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清河

41025浏览    268参与
子⑦

其实这两兄弟还是蛮好玩的

其实这两兄弟还是蛮好玩的

烟花渡口

清河小文 5

写在前面:今天这个文更得也突然,而且又是半夜,原因是因为我看电视里面提到了阿兹海默症,也就是“老年痴呆症”,就突然很有感触,就借着清河的爱,写了一点东西出来,写得时候有点卡,大家就多担待吧,爱你们哟~

~~~~~依旧是分割线~~~~~

你是谁啊?

我们一生可能会被问无数次这句话,或许是一个陌生人,或许是一个电话,或许是菜场的大妈,或许是快递小哥,还有你的老师,你孩子的老师,你的朋友,你朋友的朋友,你的同事,老板,客户…太多人了,然而你有没有想过你最怕是谁问你这句话?

我想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亲人

因为我们都知道得了阿兹海默症的人或者是在病榻上弥留之际的人才会不停的问你:你是谁啊?当我...

写在前面:今天这个文更得也突然,而且又是半夜,原因是因为我看电视里面提到了阿兹海默症,也就是“老年痴呆症”,就突然很有感触,就借着清河的爱,写了一点东西出来,写得时候有点卡,大家就多担待吧,爱你们哟~

~~~~~依旧是分割线~~~~~

你是谁啊?

我们一生可能会被问无数次这句话,或许是一个陌生人,或许是一个电话,或许是菜场的大妈,或许是快递小哥,还有你的老师,你孩子的老师,你的朋友,你朋友的朋友,你的同事,老板,客户…太多人了,然而你有没有想过你最怕是谁问你这句话?

我想大多数人的答案都是:亲人

因为我们都知道得了阿兹海默症的人或者是在病榻上弥留之际的人才会不停的问你:你是谁啊?当我们被他们遗忘,他们只会一遍一遍问你是谁的时候,你会如何?

这天清晨程清醒来满脸泪水,给丰河吓坏了,程清眼泪汪汪的看着丰河

“河,你知道我是谁吗?”

“清,你怎么了?”丰河满脸疑惑。

“河,你还记不记得我是谁?”程清晃着丰河的肩膀略显激动的问道。

“我记得你啊,你是程清,是我弟弟啊…”丰河看着程清坚定的说道。

程清此刻才停止了眼泪,慢慢的恢复平静,他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满眼复杂的看着丰河,此时丰河终于又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清,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做了噩梦?怎么回事?”丰河一脸关切。

“我做了一个梦,梦里你一会儿记得我一会儿不记得,总是不停的问我,‘你是谁啊’。你记起我的时候只记得我们刚认识时候的事情,但是我们在一起以后的事情你一件都不记得了,你只记得我是你的再婚弟弟,而忘记了,我还是你的爱人。”程清着急的说。

丰河总算是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原来程清是做了一个奇怪的梦,丰河怎么可能会忘记程清,忘记谁也不会忘记程清啊,他们好不容易在一起,怎么可能会轻易分开。

“你只是做了一个梦,那是假的啦,我怎么会忘记你,你是我最亲也是最爱的人啊~”丰河摸着程清柔顺的头发安抚的说道。

“那就好那就好,我以为你真的会不记得我,我在梦里急哭了,他们跟我说你得了阿兹海默症,你记得梦梦,记得爸和妈,但是你唯独不记得我,不记得我是你的弟弟你的爱人,你还拒绝我对你的爱。”程清可怜巴巴的说道。

“那只是个梦啊,我们现在不是好好的嘛,我怎么会年纪轻轻的就得阿兹海默症,你想太多了啦~”丰河笑笑说道。

程清听完更委屈了,撒娇道

“什么叫我想太多,人家明明就是因为太爱你,怕你离开才这样的,你也知道你,干什么事情都是慢半拍,有什么都不说出来,我怎么会知道是不是那天你就会走掉了。”

丰河看着气鼓鼓的程清不知道应该怎么劝他,他从来都是拿自家弟弟爱人的撒娇没有抵抗力,不管发生多大的事儿,他总是会在程清撒娇后妥协的,他看程清没什么事儿了,抱了抱他说道

“好啦好啦,我不会突然走掉,也不会忘记你的,如果我真的忘记你了,你就努力一点,让我想起你,我这么爱你一定会记起来的。”丰河顿了顿又接着说

“你是想再多睡一会儿还是起来吃早餐之后再回笼觉,反正今天是周末。”

程清被丰河温暖的怀抱抱起来的那一刻其实就安心了,或许真的是他想多了,或许是因为阿兹海默症日快要到了,这几天大街小巷都在宣传的缘故。

“你做了早餐了吗?我还真有点饿了。”程清问道。

“做了一半,烤箱里还烤着吐司,正说喊你起床就看你一脸泪水,然后起来就晃着我问知不知道你是谁,真是超扯的。”丰河一边打趣着程清一边起身往厨房走…

“哎~哥,你这样很过分呐,人家明明是因为太爱你,做了那么奇怪的梦,又很真实会难过很正常啊,你居然还笑我,那如果那天我得了阿兹海默症忘记了你,你难道不会很难过的吗?”程清一边穿衣服,一边冲着在烤箱前的丰河大声喊道。

丰河低头想了想,说道

“清,我们就算不是爱人也会是一辈子的家人,何况爱人最后也会变成家人,无论怎样咱俩这辈子都会是最亲的人,所以我不会担心你会忘记我,而且我知道,我们不会轻易忘记彼此的。”

“为什么?”程清好奇的问道。

“因为我们这么深爱着彼此,就算忘记全世界,我一定还会记得你,可能我会忘记你的名字,但是我会记住你身上的味道,你的脾气,你的赖床,你的每一个小动作,还有你撒娇的口气,因为那些会一直陪伴很多年,深深的刻在我的骨子里,所以我怎么会轻易忘记。”丰河看着程清深情的说道。

程清听后站在床边没有动,却向丰河张开双臂说道

“丰河,来!”

