空,喝茶,喝茶。

何日踏春归,萍水相逢也极好。软鞋踏万径千山,裙摆飘摇,一身轻盈。回故里点灯,一身是星子。

春归了。


写于4.12 半夜0:27


清明子卿

救赎

一叩师恩浩荡,救吾性命
二叩师尊如父,教诲永莫敢忘
三叩师恩无报,来世求心安。

救赎

一叩师恩浩荡,救吾性命
二叩师尊如父,教诲永莫敢忘
三叩师恩无报,来世求心安。

羽箑

鹧鸪天·清明祭祖

(这是改完平仄之后的版本)

黄鹂数声已唤春,野塘溪水却萦坟。

薜萝墙角除遗迹,白桦林边祭先魂。

云山护,日月分,一年人事漫留痕。

试看青翠陵前柏,春去犹怜不醒人。


(这是今年清明节时写的,当时还没有改平仄……感觉我真的就是填一首词很快,但是改定格律就要改很久……)

黄鹂数声柳影深,野塘溪水却绕坟。

薜荔墙边除旧迹,白杨林外祭先魂。

云山护,日月分,一年人事漫留痕。

试看青青陵上柏,春来犹待不归人。

(这是改完平仄之后的版本)

黄鹂数声已唤春,野塘溪水却萦坟。

薜萝墙角除遗迹,白桦林边祭先魂。

云山护,日月分,一年人事漫留痕。

试看青翠陵前柏,春去犹怜不醒人。


(这是今年清明节时写的,当时还没有改平仄……感觉我真的就是填一首词很快,但是改定格律就要改很久……)

黄鹂数声柳影深,野塘溪水却绕坟。

薜荔墙边除旧迹,白杨林外祭先魂。

云山护,日月分,一年人事漫留痕。

试看青青陵上柏,春来犹待不归人。


新页
新页
阖叶子

<二十四节气壁纸 · 清明>

鸥鸟似能齐物理,

杏花疑欲伴人愁。

<二十四节气壁纸 · 清明>

鸥鸟似能齐物理,

杏花疑欲伴人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