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渣男

6868浏览    329参与
四个点点喜子

随笔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 疯狂迷恋各种小说里面的渣男 一边恨他们牙痒痒 一边又在心里暗爽


好喜欢渣男啊...我可能上辈子就是个渣男🙂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 疯狂迷恋各种小说里面的渣男 一边恨他们牙痒痒 一边又在心里暗爽


好喜欢渣男啊...我可能上辈子就是个渣男🙂

德云轶事

地下恋人 下

激战过后,九南有些歉意的看着大楠,刚才因为自己的欲望,他身上全是痕迹,后面还有点肿………“大楠,你要打要骂就来吧,哥是个畜牲。” 大楠躺在穿上,情欲还没完全褪去“哥,你要知道我就算是喝醉了,人家想要碰我也不可能,除非我自己心甘情愿。”话说到这个份上九南还听不出来,那就真的智商比老秦都不如了(老秦:你回来,我们商量商量,我智商怎么了?我智商怎么了?)


从那晚以后,众人就感觉九南和大楠之间不一样了,一番严刑拷打之后两人才说了实情,众人也纷纷送上祝福,毕竟这种事在德云社里没啥。


可是好景不长,他们要分队了。临走前九南找到了大楠“你等我吗?”“我等你!”两人难舍难分的场景让九龄很是受伤(九...

激战过后,九南有些歉意的看着大楠,刚才因为自己的欲望,他身上全是痕迹,后面还有点肿………“大楠,你要打要骂就来吧,哥是个畜牲。” 大楠躺在穿上,情欲还没完全褪去“哥,你要知道我就算是喝醉了,人家想要碰我也不可能,除非我自己心甘情愿。”话说到这个份上九南还听不出来,那就真的智商比老秦都不如了(老秦:你回来,我们商量商量,我智商怎么了?我智商怎么了?)


从那晚以后,众人就感觉九南和大楠之间不一样了,一番严刑拷打之后两人才说了实情,众人也纷纷送上祝福,毕竟这种事在德云社里没啥。


可是好景不长,他们要分队了。临走前九南找到了大楠“你等我吗?”“我等你!”两人难舍难分的场景让九龄很是受伤(九龄:欺负我没男朋友,信不信我给你唱小娟~)


分了队之后,九南跟大楠一个月都难见一次面,九南空虚啊,这时网上又疯狂传玲珑,九南看了更加生气,想去找大楠问清楚可是又怕结果真的如网上所说……


那段时间九南天天酗酒,九成在一边看着心疼。九成知道自己搭档喜欢大楠,所以他从来不敢说出自己的心声,但是现在……九成决定要和九南好好谈谈。


这天演出完,九南又拉着九成去了酒吧。“九南,哥和你也过了这么多年了,你这天天喝酒也不是个办法啊?”


“哥,我……”“要是你还喜欢人家就去跟人家好好谈谈,要是不喜欢……不喜欢你看哥咋样?”九南放下了手里的酒杯“哥……” “没事,不用着急回答我,别糟蹋自己身子,早点回家吧。”九成说完就走了,不敢回头看他,他心里渴望着九南的回答可又害怕着。


九南看着九成的背影,仔细想着和大楠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心中一阵酸楚。“喂?大楠……我们……我们分手吧!”“……好!”大楠挂了电话靠在窗边发了愣 。这边九南起身结账,出了酒吧没有看到九成“哥,我喝醉了,来接我吧。”九南刚挂电话九成就出现在了面前。“哥这么快的吗?”九成没有告诉他其实自己就没走“回家吧。”“哥啊,以后我喝醉了你就负责。” “啊?啊!”九成反应过来这是九南的回答,有些激动“真的吗?”“真的!”


第二天,九南分手和九成在一起的消息传遍了六队。甜甜有些疑惑却又不敢去问九南,转头给九龄打电话的时候却又得知九龄和大楠在一起了。(甜甜:爱情真是一个奇怪的东西)


九龄给九南打电话了,告诉他大楠和自己在一起了。九南心里一紧,瞧到旁边对词的九成,口中的话变成了祝福。


本以为日子就这样过去了,可是老话说的好:在暴风雨来临前都是平静的。


大封箱了,平日里许久不见到师兄弟都赶在这日来热闹热闹,九南也见到了大楠。两人见面气氛有些尴尬,“过的好吗?” 九南先开了口,“挺好的,你呢?” “我也挺好的”…………一阵沉默之后“等下去喝酒吗?”大楠突然来了一句。“喝酒?好啊。”两人又陷入了沉默。正好节目也开始了,两人也回到了自己的位置。


演出结束


众人聚在一起热热闹闹的跟过年一样。“今儿我们头九可算是齐了。”九香大着舌头说到“哪里齐了,还有九驰呢。” 春姐优雅的喝下一杯酒,用纸巾擦了擦嘴,一举一动都流露出大家闺秀的风范(春姐:???????)“啊,对还有小九驰 。”……


九南看着门里面热闹的场景,莫名有些烦躁。“九南不进去吗?”九成出来询问道,“你先进去吧,我抽根烟。”九南刚支走九成一扭头就看见了大楠。


“出来抽烟?”“嗯!”大楠看着九南低头点烟的样子,没说话。九南有些疑惑刚抬头,一个吻就落了下来。“还是以前的味道。”大楠笑着看向九南,“你干什么!他们还在里面呢!”九南有些吃惊。“你怕?”大楠挑了挑眉。“我会怕?”九南熄掉烟故作镇定的看向大楠。


“白儿子……师弟也在啊……”九龄出来寻大楠却看到了九南,“师兄。”九南对九龄点了点头就进去了。“你……”“抽根烟而已,进去吧老大。”大楠推着九龄进去了。


那天以后,九南就发现了自己有点不对劲了:晚上一闭上眼就能想到那个吻,跟九成做的时候脑子里想到的也是大楠。


“大楠,我们见一面吧。老地方” 九南挂掉电话站在酒吧门口,平复了一下心情进去了。


后面发生了什么九南也忘记了,依稀记得有个唇软软的覆了上来,他扣紧那人的肩膀加深了这个吻……


第二天一早起来,看到睡在怀里的大楠,九南觉得自己头都要炸了。“大楠,醒醒。”“唔……哥醒了啊。”大楠蹭了蹭九南的肩头“别睡了,昨晚……”大楠睁开眼“昨晚发生什么哥不是很清楚吗?” “这是个意外,我不能对不起九成!你想想九龄!”九南推开他,想起身却被大楠给拉主“我想想九龄?你怎么不想想我亲上去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推开我呢?其实你也是很想要的,我只是帮你释放出来而已。”大楠说完松开了手,翻了个身闭上了眼。


