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温泉play

3673浏览    9参与
呓兮

当年万里觅封侯24h【—19:00—】缱绻(微r)

*19:00-冬 /我爱温泉!/限制级R15


*半原著向,郁赦是世子但是两人关系已经明朗。


人物属于漫漫,ooc我尽数收下


(后期赶稿加上重度ooc以及烂尾注意)


迎长已过,正值玄冬,大雪铺天盖地洒了一夜,寸寸角落都染上了风声,雪落苍茫,濖河渐垂,透过纸窗已能隐约察觉连片的银装素裹。


不至五更,郁赦便披着件黑色大氅上朝去了,雪已积厚,提着灯笼的光芒晕在雪上。雪已停,风已歇,世间万物之声都吸收于雪中...

*19:00-冬 /我爱温泉!/限制级R15


*半原著向,郁赦是世子但是两人关系已经明朗。


人物属于漫漫,ooc我尽数收下


(后期赶稿加上重度ooc以及烂尾注意)


 


 


 


 


 


 


 


 


迎长已过,正值玄冬,大雪铺天盖地洒了一夜,寸寸角落都染上了风声,雪落苍茫,濖河渐垂,透过纸窗已能隐约察觉连片的银装素裹。


不至五更,郁赦便披着件黑色大氅上朝去了,雪已积厚,提着灯笼的光芒晕在雪上。雪已停,风已歇,世间万物之声都吸收于雪中。


钟宛早上懒洋洋爬起来时,身边还有些许温意,反倒是自己睡得那块地方冰凉冰凉。他缓缓挪了个窝,沾着郁赦的气息,用手指点了点郁赦的枕头,思索郁赦的去处。


若是上朝也该回来了,钟宛把郁赦那块地方躺冷了之后便爬起来把衣服穿上,左等右等,直至申时也不见郁赦人影。问冯管家,只道是“世子今日公事繁忙,钟少爷不必担心”,钟宛只得一人随便扒拉几口饭菜,一边心里仔细斟酌近期郁赦到底什么事能急到饭也不回来吃,一边自责自己最近浪过了头,天下大事不闻不问,蓝颜祸水,男色误国,说的就是郁赦了。饭菜入口也食不知味,钟宛在菜里挑了挑,还是以“今日胃口不佳”为由让小丫头收了下去,自己有一言没一语和冯管家搭话。


句句隐隐约约涉及郁赦。


冯管家心道钟公子您若是想世子直接去宫里找他是了,在这问东问西不符合您的人设。


兴许心中怨念过大,钟宛忽然一拍大腿,道:“哎,来人!去传话给世子!”


冯管家搓搓眉尖冷汗,心里默默许愿钟宛能传一个正经话。


钟宛寻思片刻,喜悦道:“就说我今日起来,腰身甚是疲乏,食不知味,颇爱吃酸,让他捎点酸的回来。”


冯管家扶额,眼神示意传话的小厮传话时美化一下。


不料钟宛突然又道:“这个不够急,你直接和他说,他昨晚太狠了,我今日腰身酸的很,没他揉揉吃不下饭。”


冯管家:????


冯管家张张嘴,愣是没反应过来怎么阻止。又想想如此兴许还能缓和圣上催婚之急,再想想世子或许还会喜悦,便也罢了。


传话小厮侧了侧身,仿佛已经习惯了,应了后迅速去了。


 


 


郁赦正在和众大臣处理公务,静谧无声。


众大臣本早该回家,无奈郁赦今日不但来认真处理公务,还处理到了忘我的境界,虽心有怨言,却不敢表露,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在目光中达成了共识:世子今日反常必定与钟公子有关。


都是有家室的人,念及自身,不由觉得感同身受,便也不觉甚苦了。


忽见一小厮进来,道是钟公子传话而来。


众大臣稍有松懈,每每钟公子传话而来,世子必然是即刻回去的。郁赦察觉众人表情松懈,淡淡向下一瞥,众人皆作低头沉思状。


实则侧耳倾听。


郁赦悄声问道:“何事?”


