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游园惊梦

7899浏览    323参与
lo娘不是拖把头
游园惊梦,和清荷妹子合影

游园惊梦,和清荷妹子合影

游园惊梦,和清荷妹子合影

碎月尘花

#王者荣耀cos##甄姬游园惊梦#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出镜  @碎月尘花

第一次正片,准备了好久,终于出来了,开心,以后也会加油的!

#王者荣耀cos##甄姬游园惊梦#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出镜  @碎月尘花

第一次正片,准备了好久,终于出来了,开心,以后也会加油的!

嗑氪成瘾

【双北撒何】游园惊梦(撒班主/何二月)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牡丹亭》
  
  
  不对不对,通通不对。

  盛着半盏茶水的白瓷杯子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园子里瞬间鸦雀无声,台上的两个戏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攥着衣袖,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
  
  “轻浮。”
  
  许久之后撒班主才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擦了擦沾在手上的茶水,收回了盯在旦角身上的目光摇了摇头。
  
  “换戏码吧,省着出去叫人看笑话。”
  
  一出《游园惊梦》,这几年前前后后换了十来个角儿,可撒班主怎么听都不高兴。撒家班学徒各个昆腔一绝,什么折子都能唱,唯有这《牡丹亭》,逢有表演必被班主亲口删去。
  
  “师父...

  原来姹紫嫣红开遍,似这般都付与断井颓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牡丹亭》
  
  
  不对不对,通通不对。

  盛着半盏茶水的白瓷杯子砸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园子里瞬间鸦雀无声,台上的两个戏子手足无措地站在原地攥着衣袖,不知道自己哪里犯了错。
  
  “轻浮。”
  
  许久之后撒班主才面无表情地吐出两个字,擦了擦沾在手上的茶水,收回了盯在旦角身上的目光摇了摇头。
  
  “换戏码吧,省着出去叫人看笑话。”
  
  一出《游园惊梦》,这几年前前后后换了十来个角儿,可撒班主怎么听都不高兴。撒家班学徒各个昆腔一绝,什么折子都能唱,唯有这《牡丹亭》,逢有表演必被班主亲口删去。
  
  “师父啊,这到底唱的哪儿不好了?”大徒弟扫了地上的碎瓷,打量着班主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我听着,跟别的戏班子唱的没什么区别啊?”
  
  “哪儿都不好。”撒班主盯着虎度门,几乎要用视线将它烧穿。“我撒家班没了二月,就再出不了一个杜丽娘吗?”
  
  “师父,您说这二月,是谁啊?”
  
  “一位故人。”
  
  “也是唱戏的?”
  
  “严格算来,他算是你的师兄。”撒班主似是想到了些许往事,叹了口气。“师父教过那么多徒弟,唯有何二月悟性最高,身段最好,《牡丹亭》二卷五十五出,二月最拿手的,就属《惊梦》。”
  
  “能让师父十几年都忘不了,肯定非寻常人能比的。”
  
  “可那些,都是往事了。”
  
  “既然都是往事了,师父您也就忘了吧。”大徒弟看着班主脸色,试探地劝说着“现在京戏风靡。昆曲常点的折子就那么几个,《游园惊梦》算是最有名的了,师父您总不让唱,咱们梨园人客本来就越来越少……”
 
  “宁缺毋滥。”撒班主沉下脸来。“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戏码到底改了《玉簪记》,听的人不多,一整天下来也没有多少进账。管着梨园的甄掌柜脸色一天比一天难看,翻了几天账本以后,向撒班主抛出了一个惊天炸雷——他要撤了死守昆曲的撒家班,换北京来的京剧戏班。
  
  是啊,昆曲式微,改唱京剧的戏子才正是身价百倍名声鹊起。
  
  挂了十几年的牌匾教人摔在地上,也摔碎了撒班主的心。撒班主擦着手里的金边眼镜,一声接一声地叹气。
  
  “师父,没了梨园,咱们上哪儿啊。”大徒弟从没提过二心,虽然一整天都苦着脸,但还是认真清点完了戏班子的东西,把账本递到桌前。“听说北京来的戏班班主姓何,是个名角,听说《贵妃醉酒》唱的特好,各路军阀都捧过。”
  
  “你听谁说的?”
  
