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清欢的糖罐子

176浏览    45参与
清欢酱-kiyoshikya

原女预警!
画渣预警!
中岛敦X你!
敦敦真的超级可爱啊啊啊啊!!

我真心建议各位
观看港黑魔女的小可爱们
正文是没有CP向的
我会在结尾把所有感情铺垫好
慢慢开番外的

所以你们尽情买股啊!
我强推敦敦的股,
我打包票这支股是最甜的那支

原女预警!
画渣预警!
中岛敦X你!
敦敦真的超级可爱啊啊啊啊!!

我真心建议各位
观看港黑魔女的小可爱们
正文是没有CP向的
我会在结尾把所有感情铺垫好
慢慢开番外的

所以你们尽情买股啊!
我强推敦敦的股,
我打包票这支股是最甜的那支

清欢酱-kiyoshikya

哈!我更新啦!有女主预警!
这次是敦敦的小番外!!
我知道我画的很烂,上课摸鱼
(奈何勾线火葬场)
大概是非常后期才会出现的剧情吧

女主人设有修改!(同设好麻烦啊)
女主名字改为川萘,其他没变
因为女主人设就是出自我自设
现在区分本体(自设)和异体(川萘)
完全看名字(最初设的名字跟我圈名只差了一个字

哈!我更新啦!有女主预警!
这次是敦敦的小番外!!
我知道我画的很烂,上课摸鱼
(奈何勾线火葬场)
大概是非常后期才会出现的剧情吧


女主人设有修改!(同设好麻烦啊)
女主名字改为川萘,其他没变
因为女主人设就是出自我自设
现在区分本体(自设)和异体(川萘)
完全看名字(最初设的名字跟我圈名只差了一个字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10

全员宠婶向

all婶向

46.审神者最近心情很低落,似乎是家里人特地查了她的成绩打电话来骂她了。

发成绩那天审神者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持续低气压了,眼睛红的跟只兔子一样。深夜里,堀川来天守阁找审神者时,在房门外听到了低低的抽泣声。

悄悄拉开一条缝,昏暗的灯光下,只能隐约看见审神者缩成一个球,肩膀在不停抖动。堀川轻轻走回楼梯边,故意把脚步声放重了。

再次拉开障子门,审神者已经擦干了眼泪,假装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装睡。堀川悄悄关了灯,跪坐在审神者身后。

“主公,您不是一个人,您的身后还有我们,难过的话就哭吧,哭出来心里总会好些的。”

堀川贴心的用手帕擦干了审神者再次流下的眼泪。

47....

全员宠婶向

all婶向

46.审神者最近心情很低落,似乎是家里人特地查了她的成绩打电话来骂她了。

发成绩那天审神者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持续低气压了,眼睛红的跟只兔子一样。深夜里,堀川来天守阁找审神者时,在房门外听到了低低的抽泣声。

悄悄拉开一条缝,昏暗的灯光下,只能隐约看见审神者缩成一个球,肩膀在不停抖动。堀川轻轻走回楼梯边,故意把脚步声放重了。

再次拉开障子门,审神者已经擦干了眼泪,假装没事人一样躺在床上装睡。堀川悄悄关了灯,跪坐在审神者身后。

“主公,您不是一个人,您的身后还有我们,难过的话就哭吧,哭出来心里总会好些的。”

堀川贴心的用手帕擦干了审神者再次流下的眼泪。

47.(接上)第二天一早,审神者就披着鹤丸国永同款羽织,那些兑换贴纸去换鹤丸国永了。

一些起的比较早的刀剑男士,迷迷糊糊中就看见一只(假的)小小鹤,抱着一把鹤丸国永走进本丸,这是何等诡异的画面?不过好在有清醒的人,留意到了羽织下面粉嫩嫩的巫女服,审神者的恶作剧暴露啦。

不过审神者倒是把鹤丸吓了一跳呢,鹤丸国永显形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一个跟自己穿着同款羽织,带着兜帽的小个子,鹤丸内心一瞬间迷茫:我是谁,我在哪,这又是谁。

审神者抬头:“呜哇…我终于有鹤球了啊T^T”

“喂喂,就算是我这样突然降临,也用不着这样吧?”鹤丸汗颜。

“我赌刀赌了那么久了,你都不来,幸亏还有兑换所QAQ”

烛台切从厨房探出头来,眼神传递信息‘我相信你可以的’鹤丸突然觉得要是自己不哄好眼前这只(小姑娘)审神者,有辱自己的一世英名(而且怕是会被拉入手合)

48.审神者和鹤丸国永组成了本丸里的一个新组合,名叫:大太阳底下亮瞎眼组合。

真不是吹的,这两人(刃)都是白到反光的,而且都不容易晒黑,大太阳底下看这两人还得事先带个墨镜,避免亮瞎眼。

这个组合还有另一个名字:不搞事不舒服组,自从鹤丸来了本丸,常常能看见一大一小鹤,到处做恶(作剧)

每每看到两人并肩走,数珠丸总会叹口气,默默为即将倒霉的刃祈祷。

49.其实鹤丸早就发现了,审神者近日红肿的眼睛,只是小心的维护者自家主公的自尊心,不说破罢了。

审·日常情绪低迷·神者坐在回廊边上发呆:“唉…”

“哇!…啊哈哈哈哈!吓到了吗?”

“唔!(°ー°〃)你干嘛呀!”

“啊呀啊呀,不好意思。自然而然就…”

看着审神者一脸幽怨的表情,鹤丸没由来的一阵心虚,抛开那些诡异的思绪:“主公啊,怎么这几天都唉声叹气的呢。”

“没什么,就是心情不好。”说着就突然掉眼泪了。

“哦呀,这还真是吓到我了呢。”戴上了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胡子眼镜,鹤丸伪装出一副粗哑的声音:“小姑娘啊,成天唉声叹气的可不好啊。”

“噗,这算什么啊…”虽说安慰人的技术有点生硬,至少人不哭了不是吗。

50.其实本丸里的刀剑男士早就发现了审神者的不对劲,但又苦恼于不知道怎么安慰审神者。

千子村正没有在审神者面前提起“脱”这个字眼了,笑面青江没有随意开口调戏审神者了,龟甲贞宗没有提起什么“放置play”了,大家都很关心审神者呢。

鹤丸开导完审神者之后,看到审神者再次笑起来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呢,不过某些主厨依旧在担心是不是审神者被人欺负了,即使审神者已经解释好几遍了,某hsb还是一脸担忧的请求每天亲自接送审神者上学。

——————————————

跟我一起高呼“堀哥牛批!”

我发成绩那天,哭着玩游戏,

当时让堀哥帮我搓刀装

直接搓了三个金球球给我

堀哥真暖!

清欢酱-kiyoshikya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

41.审神者日常是什么样的?
emmm,挺简单的,比如
和后藤一起边晒太阳边抢最后一瓶牛奶
和莺丸,三日月小狐丸等刃一起喝茶,聊天
和短刀们一起玩,被清光和sada酱梳妆打扮
还有,期望鹤丸和虎彻大哥来本丸
(最不可能的一点)日常妄想成为攻

42.临近月考了,审神者正在找歌仙补文科
“主公,并不是您的文采不行,只是您考试写的题材并不适用于考试。”
“啊…我知道啊,可是有灵感只能写成这样,没灵感完全瞎编了呀ヾ(°ー°ヾ)^”
“那就改变灵感方向吧?”
“诶诶诶?!还有这种操作?”
——————————————
“主公,请您务必,好好地,认真地,...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

41.审神者日常是什么样的?
emmm,挺简单的,比如
和后藤一起边晒太阳边抢最后一瓶牛奶
和莺丸,三日月小狐丸等刃一起喝茶,聊天
和短刀们一起玩,被清光和sada酱梳妆打扮
还有,期望鹤丸和虎彻大哥来本丸
(最不可能的一点)日常妄想成为攻

