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游戏人生

82683浏览    1179参与
没有金就要死的幽子
依旧是质量很低的鱼鱼

依旧是质量很低的鱼鱼

依旧是质量很低的鱼鱼

笔言飞

空白的校园模拟器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

“哥,新出了个游戏叫《校园模拟器》耶,我想玩”白坐在空的腿上,看着手机说到。

“好啊,那么就来玩吧。”空揉了揉白的头,宠溺的说着。


游戏载入中——


信息读取中——


玩家「    」


模拟成功——


和谐的教室里,穿着黑色制服的吉普莉尔站在讲台上:“我们班来了位转学生和新老师。白进来吧。还有空老师。”

白的手拉着空的衣角,白色的头发和制服裙很是搭配,娇小的身材引起人们的保护欲。

看到了吉普莉尔,空和白惊讶的异口同声到:“你怎么在这?”紧接着,白发现了讲台下面的学生,经管是游戏,但还是下意识的往空的身后躲去。

“我叫白,...

严重ooc

小学生文笔

————

“哥,新出了个游戏叫《校园模拟器》耶,我想玩”白坐在空的腿上,看着手机说到。

“好啊,那么就来玩吧。”空揉了揉白的头,宠溺的说着。


游戏载入中——


信息读取中——


玩家「    」


模拟成功——


和谐的教室里,穿着黑色制服的吉普莉尔站在讲台上:“我们班来了位转学生和新老师。白进来吧。还有空老师。”

白的手拉着空的衣角,白色的头发和制服裙很是搭配,娇小的身材引起人们的保护欲。

看到了吉普莉尔,空和白惊讶的异口同声到:“你怎么在这?”紧接着,白发现了讲台下面的学生,经管是游戏,但还是下意识的往空的身后躲去。

“我叫白,请多指教。”小声到不能在小声的一句话从白的口中说了出来。

空感觉到了白的恐惧,安慰的说到:“都是游戏,不怕。”

“可是真的好像现实啊。”

“还是你先说来玩的呢。”

“我后悔了。”

“那也没办法了,一天过完才能退。”

“额,内个,白,你先做到座位上吧,你坐在做后一排靠窗哦。”吉普莉尔看着空白聊天,有点尴尬的提醒到,很显然,这个世界的吉普莉尔不认识空白。


叮——


白在学校的一天在紧张和不安中度过了(因为是游戏,所以以一天其实只有一两个小时),听到了下课铃打,白立刻走出了教室,跑到了空的办公室。

“啊啊啊,为什么哥是老师啊。”

“老师也很辛苦诶。”

——————

白回到教室,看着教室里呆了一天的人,心中没有那么害了。

突然,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白的面前——史蒂芬。

“史蒂芬!”白往前一步,一下子跳到了史蒂芬的怀里,好像找到了亲人一般。

“诶!你干嘛啊!”史蒂芬被吓了一跳。

“对不起”白突然想起来,这个世界的人不认识他们。

“不过我们可以做朋友哦。”史蒂芬微笑着,揉了揉白散着的头发。

“好了,该放学了,拜拜”史蒂芬挥了挥手,走出了教室。

空白的眼前出现了闪闪的雪花,回到了家中。

“看来这个游戏模拟了我们认识的人呢。”空对着白说到。

“嗯,有点期待明天呢。”


墨痕

论一个女人入腐之后,购物欲彻底爆发。(残次品上被借走了)

论一个女人入腐之后,购物欲彻底爆发。(残次品上被借走了)

白羽Hs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a...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ψ

没看错,空有脊椎病ψ(`∇´)ψ

青

游戏人生
三刷的动漫了(在我心中已经封神了)
然后又去看了小说
内容情节都非常好
算是空白兄妹在异世界的探险??!!
平常会看很多类型的动漫
这种主角一开始就像bug(一开始就封神的)的真的很戳我的那个点
空是松冈祯丞配音(也就是我最爱的猪猪的配音),白是茅野爱衣配音。
觉得喜欢萌王,路爷,魔王的都会喜欢这部番