  “甄掌柜说的。”大徒弟照实答着,忽然又想起了些什么。“哦对了,那个什么何老板写了信,点名要跟您唱《牡丹亭》,甄富贵说您要是同意,就选个折子。要不同意……”
  
  “那就《游园惊梦》吧,你去回甄掌柜,让他问问何老板愿不愿意。”撒班主翻着账册,注意力却很难落在那些字迹上。关于这个京城名角,直觉告诉他,那可能是一位故人。
  
  “您……同意了?”想了半天的说辞没派上用场,大徒弟一时没回过神。
  
  “嗯。”撒班主迟疑了一下,还是缓缓点了点头,“既然是京城名角,这面子不能不给,而既然点了《牡丹亭》,自然要选《游园惊梦》。”
  
  大徒弟应声去了,梨园便也放出了新闻——京剧名角何老板进驻梨园首演,撒班主绝唱《游园惊梦》。
  
  柳梦梅和杜丽娘的爱情,只会写在戏折子里惹人唏嘘。下了戏台,那温软婉柔却又倔强执着的女子只会活在幻梦,更叫无尽长夜漫漫无终。
  
  看着准备戏台的徒弟们忙前忙后,撒班主看上去没那么愁容满面了,那些观众们能不能参透《牡丹亭》讲的什么缠绵秾丽都不重要,只要是他念了十几年的何二月回来了,他就高兴。
  
  二月。
  
  不是什么特别的名字,但有着这个名字的,的的确确,是个难忘的人。
  
  ……
  
  上一次扮柳梦梅,是将近二十年前了。
  
  撒班主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甚满意地皱了皱眉头——他终究是不够年轻了。
  
  一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镜子里,拿走了撒班主手里上彩的笔。撒班主怔怔盯着镜子里已经妆扮完毕的杜丽娘,许久,才唤出那个名字。
  
  “二月。”
  
  “难为班主还记得我。”何二月的声音淡淡的,手上的动作倒和以前一样熟稔。
  
  撒班主恍然想起,曾几何时,他的妆都是何二月亲手上的,那时候他们都是……不,现在的何老板才是风华正茂,渐衰的只有他和他的撒家班。
  
  “因为你还是一样,美如冠玉,惊为天人。”
    
  “可惜妾身颜色如花,岂料命如一叶乎!”何二月用寻常语调念着唱词,倒平添了几分无奈。只是他脸上却依旧带着浅浅笑容,配上旦角扮相,一时倒有些不太真实。
  
  “二月啊二月,你为何要走?”
  
  “为了什么,都是走了。”
  
  “听说你改行学了京剧。”
  
  “在北京,昆曲都不大有人听了,想要扬名立万,自然要改行。”
  
  “那你怎么还点了《牡丹亭》?”
  
  “杜丽娘都埋在了梅树之下,不也念念不忘柳梦梅吗?”
  
  撒班主一直打量着何二月的神色,想从那淡淡笑容之中找出一丝破绽。可偏偏何二月一点儿漏洞都没有,仿佛故人相逢于他不过是寻常小事,根本撩不起任何涟漪。
  
  “我还要唱《贵妃醉酒》呢,班主要想听京剧,我叫人在台下给你留个位置。”何二月给撒班主画完了眼妆,便放下了手中的笔。“上了台,我是杜丽娘,你是柳梦梅。卸了妆,你我就没甚交集了。”
  
  一个虎度门,台前台后,是两个天地。
  
  词里唱的一往而深,也不过是曲终人散。
  
  
【完】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牡丹亭》


卑微落萤
画完了 虽然很像女装大佬

画完了

虽然很像女装大佬

画完了

虽然很像女装大佬

丽夫托尔斯泰

19.11.15

《游园惊梦》是我第一次认识了王祖贤的帅气,岁月从不败美人。

19.11.15

《游园惊梦》是我第一次认识了王祖贤的帅气,岁月从不败美人。

十六来晚了

甄姬和上官婉儿也很香啊?!!(吃瓜围观
   ( ̄ε(# ̄))