来人声音更小:“钟公子说他……身子不大爽。”


郁赦眉尖一凛:“如何不适?发热了还是别的?”


来人向下看了一眼大臣们,道:“钟公子说世子昨日太狠,他今日腰酸背痛,要世子揉揉才肯吃饭。”


声音在极度安静的情况下极度洪亮。


郁赦:……


一大臣宛如被口水呛到般咳了一声,霎时间咳嗽声此起彼伏。


郁赦愣神片刻,回首道:“肃静!”


强忍住神情变动,淡漠道:“内人身体不适,今日便到此为止,有劳诸位了。”


众臣起身答应,方散了。


郁赦此刻细细问道:“他莫不是到现在还没吃晌饭?”


小厮道:“钟公子说没有胃口,只吃了几口便不吃了。”


郁赦疾步走出堂内,命人速速备驾回程。心里不由生气,这小性子传着传着还成真的了不成?那副弱身子少了顿饭也不知会疲乏多少。


不知为什么会被屏蔽!https://m.weibo.cn/5652141104/4393485521987923


 


 


钟宛是在颠簸中醒来的,入眼便是郁赦的衣服。


钟宛迅速闭上了眼睛,仔细回忆发生了什么。


昨夜身边都是郁赦的气息,让他睡的特别安心,中途郁赦似乎是喊了他几声,他只是敷衍的应了应,大抵就是为了出门。


如此想来,自己应该是被郁赦抱出门的。


抱出门…钟宛自暴自弃地想着,以后在外面听见的传闻又多了几条,郁赦家的小媳妇出门都不自己走,还要世子亲自抱,诸如此类。


自己的半世英名啊…钟宛在内心捂了捂脸,同时又为自己在无意识状态下被抱的惋惜。


郁赦一上车就一直盯着钟宛,就在刚刚眼睁睁看着钟宛眼睛忽然睁开又忽然紧闭,之后再无动静。


有了一次经验,郁赦很确定钟宛现在在装睡。


钟宛此刻听见了郁赦的低呼:“归远。”


钟宛听不见,钟宛装死。


郁赦无奈:“我看到你睁眼了。”


良久,钟宛缓缓睁眼,懒懒伸了伸胳膊,轻推了推郁赦:“到了吗?”


哑着嗓子倒真像是刚睡醒。


郁赦便当什么事都不曾发生,撩起窗帘,说道:“到了。”


 


 


钟宛跟在郁赦身后,打量着四周,现在还是白天,雾气氤氲确宛若仙境,硬生生添了些朦胧之色。雪在脚下嘎吱嘎吱地响着,放眼望去烟雾下白茫茫一片。


侍者把二人引到一处温泉旁,便悄然退下了。


郁赦看了一眼钟宛,把手伸向自己的腰带。


钟宛没来由地,咽了咽口水。


郁赦看上去像是温文尔雅的公子哥,其实身上精壮得很,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那种。


饶是钟宛见了多次,在看见在野外被雾气萦绕的美好肉/体,还是不由愣怔了一下。


真真是个美人儿啊。


郁赦已脱掉上衣,余光瞧着钟宛如静止画般瞅着自己,便道:“怎么不脱?此处并无外人。”


钟宛这才慢吞吞脱掉衣服,叠好放在旁边干净的石头上,慢慢荡到水里,被突如其来的热死烫的一哆嗦。


郁赦朝着他走来,水刚及他的小腹,又点点水珠顺着肌肉流淌下来,头发尚未全湿,发梢浮在水面摇曳出一阵涟漪。


郁赦扶着钟宛,一只手扶在他的腰侧,钟宛只觉一股热流从那处涌了进来,便不怕死地往郁赦边上挤了挤。


郁赦也用力揽了揽钟宛:“如何?”


身心舒适,心上人在侧,舒爽得很。


钟宛拉着郁赦猛然坐下:“我们坐着泡。”


郁赦点点头,抬手理了理钟宛的头发。


 


 


 


钟宛坐在温泉底下的石头上,撩拨几下池水,一片不知何处来的落叶抚上水面,心中一动,忽然吟道:“初秋凉兮,风月甚美。”


郁赦听闻,愣怔了下。


初秋凉兮,风月甚美……


出自《南史》,后世常用于……爱情。


手下把钟宛抱的更紧了,张口道:“正值玄冬,且为白日。”


钟宛默默翻了个白眼,心道堂堂皇子怎连这都没读过?