游戏人生
三刷的动漫了(在我心中已经封神了)
然后又去看了小说
内容情节都非常好
算是空白兄妹在异世界的探险??!!
平常会看很多类型的动漫
这种主角一开始就像bug(一开始就封神的)的真的很戳我的那个点
空是松冈祯丞配音(也就是我最爱的猪猪的配音),白是茅野爱衣配音。
觉得喜欢萌王,路爷,魔王的都会喜欢这部番

帆哥
向全体机凯种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向全体机凯种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向全体机凯种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上善若水

游戏人生 特图的日常

没人喜欢特图吗?逛了一下标签,只有22个参加?特图多可爱啊!我死了!所以我就自己开坑了。

“呐,你要和我玩游戏吗?”

“我?我叫特图!是游戏之神!”

“大家一起其乐融融的玩耍吧!”

没人喜欢特图吗?逛了一下标签,只有22个参加?特图多可爱啊!我死了!所以我就自己开坑了。

“呐,你要和我玩游戏吗?”

“我?我叫特图!是游戏之神!”

“大家一起其乐融融的玩耍吧!”


aNi小奈会长
【游戏人生ZERO】休比 泣か...

【游戏人生ZERO】休比

泣かないで


完整绘画过程明天丢上来。

【游戏人生ZERO】休比

泣かないで


完整绘画过程明天丢上来。

Mitosis笙

这是一条约稿po。

✨宣图排版✨背卡设计✨通贩代理

最新宣图样图见LOFTER 【http://envya.lofter.com/】

联系QQ1654249128/私信请写明来意


这是一条约稿po。

✨宣图排版✨背卡设计✨通贩代理

最新宣图样图见LOFTER 【http://envya.lofter.com/】

联系QQ1654249128/私信请写明来意


Mitosis笙

这是一条约稿po。

✨宣图排版✨背卡设计✨通贩代理

最新宣图样图见LOFTER 【http://envya.lofter.com/】

联系QQ1654249128/私信请写明来意


这是一条约稿po。

✨宣图排版✨背卡设计✨通贩代理

最新宣图样图见LOFTER 【http://envya.lofter.com/】

联系QQ1654249128/私信请写明来意


東方既白

老图凑数 游戏人生
是zero那会儿画的
人生第一张马克笔画,也是最后一张

老图凑数 游戏人生
是zero那会儿画的
人生第一张马克笔画,也是最后一张

竹下月

(综)Fate/Deception【30】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1.综漫,整体框架是一堆动漫角色参加圣杯战争

2.鸡血上头之作,纯属自嗨

3.人物ooc不可避,私设众多

4.不保证不夹杂私货,但是能保证绝对不黑任何动漫里的角色

5.以上都可以接受的话,欢迎继续往下看!

Fate/Deception【目录】(连载中)

//////////////////////////////////////////////////////////////////////////////

                           第三十章:反转

“这......这些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啊,发生了什么?空、白,我现在脚下的这个是龙吧?是龙吧?虽然是异世界,但这个绝对是和第四位的龙精种是同一种生物吧?我现在坐在这么危险的生物上没问题吗?......话说,好高!”

 

史蒂夫在万里高空中,拽着身旁的saber的手臂瑟瑟发抖。

 

“史蒂夫,冷静冷静。”

 

Saber努力安抚着已经失去理智的史蒂夫,拍了拍她的头。

 

“那个......虽然听不太懂。”

 

之前一直没有出现,却在最后关头救下了众人的粉发少女有些羞涩地插进了他们的谈话。

 

“但是弗利德是个好孩子哦。”

 

众人脚下的飞龙像是在应和少女的话语一样,发出了一声轻快的龙吟。

 

“你就是空和白说的史蒂芬妮·多拉小姐吧。”

 

粉发少女即使是坐着,也比史蒂夫明显矮了一截,但她还是努力仰头直视着史蒂夫的双眼说话,格外真诚。

 

“初次见面,我是凯珞,凯珞·露·露西。”

 

“这位是我的搭档,艾力奥君。然后,这孩子是弗利德,是我的使役龙,也是我的家人。”

 

“嘎哦!”