甄姬和上官婉儿也很香啊?!!(吃瓜围观
   ( ̄ε(# ̄))

frozenair

老歌,但是好听。尤其是冬天,在北方的街头,吹着冷冷的风,游荡。

老歌,但是好听。尤其是冬天,在北方的街头,吹着冷冷的风,游荡。

花生-露Lu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汤显祖《牡丹亭》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汤显祖《牡丹亭》

且将酩酊乐浮生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

锦堂


钱夫人只得举起了杯子,缓缓的将一杯花雕饮尽。酒倒是烫得暖暖的,一下喉,就像一股热流般,周身游荡起来了。可是台湾的花雕到底不及大陆的那么醇厚,饮下去终究有点割喉。
——白先勇《台北人:游园惊梦》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钱夫人只得举起了杯子,缓缓的将一杯花雕饮尽。酒倒是烫得暖暖的,一下喉,就像一股热流般,周身游荡起来了。可是台湾的花雕到底不及大陆的那么醇厚,饮下去终究有点割喉。
——白先勇《台北人:游园惊梦》




阅读时光案例分享技巧讲堂锦堂文稿

朵洛瑞丝_

画廊金粉半零星。


池馆苍苔一片青。


踏草怕泥新绣袜


惜花疼煞小金铃。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
出镜:我
摄影:远远
后期:卡丽熙
一套拍的很狼狈的片子,上午骑竞车把膝盖卡坏下午就要去泡水拍片极其舒爽,三伏天热的衣服里层都湿了又碰巧前几天下雨地还没干裙摆也湿漉漉的,还有不明真相的大爷大妈围观,艰难的不行


画廊金粉半零星。


池馆苍苔一片青。


踏草怕泥新绣袜


惜花疼煞小金铃。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
出镜:我
摄影:远远
后期:卡丽熙
一套拍的很狼狈的片子,上午骑竞车把膝盖卡坏下午就要去泡水拍片极其舒爽,三伏天热的衣服里层都湿了又碰巧前几天下雨地还没干裙摆也湿漉漉的,还有不明真相的大爷大妈围观,艰难的不行


泛连央
- 游园惊梦 )防止有人问 提...

- 游园惊梦

)防止有人问 提前 遊是游的变体字 俩字没区别哈

- 游园惊梦

)防止有人问 提前 遊是游的变体字 俩字没区别哈

zycblog
【水笔】摸鱼我没抢到这个新春限...

【水笔】摸鱼
我没抢到这个新春限定
只能自己画了(QAQ)

【水笔】摸鱼
我没抢到这个新春限定
只能自己画了(QAQ)

北辰诺

【cos正片】甄姬游园惊梦
若轻云之蔽日,若流风之回雪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

春哪春,得和你两留连,春去如何遣?
cn:北辰诺
后期:暮小乔(这套片子前期不是太好,感谢神仙接我的片子⸜(* ॑꒳ˆ * )⋆*❤︎)

【cos正片】甄姬游园惊梦
若轻云之蔽日,若流风之回雪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晓来望断梅关,宿妆残

春哪春,得和你两留连,春去如何遣?
cn:北辰诺
后期:暮小乔(这套片子前期不是太好,感谢神仙接我的片子⸜(* ॑꒳ˆ * )⋆*❤︎)

朵洛瑞丝_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生者可以死,死亦可生

朵洛瑞丝_

【偶像昭君×游园甄姬】惊琼台

“羞涩的初次公演,要支持我哦!”城市中心的屏幕上,一位少女绽放着活泼的笑容

娱乐圈新晋实力派偶像王昭君是近年来娱乐圈上升速度最快,人气最高的偶像,而她的首次公演则成了当下最流行的话题,城市中央的电子海报上早就布满了王昭君活力的笑容,连手机的软件上也不乏她代言时纤瘦的身影

此时的王昭君在她本人位于郊区的房子中揉着为了公演花了十几个小时染色保养的紫色头发从被褥中被经纪人拽起床,百里守约先生更坚信了一点她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王昭君的确又梦见小时候见过的那个园林和画上的那位一袭粉装的温婉女子,这是她无数次在梦中见到她了,她时而远,时而近,时而浅笑,时而垂泪,而更多的时候,她则是整理好衣容在搭好的...

