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渡我被身子

34.7万浏览    3844参与
丁洱
79.小英雄塔罗牌【XV.Th...

79.小英雄塔罗牌
【XV.The Devil恶魔——渡我被身子】

我会
普通的活着
普通的去爱
普通的死去

可是哪怕一千年过去,我还是怕死,还是拼命想活着
——————————
渡我头发的设计灵感因该来源于彼岸花吧,那种被赋予了不祥含义的石蒜花,鲜艳张狂,象死去的巨大蜘蛛。而恶魔牌代表束缚、堕落和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有谁比她更适合呢?
——————————
下一张,高塔斯坦因

79.小英雄塔罗牌
【XV.The Devil恶魔——渡我被身子】

我会
普通的活着
普通的去爱
普通的死去

可是哪怕一千年过去,我还是怕死,还是拼命想活着
——————————
渡我头发的设计灵感因该来源于彼岸花吧,那种被赋予了不祥含义的石蒜花,鲜艳张狂,象死去的巨大蜘蛛。而恶魔牌代表束缚、堕落和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有谁比她更适合呢?
——————————
下一张,高塔斯坦因

Demon_蓝色呆毛✔️

小英雄
大部分都是通环相关
环学长太可爱了(๑• . •๑)
算是一点党费了

小英雄
大部分都是通环相关
环学长太可爱了(๑• . •๑)
算是一点党费了

凪杏
小渡我的和服微出渡(真的只是微...

小渡我的和服
微出渡(真的只是微)

小渡我的和服
微出渡(真的只是微)

諾印
渡我鸭!!!线稿临摹,涂色瞎涂...

渡我鸭!!!线稿临摹,涂色瞎涂的👀✨

渡我鸭!!!线稿临摹,涂色瞎涂的👀✨

葭月肆

“要活下去实在太难了,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容易生存”

菜鸟画画!注意避让!!!
_(:з」∠)_

“要活下去实在太难了,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容易生存”

菜鸟画画!注意避让!!!
_(:з」∠)_

鹰头猫-L-
一只趴在你屏幕上的小病娇

一只趴在你屏幕上的小病娇

一只趴在你屏幕上的小病娇

薛定谔的猫

中二病少女(渡我被身子x你)

初见她就像个普通的少女。


万圣节那天,你刚下班,走回家的路上心血来潮想去买支冰激凌吃。于是拐进转角那家小有名气的冰激凌店。

“诶~他超帅的诶!”“就是啦......”

你听着身边一群少女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学校的事,不禁低头拍拍自己整洁的西装,有对比了一下女学生们可爱的制服。

嗯,果然是有点老了吧。

在冰激凌店里会不会显得很幼稚?要走吗?

正当你想着这些问题是,一个小巧的身影蹦到了你面前。

你抬起头。少女穿着水手服,金色俏皮的双马尾随着身形蹦蹦跳跳,上挑的双眼中闪动着灵光,鲜红的嘴唇微微撅起,张扬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可爱的性感。

“啊~这个冰激凌红红的好可爱诶~~”渡我被身子用食指...


初见她就像个普通的少女。


万圣节那天,你刚下班,走回家的路上心血来潮想去买支冰激凌吃。于是拐进转角那家小有名气的冰激凌店。

“诶~他超帅的诶!”“就是啦......”

你听着身边一群少女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学校的事,不禁低头拍拍自己整洁的西装,有对比了一下女学生们可爱的制服。

嗯,果然是有点老了吧。

在冰激凌店里会不会显得很幼稚?要走吗?

正当你想着这些问题是,一个小巧的身影蹦到了你面前。

你抬起头。少女穿着水手服,金色俏皮的双马尾随着身形蹦蹦跳跳,上挑的双眼中闪动着灵光,鲜红的嘴唇微微撅起,张扬着这个年纪特有的可爱的性感。

“啊~这个冰激凌红红的好可爱诶~~”渡我被身子用食指戳着嘴唇,双眼却瞪大了看着你拖着长调说着,“我想吃诶,”

你:“......”

你看着标牌,好像叫什么鬼血腥玛丽?是万圣节特销吗??

