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温莉

3630浏览    100参与
时生
原Pixiv:KL(ID:14...

原Pixiv:
KL(ID:145719)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1122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原Pixiv:
KL(ID:145719)
URL:
https://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6112219

‼️禁止二次转载,任何使用,以及商用
‼️Don't reprint,any use and business use!

泽谅谅

摸了温莉😭
有一点点,温钢

摸了温莉😭
有一点点,温钢

_Aluuu_
默默把伞往温莉那边移的爱德华/...


默默把伞往温莉那边移的爱德华/////


默默把伞往温莉那边移的爱德华/////

posy可乐

等候的尽头

是fa结局的那部分加上我自己对于那一段剧情的想法和后续啦。


真的很喜欢温钢了,奈何粮少qwq,只能自己也走向产粮的路。


这里可乐,文笔很烂很烂,但是有一颗爱温钢的心。


 “约定之日”落下了帷幕,天空的那股殷红慢慢褪去。


  温莉被冰凉的触感激的清醒,发现自己倒在了工作台前的地板上。


  “唔...爱德...”


  她喃喃着,和倒下前一样,口中只有一人的名字。


  爱德还好吗?他怎么样了?


  捂着有些疼痛的额头,她来到了大厅里,看到了同样眉头紧皱的婆婆。婆婆抬眼望...

是fa结局的那部分加上我自己对于那一段剧情的想法和后续啦。


真的很喜欢温钢了,奈何粮少qwq,只能自己也走向产粮的路。


这里可乐,文笔很烂很烂,但是有一颗爱温钢的心。








 “约定之日”落下了帷幕,天空的那股殷红慢慢褪去。


  温莉被冰凉的触感激的清醒,发现自己倒在了工作台前的地板上。


  “唔...爱德...”


  她喃喃着,和倒下前一样,口中只有一人的名字。


  爱德还好吗?他怎么样了?


  捂着有些疼痛的额头,她来到了大厅里,看到了同样眉头紧皱的婆婆。婆婆抬眼望见温莉,眼中满是苦涩,却强撑出了一个笑。大家心里都明白,这是一场大战。


  而她们能做的,无非是等待。


  在温莉的记忆里,她总是在等待金发少年的归来。虽然每一次,他都是带着残缺的机械臂,带着惊恐的望着她,嘴里还吐露着不像是有歉意的道歉。


  然后每一次,又匆匆的离开了她,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和别人拼了命的战斗。


  等待,她受够了等待。


  两个月匆匆而逝


 日子浑浑噩噩的过着,婆婆明显感受到了温莉这些天心情的低落。她没说什么,只盼着爱德和阿尔俩小子能够平安归来,别让她太过担心。


  温莉这些天通宵赶制着一批新的机械铠,一部分是她客人的需求,还有一部分,是她等着爱德归来时,能给他换上更好的机械假肢。


  伸了个长长的懒腰,温莉趴在大厅的桌子上,疲惫的闭上了眼。


  “....”


  “是我呀....阿丹...”


  “哈哈哈...”


   不知从哪来的声音惊醒了温莉,她迷迷糊糊的起了身,想着可能是上门来取机械铠的客人。


  但走到玄关的门前,她清晰的听见了门外的声音。


  不是客人。


  是...是...阿尔...


  她顿在了门前,手悬在空中保持着要转动把手的姿势,身体颤了颤。


  是真的...吗?


  脚下的步子好像格外艰难,玄关的路途被拉很长很长,她缓缓转动门把手,打开了门。


  屋前,一个短金发的少年被阿丹扑到了地上,平时很难亲人的阿丹此刻却开心的摇着尾巴,不断的舔着少年的脸颊。


  而在他旁边,站着的另一个金发少年,头发似乎又长了一点,眼神还是如以往那般锐利,左腿的裤脚被风吹起,里面的机械假肢若隐若现。


  鼻子一瞬间难以控制的酸涩,缓过神来时,眼泪已经布满了脸颊。温莉不顾一切的冲向眼前的两人,长臂一张,三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你们...终于回来了...欢迎回来。”


  眼泪啪嗒啪嗒的顺着她的脸颊,落在了地上,落在了他们的脸庞上。


  “嗯!”


  “我们回来啦!”


  两人咧嘴一笑,温莉也忍不住破涕而笑,三人就像小时候一样,肆无忌惮而又天真浪漫。


  两年一晃而过,爱德华因为炼金术消失了,每天便比较悠闲的干起了各种杂事。而他,准备启程去西方进行求学。


  深夜,温莉又熬了个夜干活,趴在工作台上浅浅睡着。爱德华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温莉身上。自己搬了个椅子坐在温莉身旁,静静的望着眼前的女孩儿。