 

被叫到名字的弗利德轻声回应。

 

凯珞抿唇一笑。

 

“所以,史蒂芬妮小姐不用担心,弗利德不会随便伤害人的。”

 

“啊......好的......对不起......”

 

史蒂夫生活的世界里,龙精种是独立的,拥有智慧,且被唯一神承认的十六种族之一。所以,她不是很能理解,凯珞和弗利德这种龙召唤师和龙之间的关系。她也不知道,自己质疑弗利德会失控的行为,也是在质疑凯珞身为使役者本身的实力。

 

但是她至少能听懂,眼前的少女不仅仅将坐下的龙视作武器或者坐骑,更将它视作自己的家人。

 

将对方的家人视作危险分子的行为,毫无疑问是会伤害到对方的。

 

史蒂夫还没完全从混乱和恐慌中脱离,但她看见了凯珞真挚的目光时,还是老老实实坐好,并认真道了歉。

 

“直接叫我史蒂夫就可以了,对不起,我没见过可以和龙精种正常相处的情况......”

 

“世界不同,史蒂芬妮......史蒂夫会有这种反应也正常啦,没关系的。”

 

凯珞连连摆手,示意史蒂夫不用放在心上。

 

坐在一行人的最前方,握着缰绳的艾力奥看她们的谈话告一段落,开口了。

 

“不好意思,打扰凯珞你们谈话了,空、白,接下来该往哪里走呢?现在的人数对弗利德来说,如果要长时间飞行也是个负担,还是尽可能.....”

 

“往南。”

 

白小声,却坚定地回答。

 

“去海边。”

 

“为什么要去海边?海边很开阔,如果和对方打起来,没有任何遮蔽物,不是很不利吗?”

 

史蒂夫不懂战斗,但是之前对战时对方和己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差距,是她作为外行人也一目了然的事实。用脚趾都能想到,他们和ruler主从正面对上的胜算极低,开阔的海边显然不是一个合适的战场。

 

“没有办法,不能在城市战斗的话,那就只有把战场往海上或者森林引这两个选项。但说实话......唯独不想和那个英灵在森林交战。”

 

空有些焦躁地咬着手指。

 

恩奇都,这个被记载在《吉尔伽美什史诗》上的英雄,和他的挚友吉尔伽美什一起被后人传唱,并且铭记。

 

作为众神制造的,规劝吉尔伽美什的锁链。恩奇都并不是一开始就找上了吉尔伽美什的,与之相反,他最初来到人世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就待在森林里,与野兽为伍,也同森林的守护兽,芬巴巴交好。一直到神妓的到来才改变了他,让他放弃了四足,改为用两脚站立,找回了属于人的理性,与兽性诀别。他这才开始履行自己身为神之兵器的职责。

 

但说是和兽性诀别,相比一般人,恩奇都和森林、野兽的相性也是相当之高了。如果选择将战场定在森林,和把战场定在了恩奇都的老家没什么区别,空还是想尽可能避免这种客场作战的风险。

 

“恩奇都,气息感知A+。”

 

白小声补充。

 

气息感知A+,有这种程度的技能,就算是在障碍物再多的地方,恐怕也给不了对方太多的打击。选择森林作战的优势比海边大不了多少,还额外多了不少风险。

 

“所以选择了海边......话说,这不是很不妙吗?我们只是在两个糟糕的选项里,选择了相对不那么糟糕的一项而已啊。但实际上很糟糕的现状没有一点改善啊!”

