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清道夫

41286浏览    326参与
葵曜

片段集

多cp注意。

  

 

·

买一条吧,幽灵鲨的眼睛带恳求地望向她。现在她看清楚那些是什么了,几块钱一只的小玩具,颜色是明晃晃的廉价的红和橙,在水里沉沉浮浮飘过来又一头撞到鱼缸壁上,像是被幽灵鲨按在鱼缸上枯瘦如白纸的指头吸引的样子。塑料金鱼,不用喂食,不用清理。斯卡蒂俯下身来读出贴在缸沿的话,当然,你想要的话。

她闹不明白这么说的原因。不过是哄孩子都不够格的东西,硬邦邦的躯体边缘能看见接合线,安在头顶的眼珠硕大呆滞。她买它做什么?它能游到哪里去?它不会游,也无处可去。鱼缸里只有死水和四面的玻璃。

也许只是因为幽灵鲨难得安静下来,并且用看...

多cp注意。

  

 

·

买一条吧,幽灵鲨的眼睛带恳求地望向她。现在她看清楚那些是什么了,几块钱一只的小玩具,颜色是明晃晃的廉价的红和橙,在水里沉沉浮浮飘过来又一头撞到鱼缸壁上,像是被幽灵鲨按在鱼缸上枯瘦如白纸的指头吸引的样子。塑料金鱼,不用喂食,不用清理。斯卡蒂俯下身来读出贴在缸沿的话,当然,你想要的话。

她闹不明白这么说的原因。不过是哄孩子都不够格的东西,硬邦邦的躯体边缘能看见接合线,安在头顶的眼珠硕大呆滞。她买它做什么?它能游到哪里去?它不会游,也无处可去。鱼缸里只有死水和四面的玻璃。

也许只是因为幽灵鲨难得安静下来,并且用看玫瑰和郁金香的神情盯着它们瞧——而真正的花只会被她神经质地撕咬茎叶。斯卡蒂同她说话时常常怀疑自己被阻隔在那层透明障碍之外,广阔的、无形的缸壁将疯子修女包围起来,令她同金鱼一样丧失外界接触,只能看到壁面上自己的扭曲的映像。给她买一条塑料金鱼吧,斯卡蒂默默地想,一边把幽灵鲨冷如死物的手从鱼缸上拿开又握紧。不用喂食,不用清理,也不会发疯。

 

  

   

·

我恋着一个眼中埋藏日落和海水的姑娘,每当她伏于我肩头压低声音哭泣的时候。死去的鸟类、变质的香水、结局伤感的童话都会让她陷入精神疼痛。她是洁白、温和的好孩子,头发里有晚香玉的气息,体态像株纤细脆弱的铃兰。或许你想要听她的名字,或者你早已知悉。瑞贝尔·帕斯贝莱蒂·葛萝莉亚,我们都叫她葛萝莉亚,来自维多利亚的少女,喜好后调偏柔的清新的香。

那时我用双臂和薰衣草熏香庇护她、稳定她的悲哀,以为我在保护一头无瑕羔羊。但她的影子里却藏有另一头羊,皮毛深沉如夜、瞳孔竖立的黑羊。她轻声细语地祈祷时,那影子就咯咯地不屑地窃笑,嘲弄她的所求;她惊恐不安地瑟缩时,那影子就吞食她的意识,以暗色侵占她的躯身。我不知道我的感情是在救她,还是仅仅是延缓她无可挣扎的跌向暗处的过程,但她率先向我说出爱字,率先把嘴唇交付给我,我便无从拒绝。

我只擅长给予。我是个称职的医者,因而可以纵容我病人的这些任性。她把脸颊埋在我颈窝里听我喘息不定时会问:莱娜小姐,你到底有多喜欢我?你到底……有多喜欢我?她把重音放在末一个字上,听起来有些奇异的压迫感。我本来该反复地给她肯定的回答,但一个念头每每像飓风般扑进我混乱的脑海:到底是谁在向我问这个问题?我向谁回答这个问题?葛萝莉亚,葛萝莉亚,到底我爱的和爱我的是不是同样的你呢……

     

  

   