“我……”九南被捅破心里所想之后脸上有点挂不住,看到大楠洁白的背脊‘做都做了,还怕啥?’九南想到这伸出了手翻过大楠的身子,低头吻了上去。“唔……嗯~”大楠配合着九南的动作,不成串的娇喘流出……


“你去哪里了?”九南刚回到家就看到九成红着眼坐在沙发上。“我喝酒去了,然后怕打扰到你就在外面随便开了个房间。” “以后少喝点酒。粥在锅里我去给你热热,等会要演出你先洗漱吧。”九成话语里满满的关心,让九南愧疚感加深。可当他看到大楠时,什么愧疚全都给抛在脑后,脑子里只想着怎么释放欲望……


 


纤尘

王九龙渣男向(预告)

   “王九龙,我恨你……”


   “如果真的能重新来过的话,我宁愿从没认识过你。”


   “我希望你下次表忠心的时候,能够把你自己收拾好了再来见我。”


   所有人都觉得那个陪着王九龙走到最后,白头偕老的人一定会是苏语婷,可是真的会有一个女人在被背叛的情况下不要自尊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待在那个人的身边吗


   “老大,我好像,把她弄丢了……”


   “如果你给不了她想要的,那你就离她越远越好。”


   “她从小...

   “王九龙,我恨你……”


   “如果真的能重新来过的话,我宁愿从没认识过你。”


   “我希望你下次表忠心的时候,能够把你自己收拾好了再来见我。”


   所有人都觉得那个陪着王九龙走到最后,白头偕老的人一定会是苏语婷,可是真的会有一个女人在被背叛的情况下不要自尊的,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的待在那个人的身边吗


   “老大,我好像,把她弄丢了……”


   “如果你给不了她想要的,那你就离她越远越好。”


   “她从小生活就是无忧无虑的,凭什么为了你委屈她自己。”


————————————————————————


   “难道你一定要我不留一丝幻想的恨你吗?”


   “我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就是当初答应你,以至于现在遍体鳞伤。”


   “你知道吗,我当初有多爱你,现在就有多恨你。”


   “你知道我听到我爱你这三个字的时候我有多激动吗,但是现实却给了我一巴掌,告诉我有多么的愚蠢。”


   “我释怀了,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


————————————————————————


   “好久不见。”


   “祝你们幸福。”


德云轶事

地下恋人上

完整版我放群里了上篇全都过不了审核,谅解一下吧。

还有 做为学生党的我可呢更文速度会一周两篇或者三篇左右。宝贝们不要忘记我啊!

群号:640441557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李白醉了酒,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一代君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祸了国,万里江山似蹉跎

终是玉环停了曲,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你是宿命也是伤

终是悟空成了佛,你一堕落便是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箭,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已截止,从此告别定场诗

完整版我放群里了上篇全都过不了审核,谅解一下吧。

还有 做为学生党的我可呢更文速度会一周两篇或者三篇左右。宝贝们不要忘记我啊!

群号:640441557



终是庄周梦了蝶,你是恩赐也是劫

终是李白醉了酒,你是孤独也是愁

终是荆轲刺了秦,一代君王一世民

终是妲己祸了国,万里江山似蹉跎

终是玉环停了曲,无人再懂琵琶语

终是韩信放下枪,你是宿命也是伤

终是悟空成了佛,你一堕落便是魔

终是霸王别了姬,弃了江山负了你

终是后羿断了箭,此生注定难相见

终是评书已截止,从此告别定场诗


崎颐无果🙋

我太爱渣男了,我上辈子可能不是个人🤞

我太爱渣男了,我上辈子可能不是个人🤞


scholey

判官看病(上)

档案1002号


系列:阴阳诡谈


午休时间,中药房。

楚守半躺在柜台后的椅子上,拿了本书遮着脸,正在小憩,而南宫晟还在里屋煎药。

“嗯?阿守?阿守!楚守!死徒弟!”南宫晟不知为何在里面喊起了楚守,却没得到回应。一肚子疑惑和不爽的他推开门,却发现楚守的哈喇子都快浸湿半面纸了。

“小兔崽子你给我起来!”“唔?唉疼疼疼师父别啊啊啊啊啊!”

提溜着楚守的耳朵,南宫晟才算是把他叫醒,随后一把把一张药方拍到了楚守面前:“怎么回事?”

楚守小心翼翼地揉着耳朵,精神还处于懵逼状态,看了一眼药方,道;“这……好像没什么毛病吧……”

“没毛病?参、术、苓、草,这是四君子汤;穹、归、地、芍...

档案1002号


系列:阴阳诡谈



午休时间,中药房。

楚守半躺在柜台后的椅子上,拿了本书遮着脸,正在小憩,而南宫晟还在里屋煎药。

“嗯?阿守?阿守!楚守!死徒弟!”南宫晟不知为何在里面喊起了楚守,却没得到回应。一肚子疑惑和不爽的他推开门,却发现楚守的哈喇子都快浸湿半面纸了。

“小兔崽子你给我起来!”“唔?唉疼疼疼师父别啊啊啊啊啊!”

提溜着楚守的耳朵,南宫晟才算是把他叫醒,随后一把把一张药方拍到了楚守面前:“怎么回事?”