42.临近月考了,审神者正在找歌仙补文科
“主公,并不是您的文采不行,只是您考试写的题材并不适用于考试。”
“啊…我知道啊,可是有灵感只能写成这样,没灵感完全瞎编了呀ヾ(°ー°ヾ)^”
“那就改变灵感方向吧?”
“诶诶诶?!还有这种操作?”
——————————————
“主公,请您务必,好好地,认真地,背书。”
“是…〒_〒”

43.审神者刚进本丸,噗通一下直接来了一个失意体前屈○| ̄|_
不断念叨着“为什么…”
藤四郎们都围上来安慰审神者(虽然情况不明)
“主公来和乱一起乱舞吧,放松一下心情嘛”
“怎么了?主公大人”
“我我我QAQ我历史凉了…呜”
“怎么会?主公昨晚不是还在背书吗?”
“可是,考的内容老师都是没细讲的,因为大考只出选择题的(ρ_・)”
“嘛,反正也不完全是主公的错啦,主公别难过,一起去用马粪砸讨厌的人吧。”
“不不不,我更想炸学校_(:D)∠)_”

44.“清光…我耳朵疼(´°̥̥̥̥̥̥̥̥ω°̥̥̥̥̥̥̥̥`)”
“诶?怎么会?”
“我,感觉耳朵炸了…”
“哈?主公不是今天考试吗,还是全文科。”
“对呀,考听力了呀´_>`”
“录音声音太大了?”清光低头吹了吹手上刚涂好的指甲油。
“不,因为录音音质太差了,我又恰好坐在前排,录音真的挺刺耳的(╯_╰)”
“啊…这样啊。”
“!远征部队回来了呀!”审神者触发闪现技能,唯留加州清光在原处叹气

45.“药研!给我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嘛?”
“喏,还不错吧!”
“药研nice!”
“说起来,我离开这段时间,弟弟们没惹事吧?”
“w没有呀,话说,嘿…药研呀,我记得你跟鹤丸是共事过的吧。”
“是有这回事,怎么了?”
“你跟他关系好吗?”
“大将,还是不要指望我去帮你锻刀了。”
“诶,你怎么猜到了⚆_⚆?”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8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


36.审神者最近很敏感,情绪波动很大—简单来说就是动不动就哭了_(:з」∠)_

“我…我也不想啊,可是…呃…就是控制不住啊…”

“嘛…主公先把眼泪擦擦。”

“呜…”摘眼镜,往脸上糊了两张纸巾,然后继续掉眼泪。

审神者直接靠在安定肩上哭,安定一脸无奈地递纸巾。


37.审神者带着安定和清欢去隔壁本丸做客了。

“唉,我最近眼泪总是不受控,一掉就停不下来了。”

“那就吃下去!”(隔壁审神者樱某)

审神者:???

最后安定和清光看着自家审神者跟隔壁的鹤玩到了一起。


38.从隔壁本丸出来,审神者左手牵安定,右手牵清光,三人手牵手去万屋(其实是怕路痴...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


36.审神者最近很敏感,情绪波动很大—简单来说就是动不动就哭了_(:з」∠)_

“我…我也不想啊,可是…呃…就是控制不住啊…”

“嘛…主公先把眼泪擦擦。”

“呜…”摘眼镜,往脸上糊了两张纸巾,然后继续掉眼泪。

审神者直接靠在安定肩上哭,安定一脸无奈地递纸巾。


37.审神者带着安定和清欢去隔壁本丸做客了。

“唉,我最近眼泪总是不受控,一掉就停不下来了。”

“那就吃下去!”(隔壁审神者樱某)

审神者:???

最后安定和清光看着自家审神者跟隔壁的鹤玩到了一起。


38.从隔壁本丸出来,审神者左手牵安定,右手牵清光,三人手牵手去万屋(其实是怕路痴婶婶走丢了)

“唉,好羡慕啊,我们本丸什么时候才能迎来鹤先生呢…”(๑•́₃ •̀๑)

“总回来的,乘着这次兑换所开放把那位带回来吧”安定心里就不一定(绝对!)不是这么想的。

“可是我又想把虎彻大哥带回来。”审神者日常纠结了起来(,,•́ . •̀,,):“又不能都带回来,太讨厌了…”

“嘛…大不了就等下次活动啦…”

“唔…也是呢。”(. ❛ ᴗ ❛.)


39.一期一振刚到本丸的时候,立刻就被一群小短刀围了起来。

一期一振把每个小短刀的脑袋都揉了一遍,到后面突然发现不对,这里一只粉色短发,短刀身高,穿着短款巫女服的审神者怎么也来凑热闹了。

“哇QAQ一期尼你终于来了,我们都等了好久了…”

“主公你先冷静一下,眼泪掉了…”药研很自觉的递了几张纸巾。

等审神者离开之后,一期一振才从药研口中得知,审神者跟粟田口锻刀们一起等着他来本丸(虽然弟弟们还没来齐)


40.审神者为一期一振的到来办了欢迎会,目前,正在和不动行光一起喝桃花酿,然而谁都没想到的是:审神者的酒量特别差。

一支酒喝完,审神者就头晕了(ノへ ̄、)

“呜哇…安定…我头晕…”审神者伸手拽住安定的衣角。

安定看着摇摇晃晃的审神者,叹了口气,直接把审神者打横抱起来:“主公别乱动哦,我带你回天守阁。”

“嗯…”默默拽紧安定的衣服。


清欢酱-kiyoshikya

[文豪乙女]港黑里有小魔女(3)

文豪乙女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女主小双黑四岁

有名字,有异能

从《太宰中也十五岁》为起点

这次的正文很短(是过渡章)

如果可以接受↓

————————————

“…你为什么又来了?”你面无表情(死鱼眼)地看着眼前的“绷带怪人”,身后不少花痴妹在尖叫,你的女同学们大都用羡慕的眼神望着你。

“我下午已经帮小姐请了假了,就请小姐陪我去约会吧。”

————游乐场————

虽然你嘴上说着不想来,但实际上对游乐场不仅是好奇,其实很向往,太宰治很明显是抓住了这一点,故意带你来的。

在经历了跳楼机,大摆锤的摧残之后,你直接在偏僻的草丛里吐了。

“小姐你先休息一会,我去买冷饮。”太宰笑...

文豪乙女

ooc预警 私设如山 女主小双黑四岁

有名字,有异能

从《太宰中也十五岁》为起点

这次的正文很短(是过渡章)

如果可以接受↓

————————————

“…你为什么又来了?”你面无表情(死鱼眼)地看着眼前的“绷带怪人”,身后不少花痴妹在尖叫,你的女同学们大都用羡慕的眼神望着你。

“我下午已经帮小姐请了假了,就请小姐陪我去约会吧。”

————游乐场————

虽然你嘴上说着不想来,但实际上对游乐场不仅是好奇,其实很向往,太宰治很明显是抓住了这一点,故意带你来的。

在经历了跳楼机,大摆锤的摧残之后,你直接在偏僻的草丛里吐了。

“小姐你先休息一会,我去买冷饮。”太宰笑的一脸人畜无害。

而你因为最近常常在熬夜,又呕吐到难受,打算躺在长椅上睡一会,等太宰回来再叫你。

然而,少女你太天真了!太宰早就回港黑大楼了!