抬头看向郁赦,刚想辩解,就装上那双眸子,钟宛看了一眼便知郁赦何止明白,反而挖了个坑还让自己跳呢。


钟宛撇撇嘴,张口道:“我是说,此景甚好,世子约否?”


说完便张扬地和郁赦对视。


郁赦看着钟宛被雾气晕了双眼,好生让人疼爱的样子。


钟宛突然一个激灵。


郁赦的手…正在……


钟宛下意识抓着郁赦的手腕,一手撑在身侧。


 


 


…………婴儿车车链接同上


…………


钟宛坐在郁赦的腿上,一动也不想动。


郁赦轻轻揉了揉他的腰,钟宛扭了扭身子:“别动…痒…”


郁赦便轻轻把手放在钟宛腰上,问:“回去吗?”


钟宛伸手撩了撩水花:“再泡一会儿。”


钟宛之前疗伤时并非没有泡过温泉,但温泉除疗伤以外,倒的确是个温馨的地方。


只是钟宛向来只是一个人疗伤,只觉温泉只不过是个工具,副作用则是让人放松。


但今天躺在别人怀里,倒觉得丝丝暖意顺着水珠入了胸腔,只觉得这么多泡泡也是舒服。


不知何时又飘起了小雪,混着温情落去怀中人的眉间,本就肤白的钟宛此刻又染上了一股惹人怜爱的气息。


郁赦不由自主的亲了亲钟宛眉间的那片化了的雪花。


相传南朝宋武帝女寿阳公主,人日卧于含章殿檐下,梅花落于公主额上,成五出之花,拂之不去。


今有文曲星下凡,雪落眉心,引得王爷疼惜,经久不衰。


 


 


—完—


灵犀

温泉play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张日山。”

“嗯。”

“我们出去旅游吧。”

……

“呼~”梁湾一下车就浑身一哆嗦,“这里还真是

冷啊。”说罢又跺了跺脚,雪山上的风凛冽的

像刀子一样,吹在脸上冷得她两颊微红。

张日山拿着一件大衣披在梁湾肩上,一只手臂

环住她的身子,为她挡住了大半的风雪。

“谁叫某人非要大冬天的跑到山上来泡温

泉?”

张日山微微凑近梁湾,眉眼里满是调笑。

梁湾侧过头看着张日山,耳垂突地红的滴血,

她伸手轻轻抵在张日山的胸膛上,语气有些结

巴:“那……那山上冷是冷……冷了点儿,但是温

泉可暖和了,再……再说了……”梁湾的声音慢慢

低下来,眼神游离。

“嗯?再说什么?”张日山看出...

“张日山。”

“嗯。”

“我们出去旅游吧。”

……

“呼~”梁湾一下车就浑身一哆嗦,“这里还真是

冷啊。”说罢又跺了跺脚,雪山上的风凛冽的

像刀子一样,吹在脸上冷得她两颊微红。

张日山拿着一件大衣披在梁湾肩上,一只手臂

环住她的身子,为她挡住了大半的风雪。

“谁叫某人非要大冬天的跑到山上来泡温

泉?”

张日山微微凑近梁湾,眉眼里满是调笑。

梁湾侧过头看着张日山,耳垂突地红的滴血,

她伸手轻轻抵在张日山的胸膛上,语气有些结

巴:“那……那山上冷是冷……冷了点儿,但是温

泉可暖和了,再……再说了……”梁湾的声音慢慢

低下来,眼神游离。

“嗯?再说什么?”张日山看出了她的羞涩,坏

心眼儿的变本加厉地将她搂的更紧。

梁湾低着头嗫唔了一阵,没说出个所以然。但

突然眼神儿一瞥,就看见了张日山调侃的笑

容。梁湾胆儿马上就肥了起来,心道这是我的

男朋友,我老公!之前没在一起的时候还热情

大胆着呢?怎地互相开诚布公之后反而扭扭捏

捏了呢?