楚守小心翼翼地揉着耳朵,精神还处于懵逼状态,看了一眼药方,道;“这……好像没什么毛病吧……”

“没毛病?参、术、苓、草,这是四君子汤;穹、归、地、芍,这是四物汤。这几味药都是补气的,合起来那叫八珍汤,只有在病人气血严重不足的情况下才会用。这还不算,何首乌、龟胶、狗宝、紫河车?这谁开的药方?想把人进补补死吗?我们医院什么时候招了这种庸医?”南宫晟一脸不忿。在他看来,这药方实在是太过变态了,几乎把补血养气的中药都搂了一遍,一般人吃了怕是会鼻血长流,不但无法固本培元,反而容易造成虚不受补的后果。

“师父……这个庸医……是崔主任。”楚守把药方翻了个面,纸的右下角龙飞凤舞地写着“崔钰”两个字。南宫晟的眼皮跳了跳,转身回屋,留下一句话:

“你,趁现在午休时间,去给老子问问崔钰那老小子这药方是什么鬼。要是不给个原因,这药我不能煎。”

“……是,师父。”

————分割线————

“……所以,崔主任,我就来找你了。”中医科的某个接诊室里,楚守如是说道。他面前的,便是中医科的主任医师,崔钰,被称为荇苻医院院草的男人。坦白讲,楚守是有点忐忑的,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可一清二楚,眼前的这个看上去唇红齿白像个小白脸的家伙不仅是主任医师,还是地府里的一个判官。而自己现在站在这里,虽然是南宫晟打发过来的,却也多少带上了点兴师问罪的意思,天知道这个活了不知道多久的老家伙会有什么反应……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奇怪是什么风把南宫的宝贝徒弟吹过来了呢。”崔钰倒也不恼,双手交叉托住下巴,似乎饶有兴趣地打量了楚守一番,随后挑了挑眉,道:“因为这个病人,得的可不是普通的病啊……”

“嗯?”楚守被崔钰闪着光的眼睛打量着,只觉得浑身不舒坦,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崔钰是什么意思。

崔钰耸了耸肩,继续解释道:“那个病人得的,是所谓的‘外病’。今天早上他来到时候,浑身瘦的跟皮包骨头一样,但是我一搭脉,除了气血亏损啥事儿没有。完了之后吧,我还在他身上感受到了阴气,八成是被哪个小鬼缠上咯!”

“那……这药也没用啊……”楚守挠挠头,依旧不明白崔钰为什么要开这副奇葩的药。崔钰左手扶住了额头,有些无奈叹了口气,道:“那自然是有用处的……今天晚上抓鬼,年轻人,来不来?”出乎楚守意料地,崔钰竟然对他发出了邀请,两只眼睛还像探照灯一样在他身上扫来扫去。

“我……我去问问师父……”浑身不自在的楚守只想快点离开,告了声别便匆匆推门而出。

“呵,真是个有趣的年轻人呢……”


晚上七点,荇苻医院门口。

出乎楚守意料的,南宫晟听的他的转述之后竟然只是点了点头,说了声“知道了”,并没有过多的表示。而对于抓鬼这件事,南宫晟表示“去长长见识也好”,便在晚饭后强行把楚守关出了中药房的门……这直接造成他现在只能在荇苻医院的大门口吹秋风等着崔钰出现。

“哟,来了啊?走,抓鬼去。”崔钰没有食言,穿着一身便装走了过来,拍了拍楚守的肩便向前走去,“那个病人住在离这里不远的一个高档小区,咱走快点应该半小时能到。”

半小时后。

“主任……你管这叫‘不远’?”被崔钰拖着在半小时内跑了五十公里的楚守一阵无语,虽说五十公里无论是对崔钰还是他来说都不算什么,但是他总有种被人坑的感觉。

“嘿,体力不错嘛小伙子。行,能被南宫老小子看中,果然是有两把刷子的。敛息术和幻术会吧?我们要潜到那幢别墅去。”崔钰选择无视了楚守的质问,指了指前方一栋三层别墅。

找了个僻静处,敛息术与幻术上身,楚守与崔钰瞬间便消失在了常人的视野里。


张施宇,今年五十二岁,是一家服装厂的老板,虽然说不是家财万贯,却也是个富庶人家,不然也买不起这别墅区的房子。但最近不知为什么,张施宇原本偏胖的身材竟然一天天地瘦了下来,刚开始他还挺高兴,可不到一个月,原本百六十斤的他却瘦成了皮包骨头的样子,精神也很不好,整天昏昏欲睡。为此,他跑了几家大医院,开了无数中药西药,却总不见好,听说这边荇苻医院的中医有奇效,这才急忙跑去求医。

令他有些不安的是,中医科的主任竟是个看上去二十来岁的毛头小子,所开的药也不过是些寻常的补气药物。想到这,张施宇忍不住叹了口气,自己,怕真是要栽在这怪病上了。

下午喊佣人去取了药,喝了之后感觉略微精神了点,但晚上刚过九点,倦意便袭涌上来。张施宇感到上下眼皮直打架,匆匆洗了个澡便躺在了床上,不一会儿便沉沉睡去。

与此同时……

“主任……这要等到什么时候……”缩在张家墙外的楚守如是问道。此时,他和崔钰正施展着敛息术与幻术,双双躲在二楼张施宇卧室外放置空调机的台子上。

“别急,人间亥时后阳气渐衰,阴气渐长,有些东西要等阴气重了才敢出来哦。”崔钰倒是一点不急,静静地蹲坐在空调外机上,只是他现在这个姿势,在楚守眼中怎么看怎么像一只猴子……

亥时四刻,也就是十点左右,楚守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阴气波动,他摘下了眼镜,而崔钰也同时站了起来。

“来了。”

寻常之人,除非阴鬼刻意现形,否则是察觉不到鬼的存在的,即使是修术之人,也需要修炼相应的神通或是用一些手段方能看见阴鬼,最著名的方法便是涂抹“牛眼泪”。不过,现在墙外的这两位可不是普通人,一个是天生阴阳眼,通生死晓阴阳;另一个则本就是地府判官,鬼魂更是无所遁形。在他们眼中,一个淡白色与淡红色混杂的虚影在房间里缓缓凝聚。

那是一个女人的样子,随着她逐渐成形,三股乳白色的气体从张施宇头顶和两肩缓缓升起聚成一团。她一招手,那团白气便向她飘去,融入到她体内。

楚守微微皱起了眉头,转头看向崔钰,道:“采阳补阴?”

崔钰摇了摇头,同样是眉头紧锁,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不,不是采阳补阴。采阳补阴讲究阴阳交合,若是以鬼身修此法,需要循序渐进,至少要采补数月才能有所小成,而且除非有意为之,不然不会对任何一方造成伤害。而她吸取的阳气已经远远超过了采阳补阴所需要的,若非张施宇体格健壮,又吃了许多补气的药物,别说一个月了,可能不到一周就已经阳气衰竭而死了……”

脑子里在想事情,但崔钰的行动却丝毫不慢,右手虚空一握,那女鬼便像是被人掐住喉咙一般不停颤抖。崔钰对着楚守使了个眼色,两人便带着女鬼从张家的墙外消失了。


归档人:楚守

木兮
能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心里早已经...