“小姑娘…小姑娘!醒醒…该闭园咯。”你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天快黑透了。

“抱歉,奶奶,我这就离开了,给您添麻烦了。”

“哎,没事,小姑娘回去的时候可得小心点,这附近可不大太平。”

“我会小心的,谢谢您。”

你走出游乐园,看了看周围陌生的建筑,站在原地思考了一刻钟,走到一处小巷,打算用异能施法转移回去。

正当你即将进入小巷深处时,几个醉汉跌跌撞撞地走进来。

“哟,小妹妹,那么晚还不回家?”你默默躲开他伸开的手,但对面的人也不恼。

你握紧了包里的魔杖,还没等施咒,身后有人将你往后扯去,一个黑色的身影挡在了你的身前。

——————一场单方面殴打过后——————

“中也…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揍了一顿太宰,他才说的。”中也真的生气了,说这句话都是咬牙切齿的。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你大可不用理会那只青花鱼。”

“中也…对不起。”

“啊…算了,反正错的也不是你,走吧回去了。”中也转身往街边走去。

“嗯!”你小跑跟在中也身后。

————当天晚饭————

你在吃饭前,特意往太宰的餐里拌了点黄连粉。

太宰一早回来就就去你的房间,往你的干果盒里拌了苦杏仁,还装了个窃听器。

最后你们两人在饮料自动贩售机前面面相觑。



——————————————

15岁的剧情,到此为止就结束啦

下一章开始就是中也,太宰16岁

你(川萘)12岁的剧情啦

织田作也该出场啦_(:з」∠)_

清欢酱-kiyoshikya

写给我家初始刀的信

感谢清光光一直以来迁就我的任性

包容着我的小脾气和无理取闹

希望我的近侍先生,本丸的大家长

能陪我继续走下去(不知道该不该打乙女tag)

(日本神话让我好蒙圈,还是用西方神明吧)

——————————————

致我最亲爱的加州清光:

      加州先生,你是我的初始刀,你是陪着我从只有1振刀剑,走到了目前拥有51振刀剑的时光,其中3/5都是你的功劳呢。

      距今为止,我们已经一同携手度过了77天,加州先生很喜欢向我撒娇,也很喜欢迁就着我这位并不称职的审神者的任性,在这完...

感谢清光光一直以来迁就我的任性

包容着我的小脾气和无理取闹

希望我的近侍先生,本丸的大家长

能陪我继续走下去(不知道该不该打乙女tag)

(日本神话让我好蒙圈,还是用西方神明吧)

——————————————

致我最亲爱的加州清光:

      加州先生,你是我的初始刀,你是陪着我从只有1振刀剑,走到了目前拥有51振刀剑的时光,其中3/5都是你的功劳呢。

      距今为止,我们已经一同携手度过了77天,加州先生很喜欢向我撒娇,也很喜欢迁就着我这位并不称职的审神者的任性,在这完完整整的77天里,我所希望的大部分刀剑男士都来到了我的本丸,是你的功劳哦。

       可能说出来加州先生并不一定相信,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想说了“我想,我喜欢你,先生”并非友人间的“喜欢”,而是希望能与你共度一生的“喜欢”,在见到您的一瞬间,我想,我明白了《骑士道宣言》中的最后一句:“I will be faithful in love.”

       我本是一个不懂的爱的怪物,但是您的存在,让我逐渐成为了一个正常的人类,我的近侍先生,我爱您,我是一个怪物,但我爱您。一切事物都有使命,时钟要报时,火车要带乘客去往目的地,您的使命大概是教会我爱,我的使命就是爱您。我不想独自去远行,因为路远,会将我和本丸隔开,最主要的是…隔开了我和您。

       我的神明大人,我将至死不渝的爱着您,我愿向阿佛洛狄忒起誓,我愿将一生交付在你—加州清光的手上。

       请您继续和我一同有过剩下的时光,还有—我爱你,我的加州清光。

清欢酱-kiyoshikya
很菜就对了一个脑洞…有关恶意的...

很菜就对了
一个脑洞…有关恶意的
算是我女儿?
真的菜鸡_(:з」∠)_
有我个人比较独特的想法在画里
我错了,我应该码字的
————————————————
姓名:玛莉丝(malice)
种族:不明
年龄:不明
身高:165㎝
体重:不明

“邪恶仅仅是伤害人?要这么简单的话,那风暴也是邪恶的了,还有火灾,还有冰雹,保险商们笼而统之都管它们叫做天灾。” —《沉默的羔羊》

由“恶意”孕育
被“恶意”滋养
“恶意”的下一个容器

她不属于任何势力
规矩,能奈她何?
少女成为了“恶意”的实体
自此,她不老不死
有人的地方就有她
人类不灭,恶意不散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你看得到的良善的半张脸,另外半张脸有什么样的‘惊喜’说...

很菜就对了
一个脑洞…有关恶意的
算是我女儿?
真的菜鸡_(:з」∠)_
有我个人比较独特的想法在画里
我错了,我应该码字的
————————————————
姓名:玛莉丝(malice)
种族:不明
年龄:不明
身高:165㎝
体重:不明

“邪恶仅仅是伤害人?要这么简单的话,那风暴也是邪恶的了,还有火灾,还有冰雹,保险商们笼而统之都管它们叫做天灾。” —《沉默的羔羊》

由“恶意”孕育
被“恶意”滋养
“恶意”的下一个容器

她不属于任何势力
规矩,能奈她何?
少女成为了“恶意”的实体
自此,她不老不死
有人的地方就有她
人类不灭,恶意不散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那些你看得到的良善的半张脸,另外半张脸有什么样的‘惊喜’说不定,有惊无喜…”
“呵呵,既然你能看见我了,那就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玛莉丝,你也可以叫我…恶意”
“呵,规则?那是什么?于我来说,不过废物罢了。”

清欢酱-kiyoshikya
辣鸡日语系列(*/ω\*)辣鸡...

辣鸡日语系列(*/ω\*)
辣鸡翻译,辣鸡手写
原文如下

宗次朗
知っていますか?
生死が離れても
時を隔てても、
あなたのために心が動く。
あなたが好きです
いつまでも

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去翻译看看
请不要嫌弃我的字丑(*/ω\*)
我很清楚我的字不好看(。í _ ì。)

辣鸡日语系列(*/ω\*)
辣鸡翻译,辣鸡手写
原文如下

宗次朗
知っていますか?
生死が離れても
時を隔てても、
あなたのために心が動く。
あなたが好きです
いつまでも

有兴趣的小可爱可以去翻译看看
请不要嫌弃我的字丑(*/ω\*)
我很清楚我的字不好看(。í _ ì。)

清欢酱-kiyoshikya

[乙女向]去调戏总司吧

这里的总司是19岁,

还没患病,还有是乙女向(高亮!我吃土千)

对总司的爱,促使我写了这篇脑洞

“你”和总司是青梅竹马的设定

有资料说总司也被人称为“宗次郎”

这里是用作亲近的人用的称呼

——————正文————————

“宗次郎~”冲田听声回头看去,却没想到入眼便是身着花魁服的你。

“怎么样,好看吗?”微微侧身,方便让走廊边上的那个人看得更清。

几秒的失神过后,眼里依旧是平常的戏谑:“哎…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呢。”

“唔…”你不禁气结,你又不是傻子,当然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揶揄之意:“我还在生长期啊!而且你明明只比我大了四岁而已…”

“呵,小猫咪,过来。”自从冲田发现你女子的身...

这里的总司是19岁,

还没患病,还有是乙女向(高亮!我吃土千)

对总司的爱,促使我写了这篇脑洞

“你”和总司是青梅竹马的设定

有资料说总司也被人称为“宗次郎”

这里是用作亲近的人用的称呼

——————正文————————

“宗次郎~”冲田听声回头看去,却没想到入眼便是身着花魁服的你。

“怎么样,好看吗?”微微侧身,方便让走廊边上的那个人看得更清。

几秒的失神过后,眼里依旧是平常的戏谑:“哎…果然还是个小孩子呢。”

“唔…”你不禁气结,你又不是傻子,当然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揶揄之意:“我还在生长期啊!而且你明明只比我大了四岁而已…”

“呵,小猫咪,过来。”自从冲田发现你女子的身份之后,一直管你叫作“小猫咪”

‘到底是什么鬼的称呼啊…’纵使万般不满,你还是乖乖走到那人身边坐下。

冲田伸手把你揽入怀中,在你脖子上系了一根丝带,丝带上有一枚小小的铃铛,走廊上的烛火轻轻跳动,铃铛反射了月亮微弱的光辉。

“这是什么?”