“羞涩的初次公演,要支持我哦!”城市中心的屏幕上,一位少女绽放着活泼的笑容

娱乐圈新晋实力派偶像王昭君是近年来娱乐圈上升速度最快,人气最高的偶像,而她的首次公演则成了当下最流行的话题,城市中央的电子海报上早就布满了王昭君活力的笑容,连手机的软件上也不乏她代言时纤瘦的身影

此时的王昭君在她本人位于郊区的房子中揉着为了公演花了十几个小时染色保养的紫色头发从被褥中被经纪人拽起床,百里守约先生更坚信了一点她又做了那个奇怪的梦

王昭君的确又梦见小时候见过的那个园林和画上的那位一袭粉装的温婉女子,这是她无数次在梦中见到她了,她时而远,时而近,时而浅笑,时而垂泪,而更多的时候,她则是整理好衣容在搭好的戏台上唱她一知半解的戏曲

当她再一次和她的经纪人百里守约这样说的时候,百里守约看着王昭君桌上散落的各种资料一脸无奈的告诉王昭君她对这件事太过执着,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百里守约整理了一下资料放在沙发前面的茶几上,围上围裙去王昭君家的厨房做饭,在公演准备期,他的任务就是负责王昭君日常生活起居以及饮食健康,百里守约做饭也的确是好吃,这点是毋庸置疑的

王昭君跑去浴室飞快的冲了个澡,用洁面泡沫洗了个脸,她还有些沉溺在昨夜的那个梦里,那个梦,那个人,已经困扰了她许多年,她还是想知道那个女子是谁,又经历了什么事

王昭君穿着浴衣拿着吹风机踩着毛茸茸的小熊拖鞋坐在沙发上,百里端着刚刚做好的早餐放在桌上,擦擦手过来帮王昭君吹干头发

王昭君虽然表面光鲜亮丽,其实她生活自理的时候比较迷糊,在百里守约之前她换了几个经纪人,那些经纪人只能做好份内工作,对于王昭君的日常生活不管不问,导致她因为生活影响到了工作

而百里守约是出了名的好脾气,对工作认真对王昭君的生活更是无微不至,他认为王昭君和百里玄策一样内在都是孤独的孩子,只是昭君为了工作不得不背上一些负担,因此对昭君更加上心,是兄长一样的存在,王昭君也相信木兰姐的眼光,一致认为百里守约是最出色的经纪人人选

百里特地和造型师学了两手吹头发的技能,王昭君只管乖乖坐好,而今天的昭君感觉和平时并不一样,在她冲澡看着镜子的时候,她突然有了一种探索的冲动

“百里先生,我想回去之前住的地方回去看看”

百里守约并没有停下吹头发的动作

“木兰姐说这次公演很重要,是长城守卫军公司的一个转折点,她告诉我这段时间看好你”

王昭君转了转眼睛

“那你可以和我一起去”

百里守约叹了口气,他一直拿王昭君没办法的,对于他弟弟玄策也许他可以用吃菜的条件威胁他,而对于王昭君,他却无计可施,百里守约试图再挣扎一下

“一定要去吗?”

王昭君点点头

百里无奈,他知道一定会是这样的

“头发吹好了,你收拾一下吃点东西,我去帮你收拾行李”

迎接百里的是一个大大的拥抱,百里无奈的笑笑

“内衣要自己收拾,快去吃饭,吃完饭去买点零食路上吃,为了保证你的安全我开车”

王昭君抄起一个皮套绑住松散的头发点头应下,她感知到了她一定要去那个地方,那里可能有对她而言很重要的事物

路途遥远,王昭君啃着生菜鸡蛋三明治,看着手里打印的资料,资料中并不能提供明确的信息,只是大致的介绍了那个园林

昭君嚼了一口生菜,她并不爱吃生菜,但是不得不吃,这让她有点苦不堪言

那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村落,梦中相似的园林就坐落在村子南方,园林没有人看守,路上的杂草和落叶盖上了大理石地面,王昭君在前面跟着感觉和记忆前行,百里则在后方保护她的安全

“我感觉我来过这里,不是在梦里”

园林内杂草丛生,古旧的建筑仍能透露出曾经主人的品味不俗,昭君儿时常和三两伙伴来嬉戏,园林虽然许久不住人,可是仿佛还通着人气

行至主厅,厅内早就被风吹进了不少落叶,屋顶也因为年久失修漏了水,墙面和墙角似乎还长了菌类,墙面中间挂了一副美人图,画上那人一身水蓝色暗纹绸裙,颈上饰以白色皮毛,画上题字有些模糊,百里仔细上前去辨认了一番

“若轻云之蔽月,若流风之回雪”

是洛神赋,百里守约望向昭君,这就奇了怪了,莫非昭君梦见的是洛神甄宓?