行吧。


“哇~~姐姐真好,”渡我被身子一手抓着冰激凌,一手笑嘻嘻地捧着脸,“我叫渡我被身子哦,姐姐叫什么?名字也和姐姐一样可爱吗?”

“......可爱?”

你尴尬地笑了笑,没有回答。

“咦,好吧。”渡我鼓起腮帮子,咬了一大口冰激凌,“唔,好甜啊!”

正当你内心感慨着少女天真快乐的笑容如此灿烂时,她嘻嘻笑着说了一句:“像血一样呢,好棒~”

......

算了,还是很可爱的。

初见,她像个普通的中二病少女。





“你去哪里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阴暗的房间里,荼毗皱着眉冷冷地逼问到。

“噫,好凶啊,一点也不可爱。”渡我被身子气哼哼地回嘴到,“只不过遇到了一个可爱的姐姐啦,她还请我吃了冰激凌哦。”

“......”荼毗冷哼了一声。

渡我被身子小口小口舔着冰激凌,“真想知道她叫什么名字呐~肯定和她人一样可爱吧?”

“想变得可爱......想和姐姐亲近......”

黑暗中看不清渡我被身子的神色。

啪嗒。

一滴猩红的液体滴在了地上。










掉的是冰激凌,只是在预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至少是渡我被身子想的事。


我其实是想写女同的......但好像,不适合。

我也好,渡我被身子也好,文中的“你”也好。

写了几百全删了......还是再想想剧情吧。哎,就当记个脑洞好了。

而且,可能没有人看(?)





星星星跃_

#星跃的作案系列 第四集

#渡我被身子殺人犯案 第四彈

#腦洞產物

#第一視角 靈感源於麥克唐納綜合症

#此條如有ooc提前致歉

#無法接受血腥恐怖者請自行避雷


 冷眼看了看一邊被我五花大綁在椅子上的胖女人。

 地上的是已經被我弄斷了一條腿的他家的狗。再遠一點的地方是已經被我開膛破肚收集夠了血液的她的兒子。

 真是噁心的一家人。先是那個男人總是莫名來騷擾暫且住在這附近的我,然後是她大駡著我是賤婊子勾引她男人,說我作為一個高中生不好好學習。然後是這條經常亂叫的狗和無休止開不可愛的玩笑的臭小鬼。

 真是,噁心。

 噁心到...

#渡我被身子殺人犯案 第四彈

#腦洞產物

#第一視角 靈感源於麥克唐納綜合症

#此條如有ooc提前致歉

#無法接受血腥恐怖者請自行避雷










 冷眼看了看一邊被我五花大綁在椅子上的胖女人。

 地上的是已經被我弄斷了一條腿的他家的狗。再遠一點的地方是已經被我開膛破肚收集夠了血液的她的兒子。

 真是噁心的一家人。先是那個男人總是莫名來騷擾暫且住在這附近的我,然後是她大駡著我是賤婊子勾引她男人,說我作為一個高中生不好好學習。然後是這條經常亂叫的狗和無休止開不可愛的玩笑的臭小鬼。

 真是,噁心。

 噁心到沾滿鮮血,都無法可愛。

 “餵,很害怕吧。”

 椅子上的女人又激烈的動起來。還在掙扎啊,醜八婆。“看到自己兒子死的那樣慘,有沒有什麼感受?”

 “知道自己一直在欺負著的是什麼人了嗎?”

 “看著我只想是個『普通的jk』於是就去做了那些過分的事情對嗎?”

 “我第一次如此厭惡一些人,即使讓他們站上鮮血都難以讓我感到原諒与可愛,你們一家人,做到了。”

 “餵,醜八婆,我很可怕吧,很像個瘋子吧?”