“给你的项圈,还有,今天的你很好看。”

“项圈是什么鬼啦,算了…宗次郎真的觉得我好看吗?”玩心大发的你起身,将手压在冲田身上,俯身往他隐藏在发丝后的耳垂上吹了口气。

“你觉得呢,至于项圈嘛,作为主人给小猫咪的一点礼物罢了。”突然你觉得脑后传来一股推力,回过神来,眼前的脸突然放大了不少。

冲田扬着一抹坏笑,轻轻靠在了你的颈间,软软的棕色发丝扫过皮肤,轻微的吐气撒在你的侧颈,给你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小猫咪,我有没有跟你说过,我可是个男人啊。”翠绿色的瞳眸闪过一丝危险的气息:“我记得我跟你说过了吧,不准在半夜的时候随便来找我吧。”何况还穿着这样的衣服,后半句不必说,你也明白。

“我记得。”

“那么,坏孩子需要些惩罚呢…”

‘糟糕,玩大了…’

清欢酱-kiyoshikya

[原创现代诗]望而不及

前世的烟雨,
可会化成今生的朦胧?
前尘的缘,
今昔可还会续?

你可是化作了三月烟雨?
淅淅沥沥,
润了杨柳,催了花草,
待云烟散尽,
仍是晴天。

你可会是天边的红霞?
夕晖落下,
万般生灵,皆染了红,
待日落山头,
便是黑夜。

你是我的半生烟雨,
是天边日暮,
是皎洁皓月,
是永远的
可望不可即。

                     ——19.9.7   ...

前世的烟雨,
可会化成今生的朦胧?
前尘的缘,
今昔可还会续?

你可是化作了三月烟雨?
淅淅沥沥,
润了杨柳,催了花草,
待云烟散尽,
仍是晴天。

你可会是天边的红霞?
夕晖落下,
万般生灵,皆染了红,
待日落山头,
便是黑夜。

你是我的半生烟雨,
是天边日暮,
是皎洁皓月,
是永远的
可望不可即。

                     ——19.9.7    季清欢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7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恭喜本丸迎来第42把刀剑-莺丸!

@拖总本拖 您点的明石(31.32)请签收

我家明老板关键时刻是挺可靠的那种啦_(:з」∠)_

趁着今天作业少,偷偷码字!

————————————

31.明石国行,本丸头号懒癌,审神者工作期间首要防备对象,原因如下。

某天午后审神者正在庭院处理文书时,明石躺在一旁走廊上,一手撑头,一手抓着仙贝。

审神者打了个哈欠,眼尖的明石国行立即发问:“主公可是困了?”

“嗯…太阳晒的身上暖暖的,莫名就变得有些懒散了呢。”

“困了就直接睡吧。”

“不行,我还有好多文书没处...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恭喜本丸迎来第42把刀剑-莺丸!

@拖总本拖 您点的明石(31.32)请签收

我家明老板关键时刻是挺可靠的那种啦_(:з」∠)_

趁着今天作业少,偷偷码字!

————————————

31.明石国行,本丸头号懒癌,审神者工作期间首要防备对象,原因如下。

某天午后审神者正在庭院处理文书时,明石躺在一旁走廊上,一手撑头,一手抓着仙贝。

审神者打了个哈欠,眼尖的明石国行立即发问:“主公可是困了?”

“嗯…太阳晒的身上暖暖的,莫名就变得有些懒散了呢。”

“困了就直接睡吧。”

“不行,我还有好多文书没处理完…哈~”

“睡吧,又不是处理不完。”

“w好像也是呢,那我先睡会啦。”

得逞的某人在审神者睡熟之后,一双手揽过熟睡的人,抱着审神者一起睡着了。

最后,那天的文书工作还是长谷部完成的。

长谷部,真好使(小声逼逼)

32.审神者的堂姐,成年了,面临着一大危机 —没对象。

家里人疯狂催促,一气之下,堂姐突然变勇,大喊:“我有男朋友!我明天就带回来给你们看!”

勇完之后,才想起来,根本就没男朋友这回事。向婶婶发来求助:小妹!你姐需要急救!

审神者:???

讲清楚整件事情后,审神者恍然大悟:噢!需要一个能假扮情侣的男人!

审神者一脸狗腿地来找明石国行:“明石,帮个忙呗?”

“你在对我抱着什么期待啊…”

“帮我就一年不用内番。”

“…成交”

在交代完所有之后,就把人带到一家堂姐面前,刚见到人,堂姐就把审神者拉到一边:“喂,不是我说你,你找不到也不至于绑个人来吧。”

“才没有!这是我们社团的一个帮忙指导的大学学长啦!你到底要不要帮忙啦!”

“唉,行行行,早点结束吧。”

——————结束后——————

“没想到啊,明明看起来那么懒散,其实还挺可靠的嘛。”

“过奖了,不过是帮个忙罢了。”

“嗯,说起来有些难为情,请问您有兴趣谈场恋爱吗?”

“抱歉,我已经有了心上人了,虽然可能她还没察觉,总会有那么一天的吧。”

“啊,堂姐你们弄完啦!”

明石国行的目光在看到审神者的那一刻变得柔和,不过可惜审神者还不懂爱呢。

33.本丸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石切丸papa,平野藤四郎,审神者,莺丸,排排坐,喝茶茶(划掉)

每天,准时准点,老地方,一排坐开,一人手捧一杯茶,感叹人(刃)生

“唉,课业好多,文书好多,工作好多…”(审神者)

“嘛,主公辛苦点,总会有回报的嘛。”(平野)

“啊啊…鹤先生和一期尼怎么还不来本丸啊QAQ”(审神者)

“等到一定的时间,总会相见的”(papa)

“为什么总有人说我声音软绵绵呢QWQ”(审神者)

“嗯…这个确实有点。”(三人)

审神者收到暴击  -100000

34.某次审神者带着和泉守回现世的时候,恰好碰到了某些同学。

“哟~这不是我们同学吗?怎么还跟男朋友出来约会来了?”(特别碎嘴的a)

“不,这只是我的远房表哥,因为二伯要来这边旅游,他也就一起跟过来了”

“哇塞,你表哥长的好高啊,具体身高是多少啊?”(关系不错的b)

“唔…我身高大概160,估算一下的话,他大概186吧。”

“我的身高确实是186,但是你真的有160吗?”

审神者发动肘击﹀<(-︿-)>﹀

和泉守  -10000

35.和泉守兼定,本丸年龄较小的刀剑,审神者,一个心理年龄5岁的15岁少女,总之两个人都是幼稚鬼就对了。

某次两位近侍都去远征了,代理近侍是和泉守兼定。审神者把刃叫过来,却因为一道数学题,和泉守被晾在一边半个小时。

“啊,卡内桑你过来啦。你帮我去搓个刀装吧。”

绿,失败,绿,绿…

“…卡内桑我哪里得罪你了吗?”

“……”

“我错了!我半个月内不去别的地方就职!”不管错没错,先道歉把刀装解决先。

——————两天后——————

“噗!”