·

拉普兰德是什么?拉普兰德到底是她的什么?是一段无厘头开始的混账透顶的相遇,少年时她在冰天雪地里艰难行驶,撞见头白狼笑容鲜红地喊着你好陌生人,向她索要一程顺风车和一杯朗姆酒;那个瑟瑟发抖伤痕累累、无礼地要求进入她偷来的车的陌生鲁珀,永远停留在她们初见的雪地。是她前半截人生的余烬,如今大张旗鼓肆意复燃成一团银白,令她的眼睛和海马体都为之灼热。是四面楚歌,是手握钥匙却和她同囚一室的狱卒,是她来年春日复发的冻疮——痒痛、难以忘怀的痼病。

由果溯因要追回一头离群狼向另一头离群狼敞开车门的瞬间,她毫无顾忌地渴望生存,她心无旁骛地追逐自由。于是德克萨斯将车门、将自我向对方敞开,于是她的生命从此要拥一片阔大山野入怀,骨髓里沸腾过的血性也再甩脱不得。孤独的人聚会不过是在一起分别孤独,拉普兰德这么笑着说过,雪融在她纯银的发际上寒光闪闪。然而谁曾想到,那辆被抛弃在荒原上的旧车里,她们的孤独还浇灌着烈酒和机油纵情狂欢发酵,彼此渗透千百个昼夜,长成一对紧紧连体的庞然巨物,只用相见一瞬,就将人生轨迹分开又交汇的错别者们双双淹没在时间洪流中。那时德克萨斯恍然梦醒似地想:自始至终她也还站在相逢时齐踝深的雪上,没能成功离开。

 

   

   

·

火焰终于扑一声在炉腔中升腾起来,把狭隘的小屋用有限的温度很快地填满。没有事啦,刚才一直在屋角努力试图擦出火星的普罗旺斯,这会儿如释重负地抹抹头上的汗喃喃地说。唔,谁能想到通讯器坏了之后打火机也会坏掉,好在我们还是有火了,真好啊。

她露出有些自豪的笑容,走到毯子上抱膝而坐的札拉克人身旁,长呼一口气挨着对方坐下。清道夫方才一直紧跟着她那硕大蓬松尾巴的目光,现在又移到跳动的炉火上了。它和乐呵呵的普罗旺斯有一些共同点,例如都很容易让人相信一切无恙。它温暖而明亮,像一只赤红的毛茸茸的小动物,向外探出无数金色的手指。

你的伤怎么样呢,普罗旺斯怯怯地问她,当时你包扎得很匆忙,现在让我再看看可以吗?

不,沉默寡言了一路的清道夫开口拒绝她,声线因疲惫变得嘶哑,不,没必要。和其他所有伤一样都会好的。

她试图起身,但普罗旺斯固执地把她拉住了,火光下天灾信使的表情意外地有些严肃:把手臂给我看一下,小姐。就算你不喜欢我,伤情也不能隐瞒我,我的医疗知识比你丰富,现在我们不知何时才能和其他人取得联系,你得听话才行……才能生存啊。

我没有不喜欢你,清道夫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不知是被生存二字还是普罗旺斯的眼神所打动,她深深地皱起眉头,一言不发地解开右臂上被血污浸透的绷带。翻开的血肉和密集的的源石结晶混合的惨状令普罗旺斯轻呼一声,抬头时眼里满是泪水。

你不应该……你不应该冲出去格挡那个刀斧手,我自己可以解决他的……这么拼命干什么……

总得有人去拼命,清道夫说,看着普罗旺斯抹着眼忙碌地翻找急救药箱。我没有事,不要对我这么好,她很想这么说,但普罗旺斯湿漉漉的眼睛让她忆起一些什么似的,又将话吞了回去,只是配合地把手臂伸出。

   

  

  

·

你怎敢说我鸠占鹊巢呢,医生?夜魔脸上逐渐浮现的笑像水枯季节露出的河底嶙峋的岩石,你可以说那样一个笑意味着很多东西。你怎么知道忒休斯之船便不是原本的船呢,你怎么知道我是不是她原来的模样呢?

这不一样,调香师平静地回答,尽管她握着茶杯柄的指节已因为用力而泛白和微颤。我认得原来的她。

你以为你认得,她的笑骤然消失,好似锋芒快速地归入鞘中,说说看吧,莱娜小姐,究竟是‘葛萝莉亚’为了保护自我创造了‘夜魔’,还是‘夜魔’为了隐藏自我始终躲在‘葛萝莉亚’温情脉脉的面具下?