昭君望着那画出神,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

“是她”

百里抽搐着嘴角,就不该让昭君看那么多电视剧的,他试图拉住昭君的手臂将她带走,昭君似是丢了魂魄一般,任百里拉扯,百里不费余力的将她塞进了车里

其实昭君也有所不解,梦中的女子一袭粉裙,和画上女子并无相同之处,而她的心告诉她,那就是那个粉裙女子

是夜,百里整理好昭君的屋子后就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向花木兰报告今天的情况

王昭君望着窗户出神,她有耳闻过洛神,传说她有天人之姿,奈何红颜薄命造化弄人,她对此人倒是有些了解,也许那梦也只是她的臆想,公演前期,压力大也是难免

她躺在枕头上,顷刻间入睡,平时浅眠的昭君此刻早已步入梦境

这次和之前不同,园内不似平时一番萧条景象而是梅花盛开一片祥和之景,那女子就安静坐在那里,面上带着淡淡笑意看着昭君,昭君内心不知为何如此悲伤,她被压抑的想要流泪,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向女子询问着

“你到底是谁,告诉我?”

面前之人并未被昭君如此歇斯底里吓到,而在昭君问出这句话时,她眼中闪过一丝悲凉

“我是甄宓,大家都唤我,甄姬”

“你也可以叫我阿宓”

“阿宓?”昭君喃喃着,莫非面前之人是洛神?而那人似是看穿了昭君的心思,只是轻轻摇摇头

一瞬间,一阵携着香气的风将昭君从甄姬身边送走,昭君拼命想拽住甄姬的手,但甄姬只是在那轻轻的摇着团扇

“再会”

昭君再睁眼已是凌晨,因为做梦她的后背被汗浸了个透,她从床上爬起来冲了个澡,躺下就再难以入眠

“阿宓”

昭君翻了个身,呆呆的看着天花板

离公演还有一周

再见百里已经是早上了,百里把处在浅睡眠中的昭君摇醒,意在带她去附近一家茶楼喝早茶补充活力

昭君无意识的洗漱,穿衣服,跟着百里走到一家店面,店面不大,却看得出掌柜精心布置了一番,二人在店员的迎接下进了一个隐蔽一点的小包间

百里对食物很有研究,他点了两屉虾饺,一屉烧卖,给昭君点了牛奶鸡蛋羹,顺带还点了一壶解腻的普洱,而昭君则有气无力的趴在桌子上,昨晚的梦让她心烦意乱,她喝了一口热茶恢复一下状态,接着抬头与百里守约四目相对

“你相信转世吗?”

百里拿着茶杯的手一抖,险些把滚烫的茶汤洒出来

“怎么说起这个”

昭君摇摇头,夹起一只虾饺送进嘴里

“我昨晚又梦见她了,她说她叫甄姬,但她却让我叫她阿宓,我还问了她是不是洛神,她就在那里摇头”

百里揉揉鼻子放下茶杯,他的回答似乎并不是很走心

“那这就奇怪了,既然不是洛神,那她是谁?”

王昭君喝了一口蛋羹,抬头看着百里

“要不,咱们去问问老夫子,他年纪在我认识的长辈中最年长,他肯定知道很多事”

“而且我感觉,梦里的甄姬似乎认识我”

百里守约是一个坚定的唯物主义者,他并不是很相信这些,但是为了公演不出差错,只得哄着昭君开心来

“那你慢慢吃,我一会儿陪你去就是了”

说起老夫子,那是这个村落里最年长,也是最博学的人,在昭君眼里他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儿时她就喜欢在老夫子身边听老夫子讲故事,老夫子虽说年纪大了点,精气神倒是十足的好,他招呼着昭君进了里屋,百里守约并没和昭君一起,他正坐在车里给他弟弟打电话