  温莉的客人很多,不缺年轻又和他年龄相仿的男性。而温莉从来都不是一个缺人喜爱的女孩,即使是脑子再慢半拍的爱德华也看得出,有不少她的客人都对她有着其他不纯的心思。


  而自己呢?爱德华又开始审视自己的内心。


  从小到大,温莉一直是自己身边最亲近的青梅竹马,这样的身份。


  小时候自己和温莉经常会打架,但也从没有真正生气过,甚至在下雨天三人一起撑伞时,自己也会总在不经意间把伞往温莉那边靠一靠。


  而自母亲去世那时,望见温莉哭的那样的伤心,就像...就像知道她自己父母去世时一样,心里揪着难受,有什么东西也变了。


  后来,踏上恢复阿尔身体旅程之后,每每回来,都是因为自己又在打斗中损坏了机械臂的原因。


  而温莉,每次都会很生气的拿扳手狠狠的教训他一顿,但是她从来不问自己发生了什么,只是一谓的用着气愤的语气叮嘱着自己要注意机械臂的保养,注意身体。


  再仔细回想,似乎每一次他回来,她的第一反应,永远是笑。


  明媚的,温暖的,让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的笑。


  他能看得出,温莉脸上的欣喜是发自内心的,甚至都要从眼角眉梢溢出来了。


  所谓明艳不可方物,大概就是为了形容这样的笑容吧。


  温莉似乎一直在等待着自己。


  她不会做让自己难堪的事情,不会过问自己不想说的事情,只是默默的用自己的努力,帮助着他,治愈着他。


  爱德华撑着下巴,望着眼前均匀呼吸的女孩。


  自己怎么会这么的迟钝,爱德这么想着。


  第二天,温莉送爱德去火车站。她一路上仔仔细细的叮嘱着爱德要注意的事项,但换来的都是爱德漫不经心的一个“嗯”字。


  “每天都要记得抹油!”


  “嗯。”


  “还要检查螺丝是松是紧!”


  “...嗯。”


  “水分也要记得擦干净!”


  “...哦...”


  “...我说,你在听嘛?”


  温莉生气的凑到爱德华的面前,小脸涨得红红的。


   爱德华一脸的无精打采,内心已经纠结的拧成了麻花。


  “阿,来啦来啦!”远处传来火车的鸣笛声,温莉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朝着火车来的方向踮了踮脚。


  爱德华在背后望着她,眼中万般的复杂,嘴抿成了一条线。


  很快,火车稳稳的停在了爱德的眼前,身边的温莉还没有停下对他的叮嘱。


  “真是的,你这样不保养的话,左腿很快又要坏掉的,到时候又要回来修!”


  少女的声音在此刻传入他的耳朵里,就像是阻拦他踏上火车的魔音。爱德背过身不看温莉,一步一步的走向车门。


  “需要维护的时候,记得提前和我预约哦。”温莉知道他的性格,苦笑了一声,又这么说道。


   爱德突然顿下了脚步。


  “预约吗。”他站在车门口,一只脚已经踏进了车厢,却没有再往前走。


  突然,爱德转过头,撞进了那双海蓝色的眸子里。


   这样严肃的神情,着实有些吓着了温莉。


  “怎...怎么了?”


  “温莉。”他狠狠的咬着这两个字,表情十分的纠结,脸颊上渗出小小的汗珠。他嘴巴动了动,却再没说出一个字。


  “怎么了?有话直说啊。”温莉表情很是疑惑的看着表现奇怪的爱德华。


  爱德华隐忍的表情逐渐出现了裂缝,脸一瞬间涨的通红。


  “等价交换!”


  “我给你我的下半辈子!”


  “你把你的下半辈子给我!”


  ...


  一瞬间,车站安静的有些可怕,回声若有若无的回荡在耳边,让他本来就通红的脸更加深了一分。


  温莉几乎是一瞬间愣在了原地,而她眼中的光,晃花了他的眼。


  “唉---”下一刻,温莉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扶住了额头。


  “我说啊,你们炼金术师,一个个怎么都和傻瓜一样啊!”


  “你!”


  “别说半辈子了,就算是一辈子,我也给你。”


温莉的手覆住了自己的胸膛,眼中的真诚毫不作假,本来还因为前一句话想和她顶嘴的爱德华突然噤了声,脸上的红晕又渐渐浮现出来。


  温莉突然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多么羞耻的话语,红晕从耳根窜上了面部,瞬间布满了脸颊。


  “不不不,一辈子太吃亏了!百分之九十...辈子吧。”她不敢抬头,掰着自己的手指,声音害羞的微微颤抖着。


   “百分之七十五...百分之八十...就百分之八十五!这点我就给...给你!”


  “噗!”


  爱德不受控制的大笑起来,眼前的女孩,似乎总是能想尽各种方法驱散他的烦恼。


  “你还真是厉害啊!等价交换你说改就改!”爱德一边笑着一边忍不住打趣着温莉,温莉通红的脸上马上有了一丝怒气。


  “你...你什么意思!难道你在耍我!....”