你既然承认你爱护那孩子,那为什么不爱她的本来面貌,不爱作为她一部分与她共存的我?

  

  

  

·

恍惚中有亿万年亘古的时间洪流向她迎面扑来,耳畔细碎模糊的呓语,要缠绕进她的头颅将理智剥走,原初的、洪荒之中滋生的恐怖,冰冷彻骨地爬上她脊梁。

一瞬间斯卡蒂的确感到了不安和迟疑——但她的剑却不会。手臂遵循本能反射性地全力斩下——多亏如此,当那只硕大无朋的眼珠在四溅的血花浆水中破裂时,她也不必再承受足矣逼压魂魄的注视。剑刃总是绝对无情且公正的,她想,耳鸣声回响不绝。方才她几乎看见了那光辉盛大的流水殿宇,也听见了谁反复呼唤她归入其中的声音,像深海中神明呼唤它的儿女。

接着幻觉散去,她仍旧立在原地。那古生物的尸骸的确沉没了,海面波澜不惊,而岸边潮水正哗哗作响地快速退却,将黑暗和比黑暗更深沉的一切包含在里面。

蒙她和她的剑所赐,此夜将暂且安稳。

意识到这点的斯卡蒂同样意识到了她溅满温热血液的脸颊。孤单的深海猎人在夜风中轻抿下唇,嘴边古生物的血滋味同她的一样。腥咸的,就像海。

  

  

 

·

总之全都是偶然而发🤔

最近开始沉迷冷cp了……

头一次打这么多tag我慌……因为夜调和清普tag实在太少了就打了角色tag,然后因为最后有一点斯卡蒂个人也打了斯卡蒂的tagOrz希望没问题

扣扣打油

有些人表面上是攻击型技能回费先锋干员,背地里却是调查兵团的士兵

有些人表面上是攻击型技能回费先锋干员,背地里却是调查兵团的士兵

一车厘子🇨🇳

【明日方舟乙女向】你能为了这场战役的胜利付出些什么

  *全员ooc预警

  *微量全员→博士元素预警

  *第二人称预警

  *垃圾文笔预警

  

  (清道夫/能天使/伊芙利特/推进之王/银灰/赫拉格/魏彦吾/阿消)

  

  

  [清道夫]

  “除了这枚银币,Doctor,”少女提着刀缓步退入建筑阴暗处,

  “其他,你只需付够钱就行了。”

  

  [能天使]

  “当然是我所有的子弹了。”天使抚摸着手中的一把铳,她的发宛如堤布宏酿制的桃红葡萄酒——颜色比一般的桃红酒要深,显出新鲜的玫红色。天使嘴角翘起的弧度不变似乎对自己能获得胜利一事胸有成竹,她唤你:“义人”

  她怀抱中的是她的守护铳,她总用这把铳为你披荆斩棘战无不胜。

  

  [伊芙利特]

  “哈?笑话!...

  *全员ooc预警

  *微量全员→博士元素预警

  *第二人称预警

  *垃圾文笔预警

  

  (清道夫/能天使/伊芙利特/推进之王/银灰/赫拉格/魏彦吾/阿消)

  

  

  [清道夫]

  “除了这枚银币,Doctor,”少女提着刀缓步退入建筑阴暗处,

  “其他,你只需付够钱就行了。”

  

  [能天使]

  “当然是我所有的子弹了。”天使抚摸着手中的一把铳,她的发宛如堤布宏酿制的桃红葡萄酒——颜色比一般的桃红酒要深,显出新鲜的玫红色。天使嘴角翘起的弧度不变似乎对自己能获得胜利一事胸有成竹,她唤你:“义人”

  她怀抱中的是她的守护铳,她总用这把铳为你披荆斩棘战无不胜。

  

  [伊芙利特]

  “哈?笑话!怎么可能是我付出些什么!”在少女手中蓬勃旺盛燃烧的火焰温顺得简直能听到它欢愉的呼噜声,

  “那些敌人要为他们拦在你面前的愚蠢行径付出生命才是!”