只是简单一个字,丰河像是懂了什么,放下手中的面包,几乎用跑着冲进了程清的怀抱用力抱住了他,与此同时程清也用了比平常更结实的拥抱裹紧了丰河。

就算我忘记全世界,忘记你的姓名,也会记得曾经有一个人爱我如生命,有一个结实的拥抱为我挡风遮雨…

The End.

~~~~~华丽丽的分割线~~~~~

文中提到了阿兹海默症日是在9月21日,与现在实际时间不符,因为文中我也没有特别的写上时间点,所以就写一个时期而已,希望大家理解并且记住阿兹海默症日,谢谢~

烟花渡口

清河小文 4

程清终于忙完了一个项目,他问Co妈拿了假期(是的又是我,我打算把小明哥换掉,以后程清弟弟的经纪人就是我了,哈哈哈),想和丰河出去玩一圈,但是去哪儿玩,他没什么头绪。

在剧组收拾好东西,程清没有通知丰河,他想给他一个惊喜,这次的拍摄虽然是新团队,但一切都还挺顺利的,比预计的时间提前完成两天,期间丰河还来探过班,就算这样,程清和丰河也又一周多时间没见了。

程清回到家,丰河不在,这个时间点,估计丰河还没从学校回来,于是程清把行李往边上一扔就躺在舒服的大床上休息了,反正丰河回来会给他收拾,他心安理得的躺下,然后把丰河的枕头往自己头下拉了拉,半枕半抱的感受着枕头上丰河残留的气味,程清真是太想丰河了,...

程清终于忙完了一个项目,他问Co妈拿了假期(是的又是我,我打算把小明哥换掉,以后程清弟弟的经纪人就是我了,哈哈哈),想和丰河出去玩一圈,但是去哪儿玩,他没什么头绪。

在剧组收拾好东西,程清没有通知丰河,他想给他一个惊喜,这次的拍摄虽然是新团队,但一切都还挺顺利的,比预计的时间提前完成两天,期间丰河还来探过班,就算这样,程清和丰河也又一周多时间没见了。

程清回到家,丰河不在,这个时间点,估计丰河还没从学校回来,于是程清把行李往边上一扔就躺在舒服的大床上休息了,反正丰河回来会给他收拾,他心安理得的躺下,然后把丰河的枕头往自己头下拉了拉,半枕半抱的感受着枕头上丰河残留的气味,程清真是太想丰河了,他从来也不知道自己会这么喜欢这个再婚哥哥,还记得第一次见到他时,自己在停车场被粉丝追赶,丰河莫名其妙的跟着一起跑了起来,然后他还把丰河留下当粉丝的“靶子”,让自己脱身,直到自己提着行李敲了哥哥丰河的门,他才知道,原来冥冥中,他们的缘分就注定了…

想着想着,程清由于太累,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当丰河下课回到家看到的景象就是:地上摊着程清大大小小的行李,还有脱下的衣服,床上是衣冠不太整且睡姿撩人的程清,是的撩人,此刻的程清依旧是一贯作风,空身穿睡袍,抱着丰河的枕头,一脸思春的样子在睡觉,任由丰河这个慢八拍的树懒,在饱受了一周多的相思之苦后看到这副景象,怎么也不会无动于衷吧…

丰河让自己在玄关愣了几秒,轻手轻脚的换下鞋子,然后轻轻的把自己书包放下,把程清扔在地上衣服逐个捡起来放到洗衣篮中,终于还是走到了床前…

丰河依旧动作很轻的靠在床边,看着眼前这个熟睡的大男孩儿,手不自觉地伸向程清的脸庞,他轻轻抚摸着程清有些消瘦的脸,然后用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说了三个字 “好想你”,说完又不由自主的靠近程清的脸庞,将自己的唇附上了程清的唇,他真的好想程清,想念他俩的亲亲,丰河也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本来算着日子程清要大后天才回家,下午课间休息的时候,他还在想明天周末要不要再去探班,这次程清离家的时间有点长,所以他真的很想他,这可能也是第一次丰河愿意把想念告诉程清,以前程清不是没有过长时间连续工作太忙不回家,俩人也见不到面,然而丰河不管自己上学忙碌与否都没有像这次这么想念过程清,或许是在一起时间越久就越想时刻都黏在一起。

丰河的吻很轻,但是却也足以让正在美梦的程清睁开眼睛,程清看到近在咫尺的丰河,一把揽过他,真人抱枕总比枕头抱着更加舒服,丰河被突如其来的一切吓了一跳,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程清翻身压在了身下说道

“河,你变坏了,为什么会偷袭我。”

“我…”丰河的脸此时红得比身上的红背心都红,一副干了坏事被抓包的心虚样子。

像丰河这种好学生,平时又闷闷的,真的是很少做出这样的举动,对于程清来说,这是最好的欢迎礼物,此时不拆礼物等待何时?

程清想着手就开始不安分的往丰河的衣服里伸,脸上还露出人畜无害的可爱笑容,丰河此时已经从刚才的惊吓中回神了,一边感受着程清的热情,一边说

“你不是大后天才会回来,提前回来怎么也不说一下,我好去接你。”

“拍摄很顺利,所以提前结束了,我本来想悄悄回来给你个惊喜,倒是你刚刚给了我一个惊喜。”程清在丰河的嘴上轻轻一啄,欢喜的不得了。

丰河被程清的举动闹了个大红脸,但是心里却是暖暖的,他笑了笑,搂着程清的腰转了个身,两人面对面躺着看着彼此,丰河捧起程清的脸摩挲着说道

“清,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

“河,我也好想你…”程清回应道,说完将丰河搂进怀里。

丰河任由程清抱着自己,他们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思念,过了一会儿丰河开口

“哦对了,陈教授说,你这次丢下的课程有点多,而且没有赶上汇考,他希望给你安排一个补考,不然担心你的期末成绩会太难看,他很难给你过关。”

丰河总是能很快恢复理智,就算在这种你侬我侬的时候,程清低头看了看一脸认真的丰河,想起上次他去探班时候认真的让自己给Co妈买新床的事儿,觉得这才是自己的哥哥,刚刚那个主动偷袭自己说很想念自己的哥哥,可能被什么控制了,那不是真的丰河。

“哥~~~~,难道你非要在这个时候跟我提学习的事儿吗?晚点再说不可以的吗?”程清这个哥比平常弯弯绕绕的更多了一点,就算这样丰河也还是一脸认真

“可是很重要啊,你不是答应我不会耽误功课,还让我…”

“哥~~~~~~~~,我都知道我都知道,可是我现在好饿。”

程清用一贯的撒娇模式转移丰河的注意力,这次的喊哥“攻击”模式也有所升级,所以丰河乖乖投降是顺理成章的事儿

“哦~那好,我去做饭。”丰河乖巧的说道。

说完丰河起身就去冰箱里找食材准备晚饭,程清看着丰河忙碌的背影,心里说不出的安逸。

虽然丰河有时候还会说一些或者做一些煞风景的事儿,但是在一起时间越久,程清越觉得离不开丰河,不是因为丰河总是能心甘情愿的照顾他的一切,而是他觉得他在和丰河在一起之后,自己变得成熟了,有担当了,就连Co妈都感慨,从没想过他谈恋爱之后会变的这么优秀,比以前更认真的工作,也因为有了爱情有了生活,再拍戏的时候能对角色有很好的诠释,让大家刮目相看。程清觉得,以前爸爸很忙很难照顾他的生活,他后来越长大越叛逆,也由于年纪很小被星探发现出来拍广告自己被迫变得独立,但是他内心是渴望被需要被照顾的,爸爸再婚丰河进入他的生活,他起先是拒绝的,但是后来他发现有哥哥疼真的超级好,丰河的一切都让程清觉得刚刚好,丰河的爱像一杯温开水,虽然看着没有色彩和味道,但是很容易下咽也足够解渴…

丰河做好饭准备回头喊程清吃饭,却看到坐在床上一动不动面带笑意盯着自己的程清

“弟~你怎么了?”

程清被丰河的一声拉回现实,他笑着摇摇头说

“没事儿,我再想,我们假期要去哪里玩。”边说边下床走到丰河身边将他拥入怀中

丰河听到头顶悠悠的温柔的飘来一句

“丰河,谢谢你!”

The End.

~~~~~分割线~~~~~

解释一下,这里提到丰河的爱像温开水,是因为写文的时候一直重复播放丰河扮演者宋柏纬的那首《温开水》,也不知道自己比喻是否恰当,但是这首歌真的让人很安逸,我前段时间有两天特别丧,然后路上随机播放到这首歌,就突然的心里很平稳了,然后就重复播放了很久,我忽然就安静了,坐在图书馆觉得有一种岁月静好的安逸感,所以我最后用了温开水来形容丰河的爱,因为他让程清感受到了安逸,灵感来源于这首歌给我的感受。

另外,我写这种文不是很会写,而且我比较喜欢清水一点,主要是开车怕开沟里去,哈哈哈~其实是因为我不是什么写手,但是有时候会写一些对事物的感受,所以我的文最后一般都会有一些旁白类的东西,就着小文的场景加入一些自己的感受,所以希望为数不多来看的你能喜欢这个风格,然后给个小爱心就再好不过了,哈哈哈~爱你们~


烟花渡口

清河小文 3

我想用第一人称来写,所以设定一个背景是“你”是程清的经纪人,设置在大学,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发表下对于这段恋情的一些想法,或者说一点点的感悟(其实我私心只是想当吴叔叔的经纪人,哈哈哈)经纪人是知道清河恋情的,但是现阶段还没有完全公开,工作圈子中有一些熟悉的人多多少少知道,但是从来没有人太过上心这个事儿,因为不影响工作,其实一切都还好~~

~~~~~分割线~~~~~

当程清跟我说他和他哥哥在一起了之后,我惊呆了,我对同性恋情绝对没有歧视,而是没想到程清居然会喜欢上丰河那个闷葫芦…我保证我对丰河也没有任何敌意,但是我和丰河接触过几次,说话慢慢的,做事也是,但是人很好,有条理,可我是个急脾气,有时...

我想用第一人称来写,所以设定一个背景是“你”是程清的经纪人,设置在大学,从一个外人的角度来发表下对于这段恋情的一些想法,或者说一点点的感悟(其实我私心只是想当吴叔叔的经纪人,哈哈哈)经纪人是知道清河恋情的,但是现阶段还没有完全公开,工作圈子中有一些熟悉的人多多少少知道,但是从来没有人太过上心这个事儿,因为不影响工作,其实一切都还好~~