“喔,你说的那个梦是甄姬托给你的?”老夫子捋了捋胡子笑着摸摸昭君的头

昭君点点头,示意老夫子接着说下去

“我也是听过传闻,那已经是很久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传说有两位闺中女子有磨镜之好,而其中一名女子是个空有名分的郡主,另一个就是甄姬,说来也是可惜,那个郡主被发配去和亲了”

“甄姬等啊等啊,梅花开了一年又一年,那郡主再也未归,而甄姬家道中落,被嫁去曹家,可怜了甄姬这片苦心啊”

昭君皱皱眉,老夫子瞥了昭君一眼

“后来甄姬病死,郡主也未归,怕是也在那极冷之地去了”

昭君挠挠头,不解的问道

“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她来找我作甚”

老夫子笑笑,并未作答,只是示意昭君喝茶,老旧的收音机传来咿咿呀呀的戏词

“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昭君听的这是一头雾水,老夫子怕是上了年纪糊涂了,不想再去纠结这个,就算钻破脑袋也未必能有答案,昭君决定和百里守约开车回家温习公演的流程,现在的她觉得这一切都是鬼扯,怕不是自己撞了什么邪,等到公演过后,她一定要去庄周那看看到底何方神圣一直纠缠自己,再让扁鹊开点安神的药调理调理

行在路上,昭君躺在后座小憩,百里开车一向很稳,后座传来昭君轻轻的喘息声,百里顺手关了空调暗暗叹息

“最近也真的是累坏她了,有时太过执着并不是件好事”

“回去给她做牛奶鸡蛋羹,看她比较喜欢吃这个”

“希望公演平安无事”

距离公演还有六天

昭君这一觉睡的很沉,她从未睡的如此香甜,梦里只有泛着鱼肚白的天和夹带微甜香气的风,风中飘着几瓣梅花,当她醒来时她只对厨房里做饭的百里说了一句话

“天色很美,风也很温柔”

准备公演期间,王昭君的状态很好,甚至有突破之前的趋势,花木兰听了百里的汇报笑的合不拢嘴带着职员去下了好几顿馆子,还许诺王昭君公演结束后带她“买一条街”

百里守约也一改常态的心情极佳,由于心情的影响他做菜的味道更上一层楼

而我们的女主人公昭君小姐虽然状态极佳,但心中疑惑却比以前更甚,为什么她梦不到阿宓了呢?

距离公演还有,一天

被安置在五星级酒店的昭君居高临下的望着满城灯火萌生出不真实感,她拿着一杯红酒独酌,百里则在一旁确认流程的无误,确认过后无声息的退出房门,他现在最怕影响昭君情绪,于是连关门都小心翼翼的

昭君一股脑的把酒倒进嘴里,把自己扔到软绵绵的床上,这段时间练习的确很累,早点休息也好,而梦中,故人再临

美人迟暮,曾经站在戏台上的佳人面色苍白斜倚在榻上,身侧的药汤早已放凉,甄姬双目无神,不知道她是否还能看见王昭君的身影,她的嘴唇嚅了一下,有气无力的挤出两个字

“阿嫱……”

昭君快步上前,想要抚摸甄姬的脸颊,而在即将触碰时,她却像幻影一样穿过甄姬,她大声的喊着,呼唤甄姬,而甄姬却再也听不见了

她去了

昭君怔在原地,曾经流连在自己梦中的人,那个有血有泪的甄姬就这样消失在她的梦境里,她还没来得及和她交好,也不知道她唱的戏词是什么

而她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而昭君却连触碰她都是不可能的奢望,她想哭,眼泪掉不下来,睡在床上的昭君惊醒了,看着闹钟,自己才睡了二十分钟,而这短短的二十分钟却在她的梦里是一场死别

她从床上爬起来坐在床头倒了杯酒一饮而尽,外面的夜景依旧还是灯火阑珊,她心里一片空荡荡的,昭君叹了口气

“睡吧,明天公演要好好表现……”