能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心里早已经有答案了吧?
                      2019-09-16

能问出这个问题的人,心里早已经有答案了吧?
                      2019-09-16

本味

🚫渣男
🚫我杀邵群,我杀蒋文旭
🚫没看娘娘腔之前觉得蒋文旭绝逼比邵群渣,看了之后发现渣男榜首188团长邵群诚不欺我🙂
       蒋文旭,只是渣而已。

       邵群是心理有问题啊!对自己白月光都能这么渣,我发誓他十年后是另一个蒋文旭!!!更别说他为了逼李程秀辞工作故意在他工作的地方散播谣言,害的李程秀被打,丢掉工作颠沛流离!

      这都还好,毕竟虐文都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他最后居然没有问过...

🚫渣男
🚫我杀邵群,我杀蒋文旭
🚫没看娘娘腔之前觉得蒋文旭绝逼比邵群渣,看了之后发现渣男榜首188团长邵群诚不欺我🙂
       蒋文旭,只是渣而已。

       邵群是心理有问题啊!对自己白月光都能这么渣,我发誓他十年后是另一个蒋文旭!!!更别说他为了逼李程秀辞工作故意在他工作的地方散播谣言,害的李程秀被打,丢掉工作颠沛流离!

      这都还好,毕竟虐文都要经历这么一个过程,最让我接受不了的是他最后居然没有问过李程秀的意见就拿他JZ做代孕!!!拿孩子绑住他!!!我他妈就没见过这么渣的人渣!!!人渣中的极品!!!人沫!!!他但凡有点良知,都应该尊重尊重李程秀,就和程秀讲的那句话一样,邵群你把他当个人吗?搞得人家颠沛流离丢了工作,一句“我可以好好照顾你,给我个机会”就能起效的吗?!脑残啊!!!
             
“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你得允许我犯错啊”这是什么,无Fuck说,滚你妈要犯错找别人试,我们程秀不是第一次怎么的?还得惯着你了?

      话不多说,我杀邵群🙃🙂
      

山楂🍒

看我这学期能遇见多少个渣男🙃

看我这学期能遇见多少个渣男🙃


淋漓
魔法少女小張.

德云渣男向-秦霄贤(我们还是散了)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煮!

“很久很久很久之后

   我们变成陌生模样……”

KTV里,一个脸上挂满泪痕的女孩子,唱着这首歌

“暖暖你别唱了!这首歌你都唱好多遍啦!”

“清清~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这句歌词,你说我跟他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们为什么会散,我们十年的感情为什么比不上那个女孩子三个月!清清,你告诉我啊!”

“暖暖,感情这种事情,是谁也无法预知,谁也不知道的不是吗?”

“可是,清清,我跟他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暖暖,你要知道你跟秦霄贤,再也不可能了!”

你没有说话,默默的拿起桌上的酒,开始给自己灌,林清知道,怎么劝你都没有用了,只能放任你喝,好在你并不是多么能喝,林清看你趴在桌子上,...

本文纯属虚构,请勿上升蒸煮!

“很久很久很久之后

   我们变成陌生模样……”

KTV里,一个脸上挂满泪痕的女孩子,唱着这首歌

“暖暖你别唱了!这首歌你都唱好多遍啦!”

“清清~你知道吗,我特别喜欢这句歌词,你说我跟他认识了这么多年!我们为什么会散,我们十年的感情为什么比不上那个女孩子三个月!清清,你告诉我啊!”

“暖暖,感情这种事情,是谁也无法预知,谁也不知道的不是吗?”

“可是,清清,我跟他真的没有可能了吗?”

“暖暖,你要知道你跟秦霄贤,再也不可能了!”

你没有说话,默默的拿起桌上的酒,开始给自己灌,林清知道,怎么劝你都没有用了,只能放任你喝,好在你并不是多么能喝,林清看你趴在桌子上,只能认命把你背回家

路上,林清小心翼翼的避开石子、水坑

“旋儿,跟我回家好不好,我原谅你,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林清强忍住想把你扔下的心

回到家,林清把你扔到床上,关上门就走了也不管你没洗澡什么的了

“旋儿~”

恍惚间你好像回到了以前,那时候他还没有加入德云社,你还在上学,他每天都来学校门口接你

你们是小学的时候认识的,你学习很好,他呐,就差强人意了

小学,初中你们俩一直都是形意不离的,班上的人都开你们两个的玩笑,那时候你还不懂,只当他们是嫉妒你们关系好,秦霄贤也没有解释什么

慢慢地,到了高中,你考上了当地最好的一中,他则去了艺术学院,每晚他都来接你放学,把你送回家,陪你聊天说话,逗你乐,你也帮他检查作业,听他给你说相声

你对秦霄贤的感觉也慢慢变质了,从一开始只当成哥哥,到现在想跟他过一辈子,想跟他走向婚姻的殿堂,你也知道他的身边有好多优秀的女孩子,那些女孩子有的比你漂亮,有的比你懂得多,但你始终坚信你在秦霄贤心里是不同的

你在心里暗暗发誓,一定要把秦霄贤追到手,说追就追

晚上,秦霄贤照例送你回家的时候,你走到他面前,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笑着说

“旋儿,你说我要是跟你表白,你答应不?”

“暖暖~别开这种玩笑,你不是喜欢那谁吗?”

“那是他们起哄的!我不喜欢他,你可不能信啊”

“好好好,我不信,那这事等你考上大学之后,再说好吗?”

“那你到时候可不能逃避!”