~~~~~分割线~~~~~

当程清跟我说他和他哥哥在一起了之后,我惊呆了,我对同性恋情绝对没有歧视,而是没想到程清居然会喜欢上丰河那个闷葫芦…我保证我对丰河也没有任何敌意,但是我和丰河接触过几次,说话慢慢的,做事也是,但是人很好,有条理,可我是个急脾气,有时候觉得跟丰河对话让我起急。

我本以为程清谈了恋爱之后会无心工作,但是他没有,反而更加勤奋,行程空隙只要不太累还会温书,我真是活久见了。

当然我知道这些都要归功于他的哥哥情人丰河,毕竟丰河要兼顾着父母的使命让程清的功课更上一层楼,顺利毕业,况且对于一个艺人来说,有丰富的知识储备也是必不可少的,这一点上我和丰河在同一战线上,所以每次只要丰河有“作业”发过来,我都会尽职的监督程清完成,当然每当程清自主学习的时候,我也会给丰河发去来自我的前方报道。

这一天,是个周末,程清要拍一宿夜戏,丰河问了我程清的行程之后看离家不太远,就打算过来探班,我同意了,但是嘱咐他们要小心,毕竟这次的团队是新团队,我其实不怕程清公开恋情,对于这点我是想得开的,毕竟现在台湾合法了,让大家接受只是时间的问题,只是我觉得毕竟现在俩人还都是学生,最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至少等毕业后都工作了再说更有说服力。

晚上10点多丰河就来了,此时的程清正在棚内上戏,我把丰河带到程清的专属休息室让他在那里等着别乱走。丰河手里拿着两大袋子东西,递给我一袋子说

“这是我在家做的一些三明治和沙拉,还有一些切好的水果,你们熬夜都很辛苦,一会儿休息的时候你帮我给团队的人吧。”

丰河每次来探班从来不会空手来,这也是大家都喜欢他的原因之一,都觉得程清有这么个能干和照顾他的哥哥真好。

等到十一点,剧组休息了。我之前没有告诉程清丰河会来,想给他个惊喜,因为我知道他俩已经两周没见了,这两周程清的通告很多,为了方便工作,一直住我家,因为不想打扰丰河休息,丰河马上也要期末考试了。

当我拿着一袋子吃的进到摄影棚的时候,程清看到我手中的手提袋眼睛一下就瞪大了,似乎还闪烁着blingbling的光向我发来信号,我笑着点了点头小声和他说

“你去吧,你哥在休息室,我把这些给剧组的人就回去。”

程清一溜烟的就不见了,我无奈的摇摇头,年轻真好哇~

我把丰河带的吃的分给工作人员,便也坐下来一起吃了起来,我想给他们俩留点私人时间,虽然不能太久,但是有总比没有的好。

过了一会儿,我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就起身往回走,刚走到门口就听见程清说

“哥~你都不想我的吗?我们都两周没见了耶~”

嚯~程清这孩子又跟他哥撒娇,每次他只要想让丰河做事从来都是人畜无害的喊一声哥,尾音还绕三绕,在一起都半年多了,丰河每每都还很受用,有求必应。

“我,我,我有,不然我也不会给Co妈(我家小朋友都这么叫我)打电话说今晚要来呀。”丰河轻轻的说道。

“那你想我都不抱抱我,我真的好累,要不是因为作息时间不稳定,我怕吵到你休息,我也不会去Co妈那儿睡,她家的床好难睡,不仅没有你陪在身边哄我入睡,还有她家拓拓总是跑上我的床,这么久了见到我还没事儿就冲我叫。”程清听起来委屈巴巴的。

嘿~这孩子,我还不是因为体谅你的爱人,牺牲我的地盘,每天伺候着你,你居然还给我委屈巴巴的,还嫌弃我的拓拓,我的狗儿子也太久没有好好和麻麻我玩了,我一门心思都扑在你身上了。

我忍着怒气没有破门而入,因为我想接着听墙根儿,哈哈哈~

这时候丰河开口说

“那你给这次挣钱后给Co妈客卧换一张舒服的床,你喜欢的,这样以后你再去她家也能舒舒服服的休息,还有拓拓应该是想和你玩,所以一直缠着你。”

我几乎要在门外笑出了声,丰河是什么宝藏男孩儿,我要不是因为认识他一段时间了,我真的觉得这男孩儿太过于纯粹和耿直了,甚至有些傻乎乎的,我问过程清他到底喜欢丰河什么,无趣又呆板,程清每每都回给我一个惊天大白眼并附上一句

“我哥的好,外人永远不可能知道,他在家对我和对外面的人是不一样的,你是无法享受得到的,我俩关起门来的事儿,你不会懂。”

好好好,你有哥你了不起,你最懂你最懂,每每我都是自讨苦吃,挨数落顺便被塞狗粮。

我继续听着,我估计此时程清可能也有点气绝,丰河总是会出其不意,本来程清是想撒个娇,结果丰河回答的过于认真了,我倒要看看丰河是怎么关起门来对程清好的,哈哈哈~~(虽然听墙根儿不太道德,但是我想你也会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的)

“哥~人家很想你你知不知道?我就算给Co妈买了新床,你也不在,我怎么能睡得舒服,拓拓我就不说了,我跟不跟它玩也不重要,你懂不懂我要说什么?哥~哥~”

我此刻在门外一身鸡皮疙瘩,程清的撒娇功夫真不是盖的,平时对我对工作组就不用说了,我们都领教过,但是那估计顶多也就是他两三成功力吧,他对他哥丰河这个语气,在我听来,没有十成十也得九成九了,就这丰河要是能顶的住才怪呢~

“我想…你,很想你,虽然我知道你是怕打扰我为了让我安心复习和休息才暂时去Co妈那儿住,我其实也想让你回来住,但是我也担心你太辛苦,有好几次我都想来探班,但是我怕耽误你的工作让你分心,我只好每天都偷偷问Co妈你好不好拜托她照顾好你,给你熬点汤水,你就别…emmmmm”

嗯?怎么说半截不说了?世界大概安静了30秒,我屏住呼吸也不敢出声,直到又听见程清的声音

“这个吻是惩罚你话太多的。”

吻?emmmm,我刚刚经历了什么,听墙根儿都有狗粮,这日子让不让人过了?

“哥~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只是你不善于表达,但是你总会照顾好我的一切,就算你不在身边,也会拜托Co妈照顾我,我知道你们都很辛苦,为了你们我也会努力工作还有学习,等以后我们都毕业了,工作了,我就可以正大光明的牵着你的手昭告天下,我们也不用再这么担惊受怕,想念的时候就可以在一起,所以现在受点相思之苦不算什么,哥~你说是不是?”

程清真挚的说道,屋里又没有了声音,我想可能他俩又有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发生了…

然而我无心管里面发生了什么,我在门外突然很感动,眼眶就湿润了,我一直以为程清还是那个带点叛逆的小孩子,原来进入大学后,他和丰河在一起后,他真的成长了,人们都说遇到好的爱情会让两个人共同进步一起成长,互相扶持相濡以沫到天荒地老。程清和丰河大概就是这种神仙爱情吧,丰河说的不多,但是我能感受到他对程清的爱不会少于程清,我也终于能深刻体会到当程清见到这个再婚哥哥后第二天兴冲冲的跟我说“Co妈Co妈,我有哥哥了,我有哥哥疼了,真好!”时那开心的样子,是真的开心,也许从那时候起,他就喜欢上了丰河,或者稍晚一些,还好他们彼此相爱,虽然过程有些坎坷最终在一起了。

或许这就是他们的爱情,不用每个人都懂,却会让人羡慕。

别人的爱情,或许有时候和我们想象的不同,我们总以为我们所知道的就是一切,有时候不愿意去接受更多可能性,总是认为没有和自己一个步调就是不正确的,其实不是的,每个人的幸福和不幸都是不一样的,所以才会各自精彩。

The End.

微米2014

胡乱说

这是我的清河,

这是我的碧波,

这是我乱丢的石子,

打破历历澄澈!