“卡内桑你没事吧。”

“是谁在我茶杯里加了芥末?!”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6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26.审神者开学了,准确来说,是提前十天去补课。

开学了,意味着早起,审神者喜欢很早就到学校,这也就意味着,审神者比一般学生起得早_(:з」∠)_(其实我也不想起床,但为了不挤公交,只能起早让我爸送我了)

每天清晨6:00审神者就出门了,短刀们和喜欢喝酒的那几位付丧神,在十天内基本没见到过审神者。

审神者每次写完作业都是凌晨,每天直接倒在床上就睡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就直接就出门了。

婶婶不知道的小秘密之一,每天早上审神者都能直接出门,是因为每天在她睡着之后,安定或者清光,会起...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26.审神者开学了,准确来说,是提前十天去补课。

开学了,意味着早起,审神者喜欢很早就到学校,这也就意味着,审神者比一般学生起得早_(:з」∠)_(其实我也不想起床,但为了不挤公交,只能起早让我爸送我了)

每天清晨6:00审神者就出门了,短刀们和喜欢喝酒的那几位付丧神,在十天内基本没见到过审神者。

审神者每次写完作业都是凌晨,每天直接倒在床上就睡过去了,第二天一早就直接就出门了。

婶婶不知道的小秘密之一,每天早上审神者都能直接出门,是因为每天在她睡着之后,安定或者清光,会起来帮审神者把书包收拾好,还特地放了点零钱,还有零食和糖

27.审神者很不喜欢吃早餐,因为胃痛,胃痛就没胃口,没胃口就不吃早餐,不吃早餐就胃痛,如此恶性循环下去,吃不吃早餐都胃痛,干脆不吃了。(清欢酱的歪理)

药研很头痛,因为审神者本来身体就差,又不喜欢吃早餐,动不动就胃痛。每次都是“我错了,下次还敢(小声逼逼)”

婶婶不知道的小秘密之二,每天药研都会嘱咐两位近侍,让他们在给婶婶的钱包增肥的时候,留意一下钱包里的胃药还在不在。

药研为了让审神者的胃痛不影响课业,偷偷往她的钱包里放了胃药,这样审神者在胃痛时,习惯性去买热奶茶的时候就能看到胃药了。

28.烛台切每天都是很早就起床的,就为做一份给审神者的早饭。

虽然审神者养成了不吃早饭的习惯,但是烛台切还是会做一些审神者喜欢的早餐,比如南瓜粥,烧卖,即使吃的不多,但好歹吃了东西,总比什么都没吃要好。

婶婶不知道的小秘密之三,婶婶一直以为厨房里的早餐,是烛台切睡前特地留在炉子上温着的,因为是特意留的,每次都会吃几口。

其实是烛台切特意起早,在婶婶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做好了早餐,因为怕早餐会凉,吃了对胃更不好,所以才开着炉子温着。

29.其实审神者只补了九天的课,身体超差的审神者在第五天就发烧了。

用审神者的终端给老师请了假,堀川和和泉守就背着审神者去医院打针去了。

嘛,好在审神者不怕打针,不然以和泉守的情商,大概是哄不好审神者的,因为药水打完还需要很长时间,堀川还有出阵事宜,就留和泉守来陪着审神者。

审神者最乖的时候大概就是生病的时候,整个人软糯糯的,又乖又听话,本来就软绵绵的声音比平日里更软了。

和泉守戳了戳审神者的脸:嗯,挺软的。

最后在回家的路上,审神者一直在喊饿,回到本丸,和泉守把人放到床上,直接跑到厨房做饭去了,被审神者一顿夸了之后,审神者甚至和泉守自己都没有发现他通红的耳根。

婶婶不知道的小秘密之四,上一次被审神者缠着喊饿的和泉守,在发现自己不会做饭之后,还是认真练习了自己的厨艺,虽然没有烛台切做的好,会的多,但是照顾审神者是没有问题的啦。

30.话说为什么审神者不在,还会安排出阵事宜呢?

在审神者上学的时候,本丸的日课和公文都交由长谷部处理了。

虽然还是有刃不满,但是谁都没有做出表示,每当审神者回来的时候,大家都是一副大闲人的样子,审神者知道有长谷部在帮忙工作,虽然很想让长谷部闲着,但是执拗如长谷部,只能任由他去了。

婶婶不知道的小秘密之五,其实大家每天都在轮流出阵,不会太累,但就算累也不会让审神者察觉到什么的。

毕竟审神者作为一个学校重点的毕业班,课业压力够大了,谁都不希望自己让审神者分了心。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5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21.“卡内桑,我做到了!”堀川难得从安定清光手里抢到誉呢

卡内桑心情意外地低落呢。

让我们采访一下这个本丸的审神者。

“请问和泉守先生为何心情低落呢?”

“大概是因为…堀川每次开眼都不是跟他一起吧,堀川每次都是跟清光或者安定开眼呢,抢到誉了又是找卡内桑…”

卡内桑,有点惨呀…

22.审神者一直都特别好奇,为什么她的一队每天心情都很好(樱花快把婶婶淹了)

‘盯…’审神者蹲在大广间角落里,(自以为)很隐蔽地在观察着自家刀剑男士。

‘主公…我们虽然侦查力不高,但不是看不...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21.“卡内桑,我做到了!”堀川难得从安定清光手里抢到誉呢

卡内桑心情意外地低落呢。

让我们采访一下这个本丸的审神者。

“请问和泉守先生为何心情低落呢?”

“大概是因为…堀川每次开眼都不是跟他一起吧,堀川每次都是跟清光或者安定开眼呢,抢到誉了又是找卡内桑…”

卡内桑,有点惨呀…

22.审神者一直都特别好奇,为什么她的一队每天心情都很好(樱花快把婶婶淹了)

‘盯…’审神者蹲在大广间角落里,(自以为)很隐蔽地在观察着自家刀剑男士。

‘主公…我们虽然侦查力不高,但不是看不到啊’一众刀剑男士在心里默默吐槽。

仓鼠团婶婶默默移动,移动…结果踩到了自己的衣摆‘pia叽!’

“哎呀!”

“噗…”

“主公没事吧!”长谷部急匆匆跑到审神者身边,把人扶起来。

“没…没事。”

大广间里,安定、清光和堀川都在死死掐着和泉守,以免他直接笑出声来。

23.“宗三先生…”

“果然,曾经落入魔王之手,就是如此有魅力吗?”

“嘤?QWQ”

“唉…没什么…有什么事吗?”

“那个…宗三先生,这次远征我想拜托您来…”

“这真的好么?让笼中之鸟飞出去……”

“宗三先生在我这里绝不是笼中鸟哦,如果您愿意的话,我会合理安排您出阵的。”审神者一脸坚定(事实上心里紧张到爆炸)

“…开玩笑的。”

24.“啊,是新来的刀剑吧”

骨喰穿着内番服,走到审神者身边坐下:“骨喰藤四郎,抱歉,记忆所剩无几了。”

“骨喰很在意过去吗?”

“我没有记忆,唯一记得的,是火焰。火焰,烧毁了我的一切。”

“如果感到痛苦的话,那就别再想着过去了,失去自我的话,那就成为自己想成为的样子吧…粟田口的大家都在等着你呢。”

一片阴影遮在骨喰身上,接着一双有些冰凉的手抚上他的脸颊,一个轻吻落在他的眉心。

“别摸我…”

“抱歉抱歉,鲶尾他们大概还在房间里等着你哦,我就先告辞了。”

审神者消失在了转角处。

“啊啦,兄弟,被主公祝福了呢。”鲶尾另一边转角走出来。

“鲶尾…”

“嘛,回去吧,弟弟们还等着呢。”

“嗯…”

25.“没有打算和你们搞好关系。”

“那个…”审神者特定瑟瑟发抖·jpg

“要搞好关系去找光忠贞宗他们,我和那些家伙不一样。”

“我…我知道了。”

——————————

“sada酱!咪酱!”

“主公,怎么了?不是去见迦罗了吗。”太鼓钟将双手枕在脑后。

“实在是说不上话…就听他的话来找你们了…”

“迦罗就是那样,主公先吃点甜点放松下心情吧。”

“主公,你的衣服太朴素了。我来给你选衣服吧?”

“我觉得这样就挺好的啦!”

“衣服就是要自己都觉得夸张的程度才好,不这样就不起眼了。”

“……”(´◔‸◔`) 审神者试图无视这些话。

“喂,主公。有在听我说话吗?”

“我答应就是了…”

“那现在就开始吧!”