“行”

那晚,秦霄贤的眼睛是姜暖心里最亮的星星

三年的时间很快,一转眼你就考上了自己最心仪的院校,但你知道这不是你最开心的,你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追秦霄贤

接到录取通知书那天,你去找了他,跟他诉说了自己这些年的感情

那天,天空很蓝,你也终于拥有了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刚在一起的时候,他每天都来学校找你,每天都在一起吃饭,别人都知道,外语系的姜暖有一个长得帅,有钱还说相声的男朋友,你们也是羡煞旁人的一对,你们计划着未来,想着以后要怎么样

直到后来,遇见了那个女孩子,她是经常去听秦霄贤相声的人,去的次数多了,露脸多了,自然就会被提起砸挂,提一次还没关系,提的越来越多,你知道有些东西变化了,不止是你觉得变了,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议论纷纷,都在讨论秦霄贤是否单身

秦霄贤也是个痛快人,转脸就在微博宣布自己单身,一点也不在乎你的感受,不跟你商量一分,你去找他,他只推辞,说什么现在不适合公开不适合怎么样的,说什么现在正在事业发展的时期,你听这话笑了

“呵,秦霄贤,你不会真以为我傻吧,你一个相声演员!你不是娱乐圈的明星演员,你公不公开跟你的事业有什么关系!别的那些相声演员他们公开之后不也没怎么样吗!”

“暖暖,你怎么这么不听话了,你听话,啊~我们没公开但是我们依然在一起不是吗?”

“你知道别人怎么说吗,说我们分手了,说什么你根本不承认我。”

“暖暖你要知道,我们之间的感情,他们是差不散的,我们这么多年你还不了解我吗,所以啊,放宽心吧。”

秦霄贤把你紧紧的抱住,你心里想:秦霄贤 我真怕我认识的你不是真实的人啊

第二天,照样,你们俩个各自去自己的地方上班,他这周要去吉林,你的工作地点在北京,要这么分割两周,经过这么些事情,你心里是有一点不放心的,忐忐忑忑过完一天,回家打开手机,就看到微博上“秦霄贤蹦迪”这五个字在标题上挂着,你暗想有点不妙,点开一看果然,还不只自己一个人,跟之前那个女孩子都快蹦一块去了,你扔下手机,躺在你们一起挑选的大床上,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

你跟老板请了一个星期的假,跟闺蜜林清,把自己的东西从秦霄贤家收拾出来,又买了一张飞往吉林的机票,下了飞机就赶往吉林德云社后台,果不其然,俩个人都在呐,你站在门口,看着他们亲亲我我,冷笑一声,抬起手来,拍了几个巴掌

“哟,没打扰你们吧,这家伙好啊,相声演员跟小粉丝,在一起那可是一段佳话啊,我在这可不碍眼了吗”

“暖暖,你听我……”

“好,你说,我看你能说出什么花来”

“暖暖 ,你要知道我对你不过是妹妹的感情,没有爱情,跟你在一起不过是对你的奖励”

“好啊,秦霄贤,奖励?我考上大学用你奖励?你算什么,还有,一直当妹妹?你妹妹是用来睡的???还有,我说一句,我来不过是要跟你说一句,我们分手吧”

转身,头也不回的就走了,这段话被外面的粉丝录了下来,传到网上,一时间,这成了别人的饭后谈资,秦霄贤的形象也一落千丈,你回到北京,跟林清也大喝了一顿,宣泄自己的情绪,你还是弄不清楚为什么,你们之间会赶不上别人三个月的追求。

不过这些都没有什么用了,生活还要继续,这人也就这么放在心底了。


起名废🐳🐳

我舍友的男朋友就像一个傻逼

1.我舍友因为她的男朋友哭了,然后她男朋友就对他说你应该回宿舍哭,这样你的宿舍人就会一起骂我是个渣男了。


2.她男朋友从网上看到说恋爱之后女生会对男生加分,但男生会在心中给女生减分,然后跟她说你要加油,争取努力加分

然后我舍友就给他发了好几大段话,就是类似于咱们俩之间的事情都要说开了,要解决掉才不会产生隐患,还有我最近可能有些敏感吧啦巴拉巴拉的,然后她男朋友就一直都没有回他,然后到直到第二天的晚上,然后我舍友问他男朋友说你都不跟我说句晚安嘛,然后她男朋友说好的晚安。


3.七夕的时候不仅没有给我舍友买礼物,还说我舍友买的礼物丑。因为我舍友是个镇魂女孩儿,所以买的项链是关于山海(巍澜)的...

1.我舍友因为她的男朋友哭了,然后她男朋友就对他说你应该回宿舍哭,这样你的宿舍人就会一起骂我是个渣男了。


2.她男朋友从网上看到说恋爱之后女生会对男生加分,但男生会在心中给女生减分,然后跟她说你要加油,争取努力加分

然后我舍友就给他发了好几大段话,就是类似于咱们俩之间的事情都要说开了,要解决掉才不会产生隐患,还有我最近可能有些敏感吧啦巴拉巴拉的,然后她男朋友就一直都没有回他,然后到直到第二天的晚上,然后我舍友问他男朋友说你都不跟我说句晚安嘛,然后她男朋友说好的晚安。


3.七夕的时候不仅没有给我舍友买礼物,还说我舍友买的礼物丑。因为我舍友是个镇魂女孩儿,所以买的项链是关于山海(巍澜)的,“所谓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我们就感觉意义特别好,又是一对情侣项链,结果她男朋友就说丑,不要,并且什么也没有给她准备。

还是我舍友自我安慰自我调节,觉得现在都在考研,都这么大个人了,没有礼物就没有礼物呗,谁也不是那个没有糖吃就会哭的孩子了。过了两天之后她男朋友送给一个,说是自己妈妈买的防晒,然后当成了七夕礼物给她了。当时我舍友还挺开心跟我说的,然后我:“他送给你的那个防晒你试了吗?你会过敏吗?适合你的肤质吗?”她:……

4.我舍友现在特别卑微,每次都是她约她男朋友出来,然后还要提前问一下她男朋友有没有时间,她男朋友十之八九会说我现在很忙巴拉巴拉的。甚至有一次有时间泡脚都没有时间下来和他说两句话。并且那个时候我舍友还在感冒,特别难受。


Jackban

最近在女性朋友圈传得很火的《全国夜店名表渣男图鉴》哈哈哈哈哈

最近在女性朋友圈传得很火的《全国夜店名表渣男图鉴》哈哈哈哈哈

周老师的何何

已无人间3[周九良 渣男向 虐]

人间再无四季,我已无人间


写在前面:实在对不起周老师,脑洞产物,都是假象


上升就是周纹王的狮子头!