不行不行,不能这样!

梁湾一手猛地抓紧张日山胸前的衣料,另一只

手捏了捏张日山的脸颊,看着他一脸懵的神

情,得意的笑着:“再冷也有这位帅哥给我暖床

不是吗?”

暖床?

一百多岁没谈过恋爱的老人挑眉,在心里把这

两个挺新鲜字仔细品了一遍,随即握住梁湾冰

凉的手,拿在唇上轻碰了一下。

朝梁湾微微一笑:“那我,是不是要却之不恭

咯?”

却……却之不恭?!

梁湾眼眸微微睁大,脸和煮熟的龙虾一样通

红。

“你你你你你你你……”支支吾吾半天也没说出几

个字儿来。

“我我我我什么?”

梁湾听着他语气里的玩笑,气的抬起手就是几

个巴掌。

“色狼!流氓!老司机!”

张日山搂着她的腰,脸上写满了无辜:“说暖床

的可是你。”

“我不管!你们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那我是大猪蹄子你是什么呢?小猪蹄子?”

“……”

一阵无理取闹(打情骂俏)之后,梁山终于抵达

了温泉店。

“到了。”张日山捏了捏放在他大衣口袋的爪

子,结果换来了梁湾的一个白眼。

温泉店坐落在雪山的半山腰上,松林环绕着这

一片温泉,这里的房子都是原木打造,前面是

传统古典建筑模子修成的旅舍,后方全是热气

袅袅的温泉眼。大片的白雾蒸腾在山间,宛如

遗世的仙境一般。

“听说这家温泉店有一百多年的历史了,看起

来还真不错。”梁湾打量了一番周遭的环境,

满意的点了点头。

“进去吧。”张日山将梁湾耳鬓边的白雪抚下,

牵着她的手快步走进店里。

“欢迎光临。”接待梁山二人的是一个年轻温婉

的女孩,她微笑的看着客人,“请问两位有什

么需要呢?”

梁湾看着女孩背后墙壁上的价目表,问道:“你

们这儿的温泉还分这么多种啊?”

女孩点点头,从柜台上拿出一张介绍单给梁湾

过目,道:“是的。我们这里的温泉主要分混合

温泉,单间温泉,和情侣温泉请问客人你们需

要哪种温泉呢?”

梁湾纠结的看了看单子,目光黏在“情侣套间”

这四个字上久久不能移开,然后又看了看张日

山那张禁/欲的脸,问道:“情——侣套间有什么

特别的地方吗?”

“情侣套间顾名思义就是我们店专门为情侣提

供的单独的温泉,地理位置僻静,设施配套齐

全,安全隐私到位,辅助♂工具应有尽有~客

人有意愿选择这个吗?”女孩朝梁湾意味深长

的笑了笑。

梁湾被女孩话语中的信息量给震惊到了,回过

神来后往张日山身上靠了靠,“这……有点厉害

哈,我觉得——我们还是就来个一般的……”

“麻烦来一个情侣套间,谢谢。”话还没说完,

梁湾就听到张日山的要求。

“?????”

“好的先生,请问是刷卡还是现金呢?”

“刷卡。”

……

等张日山结完账回来,看见梁湾还没回过神

来,无奈地笑着上前揉了揉她的发顶:“走了,

笨蛋。”

梁湾感受到头上的重量,眨了眨眼睛,心跳的

快到嗓子眼儿:“张日山,我们会不会太快了?”

张日山不明所以:“什么太快了?”

“我们才在一起三个月呢!”

“所以?”百岁老人式懵逼。

“所以——”梁湾着急地踮起脚尖,向张日山挤

眉弄眼地暗示着,“情侣套间什么的……会不

会?”

“我们是情侣,情侣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张

日山回答道。

“……”

梁湾听到回答后,沉默了一阵:“就这样?”

张日山:“还有吗?”

……“啪!”又挨了一巴掌。

“张日山你这个大猪蹄子!!!!”