 

史蒂夫在认同空白的解释的同时,也想到了并不美妙的现实,忍不住又抱住了头疼的大脑。

 

“没错,现状很糟糕,但是还没到绝望的时候。”

 

空还维持着焦躁咬手指的动作,但是他想到了什么,嘴角扯起,露出了他标准的恶人笑颜。

 

“恩奇都无论是信念还是实力是无懈可击的,但是,他的master并不一样。”

 

“接下来,就要看那位圣女大人会怎么选择了。”

 

*

 

当恩奇都和贞德赶到海边的时候,不出所料,迎接他们的是准备万全的saber和rider。

 

没有武力值的空、白和史蒂夫被rider的master,凯珞和她的使役龙弗利德保护着,在靠近大海,与saber和rider有一段距离的地方远远地观望着。就算是恩奇都,也很难做到在不惊动凯珞的情况下,在这个距离一击得手,更何况眼前还有saber和rider的牵制。

 

恩奇都和贞德在看到眼前景象的同时就理解了自己的处境,但最令贞德感到惊喜的是,尽管saber和rider表现出了一副随时可以开战的样子,却并没有不由分说地一下子就攻击上来。

 

或许,真的可以通过谈话解决问题。

 

贞德想着,握紧了右拳。

 

贞德是因战争而闻名天下的圣女,可是她并不爱战。事实上,她厌恶一切的流血和战争。

 

即使明白,圣杯战争的胜利者只有一人,根本不可能存在没有流血的胜利。哪怕她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将圣杯战争推上正轨,和平也只是转瞬即逝的光景,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幸存者立刻就会展开厮杀。

 

自己的行为,或许没有任何意义......

 

不。

 

贞德默默地在心底否认了自己的迷茫。

 

一切避免伤害的举动,都不可能没有意义。即使他们在圣杯战争恢复正常的瞬间就会厮杀,自己身为裁决者一方的立场,也不应该横加干涉,提前造成牺牲。

 

【在恩奇都联合lancer解决berserker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似乎有谁在她的心里发出了一声嗤笑。

 

【......情况总是在变化,如果一一纠结,我们就走不到现在了。】

 

贞德坦然面对自己内心的动摇。

 

【所以为了不后悔,我会做出令自己不会后悔的选择。】

 

【伪善者。】

 

【伪善也无妨。】

 

贞德深吸一口气,向前一步。

 

【如果伪善就能避免牺牲,伪善也无所谓。】

 

“我想和你们谈谈,saber,rider,还有你们的master。”

 

她深邃的紫瞳中,闪耀着善意的光芒。

 

“你们知道圣杯战争出现异变的事情吗?”

 

“虽然这场圣杯战争从头到尾就很奇怪。不过,嘛,如果是你想问的那个意思。在你们,身为裁决者的ruler出现在这场圣杯战争中的时候,我们多少猜到了一点。”

 

空耸耸肩,显然,贞德的发问在他的预计范围内。

 

“ruler的出现,本身就意味着圣杯战争的脱轨。”

 

“那么,你们知道,我和ruler为什么要找上saber组你们吗?”

 

贞德紧紧盯着saber和rider等人的动作,在她的目光下,似乎一切的谎言都无处可容。

 

恩奇都则紧随在她身后,防止着对方趁着和贞德谈话的功夫,做点小花样。

 

“昨天晚上,我在距离这里不远的港口附近,察觉到了可以扭曲世界的【恶意】。”

 

“而昨晚在场的有四组英灵,【archer】【caster】【assassin】以及,你们,【saber】。”

 

“在今天我们找上门的时候,你们几乎没有任何疑问,甚至连照面都不打一下就落荒而逃的行为也很可疑。”

 

贞德组织的语言咄咄逼人,但她的语气却相当温和,并没有太多的压迫感。

 

“我想问——saber以及saber的master,你们就是我们在找的,这场圣杯战争的扭曲吗?”

 

“啊——那个啊——”

 

空挠挠头,有点没干劲地举手。

 

“关于不打照面就跑的理由,请容许我申辩一下。”

 

贞德看向了空,显然很乐意他做出发言。

 

“我们只是不想在我们家附近打起来,万一毁了我们家的电脑很麻烦,游戏存档什么的,有些游戏主机毁了就很难找回来。”

 

“游戏?主机?”