总有一天,

上帝的指尖,

将石子全部没收,

这是我的清河,

这是我的澄澈!

我疯狂的石子,

满是哀怨、痛苦、隐忍和不舍!

但是现在,

他们只在上帝手中沉默。


我有无尽的幸运,

亦有无尽的坎坷,

我虽无移星换宿的气魄,

却拥有无尽美妙的江河!

这是我的清河,

这是我的碧波,

这是我乱丢的石子,

打破历历澄澈!

总有一天,

上帝的指尖,

将石子全部没收,

这是我的清河,

这是我的澄澈!

我疯狂的石子,

满是哀怨、痛苦、隐忍和不舍!

但是现在,

他们只在上帝手中沉默。


我有无尽的幸运,

亦有无尽的坎坷,

我虽无移星换宿的气魄,

却拥有无尽美妙的江河!

瑜兒會幸福

江清月近人20

「張力勤」

「隊長?」王振武停下獨自練排球的動作,轉頭看著聲音來源。

「還以為你會忘記我呢!」

「你現在是明星我怎麼可能忘記,還有隊長我改名了。」

「知道了,王振武,行了吧!」

「你找我有什麼事?」

「聽振文說你知道他喜歡你了?」

「之前集訓的晚上,剛好聽到他說恩。」

「所以你的想法是?」

「可是我...他...弟弟...」王振武想把內心的想法給弄清楚,但腦中根本整理不出一個完整的思緒,說出口的也只是一些支支吾吾。

「奇怪做人家哥哥的,腦袋是是不是都長那樣啊?哥~你來開導,我要去找振文。」

「我?程清你...那個我和他...」豐河有點尷尬,畢竟自己和王振武不認識。

「王...

「張力勤」

「隊長?」王振武停下獨自練排球的動作,轉頭看著聲音來源。

「還以為你會忘記我呢!」

「你現在是明星我怎麼可能忘記,還有隊長我改名了。」

「知道了,王振武,行了吧!」

「你找我有什麼事?」

「聽振文說你知道他喜歡你了?」

「之前集訓的晚上,剛好聽到他說恩。」

「所以你的想法是?」

「可是我...他...弟弟...」王振武想把內心的想法給弄清楚,但腦中根本整理不出一個完整的思緒,說出口的也只是一些支支吾吾。

「奇怪做人家哥哥的,腦袋是是不是都長那樣啊?哥~你來開導,我要去找振文。」

「我?程清你...那個我和他...」豐河有點尷尬,畢竟自己和王振武不認識。

「王振武,他叫豐河,是我異父異母的哥哥,也是我情人,你有什麼問題就問他。」

程清離開後,豐河嘆了一口氣,然後主動開口。

「你好,我是豐河。」

「程清說你和他在交往。」

「那個,我可以叫你振武嗎?」王振武點點頭,豐河繼續說;「振武,你現在先想想我說的是不是你的心聲,聽到弟弟說喜歡的時候,第一反應是怎麼可以,我們都是男的,雖然有聽過同性戀這個詞,但我們不只都是男孩,還是兄弟,而且爸媽會怎麼看我們?我帶壞了弟弟,我這樣是不對的。很奇怪,我們想了很多,但是卻沒有對他的喜歡,而感到反感。」

豐河說完,王振武只有一個感覺,怎麼會有人能完整說出自己的感受,連自己都沒辦法說清楚內心的想法,卻被這個和自己相處不到十分鐘的人,看得如此透徹,錯愕的表情停留王振武臉上,嘴巴微張,卻說不出任何的話。

「會有這個表情,代表我說的沒錯吧!」王振武點點頭,讓豐河露出淺淺的微笑:「振武,你知道為什麼我能完整地說出你的感受嗎?因為我也曾像你一樣,面對弟弟的喜歡,我也曾不知所措,也曾認為這段感情不應該存在。可是,你知道嗎?如果,我們覺得這個喜歡不該存在,那我們應該要有的感覺是,反感,但我們並沒有,對吧!我們只是錯愕,只是意外會聽到弟弟的喜歡。其實,我們也動心了,只是我們不知道原來這就叫做愛,我們用哥哥的愛去包裝,我們口中的親情,真的只是單純的親情嗎?振武,當年為了弟弟放棄排球的你,真的只是單單因為對振文抱歉嗎?還是其實你抱有其他的想法?比如:你覺得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人事物,比他重要?」

「我...當初會放棄排球是因為我發現,排球比不上振文,我不想再承受一次,會失去他的可能,我可以為了他降轉,我可以為了他離開排球隊,我可以讓自己的世界圍著他轉,但我不能再失去他了。」

「振武,如果這些舉動你放在別人身上,你會覺得他們只是單純的兄弟嗎?」

王振武想了想搖頭。

「那就對了,所以,撇開兄弟關係,好好的去想一想,你和振文的關係。」

在豐河開導王振武的時間裡,程清也去另一個地方開導王振文。

「振文,我來找你囉!」

「你昨天不是說要來找振武?」

「找完啦!所以過來找你。」程清看著王振文一臉再找自家哥哥的模樣,好笑說:「振武不在這,他還在排球場,我哥在那,我有事想和你聊聊,而你哥呢!也需要和我哥聊聊。」

「那程清哥你先坐吧!」

程清隨手拿了張椅子,也沒多說什麼,就進入話題。

「振文,我聽說你和你哥告白了?」

「不是告白,只是不小心被聽見了。」

「反正王振武就是知道你喜歡他對吧!」

「嗯,但其實我都已經決定要放棄了。」王振文看著窗外苦笑地說。

「王振文你猜猜看我和我哥是誰先說喜歡的。」

「豐河哥?」

「為甚麼你會覺得是他?」

「不知道,隨便猜的。」

「嚴格來說是我告白的,雖然我一直覺得我哥喜歡我,但桶破那層膜的是我,你知道嗎?因為我很有把握我哥喜歡我,所以我從來沒想過他會拒絕我的喜歡,會逃離我,我很生氣,也很難過,甚至也覺得自己的喜歡是錯誤的,雖然我不像你那樣,總是覺得自己做的每一件事都是錯的,我比你勇敢,也比你敢向前衝,但我們面對的都是一樣,遲鈍的哥哥,而且把自己所有越界的行為都歸類成哥哥的愛。」

「每次一問,他都會說因為你是我弟弟。」王振文接下去說道。

「振文你知道嗎?王振武不是不愛你,只是他不知道他已經愛上你了,他只是忘記和你說他愛你。在他的心裡,你勝過這個世界的所有。」

「為什麼你會這麼篤定?」

「我問你,王振武這個人最喜歡的東西是甚麼?」

「排球。」

程清笑著搖搖頭說:「錯,他最喜歡的是你,所以為了你可以放棄排球,你以為單單一個愧疚心理,能讓他放棄排球?你要知道,他放棄的不是排球而已,而是他的世界,他讓自己的世界為你而打轉,你以為這真的能用哥哥或著愧疚心理去解釋嗎?」看著王振文依舊不相信的表情,程清也沒打算多說甚麼,畢竟有些東西是必須考自己感受的:「時間會證明的,我先去帶我哥回家了。」