“太鼓钟!别拉着主公跑!”留给长谷部的只有一阵风,(⑉・̆-・̆⑉)为他默哀三秒钟。

—————小声逼逼一会—————

24是我的私心,毕竟真的很心疼小骨头啊

不过是第几振小骨头入手,听到台词一直都很想安慰他

(。•́︿•̀。)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4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16.“狮子王…我有一件事,今天一定要跟你讲。”

“主公要说什么事?”紧张到不断冒汗的狮子王。

“我…其实,一直以来…都很…”

“都很…?”

“很想抱抱你的那只鵺,看上去很软的样子!”审神者一鼓作气把话说完,满脸写着求你了。

“啊嘞?!”一脸懵逼的狮子王:“啊…当然可以!”

在门外偷听的一众刀剑男士都松了一口气。

17.“卡内桑,我可以戴一下你的耳饰吗?”

审神者戴好之后:“呐,好看吗?”

“主公挺适合红色的。”

“有吗?就是有点可惜我头发是短发,耳饰都到头发的...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16.“狮子王…我有一件事,今天一定要跟你讲。”

“主公要说什么事?”紧张到不断冒汗的狮子王。

“我…其实,一直以来…都很…”

“都很…?”

“很想抱抱你的那只鵺,看上去很软的样子!”审神者一鼓作气把话说完,满脸写着求你了。

“啊嘞?!”一脸懵逼的狮子王:“啊…当然可以!”

在门外偷听的一众刀剑男士都松了一口气。

17.“卡内桑,我可以戴一下你的耳饰吗?”

审神者戴好之后:“呐,好看吗?”

“主公挺适合红色的。”

“有吗?就是有点可惜我头发是短发,耳饰都到头发的位置了(๑•́ ₃•̀๑)”

“确实有点残念呢…”

18.来派的房间里,审神者,爱染和萤丸正在密谋着什么。

“我们这样真的好吗?”良心有些隐隐作痛的爱染发出灵魂审问。

“我觉得没问题。”良心完全不痛的审神者和萤丸提着毛笔,准备动手。

被三人的动静吵醒的明石国行正在装睡‘他们干嘛呢?’

————————

三人离开房间后,明石走出房间去洗脸,一路上吸引了所有刃的目光。

刀剑男士们:憋笑好辛苦啊…

19.审神者跟幕末时期的刀剑关系都很好,所以本丸常常会有这样一道风景。

“土方才是最帅的那个!”两个土方厨。

“不,明明龙马才是!”一个龙马厨。

“就不要提恶鬼副长了!明明总司才是最好看的!”一个冲田厨。

“……”清光和审神者插不进去。

呐喊状态下的审神者崩溃中:“我错了我为什么要提这种话题啊QAQ”

“嘛…提都提了,只能等他们争完了。”清光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甲。

“主公!”×4

“噫!在QAQ”

“主公觉得谁最帅!”

“嘛…大家的前主都很帅气啊…如果真要说的话,我果然还是喜欢冲田君。”

“为什么?”

“因为温柔而又强大,还喜欢吃金平糖,真的算是全都踩在我喜欢的点上了。”

“呐,主公,你不会是因为我们是总司的刀才喜欢我们的吧。”

“才不是啊!清光安定你们要相信我啊!!”

20.“髭切,有什么事吗?”审神者一脸懵逼地看着不断在她身上闻来闻去的髭切。

“主公身上有一股甜甜的味道呢…”

审神者低头吸吸气,却什么都没闻到:“没有啊,是什么味道呢?”

“像是蛋糕的味道呢。”

“可能是我刚吃了蛋糕的原因吧?”

“是这样啊。”髭切一把将审神者抱到自己的腿上。不停地捏着审神者的脸(上下其手)

“啊啦,主公也有虎牙呢。”说着就用拇指撬开审神者的牙。

审神者:嘤…我不敢动QAQ

“阿尼甲!你怎么突然跑到这里来了?!”

“啊,是弟弟丸啊”

“都说了是膝丸,啊,主公也在这里吗?”

审神者正在试图用眼神发送求救信号,膝丸成功接受信号!

“阿尼甲,我们今天还有内番的,我们赶紧去吧。”

膝丸,成功解救审神者!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3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11.审神者很喜欢逛街,然而却在打扮这方面十分不上心,清光和乱就开始负责起审神者的梳妆打扮。

审神者去万屋或者回现世逛街都会带上乱或者清光,然后就会买很多衣服和饰品。

“主公,你看这对耳夹怎么样?”

“主公,你看这套裙子好看吗?”

“主公,这个颜色的指甲油怎么样?”

……

到最后,回到本丸的审神者才发现自己买了好多袋东西。

12.审神者每次看书的时候都喜欢找石切丸,或者数珠丸。

“papa,我来讨杯茶~”

“哦呀,主公又要开始看书了吗?”

“因为这里相对要安静很...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11.审神者很喜欢逛街,然而却在打扮这方面十分不上心,清光和乱就开始负责起审神者的梳妆打扮。

审神者去万屋或者回现世逛街都会带上乱或者清光,然后就会买很多衣服和饰品。

“主公,你看这对耳夹怎么样?”

“主公,你看这套裙子好看吗?”

“主公,这个颜色的指甲油怎么样?”

……

到最后,回到本丸的审神者才发现自己买了好多袋东西。

12.审神者每次看书的时候都喜欢找石切丸,或者数珠丸。

“papa,我来讨杯茶~”

“哦呀,主公又要开始看书了吗?”

“因为这里相对要安静很多呀,在这里看书可以放松心情。”

————————

“主公!”

“是今剑啊,怎么啦?”

“主公过来一起玩吧!”

“好啦好啦,我这就来啦,papa我先去玩啦。”

“主公跑慢点!”

13.又是一年冬,短刀们都在外面打雪仗,一只红透了的山姥切国广坐在国广房间里。

一只审神者躲在山姥切的身后,抱着他的腰。

反应过来的山姥切一把掀开自己的披风:“你也差不多可以放开了吧!”

“不要-这里好暖和啊!”

“喂!别随随便便就抱上来!”

审神者把披风重新盖在身上,引来山姥切的一句:“好好听人说话啊!”

堀川从门外经过,看到红透的山姥切不免好奇:“兄弟,你没事吧,脸很红啊!”

“没…没事…”

14.某天下雪过后,难得出太阳,信浓和审神者很喜欢坐在走廊边上晒太阳。

“唔啊-晒了太阳感觉暖洋洋的啊…”

“是呢,不过对我来说,还有一个更暖和的地方。”

“诶?是哪里啊?”

“是主公的怀里哦,主公,我可以钻进你的怀里吗?”

“信浓,我觉得你太高估我的身高了。”审神者把信浓拉起来,看了一眼两人几乎没有的身高差。

15.自从数珠丸和千子村正来了本丸,刀剑男士的提防对象就从笑面青江变成了千子村正。

千子村正刚显形:“huhuhu要我脱吗?”

清光安定,紧急拔刀!

审神者吓得直接躲到了两位近侍身后:QAQ

最后是被两位近侍喊来的长谷部,带村正去参观本丸之后,审神者才敢从他们身后出来。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2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6.其实审神者很怕歌仙兼定,除了新选组没人知道为什么。

歌仙其实也很懵,因为审神者在一段时间里常常是见到他就偷偷溜开了,现在还好点,不过碰到他就变得非常紧张。

其实是在审神者刚就任的时候,有一次在天守阁打游戏,被剧情气到爆粗口,这时在门外的恰好是来喊审神者去吃饭的歌仙…

“主公…这实在是太不风雅了!虽说您常常需要上战场,但您好歹还是个女孩子,这种不风雅的事情还请不要再做了。”歌仙大概真的被气到了(毕竟婶婶平时都是很乖的),足足说教了半个小时。

最后是因为歌仙和审神者迟迟没出...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

6.其实审神者很怕歌仙兼定,除了新选组没人知道为什么。

歌仙其实也很懵,因为审神者在一段时间里常常是见到他就偷偷溜开了,现在还好点,不过碰到他就变得非常紧张。

其实是在审神者刚就任的时候,有一次在天守阁打游戏,被剧情气到爆粗口,这时在门外的恰好是来喊审神者去吃饭的歌仙…

“主公…这实在是太不风雅了!虽说您常常需要上战场,但您好歹还是个女孩子,这种不风雅的事情还请不要再做了。”歌仙大概真的被气到了(毕竟婶婶平时都是很乖的),足足说教了半个小时。

最后是因为歌仙和审神者迟迟没出现,所以又一次去找人的和泉守把审神者救了下来。

饭后审神者和新选组一起打游戏的时候,和泉守问起来被歌仙说教的事。知道真相后,安定在旁边差点笑到下巴脱臼。

7.“唉,二姐你说虎彻大哥为什么还不来呢?”