 

贞德愣在了原地,大脑一瞬间有些宕机。

 

倒不是她不理解空说出的话语,毕竟圣杯给了英灵一些现代的常识。对游戏、存档、主机等古代英灵没听说过的概念,她也能做到心里有数。

 

令她没想到的是,saber等人直接跑路,给她和恩奇都造成极大误会的举动,起因居然是这么儿戏的理由。

 

“这.......那......也就是说,这是一场误会?”

 

“master。”

 

恩奇都及时出声,挽救了被空带歪思路的贞德。

 

“请不要被他们误导,saber的master并没有否认他们是本次圣杯战争扭曲的源头。”

 

“咳,嗯,是的,没错呢。”

 

贞德飞掉的理智成功回归,她有些不好意思地咳嗽了一下,掩盖自己因失误而浮起的脸红。

 

“saber的master。”

 

她沉下心,语气平和却不容抗拒。

 

“你们是这场圣杯战争扭曲的原因吗?”

 

自己的感觉不会出错。

 

贞德知道。

 

但是那股违和感也的确存在。

 

她凝视着空微微张开的嘴唇。

 

或许,现在,就是自己的疑惑,得到解答的时刻了。

 

“当然......”

 

“当然就是啦♪”

 

在空开口之前,有一股欢快的声音横空出世,夺去了空的发言权。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空回过身,果然看到了自己认识的那个人。

 

“空.....白......”

 

史蒂夫惨白着脸,声音颤抖。

 

而刚刚出声的那个人,拿着小刀架在史蒂夫的喉间,笑容满面。

 

“大反转!是不是很有趣啊?空、白——我的盟友们。”

 

站在空他们的对面,贞德和恩奇都看的更为清晰,原本空无一物的空气突然撕裂,下一秒,这个人就出现在了空和白的身后,劫持了史蒂夫,就连近在咫尺的凯珞和弗利德在他出声前,都没有察觉到一丝异样。

 

这、这简直就像是——

 

“assassin?不,不对,assassin已经......”

 

Assassin已经退场了,这是毫无疑问的事实,贞德的感觉没有欺骗她。那么,眼前的这个人是谁?眼前这个黑发黑眸,笑容满面,有着assassin的【气息遮断】和assassin灵基的人会是谁?

 

而空则咬牙切齿地,先贞德一步,道出了眼前人的真名。

 

“折原临也——”

 

“在、在——”

 

被喊出了真名的男子,漫不经心地应声,压着史蒂夫,一步步走到了远离空、白(主要是远离凯珞和弗利德)的地方。

 

原本三足鼎立的站位,因为他横插一脚,变成了奇怪的四边形。

 

“你的契约,在我们手上,必要的话,令咒......”

 

白也像是被惹怒了的猫咪一样,炸开了毛,威吓着临也。

 

“遗憾的是,你们做不到呢。”

 

然而临也既然敢搞事,就不怕威胁。

 

“你们兄妹一体,提供魔力的是两个人,令咒看上去也两人的手背各有两条。但实际上,你们两人共享令咒,你们只有两条令咒。”

 

“你们签约的英灵有我和saber。如果用掉一条令咒,你们就无法再约束我,而saber又是你们怎么都不可能放弃的手牌,所以实际上,你们并不能轻易动用令咒。”

 

“你也说了是不能轻易动用。”

 

空握住了愤怒的白的右手。

 

“但是眼前的情况,可不能算是轻易动用。”

 

“好了好了,不要这么急匆匆下决定嘛,这一点也不像你们兄妹哦。”

 

临也笑着歪了一下头,明明应该是纯洁无辜的动作,却因为他钳制着史蒂夫的双手没有一丝动摇,而多了一分嘲讽的意味。

 

“我也没打算做什么。”

 

“你这还叫不打算做什么?”