最近研究生开学,实在太忙了,今天3k+补上!

💛💛💛💛💜💜💜💜💜💜❤❤❤❤❤❤❤


“九良.....周航”


听到别人的呼唤,周九良瞬间从这种不能直言的回忆中清醒过来,身体因为这个回忆已经有些燥热,身边蓝洇的话还在继续


“怎么了,打完电话就一直坐在阳台上,嗓子累成这样,别着凉了,后天还有专场”


周九良点点头,随后蓝洇坐在另一边的垫子上,把刚沏好的浓茶递给他,又开口问“不是在跟韩何丫头打电话蛮,怎么说”


周九良愣了一下,才想到回答“...

人间再无四季,我已无人间


写在前面:实在对不起周老师,脑洞产物,都是假象


上升就是周纹王的狮子头!


最近研究生开学,实在太忙了,今天3k+补上!

💛💛💛💛💜💜💜💜💜💜❤❤❤❤❤❤❤


“九良.....周航”


听到别人的呼唤,周九良瞬间从这种不能直言的回忆中清醒过来,身体因为这个回忆已经有些燥热,身边蓝洇的话还在继续


“怎么了,打完电话就一直坐在阳台上,嗓子累成这样,别着凉了,后天还有专场”


周九良点点头,随后蓝洇坐在另一边的垫子上,把刚沏好的浓茶递给他,又开口问“不是在跟韩何丫头打电话蛮,怎么说”


周九良愣了一下,才想到回答“回来,具体回哪没商量好”


之后又是一阵沉默,蓝洇意识到他的心情不是太好,但多年的相处告诉自己不能主动开口再问,也只是坐一旁玩手机。


过了好大会,周九良才又开口“下周一王老和清姨过去参加丫头毕业典礼,师母也过去,周五回来,我让张令跟着了”


许是没想到对方会继续跟自己交代,蓝洇直接关了手机,轻声“嗯”表示自己知道,随后想了想说“周五你专场刚结束赶不回来,我请假去接他们?”


没有意识到蓝洇会主动开口说接人,周九良终于抬头看了看她,冲她笑了笑


“不用,都安排好了,鹤帆师哥有空”


“那用不用把王老他们接到家里来,正好收拾出来了”


听到妻子的询问,周九良忽然觉得有些烦躁,韩何只是说回国,也知道丫头听话,但是刚才手机那端的语气分明带了八分的陌生,最后好像是说要自己注意嗓子,又怕是自己幻听,不敢奢求如此,先前的自信在一通电话后慢慢变薄弱,摇摇头,带动头顶的小卷毛晃了几下,轻声叹息,才忽的想起来,妻子还在身边


“不用,郭老师最近空出来时间,请他们去玫瑰园叙叙旧,陶阳也在,想请王老去剧社搭两场戏”


说着便站起身,拿着自己的杯子准备进房里,走到阳台门口才意识到蓝洇没跟上来,想想又说


“你专心上班就行,到时候还得麻烦你挑地方给他们办接风宴,韩何你见过的,就跟我亲妹妹一样”


听到身后“哎”了一声,又继续往前走,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回头冲妻子笑笑“现在就是咱妹,不用紧张”


蓝洇坐在阳台,忽然有种被人看穿的冷,自己的丈夫向来都是如此,一眼能看出来自己的内里,说到韩何,本来是不熟的,只在三年前见过一面,对于她和自己丈夫的关系,一直是模糊了解,说是妹妹,怎么婚礼都没有参加?


孟哥他们提及小姑娘模棱两可的态度总让自己有些疑虑,韩何出国是丈夫的安排,三年虽然一直关注她,但是自己丈夫从未说去看一次,甚至跟师父国外上班也没有说稍微绕道去看望,也从没听过小姑娘给自家哥哥一个电话,蓝洇不敢细想,总觉得哪里不对,老五队的人嘴太严,又不敢打听太多,总觉得大家都很宠这个小姑娘,有理由被宠的很乖张,但当年匆匆一面,给小姑娘定性为特别听话的小孩,真的是太听话了,说不上来的情绪。


现下考虑的又是韩何回来了,丈夫说了接风宴自己来决定,因着故友,又是在一起搭过班子度过难的,当年德云社有难,王老二话不说的支援自己多少也了解一些,还是考虑去哪里吃饭让老人们开心,让小姑娘满意才好,才甩甩头发,揉揉太阳穴,把先前不入流的想法清空,跟着进了厨房。


结婚三年,周九良一直对自己不错,但是总觉得带着疏离,有些事不能摆到明面上说,从结婚后就是如此,被丈夫打着下班太晚还得写新节目,担心吵到自己休息的理由,结婚一星期,消了婚假就跑到书房睡,想把王老他们接到家里来住也是存了周九良能跟着自己住卧室的心思。近两年红起来了,专场排的满满当当,一年着家的机会并不多,两边老人催着要孩子,这种事蓝洇从小受的教育让自己无法直言出来,明里暗里说过一两次已是极限,周九良都是含糊过去,说是两个人还年轻,自己又太忙,真要怀孕没人照顾,让自己多冲工作,话里话外都是为自己考虑,确实如此,比起以前很多同学结婚后投入家庭,时常跟自己抱怨没有自我,羡慕蓝洇来说,自己已经很幸运了。


蓝洇不敢说,自己不小了,本就比周九良大一岁,现下也已经27,马上28岁生日,又想说,两边老人催了很多次,他们可以帮忙照顾,但是看到自家老公坐在书房桌子上,努力看新段子的情形,忽然又不想开口,算了,就算多过几年二人世界,便接着进了厨房准备做饭,也想着待会问问身边的人和熟悉的客户,哪家的饭菜好吃又不失面子,自己多跑几家尝一尝,再来敲定。


这边周九良进了书房,坐在桌子前,看着眼前孟哥送来的一沓新段子,让自己琢磨却怎么也看不进去。三年了,把丫头放在国外三年,打开手机相册,输上密码,是一张张韩何在墨尔本的相关照片,有些是韩何自己拍的日常,韩何本来就是特别喜欢拍摄身边事物的人,但是很讨厌自拍。算起来,在老五队那几年,跟孟哥出去玩的时候拍的照片多是出自小姑娘,孟哥他们经常缠着丫头给拍照,而她自己几乎从未出现在镜头里。