公演很顺利,木兰很高兴,公司的大家也都跟着高兴,尤其粉丝自发的组成了后援团为昭君打气,昭君每到一个城市演出,这个城市几乎是万人空巷,买到票的兴高采烈,没买到票的在场外也十分激动,而百里守约有的忙了,他手头一堆代言邀请和拍戏的邀请,每天和昭君核对去或者推掉都要核对到好久,他已经几个月没回家看玄策了,都是苏烈和迦罗轮流帮忙照顾玄策

王昭君推掉了大部分的邀请,公演结束之前她都想一个人静静,她再也没梦见过甄姬,一时半会可能还没法习惯,百里一直都假装不知道这件事,实际上他隐隐约约已经看出来了一些倪端,只是旁敲侧击的安慰昭君

公演结束很久了,昭君一直没什么动静,木兰擅作主张接了一部戏给她,电影名叫《惊琼台》,电影题材十分大胆,取材于民间传说一位郡主和闺阁小姐的爱情往事,木兰惊叹了一下导演刘邦的大胆并表示一定会合作到底

于是昭君就被安排到了剧组,饰演郡主一角,她还没见过另一位女主角,仅仅是看了台词和剧本,昭君就觉得这故事竟是如此熟悉

拍定妆照时的化妆师妲己总是笑眯眯的,看着工作时间不长不过化妆技术十分老练,王昭君就任由妲己涂涂抹抹听妲己和她讲那些趣事

“听说和你搭戏的那位前辈长的可好看啦,诶昭君姐姐你去见过她了吗,她说话柔声细语的特别温柔!”

“安琪拉好像在给她化妆呢,我手快一点,一会儿咱们去看看她呀”

昭君眨眨眼睛默许了,妲己掏出手机给安琪拉发了条短信

妲己化妆技术不是吹的,王昭君轻轻摸了一下额头上蓝色的钿花,由着妲己牵着她的手走向安琪拉的化妆室

安琪拉拿着粉刷沾了桃花色的眼影在模特的眼尾晕染着,妲己轻轻的走到安琪拉身边看着,再上个口红就是最后一步了

那人回首,王昭君仿佛隔了千年一般,怔在原地

“前辈好,我叫甄宓”

甄宓看见王昭君时,和王昭君一样,她也有一种恰似故人归的感觉,看见王昭君怔在原地,她伸手在王昭君眼前晃了晃

“前辈你怎么了?”

王昭君有些出神,她感觉梦里的甄姬跳到现实中来了

“我们之前是不是见过?”

甄宓懵了一下,笑吟吟的回答

“要说我见过前辈那一定不假,要说前辈见过我,那也许是在梦里见过我”

昭君仿佛被戳到神经一样,三两步上前抱住甄姬,这回换甄姬怔住了,而甄姬并未失态,只是轻抚了昭君的后背

“恐怕前辈和我一样也有‘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来’的感觉吧”

王昭君点点头

而妲己和安琪拉则震惊的表示,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浮城

【新歌宣传】 

游园惊梦

昨夜梦你折柳来,良辰美景都相陪。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似落花逐流水。

------原创STAFF------
策划:卡布奇诺【First Sight音乐团体】
作曲:宇风Chrons【First Sight音乐团体】
作词:檀歌【浮世声箫原创音乐工作室】
编曲:Mzf小慕【First Sight音乐团体】
原唱:阿尘【浮世声箫原创音乐...

【新歌宣传】 

游园惊梦

昨夜梦你折柳来,良辰美景都相陪。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似落花逐流水。

------原创STAFF------
策划:卡布奇诺【First Sight音乐团体】
作曲:宇风Chrons【First Sight音乐团体】
作词:檀歌【浮世声箫原创音乐工作室】
编曲:Mzf小慕【First Sight音乐团体】
原唱:阿尘【浮世声箫原创音乐工作室】

------翻唱STAFF------
策划:印【一白二穷工作室】
翻唱:饼饼【一白二穷工作室】
混音:小光
美工:锁锁子【桃夭音社】
鸣谢:卡布奇诺【First Sight音乐团体】


工作室试听链接:

M站:https://www.missevan.com/sound/player?id=1292860

全民:https://node.kg.qq.com/play?s=Cn8N6PCbrNB4RCcj&g_f=personal


歌手饼饼(网易云)试听

https://music.163.com/#/song?id=1380721017&userid=295370798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