 

Saber,桐人也顾不上恩奇都那边了,他握着剑,紧盯着临也的一举一动,听到他的话,忍不住给气笑了。

 

“放开史蒂夫。”

 

“我说的可是真心话。”

 

临也没有一丝自己处于被全场紧盯,稍有不慎就会殒命的自觉。

 

“我只是想向所有不明所以的演员兼观众们,简单介绍一下这场把我们所有人都卷进去的黑幕罢了。”

 

“那你为什么要抓史蒂芬妮小姐?”

 

Rider,艾力奥也不信他的鬼话。

 

而临也同样不觉得艾力奥的提问尖锐。

 

“这只是我为了保证你们所有人愿意听我说话的保险。”

 

他意有所指地看向了ruler组的两人。

 

“所以?你想说什么?”

 

空似乎猜到了临也想说些什么,他的眉头紧锁。但旁人也看不出他对于自己选择的这个盟友是后悔还是不后悔。

 

“不着急,既然是揭露黑幕,自然是要全员到场——”

 

临也身为英灵优秀的视力,捕捉到了堤岸上奔向这边的赤发少年和紫发少女。

 

在他们俩出现在沙滩上,将现场从四边形变成五芒星的瞬间,临也笑了。

 

“现在,先来听一听迟到的两人有什么想说的吧。”


Revolution
存個檔。 給親友的圖。

存個檔。

給親友的圖。

存個檔。

給親友的圖。

中二也是病♡
忍不住摸了一副。万圣节快乐啊喂

忍不住摸了一副。万圣节快乐啊喂

忍不住摸了一副。万圣节快乐啊喂

AIRI
太可爱了呜呜呜

太可爱了呜呜呜

太可爱了呜呜呜

动漫BB

《游戏人生》01-12+SP01-06 +剧场版

★游戏人生01-12+SP01-06

★游戏人生 ZERO剧场版 

https://pan.baidu.com/s/1_sstyZrWPDKn0EN8l1660Q

提取码:z7i7


★游戏人生01-12+SP01-06

★游戏人生 ZERO剧场版 

https://pan.baidu.com/s/1_sstyZrWPDKn0EN8l1660Q

提取码:z7i7



莫家七子

综英美 沙赞3

    虽然早已听闻哥谭的大名,但正式的在夜晚踏入这个诡谲的城市还是第一次。


    蝙蝠侠向来不喜外人插手他的城市,就连超人(明面上)都不能在没有任务的时候随意进入,极偶尔派往这里的魔法师只有扎塔娜一人,他们似乎在联盟外就已经认识,如果说能为蝙蝠侠在魔法上做些遮掩的,大概也只有扎塔娜。


    强行破坏魔法会使施法者被反噬,无论作为联盟的一员还是作为达.芬奇的友人,他都不能对他的战友,友人的后裔下手,但作为比利,他想要得知蝙蝠侠的真实身份,想要知道真相。


   ...

    虽然早已听闻哥谭的大名,但正式的在夜晚踏入这个诡谲的城市还是第一次。


    蝙蝠侠向来不喜外人插手他的城市,就连超人(明面上)都不能在没有任务的时候随意进入,极偶尔派往这里的魔法师只有扎塔娜一人,他们似乎在联盟外就已经认识,如果说能为蝙蝠侠在魔法上做些遮掩的,大概也只有扎塔娜。


    强行破坏魔法会使施法者被反噬,无论作为联盟的一员还是作为达.芬奇的友人,他都不能对他的战友,友人的后裔下手,但作为比利,他想要得知蝙蝠侠的真实身份,想要知道真相。


    “这里太黑了。”浮在比利身后的,带着与哥谭格格不入的色调的特图,他戴着大大的方格帽子,彩色的双眼中有着方块和黑桃的图案,穿着粉色红的夹克和蓝色的短裤,在阴暗小巷里自带皮卡皮卡的闪光效果。


    “明明是迪斯博德太奇怪了。”即使比利也觉得哥谭的夜太寂静和阴暗,但还是出声维护了一下队友的城市:“因为你是游戏神的原因吧,整个迪斯博德的风格就像是色彩鲜艳的rpg游戏一样,说真的我适应了很久,亮色太多太伤眼睛了。”