程清起身打開社辦的門準備離去,卻被門外的人嚇到。

「不好意思,那個我找勁揚。」程清點點頭,側身讓江勁堂進入,然後自己再離開。

「江醫生好,那個勁揚應該在教室,我帶你去找他。」

「喔不用不用,我自己去就好,對了,振文那個這一箱是我和我小叔公要給你們的補給品。」

「謝謝江醫生,也幫我謝謝江教授。」王振文接過箱子說道。

「不用謝,你們之後聯賽要加油啊!小叔公還在等我把勁揚接出校門,我就不和你多聊了!」

王振文點點頭,讓江勁堂去接江勁揚。

「勁揚,我和小叔公帶你回家囉!」兩人一邊聊一邊往外走。

「好,大堂哥我問你喔!二堂哥出國會很久嗎?」

「不會啦!他出國只是去忙一些事,你決賽前他一定會趕回來的,在他回來之前,你就住在我那的,我和小叔公都會照顧你的。」

「這樣不會太麻煩你們嗎?其實我一個人能...」

「勁騰和我都是你的堂哥,怎麼,他能照顧你,我就不行嗎?」

「不是啦!只是二堂哥說過你和叔公有很多事要處理。」

「你怕影響到我們?」看到江勁揚點頭,江勁堂哭笑不得說:「放心吧!我和小叔公在怎麼處理事情,也不至於不能照料你。上車吧!」

「勁揚好久不見啦!堂堂,前幾天你在醫院說你想吃的那家店,我訂好了,等等一起去吃吧!」

「好啊!既然能去那家店了,代表我解禁了對不對?」

「你喔!留校察看,你要是又讓自己胃痛,我下次就罰你一個月都只能吃粥。」

「小叔公我的工作量很大,不能只吃粥拉~」江勁堂對江兆鵬撒嬌道。

「不要以為撒嬌有用,你要是不好好愛護你的身體,我就幫你照顧。」

江勁揚看著前座的兩人,想起二堂哥說過的,他們是家人也是還未向對方訴說愛意的情人。

-----------------------------日常求愛心與評論,喜歡我的請關注我~

贪财好色

阳光那么好,何必自寻烦恼。

      我28号回的家,毕竟下个月估计不能怎么回家了。也就是前天。也就是那一天,我才知道,我妈其实什么都知道。


       我前天回家我妈并不知情,毕竟是我爸接回家的。大概晚上七点半,我妈回家了。说纳闷怎么多了一双鞋,结果是我。之后我妈继续她的缝补事业(她把家里的被子都拆了,换上了新的棉絮,超级轻软的那种),之后我在旁边跟她聊天。她眼睛越来越差了,也是,快50了,要好好对她哦。


       看她针眼里穿不过去线头,却还是特别认真的在尝试着一次一次。有些心底发酸,给她...

      我28号回的家,毕竟下个月估计不能怎么回家了。也就是前天。也就是那一天,我才知道,我妈其实什么都知道。


       我前天回家我妈并不知情,毕竟是我爸接回家的。大概晚上七点半,我妈回家了。说纳闷怎么多了一双鞋,结果是我。之后我妈继续她的缝补事业(她把家里的被子都拆了,换上了新的棉絮,超级轻软的那种),之后我在旁边跟她聊天。她眼睛越来越差了,也是,快50了,要好好对她哦。


       看她针眼里穿不过去线头,却还是特别认真的在尝试着一次一次。有些心底发酸,给她认了针(我们这里管穿针引线叫认针,一种俗语吧。)。我们继续聊天,聊聊日常生活,还有一些杂乱无序的问题。


       不知道怎么的,我妈突然停顿了一下,说,你还跟那个男的谈着呢吗?我说分了呀,不是告诉过你吗?我妈说啥时候跟我说了,问你你就说别管了,没事了。我俩就很幼稚的据理力争,当然最后还是我妈赢了。我可吵不过她。


       之后聊了一点工作的问题,说着说着,我妈说我们呢,思想已经落后了,也跟不上你们的脚步了,所谓的什么潮流啊,风格啊,定位啥的,都跟我们那时候不一样了,索性也不管你们,只要不过分就行。


       我妈说,为啥不让你出去,现在这个社会太乱了,女孩子抽烟喝酒,甚至和男生同居,都是有的(我妈不太能接受,尤其最后一项!),我说你放心,你女儿我不抽烟不喝酒。我妈说其实偶尔我会抽烟,感觉烦的不行的时候就会抽一根。


        她也不知道我爸知道这件事不,毕竟我爸戒烟好久了,有两三年多了,喝酒是我爸带的,还美其名曰小酌怡情。搞的我爸现在一喝酒就让我妈一起喝。反正我妈不会在我爸面前抽,也很少抽。只是偶尔,我感觉无伤大雅的。


        晚上我爸还没回来的时候,我跟我妈聊起谈恋爱问题,我说不想相亲,只想谈恋爱,真要谈,又不想谈,我妈说我事多。。。哈哈哈,有点尴尬。我妈说她也上愁,我说我又不急,过几年都不是问题。。这个问题就不明不白的结束了。


        晚上我爸回家,我们出去吃的饭,我请的客嘿嘿,这是第一次请爸妈吃饭嘿嘿,有点爽快咋回事。。。


       好啦这次就到这里啦。拜拜


枕石

偶得

象山擎暮雨,浮梦见云城。

复问清河事,乡思望海平。


象山擎暮雨,浮梦见云城。

复问清河事,乡思望海平。





瑜兒會幸福

江清月近人18

喜歡振文?呵!怎麼可能呢!他和振文是同一類人,他和振文都是得不到愛情的人,不,振文還有可能,畢竟,在自己看來,王振武只是還沒摸清楚自己對王振文的感情,而自己呢?不過只是愛上了一個不能愛的人。

「優優覺得勁堂哥哥很愛江叔叔,不愛振文哥哥啊!」

「優優別亂說。」江勁堂對優優立刻喊道,情急之下,連聲音都大了幾聲,似乎有點嚇到優優。

「對不起,優優不說了。」

「優優乖!小非爸比帶你去選蛋糕好不好?」

優優哭哭啼啼地牽著非盛哲手,往蛋糕店走去。

「優優你想吃什麼?」

「我想吃巧克力慕斯。」

「小姐請給我一個...」

「不好意思,那個已經被您身後那桌客人點走了。」

「優優,那我們換一個...

喜歡振文?呵!怎麼可能呢!他和振文是同一類人,他和振文都是得不到愛情的人,不,振文還有可能,畢竟,在自己看來,王振武只是還沒摸清楚自己對王振文的感情,而自己呢?不過只是愛上了一個不能愛的人。

「優優覺得勁堂哥哥很愛江叔叔,不愛振文哥哥啊!」

「優優別亂說。」江勁堂對優優立刻喊道,情急之下,連聲音都大了幾聲,似乎有點嚇到優優。

「對不起,優優不說了。」

「優優乖!小非爸比帶你去選蛋糕好不好?」

優優哭哭啼啼地牽著非盛哲手,往蛋糕店走去。

「優優你想吃什麼?」

「我想吃巧克力慕斯。」

「小姐請給我一個...」

「不好意思,那個已經被您身後那桌客人點走了。」

「優優,那我們換一個好嗎?」

「小姐沒關係,就給他吧!小朋友你叫優優對不對?吃完蛋糕就要笑咪咪喔!」

「謝謝你。優優快謝謝哥哥。」

「謝謝程清哥哥。」

「你認識我(他)?」程清和非盛哲同聲開口,也引起了一些店裡客人的注意,好在這個時段店裡本來人就不多,看了幾眼便做自己的事。

「他是那個演戲的程清哥哥啊!他很帥的,而且...」

優優話還沒說完,王振文已經走向前說:「學長好。」

「你是張力勤他弟?」

「恩。」非盛哲看著王振文似乎和程清認識,便悄悄地讓優優帶回座位,自己繼續等餐點。

「哎!雖然你哥改名之後,我到現在都沒記住,但高中排球校隊我怎麼都沒看到他?」

「他...他到最近才加入排球隊啦!學長很快就能在高中聯賽看到他了。」

「阿你們現在念哪間?我安南畢業後,就一直和你們連絡不上耶!不是本來說要直升安南?畢業前我校隊都幫你們留好位置了,結果你們根本就不在安南。」

「學長抱歉啦!因為某些事,反正我們現在在志弘,學長有空可以過來找我和我哥,我哥現在改叫做振武,我叫振文。」

「那振武呢?怎麼只有你在這?」

「我也準備要走了,排球隊訓練要開始了。」

「那振文你路上小心,啊!我相信你和振武會有好的。」非盛哲安慰道。

「王振文你怎麼了?」程清皺眉問的同時,非盛哲也拿著餐點悄悄地回到自己座位。

「學長,你能答應我,不要告訴我哥嗎?」

「可以啊!」

「我喜歡振武,學長你一定覺得我很怪吧!喜歡上自己的哥哥...」

「不對吧!我記得王振武又不是和你同個爸媽生的。」程清自知記憶不好,但還是有點印象。

「那不就和我們一樣?」一直坐在程清對面的豐河開口說道。

「對耶!振文我和你說,我和我哥和你和你哥是一樣的喔!」

「不一樣阿...」王振文小聲地反駁,程清他們不了解,自己對哥哥的愛已經超出親情。

程清輕笑,牽起豐河放在桌上的手輕吻一下:「振文,哪裡不一樣?是異父異母兄弟這個身分不一樣?還是我喜歡我哥的這份感情不一樣?」

豐河站起身說:「你叫振文對吧!」看到王振文點頭,豐河才繼續道:「你好,我和你自我介紹一下,我叫豐河是程清的哥哥,也是他的戀人。」說完,豐河靦腆的笑容,讓清河著迷。