面对审神者的精准踩雷,蜂须贺已经习以为常了:“那家伙才不是我大哥,不过为什么主公你那么希望长曾祢来呢?”

“因为这样新选组就齐了啊。”

“说起来主公很喜欢新选组啊…”一只小老虎跳到审神者腿上,随后而来的是五虎退

“啊,是退啊。”

“主公很喜欢新选组吗?”

“嗯,是啊,感觉他们在一起的话,很温暖啊,有一种‘家’的感觉。”审神者叹了口气:“嘛…我是独生子女嘛,家里常常就我一个人,虽然习惯了,但有时候还是希望能有个哥哥陪我啊…他们陪着我的时候就觉得很安心啊。”

“主公要是无聊的话,也可以来粟田口这里玩啊,我们大家都很欢迎主公的。”

“嗯,下次有时间会去的。”

8.“主公,怎么突然想着来厨房了?”烛台切恰好碰到在翻厨房的审神者。

“唔姆,我想做甜点吃…”

“主公,你要是想吃的话可以直接跟我说,我来做就是了。”

“不,我想自己做一次!我会做的,大不了咪酱你在旁边看着,我来就好。”

————粟田口房间————

“大家,一起喝下午茶吧。”审神者端着一桌甜点来到粟田口的房间。

“这些都是主公做的吗?”包丁眼睛都亮了。

“是啊,时间刚好赶上下午茶。”

“既然主公会做甜点,那也一定会做饭吧。”

“嗯?会一点啦,以后给你开一次小灶?”

“主公真好!”包丁显得异常兴奋。

————夜间————

“药研。”乱叫住了药研:“你看包丁怎么那么开心啊?”

“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药研扶了下眼镜:“我去问问看”

“包丁,碰到什么开心的事了吗。你怎么今天那么兴奋?”

“药研哥,我觉得我,找到我心目中的人妻了。”

“哈?谁啊?”

“主公啊,会做饭做点心,特别温柔,也会照顾我们。”

“…我倒觉得大将常常需要我们照顾呢。”药研嘴上是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大将虽然很温柔,但她也很皮啊。’

9.在和粟田口一起下午茶的第二天,安定和清光在叫审神者起床的时候,安定突然问审神者:“主公,你有爱着我们吗?”

“诶,为什么那么问?”审神者满脸疑惑

“因-为-我们都还没吃过主公做的甜点呢-”清光幽幽地开口。

“那你们想吃吗?”

“想啊。”×2

于是这天下午,审神者十分愉快地和新选组一起喝下午茶(划掉)

10.本丸里的刃们都十分提防一把刃-笑面青江。

清光作为本丸的初始刀,安定作为本丸的首锻刀,曾经亲眼看着二锻刀-笑面青江,刚显形就调戏了审神者:“诶?对我有兴趣吗?”审神者一小姑娘急的都快哭了,吓得安定和清光赶紧把审神者带走(避免又一次被调戏)

青江被留在原地:???

再次弄哭审神者,是在某天审神者派新选组四人出阵,恰好没有游戏玩,又懒得动弹的情况下,审神者提议开一个故事会,结果青江讲的是鬼故事。

审神者听故事的时候还是非常冷静的,青江甚至还以为审神者不怕鬼。

事实上,当天晚上,审神者怂兮兮地抱着被子去了新选组的房间。

刚打算入睡的四人突然听到房门被轻轻敲响,拉开门就看见快要缩成团子的审神者。

“我我我…我能来你们房间挤一晚上嘛…”瑟瑟发抖的审神者。

堀川接过审神者的被子,在一边帮她整理床铺,一边询问原因:“主公怎么突然要来我们这里了?”

“就是,有点怕…QWQ”

“怕什么啊?鬼吗?”

“因为…”审神者还是把故事会的事情说了出来,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新选组四人:‘笑面青江,明天手合场等着!’

最后还是清光打破僵局:“嘛,主公你先睡吧,我们在旁边守着。”

“可…可以吗”

“嗯,快睡吧。”

清欢酱-kiyoshikya

我家本丸的日常1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我入坑一个月才41把刀)

——————

1.“嗨嗨!大家,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主公。”

审神者刚进本丸就看到了清光和安定,直接赖在自家两位近侍身上。

“我现在可以直接住在本丸啦!我还把我新买的游戏带过来了!”审神者直接拉着两位近侍往新选组的房间走,拉开门:“卡内桑!一起打游戏吗?”

“好啊,来!”

长谷部突然进来:“主公,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还有很多文书没有处理。”

审神者以短刀的机动躲到了和泉守身后,只露出和毛绒绒的脑袋:“呜-长谷部,文书就拜托你了。”

“啊,主公

全员宠婶向,主对话体

all婶向

我家的刀刀真的好宠我

近侍是冲田组轮流

目前41把刀

(我入坑一个月才41把刀)

——————

1.“嗨嗨!大家,我回来啦!”

“欢迎回来,主公。”

审神者刚进本丸就看到了清光和安定,直接赖在自家两位近侍身上。

“我现在可以直接住在本丸啦!我还把我新买的游戏带过来了!”审神者直接拉着两位近侍往新选组的房间走,拉开门:“卡内桑!一起打游戏吗?”

“好啊,来!”

长谷部突然进来:“主公,在你离开的这段时间里,你还有很多文书没有处理。”

审神者以短刀的机动躲到了和泉守身后,只露出和毛绒绒的脑袋:“呜-长谷部,文书就拜托你了。”

“啊,主公你真的是…”说着就往书房去了。

“啊,长谷部走了,卡内桑我们继续?”

2.“呜-药研…你说一期尼还有后藤和毛利是不是都不喜欢我呀QWQ”

“不会的,大将,只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碰到而已。”

“呜-”审神者直接趴在桌子上‘哭卿卿’:“都在地下城挖了几天了,只碰到博多,锻刀那么多次,都没出。”

“大将,我来帮你处理文书,你还是先把假期作业完成吧。”

“药研你真好~”

3.“哈?叫我去干活?是在下输了。”

审神者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明石:“啊-明石拜托了,整个本丸就数你最懒了,爱染和萤丸都会帮忙,你好歹也做点事啊。”

“我去就是了,不过别对我抱有什么期待咯?”

——————地下城——————

“…明石,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意见?”

“怎么了?”