 說著話我就慢慢的蹲下,手裡的刀子靠近了那條慫狗,“小動物,我也很喜歡。”

 話音剛落,手裡的刀擴到了狗的身上,和燦烈的狗叫一同噴湧而出的是獻血。不得不承認,血液真是可愛,即使是从這麼討厭的東西身上流淌著的血液。一刀,一刀,又是一刀。狗嗚咽的叫聲小下去了,血也流了一整個地板。不夠。知道那條狗被我大卸八塊,開膛破肚,比遠處的小鬼還要燦烈,我才結束了我的行為。

 椅子上的女人已經臉色燦白如一張白紙。我的行為無疑在宣告她的死亡,我的行為也告訴她,下一個你,死相只可能更慘。

 “不多說了,輕鬆愉快的開始吧。”

 看著椅子上被捅的千瘡百孔,血液直流的女人,稍有一些滿意。現在的樣子總算可愛一點了:安靜,帶著我所愛的氣息。

 “做了這麽多,其實我也怕。”我在外套口袋裡摸索著,“我也不想讓噁心的東西保持我喜歡的樣子得到終結。”

 我所拿出來的,是一個打火機。

 “卡”的一聲,打火機的火焰冒出來了,閃著紅色的,溫暖的,讓人心安的光芒。

 “變成灰燼吧,和你的狗,你可愛的兒子,還有你溫暖的家一起。那個浪蕩的男人,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人家還是挺期待他看到家園和他親愛的妻兒寵物變成灰燼時的反應。”

 “再見,女士。”





-第四集被我搬到这里来是因为我被举报了“严重崩皮”,于是我就将它转移了quq

补充麦克唐纳综合症:麦克唐纳综合症是变态杀人犯的基本特征,表现是 尿床,纵火,虐待小动物

南九睢

【敌联乙女】和你在一起必须克服的事(下)

  -内含弔/荼/图/渡

  -我不爱ooc,ooc爱我

  -小学生文笔警告

  

  上篇见http://nanjiusui.lofter.com/post/1fa922f7_1c6ff76f1

  

  死柄木弔 Ver.

  让大脑管好自己的手,时不时就崩坏的毛病再收束一下。

  从这一点上,他完成的还不错情侣间寻常吵架,最多最多,也就是拿无辜的游戏手柄发泄,没对身为活物的你下手,哪怕你有时由于生气脾气上来了口不择言不小心踩到了他的尾巴,或者说违背了他的意愿,也仅是低沉着声音警告你不许再提。

  你们就这样,彼此试探底线,彼此了解,一同成长。

  这让黑雾麻麻有点感动,说着死柄木总算进步了,知道为大局考虑...

  -内含弔/荼/图/渡

  -我不爱ooc,ooc爱我

  -小学生文笔警告

  

  上篇见http://nanjiusui.lofter.com/post/1fa922f7_1c6ff76f1

  

  死柄木弔 Ver.

  让大脑管好自己的手,时不时就崩坏的毛病再收束一下。

  从这一点上,他完成的还不错情侣间寻常吵架,最多最多,也就是拿无辜的游戏手柄发泄,没对身为活物的你下手,哪怕你有时由于生气脾气上来了口不择言不小心踩到了他的尾巴,或者说违背了他的意愿,也仅是低沉着声音警告你不许再提。

  你们就这样,彼此试探底线,彼此了解,一同成长。

  这让黑雾麻麻有点感动,说着死柄木总算进步了,知道为大局考虑。

  还有还有,开始试着接受护肤品并且听从了你多喝热水的直女建议,尽管嘴上抱怨你总是在乎这些毫无意义的事,一边还是翘起了兰花指,小心地打开保湿水的瓶盖。

  无论怎样也不能说是体贴的男友,但对于你,这个20岁的巨婴已经做的很优秀了。

  

  

  荼毘 Ver.

  身份的差异逼迫你们忽视、隐藏。

  你们之间本不该有任何交集,但偏偏同时对对方生起了兴趣。

  见面只是偶遇,但你未曾错过每一次擦身,你会叫住他,试图询问他的名字。

  接连几次后,他才回答:“荼毘。”

  一听就是假名。

  但你没有追问下去。

  点到辄止的交情,不能再继续。

  因为你们是如此不同,他是活在黑暗里的,不时步行到灰色的边缘被你偶然瞥见一抹剪影。

  主观到无法触及本质的剪影。

  他把真实小心地隐藏。

  于是你再也见不到他。

  第一次见面他就意识到,你是沐浴在阳光下的少女,与他有天壤之别。

  他已预见继续下去的未来不甚美好,那么,就把印象留在最初。

  你不明白。

  直到后来的后来,你在电视上看到关于敌联盟成员的通缉,才真正意识到他选择远离的原因。

  所谓『克服』的结果,不是毁了他,就是毁了你。

  

  

  图怀斯 Ver.