————

Fin.

后续如标题,但是万一呢。


其实是因为我懒。





王眼圆家的秘书

【蔺靖】琅琊温泉定情处(六)(完结)

好开心啊,一个喜欢的大大推荐我的文,粉涨得溜溜的,还有我喜欢的 @米卡米卡米 关注了我,开心,更文动力十足。献上三千字肉文,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的完结篇,大家不要吝惜红心蓝手以及评论好吗?否则我告你们白嫖哦 我的一万字多字的肉文不值得一个红心吗?哭唧唧 


本想一发完的肉文被我整成了连续剧,说,是不是更爱我了?


warning:此文为3p,3p,3p说三遍。

角色为蔺晨蔺暮双生子*萧景琰    双肉鸽锤你胸口的故事

洁癖不要看  洁癖不要看 洁癖不要看...


好开心啊,一个喜欢的大大推荐我的文,粉涨得溜溜的,还有我喜欢的 @米卡米卡米 关注了我,开心,更文动力十足。献上三千字肉文,祝大家食用愉快

 我的完结篇,大家不要吝惜红心蓝手以及评论好吗?否则我告你们白嫖哦 我的一万字多字的肉文不值得一个红心吗?哭唧唧 


本想一发完的肉文被我整成了连续剧,说,是不是更爱我了?


warning:此文为3p,3p,3p说三遍。

角色为蔺晨蔺暮双生子*萧景琰    双肉鸽锤你胸口的故事

洁癖不要看  洁癖不要看 洁癖不要看


全文链接吧,lo太敏感了。瞬间被吞。

袖底点我

AO3

不老歌点我

我的简书已经彻底翻车了,摊手,抱歉。

王眼圆家的秘书

【蔺靖】琅琊温泉情定处(五)

这是一个3(p)的故事,黑白鸽大战景琰的故事

角色蔺暮蔺晨双生子和萧景琰

洁癖不要看,洁癖不要看,洁癖不要看


话说我就这样的大雾了,我都不敢相信。

双龙想看吗?(划掉)我不懂我在说什么,你们懂吗?


老福特太敏感了,全文链接吧,我服了


袖底点我

简书点我

AO3

不老歌点我

这是一个3(p)的故事,黑白鸽大战景琰的故事

角色蔺暮蔺晨双生子和萧景琰

洁癖不要看,洁癖不要看,洁癖不要看



话说我就这样的大雾了,我都不敢相信。

双龙想看吗?(划掉)我不懂我在说什么,你们懂吗?


老福特太敏感了,全文链接吧,我服了


袖底点我

简书点我

AO3

不老歌点我

王眼圆家的秘书

【蔺靖】琅琊温泉定情处(四)你没看错,是3p

这里即将3p,3p,3p预警,说三遍,

角色为蔺晨的双生哥哥蔺暮/萧景琰;蔺晨/萧景琰

黑白鸽的故事

洁癖请不要看了。


我喜欢同各位聊天啊,欢迎有点梗想看黑白鸽如何大战景琰的同我互撩啊。你们的想法我会考虑写进去,景琰什么姿势,你说了算。哈哈哈

。。。。。。。。。。。正文如下。。。。。。。。。。。


蔺暮小心的将萧景琰放置在床榻,两人的下身还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刚刚高潮过的人此刻格外敏感,如同受伤般的小鹿望着对面的人,每一下的触动都让萧景琰忍不住发出叹息。“琰琰,你真美。”说完蔺暮吻上了翠艳欲滴的嘴唇,将所有的喘息收入口腔。


萧景琰动情的将双腿缠住上方人的腰,蔺...