成年前,自己送她的多是一些玩偶或者通过王老直接给红包,方便实惠,也是不熟,后来在一起第一份礼物,还是托朋友找的海鸥第一款胶卷相机,当年韩何文理分班,自己虽然学历不够,但也是和小姑娘严肃通过电话的,到后来京都学医学生物,也是自己问过队里其他哥哥,一个个热心的分析利弊,给丫头列出来一长条,最后直接跟着自己的建议,想来从那时起,韩何就开始有意识的依赖自己。


往下翻,数17张照片之后如约看到一张他近来每天都要看的图片,是韩何上个学期运动会给别人拍照时,被室友玩笑拍下的,图片中的丫头穿着黑色无袖卡通T恤配深蓝色吊带短裤,带着大大的墨镜,渔夫帽,捧着相机,笑的分外可爱,无意识的拍照是特别自然的,丫头却从来不觉得自己上相,其实看起来,图片中的小姑娘三年并没有什么变化,但谁知道呢,这半年,丫头已经很少在社交软件更新自己的日常,最多是转载几篇生物医学相关的文章或者时事新闻,自己从不点赞,但是却能耐着性子读个遍,甚至还能找出来几个段子放在节目里,被孟哥戏谑。周九良摩挲着那张图片,似乎要从手机屏幕里盯准韩何。


又突然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小姑娘,自己从传习社找到云雷师哥一块到胡师父家里学三弦,那时候自己还叫周航,被师父留下一块进厨房帮师母做饭。


等到中午,有师兄开车接了一对夫妻进了院子,周航认得准,是京剧行里有名的王老板,唱老生的,跟胡师父还有郭老师一起搭班子,师父师娘赶紧迎了上去,也催着自己叫人,后来王老背后出来一个小姑娘,8、9岁的年纪,也是带了一个渔夫帽,背带短裤配白T,甜甜的叫“叔叔阿姨”,又走到师哥和自己面前恭恭敬敬叫“哥哥”。


后来被师父家的大姐搂着去二楼参观,直到郭老师匆匆赶到,大家入席才又跟小韩何有了交流,但仅仅局限于自己帮小姑娘盛碗汤,被糯糯的喊了几声哥哥,等到韩何走了,大家一致说小姑娘懂事,太听话了,又听师娘和姐姐掺杂着几句可怜等词,周九良没有多问,只当是多了个妹妹,等到磊哥骑电瓶车送自己回宿舍才突然发问


“磊哥,你认识那小姑娘蛮”


张云雷有些发愣,一时没明白说的是谁


“就是今天王老和清姨带过来的,之前也没见过呢”


“嗨!你说韩何丫头呀,是王老的小徒弟,亲着呢”


周九良还沉浸在终于听清小姑娘的名字中,也为自己之前猜测是王老女儿感到好笑,明明听着小姑娘叫“师父”


张云雷又像是想到了什么,继续说


“韩何丫头可是听话的很,你看大林,可不敢跟人家比”


周九良只是胡乱应着,听师哥接着讲


“不过小姑娘可怜的,听说父母都是医生,小时候偶尔跟在戏园子里,后来不晓得出什么事,从6岁一直养在王老家里,王老和清姨又没孩子,就基本上当女儿养”


“那她爸妈呢?”


“我也不知道,不是梨园的人也不是很熟,小丫头真可爱,今天郭老师还想把丫头定给大林,被王老说了一顿,笑死我了,真没见爸爸吃过这个憋”


“哦,大林也挺好的”但是心里怎么就这么不得劲儿






十月

他们复合了🌝🌚,昨天还分手来着

他们复合了🌝🌚,昨天还分手来着

范儿嚯嚯

你为什么要骗我(渣楠,龄龙)

龄龙小哥俩,长得帅,业务能力也出色,所以呢,也就受到了许多女孩儿的喜欢。走在街上,也是总会有一大帮女孩儿跟着,各种拍照什么的,虽然龄龙他们知道,这些都是由于她们对自己的喜欢,可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在意,每次出门什么的,都会刻意打扮一下,好不被这帮姑娘们认出来。

        “老大,你看我这样行吗,还认得出来吗”大楠对着镜子看着一边的九龄说。

       九龄走到大楠身边,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大楠,帮他理了理衣领,接着笑着对大楠说:“挺好的,包得挺严实的,那咱走吧,我都快...

龄龙小哥俩,长得帅,业务能力也出色,所以呢,也就受到了许多女孩儿的喜欢。走在街上,也是总会有一大帮女孩儿跟着,各种拍照什么的,虽然龄龙他们知道,这些都是由于她们对自己的喜欢,可是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在意,每次出门什么的,都会刻意打扮一下,好不被这帮姑娘们认出来。

        “老大,你看我这样行吗,还认得出来吗”大楠对着镜子看着一边的九龄说。

       九龄走到大楠身边,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大楠,帮他理了理衣领,接着笑着对大楠说:“挺好的,包得挺严实的,那咱走吧,我都快饿死了”九龄摇着大楠的手说。

      大楠看着撒娇的九龄,搂着他说:“嗯!咱们走吧!去吃火锅!出发!”

      大楠和九龄来到了火锅店,俩人点了好些东西,就在吃得正开心的时候,大楠先说话了:“老大,那啥,今天晚上我可能不能先和你回家了,我得出去办点事儿,但是我肯定会回来的,你放心!”