  

  [推进之王]

  眼神慵懒如坠在伦蒂尼姆清晨雾霭里的青年女性没有直接回答,她只是缓缓挺直腰杆,眨了眨狮子鬃毛色的眼珠子对这个问题表示慎重以及些许无奈:“这是必要的问题吗?”

  “罢了,如果是你的话……”

  “初升的太阳、故土的花香、街头小贩的吆喝……其实,我能付出的,我能失去的,也不多了。 ”

  “但是别担心,为应对接下来的一切我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连带着我们两人份的准备一起。”

  

  [银灰]

  “我的盟友,我们休戚相关,”相比于男人言语面容四肢线条彰显的沉稳自制含蓄,他背后长而有力的美丽尾巴更为直接地轻轻扫上你的手背,展现着对你不安的抚慰,“无论战局如何,我与你会共同面对。”

  这次银灰先生没用上以往说的“喀兰贸易与罗德岛”,而是用上了更为亲密更为私人化的“我与你”。

  相比于这场战役的胜利与否,他似乎有着其他更为强烈的目的。

  

  [赫拉格]

  年长的干员眼神内敛,袖口挽起露出紧实手臂,躬身坐在窗边打着月光一手捉剑柄一手捏了裹藏鹿角粉的薄锦,轻柔地顺着刀身擦拭过去——

  “我无法向你保证胜利,”

  “但我能为你付出我的技艺我的刀我的性命和我仅剩的一腔热血——这是我能向你保证的全部。”

  

  [魏彦吾]

  “代价么,”魏彦吾拢起艳红的袍袖,碾一撮新茶放到湿润的鼻头下嗅嗅:“无非是等待胜利的时间。”

  “金骏眉正山小种,小友品品?”

  

  [阿消]

  “*§★*%$@&e$!!!”

  小家伙太过紧张导致语速直接二倍速让你没能听清哪怕一个字。

  但阿消特别郑重又努力和你说话、仿佛是要传授你不世绝学的样子,成功让你笑出声。

  毛茸茸的小东西哑然片刻,抬手用灭火器喷了你一脸,转身气鼓鼓地去迫害弑君者了。

  


第五清道夫

招新

因内部换血需招一台新的机

要求很简单,接单不鸽,毕竟单子也不是很多

至于卧底,如果对之前的任何一单有意见请明说,凡事先问自己配不配

应聘请写明年龄圈名,有微审

可能回复会比较慢,因为主机三次很忙

因内部换血需招一台新的机

要求很简单,接单不鸽,毕竟单子也不是很多

至于卧底,如果对之前的任何一单有意见请明说,凡事先问自己配不配

应聘请写明年龄圈名,有微审

可能回复会比较慢,因为主机三次很忙


非琉
就玩了挺久,同个人意思一下,虽...

就玩了挺久,同个人意思一下,虽然画的很渣但还是要发٩(•̤̀ᵕ•̤́๑)

就玩了挺久,同个人意思一下,虽然画的很渣但还是要发٩(•̤̀ᵕ•̤́๑)

完美暴君

『挂清』La mort du clergé

清道夫死了。

每次挂人墙从梦中惊醒都要面对这个最不愿承认的事实,没有尸体,没有遗言,甚至连句再见也没有。

挂人墙下楼给自己倒杯水,手一滑,玻璃杯摔在地板上四分五裂,冷水撒了一地,“怎么了?”清道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挂人墙猛的抬起头,望着空荡荡的厨房,“……”

清晨,挂人墙顶着重重的黑眼圈去上班,结果一夜都没睡好……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摞起来的一人高的工作资料,头更疼了,毕竟清道夫还在的时候会跑过来帮忙,但现在只能自己解决问题。

经常装满温热咖啡的黑色马克杯此时也只剩冰凉,也是,咖啡机已经很多天没用了。

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爬上银制的相框,两人的照片还在里面,但外面的玻璃已经被打碎,头戴纸袋的人站在...