  话还没说完,爱德一个大步走到温蒂面前,长臂一揽,温莉便到了他的怀里。


  “不是的。”他的语气格外的认真。


  “我打起精神了,谢谢你。”他紧紧搂着着温莉,脸上是鲜有的柔情。 


  “我走了。”


  温莉在他怀里轻轻的蹭了蹭,眼中是满满的眷恋。


  “嗯!一路顺风。”


  虽然迎接温莉的,依旧是漫长的等待。但她知道,这场等待结束后,便是他们共同的未来。


 


  ...


  又是两年。


  叩叩,大门又被准时敲响。


  温莉收拾了一下自己的表情,换上职业的假笑,打开了门。


  “温莉小姐,嫁给我吧。”

  又来了。


  眼前年轻的男人是温莉的一个老顾客,自从一个月前开始便每天上门来向温莉求婚。男人长得十分的帅气,并且每天换着不同的花样,妄图获得女孩的芳心。


  “杰克先生,我和您说了...我有喜欢的人了。”温莉无奈的再次强调,但是眼前的某人好像根本听不进去。


  “我知道是爱德华艾力克,但是他都走了两年了,怎么值得你为他去等这么久,说不定他早把你忘了在外面有了家...”


  “谁说我忘了温莉的!”


  一个拳头重重的落在了杰克脸上,瞬间把他打趴在地。而挥拳的那人着一身风衣。右手提着公文包,金发在阳光下发着亮。


  “爱...爱德...”温莉的眼中只有那许久未见的人儿,眼泪在她眼睛里打转。爱德一咬牙,凶恶的瞪了地上的杰克一眼,没想到,他不在的日子里,竟然还有人敢肖想温莉!


  他一把将温莉揉进怀里,亲吻着她的发丝,贪婪的享受着她身上那股熟悉的味道。


  “温莉。”


  “...嗯?”怀中的人轻轻的抽泣着。


  “实现等价交换的时候,到了。”


  “我们,结婚吧。”


  

周常喜JoKercHOw

畫的時候就在想,小時候每個星期追鋼鍊真係好開心,雖然係星期六凌晨時段,但珍姐配嘅愛德華真係好正哈哈

畫的時候就在想,小時候每個星期追鋼鍊真係好開心,雖然係星期六凌晨時段,但珍姐配嘅愛德華真係好正哈哈

麦考麸皮
我流温莉酱(衣服瞎画的别考据了...

我流温莉酱
(衣服瞎画的别考据了)

我流温莉酱
(衣服瞎画的别考据了)

翎斩寒
终于把这段拍了,想了太久,喵喵...

终于把这段拍了,想了太久,喵喵真的是天使
(其他不往上搬了只是存图)

终于把这段拍了,想了太久,喵喵真的是天使
(其他不往上搬了只是存图)

翎斩寒
害...存个图,太喜欢这张了

害...存个图,太喜欢这张了

害...存个图,太喜欢这张了

劉
 亲亲就完事儿了(′~`

 亲亲就完事儿了(′~`

 亲亲就完事儿了(′~`

mp
花嫁温莉(本来想画爱德的)

花嫁温莉(本来想画爱德的)

花嫁温莉(本来想画爱德的)

-YUNOL.
“已经不用再等他了。↑想画这句...

“已经不用再等他了。
↑想画这句台词但画不出来。
不如说想画的都画不出来。

“已经不用再等他了。
↑想画这句台词但画不出来。
不如说想画的都画不出来。

阿云想吃糖
我永远喜欢温莉!!💕💕💕

我永远喜欢温莉!!💕💕💕

我永远喜欢温莉!!💕💕💕

LBROCCOLI
钢炼看完了…这么好的漫画我现在...

钢炼看完了…这么好的漫画我现在才追还来得及

钢炼看完了…这么好的漫画我现在才追还来得及

樟树蔓
今天看的这集 爱德华竟然长高了...

今天看的这集 爱德华竟然长高了 纪念一下

同时 我毛概背不完了

不行 我还不能凉 戒掉动漫手机📱😩

今天看的这集 爱德华竟然长高了 纪念一下

同时 我毛概背不完了

不行 我还不能凉 戒掉动漫手机📱😩

樟树蔓
我最喜欢的温莉,坚强聪明的女主...

我最喜欢的温莉,坚强聪明的女主!钢炼万岁

我最喜欢的温莉,坚强聪明的女主!钢炼万岁

筱

温莉她好可爱呜呜呜呜呜
p2是调过饱和度的√

温莉她好可爱呜呜呜呜呜
p2是调过饱和度的√

Joker the rapper
作者@inunekokawaE...

作者@inunekokawaE
授权转载,截图在搬运授权截图合集中
喜欢作品请去推特支持原作者
请勿盗图,谢谢配合

https://twitter.com/inunekokawaE/status/1137627690087854080?s=19

作者@inunekokawaE
授权转载,截图在搬运授权截图合集中
喜欢作品请去推特支持原作者
请勿盗图,谢谢配合

https://twitter.com/inunekokawaE/status/1137627690087854080?s=19

竹夭话韵
谁不喜欢可爱善良的女孩子呢?

谁不喜欢可爱善良的女孩子呢?

谁不喜欢可爱善良的女孩子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