    “这样说可真让我难过,我好不容易才搭建出的世界。”


    口头说着伤心的特图无所谓的嚼着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泡泡糖,又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飘着,鉴于迪斯博德神灵的特性,鲜少有人有资格能够看到没有现身的他们,所以在他人的眼中,只有比利一个人呆呆的站在巷子里不知在自言自语什么。


    哥谭的神经病已经足够多了,流浪汉们只是看了一眼就四散而去,想在哥谭生存就要尽可能的避开这些神经病,况且比利的衣着看上去就没什么油水,不像什么有铤而走险必要的人。


    在巷子里守株待兔了半天的比利连一个自投罗网的人都没等到,甚至开始怀疑哥谭的治安是不是比福西特市要好,幸好远处风声传来的微弱枪声让他重拾了对自己城市的信心。


    比利和神奇队长的能力并不互通也无法借用,比利的状态下他的判断力有限且不能借助所罗门的智慧,在特图数次的瞎指路下赶到码头的时候,两帮人马已经结束开始收拾战场了。


    黑西装似乎是这些人的标配,比利也认不出哪些是哪方势力的人,他对哥谭的了解大概只有小丑这个闻名了所有地下势力的罪犯,其他人...恕他直言这些情报他完全没有记在脑子里,反正所罗门使神奇队长能过目不忘。


    “我要直接开游戏吗,还是随便抓几个人。”他缩在集装箱之间的夹缝里,有些犯愁:“一两个人可能付不起得到蝙蝠侠身份的代价,人太多了肯定会被蝙蝠发现,我可不想用这个样子上蝙蝠的黑名单。”


    “你还是先想想下面的哪些人和蝙蝠侠接触过吧,前提条件都不一定能达成。”


    “放心吧,超人和我说过,哥谭大大小小的罪犯几乎都被蝙蝠揍过,就算没被蝙蝠揍过也被罗宾揍过,结果差不多的。”说起来居然有种莫名其妙的自豪:“不过还是直接开吧,万一付不起代价可是会出大事的。”


    他从夹缝钻了出去,巡视估算码头的大致范围,哨塔上的人几乎瞬间发现了他,一发子弹擦着他的发丝飞过。


    “来玩吧。”


    毫不在意哨塔的威胁,比利清脆的少年音在广阔的码头,在每个人的耳边响起。亮眼的红色光芒从他身上散开,笼罩了整个码头。


    “来玩吧。”


    特图显出身形,愉快的重复了上一句话,只是他更加激昂,也更加富有活力。而他话音落下的时候,码头的风停下了,啄食的鸟儿,游动的鱼都静止在了原地。


    “不能攻击蓝色的乌鸦。”


    “不能放下橘色的眼睛。”


    “找到妹妹背的洋娃娃。”


    “找到他,杀死她,砍下头,就像他们对你做的那样。”


    “如果你们赢了,我会实现你们一个愿望。”


    “如果你们输了,就告诉我蝙蝠侠是谁。”


    “游戏当中有不正当行为者,一旦败露就视同败北。”


    “以上规则,向盟约起誓。”


    “大家一起愉快的玩吧!”


半途少年

游戏人生 之二

给自己的游戏备忘录

有机会写一写吧


文字游戏


流浪日记

(一个随机出身,逐渐养成的模拟人生游戏,找不到名字了)

抽卡人生


生存游戏


Mini DayZ

阿瑞斯病毒

幸存者危城

守望猎手之荒野求生

走出去

一小时人生

这是我的战争

我的孩子:生命之泉


roguelike


幸存者危城

元气骑士

元素地牢


网游


猎魂觉醒

明日之后

非人学园

闹闹天宫


其它


驯龙师的契约

伊洛纳

独居

月圆之夜

XX的奥德赛(名字不记得了)