“我们本丸的爱染乱舞早就满级了,为什么你还要捡那么多QAQ”审神者看了一眼自己包里的N把爱染国俊。

4.“唔姆,安定清光早上好啊。”一早起床,审神者摇摇晃晃地走到新选组的房间。

“主公早上好啊。”

“主公你生病了么,脸上很红哦。”

“有点头晕,没事的…”

清光伸手摸了下审神者的额头:“主公,你发烧了,先回房间吧。”

“不要,我不回去!我就要跟你们待一起(。•́︿•̀。)”

“唉,安定,你先让主公在我们房间里睡会,我去找药研。”

——————————

“大将,乖,把药喝了。”

“嗯,好。”一口闷,和泉守在旁边看着都嫌苦,在审神者喝完药的时候,给她喂了陈皮。

“卡内桑,你真好。”

“那是自然。我可是又帅气又强大的刀。”

“嗯嗯。”审神者频频点头

“不愧是卡内桑!”堀川话题一转:“主公最近是不是又熬夜打游戏了。”

“咕…我错了,对不起…(´ºωº`)”

“主公也真是的,总是不知道照顾好自己。”安定凑到审神者身边,伸手拍了拍她脑袋‘诶,手感不错’

“我我我真的知道错了,下次不(还)敢了,啊~安定把你手拿开啊,我头发都乱了。”

5.“主人,如果有事就呼唤我,我会在能听到你声音的地方待命。”巴形薙刀经常这么对审神者说。

在某天审神者想起这话的时候,审神者想起了这句话,对着某个方向喊了一声:“巴形…”

“主人,有遇到什么麻烦吗?有什么想要的吗?”巴形薙刀从门外走进来。

“巴形…我想吃冰淇淋…”

“抱歉主人,据我所知,你的病并没有完全好。等你的病好了,我会给你拿你喜欢的草莓冰淇淋。”

“可是…QAQ”

“主人,哭也没有用的,还请你以身体为重。”

“好…好吧”

清欢酱-kiyoshikya

我的漫画书终于到了,炒鸡嗨皮的说
我这就去码字

我的漫画书终于到了,炒鸡嗨皮的说
我这就去码字

清欢酱-kiyoshikya

季清欢,记清欢(伪自传)

1.     一切的起初都是最美好的,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任何存在都是有意义的。

2.    家里永远是充满凉气的,尤其是初春的时候,楼道里永远是湿哒哒的,稍不留神就会摔跟头,我活在南方,从小生活在“湿冷气”里,永远说着软绵绵的话。大概,我十几年来也从来没有被同家大院的孩子看得起过,毕竟“野孩子”嘛。

      小时候的“过家家”谁都想压我一头,每个女孩子都在抢着做“公主”的时候,我永远没有发语权。也就只有我那个算不上的“竹马”,会在乎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单膝跪地,以“...

1.     一切的起初都是最美好的,我一直都是这么想的,任何存在都是有意义的。

2.    家里永远是充满凉气的,尤其是初春的时候,楼道里永远是湿哒哒的,稍不留神就会摔跟头,我活在南方,从小生活在“湿冷气”里,永远说着软绵绵的话。大概,我十几年来也从来没有被同家大院的孩子看得起过,毕竟“野孩子”嘛。

      小时候的“过家家”谁都想压我一头,每个女孩子都在抢着做“公主”的时候,我永远没有发语权。也就只有我那个算不上的“竹马”,会在乎我那点可怜的自尊心,单膝跪地,以“骑士”的姿态向我这个“假公主”施以吻手礼。

     ‘我也是,会贪心的。所以,别这样了。’

3.    家里很大,空间很大,至少在地上打滚没有问题,但是家里也很空,家里从没有超过三个人,第三人往往是外婆和小姨。

      “妈咪,为什么我没有爸爸?”当时我什么都不知道,只知道,别的小朋友有爸爸,有妈妈,会有一个人早早地来幼儿园接他们,另一个人在家早早做好饭,而我是跟老师一起吃的晚饭,还有一年的生日,分给其他小朋友的蛋糕还剩下小半个,最终还是送给了老师。

      那个时候,我每天望着别人一大一小的影子,伴着夕阳离去。而我是在月挂枝头的时候走出大门的,没有影子,因为四周灯火昏暗。我没有怪过我的妈妈,但是也没少因此而失落。

      甚至我没少想过:二十几岁就结了婚,难道不是因为爱嘛,既然有爱,为什么会分开?为什么要分开?是我不好嘛?如果我不是我,一切会不会不同?我不是不是不该存在?

4.    小小的我,很讨厌放假,嗯,讨厌,因为本来就空荡荡的家,会在假期里变得更加空荡。而且我并不想去到大院里,自尊心告诉我不能去白白让别人压我一头,不能去接受别人的歧视,即使已经习惯了。

      哪怕习惯了,我也不想去接受别人歧视的目光,不想被那些碎嘴的“妈妈”们,当成“不听话”的反面教材。‘我明明已经很乖了’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放假的时候,我的乐趣也只限在电脑和房间里的东西,当某天我找到我的出生证明的时候,我第一次知道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当我向妈妈问出这个名字的时候,妈妈的脸色很难看,我得到的回答只有一句:“别再提这个人了,这不关你的事。”

    ‘啊,原来不关我的事啊,我知道了,我不再提就是了。’

5.    00后的童年,没有智能手机,大部分孩子家里买不起什么游戏机,所以我们选择了集卡,那个时候我就是因为我的“竹马”才开始接触卡片的,很少出门的我,只会跟在他们身后跑,当我说出要跟他们一起去买卡片的时候,“竹马”第一次拒绝了我,说是他帮我去就好了,让我和我的“青梅”在哪里等他

      可惜先回来的不是他,而是另一个人,他是我真正意义的“竹马”但我不承认。

      没有人会愿意接受一个常年欺负你的人,我也不例外,更何况还是一个骗过我的人,骗我一起玩,实际心怀不轨的人。(说实话我至今想不出,一个明明比我要小的孩子,怎么会有那样的想法)

      他不断推搡着我的“青梅”,而我只能尽量拉着“青梅”不被他推倒,也不让“青梅”脚上的伤加重,前提是不做剧烈反抗,不想,也不敢反抗,毕竟那可是房东家的孩子啊。

      “竹马”回来的时候,我们刚摆脱那个人的纠缠,不过我从“竹马”手上结果挺厚一叠卡片的时候,还是很开心,当时数卡片的时候,看到里面不少是所谓的“稀有卡”。

      ‘为什么对我那么好,我回报不了啊。’

6.    即将步入小学那年,我妈妈找了一个男人,准确来说,给我找了后爸。他对我很好,至少没做过过分的事。

      起初我还是很开心,很兴奋的,觉得这样就一定能明白,什么是爱。我又把希望放的太高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感情基础存在,刚见面一天就打算结婚,有什么感情?他们自以为演的很好,我什么都不会知道的。事实上我知道,从我找到那个名字起就知道了,没有别的人会成为我的爸爸,至少血缘上就没有了。

      我一直用我的好成绩,维持着家里表面上的稳定,但我知道,迟早有一天,这种不存在感情的关系会破裂。那一天过后,我没有了心去学习,到了最后,我还是打算用好成绩最后一搏,班级第二,可惜成效见微。

    ‘是不是我这种人,不配拥有。’

7.    我们都很喜欢一个老婆婆,因为她对我们很好,至少别的孩子是很喜欢,我只是想要靠近一份得之不易的温暖。

      再暖的东西,也会被风吹冷,在一个大雨天里,那位婆婆走了,追悼会还特意让我们这些孩子去了,那天的雨很大,像是天空也在为之动容,为婆婆的长眠而哀伤。我成了异类,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反应都没有,知道这个时候应该难受,应该伤心,但我偏偏没有反应,做不出反应。

    ‘我这种人,当死亡来临的时候,天大概是晴的吧’

8.    我讨厌谎言,但是我编织了一个又一个的谎言,这些单个的谎言自主相交,形成了一张完整的网。这张网很大,大到可以把我包裹住,它渐渐收紧,不断地勒着我,导致我呼吸困难,然而我却将它视作习以为常了。

    ‘我还是成为了我所讨厌的样子’

9.   “欢,你有多久…没有笑过了?”当我的“竹马”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愣了神,随后回答他:“我?我不是一直在笑着嘛。”

    “不,我是说,因为想笑而笑,就像是因为雨过天晴的心情舒畅,因为看到彩虹的眉开眼笑。”

    “那种啊…大概已经,很久很久了吧…”

10.   季清欢,记清欢,因为无论是清梦,还是欢愉,我都想要将它记住。

11.   看管大人们,你们又有多久,不曾因为雨后初晴而心情舒畅,因为看见彩虹而眉开眼笑了?最初那个容易满足的你,还能找到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