程清看著自家哥哥可愛表情說:「振文,你能我哥在公眾場合正名我的身分不容易,我應該請你吃飯齁!」

「清河你別亂說啦!」豐河臉紅道。

「好好!你先坐啦!」程清對豐河寵溺說完看著他坐下才看對振文說:「我不知道振武喜不喜歡你,但是,你如果都沒有接受自己對王振武的感情,如果你覺得這樣的自己很奇怪,很噁心,那你真的不夠喜歡,真正喜歡一個人,是會接受你愛的那個人的性別,個性,你會接受他一切得一切。而且,你都不敢接納喜歡振武的自己,那你一輩子都只能當他弟弟。」

不同於邱子軒說的放下才會真的自由,程清反而是要王振文接受自己對王振武的感情,王振文看著程清和豐河,一邊祝福的他們,一邊又羨慕的他們,他也好希望他和振武能像他們一樣,雖然知道不可能。

「謝謝學長,我會好好想的。」

程清其實說的沒錯,其實,他從來都沒有接納喜歡王振武的自己,他把自己對振武的喜歡歸納成病態的愛,這樣的自己,難怪只能當弟弟。

「哎!振文怎麼會和他聊這麼久啊?」

「他們好像認識。」

「喔!算了,我先走了,晚一點還有事。」

「堂堂我和你走吧!」

「江兆鵬你不是還要討論孟買那邊...」

「那個不急啦!堂堂我送你吧!」

「小叔公你要忙就去忙!我可以自己回醫院的。」

「沒事,我送你很快的。」

小叔公,你能告訴我,對我這麼好的理由是甚麼嗎?能理解振文的感受,有很大一部分是我和振文都一樣不解,不解為甚麼對我們那麼好,不懂為甚麼總是陪在我們身邊,不懂你們總是保護我們的想法,明明很多事,我們早已能完成。

「小叔公你為什麼要對我這麼好?」想著想著,就不小心將心中疑問問出。

「有什麼好問的?我不疼堂堂誰來疼?我的堂堂十七歲就離家,一個人那麼辛苦,我當然要多疼你一點阿!」

是嗎?所以,當初如果我沒有離家,你現在就不會這樣照顧我嗎?

「還有啊!你都不珍惜你自己,時常胃痛的,沒有盯著你吃飯,你又常常忘記,這樣下去,身體會搞壞的。」

江勁堂不再說話,江兆鵬也沒多想,開車開到醫院才想轉頭想叫江勁堂下車,卻發現江勁堂咬著牙,還冒著汗。

「堂堂?」江兆鵬瞇著眼看著江勁堂不對勁的樣子。

「小叔公我先下車...」江勁堂不想讓江兆鵬發現,死命硬撐還用正常語調說話。

「江勁堂你給我坐好,是不是又胃痛?你是不是連早餐都沒吃?」

聽到江兆鵬冷聲後,江勁堂一方面覺得自己死定了,一方面也不敢亂動,不只是因為江兆鵬的怒氣,也因為自己痛到無法動。

身為醫生,猜得出自己是胃痙攣,也知道自己三餐不正常給胃帶來許多毛病,

「先吃止痛藥,等下我幫你掛好號,你就坐著等,我去幫你請假。」

「不...不行!我..下午有一..一台刀。」

「你絕對你現在能動刀嗎?聽話!」

江勁堂也知道自己的狀況真的不佳,想了想還是決定聽江兆鵬的話,吃下止痛藥,又讓他帶自己去掛號,再讓他去幫自己請假,望著小叔公為他奔走的模樣,又看著同事時不時投來羨慕又八卦的眼神,江勁堂下了個決定。

他不可能愛自己又如何?那自己就一輩子陪伴他吧!陪伴就是自己愛他的表現。

---------------------------------日常求愛心與評論,喜歡我的請關注我~

現在連清河cp都進來啦!瑜兒可以自爆了🤯🤯(腦中細胞又死了一堆~

希望大家喜歡清河cp的出場~~

請大家多給點愛心!!!!算是給我一點支持吧~

喉嚨痛到炸的我,明後天估計不會更文了!請見諒喔喔喔喔~~

烟花渡口

清河小文 2

清,

我喊你弟弟不代表不够爱你,

请你别怀疑我的爱,

哥哥就是一个内敛的人,

虽然从不大声说爱你,

可是你要知道,

我爱你和你爱我,

一样多!

                                     ...

清,

我喊你弟弟不代表不够爱你,

请你别怀疑我的爱,

哥哥就是一个内敛的人,

虽然从不大声说爱你,

可是你要知道,

我爱你和你爱我,

一样多!

                                       河。

~~因为下雨睡不着突然写文的分割线~~~

正在收拾房间的丰河被一阵恼人的闹铃打断,他皱着眉头走到床前看着丝毫没有被闹铃打扰的程清,关掉手机闹铃说

“以后不用上闹铃了,我叫你起床。”

程清迷迷糊糊的应了一声,没有起来。此时丰河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梦梦

“阿河,今天天气不错,你叫上程清我们一起去野餐好不好?”

“可是和程清这个大明星一起出去很不方便吔~”丰河回道。

“没关系啦~就还像上次一样让他穿你衣服啊~”梦梦说道。

“那不然等下我问问看程清要不要去。”丰河说。

此时迷迷糊糊的程清坐起来揉揉眼睛问丰河

“问我什么?”

“就梦梦啊,问我们要不要一起去野餐,我说你不太方便。”

“可以啊,我还穿你的衣服好了,很安全,但是我想再睡一下,晚点出发好嘛,哥~”程清散发着软糯的小奶音,丰河对此只有举手投降,怎么可能说不成!

电话那头的梦梦早已昏古去了,自从程清和丰河在一起以后,他俩很少一起出现在梦梦面前,就怕梦梦有奇奇怪怪的心思,拿他俩写文章。

“那我等一下带早餐过去,你最爱的饭团哦~”梦梦不等丰河开口,说完挂断了电话。

丰河看看挂断的电话再看看赖床的弟弟,眉头皱得更紧了,内心呐喊:我怎么那么命苦!

“弟~起来啦,一会儿梦梦会带着神等级饭团来哦~”丰河走到床边柔声说。

“都说不要叫我弟弟了,河~”程清慵懒的反抗。

“可是,你也会总喊我哥啊,我们本来就是兄弟啊~”丰河萌萌的回答到。

真是被自家的哥哥恋人打败了,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自己是知道每次喊他哥哥他都会害羞还会答应自己所有的要求包括很无理取闹的要求,这是手段啦,程清喜欢看丰河害羞,可可爱爱的,虽然是哥哥,但是自己总喜欢宠着他,他希望哥哥能真的把他当做恋人而不是弟弟一样来照顾,虽然他知道哥哥对他的爱,可是每次丰河都很正经的喊弟弟,他还是会不满意的。

“那你来哥~你来~”程清躺在床上展开双手。

丰河不知道他要干嘛,迟疑了一下还是乖乖的爬上床,抓着程清展开的双手。程清一个用力把丰河往自己身上拽了一下随即翻身把丰河压在身下,二话不说覆上了自己的唇,只是轻轻一下,之后撑起身子对床上的丰河说

“那兄弟会这样吗?”