  几个分裂的人格先在脑海里打一架,到底是喜欢还是讨厌先决出个胜负。

  克服之后矛盾转化成你到底是喜欢这个他还是那个他。

  战况比先前更胶着激烈,令人迷惑。

  

  

  渡我被身子 Ver.

  她牵着你的手走在深夜的小径上,视线有意无意地停留在你白皙的皮肤,想象着那层薄薄的皮肤下流动的鲜红血液。

  对血的渴望自个性觉醒之时仿佛已熔铸于灵魂,自此她想吸取她所喜爱事物的念头烙印在潜意识与本能中,本人也顺从这自幼年来悄无声息的改变,成为足以令英雄方警惕的危险罪犯。

  她的目光从你的手腕缓缓上移至脖颈,在你把目光从远处建筑物模糊的轮廓上收回时,渡我被身子又恢复了乖巧的神情。

  虽然那份心情是如此迫切,因为对你的喜欢那样深,但是,如果真那么做了,会让你恐惧,让你痛苦,让你难过。

  不止是你,渡我被身子也会难过。

  为未来再也听不到你讲述的一个又一个新鲜有趣的故事;为再也没办法在这样的夜色里与你亲切地交谈女生之间、爱人之间的悄悄话;为将来可能不再被这样一个人,真挚而热烈地爱着。为了这些,感到难过与悲伤。

  所以啊,她喜欢活着的、有呼吸的你;喜欢你微笑、哭泣;喜欢你穿着新裙子在她面前转圈圈;喜欢你心脏的跳动;也喜欢你本身。

  在最后分别时,她拥抱了你,灿烂微笑向你挥手。在你消失在小路的尽头后,丢掉了藏在袖子里的小刀。


倾依

【我英乙女】告白

○渡/霍/弔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有私货弔篇是从长篇截下来的emmm

http://qingyisunny.lofter.com/post/309cbe0c_1c702b0b8弔/荼告白篇

——

渡我被身子ver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你也忘了。

刚到敌联盟时最让你惊讶动容的不是年轻的身为all of one学生的司令塔死柄木弔(这的确很让人惊讶),而是这个黑色组织唯一的女孩渡我被身子。

一个吸血鬼。

你是正常人,无可置疑,而她在你眼里明显不正常,这不是卟啉症不是狂犬病,而是真正因个性扭曲的人格行动,至少当时你是这么想的。

她喜欢把“喜欢”挂嘴边。

她喜欢在...