这里即将3p,3p,3p预警,说三遍,

角色为蔺晨的双生哥哥蔺暮/萧景琰;蔺晨/萧景琰

黑白鸽的故事

洁癖请不要看了。


我喜欢同各位聊天啊,欢迎有点梗想看黑白鸽如何大战景琰的同我互撩啊。你们的想法我会考虑写进去,景琰什么姿势,你说了算。哈哈哈

。。。。。。。。。。。正文如下。。。。。。。。。。。


蔺暮小心的将萧景琰放置在床榻,两人的下身还紧紧的结合在一起,刚刚高潮过的人此刻格外敏感,如同受伤般的小鹿望着对面的人,每一下的触动都让萧景琰忍不住发出叹息。“琰琰,你真美。”说完蔺暮吻上了翠艳欲滴的嘴唇,将所有的喘息收入口腔。

 

萧景琰动情的将双腿缠住上方人的腰,蔺暮只想将身下的人里里外外都标注上自己的痕迹,用着最传统的姿势不断冲撞着萧景琰的花穴。“琰琰喜欢哥哥还是喜欢弟弟啊?告诉暮儿好不好?”蔺暮的声音在萧景琰头顶响起,无时不刻的提醒着身上的人是自己伴侣的哥哥,他只能奋力的摇动着脑袋,不知该如何回答。


http://www.gcslash.com/thread-5738-1-1.html袖底

不老歌点我

AO3

简书点我


不受tag的约束心情愉悦很多,前方多处预警,洁癖不要看。我爱大哥脸,只要是大哥脸我都吃,黑白双鸽啄景琰,不要污的太多。


王眼圆家的秘书

【蔺靖】琅琊温泉定情处(三)

黑白鸽的故事,墙裂预警。3p


污续剧又来了,各位看官有的想看蔺暮/萧景琰继续酱酱酿酿,有的不想看蔺晨被截胡了,我也很纠结,因为虽然是原创人物,但是只要是大哥脸,其实我内心是接受的,我就继续写了,如果接受不了只能抱歉了。


我内心还是挺恐慌的,方一开笔就写了这种禁忌文,本身入圈晚,动笔早,不想造成大家的三观不适,希望及早避雷。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


萧景琰听到蔺暮说着如此露骨的话,内心羞愤难堪,不断挣扎,然而自己的昂扬却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更有精神了,让他没法原谅自己对于蔺晨的不忠。“太子殿下这身皮肉可真美啊,连右腹的箭伤都没有留下痕迹呢。”这番话让萧景琰...

黑白鸽的故事,墙裂预警。3p


污续剧又来了,各位看官有的想看蔺暮/萧景琰继续酱酱酿酿,有的不想看蔺晨被截胡了,我也很纠结,因为虽然是原创人物,但是只要是大哥脸,其实我内心是接受的,我就继续写了,如果接受不了只能抱歉了。


我内心还是挺恐慌的,方一开笔就写了这种禁忌文,本身入圈晚,动笔早,不想造成大家的三观不适,希望及早避雷。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

 

萧景琰听到蔺暮说着如此露骨的话,内心羞愤难堪,不断挣扎,然而自己的昂扬却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更有精神了,让他没法原谅自己对于蔺晨的不忠。“太子殿下这身皮肉可真美啊,连右腹的箭伤都没有留下痕迹呢。”这番话让萧景琰找到了一丝清明,“你...怎么会知道我受...箭伤的事情?”

 

萧景琰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正常的,“太子殿下的这番话真是让我伤心,我们朝夕相处一月有余,我亲自为殿下治好了伤口,殿下倒是忘得干净。”萧景琰不可思议的扭头看向蔺暮,想找出他说谎的证据。“殿下那个时候可比现在乖多了,不哭不闹,每晚还缠着我要我同你讲江湖的风物,更有几晚都让我安寝在侧呢,殿下不会忘了吧。”

 

“怎么会..是..你?”萧景琰的身下可还矗立着禁忌的火热,让他有些头脑发昏。“小美人那个时候昏迷不醒,我恰巧经过,被你的副将当做晨弟领入你的账内。人都说医者父母心,我岂有弃你不顾的可能。”“你知道我不是说这个”“景琰难道不喜欢我嘛?我们那一个月也是相谈甚欢啊?”