给自己的游戏备忘录

有机会写一写吧


文字游戏


流浪日记

(一个随机出身,逐渐养成的模拟人生游戏,找不到名字了)

抽卡人生


生存游戏


Mini DayZ

阿瑞斯病毒

幸存者危城

守望猎手之荒野求生

走出去

一小时人生

这是我的战争

我的孩子:生命之泉


roguelike


幸存者危城

元气骑士

元素地牢


网游


猎魂觉醒

明日之后

非人学园

闹闹天宫


其它


驯龙师的契约

伊洛纳

独居

月圆之夜

XX的奥德赛(名字不记得了)


半途少年

游戏人生 之一

百样人生,再来一次,这是TapTap最近给我推送的一个游戏单的名字,也是我喜欢游戏的原因之一。游戏与现实的分割线就在于,在现实中你只有一种人生,也永远无法再来一次。


列这个游戏单的目的不仅仅是纪念那些我看中的游戏,也是希望自己能够记住这些游戏打动我的原因,记住自己在游戏中寻找的东西,也许在其他人眼中它们毫无价值,但它们与我是谁有关。


1.《流浪日记》


在《流浪日记》中,你是一个生活在山中,家境普通,并无出众之处的少年。父母离异之后父亲性格大变,暴力酗酒,忍受不了的你在一次冲突之后空手离家出走。你要走了一段遥远的山路去另一个小县城(如果你没有死在路上的话),你在那个小县城住在桥...

百样人生,再来一次,这是TapTap最近给我推送的一个游戏单的名字,也是我喜欢游戏的原因之一。游戏与现实的分割线就在于,在现实中你只有一种人生,也永远无法再来一次。


列这个游戏单的目的不仅仅是纪念那些我看中的游戏,也是希望自己能够记住这些游戏打动我的原因,记住自己在游戏中寻找的东西,也许在其他人眼中它们毫无价值,但它们与我是谁有关。


1.《流浪日记》


在《流浪日记》中,你是一个生活在山中,家境普通,并无出众之处的少年。父母离异之后父亲性格大变,暴力酗酒,忍受不了的你在一次冲突之后空手离家出走。你要走了一段遥远的山路去另一个小县城(如果你没有死在路上的话),你在那个小县城住在桥洞下,以捡垃圾、打零工为生,手上的钱不超过两位数。你可能会被抢地盘的小混混打死,可能会被城管赶走,可能会因为帮了不该帮的人被牵连。你学会抽烟,喝酒,打架,看人眼色,知道富贵险中求。你遇到势利的城管,善良的警察,被逼的女孩,卖红薯为生的老人,坑蒙拐骗强买强卖的老板,辍学的中二少年,你们的几面之缘能够改变你或者他们的命运吗?(不同的结局)


最重要的遇见是另一个离家出走的富二代女孩,她是在整段挣扎的旅途中唯一一个持续温暖过你的人。对她来说幸福是什么呢?你能使那个在最困难的时候单纯地和你站在一起的朋友,或者爱人,获得最终的自由吗?或者你会将她亲手送回囚笼?


How many years can some people exist

Before they are allowed to be free

和你同住在桥洞下的老人是因为肝硬化,儿女无钱医治被赶出来等死的,扛过若干次发作后,在某个晚上他痛苦死去,尸体第二天就不知被谁被收走,仿佛这个人从没有存在过。

这对他们都是解脱吗?


How many times can a man turn his head

And pretend that he just doesn’t see

你见过本可以有正道走的人,但是你没有能力推他一把,钱不是万能的,但是……

你见到过正常成长的小孩,你明白你最好离他们远一点,他们还不需要知道世界上有你这种人存在。


How many roads must a man walk down

Before they can call him man

“你不配做一个父亲”

“既然那么恨我,为什么要生下我”

“没有你我一样可以活”

夜宿桥洞,记忆闪回,你经历了这段漫长的旅途,能够理解父亲的苦痛与脆弱吗?

你会选择理解他吗?


The answer, my friend, is blowing in the wind

这个答案,与你是谁有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