○渡/霍/弔

○OOC严重OOC严重OOC严重

○有私货弔篇是从长篇截下来的emmm

http://qingyisunny.lofter.com/post/309cbe0c_1c702b0b8弔/荼告白篇

——

渡我被身子ver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啊你也忘了。

刚到敌联盟时最让你惊讶动容的不是年轻的身为all of one学生的司令塔死柄木弔(这的确很让人惊讶),而是这个黑色组织唯一的女孩渡我被身子。

一个吸血鬼。

你是正常人,无可置疑,而她在你眼里明显不正常,这不是卟啉症不是狂犬病,而是真正因个性扭曲的人格行动,至少当时你是这么想的。

她喜欢把“喜欢”挂嘴边。

她喜欢在背后与图怀斯荼毘等人拿你开玩笑。

她喜欢裂着嘴露出虎牙眯眼笑,喜欢常摊在吧台上面和你讨论着雄英的小男孩们,讲到这些时你们总会泛起少女的粉红泡泡,你和她像所有的普通女高中生一样,在淤泥中互相依偎。

被身子好像永远都在喜欢,永远都在笑。

某一次在校,几个同学兴趣盎然的为你搬来礼物,据说是校外的人送的,待他们打开后吓的四处乱窜,而你波澜不惊地望着盒子里不成样子的死猫。

解修师说过,个性是病。

被身子的病怎么办?荼毘曾经警告过你而你却不以为然,只要有人真正爱她,只需要有人能够真正爱她,就够了。

你被发现了,米尔科几乎掀翻了整座城市来缉拿你。为了保护同伴你你想到了自杀,不惜用突击枪探入咽喉。突然一个陌生人从天而降夺走枪,一股血腥味涌出喉咙。

你诧异的看着面前那人的脸渐渐融化,灿金的眸露出尖锐的锋芒,血的味道和女孩子独有的奶香混杂,被身子把你按着地上,你已经失去了反抗的气力,只感觉到了体内血液的流失。

眼前被血染红的尖锐女孩变成了你的模样,月光下熠熠生辉,一时间四面八方都是鸣笛,她站起来,红色的蓝色的白色的光在你们身上划过。

你只看见她在笑,用你的平时对她笑的脸,笑的灿烂如阳,就像是在掩饰转瞬即逝的泪光。

缉拿你的任务,米尔科完成了,但你全身而退。

被身子逃了一辈子,为了你,却选择了面对,却以你的模样面对。

那时你哭着扯住她,求她逃,而她也抱着你,用近乎喊的音量,说。

“我也想,也想像你一样,我也想站在你身边也想被你被所有人喜爱我也想和你在一起、和你在一起活着呀!我不想再逃跑了呀!”

霍克斯ver

应该如何叙述呢?

你和霍克斯见面是在一场宴会,你跟随心求党花畑先生来到东京,年轻的你显然对社交如鱼得水,那个人也是。

就像所有上流阶级社交都需要跳舞,你本想邀请NO.1英雄安德瓦却阴差阳错被霍克斯牵走。

你是什么身份他又是什么身份,你们概念模糊。

出于某种原因,你一直在调查一件事情,有关安德瓦的家庭。霍克斯苦口婆心的劝你改变你的选偶标准,就像是在拯救一个失足少女。就此你感到非常莫名其妙。

安德瓦先生已经有家庭了没有必要在他那里吊死啊,像你这种条件还可以找到更好的男人,直到连轰焦冻都来劝你,心直口快的说父亲很糟糕不要被迷惑,这时你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

学生时期就已经有人说过你有恋父情结而你不以为然,大家都说高岭之花不能随便碰,自然没人敢追你。

被身子听闻后拍着你的肩膀笑得前仰后合,直到岔气。你捏着鲜红色的羽毛满脸黑线。

第二天霍克斯的事务所收到了一卡车的安德瓦玩偶。

你和他有同一个偶像,姑且算有过。(比起欧尔迈特安德瓦的玩偶真的便宜太多太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们成为最接近对方的存在。也许只是你认为。

解放战线上霍克斯慷慨陈词,声称正在把解放思想传播给其他预备役,而你则继续调查对手,好奇心小姐去世后杂事太多压在了你的肩上。

你抱怨为什么英雄不公布霍克斯的名字也抱怨为什么荼毘霍克斯还有弔一个两个的都不告诉你真实姓名。

你以为他和你一样是死柄木安插在英雄社会中的间谍。

你承诺过可以把霍克斯推上NO.1的位置,那时候他用隔着浅色护目镜盯了你一下,随即仰起头大笑起来,末,说着解放自由之类的话又向你道谢。

他对这些不感兴趣,名誉不过是束缚而已,这个连真实姓名都不舍得抛出的男人回应了你的承诺。

你是认真的。

荼毘让你盯紧霍克斯,这段时间死柄木都不会理会这些,你明白,非常明白,在你理智的出色的完成任务时总会想到,你们身份悬殊若不是间谍工作就不可能有接近对方的机会。

到与安德瓦再谈事时他的一句NO.2羽翼英雄的女朋友,似乎所有人都默认了。

你是被安德瓦承认的霍克斯女友。

站你身边的霍克斯挠了挠脑袋,没有否定,但在他巨大的红色翅膀里藏的监听器记录了一切。

连解放战线都人都是这样认为。

但你怎么可能配得上羽翼英雄啊。

立场复杂。

黑夜降临前,窗外停着一个人,刚从浴室出来的你匆忙的拉开窗户放人进来,他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窗户上。