清道夫死了。

每次挂人墙从梦中惊醒都要面对这个最不愿承认的事实,没有尸体,没有遗言,甚至连句再见也没有。

挂人墙下楼给自己倒杯水,手一滑,玻璃杯摔在地板上四分五裂,冷水撒了一地,“怎么了?”清道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挂人墙猛的抬起头,望着空荡荡的厨房,“……”



清晨,挂人墙顶着重重的黑眼圈去上班,结果一夜都没睡好……坐在办公桌前看着摞起来的一人高的工作资料,头更疼了,毕竟清道夫还在的时候会跑过来帮忙,但现在只能自己解决问题。

经常装满温热咖啡的黑色马克杯此时也只剩冰凉,也是,咖啡机已经很多天没用了。

阳光从落地窗透进来爬上银制的相框,两人的照片还在里面,但外面的玻璃已经被打碎,头戴纸袋的人站在挂人墙旁边,挂人墙伸手拿过来看了很久,叹了口气又放回原位。



“清道夫!拍照!”挂人墙死死拉着清道夫的衣角不让人走,“就一张,一张。”

“我不喜欢拍照,”清道夫扯扯被拉长的卫衣袖子,“找快报去。”

挂人墙从本子里拿出清道夫的单子作势要扔,“哥,哥我错了哥,放下,我和你拍。”

于是清道夫满脸不高兴和挂人墙拍了张合影,但谁也没想到,这是两人第一次合影,也是最后一次。



你到底突然不辞而别?甚至连一句再见也没留下。

挂人墙扶着额头,把剩下的单子扔在一旁,该死,根本没办法认真工作,“有烦心事?”挂人墙抬起头,面前是空荡荡的房间,又幻听了……

揉揉乱糟糟的头发,站起来整理下衣服,戴上帽子拿着花束,离开了空荡荡的办公室。



“我来了。”白色大理石砌成的十字架顶着太阳,金色的Sweeper刻在交叉处。

“If you shed tears when you miss the sun, you also miss the stars.”清道夫只留下这一句话,似乎早就预见自己的未来,挂人墙抱着白玫瑰站在墓碑前,“我来看你了,清道夫。”

我不相信你死了。

“估计是开学了单子也不是很多,但我没有咕过了。”

挂人墙深知墓碑之下并没有那人的尸体。

“圈里还是老样子,我也很努力的在帮你做单子。”

但是你到底在哪里?

“你什么时候能回来,Sweeper,Tu me manques.”


周澪
嗨嗨还是我!我来更新啦! 这次...

嗨嗨还是我!我来更新啦!

这次是明日方舟先锋沙雕印象!

模板是微博@切島芭蕉的

尽量在最近更新完吧,不过模板是之前的,太太没有出新模板,整合完成之后会给新干员出单独的

目前已有狙击近卫术师先锋,请大家多多支持

嗨嗨还是我!我来更新啦!

这次是明日方舟先锋沙雕印象!

模板是微博@切島芭蕉的

尽量在最近更新完吧,不过模板是之前的,太太没有出新模板,整合完成之后会给新干员出单独的

目前已有狙击近卫术师先锋,请大家多多支持

小鸟jio
无能摸鱼(´-ω-...

无能摸鱼(´-ω-`)我唯二有练度的先锋

无能摸鱼(´-ω-`)我唯二有练度的先锋

阿哉哉哉

花了三天终于把这个泥石流手书搞完了
s.w.e.e.p的御茶会议
所以凯尔希什么时候落地

花了三天终于把这个泥石流手书搞完了
s.w.e.e.p的御茶会议
所以凯尔希什么时候落地

扣扣哒哟

【清普】发夹

  清道夫觉得今天队友们的眼神有点奇怪。

刚刚结束了一场艰难的战斗,返回罗德岛的路上,清道夫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擦拭着自己的武器。但是前札拉克佣兵敏锐的洞察力还是让她捕捉到了四周不一样的氛围。

  很多同行的干员似乎都在偷偷看向她这边,有的人甚至三两成群地在讨论着什么。虽然那些家伙与她对上视线时很快就被她冷峻的眼神吓退了,但是窃窃私语的声音似乎不绝于耳。

  嘁。清道夫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拾起手边的抹布把自己的长刀又擦拭了一遍。历经与最爱的人生离死别,遭受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她早已习惯了孤独。在她看来,在意周遭的声音毫无意义,那些被称作队友的家伙也不过