       九龄也没多问,点头就答应了,看着大楠憨憨的笑九龄也就没多想,心里还想着最近一定要和大楠出去旅游一次,给他一个惊喜什么的。

      晚上演出结束,九龄先回了家,而大楠则是叫了车去了某个地方。

      九龄到了家,先洗了个澡,接着就在计划和大楠出去旅游的事了,他不停地在刷着各种旅游网站,最后,他决定还是和大楠去法国比较好,法式浪漫,想着就很不错。九龄在家想着他和大楠的双人游的时候,在大楠这一边确是完全不一样的景象了。

       大楠和九龄在剧场分开后,他就一个人打车去了夜店,原以为是一个人想去玩的,但没想到却是约了一帮人。

      大楠长得高,长相也不错,这帮一同来的女的肯定是不会放过大楠的,所以也就一个个争先恐后地挤到大楠身边,给他灌酒,喂他吃东西什么的,最可气的是,他居然还来者不拒,不要玩得太开心。而且最后的结局就是,大楠玩嗨了,喝醉了,整个人迷迷糊糊的,最后由一个女的问出了醉酒大楠的住址,带着他,回去了。

        听到敲门声,九龄连忙跑去开门,因为他有感觉是大楠回来了,刚想开心地去抱住大楠,可是眼前看到的却是一盆冷水把他的温暖都冲尽了。

      “哎呀!你快扶一下呀,他都快倒了”送大楠回来的女的冲着九龄喊到。

       九龄带着眼里的冷漠,扶住大楠,接着对那个女的说:“把他送回来就可以了,你可以走了”说完,都没等那女的把话说完,直接关上了门。

      那女的脾气也不是很好,在门口骂骂咧咧了几句就走了。

      九龄把大楠扶到沙发上后,九龄站起来冷冷地看着他,一直看着他,他大概大致猜到了大楠去哪了。九龄本来打算把大楠的衣服脱了,可是,衣服领口那儿,包括他的脖子上都是口红印,这一下子,九龄手上的动作止住了,他回到了房间,蒙头就睡,因为他觉得,这些,都看起来跟个笑话一样。

       第二天早上,大楠在沙发上醒了过来,宿醉的感觉可不好,他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接着就想去看看自家师哥了,走进房间,他看见九龄还在睡,就扑在九龄身边,想抱着他一起睡,可就在大楠刚躺倒九龄身边,九龄就带着哭腔说:“王九龙,你这样有意思吗……”

        大楠听到九龄哭了,他也一下子急了:“怎么了,怎么了,怎么哭了,别哭呀,别哭,你说发生了什么,别哭了宝贝”

        九龄仿佛再也不信任大楠了,立马坐了起来,看着大楠说:“发生了什么!你自己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吗!你应该比我更清楚吧,昨天晚上玩得很开心啊,不仅喝醉了回来,还找了个女的送你回来,衣领和脖子上还都是口红印子!你现在来问我发生了什么?您老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儿啊!”

         大楠明白了九龄生气的点,他也不做过多的解释,自己收拾了东西,就出门了,他也没地方可去,就直接去了剧场。

        九龄一个人呆在家里,他明白,大楠这是变相承认了自己做的事情,他仿佛一下子失去了支柱,他就这样静静地坐在床上,等差不多时间,就收拾往剧场去了。

       可是,这一到小园子,九龄更不想看到的,就发生在了他的眼前。

       在后台,大楠抱着昨天送他回来那个女的坐在后台的沙发上。九龄看到后直接愣在了原地,他努力说服自己走到他们身边,对着大楠说:“你不知道闲杂人等不能进后台吗”九龄睁大了眼睛,看着大楠。

       大楠也没理九龄,就跟没听见他说话一样,对着身边的女的说:“走,我送你回家,等我演出结束,咱们再一起去看电影”说着就拉着那个女的走出去了。

       九龄还是站在原来的位置上,一动不动,他突然感觉到害怕,很害怕。等到大楠回来,他拉住大楠的手说:“你这样有意思吗,有意思吗!早知道这样你就不应该和我在一起啊!你为什么要骗我!为什么!骗我很有意思吗!”九龄一边说着,一边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里逃了出来。

      大楠看着九龄,对他说:“我今天就会搬出来的,你放心”说完,掰开了九龄死死抓住自己的手,头也不回地走了。

       九龄一下子站不住了,他倒坐在地上,他拼命地捂住自己嘴巴,不希望哭出声来,可是即使这样,心,还是碎得,再也拼不回来了……


(今天手痒了,就写一篇啦😘😘)

      

      

     

       

      



十月

呜呜呜,他们居然分手了,我心都碎了😭😭😭,哈斯塔还是吃的很开心,他个渣男!!!伊莱小可爱不吃东西了😭

呜呜呜,他们居然分手了,我心都碎了😭😭😭,哈斯塔还是吃的很开心,他个渣男!!!伊莱小可爱不吃东西了😭

周老师的何何

已无人间2[周九良 渣男向 虐]

  • 人间再无四季,我已无人间

写在前面:实在对不起周老师,脑洞产物,都是假象

上升就是周纹王的狮子头!


韩何自出事之后便经常被梦魇困住,在学校,舍友三三两两分批次守着她,不敢睡沉,之前有过两次,她入睡的早,舍友还未归寝,等到大家回到宿舍,韩何已经在梦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很难叫醒,急忙打了120。

长久以往,韩何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加上周九良强制要求,这才收拾行李办理退宿,跟着周九良住进他家,碍于男女有别,就算已经确定关系,韩何一直是一个人占着主卧。王老听说自家小徒弟得叨扰周九良照顾,清姨差一点从岛城过来陪读,后来被韩何死命劝下,周九良又上门保证,胡师父也是再三叮嘱,王老这才放心...

  • 人间再无四季,我已无人间

写在前面:实在对不起周老师,脑洞产物,都是假象

上升就是周纹王的狮子头!



韩何自出事之后便经常被梦魇困住,在学校,舍友三三两两分批次守着她,不敢睡沉,之前有过两次,她入睡的早,舍友还未归寝,等到大家回到宿舍,韩何已经在梦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很难叫醒,急忙打了120。

长久以往,韩何心里也是过意不去,加上周九良强制要求,这才收拾行李办理退宿,跟着周九良住进他家,碍于男女有别,就算已经确定关系,韩何一直是一个人占着主卧。王老听说自家小徒弟得叨扰周九良照顾,清姨差一点从岛城过来陪读,后来被韩何死命劝下,周九良又上门保证,胡师父也是再三叮嘱,王老这才放心。

在大家面前是沉稳模样的周九良本就容易得到老人们的信任,要是知道自家徒弟年纪轻轻就周老师拐跑,怕不是胡子都要气掉几根,毕竟所有人都一直觉得周九良把韩何当妹妹待,出事之后更是被两家人当作重点保护对象。

屏蔽怕了,要不见评论吧,宝贝们~



鱼er
天帝OS:我做错了什么?承接上...

天帝OS:我做错了什么?
承接上一张,点我看剧情

天帝OS:我做错了什么?
承接上一张,点我看剧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