AO3点我

简书点我

不老歌点我

袖底点我


对不起大家,我又污了,所以要三个一起吗?我内心的阴暗已经一发不可收拾了。


王眼圆家的秘书

【蔺靖】琅琊温泉定情处(二)

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

其实我的设定中,第三人和蔺晨是一样的,姑且认为是黑白鸽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三个人,有人想看吗?想看我就接着写,不想看我就不写了,感觉我在腐蚀社(3)会(p)主义核心价值观


为什么污还要有连续剧,唯一的原因就是我还想继续污下去。


房内的两人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屋外的蔺暮可将这一出清清楚楚的听了一遍,世人只当琅琊阁有少阁主,却不知有两位。蔺暮与蔺晨是双生子,长相并无二致,就连性子都是风流不羁,若不是跟随已久的管家,怕是一般的随从都无法将二人分辨出来。蔺暮听得弟弟说的话,一丝暗笑爬上脸颊。


萧景琰一觉睡醒后已到...

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第三人预警,

其实我的设定中,第三人和蔺晨是一样的,姑且认为是黑白鸽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想三个人,有人想看吗?想看我就接着写,不想看我就不写了,感觉我在腐蚀社(3)会(p)主义核心价值观


为什么污还要有连续剧,唯一的原因就是我还想继续污下去。


房内的两人颠鸾倒凤,不知天地为何物,屋外的蔺暮可将这一出清清楚楚的听了一遍,世人只当琅琊阁有少阁主,却不知有两位。蔺暮与蔺晨是双生子,长相并无二致,就连性子都是风流不羁,若不是跟随已久的管家,怕是一般的随从都无法将二人分辨出来。蔺暮听得弟弟说的话,一丝暗笑爬上脸颊。

 

萧景琰一觉睡醒后已到第二日的午后,因着浑身酸痛将蔺晨痛骂了一顿。蔺晨只得赔笑着伺候着太子殿下在屋内吃完了午膳,人说温饱思淫欲果然没错。

 

“景琰,你还想不想去泡温泉啊?”这一句话说的萧景琰面红耳赤,推脱也不是,答应也不是。“去嘛去嘛,景琰不是早就想来泡温泉的吗?今天我陪琰哥哥一起泡好不好?”看到面前的男人跟自己撒娇,萧景琰只好点点头答应了。“太好了,那你等会儿我,我去拿个东西就来。”

 

不消一会,蔺晨归来,脸上闪耀着狡黠的笑容,带着萧景琰来到温泉池。“景琰这是药泉,有解乏之功效。下来试试吧。”没有了上次的拘束感,萧景琰感受到温泉的热度包裹着自己,丝丝的药香不断涌出,就昨晚被过度使用的地方也被温水轻轻的拂拭着,说不上的舒适。

 

“景琰,是不是很舒服?”蔺晨说着将萧景琰揽过来,让他坐于自己的腿上,自己从后面环抱住他。手指不安分的摸上萧景琰胸上的红缨,嘴唇在脖颈上不断流连。“别在这里,会被人看到的。”蔺晨知道怀中人担心什么,“放心吧景琰,今天不会再有讨厌鬼来打扰我们了。”

Ao3

袖底点我

简书点我

不老歌点我t

我双更了,快表扬我。

王眼圆家的秘书

【特大喜讯】我已紧握四张停车劵

我已经掌握好四大停(淫)车(乱)场的泊车方式了,都在文中重新贴上了链接,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很好甚好肾肾好的原则,在此宣传一下。


我要是工作也能这么积极,估计早拿下雅诗兰黛和纪梵希大中华区总经理的位置了。

我已经掌握好四大停(淫)车(乱)场的泊车方式了,都在文中重新贴上了链接,为了你好我好大家好,很好甚好肾肾好的原则,在此宣传一下。


我要是工作也能这么积极,估计早拿下雅诗兰黛和纪梵希大中华区总经理的位置了。

Machinal、染
侵删。pixiv#刀剑乱舞#温...

侵删。
pixiv#刀剑乱舞#温泉play#漫画#未汉化#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
ID:48875886
画师ID:98186

侵删。
pixiv#刀剑乱舞#温泉play#漫画#未汉化#三日月宗近#鹤丸国永
ID:48875886
画师ID:98186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