  清道夫觉得今天队友们的眼神有点奇怪。

刚刚结束了一场艰难的战斗,返回罗德岛的路上,清道夫像往常一样独自一人坐在角落里擦拭着自己的武器。但是前札拉克佣兵敏锐的洞察力还是让她捕捉到了四周不一样的氛围。

  很多同行的干员似乎都在偷偷看向她这边,有的人甚至三两成群地在讨论着什么。虽然那些家伙与她对上视线时很快就被她冷峻的眼神吓退了,但是窃窃私语的声音似乎不绝于耳。

  嘁。清道夫发出了不耐烦的声音,拾起手边的抹布把自己的长刀又擦拭了一遍。历经与最爱的人生离死别,遭受一次又一次的背叛,她早已习惯了孤独。在她看来,在意周遭的声音毫无意义,那些被称作队友的家伙也不过是生命中可有可无的存在。

  除了…

  一阵轻快的脚步声打断了清道夫的思绪,她猛地抬起头,发现自己已经被一群小孩子包围了起来。

  “那,那个…”

  站在最中间的黄色短发少女看上去有点羞涩拘谨,还没有异化成猫爪的另一只手紧紧抓着裙子,想说什么又不敢说出来的样子。

  “怎么了?”清道夫还是一如既往冰冷的语气“你们后勤部的奶酪可不是我吃的”。

  “不,不是这件事,是…是…是你的发夹真的好可爱!”

  “没错!”乌萨斯的小厨师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我和慕斯都觉得很可爱!以前还以为清道夫不是会喜欢这种小饰品的类型呢。”

  “普罗旺斯不是早就和我们说过吗?”手握球棒的女孩子像模像样地模仿起来,“别看清道夫总是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其实她是个内心相当温柔的人呐。”

  普罗旺斯…

  清道夫记得,当那个紫发的鲁珀少女把这个发夹交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她的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毛茸茸的大尾巴不停地左右摇晃着,像是一个与重要的人分享最珍贵糖果的小孩。

  “我挑来选去还是觉得这个最适合你,用它来夹头发,战斗的时候就不会影响视线啦。”

  想到这里,清道夫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她伸出手取下夹在前发上的那只发夹放在手心。红色火焰形状的发夹在她手里仿佛真的变成了一团燃烧着的明亮火苗,残酷的战争,悲伤的过往,寒冷的内心在一瞬间被照亮,燃烧,在她的心里撒下无穷无尽的光明。

  希望回程的直升飞机快一点,再快一点,清道夫想。她要亲自走到那个人面前,告诉她,这个发夹很漂亮,我很喜欢。也许自己还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讲出这句话,但是她一定要讲出来。她希望看到那个她牵挂着的女孩露出幸福的表情。

  饱尝悲伤之人终于再一次找回了她的希望。

木柒寻

明日方舟里最戳我的就是清道夫了,她曾经和一位同族闺秀深爱着,我想那位闺秀一定是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吧。[p2私设清道夫所爱的那位同族闺秀]

明日方舟里最戳我的就是清道夫了,她曾经和一位同族闺秀深爱着,我想那位闺秀一定是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吧。[p2私设清道夫所爱的那位同族闺秀]

七影
手书的同步小说,感觉我写的还是...

手书的同步小说,感觉我写的还是太烂了,嘤嘤嘤。

好喜欢银灰和博士相互信任的感觉

后面会写的说

突然发现讯使和清道夫都是宝藏,下一个手书是企鹅物流的,但下下个就是清道夫或者是讯使的了


手书的同步小说,感觉我写的还是太烂了,嘤嘤嘤。

好喜欢银灰和博士相互信任的感觉

后面会写的说

突然发现讯使和清道夫都是宝藏,下一个手书是企鹅物流的,但下下个就是清道夫或者是讯使的了


常怀千岁忧

害 有事没事都想打开电脑摸摸美女🙃

害 有事没事都想打开电脑摸摸美女🙃

鼻涕枣
稍微玩了一下平涂,讲真好想看见...

稍微玩了一下平涂,讲真好想看见方舟网篮球队啊

稍微玩了一下平涂,讲真好想看见方舟网篮球队啊

岚光陨辰

SWEEP两人都好好

(这不是你把没有任何联系的两个人放在一起的理由)

SWEEP两人都好好

(这不是你把没有任何联系的两个人放在一起的理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