程清的一系列动作太一气呵成了,此时的丰河简直不要太蒙圈好嘛~那还有脑子思考,半天说不上话来,只会瞪着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面前的程清。

实际上丰河在愣了一会儿后就知道程清是因为他又喊他弟弟而不开心了,之前他们就此事讨论过一次,程清希望丰河能用对恋人的形态来对待他们之间的关系,每次丰河喊弟弟都喊的一本正经,他总觉得丰河不是那么爱自己,好像就是为了照顾弟弟而照顾自己,这让他感觉很不好。

其实丰河在决定和程清在一起后,就已经认清了自己的情感,他还会喊程清弟弟也是出于自然,别无他意,只是他不会像程清那样撒娇,所以每次程清都不是很开心。

丰河知道程清又小心里作祟了,嘴角向上弯了弯,伸手摸了摸他乖乖的头发略有撒娇的口吻说

“我弟弟可真好看,他刚睡醒的样子头发顺顺的软软的,声音奶奶的,简直不要太可爱啦~我希望以后没有其他人能看到,程清是丰河的弟弟,永远都是,他只能是我的。

程清从没想过丰河会说出这样的话,这次轮到他蒙圈了,不能思考了

“河,你…”

不等程清说完,丰河双手勾住程清的脖子把他拉到自己面前轻轻吻了一下说

“别的兄弟会不会这样我不知道,但是我和我弟弟会。”

说完丰河给了程清一个从未有过的主动的深深的吻,程清很快的从蒙圈中醒来,热烈的回应着丰河,丰河的手慢慢的向程清的睡袍腰带摸索过去,轻轻的解开腰带,手随即转移到程清的美背…

程清可能从此之后再也不会因为丰河喊他弟弟而不满意了,他再也不会觉得有不安感了。而此时门外可怜的梦梦再敲了很久门没人应之后播通了丰河的手机,奈何丰河现在无暇顾及这些…

丰河哥哥和程清弟弟,像是在一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只有满屋的春光和窗外的阳光,还有彼此眼中的彼此,再无其他!

我爱你和你爱我,是无论我们对彼此是什么称呼,我们的爱都不会变,称呼只是一个符号,一个声音而已,只要你知道我爱你,我叫你什么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彼此相爱,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都不用怕!

The End.

(本来想写个剧情重叠,就他们野餐那个,结果写着写着跑偏了😂,希望喜欢。)

☪Mona

【英文百題挑戰-11~15】

第三波來啦✨

還沒拿到上篇車的 以下開放留言喊微博名҉٩(*´︶`*)۶҉

☆晚上會上ABO哦☆

——————————————————————————————

11. Memory

重生後最大的困擾,應該就是戴隱形眼鏡了。

眼睛的度數是兩倍三倍的在加深,於是邵逸辰又換回了以前戴的呆瓜黑框眼鏡。

「突然戴眼鏡啦?」江勁騰剛起床,前往浴室洗漱,看到了邵逸辰在鏡子前整理頭髮。

「嗯」

「怎麼不選好看點的,像書呆子一樣」江勁騰悄悄地走到他身後。

「欸你以前說這個很適合我的!!」邵逸辰推了一下眼鏡。

「我有說過嗎?」江勁騰一臉茫然,對阿,畢竟是重生後,他不記得...

第三波來啦✨

還沒拿到上篇車的 以下開放留言喊微博名҉٩(*´︶`*)۶҉

☆晚上會上ABO哦☆

——————————————————————————————

11. Memory

重生後最大的困擾,應該就是戴隱形眼鏡了。

眼睛的度數是兩倍三倍的在加深,於是邵逸辰又換回了以前戴的呆瓜黑框眼鏡。

「突然戴眼鏡啦?」江勁騰剛起床,前往浴室洗漱,看到了邵逸辰在鏡子前整理頭髮。

「嗯」

「怎麼不選好看點的,像書呆子一樣」江勁騰悄悄地走到他身後。

「欸你以前說這個很適合我的!!」邵逸辰推了一下眼鏡。

「我有說過嗎?」江勁騰一臉茫然,對阿,畢竟是重生後,他不記得那時說的話。

「不過是挺適合你的」

12. Insanity

在學測和比賽訓練的壓力下,邱子軒依然選擇要和夏宇豪在一起,他自己都認為這是活到現在最瘋狂的決定了。

「吶,給你」天臺上,夏宇豪把自己親手做的愛心便當交給邱子軒。

「謝謝」邱子軒放下手上的書本和可爾必思,對著自己男朋友笑了笑。

「等一下!!」邱子軒正要打開便當蓋那一刻,被夏宇豪阻止。

「想吃免費便當沒那麼容易」

「不然你要什麼?」邱子軒笑著問。

夏宇豪聽完,偷了一個可爾必思味的吻。

邱子軒做下最瘋狂的決定,應該是想和他永遠在一起。

13. Misfortune

四年前唐爺的離開,是唐毅心中永遠的痛。

也招來了一個煩人的孟少飛。

「唐毅?唐毅!」在餐桌對面的孟少飛叫著他的名字,剛剛和他分享了一些好笑的事,結果他都沒聽,少飛氣的皺眉。

現在也不能說孟少飛變得不煩人,只是這種煩人,唐毅很喜歡。

如果唐爺的離去,是唐毅人生中的不幸,那麼,孟少飛應該是不幸中的大幸吧。

想到這唐毅低頭笑了。

……

「吼……唐毅到底你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啦……」

14. Smile

「欸jack,為什麼你那麼愛笑啊?」趙立安吃著方亮典給他做的早餐,傻傻問道。

「看到你就開心啊」jack說完,又幫他的空杯添了牛奶。

「哦~」撩妹語錄果然對神經大條的人沒用,趙立安喝了一口牛奶。

「你之前說我沒心少肺,現在又說我愛笑,你到底覺得我怎麼樣?」Jack張大眼睛在趙立安面前眨呀眨,狐狸尾巴都快露出來了。

「現在不會覺得你沒心少肺了啦」

「所有是有心有肺囉?」

「嗯,可以這麼說」

「還是說……你要親自檢查看看?」

「啊哈哈哈~等一下jack很癢欸!!」

嗯,老大說的對,黑道果然沒心少肺的。

15. Silence

今天是程清出差的第五天,雖然身邊少了一個懶惰的弟弟,可以過回自己無憂無慮、輕鬆自在的生活,但豐河還是有點不習慣他的不存在。

「家裡好安靜……」豐河看了看日歷,程清下個月初才會回來,他嘆了口氣。

程清就在這時打了電話來。

「喂,在幹嘛?」

「沒有啊……」豐河抓抓頭,自己好像太早接電話了,對方的聲音有些愉快。

「今天工作的怎麼樣?」

「你關心我?」

「嗯……大概吧……」豐河說著,哥哥關心弟弟很正常吧,他試著說服自己。

「呵……你就直接說你想我不就得了?」程清笑了笑,雖然兩人分隔兩地,但這從手機傳來的笑聲,早在豐河腦中響過無數遍。

「我……」豐河掛上了電話,自己獨自在家,滿臉通紅。

這人怎麼總講些讓人害羞的話……

烟花渡口
我入坑History比较晚,但...

我入坑History比较晚,但是跳到坑底还给自己埋了埋土,如今最喜欢的是文武,其次是清河两大骨科,圈套的时候飞唐立克也磕到上头,他们真的好甜蜜,甜蜜到让我开始动手写小文了,虽然文笔一般,但是也想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可能现在大家对文武和清河的关注度不高了,可是没关系,我感谢看了我小文的你们,希望以后还有别的坑一起跳!

我入坑History比较晚,但是跳到坑底还给自己埋了埋土,如今最喜欢的是文武,其次是清河两大骨科,圈套的时候飞唐立克也磕到上头,他们真的好甜蜜,甜蜜到让我开始动手写小文了,虽然文笔一般,但是也想把自己的情绪表达出来,可能现在大家对文武和清河的关注度不高了,可是没关系,我感谢看了我小文的你们,希望以后还有别的坑一起跳!

烟花渡口

清河小文 1

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起床困难户程清弟弟懒懒的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丰河哥哥已经早早的起来收拾好了自己并做了饭~

丰河看看赖床的程清无奈的摇了摇头,最近程清通告很多,难得周末能在家休息,所以丰河做了很多可口的饭菜,还熬了汤。

丰河放下手里的汤勺,把火关小了一些,慢慢的走到床边试图叫程清起来

“清,起来啦~我熬了汤给你喝~”

程清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丰河奶声奶气的说

“你让我再睡一下啦,难得我今天不用赶通告~”

“可是也要吃饭啊,你乖~起来吃一点,一会儿再睡啦~”

丰河见程清不动,就爬上床到程清耳边说

“你乖啦~快起来,我熬了一早上的汤哎,很辛苦的。”

程清还是没有起床的意思,却一把...