霍克斯说,英雄已经怀疑你了,尽快回到死柄木身边。

看起来亲密无间其实,中间隔着万丈深渊,不可逾越。

你好像开始怀疑霍克斯了。

从他守在堂外盯着先生们开会的神情,从他与安德瓦攀谈的意味深长语气,从安德瓦的儿子和他的同学对事情的态度。

无论战争的胜利者是谁,无论新时代属于哪方,他都会在黎明死去。他不会停下脚步,你早应该知道的。

在解放战线彻底放弃你前你把所有有关安德瓦的资料交给了荼毘,你明明知道NO.1英雄才是最大的棋子,明明知道那个人想要的不是从来都不是这些而是自由。

鸟儿会飞的啊。

你住院了,精神病院。

无边的深渊,你跨过了,隔着有形的铁窗,两颗心终是靠近了。你第一次看见霍克斯在你面前真实的笑,憔悴又轻松,犹如初遇时紧握掌心里的舒心。

“嗨,又见面了呢~那些人的话多多少少我也了解了,说实话吧我有点糟心,你不觉得你很恶心吗。

我希望啊~你可以等到我亲自接你出来,那个时候我再坦白吧,如果不行算我食言,到时……再说吧。”




死柄木弔ver

(突然想夹的私货)

然而荼毘不合时宜的联系上了你。

“喂偏执狂,老大不见了。”

死柄木没日没夜的挑战巨神兵玛奇朵在疲惫状态下失踪,据斯宾纳解释他只是出去找找打败巨人的办法但现在下落不明,而且还是紧张时期。

到处都在通缉villain union,到处都是继欧尔迈特后急于立功的hero。

没有人比你更安全的找到一个人。

villain union的财政出了问题。

“太糟糕了,他到底去哪了……”

日本入冬了。

一趟趟列车驰骋,气浪带动水汽,有人群的地方就会温暖一些吧。你沉浸在人流中。

在医生的指引下跑了很多很多的列车,越过一个又一个的车厢,走过一条又一条的干线。

“有个很重要的东西在列车上弄丢了,我希望可以不惊动人群的情况下把它找回来。”

——你对所有管理者的应词。

夜幕降临。 

鞋跟与铁板碰撞的声音愈来愈近,悄悄地,在最近的地方停下了。

身着黑色单薄衣物的少年蜷缩在某列车角落。

“你跑哪去了,真的太危险了。”

围巾盖在他的头上,你默默地在他面前蹲下,指尖夹着车票,呈在少年面前旋转起,纸角一片片凸起,直到变成一朵玫瑰。

想起来了。

志村转弧的四月四日,英雄展事件的时间,本应该属于轰冬美的玫瑰,以及获救路人之一。

原来在很早以前你就无意识的赠与了某个孩子重要的东西。

死柄木黯淡的眼睛有了光彩,他淡然接过玫瑰。

“这种东西,多少都可以给你。”

你细声说。

你等了很久很久,静谧中一句轻声的“谢谢”让你松了口气。

他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只是一个不幸的可怜人。

你忽视了太久太久。

死柄木很累,累到不知道如何思考。

就比如应对你这种人。

第一次,有人送他玫瑰是他十九岁生日,少年只是想凑近把脸埋下,细嗅花香,不过瞬间,花碎了。

第二次,他让黑雾带几朵红色的玫瑰,还有种子。玫瑰养死了,原因不明,种子不发芽,原因不明。

第三次,死柄木发现倒掉的土堆里长出了花苞,小小的,白白的。他高兴了很久,但移植到瓶子不久又枯死了。

第四次,你来了。

aidehua94
打扰啦出一本小英雄 日文漫本荼...

打扰啦
出一本小英雄 日文漫本
荼毘x霍克斯 安德瓦x霍克斯(渡我变化的)
需要的菇凉可以联系我 也可以看看我出的其他本子(๑Ő௰Ő๑)

打扰啦
出一本小英雄 日文漫本
荼毘x霍克斯 安德瓦x霍克斯(渡我变化的)
需要的菇凉可以联系我 也可以看看我出的其他本子(๑Ő௰Ő๑)

玉子烧~
大概是半年多以前画的小英雄女子...

大概是半年多以前画的小英雄女子组黑帮paro
画完草稿就懒得细化了😂
今天想起来,上了一个极其生草的色
A班的女子组下次再说吧(咕咕)

大概是半年多以前画的小英雄女子组黑帮paro
画完草稿就懒得细化了😂
今天想起来,上了一个极其生草的色
A班的女子组下次再说吧(咕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