天气慢慢的热了起来,起床困难户程清弟弟懒懒的赖在床上,不愿意起来,丰河哥哥已经早早的起来收拾好了自己并做了饭~

丰河看看赖床的程清无奈的摇了摇头,最近程清通告很多,难得周末能在家休息,所以丰河做了很多可口的饭菜,还熬了汤。

丰河放下手里的汤勺,把火关小了一些,慢慢的走到床边试图叫程清起来

“清,起来啦~我熬了汤给你喝~”

程清微微睁开眼睛看着丰河奶声奶气的说

“你让我再睡一下啦,难得我今天不用赶通告~”

“可是也要吃饭啊,你乖~起来吃一点,一会儿再睡啦~”

丰河见程清不动,就爬上床到程清耳边说

“你乖啦~快起来,我熬了一早上的汤哎,很辛苦的。”

程清还是没有起床的意思,却一把揽过丰河,一只手搂着他的脖子,一条腿跨上了他的肚子,在他耳边热乎乎的说 

“哥~就再睡一下,让我抱着你再睡一下~”

“哥~你好好闻啊,好香啊~”

丰河歪头看看顺毛的弟弟,可爱到爆炸,程清每次想让丰河妥协的时候都会软糯的喊他哥~,每当这个时候他都毫无抵抗力,虽然在一起有段时间了,可是丰河还是无法抵抗这样的弟弟。

“那,那,就,三分钟,我火上,还,还熬着汤。”

丰河红着脸磕磕巴巴的说,程清满意的弯起了嘴角,把丰河往自己怀里搂了搂,让自己更舒服一些。

程清知道哥哥丰河是宠爱他的,只是丰河的爱没有那么热烈,看起来丰河闷闷的,可是私下的哥哥有多可爱和爱他只有弟弟最知道。

丰河会在程清有通告晚归的时候,在客厅燃一盏灯,自己在沙发上看书或者弹吉他等程清回来,虽然几乎每次程清一进门看到的都是掉落在地上的书和睡着的丰河,可是他打开门的时候屋里有光,有丰河,他就觉得很踏实。

丰河也会在程清应酬回来满身酒气不愿意洗澡的时候,“强硬”的脱掉他的衣服费力的把他拉去浴室给他卸妆,梳洗,程清一般都会“借酒撒疯”占一占丰河的便宜,要么就一直赖赖的抱着丰河或者让丰河抱着他干着干那,总之就是一定要像个连体婴,还必须让丰河唱歌哄他入睡。

丰河还会在程清没有通告的周末,为他做一桌子他爱吃的菜,轻声的唤他起床,逼他吃饭,程清都会把起床气延续到餐桌上,于是饭闭丰河哥哥还要哄着程清弟弟,直到他安然入睡,但是可想而知,回笼觉的时候,程清怀里一般都会多一个人型大抱枕。

丰河和程清的爱,看起来似乎很简单,但是简单的爱情最难得…

爱情生活中的种种,我们不必说给外人听,我们关门过自己的就好…

我爱你,我想要告诉全世界,可是我是怎么爱你的,只要你知道就好…

The End.

烟花渡口

阿河啊,其实你早早的就在心里默默的喜欢上了弟弟吧,有些不经意间流露的自然早已出卖了你,可是你后知后觉,顾虑重重,还好最后你们在一起了…

我发现现在越来越喜欢这部剧,每看一遍就能发现新甜甜~

阿河啊,其实你早早的就在心里默默的喜欢上了弟弟吧,有些不经意间流露的自然早已出卖了你,可是你后知后觉,顾虑重重,还好最后你们在一起了…

我发现现在越来越喜欢这部剧,每看一遍就能发现新甜甜~

烟花渡口

图一:

弟弟:小红,如何引起哥哥的注意以及疼爱?

小红:有事吗?你不是说我是黑色的嘛?我没有建议给你!


图二:

弟弟:哥哥,你看看我,我是不是好乖乖的,我是不是比书本好看多了,你看看我啊看看我啊~

哥哥:这臭小子又要干嘛?骚扰完小红又来我这里装什么小奶狗,我没法专心给他整理考题了啦~


图三:

弟弟:我不倒这么满怎么洒出来,不洒出来你几时才能看看我啊~(敲委屈的)

哥哥:到底是要怎样啊?不能好好的哦~有个弟弟真烦,整天毛毛躁躁的~(自己的弟弟哭着也要宠着)

图一:

弟弟:小红,如何引起哥哥的注意以及疼爱?

小红:有事吗?你不是说我是黑色的嘛?我没有建议给你!


图二:

弟弟:哥哥,你看看我,我是不是好乖乖的,我是不是比书本好看多了,你看看我啊看看我啊~

哥哥:这臭小子又要干嘛?骚扰完小红又来我这里装什么小奶狗,我没法专心给他整理考题了啦~


图三:

弟弟:我不倒这么满怎么洒出来,不洒出来你几时才能看看我啊~(敲委屈的)

哥哥:到底是要怎样啊?不能好好的哦~有个弟弟真烦,整天毛毛躁躁的~(自己的弟弟哭着也要宠着)

烟花渡口

哥哥只是给你夹了一块菜,你就想要睡哥哥…哈哈哈~

弟弟你的小表情不要太明显哦~

弟弟:哥哥好萌好懵,好好欺负的亚子哟~

哥哥:这臭小子,还给我撒娇,怎么那么不听话啊!

哥哥弟弟的日常我能看800集!

哥哥只是给你夹了一块菜,你就想要睡哥哥…哈哈哈~

弟弟你的小表情不要太明显哦~

弟弟:哥哥好萌好懵,好好欺负的亚子哟~

哥哥:这臭小子,还给我撒娇,怎么那么不听话啊!

哥哥弟弟的日常我能看800集!

烟花渡口

丰河不是对程清没有感觉,他只是没有那么勇敢,没有弟弟那么勇敢,可能早在程清和他说:“哥,我们好好相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进入了弟弟的套路…


我看第一遍的时候,觉得这部戏有点尬,奇奇怪怪的就喜欢了,奇奇怪怪的就在一起了,所以再看第二遍第三遍很多遍的时候慢慢的去看他们的表情,发现他们的心里变化~有些感情不是不用计较流言蜚语的,总要有个人先说出来,总要有个人更勇敢,丰河应该会感谢弟弟,还有梦梦,因为弟弟值得爱,他也值得得到弟弟的爱~


最后,顺毛的弟弟可爱爆炸~(老夫的少女心)

丰河不是对程清没有感觉,他只是没有那么勇敢,没有弟弟那么勇敢,可能早在程清和他说:“哥,我们好好相处。”那一刻开始他已经进入了弟弟的套路…


我看第一遍的时候,觉得这部戏有点尬,奇奇怪怪的就喜欢了,奇奇怪怪的就在一起了,所以再看第二遍第三遍很多遍的时候慢慢的去看他们的表情,发现他们的心里变化~有些感情不是不用计较流言蜚语的,总要有个人先说出来,总要有个人更勇敢,丰河应该会感谢弟弟,还有梦梦,因为弟弟值得爱,他也值得得到弟弟的爱~


最后,顺毛的弟弟可爱爆炸~(老夫的少女心)

烟花渡口

哥哥和弟弟~

弟弟这个小可爱从一开始就没想让哥哥是哥哥,而是情哥哥~

(我慢了一个世纪才发现了History)


哥哥和弟弟~

弟弟这个小可爱从一开始就没想让哥哥是哥哥,而是情哥哥~

(我慢了一个世纪才发现了History)


jacksonnn
我的cp突然出现~谁能想到两年...

我的cp突然出现~
谁能想到两年过去了还是会有互动内?
我快乐ε(*´・ω・)з💝

我的cp突然出现~
谁能想到两年过去了还是会有互动内?
我快乐ε(*´・ω・)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